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清算!

    谁*!

    徐天胤的这句话问出,还没人答*^^,严母就从地上起来,脸上全是泪痕**,张牙舞爪地就朝徐天胤扑了过来^^^,声音凄厉^。舒蝤鴵裻

    “谁?我还想问你是谁!这里是警局,你敢行凶^!”严母冲过来*^***,被后头的程父和许父一把拉住^,死活拦着她*^。

    疯了么!

    这男人刚才在程局和两位副局面前踩废了严丹琪的手,私开了手铐^^,那三位都一句话没说^,明显就是说明这男人身份不俗!她想闹事是她的事*^,但不能连累他们*!今天是三家一起来报案的*,告的都是夏芍,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男人是她请来的救兵^。

    这男人到底分量足不足^,先看看再做打算。

    严母却哪里管程父和许父的想法?手被踩废了的是她的女儿*!他们敢情不心疼^!她家女儿从小琴棋书画样样都优秀*,尤其是那一手的古筝技法,从上学开始年年拿奖*,去年可是拿了省一等奖的^!今年若不是出了饭局上那件事,她女儿前途无量^!可是呢?原本清白就毁了*,现在还被这男人踩废了手***,她怎能不气得快疯了^*?

    不管他是谁*,她都要给女儿讨回公道!

    “你是谁!是谁^!有本事你说*!”严母疯狂地往前抓挠^,修剪保养得尖利润泽的指甲拼命想挠上徐天胤^,边意图挣脱许父和程父的阻拦^,边疯狂叫喊**。

    徐天胤立在夏芍身前**,将她完全遮挡在后^^,深邃的眸底没有感情,严母的歇斯底里在他眼里没有片刻驻扎*,但她问的话却让他开了口。

    “她男人^?!?br />
    简短的回答^*,让严母住了嘴*,程父许父愣住,许媛和在地上疼得发颤的严丹琪抬起头来^,程鸣也目光复杂地抬头^*。宋队长和几名警员本竖直了耳朵听**,都想知道徐天胤是什么人,但听见这么句,不免有点懵地看向门口^。门口局长程志超和两位副局长都面色有点尴尬地咳了咳。

    今天徐天胤是直接到了局长室的^^,程志超正巧跟两名副局在询问曹立的案子,便见徐天胤一身军装*,杀气凛凛地走了进来^。在得知他就是省内传得身份背景神秘的那位省军区司令时*^,三人都愣了**^。

    徐天胤到底有多厚的背景,他们也不知道。只是多年在警局接触各类人的经验告诉他们,这位今天是来找茬的^。好在这位虽然一身冷厉的杀气,说话也简短^,但每个字都在要害上,他们很快便明白了他要找人^*。

    查了今天的出警记录**^^,找到了夏芍在审讯室里,程志超便带着两名副局来到了这里。但是谁也没想到^*,一开门就是这一副乱象!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所有人都一头雾水^^,审讯室里气氛微妙*^。唯有夏芍咳了咳^,暗暗在徐天胤身后戳了戳他的腰**,咬了咬唇*^^!

    这是什么话!

    深吸一口气,夏芍压下听了这话的心情^,便从徐天胤身后走了出来。

    她一走出来,眼神便已冷^*。今天^*,她并不知道徐天胤会来救她^,她只以为^,陈满贯三人会来保释她^。从搜身^、被拷、要求见报案人*^,她做这一切都是有计划进行*^。该还她的,一个都跑不了*!

    就算今天徐天胤来了*,这些事,她也可以自己解决^*。

    夏芍负手立着,手在身后轻巧地掐了个指诀*,然后便淡然看向了宋队长,“宋队长*^,报案人来了*,现在可以对质了。对质之前*,你还要把我再铐起来吗?”

