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三管齐下!官司

    艾达地产的工地上出事故了!

    这件事就像一阵风般传遍了青市&^,关于市中心这块黄金地段不吉利的风言风语又开始传开*。当初等着看艾达地产笑话的人,现在又纷纷站了出来&,说那地段以前挖出过金代大墓^,除了博物馆,什么也不能建*,建了就要出事^,将来建好了也没人愿意买,纯属赔钱的地标&。

    市政府的人听说了之后*,专门派人来工地上督促过,要求一定要搞好安全工作^&,安抚人心^,话里话外的意思就是希望艾达地产能顶住压力,把这地段建设好。

    但市政府的人来过后第二天*&,工地里就有人煽动闹事^,煽动工人的两个人称在工地上待下去不死也得残废^&,要求艾达地产结算之前的工钱^&*,他们要走人*。

    对此,公司的人专门去进行了安抚调解,但是总是有人煽动,实在是不见效。最后^,艾米丽亲自到了工地上安抚工人*&^,甚至表面可以为工人安排在工地以外的住处,确保除了工作时间不待在工地上&。但大部分的人担心工作的时候还是会有危险,虽然听说了受伤的工友公司不仅赔偿方面没有克扣&,医药费等各方面也都全包下来了,但并非每个人都愿意冒这个险的。

    “我们当初很多人是冲着比别的工地上高两成的工资来的&,也没想到真能出事。这位女老总,我们家里也是上有老下有小的^,万一出了事*,家里的生计谁来扛啊*?*!?br />
    “就是就是^,你们给的赔偿是挺高的^*,可也不抵一辈子?!要是摔出个瘫痪不能自理来,你们能管一辈子么^?”

    “能管一辈子我们也不愿意&^!谁愿意在床上躺一辈子??&?”

    “赶紧结算了工资让我们走吧!要是不结算,我们就去告你们*!明知道这地方老是出事&&,还让我们来&,你们这是谋财害命!”有人在后头振臂一呼。

    立刻便有人响应*,“你们公司不会不给钱吧*?要想以赖账的法子把我们留在工地上^^,我们也不干&!这些天干的活^,我们通通给你砸了&*!你信不信*?”

    “对^*!吃牢饭也好过性命不保!”

    工人们群情激愤地表示要工地上立刻结算工资,艾米丽抿着唇**^,神色严肃,最终当众表示&,艾达地产就是破产&,也不会欠工人一分钱&*。她立刻叫来了财务&,当面把工资结算了&,想走的人*,一个也不挽留*!

    这件事传出去后,不少人都叹着气摇头,称艾米丽这洋妞儿心气儿太高,她把工人这么一放,这块地标不就等于又要烂尾*?再想招工&&^?哪有那么容易&!

    平时在工作上雷厉风行、严谨干练也就算了&,遇到工人的事&^,那就得拖*!唉!到底是国外来的^&,不了解国内的情况&&。

    一时间,外界都传言艾达地产要破产了*。

    因为艾达地产的老总艾米丽是德国来的,她年纪轻轻单枪匹马闯荡国内的地产行业^&,人生地不熟*,估计手头上资金也紧张,不然不会看上了这块地&。老外都不信邪,这洋妞儿必定是想着打破这件怪事,大干一场,在这块地上狠赚一笔^。但是到最后还不是栽了?

    资金投进去了,工程却验收不了*,这不是等着要破产?

    除非她不缺资金&,再找块地重新开始,但这块地标烂了尾&,青市政府能不能再同意把地标给艾达地产*,还真难说&^。别忘了&,地产行业的龙头老大是金达地产*&&,要不是因为市中心这块地邪门&,凭什么放着资金足经验足的大地产公司不给,偏偏给他们中标得地^*?

    唉!

