第十五章 渔村鬼故事

    来人是一名老汉,约莫六旬,眼底有青丝游走,神情恍惚&,举止疯癫&。

    老汉从村路尽头跑出来*,边跑嘴里边喊:“我不知道你的头在哪里&,我不知道你的头在哪里……别追我^!别追我^!”

    老汉声音癫狂而恐惧&&,虽然是大白天,但是静悄悄的死村一样的废弃村庄里,突然跑出这么个人来,嘴里说着这样的话,难免叫人觉得背后发凉^。

    好在在场的人都是风水师,这样的事多少都处理过,因此众人镇定,看见老汉一路跑过来*^,便把他给截下了^。

    余氏一脉的人在最前头&,他们先动手拦的人**^,其他人站在一旁看,并不七手八脚^。

    张氏一脉的人站在最后头*&,虽然没上前,但一眼也都看明白了怎么回事^。

    一旁双胞胎姐妹里的姐姐吴淑道:“老人家眼底青丝游离,遭了青头了!?br />
    青头指的就是阴人&。海若在一旁点头补充道:“没错&^*。老人是受了惊吓*^,人魂游离了^。叫叫魂,安安神,神智就能清醒了^。这是小烨的专长呢^^?!?br />
    她边说边温柔地看向一旁的穿着龙猫T恤的小男孩^。某男孩却不理他师父^,吊着眼,鼻子朝天,“不去&&!人这么多^*^,又不是耍马戏团的。余家的人爱现场表演,那就叫他们表演好了*!我等着他们表演完了,听那老头讲鬼故事*?!?br />
    夏芍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这小子真毒舌。人多了作法就叫耍马戏团?还听鬼故事,呵呵,果然是个没长大的孩子。

    一旁的吴淑吴可姐妹也忍不住笑起来,看着温烨的眼神很宠溺&,明显是把他当弟弟看待。

    这小子牢骚完*,才发现跟他说话的是师父海若&,顿时小眼神一飘,不太自在地哼了哼,又补了一句&&,“咱们要保存实力^,不能叫人知道了底细。后面不是还有个怪道士么&?让他去^!”

    “小烨?!蔽饪赏低狄蛔蚂堑囊陆?,眼神瞄去身后&,就怕后头那俊美的男人听见。

    男人耳朵里塞着耳机^,前方是老汉疯疯癫癫的场面*&^,他却一副听音乐很陶醉的享受神态,明显没有出手的打算,也像是没听见前头某位小朋友的毒舌。

    但夏芍的目光若有似无地在男人翘起的唇角上掠过&,总觉得他是听见了。

    这时,前头余氏的弟子已经按住了老人,并通过元气调节了他身体的阴阳气场^,助他略微安了安神,这才抬头看向余薇**。

    余薇的辈分在余氏一脉的弟子中无疑是最高的,且她也是三十名弟子里天赋修为最高的*。那几个按住老人的弟子目光敬畏地看向她*^^,等着她来发话处置。

    余薇仍是一身红火裙子,大波浪的头发披散着,阳光下魔鬼般的身材^&^。她冷淡垂眸看向老人,略微俯低身子看了看他脏兮兮的脸。这一俯身间^,胸前的波涛呼之欲出,直夺人眼眸&,站在她身后的王洛川眼神轻浮地瞄去,吞了吞口水^。一旁的曲峰则眼神看向别处*,不发一言。

    老人坐在地上&&,身旁有人扶着,本略微安了安心神,但眼神里的虚浮刚刚定下,目光聚焦到余薇这一身红火的打扮*,立刻就又露出尖叫的表情&^,拼命地往后退^,手脚狂乱地踢着,边惊恐地躲避^,边癫狂喊道:“我不是你老公!我不是你老公*^&!别找我*,别找我……”

    “噗!”夏芍身后传来一声闷笑,她转头看见*&,见那怪道士的唇角的笑意还没收住,见她一眼望来便宣了一声“无量天尊”的道号,然后无辜望天去了*。

    在场的很多人都有点想笑,只是使劲忍着,余薇的脸却是黑了*。她一皱眉头,有些恼怒地道:“人魂游离了,谁给他收收魂**!别让他乱叫了!把他弄醒,问问村子的事?!?br />
    余薇转身走开,明显不想亲自动手*。