    夏芍伸出手**^,一副很配合的样子*。

    徐天胤转过头,目光落在她红肿磨破了皮的手腕上^^,接着看向宋队长。宋队长被他看得险些跌坐在地^,他从来没见过这么冷的眼神^,像是被狩猎者盯上^,他在对方眼里不过是已死的猎物,连发狂和暴怒都不见^,仿佛他已是死物*^。

    宋队长吞了口口水*,往后一退,两腿发软地踉跄一下*。他是经验丰富办案多年的老刑警了*,什么穷凶极恶的人没见过^?但这男人不一样*,那是一双眼里没有人命的眸*,看不见温度,就好像他活着^***,亦或者死了,对他来说都没有区别。

    如果不是知道这里是审讯室^,宋队长本能地就想逃。

    夏芍却在这时往前走了一步^,把徐天胤挡去身后*,放下了手,“看来宋队长是不打算再铐我了。那好吧^,那就开始对质吧**^^^!?br />
    对质*^?

    宋队长一时愣住,看向夏芍^*^,眼神不可思议,仿佛她也不是个正常人**。

    现在都什么情况了*?她怎么还想着对质的事?局长他们都在门口*,而且还本路杀出个军官来,怎么看现在都不是该想着审讯的时候吧*^^?

    夏芍却好像根本没看见门口的程志超和赵、刘两位副局,自己竟迈着悠闲的步子走到审讯座椅里坐下**,“来*,接着审**。不过^,在审之前^,我希望宋队长先把她们两个铐起来^^^?!?br />
    她语气悠闲,一指审讯室外头的严丹琪和许媛,“她们两个**,刚才一个想杀我*^^^,一个想攻击我。所以,为了我的人身安全*^,请先把她们两个铐起来。我待会儿得告她们蓄意伤人、故意谋杀^^*?*^*!毕纳钟锲崆蒦,说完还笑了笑^,“哦,对质完了*^,许还得加一条**,诬告?^!?br />
    她这副悠哉的模样跟审讯室里的气氛差别实在太大^,形成一种诡异微妙的气息^。徐天胤是第一个反应过来的人^。

    “谁^?”他转头看向夏芍,明显是在问*,刚才谁想杀她,谁想攻击她。

    夏芍还没答,严母就反应了过来*。

    “你*、你血口喷人!要不是你害我们丹琪,我们丹琪怎么会……”

    “严夫人^^,知道我为什么会要求当面对质吗?”夏芍懒得再听严母的话*,打断她道*^^,“因为我说的话你不信**^,你宝贝女儿说的话^^,你一定信?*!?br />
    夏芍微笑^,看向程父*、严母和许父**,“我说一万句也没用,还是听听你们的儿女说说实话吧*^?!?br />
    三名家长一愣,看向各自儿女*。

    夏芍看向程鸣^^,程鸣便目光复杂地转开眼^,“告诉你爸*^,你那天晚上出酒店干什么了^^?买迷药做什么,开房做什么*?!?br />
    夏芍看向严丹琪和许媛**,前者怨毒地盯着她,后者惊惶摇头*,“告诉你们的父母*^,那天你们扶我进房间^^,打算做什么?^!?br />
    她说得不紧不慢,程父**、严母和许父都看向自己儿女,却见他们转头的转头,摇头的摇头,目光闪烁^,连严丹琪遇上母亲的目光,都轻轻避了开。

    这明显就是真被夏芍说中了!他们有事瞒着,但却不想说^。

    程鸣转开眼^,事情瞒都已经瞒了^,还要怎么跟父亲说呢^?这要是说了实话^,还不被打断腿*^?

    许媛往后退了退^^^^,她才不要说^^!她从小就被父母宠着,是家里的宝贝女儿,就算是出了这样的事,父母都依旧护着她*,若是让他们知道了错在自己**^,那以后叫她怎么面对父母*?亲戚朋友怎么说她^^?