    不少人一声叹息*,就等着艾达地产宣布破产了&。

    这期间,政府的人也来了几次,脸色不太好看*&,但看在艾米丽是外国友人的份儿上&,难听的话也没怎么说&,只是里里外外都有点怪艾米丽自视甚高&^,没本事还买了这块地&,辜负了政府部门对她的期望的意思&^。

    艾米丽看起来也像是受了挫,工地上彻底停了下来*,连公司都放了假^,自己整天关在公寓里不出来见人。

    有人叹气^,这洋妞儿怕是要毁了,听说还美国名牌大学毕业的高材生呢^。

    艾米丽在公寓里消沉了一个多月,终于在二月底召开了记者会^*&^。

    一家小小的地产公司^,破产就破产吧^,还召开记者会。听说这事的人不免觉得好笑^&,当天来的人寥寥,媒体也都不是什么太有名气的电台报社^,只有市电视台看在艾米丽是外国友人的份儿上,来撑了撑场面&。

    但就是这一场看起来有点凄凉的记者会^,却拉开了省内地产企业格局改变的序幕&,也拉开了省内政局震动的序幕。

    记者会上,一身干练西装的艾米丽看起来面貌严整干练^,一点都不像是意志消沉的模样。而她宣布的事更是令在场的媒体始料未及!

    她要宣布的竟然不是艾达地产破产的事,而是拿出了一份录像和录音证据,控诉省内地产行业的龙头企业金达地产收买艾达地产工地上的员工^,造成人为事故,骗取艾达地产高额赔偿金,涉及诈骗^&。并收买人手煽动工地员工罢工辞职*,造成艾达地产的地标项目停工一个月&,损失巨大,险些破产*,涉及不正当竞争*&。

    记者发布会上*,这个德国来的洋妞儿当着震惊的媒体记者的面儿^,播放了录音和金达地产的人去医院病房接触受伤工人的录影^^,并且表示要起诉金达集团不正当竞争**&,要求赔偿艾达地产的巨额损失!最后&,她竟当场报了警&,要求警方立案,抓获涉及诈骗公司高额赔偿金的员工&,以及金达地产的相关人员。

    来到这场发布会的媒体本以为就是报道报道破产的事情^,没想到见证了一条惊天大消息!

    但这件事情却没能及时报道出来*,原因是曹立在青省势力不小&*,这件事立刻报了上去,市里文化局的人以这件事情影响不好为名,把事情压了下来。但曹立还是受到了警局的传唤*,艾达地产依旧起诉了金达集团*&,就算事情没有报道出去^,消息还是随风走漏,在省内上层圈子引起轩然大波&*。

    曹立使用这种手段竞争在圈子里不是什么新鲜事,众人震惊的是艾米丽竟然敢这么公然得罪曹立,果然是洋妞儿,不懂国内商场官场这一套,这可是要吃大亏的!

    果然,市里对艾米丽的做法十分不满,认为这洋妞儿也太不懂事了^,把事情闹这么大^,曹立是省委杨书记的小舅子,这要是被人拿来做文章&*,不是影响省里的一些形象么?

    而且*^,最近市里新上任的纪委书记是京城秦老爷子的嫡孙*,秦系跟姜系斗得很厉害*,杨书记就是姜系的。这要是被抓了把柄,两派斗起来被拿来做了文章还得了?

    艾米丽为此受了市政府的埋怨&^,但曹立进了警局接受问话^^,却并非只是走走过场^。

    以前,警局对于曹立的事都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这一次竟然认真了起来^&&。说是认真,其实也只是比起之前的草草了事^,变得态度有点暧昧&&。

    有心人发现&&,艾米丽打了报警电话之后*,来的人是警局的孙队长,这位孙队长是赵副局的部下,而赵副局和现任即将卸任的公安局长都是秦系的人。以前,由于省委书记杨洪轩是姜系的*,在青市*,姜系的势力要比秦系大,因此在各种事情上*,秦系都避着姜系走*,基本上不会有明面儿上的冲突。曹立往年的一些事*,都是警局里姜系的那一派处理的,秦系根本就插不上手^^,但这次艾米丽打了报警电话,来的却是秦系的人。

    有的人不禁猜测了&&,是不是风向有点变了*?

    去年省军区新上任的司令员有传闻说是京城徐家的,这传闻是真是假倒下现在也没证实*,今年年初秦老的嫡孙也来了青市^,虽然只是任青市的纪委书记*,但省纪委里秦系的人却是占大头的,而且再想想省军区那边^,徐家虽然地位超然点,向来不站队,但谁不知道徐秦两家向来交好^?

    京城那边两家的人都调来的青市&,这是不是说明上头有什么特别的用意^?