    叫魂的事在民间通常带有迷信色彩,有小孩子哭闹不停的时候,老人都会说:“这是受惊了&,抱着去屋后叫叫魂就好*^?!本烤拐饷醋鲇忻挥杏?,道理是什么^,已经很少有人能弄得明白&*。

    其实*,现代灵魂医学对灵魂的认识并不认为是人死之后的鬼魂^*。所谓灵魂&^,是由蛋白质、DNA、RNA等生命大分子构成的生物体所产生的各种层次的一切生命现象&,它依生命大分子、细胞、组织、器官以及生物体本身新陈代谢存在而存在。

    这是一种精神层面的研究,许多宗教都有其独特的解释^。就国学道教和中医认为,人的元神由魂魄聚合而成,其魂有三^,一为天魂、一为人魂、一为地魂。

    无论是魂还是魄^&,都只是一种叫法**,实为人的一种精神体现,依附于活人躯体而存在的精神^&。

    所以^,民间所说的“叫魂”&,其实就是安神^。

    为老汉安神的弟子是余氏一脉义字辈的&,他从行李箱里翻出道士的行头穿上^,手里执荡魂铃**,步伐奇特,口中念念有词。

    铃铛声音清脆^,配合着那名施法的弟子奇特的步伐&,有种奇妙的节奏感。

    很多人都看到过道士作法,感觉步伐混乱,形似癫狂,以为那是胡乱走的**。其实不然*,那种步伐叫“罡步”^&,是道术中很重要的存在。

    罡步说简单一点就是用脚在地上走出一遍洛书的数字路线。而河图与洛书是阴阳五行术数之源,连周易都可追溯于此。

    作法不同,走的罡步也不同*。就此时来说,弟子走的是九宫罡步。就是在踩踏行走之间*,划地布局*^,形成一个九宫格,踏北斗七星方位^*,以元气调和阴阳五行&。

    荡魂铃摇得并不吵闹,而是慢而清灵,像是在和着清风的一首催眠曲。这对受到惊吓**&、精神涣散的老人来说*,确实是安抚心神的妙法&。

    而随着那名弟子缓慢地走着罡步,调和四周阴阳气场&,老人周身混乱的元气在明显地渐渐恢复&,人也从癫狂状态中安静了下来*。他坐在地上,一开始还眼神涣散^,渐渐的便慢慢有了神采^**,过了约莫半小时^,他总算是眼珠子动了动,开始看人了。

    他第一眼看见的就是在他面前作法的道士打扮的弟子,一眼就像抓住了救命稻草&^,脸上出现了刚才癫狂之后第一个有生气的表情*^。他竟一把抱住余氏一脉弟子的腿,老泪纵横,“道长*!道长你终于来了&*!你救救我们村子吧*!有鬼^*!有鬼??!”

    老汉的话听着有点奇怪&,就像是他们村子曾出去请过人来作法一样&。不过好在他算是神志清醒了&,但被他抱住的玄门弟子挪也挪不动,有点尴尬*&。

    老人明显看他一身道士打扮就信任他了*^。其实&&^^,作那些法的时候,最主要的是罡步和摇铃的方法,道袍倒是其次,穿上这身行头^,大多数时候是心理暗示层面,就像此时的老人*^,他明显相信穿道袍的人&**。

    余薇在旁边有些不耐地皱了皱眉*^,但她似乎对老人刚才说的那句“我不是你老公”的话有的膈应,怕开口惹人再想起刚才的尴尬事,于是干脆给旁边王洛川使了个眼色*,王洛川颠颠地应了,看向老人时面对余薇的笑脸已换成了不耐烦,“这村子里出什么事了*&?我们都是风水师*!?br />
    老人这才看见周围有百来人&,他顿时愣了愣,茫然地看向穿道袍的余氏一脉弟子,“道长^,这^、这些人是……”

    “都是风水师&,听说村子里闹鬼^,都来看看?&*!蹦堑茏咏馐蚟,边解释边看了眼余薇^,赶紧问^,“老人家*&&,你别怕了,我们这么多人在,村子里再厉害的阴人也不要紧*^,你跟说说发生了什么事吧&?!?br />
    老人明显有点懵^*,看了看村子里一下子来的这么多的陌生人&。都是风水师&^?怎^、怎么这么多^*^?