    严丹琪垂着眼^,眸底神色冷幽,带着冷嘲的笑*^。反正是她害了他们^,至于因什么而起的,有那么重要吗^?她承认*,那天的计谋上^**,她输给了她*。但是,只要她还活着*,她就要让她一辈子背负罪名^^。到头来^,谁赢了?呵呵。

    三人各有思量*,心里却都是打定主意不说的^。

    但就在各自打算死咬着不说的时候,眼前的场景却忽然莫名其妙地换了**!

    程鸣的眼前*^,自家的客厅里,母亲正在发疯似的拦着父亲,父亲从他房间里拖出一个行李箱来^,里面的衣服散乱着**^,相框和他私人的东西都被砸进里面,父亲两眼发红*^^,怒冲冲地把这些东西往他面前砸*!

    “滚**!你给我滚出去^!从今往后^^,我没有你这个儿子^!”

    母亲在一旁哭泣着劝^,“你这是干什么?你要把他赶去哪里?^?^?”

    “我不管他去哪儿!他死活都不关我的事**!我从小培养的好儿子啊,一心指望他做接班人,从小就督促他的成绩^,培养他学钢琴、学人际交往、学公司运营**,哪个见了不说他生的家庭好*^?可你看看他^^^!我们给了他最好的,他给了我们什么?年前到现在^,比赛资格被取消*、家里亲戚当面安慰背后冷嘲*,朋友、客户,背地里指指点点!我们呢?我们以为他是被人害的,到处替他做主!结果呢^*^?我们才是最傻的*!”

    父亲红着眼*^,竟也流下泪来^,指着他^,手指发抖^,“你小子混蛋??^^!迷(禁词)奸这种事你都想得出来^^,你还有什么不敢干的*?赶你出家门,算对得住你了**!有本事你给我自己提着东西去警局,自己去坐牢!”

    从来没见过父亲流泪*,程鸣被骂得一句话说不出来,也是红了眼,面前却砸过一只大箱子^,行李箱带着他的衣物砸来胸口,顿时把他跌跌撞撞地砸倒在地^。母亲哭着来扶他^,他却起不来*,后脑勺感觉一热^,拿手一摸**^,竟磕得全是血*。母亲惊喊一声*,慌忙含着叫救护车,他却拉着母亲,涕泪横流,爬起来跪在地上给父亲砰砰磕了几个响头。

    “爸^!我错了*^^^,你别赶我走*^。我不该色迷心窍,我不该打夏总的主意,结果把自己赔了进去^!再给我一次机会*^^*,我真的不敢再这么干了^!我求你别抓我去坐牢*^,我**、我去给夏总道歉*!以前的恶习我一定改^,一定上进,一定不再让你和我妈在人前丢人*^,你给我个机会!让我改,让我补偿*!”程鸣砰砰磕着头,悔恨不已^^,耳边母亲的哭声和父亲的怒泣渐渐离他远去*^*,眼前也越来越黑……

    而许媛的眼前此刻也在自己家里,父母、亲戚围坐一屋*,都用不可置信的眼神看着她^^,从小都把她捧在手心里疼爱的人,现在都在指责她*^。

    “你这孩子从小乖巧*,怎么这么狠毒的心思*?找男生迷(禁词)奸别人^,还拍裸照?这^、这真是我们从小看着长大的小媛*?”

    “你也是女孩子*,你生出这种心思的时候*^^,你在想什么^!”

    “从小宠着你^^,把你当娇滴滴的大小姐养着^,怎么最后养出了个狠毒的性子**?”

    “平时真看不出来,哪怕是现在^,我也不相信*^^,站在眼前的这孩子**,真是咱们家里养出来的?”

    “害人终害己^,你糊涂??!”

    父母亲人一个个地指责*^,都在说她心思狠毒^^^^,平时宠着她的人,此刻都在指责她^。她看见他们失望^*、不信和因为她狠毒而嫌恶的眼神^^,许媛抱着头捂着耳朵蹲去了地上^!