    猜测归猜测&*,反正曹立在警局里遭受了讯问&,对方除了有录像录音等证据外,医院里受伤的工人和煽动工地集体辞职的两名工人也被找到,三人架不住攻势,先后承认了与金达集团的人交易的事*&。而负责与这三人交易的金达地产员工也指认就是曹立指使的他^。

    曹立气得怒不可遏^,他拒不承认是自己指使手下人做的,将这件事推说是个人行为*,让艾米丽起诉个人。

    但那名金达地产的员工不知道吃错了什么药,拼了命地指认曹立,不仅如此,他还指认了曹立很多罪名&&,包括公司这些年来在工程上面暴力拆迁和讨债要债时犯下的人命案子。

    这些事情以前不是没人知道,只不过在青省,根本就没人办曹立。尽管省委书记杨洪轩在外人面前跟他撇得很清,但他撇清那是他的事,底下的人总归不会这么干&。警局里一直都是姜系的人接跟曹立有关的案子^,处理起来到最后总是“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曹立一直在省里称霸到现在。

    但这次居然有人敢举报指认他,而且是警局里秦系的人接手的案子&,因此结论就变成了“性质有点严重”*,曹立被扣在警局里保释不出&,气得整天在拘留室里闹&,张狂地喊着要刘局那边接手他的案子,再不换人*,他出去之后警局里的人一个都别想好过!

    但他这次张狂得有点早了*,就在他公司员工指控他的当天晚上^*,一封匿名举报信投到了市纪委。举报省委书记杨洪轩包庇他的小舅子曹立&,使其为恶一方^,不仅涉及企业之间的不正当经常^*,还犯下命案奸淫案件多起,性质恶劣,要求严惩。

    这封举报信在到了纪委手上的时候*,消息就被人传给了杨洪轩。杨洪轩得知后大怒^,立刻与曹立撇清关系,表示自己与他之间没有任何经济往来&*^,平时只是亲戚之间的正常往来,并对外界放出风去^,曹立如果真犯下了这些罪行&,那就依法严办^!

    曹立得知后傻了眼,他知道他姐夫很在乎官声,也曾经严厉地暗示过他*,假如他不知收敛闹出点什么事来&&,就叫他自己收场。曹立当时是点头哈腰地应了&,但实际上却是撇撇嘴,说是这么说^,底下办他案子的都是他姐夫那个派系的*&,对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再说了,省里他姐夫最大&^&,谁敢举报他姐夫不成&?

    以前,还真没有。但现在,不知道哪里冒出来个胆大妄为的&,竟然敢真的举报省委书记&。

    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夏芍。

    是她给了艾米丽警局孙队长的电话,这位孙队长正是当初办理王道林案子的人^^,夏芍去警局接受询问的时候&,顺道要了孙队长电话**,当时只是说要是再想起什么事来*,就打电话告知他&&。没想到这个电话那时没用到^,却在这时候用到了。

    夏芍毕竟是经历过前世的人,她那时候就在京城工作,知道秦系和姜系斗得厉害&,也知道政治博弈向来微妙得很^。

    这种微妙就在秦瀚霖来了之后&。

    要是秦瀚霖不来青市&,夏芍绝对不会做出举报杨洪轩的事&*^,那绝对是吃力不讨好*。因为整个青省姜系为大。

    但秦瀚霖来了之后就微妙了起来*,他虽然只是就任市纪委书记&&,但他家老爷子在京城摆着,底下的人必然会猜测上头的用意,青省的秦系人员也会因为秦瀚霖的到来而心理上底气足一些*。即使是杨洪轩本人,也会犯点嘀咕*,秦瀚霖在行政级别上比他低不少,但是看在他家老爷子的份儿上^*&,他也得跟其做好表面上的和谐关系*&。

    夏芍曾在企业家年会上见到过杨洪轩*,看出这人十分在乎官声*,对外一点也不给曹立面子,撇得很清楚。所以她投这封举报信*,真正意图并非是想把杨洪轩扳倒&^,她没那么天真,她只是借秦瀚霖新官上任&,省内官场上风声微妙的这段时间*,给曹立整出点事来,让杨洪轩跟他撇清关系&。

    夏芍要整的人只是曹立。

    果然&^,杨洪轩一对外表示跟曹立没关系,曹立的处境就尴尬了**。

    夏芍匿名举报信上的那些内容^*,多是指控多些,证据并不足&,她也知道那些命案大多不太好查&,但她的目的更多的还是让金达地产赔偿艾达地产的损失。那些命案她虽没收集那么多的证据,但艾达地产这件事*,是人证物证都有,事实清楚*,曹立必须赔偿**!

