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道歉,过年

    深夜,东市和远在千里之外的京城都下起了雪*。夏芍走进桃园区的时候^,徐天胤拿起了桌上的电话^^*。

    一个深夜的电话*,将睡梦中的秦瀚霖给吵醒了*。

    男人烦躁地从被子里爬出来^,一捞床头柜上放着的手机,打开眯着眼一看^*,反应了一会儿**,迅速起身,接起电话便破口大骂:“徐天胤!你小子有毛病癪?^!现在是几点^?你不睡*,以为别人也不睡癪^?*!”

    电话那头,徐天胤声音冷沉*^,无动于衷,问:“要政绩就起来**^^?!?br />
    “政绩?”秦瀚霖笑了,但是笑容看起来却是想杀人^,磨牙霍霍,“你大半夜的扰人清梦就是为了告诉我,你现在又开始关照我的政绩了?用不着*!我被你关照了几个月^,记着你给的好处了!”

    秦瀚霖把“好处”两个字咬得极重,恨不得掐死徐天胤!

    他不就是前段时间给他出主意追他师妹^,那些招数不管用嘛!这小子犯不着往死里整他吧**^?

    说来秦瀚霖就觉得奇怪了*,那些招数都是他多年纵横情场练出来的,挺管用?*^?!为什么到了那个小丫头身上就不好使了?

    不好使也就算了,最可恨的是,徐天胤这小子,回头就砍了他一大片的森林***^!

    这几个月以来,他盯上的女人,交往一个,告吹一个*!连搭讪都连战连负^!一开始他还纳闷^^*,觉得匪夷所思^^,后来实在是发现太反常了^,他的桃花一直很旺的*^*,那段时间简直就像是被人把桃花砍了一样^!他立马打电话问徐天胤,结果这小子很干脆地承认了*。表示他师妹不喜欢他的追求招数,所以他这个出主意的人就要倒霉!

    这还有没有天理!

    秦瀚霖想掐死徐天胤的心都有!他当然不知道因为他的馊主意*^^,夏芍曾不许徐天胤周末白天来见她^^。他只觉得自己交友不慎^^,但是悔之晚矣*!玄门掌门的嫡传大弟子要斩他的桃花^,他还有法子?

    可怜了他风华正茂,这几个月以来却成了孤家寡人。

    唉!这样的人生*,真是寂寞如雪^*。

    “你过了年调去青市纪委,有件政绩给你*,关于杨洪轩的?!毙焯熵泛苌賳抡饷炊?,秦瀚霖在电话那头一愣,一时没作答,表情却是收敛严肃了下来^*。

    秦家在京城是官家豪门,秦瀚霖的爷爷更是共和国的纪委副书记*,他从小就被当作家族的重点继承人培养,走上仕途之后,在京城的党政部门工作了几年,年底终于是下来文件^,要将他外放了**。

    对于他们这种官家子弟,自小就被培养着,自然不是为了外放的。外放不过就是为了添些资历**^,做出些政绩来,好再调回来高升^。就像现如今的徐天胤^,他在省军区任职也不过坐两年司令的位置^,做出些成绩来,迟早是要调回来担任要职的。他少年时期就接受国家的培养,在国外完成了不少尖端任务,这样的顶尖人才国家不可能一直外放着***。

    说起徐天胤来**,他在徐家称得上是奇葩**。徐家二代三代子弟都是从政的,只有他一人独闯军界,一人在外面吃了不少苦,但到头来还真被他打拼出了名堂出来。

    京城派系复杂**,地方上的人也都得跟着站队。青省的省委书记杨洪轩不是秦系的**,刚好是京城姜系的一员大将。每年派系之间暗斗^*,都是想方设法地把对方的人拉下马。省委书记这种正部级别的大员^,如果能拉下马来**^,对对方派系自然是一大打击。但秦系这边虽然说出身纪委,但这种级别的官员,也不是说拉就能拉得下来的。

    而且,杨洪轩本人为人谨慎^,很维护自己的官声。对钱和女人这方面向来不沾,找不出劣迹来**^。听说他有个小舅子^^,在青省房地产业是一霸,但他对外跟这小舅子撇得很清^,看不出有经济方面的往来**^,所以还要动杨洪轩^*,还真不太好下手。

    “你小子什么时候这么有人性了*^^?为我的政绩着想^^?你有这么好心?”秦瀚霖挑眉一笑*。

    徐家因为老爷子的关系*^,地位超然些*^,家族子弟对外不太站队****,但其实徐家跟秦家一直关系都不错,外界基本上认为徐家是支持秦家的。但其实派系之间争斗的事,徐家一般不插手,尤其是正部级的官员*,动的话对派系之间震动必然不小,徐家老爷子不可能搀和这事^。这事必然是徐天胤自己的动作*。

    可是^,以徐天胤的性情,怎么会突然找上杨洪轩的麻烦^?