    他想不明白*,但也没那么多心思去想&,显然闹鬼的恐惧压过了一切&,什么在他心里都没这件事重要,于是马上点点头*,从地上爬了起来^,但还是抓着那弟子的道袍袖口不放,拉着往村子里走*,“道长,我们村子里闹鬼。大部分的人都搬走了,但还剩下些腿脚不利索的老人,我们现在都聚在一个屋里住,你、你们跟我来^!”

    一行人闻言互看一眼*&,没想到村子里看起来这么荒废^,居然还有人住。他们在这里站了一会儿,感觉阴气逼人,都以为人都逃光了。

    老人带着众人去的地方并不远,转过街角就到了。他先进院子里把一群人给叫了出来,没想到&,一间不大的房子,竟然住了十多位老人&&。也不知道是怎么挤下来的^,这些老人年纪最大的已有八十多岁高龄了^*^,腿脚已不利索,但还是由人搀扶了出来^,见了这么多风水师来了,激动得老泪纵横^。

    在老人们你一句我一句的讲述中,众人得知了一个故事&。

    在老人开始叙述起村子往事的时候^^,温烨在后头耸肩说道:“我就知道有鬼故事听*?*!?br />
    夏芍笑看他一眼,“想听鬼故事*,你还不小声点!”

    他们张氏一脉和其他门派的风水师们被排挤在后头**,但老人声音激动,说话还是能听得清的^。

    只听那名带着众人来此的老人先开了口,“各位大师*,我们村子闹鬼是两年前开始的。以前我们村子山清水秀的,有曾经来过的风水先生都说这里风水好,出富贵乡绅*。事实上也确实是这样,别看我们村子小&^,在外头闯出名头,身家千万的人还真不少。有钱的人渐渐都搬走了,把家里老人也都接出了岛,但村子却没荒废。我们讲究个落叶归根,这村子永远有祖祠所在。逢年过节的^,年轻人还回来祭拜&。后来村子里大多都是我们这些家境一般的老人,和一些农妇在这里务农*?&!?br />
    “我们村叫易渔村,全村人都姓易&,族长就住在村东头那间大房。两年前&&^,闹鬼的事&,就是从他家开始的^。据说有个女人半夜里总是出现,莫名其妙地找她的头,把全村人吓得呀……我们晚上都不敢睡觉。后来^,族长家里请了位风水师来*,也不知道从哪里请的,反正来了之后说要作法&,可当天晚上就暴毙了!”老人说着,脸上仍然露出惊恐的神色,虽然回忆的是两年前的事^,但他仍然历历在目^&。

    众人听了&,都皱了眉^,脸色不太好看*,不少人往远处看了一眼&^,隔着一条街望向刚进村子时那间阴气来源的房子^。

    其实*,刚才也就是这位老人疯疯癫癫地出现&,他如果不出现*^,凭着这么多人,兴许就直接去看看怎么回事了^*^。没想到他突然出现,给他安了神之后&,他又带着众人来了这里。既然讲起了村子里的事&,大家就姑且听着了^&。

    只是没想到,故事一开始*,就死了位风水师&。

    夏芍也望向那所大宅的所在,轻轻垂眸**。温烨感应的没错,那阴人没有五行毒^,像是不接地气一样&。就好像没有入土为安*,怨念非常强大。死一位风水师^,或许并不是难以理解的事*。

    只可惜她的天眼在这么多人面前不敢随意开&&^,怕有人能感应到。所以还是等住下之后吧^,先看看再说。收这阴人势必麻烦&^,若是作法,必定会引起周围人的注意*,所以她还是需要考虑一下再行事。如果晚上没有人去动那阴人,她就看看等这次风水师考核之后&*,人都走了再收收看。