    这就叫偷鸡不成蚀把米^!

    找她的麻烦^,她就让他自食其果,先麻烦缠身再说*!

    曹立有麻烦了&,这件事比当初艾达地产的工地上出事&,传得要快得多&^。举报他的那些命案和奸淫案件^,警方需要一件件查*,但与艾达地产的纠纷却已经很清楚了。诈骗高额工伤赔偿金的人被拘捕,煽动工地闹事的人也被拘留。同时艾米丽起诉了金达集团,要求赔偿*^,法院受理*。

    那名受伤的工人一被拘捕&,工地事故原因便等于对外界有了个交代,压根就不是什么金代大墓作祟^。

    艾达地产重新招工&^,薪酬待遇还跟从前一样*。但是之前走了的人再想回来^&?对不起&,有别人想来&,招工名额已满。

    那些走了的工人后悔得要命&,但奈何艾达地产不收他们了,倒是便宜了之前眼馋这工资待遇的一些人。总之&*,人迅速招齐*,工地再次开工,赔偿方面只等法院判决^。

    跟之前众人预测的不一样^*,艾达地产并没有就此破产&,反而奇迹般地活过来了&!倒是曹立给整得在警局里拘着&,麻烦不太好解决的样子。

    夏芍觉得曹立的罪不一定能定下*^,毕竟他倒了,会牵扯出一大批包庇的官员^,这不是小案件。所以,夏芍原本的打算就是想让曹立自食其果^,整治艾达地产不成,反倒要赔了夫人又折兵*。她本以为曹立最终还是会被放出来,对此她倒也不急,她去香港之前还有一年半&,有的是时间跟他斗*&!

    但是&,这次的事&,出乎夏芍的意料*。

    在她的举报信发出去之后&,秦瀚霖这小子居然有动作了!

    他联合省纪委的秦系人员&,传达了中央的一部分指示,表示在国家近年大力发展房产经济,对工程质量安全十分重视*。并且地方上要杜绝暴力拆迁引起民怨,一旦发现,严肃查处^!

    是个人就能听出来,曹立这是要被树成典型了&!

    顿时这些年包庇过曹立的官员人心惶惶^,但又觉得不一定能查出来,毕竟很多事都已经过去多年了&&,证据能不能找到都难说。

    但是令人震惊的是*,警局里秦系的人动作十分迅速,头一个便把金达集团保安部的经理夏良逮了,他手下的打手在一夜之间缉捕到案!连番审讯,攻势强大*,这些人犯的都是人命官司*,自然不肯认*&。但一摞厚厚的证据直接砸到了这些人眼前&,他们这些年打死的&&、打残的&、奸淫的、迫害的,所有的证据都摆在了桌面上。而且,警局的人连当初受害者家属先如今的住址都知道*,一一上门访问做了笔录,医院里开死亡证明的医生也在第一时间被捕&^^,所有的供词**、控诉都指向了金达集团^。

    警局秦系的人动作之迅速前所未有,被捕的&*、被调查的,通通都一脸震惊&,一头雾水^,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快就查到了自己&!

    等有些人回过味儿来,才后知后觉,这分明就是早有准备的^!

    这些证据*,这些资料&*,哪里是一两天能成的?

    这是早就盯上了曹立^!只是借了艾达地产这件事的契机才开始动的手。

    这是要动曹立&,还是说,要连杨洪轩一起动了*?

    杨洪轩这个老狐狸^,在得知这件事之后^**,也表现得十分震怒,当即亲自发文件督办曹立的案子,要求一定要安抚好受害者家属,一定要严惩凶徒。并且自己向组织上递交了一份检查书,自请处分&^&。但检查书里的意思却是避重就轻,围绕着自己身为曹立的亲属,却不知其犯下这么多罪行而进行检讨。

    而曹立在得知自己的罪行曝光后**,也是懵了*,但这个时候*,他什么关系都动用不了^,等待的只有每天没完没了的讯问,一个案子接着一个案子,当自己做过的那些事,都一件件被翻出来,曹立才隐约感觉到,这次是真的要完!