    “不是我的错,不是我的错!是副会长^*!副会长喜欢会长^^**,会长看上了夏芍,我怕夏芍会在文艺大赛报复我们^^,我、我就去问副会长怎么办。是副会长出的主意^!副会长让会长去开的房间,买的迷药***,她还说要给夏芍拍裸照威胁她^,我*^、我什么也没干,我只是听副会长的话……这都是副会长的主意!你们别怪我*^,别怪我……不是我的错……”

    而此时此刻*,严丹琪也面对着父母亲人的指责,尤其是母亲*,怎么也不相信她会干出这种事来*^。面对亲人不可置信的目光^,和同辈兄弟姐妹暗地里幸灾乐祸的眼神*,严丹琪高高昂着头*,维持着自己的骄傲^,甚至冷嗤出声。

    “那又怎么样?这是我的事*,用不着你们来指手画脚。我优秀的时候*,你们就称赞恭维*^^,我有事的时候,你们就指责嘲笑?哼^!你们比我能好到哪里去^?”看着一屋子人被说得脸上涨红*^,面面相觑的模样**^^,严丹琪冷笑一声,“我做错了*?没有!我要是拿不到文艺大赛的奖项^,你们会用什么眼神看我^^?用什么态度对待我?为达目的不择手段^^,这是你们教我的!我有什么错?我手里有了她的把柄*,我还要什么文艺大赛的证书?我连保送名额都到手了^!至于程鸣****^?呵,一个只会看着别的女人的蠢货,就让他去泡别的女人吧!我这是成全他了,不是么?”

    严丹琪笑了起来^*,越笑越开心**,渐渐捂起了肚子*^^。而母亲却不可置信地看着她^^*,发着抖站起来,哆哆嗦嗦一巴掌扇在了她脸上^!

    平时保养修剪得尖利的指甲划过她的脸颊***,顿时流下五条红痕**,疼得她眼前发黑,一下子跌坐在地,正碰到那只被踩断了的手^^,顿时疼得她眼前又是一黑*,神智激灵一醒*!

    严丹琪捂着脸,抬起头来,眼前发黑的景象却慢慢变了……

    寂静如死的审讯室,母亲怒喘着气^,身子还在抖,手伸出去**,一个扇巴掌的姿势^*,却僵在那里没收回来。

    看见母亲满脸涨红,不可置信的眼神,严丹琪目光有些涣散,有些懵。

    这是……在哪里*?

    刚才不是在家里么?

    不仅是严丹琪^^,跪在地上磕头的程鸣**^,捂着耳朵蹲在地上的许媛,都有些懵地抬起头来^,他们还没有反应过来刚才是经历了一场幻觉**^,但此时却是真实地看见了各自父母呆愣涨红的脸*。

    “你小子……混蛋^!”程父一脚踹去儿子心窝,程鸣捂着心口倒去一旁。

    许父不可置信地指着女儿^,声音都发抖***^,“你、你说……你把刚才说的话,再*、再给我说一遍^!”

    三名父母脸上涨得快要滴出血来^^!谁来告诉他们,这是怎么回事*^!

    事情**、事情的真相怎么会是这样的*?一直以来^,他们都被自己的儿女骗了?

    三人懵了**,懵过之后只觉得天旋地转,站都站不稳了*^。而不知道怎么就把真相说出来的程鸣和许媛也是慌了*^,严丹琪在发现自己方才莫名其妙地出现了幻觉之后^*^,表情也有点发懵**^*。

    夏芍坐在审讯室的椅子里,淡淡看着这一幕**,冷然一笑。

    她今天早在上午进了警局被搜身的时候**^,就想好了怎么解决这三家人^。她故意没阻止宋队把龙鳞打开^,就是在趁他打开的时候泄了一些阴煞之气出来,这些阴煞刚才引入程鸣三人头脑中^,引起了他们的幻觉。

    阴煞进入脑中^,引起的向来是心里最恐惧的事情。但她为了防止程鸣三人多说,说出她在房间里打晕他们的事,于是便在引入阴煞前,用言语引导了他们一下*^。直到见三人惧怕在父母面前露出自己所做的亏心事,她这才将阴煞引入***,结果意料之中*。

    当初他们设计害她*,她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便觉得两清了。她一直不是赶尽杀绝的人,但既然对方追着不放,闹到了警局里报了案*,那就让他们自己跟警局解释吧^!