    夏芍心里想着,转过头来的时候却忽然愣了愣&。她不经意间目光扫过*^,竟看见那名怪道士站在最后头,目光也望着房子的方向,清澈干净的眼眸略微深沉&。

    许是感觉到夏芍的目光*,怪道士转过头来^*,在与她目光对上的一瞬,眼眸又恢复清澈,仿佛他只是好奇看了一眼&,并没有别的心思^*,表情甚至有点无辜。

    而就在这时^*,老人从恐惧中挣扎出来,又开始了讲述^,“那位大师死的第二天早晨&*,族长家的女儿就开始疯疯癫癫^,神志不清了。她说的话很奇怪,整天在村里溜达&^,见人就问是不是她老公……她哪有老公啊&*,订了亲,还没嫁人呢&^。我们看见她就躲,后来她脾气变得越来越暴躁^。族长怀疑她得了病&,就带着她去医院治,全家一起搬走了&。他们是搬走了&,可我们这些人不是家家户户都有能力搬走的^*。村子里那些回来的年轻人听说村里闹鬼,就带着家里老人都走了。剩下我们这几户,穷的穷^&,孤寡的孤寡,想走也走不了。自从族长把他女儿带走了^,我们就又能看见那个女鬼了?!?br />
    老人说到这里^,神情又开始变得恐惧。一旁有人替他说道:“没错!老辈儿都传说女鬼喜欢穿红衣服或者白衣服,但那个女鬼穿的是黄衣服,没、没有头……可吓人了^!后^*、后来我们经常晚上看见……看见窗上有血&&,看、看见……”

    那人说到一半*,没说下去便已脸色发白&,吓得直摇头,“我不想说,太吓人了!太吓人了***!”

    “你们都看见了?”这时,一道男孩稚嫩却略沉的声音问起*。

    一群人转头^,见问话的竟是温烨^。余曲王三脉的人都皱了皱眉头&,显然不喜张氏一脉的人开口^*。

    但夏芍却知道温烨为什么这么问**。

    一般来说&,村里人看见的“窗上有血”这些事都属于幻象*,是阴煞强烈,侵入脑中所产生的幻象&。遇到这种事^,一般人都会害怕^*,但越是害怕,人的气场就越弱,反而越容易被阴煞所侵。

    而且^,寻常情况下&,阴人就算是被养成了凶性,其凶戾也是有程度的&。一般来说,能散发阴煞,使人看见幻象的就已经很厉害了。而能让一村子的人都看见幻象的……

    这得是多凶戾的存在^?

    夏芍觉得,龙鳞的煞气可以轻而易举地做到这样的事&,以她现如今的修为,可以操控龙鳞的阴煞遍布一片,而非仅仅只攻击一个人*。

    但龙鳞是千年前的凶刀^,它的阴煞之强,只要夏芍能操控&,它就能做到!但一个阴人……能做到这样的事……听都没听说过^*。

    其他人显然也想到此处,都露出深思的神色。

    而村子里的老人却以为这一群风水大师是以为他们说谎*,便感觉说道:“大师们^,我们、我们说得都是真的??*!我们真的都看见了*!一模一样&,要不我们也不会认为是闹鬼。这事情说起来太吓人,太诡异了!求求你们既然来了这么多人*,一定得救救我们!”

    “是啊&,大师们。我有个儿子在外头,我都不敢叫他回来**,让他在外头请位大师来^,可他赚的钱不多*,请不来那些灵验的要价贵的,从那些小馆里找的人**,来了以后不是吓跑了就是暴毙。最后我们也没办法了^^,就几户挤在一起*,打算过了这个年,就算是去外头要饭也不在村子里住了&^。没^、没想到你们来了*,你们可一定要救救我们??!”

    在朴实的渔村老人眼里&,这些有着神鬼莫测手段的风水师寻常都见不到一两个,今天莫名其妙见到一群,不趁着今天求求他们更待何时?过了这村没这店&^!而且他们人多,合起伙儿来肯定有办法&!总不能都被那女鬼吓跑了吧*^*?