    他们犯下的人命案件有十多起,重伤案件就有三十多起^^,其他的就不用提了,涉及奸淫妇女的、勒索绑架的*、聚众斗殴恐吓的,以及对同行公司恶性竞争的&,可谓恶行累累,数不胜数&!

    这些事情一被揭露出来^,青市震动了&*,整个省内都震动了^。尽管知道曹立是一霸&,但罪行明明白白摆出来的时候,才觉得触目惊心^。

    百姓愤怒,群情激愤*,要求严办^。

    而既然已经揭露出来的*,显然就是要严办的^*。

    杨洪轩倒是以退为进,把自己撇得清楚^,那些平时看着他的面子上包庇曹立的官员,却是人人自危了*。

    夏芍也没想到&,秦瀚霖这小子能有这么大的手笔!

    他是什么时候把这些事都查了个底儿朝天的&&?

    她原以为是自己借了这小子新官上任^&,青市官场上风声微妙的势头阴了曹立一把&*!没想到,秦瀚霖这小子倒也借了她的势,以艾达地产的事为契机&,雷厉风行地对曹立开起了刀*!

    夏芍不由笑着摇头,真是没想到,秦瀚霖这小子还有这么本事的一面。那些证据搜集起来可不容易啊,他什么时候开始准备的**?

    而除了这件事,还有件事令夏芍没有想到^^。

    那就是曹立被立案受审的这段期间&^*,金达集团出现了很大的问题,遭遇了恶意收购!

    曹立出事之后,金达集团自是一片大乱&*&,很多人想起了盛兴集团是怎么覆灭的&,不由担忧老总在警局的时间,公司会遭遇竞争对手的趁火打压。

    打压自然是有,但奇怪的是&,金达地产的股价不降反升。一家名不见经传的小公司&,刚刚成立,从来没听说过其名声,竟然在股市上抬高金达地产的股价*^,对其进行收购*。他们甚至找上了金达集团的股东&**,提出了非常优渥的收购条件^。

    股东们都知道,曹立干的那些案子要真证据确凿起诉^,那就是死刑无疑!金达集团没了他**,还有他的兄弟姐妹,但长久以来,金达集团都是靠着省委书记杨洪轩的名头才在省内称霸至今的,如今杨洪轩撇清了关系不说^,对外更是下发了文件要大义灭亲严办曹立^!这就表示^,金达集团日后在官面上的倚仗没有了*,就跟其他公司没什么两样,而这些年他们又树敌不少*&&,公司经不经得起这个震动很难说。曹立的兄弟姐妹就是再能干,官员们要是发一句话,公司在省内还能不能坐稳了^,真的很难说&^。

    趁着案子这么多案子还在审*,又有人不怕风险愿意收购^,而且价码还挺高,股东们一商量*,纷纷将手中的股份转卖给了对方。

    那家不知名的小公司在数天之内,竟姿态迅猛地对金达集团的股份进行了收购&^&,成为了金达集团最大的股东*!

    这不仅仅是恶意收购!而且还是趁火打劫*!

    这家小公司是什么来路&,没人看得清*,但是这种收购的手段*,不由让人想起了年前华夏集团吞并盛兴集团的那场商战!

    所有人的目光都盯去了华夏集团,所有的震惊都给了华夏集团!

    这女孩子,不会又干出什么大手笔的事了吧?

    但身为华夏集团的董事长,夏芍表示她这次真的躺着中枪了……

    这事真不是她的手笔!

    谁干的&?她也不知道。

    华夏集团年前刚刚吞了盛兴*,还没完全消化^,夏芍早就打定主意给集团两年平稳过渡的时期,她短期内不会再有这么大的动作。而且金达集团的资产不比华夏集团少,她刚还了从李老那里周转来的资金^,哪里有那么多资金玩恶意收购?

    不过,对方的手段真的是跟她当初折腾王道林的时候很像^,以至于省内上层圈子的目光全都盯到了她身上&^^。

    孙长德和马显荣天天打电话给夏芍&&,苦笑着汇报每天遇到是各方试探。有的人甚至直接开玩笑似的问&,华夏集团什么时候再开新闻发布会&,风光一把?