    被自己儿女打脸的感觉^,想必品起来滋味不太好。

    而实际上^,岂止是滋味不太好?三名父母简直就是要找个地洞钻进去了!一直以来帮着儿女不停讨要说法,到了最后**,错在自己身上**,换了谁*,谁能接受得了*?

    他们身为当事人都这样了,就更别提因为接了报案才把夏芍抓来的宋队长等人,和压根就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的局长程志超和赵刘两名副局长。

    但他们也不是傻子,多年的办案经验*,一听就听出了眉目^。

    这三名高中生企图用迷药迷(禁词)奸华夏集团的董事长夏芍,并给其拍裸照,但事后他们却是隐瞒了这件事*,并让家长领着来报案^,反诬告别人害了他们^?

    程志超当即就皱了眉头,看向这群报案人。就是这群人*^,没闹明白怎么回事就来报案,搞得警局一片混乱*,上上下下因为这名年轻的省军区司令的到来而人心惶惶**?

    程志超不由看向徐天胤,果见他立在审讯室门口^,隔绝了外面的人和里面坐着的少女,门神一般挡着,此刻紧握着拳,从门口看不清他的眼**,却能清楚地感觉到他散发出的冷厉的寒气^。

    程志超心里一抽^,大叫不妙*^!这位身家背景传闻很深*^,要真是那背景*^,在他警局里犯了案*^^,他可怎么交代*?

    “徐……”程志超刚想要说话*^,便见审讯室里,坐着椅子里的少女起了身^。

    夏芍走过去*,先握了徐天胤的手,她不能让他在这里伤人*^。在警局里公然伤人^,对他不好*。这些个人*,不值得。

    然而^,她的手还没碰到徐天胤*,便见他如一阵风似地扫出了审讯室*,经过门口的时候^,惊得三名局长都躲去一旁^^,却只见他回来的时候手里提着两个人^*^,一进门便踹了过来。

    那两人被他踹得屁滚尿流*^*,惊慌地讨饶***,看起来很惧怕徐天胤的样子*,一进来就四处看,然后目光便定在了人群里^,立刻便像找到了救星般道:“就是他^!”

    一人指向程鸣,“就是他^^!那天就是他来我们酒吧里买药的**!我认得他*,他是青市一中的学生,我们酒吧离青市一中近*^,他常来^^。熟人了*^,跟我们买过几回药,每次都带不同的女孩儿,我^、我认得他*!”

    另一人也赶紧点头*,“对对*!这是我们酒吧当天的记录和录像,证*、证据!”

    那人抖着手^,拿着手中一块带子,不知道给谁*^。

    局长程志超见了怒哼一声:“混账!小小年纪不学好*!净干些违法犯罪的事*!夏总***^,你放心^,这事既然是有证据*,我们局里就立案受理了!一定还你一个公道**^!”

    一听说警方要立案^,程鸣和许媛就慌了,程鸣本能地看向父亲,“爸……”

    “别叫我爸*!我不是你爸!”程父忽然一声怒喝,把他甩去一边^^,“你不是能耐吗^?人家现在连证据都有了!你还爸什么爸?我现在才知道^,你是我老子^!把我耍得团团转*^!你^^、你……你自己在这里收拾这个烂摊子^,等着吃牢饭吧*^!”

    程父说完便要气得拂袖而去*,程鸣赶忙在后面拉着,任凭父亲回头踹,就是不撒手。而许父和严母已经没了章程*,看向自己的女儿*,又恨又忧^,心思大乱。

    “宋队长^!”这时,刘副局呼喝一声,“这案子交给你,重新审^!”