    但不少人都露出深思考虑的神色,不想冒然答应的人很多&^。

    毕竟这次是来参加风水师考核的,不是专程来对付阴人的,况且还是这么厉害的阴人。

    余氏、曲氏、王氏三脉的人大多撇撇嘴^,这些人虽说是风水界的中坚力量,但大多在大城市给富商巨贾看投资运程、家宅风水的比较多&&。收阴人的事,且不说术业有专攻,就算是有这个本事的人,安逸的日子过久了^,也未必想惹这种麻烦。

    这可是个大青头^!搞不好有送命的危险。就算是一群人布阵把她给封住*,可好处呢?村里这几个孤寡老人能给什么好处?难不成,让他们做慈善&&?

    就算是做慈善积阴德^,也得看时候!眼下是什么时候?风水师考核!结果关系到在业界的威名*,和未来三年的客户*。远的不说,就说近的,布阵耗费元气势必不小,明天一早还得去岛背后的那座山上察龙脉、断阴穴,之后肯定还有其他方面的考核。元气消耗在了布阵上,影响考核,结果算谁的?

    而冷氏一脉看起来倒是有几个对其他三脉的意思有点不满**,但没敢冒然说话,只是将目光投向了冷老爷子。老爷子垂着眸,似在想事情*,暂未有所表态。冷以欣陪在老爷子身旁淡然如水的神色就没变过。她擅长的是占问之事,对斗法捉阴不擅长^。

    这时,玄门四老之一的王怀呵呵笑了起来,负手看向张中先&,笑得像尊弥勒佛^,很是和善,“张老*,你怎么看这件事?”

    “张老是肯定会接的。你们这一脉不是标榜与人为善多积善德么?这就是件积善德的事^,想必张老不会推脱的?&!鼻境衫浜咭簧?,从旁说道&。明显在报今天刚入岛时的一箭之仇^*。

    张中先身量比曲志成矮了一截^*,背着手抬头看向对方,气势一点也不减,语气还很嘲讽,“是啊^。与人为善多积善德&*&*,我们这一脉的弟子都是这样的心性。不像有些人&&&,上梁不正下梁歪&^^,自私利己。说是风水师***,其实比个普通人还不如^*,除了敛财&*,就是贪生怕死&?&!?br />
    曲志成脸色一寒***,额上青筋暴跳^,却是压下了怒气&,怒极反笑道:“是啊,张老一脉的人大公无私,舍己为人&^。那这次村子里的事就由你们接了吧&?*!?br />
    “我们接?我们是来参加风水师考核的&。到时白消耗了元气,让你们捡了便宜吃了香^^^?我老头子没那么傻^!村子里的事我们要管^^^,但是考核之后我们再管。村子里的事你们贪生怕死的可以不问,我老头子有的是办法让这十几位村民这几天不受阴人骚扰^?!?br />
    确实&,想让这几位村民暂不受骚扰,布置结界即可**。只是阴人强大**,结界怕撑不了几日。但有个几日足够了。

    曲志成明显一愣,目光一闪&,和王怀一起看向余九志*。

    余九志还是威严的神态,权威的态度,“这村子里阴人强大,张中先^,你们一脉的弟子十来人*,要是联手能除去这阴人,那你们的术法造诣方面自然是过关的*^。我们这次考核是公平公正的,你们要是除了村子里的阴人,元气不算你们白消耗的&&,术法上的考核我可以算你们通过*?*!?br />
    余九志这话听起来是公平公正,但其实张氏一脉的弟子听了他这话*,无一不露出愤慨神色^!

    为什么不叫别人去**,非给他们来这么一出?这不明摆着让他们一脉的人去送死^?

    以前的考核虽然也不简单,但至少没有性命之忧^**,一切都是点到即止。但这次的阴人不一样,如此凶戾,她会跟来除她的风水师讲点到即止^?笑话&^!

    这是以命相博的事!

    余九志这话太恶毒了,他这明摆是要张氏一脉死绝??!