    对此,夏芍也是苦笑,她都有点不好意思&。收购金达地产的那家公司也不知幕后老板是谁,明明是对方的手笔,结果风头都让她给占了。

    这叫什么事*?

    夏芍姑娘莫名其妙地出了回风头,莫名其妙被人试探、恭维^、示好、称赞……

    这场乌龙事件,让夏芍哭笑不得,她比任何人都想知道^,对方是谁!

    但她还有自己的事要做^。

    曹立的案子不是一两天能审出来的,杨洪轩也不一定能倒台,那些包庇曹立的官员要落马也得一一核实&。这些事都是耗时间的^,而夏芍只要金达地产能赔偿艾达地产的损失,其他的她无所谓^。

    至于夏良被拘捕,那完全是他应得的^*,夏芍也不可怜他。

    她依旧周末忙公司的事&&,平时在学校上课&。上学期的成绩下来了,班级第二^,稍稍落后元泽&。元泽少年对此还扬眉吐气了几天^&,表示终于有地方能胜过夏芍了&&。结果这口气刚吐出来,就让柳仙仙和胡嘉怡给堵了回去*,称夏芍平时有公司的事要忙,元泽的分数就比她高那么几分,完全没有扬眉吐气的资格。

    两人毫不留情的吐槽,让夏芍难得见到了元泽被欺负到郁闷的表情,让她笑了好些日子*^。但她表示,下学期必然要把元泽从头名的宝座上踢下去&,两人便打赌较起了劲。

    平时在学校里上课,自然是忙碌着,到了周末^&*^,福瑞祥那边有人预约夏芍看风水她便去&,没人她就去公司^&&,总之是忙着。

    而金达集团的股份被收购的事,给华夏集团带来了不少风头,对此夏芍很无奈^,也有点头疼。

    这天周末^^,夏芍跟徐天胤约好了让他晚上再来*。早晨一起来,夏芍一早便来到公司&&,与孙长德、马显荣坐在了一起&。陈满贯也从东市过来,四人齐聚&,打算琢磨琢磨这件事。夏芍打算听听孙长德近来打听到的消息,也跟自己的这几员大将商量商量五月份青市这边专场拍卖会的事。

    时间已入了早春三月*,民间的征集活动已开始,和电视台联合的现场鉴定活动也已经拟好*,就等下周隆重开幕了。

    关于这件事情**,一起开会的还有华夏集团的高管?^;嵋槭依?&^,夏芍坐在董事长的位子上,听着公司管理层的汇报。

    一名高管起来&,打算汇报一下活动的细节^&,对取得的效果和拍卖会的成绩和后期成效做个预估报告^,会议室外头&,便传来了秘书助理的声音*&。

    “对不起^&,你们不能进去!我们董事长正在开会……”

    “对不起&,我们公司正在开会*!如果需要见我们董事长*,请去旁边……”

    秘书助理的话两番被打断*,会议室的门被敲响,里面开会的高管们纷纷看向门口。

    夏芍眸色微微一沉^^,看了旁边站着的秘书一眼,秘书立刻颔首,走过去开了门。她原想是开门看看什么情况&,然后把人先请去会客室*,没想到刚一打开门^,就有人蛮横地走了进来&。

    进来的人穿着警服,为首的夏芍还认识。

    那人跟夏芍和马显荣曾经在福瑞祥的店外有过一次争执,就是王道林买通了人陷害福瑞祥收购文物的那次^。来的人正是市公安局的宋队长*,他带着四五个人进来,负手而立,对着旁边的人看了一眼。身旁的人立刻拿出一张传唤单来*,“夏总,不好意思^,今天我们接到报案*,你涉嫌在年前望海风酒店的一件案子*,还请你跟我们回局里接受调查!”