    可疑!很可疑!

    除非杨洪轩不长眼惹了他,但徐天胤的身份杨洪轩该是知道的,他不可能惹他。

    秦瀚霖在卧室里古怪地一笑^,问:“我猜**,不会又是为了你的宝贝师妹吧*^?”

    电话那头,徐天胤不回答他,只冷淡道:“资料我收集^,明天来拿^^?!?br />
    说完,便挂了电话^。留得秦瀚霖望着手机^,挑眉吹了声口哨*。

    资料?哈^^!这小子出手的话^^^,有得瞧了!不过,他倒是真好奇了,杨洪轩怎么惹着徐天胤了^?

    这好奇心让秦瀚霖一晚上没睡好,早晨起来便直奔徐天胤的住处。

    徐天胤跟老爷子不住一起^,他在四九城有自己的住处。一幢中式与欧式混合设计的庭院式庄园别墅*,绿化幽美^,最主要的是人少**^,安静。

    若是别人见到这样的住处^,大抵要赞叹一声阔气,但秦瀚霖却是知道,徐天胤买这房子的时候压根就没挑***,开发商建好了*^^,装修好的现成套房*,他付款直接就可以入住^。而他之前常年在国外^^,一年也不见得回来一次。说是自己的房子^,却连旅馆都不如^。

    进来屋里,徐天胤便递给秦瀚霖一摞文件,其厚度令秦瀚霖都有点吃惊*^*。

    厚厚的一摞,越看秦瀚霖眉头皱得越重*。手上这些资料里,都是青省金达集团的公司账目,这十年来的项目地标^、款项出入的详细情况都清清楚楚,连股份^*、贷款、短期融资券^^、债权情况都一目了然!这其中的暴利看得人心惊,而更令人心惊的是资料后头关于竞标、拿地时期一些见不得光的企业竞争**^,拆迁补偿款项的数据以及厚厚的原住民安置现况调查^**。

    令秦瀚霖皱眉的是**,徐天胤给他的资料里,每每遇到金达地产在竞标地段开工之前^^,总会有原住地的人在公安机关申报死亡登记、注销户口*。对于这些人,医院开具的死亡证明都是正常死亡,但从死者年龄段从老人^、中年人到年轻女子不等的情况看来**,这几率和巧合性怎么看都不是偶然!

    这些事都在事后进行了掩盖*^,但世上的事都是“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在徐天胤递来的最后一部分资料里,死者生前的就诊档案、有些家属上访后被打^^,去医院就诊的照片都清清楚楚^^*!尤其是一些老人和年纪轻轻的少女***,死亡时的照片更是触目惊心!

    而且**^,这些资料里还有金达集团的打手暴力讨债要债打人的照片^,一笔一笔*,看得秦瀚霖都把资料往桌上一摔,“混账!恶棍!”

    徐天胤不语,从桌上又拿起一叠资料来递给秦瀚霖**,比之前那摞要薄一些^^。秦瀚霖接过来一看^*,这叠资料是关于杨洪轩的。杨洪轩的私人资产^、亲属资产和亲属的资料都整齐列着,这些资产从资料上来看^^,都在正常范围*。但是有一点^,看起来比较微妙。那就是杨洪轩的妻子娘家人的资料,他们的资产对于普通家庭来说算得上好^^,但也不能说大富大贵,但家中子女年纪大些的,却都在国外留学*^。学校的情况*、勤工俭学的情况和花费情况也都在资料里,这些花费跟他们家中的账户的出入情况根本就对不上,来路很可疑**。

    仔细的一看的话*^,有些资金是从杨洪轩的妻子手里出入的,每一笔都不大^,根本不惹人注目*^。但自金达集团成立以来十年^^,这些钱加起来,却也是一笔不小的数目^!而且*,他妻子有洗钱的情况,资产都转移在国外*。

    将这些资料看过之后*,秦瀚霖却是笑了,把资料往桌上一放^,调侃道:“哟,不愧是徐司令的手笔*!这是半个晚上的成果**?国内的银行系统*、户籍系统,还有国外的几家银行**^,啧啧*,徐司令没少进去溜达啊。我可不可以把你入侵的事当做把柄*,让你还我的桃花来?”

    徐天胤薄唇抿着,坐在桌后,冷厉的面容,孤漠的气息^,整个人都透着股拒人千里的味道,但却是说道:“把事情办好***,还你桃花*?**!?br />
    哪知他的回答却令秦瀚霖惊奇地挑了挑眉,笑了^^,“啧啧^!我能问问,杨洪轩怎么得罪你了么^?”

    徐天胤给他的这些资料*^^,根本就是把人家所有的家底都翻了个底儿朝天^!像他这种查法,没有几个人经得起查!都得丢官去职,搞不好还吃牢饭去^!