    宋队长这时候也是懵了^,他一心想靠着夏芍的案子争点功劳**^,可哪里想到最后是这样的?

    他还没回答^,便听夏芍笑了^*。

    “别?*^!彼ψ抛厣笱妒依锏囊巫由?,漫不经心看向宋队长**,“案子自然是要审的*。我还得再告严丹琪蓄意谋杀^,许媛故意伤害*^。只不过*^,警局里能人这么多**,我想交给别人也是一样的^^。因为我跟宋队长*,也有件事要解决*?*!?br />
    程局和赵刘两位副局都是一愣^,看向夏芍。夏芍却是慢悠悠地笑*,轻巧撸了袖子^^^^*,把自己的手腕一展示^*,笑看面色大变的宋队长。

    “来**^,宋队长^。我们来谈谈这件事*?!?br />
    夏芍一亮手腕,宋队长脸色就变了^,面对夏芍一直都是呼来喝去的脸上,头一次露出点不太自然的笑,“呵呵**^,夏总^,我想……这是个误会^*!?br />
    “哦?是么^。那我们误会的时间可有点久*,你铐了我大半天了*^?^!?br />
    “呃*,夏总^,这件事……”

    “这件事宋队还是解释解释的好^*^?*!闭馐?*,赵副局长说话了^,他负手笑了笑*^,扫了眼审讯室里的情况^,“宋队,你是老警员了*。审讯室里适合这么多人么^?”

    “呃^^,那是刚才我们在带着报案人指认嫌疑人……”

    “指认*?你们带着报案人指认嫌疑人,开着审讯室的门指认?这门开着*,很容易发生报案人袭击殴打嫌疑人的事^^,你身为老警员****,这点经验都没有**?”赵副局边笑边看向一旁的刘副局,“刘局,你手下的人办案都是这么办的^?难怪*。这么多年,曹立的案子积了这么厚*^,回回都是证据不足,事实不清^?^*!?br />
    刘局脸色一变,很是难看,抬眼就给了宋队长等人一记刀子眼*,怒问:“老宋^!你怎么回事!你是老警员了,怎么办的这种糊涂案^!”

    “岂止是糊涂啊^*^,咱们警局办案*,遇见证据确凿拒不认罪的嫌疑人,加大审讯力度倒是允许的。但是夏总这件案子,证据都没有,就这么铐了几个小时*,这算得上刑讯了。我听说宋队以前跟夏总还有点过节*,不知道这次算不算得上公报私仇**?”赵副局冷笑一声问。

    宋队长脸色又是一变,这事虽然是被说中了,但是决计不能认*!

    “赵局,我这也是办案心切*,我知道在审讯力度上*^,我是有些过激。这事我办得不太妥当^,我写份检查,给夏总道个歉^,医药费我出^^!这总行了吧?”

    “道歉^*?”夏芍噗嗤一声笑了**,“我以前总听人说,道歉有用*^,还要警察干什么*。现在我算是知道了,宋队长就是警察*^,警察做错了事,原来是可以道歉就有用的*?!?br />
    这明显的讽刺,让宋队长一抿唇*,脸色略黑*,“夏总*!?br />
    “那好吧*?!泵幌氲?*,他还没怎么说^,夏芍便点头答应了*^^,很是干脆*,“俗话说的好*,知错能改**,善莫大焉。我这也只是皮外伤,不碍事,宋队长和你手下人就给我道个歉吧?!?br />
    没想到她这么好说话^,宋队长等人反倒是愣了*。虽然给她道歉^*,面子上是挂不住的*,但总比被追究责任强,宋队长赶忙看了手下几名警员一眼*^,几人纷纷给夏芍道歉。