    这话一出,高管们纷纷看向夏芍**,夏芍垂着眸&,眼底掠过冷意,抬起眼来时*,却是笑了笑*,“宋队长,你也看见了^,我们公司正在开会;骨肴ヅ员呋峥褪蚁茸换岫?,容我安排一下?*!?br />
    “夏总,我们是拿着传唤单来提人的,警局里公务繁忙,还请不要浪费我们的时间^^?!彼味映ふ驹诿趴?,背着手^,耷拉着眼皮子说道。上次就是因为她^,明知王道林陷害她,还做了场戏&,让她公司的人带了赵局和省文物局的人来^,结果害他回局里也受了刘局的点名批评^*。

    这些事,本来也算不上什么大过节^,但最近秦系风头正盛,警局里头姜系的人因为曹立的案子人人自危,喘气都小心着,心里憋了一股气^。今天接到这么件案子,以前还有点过节,这让宋队长心里哪里能爽快起来?

    而且,华夏集团大出风头之后^^,刘局还埋怨了他几回,说是华夏集团以后就是省内的明星企业,能客气点就客气点。这让宋队长心里又憋了一口气!

    客气什么?她又不是金达集团的曹立&,有位高权重的人护着&。一家企业,资产再多,她不也得巴结着相关职权部门&?不然经常找找茬&,也够她受的^&!别看他们这种工作没什么钱,但是代表的身份在这里,有钱人见了也得客气点^!哪有反过来巴结的?

    宋队长本就心里不爽,今天夏芍的案子又撞他手上,他自然是想趁机敲打敲打&,就当拿她出出气了。

    “夏总还是别磨蹭了,这就跟我们走吧*?!?br />
    “宋队长,我是要安排下会议的事&&*,不是在磨蹭。作为市民,我会配合你们的工作,但也请理解一下我&?!毕纳值ψ?,对秘书说道,“请宋队长他们去会客室里喝会儿茶&*?!?br />
    “不用了?!彼味映さ梢谎垡吹拿厥?,对夏芍哼笑一声**,“夏总,你犯了什么事,你自己心里清楚&。咱们没上前抓人已经是给你面子了,这还不够理解^?跟我们回局里把事情说清楚*,我劝你还是别存什么拖延侥幸的心理比较好。金达集团的曹总现在都还在局里呢&,可见法律是公平的^,不管你有多少资产*,犯了事儿,一样抓你!”

    宋队长说的振振有词,会议室里的高管们都不由看向夏芍*。

    这、这是犯什么事了?

    话说去年到现在*,青市就没消停过,先是王道林*&&,再是曹立*,怎么……现在又轮到华夏集团了?

    王道林和曹立的公司都是在两人进了局子后倒的**,华夏集团会不会也……

    董事长到底犯了什么事?

    高管们的担忧^,孙长德&*^、陈满贯和马显荣都看在眼里,孙长德不由说道:“夏总,不然您就跟着宋队长去警局一趟吧。反正也不是什么要紧的事&,清者自清,解释清楚就行了*?&;嵋槟谌菸艺硪幌?,明天给您过目。另外,我马上安排律师&,跟着您一起去!?br />
    孙长德其实也不知道夏芍有什么麻烦事缠身^,他这么说是为了安在场高管们的心*^*^。

    夏芍自然听得出来,她自始至终都气度淡然&&,一点也没露出惊慌神色*,反倒是抬眼笑看了看宋队长&&,点头道:“宋队长说的是^^,金达集团的曹总还在局里呢&。听说这次牵连包庇的官员也不少^,这件事情真是告诉我们*^,秉公执法的重要性。宋队长能这么说&,那我还担心什么^?就像我们孙总说的,清者自清*?!?br />
    她这话怎么听都有点拐弯抹角提醒对方小心的意思&,把门口的几名警察都说得变了脸色^。

    好在夏芍没有再拖延的意思,她站起来后,便对会议室的员工们说道:“会议由孙总和陈总主持^^,明天我会来看会议内容&?!?br />
    她语气悠闲&,话里不免有暗示众人她不会有事*,明天就会回来的意思&。高管们虽然担心着,但看夏芍神态淡然不惊,无形中对他们来说确实是一种安抚&。而且,有没有事^,看明天董事长会不会出现在公司不就知道了?

    宋队长看到这一幕却是冷笑,明天?你倒是想*!警局不放人*,看你回不回得来!