    这些风水师们似乎起了争执&,村里的老人们看在眼里*,但却不知如何是好,只能急切的看着。而此时的事,其他门派的那十来名风水师&&,就算是再没眼力劲儿,也看出玄门之间的不和来了。

    这张氏一脉,有点受孤立,不太妙啊……

    而余九志竟也不等张中先答应^,便先对村里的老人道:“我这位张师弟一脉的人会负责你们村中闹鬼的事。有事你们找他们谈吧^?!?br />
    说完,他不等张氏一脉的弟子们愤慨,就转身对其他的人说道:“今晚在村里住下^*,空房这么多,随便你们找地方住,明早往渔村背面的山上去*。都找地方休息吧*?!?br />
    余九志一发话*,众弟子做鸟兽散^。他们选房屋的时候都有意避开了那间族长住的大宅,余薇看了那大宅的坐向方位,选了处方位制克的宅子带人进去住下&*。冷以欣就近选了间&,但看见屋外的蜘蛛网^,少见地轻轻蹙眉。

    众人进屋的时候都洒了盐巴&&、花椒&*,取莲花杯放了酒*,置了玲珑塔,布下结界。这次一百多名风水师来此^,不乏高手,而且众人结伴,都觉得晚上那阴人应该不敢太闹腾&。

    而且^^,张氏一脉的人要去斗那阴人^,其余人布这结界足够了*。

    连那些其他门派的风水师也都跟着找了屋子住下,夏芍发现,只有那名俊美的怪道士没走。他留在了张氏一脉的队伍里。

    人一散,整条村子的路就显得萧条空旷了起来,老人们一见还有十来个人留下来&,便像抓住了救命稻草&,拉住张中先,非得求他救命&。

    张氏一脉的弟子们却都愤慨了起来,他们自然不是针对村里老人^,而是针对余九志等人。

    “混账!我真怀疑这次来这座岛是他们提前商量好的!不然怎么选了这么个地方^*?以前考核都是去郊外或者灵山大川,没听过有来小岛的。第一次来就这闹鬼的村子^,里面的阴人这么凶戾*,这分明就是阴谋!冲着我们这一脉来的!”

    “我也这么觉得&*&^。他们实在欺人太甚了!这不是商量,根本就是强迫^!师公*,师父,我们在风水界销声匿迹几年了,实在不想再受这份气,要不今晚跟他们拼了吧!”

    “别说气话*!我们人少^*,他们占优势&。除非……我们能收了村子里阴人当符使*!”

    “开什么玩笑&?没感觉到后面的阴气么?大白天的就这么阴气森森&*,这阴人不好对付。能把她封住就不错了!收她^?炼神返虚的修为也得悠着点&&。咱们……没这么高的修为啊*?!?br />
    “就算是收了^&&,要放出来跟他们决一死战^,村子里老人怎么办?这么凶的阴煞,害人不浅^。这个法子,行不通^!”

    “我知道行不通,这不是在气头儿上^,说说嘛……我是气不过!”

    弟子们你一言我一语地愤慨着,这时,却有一名少女慢悠悠的声音在人群后传了来。

    “老人家,我能问问两年前村子里闹鬼之前*,还发生过什么事吗?”

    少女的声音慢悠悠的,一身白色连衣裙站在人群后*,气韵宁静雅致&,虽然貌不惊人&,但让人看一眼就觉得心神宁静。

    弟子们一愣^*,他们自然是认识夏芍的*,早晨刚刚由张中先介绍给他们认识的*。听说是已故的苏师叔五年前收的女弟子*,一路上她话很少,几乎不开口***^。船舱里低头看着高中课本的学生气的少女*??醋判尬膊桓?^,只在最基础的炼精化气阶段&,但没想到此时此刻,她反应倒很平淡镇静,在众人都愤慨怒骂余九志等人的时候&,她还能有心思继续打听村子里的事。

    这说起来容易,但做起来,却并非寻常心性的人能做到。最起码,这心态之镇定沉稳&*,就让人心生佩服&。

    海若、温烨和吴淑吴可姐妹都看向夏芍,站在最后面的怪道士也看了夏芍一样^,目光依旧清澈,但却带起点亮色。

    而夏芍任由众人看着&*,不尴尬,也不腼腆,只目光平静地看向村子里的老人,等待老人的回答。

    她觉得这件事闹鬼的过程很清楚了*,但起因很突然,怎么会突然间就闹鬼了呢*?