    “夏总**^,实在对不住。我们审讯力度上有点不当,给你造成的伤害,我们刑警队愿意负责医药费^?!彼味映ぬ笞帕?*,耷拉着眼皮子说道*。

    夏芍听了*,笑着点点头,很是满意*^,“这个说法还成。就按着这个说法吧*,希望明天宋队长能在省报上正式登报道歉,这事就算了了**?*^!?br />
    “什么^?”宋队长一愣**,手底下的人也都愣了。连局长程志超和赵刘两名副局长都看向了夏芍*。

    “登报道歉?刚才^*,我已经给夏总道过歉了**!”宋队长拉下脸来道*^。

    “是啊*,我听见了^。但我认为*,登报道歉比较正式,更能显示出宋队长的诚意来才是*^?!毕纳忠恍?*^,牲畜无害**,“难不成*^,宋队长没有这个诚意**?”

    宋队长气得快要吐血**!诚意?他刚才当着手下人和局长副局这么多的人的面,给她道歉,这还不够诚意^?他也是老警员了*,在警局里有脸面的*^!脸都在同事面前丢光了^,还不算诚意^*?

    登报道歉*^?还是在省报上***^?那不是要打整个市刑警队的脸*?

    而且*^,最近省里因为曹立的事^,民情激愤,对官员作风做派问题十分敏感,这个时候她让他登报道歉*^^,那不是等于让他前脚道歉^^*^,后脚就等着受局里的处分*?

    丢了这么大的脸,别说处分了*,他就等着停职吧!之前还想着借着这件案子立个功^^,好不至于因为曹立的案子受牵连丢官去职,可现在呢?登报道歉^,等于让他连受曹立的牵连都不用了,直接丢官去职了!

    这也叫道个歉就成了?这也叫知错能改善莫大焉?

    去她的^!

    宋队长气得浑身发颤^^,他甚至觉得,夏芍压根就是想让他登报道歉,刚才说什么道歉就行了的话**^,根本就是赚他个当面道歉而已**!

    这个女孩子,从她当初在福瑞祥店门口算计王道林起,他就该知道她心思不简单的*!

    宋队长心里后悔^^*,他怎么就鬼使神差的,想要拿她当垫脚石了呢?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他能不悔*?

    夏芍看着他一脸悔怒交加的样子^,却一点也没有松口的意思*,反而笑得越发甜美*,把自己的手腕一晾,赤裸裸的证据**,“宋队长要是不公开道歉*,那也成。我现在不是你的嫌疑人了^,一会儿就可以出去*。出去之后^,我会申请伤情鉴定^,然后召开记者会,把在警局审讯室里遭受的一切公之于众。这样的话^^,宋队长的道歉就可以免了?^!?br />
    这话一出口^^,不仅仅是宋队长,连局长程志超和两位副局的脸色都变了!

    召开记者会,这可比省报公开道歉还狠!

    这年头*,召开记者会都是大事*^^,哪有遇到这么点小事就这么兴师动众的^^?在省报上道歉已经是要闹大了,要是招来一帮记者,那不是要闹得人尽皆知?别说刑警队的脸了**^,整个公安系统的脸都丢尽了^!搞不好^,连局长都得受上头的批评处分*!

    看着几人不可置信的表情*,夏芍颇有深意地一笑。

    以她的身手,在受审的时候受到这种对待,她本是可以不忍的*^。但她却忍了,为的就是这个目的。

    老话说的好^*,官字两个口^。在警局里闹起来,她要是袭警^,事情说都说不清^,有理也变成了没理^*。但她要是乖乖受审,结果受了伤*,那可就有文章做了*^。

    事实上*^,她这一天被铐着*^,手腕被磨得红肿是一定的*^,但要磨破了皮,这里面还是有她自己的功劳的^。她没事就动一动,磨一磨,不破皮才怪*。但她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这帮恶警,不仅得治^,还得在头上敲一棒子*!