    夏芍却在吩咐完后就起身先离开了公司。她走之后,孙长德立刻安排律师*,紧随其后跟着去往警局*&。

    陈满贯^、孙长德和马显荣都担心夏芍的情况,他们也不知出了什么事,但却为了稳定公司高管们的心^,耐着焦急*,表面上很镇定地继续进行会议&^^?;嵋榻械煤芟钢?&^,一点也看不出草草完事的迹象来,这种做法也算进一步安抚了员工的情绪&,直到三个小时之后,会议结束。散会之后,三人才去会议室旁的休息室里坐下了&。

    一进去坐下*,三人的脸色就凝重了下来*&。

    “怎么回事&?年前夏总遇上什么事了么?”孙长德问&^。

    “这……我也不知道??!”陈满贯说道,“我在东市,老马&^,你知道么&?”

    马显荣被看得急出了满头汗,“我也不知道?&^?!夏总的性子你们也知道,她万事在胸的样子,不是要紧的事,她从来不说!?br />
    孙长德一听**,立刻就拿出了电话*,拨打了跟着夏芍去警局的那名律师的电话。陈满贯和马显荣只见他脸色刷地沉下来,皱眉道:“我知道了&,你跟他们说,他们要敢不按法律程序来^,我们华夏集团一定会告他们滥用职权&!”

    “出什么事了?”见孙长德挂了电话&,陈满贯和马显荣争着问道。

    “律师说,青市一中的三名学生家长报案,告咱们夏总涉嫌年前在学校文艺大赛的饭局上^,给三名学生下迷药,涉嫌一起迷(禁词)奸案*?*!彼锍さ铝成懿缓每?,“那边家长有当晚的酒店监控录像,宋队那边咬定夏总有嫌疑,正当嫌疑犯审着呢!”

    “什么?迷(禁词)奸案?”马显荣第一个不可思议地瞪眼^,“不、不是&,我没听明白*,谁迷(禁词)奸谁了?”

    “咱们夏总吃亏了&?”陈满贯气得脸都涨红了,“谁^!谁敢^!我、我……我这就去趟警局*&!”

    陈满贯回身就往门外走*,孙长德一把拉住他^&,“陈哥*,你不是认识赵局么?给赵局打个电话^!我听律师的意思*,是说怀疑咱们夏总给人下药。呵^,这简直是笑话!宋队长那边不是跟夏总有点过节么&^?找找人去看看,免得他们滥用职权&?!?br />
    陈满贯这才站住脚步**,拿出手机,马显荣却在一旁忧心地说道:“找赵局成么^?最近青市因为曹立的事,闹得有些部门人人自危。走关系这种事平时好说&&,现在只怕人人避嫌着呢&,谁爱出这个头*?就不怕被纪委逮着^?”

    他说的也有道理,孙长德沉下脸来,说道:“陈哥,咱们华夏集团认识的人也不少&&,不用人人都打招呼&,看看有谁管得了这事,打电话问问看^。一会儿咱们三个都去趟警局,在那里看着,我就不信他们还敢把夏总怎么样!”

    两人在旁边支着招,陈满贯在手机上翻找电话号码的动作却是一顿&!随即一拍大腿^,喜道:“哎呦*!我想起来找谁了^!这位一定行、一定行^!”

    “谁^?”两人不解*&,在这种风口浪尖的时候^,谁愿意出这个头?

    陈满贯却是呵呵一笑,一点愁容也没了*,手指快速地按着键*,终于翻找出一个号码&,只见得上面记录着的是三个字的人名&。

    徐司令。

    孙长德和马显荣一愣&^,两人眼神都是一亮^,齐声问:“陈哥,你怎么有徐司令的电话?”

    陈满贯呵呵一笑,也不解释&,那边电话就通了&。

    意外的是,电话一响,徐天胤便接了起来,声音有些沉&&&,“喂?”

    陈满贯一听这声音,心底便跟着一颤*,但立刻就急切地说道:“徐司令,你快来一趟^*,夏总在警局!我也不知具体情况*^,我们马上就去警局看看,听跟过去的律师说&,是什么……迷(禁词)奸案!”

    ------题外话------

    明天大**!本卷最后一次大**!

    哇咔咔~要票!要票!

    要冒泡哟~我回来回复留言&,现在先出门陪老妈买块手机&&。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53》,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五十三章 三管齐下&!官司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53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五十三章 三管齐下!官司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53&。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