    “老人家,村子里的山水有动过哪里么&&?两年前是否有动土的大事&,或者发生过什么特别的事情?”夏芍怕老人一时想不起来*^,便指明了个方向&^,供他们参考。

    这村子的风水至今看都是很好的^^,但要看全必须要到山上的高处俯瞰*,后面那一片山脉是明天才去的地方,今天显然走过去就天黑了,不如直接问^。

    许多时候,要解决事情,需找源头^。查明了问题的原因*&,从源头解决才能算是真正地解决。

    但夏芍突然这么一问&&*,老人们沉思过后*,有人就摇了头&,“没有……我们村子有好几百年的历史了咧*!当初有风水先生说我们村子风水好,不让乱动土*,我们对这些事很在意的。从来不动村里的山水&^*^!?br />
    “确实没什么动土的事……”

    “嘶*!不对,有件事*!”突然间,有位老人说话了,似想起了什么,眼神变了变,“你们忘了?两年前*&,海上有次地震*。地震不大,但是有震感,那天我们村祠堂给震了震,一直供奉着的一块牌位跌了下来*,断了……”

    他这么一说^^,果然其他老人都变了脸色^*,似乎是想了起来。这两年闹鬼的事太凶,大家因为害怕,都把当初这件事给忘了**。

    现在一想,闹鬼之前^,确实发生了这么一件事!

    “那块牌位吧,不是供人的*。说起来是我们村里的一个传说了,供的是两百年前的两条金鳞大蟒!听说是一雌一雄,断的那块牌位……是雌的^!”老人这么一说*,脸色已经发白了**^,“大师,你的意思不会是***?”

    “不能吧?蟒蛇而已,又不是人。那个女鬼是个人*^!”

    “但她穿的是黄色的衣服!我们小时候听到的故事里面**^,不是说那条大蟒蛇被砍了头吗*?”

    “你你你……净瞎想^!别吓人^!蟒蛇还能成精?”

    老人们说起这件事来^,有所争执。

    夏芍听着,略一思量^,问道:“这故事如今还有人记得吗?能不能说来听听?”

    她这么一问*,老人们的目光就都向后转^^,看向坐在门口椅子上,年纪最大的耄耋老者^。

    老人头发已经花白,听见这件事不由目光投向很远的地方*,缓缓点了头*^,他声音苍老**,也不太大**,众人都竖直了耳朵听,就像是听一位老者讲一段村子里口口相传的古老故事。

    “这个故事是我们村子里流传了两百年的,当时朝廷打仗,我们村子里出了一位特别能征善战的武将,后来功成名就封为将军。这位大将军荣归故里,就想着在村子里建一座庙宇,供奉他的先祖^。他想把庙建去山上^**,但村子里的老人都不允许他动村子里的风水*^,最后他就退而求其次,选了我们这座小岛后头的一座岛^*。那座岛很小*,平时没人住^^,岛上山林茂密*,将军就选了那座岛建庙^^^。但是奇怪的事就在他率人动土的前一天发生了?^!?br />
    老人叹了口气*,接着回想,声音很遥远,“在动土的前一天晚上**,将军做了个梦^。梦里两条金鳞大蟒,对他说^,请他三天后再去岛上,它们要先迁走。唉^!可早晨起来之后^,将军没把这梦当回事^*^^,就带着兵将去了后头的岛上*。动土的时候*^,发现了一条金鳞大蟒*^,兵将们惊骇之余,就把大蟒给打死了。刚打死一条,就又从远处回来一条**,大伙儿都受了惊^,不管不顾,也一起打死了。打死的那条蟒蛇被砍下了头,后来发现是条母蛇,腹中尚有小蛇……唉^!作孽??!”

    “后来*^,村里来了为风水先生,说这两条蛇已年龄百余年,早有灵性^,如此枉死**,村里人必遭报应*。于是便让我们将两条金鳞大蟒做成牌位,世代供奉*。而后面那座小岛的庙宇*,也改成了镇灵的庙……这些都是祖辈传下来的故事了**,不知真假*。自从两年前闹鬼*,后面的庙我们也再没去过了?*!?br />
    老人说着令人悲伤唏嘘的故事*^,夏芍却垂了眸^^^。

    听过之后,她抬眸说道:“村里祠堂在哪里*?请带我去看看那块牌位?!?/P>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15》,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十五章 渔村鬼故事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15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十五章 渔村鬼故事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15。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