    这年头不像后世*,网络发达,一有官员违纪的事^,立马就能在网上曝光出来^^,受到征讨*^^^^。这年头的老百姓*,意识也不及后世,大多数情况下*^,遇到这种事都选择忍了*。哪会有什么召开记者会的想法^?就算是想召开记者会*,无权无势的,也不一定能召开得起来。

    但她不一样^*。她是华夏集团的董事长**,省内数一数二的企业家,振臂一呼^^^,便有大批记者到来*。她在民间,有她的影响力,事情说大就能大*。

    所以**,她不介意公开做个警示*^,以后再遇着这种事,最起码给别人提供一条解决途径***。也给这帮子恶警提个醒儿,审讯的时候拿捏好分寸^^,不要以为手上有权**^,就不顾人权!

    当然^,这也是为了给她自己出口气*^^,报个仇。她自然是看出宋队长拿捏她为的是自己的官职^,那她就让他丢官去职!治一个人*^,最好的结果不就是让他丢了他最想要的?

    夏芍笑眯眯欣赏着宋队长的颜色大变的脸**,而对方却是没有这个心情*^*。

    “咳咳*!夏总?!本殖こ讨境丝?^*^^,“这件事,确实是我们警队的人做得不对,我这个局长在这里也给你道个歉。宋队长我们组织上一定给他严肃处理!一定在这件事上给夏总一个交代^**,所以记者会的事你看……”

    “记者会的事要看宋队长肯不肯登报道歉了?^!毕纳忠恍*^^,就是不松口,“程局长,您的面子我是给的*^。但身为受害者*^,我有权利主张自己的权益*^。公开道歉不过分^,我只要求宋队长这一支队伍给我道歉就成***?^^!?br />
    见她不松口,刘副局便皱了眉头*。就算是登报道歉,警局的脸面也得丢,宋队是他手下人^,最近官场抓作风抓得紧**^,他们这一派本就因为曹立的事颇受注意*,这要是再闹出这么件事来**,不正好又落人口实?

    关系到自身利益的事*^,刘副局自然要争取,“夏总^*,老宋已经道过歉了^。你看这样成不成,我们警局专门给你出具一封道歉信,一定送到你个人手上。你贴在公司也成,我们贴一份在警局给警员做个警示也成,你看这样行吗^^^?”

    夏芍一听就挑了眉,笑了^**,“刘副局长,道个歉还有这么多的学问,我今天真是开了眼界了*。不过,既然是给警员们做个警示,不如给大家都做个警示^*,我觉得在省报上道歉就挺好?*!?br />
    没想到她连刘副局的面子也不给^,宋队长一听就怒了***^^,“夏总^,你别咄咄逼人^!你的案子还有疑点,他们是害你了,可他们害你不成,那药怎么自己吃了*^,这还有待调查!咱们还是合作的好?!?br />
    这明显就是带着威胁了,夏芍却不吃他这一套*,垂眸道:“宋队长,调不调查的跟你有关系吗?这件案子想来不用你负责了^!?br />
    宋队长一怒,明显还有话说^^,夏芍一挥手**,又打断他,“那不过是你的猜想^,有证据吗^?宋队长不会是又想凭空猜测就定人罪名吧*?”

    她边说边晃晃自己磨破了皮的手腕*,笑容恨得人牙痒痒*^^*。

    程志超也没想到*,夏芍居然在这件事情上死不松口^^^,态度这么硬!一旁的赵副局也皱了皱眉头,略有担忧地摇摇头*^。

    年轻人就是年轻人,受点委屈就这么不知道见好就收^^^,以后怕是要吃苦头啊……毕竟她虽是省内有名的企业家*,但根基未稳**,不管走到哪里*^,人脉都是最重要的*,得罪了人,路恐怕不那么好走啊。

    然而^,正当这么想^,门口便有一名警员脸色肃穆地敲门进来^*,见了程志超三人就报告道:“局长^,接待大厅那边**,华夏集团的陈总*^、孙总和马总^,带着省内三十多位企业家,联名要求见你^!”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55》,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五十五章 清算!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55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五十五章 清算^^!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55。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