    杨洪轩已经是很谨慎的了^**,就算是纪委入手调查^*,也不容易查出破绽来。但奈何徐天胤出了手^,这些资料对他来说*,跟小儿科没什么两样^*,手到擒来的事^,不过是动动手指头。

    杨洪轩的这些事,可大可小,看怎么做文章了^。文章做得大了^,一顶大帽子扣下来*^,也够他受的^。毕竟曹立是借了他的势才毒霸一方*,为祸不浅的。近年国家政策正是大力发展房产的时候*,拆迁方面搞得民怨太重的话*^,怎么也得抓几个典型办一办*^,以平民愤*。曹立这是恶迹累累^^,他要是被竖成了典型,杨洪轩势必受牵连!

    徐天胤这明摆着就是非得把杨洪轩拉下马不可了^*。

    秦瀚霖笑容有点古怪^,边说目光边在桌上两摞文件上扫了扫**,猜测^,“又或者我应该问,曹立怎么得罪你了*****?”

    他没记错的话^,刚才徐天胤是先把曹立的资料交给他的^^。而且他的性子*,就算是有人在他面前杀人放火,他都可以视而不见地做他的事,这回怎么嫉恶如仇起来了*?曹立再恶迹累累*,秦瀚霖也不相信徐天胤会理会*。

    但他理会了,这件事情就很可疑了。

    秦瀚霖也是聪明的*^,曹立是商人,他没理由得罪徐天胤*,但正因为他是商场的人^,这倒是跟华夏集团的董事长同一个舞台??!而且这些资料一眼就能看出^,曹立这人色胆包天,糟蹋了不少良家女子*。这回他不会是不开眼,看上了不该看上的人吧^?

    “这小子不会是不开眼^,打起了你宝贝师妹的主意了吧*?”秦瀚霖笑了*^,盯着徐天胤。

    徐天胤不语^,但周身气息明显更冷**^,目光落去资料上曹立的照片^,眸微微眯了眯*。

    秦瀚霖“哈”地一声笑了^,“我就知道!”

    什么是给他点政绩^?他根本就是要斩草除根。

    曹立如果倒了**,杨洪轩就算是没有纪委介入也会受到点牵连,但他没有参与其中,撇清关系的话**,丢官去职倒是不至于。但如果杨洪轩不倒,难保不会迁怒于人*。就算他不一定知道这事跟华夏集团有关**,那也得斩草除根*!不留后患!

    啧啧*,这男人够狠的*。

    秦瀚霖又把资料拿起来翻了翻^,他这就算是顺道捞了个政绩吧*。不过处理曹立简单^,处理杨洪轩还需要秦派这边的人运作运作。这些资料他得拿回去吃透^^,去青市纪委上任以后,跟省纪委的人联系联系。

    “哎,过了年我也去青市*,见了小师妹要好好贿赂贿赂,说不定有好日子过^!哈哈***!鼻劐匕炎柿弦皇?,当即期盼起来年来^。老实说*,在京城待得烦闷了*^**,去青市说不定有好玩的事*^!

    说完了正事^^,秦瀚霖又开始了话痨*,但徐天胤谈完了正事后却是不理他了,随便他怎么聒噪,都当他不存在*。

    ……

    京城的早晨在吵闹中度过^^,东市的早晨却是温馨*。

    夏芍陪着奶奶和父母亲用过早餐^*^,去师父那里陪了一上午*,被唐宗伯考校了一下术法上有没有进步^,下午就回到家里跟母亲一通准备。只是下午忙活的时候^,偶尔会看见母亲有点心不在焉,不停地看向父亲^。

    夏志元手里握着手机^^^^,一下午接了好几通电话^,每回接电话都是到外头避着人^*^,回来就一副不解的模样^^。夫妻两人还偷偷去屋里小声说话^,这些虽都是避着夏芍的,但她哪里能没发现?

    只不过,发现了她也只是一笑^,笑容温暖*。父母肯定是为了夏志伟父子的事^*,真没想到,性子老实的父亲*^,竟也会有这种想教训别人的时候^^。这都是为了自己,所以她心中自然是温暖的。这个年虽然知道明天夏志伟父子会来*^**,有点扫兴,但看父母亲这样^,夏芍总归心里头是暖和的^^。

    但昨晚的事自然不能告诉父母^,她就等着明天那父子俩过来道歉就成了。

    而夏志元和李娟却是纳闷了一天*,找了几个朋友帮忙查查酒店,看夏志伟父子俩住在什么地方*,可是查了居然没有结果。

    难不成*,他们父子两个回去了^?

    这不太可能吧*?

    但不管怎么说,查不到他们父子俩入住的信息^,似乎明摆着就是在说*^^,夏志伟和夏良不在东市了。这推测让夫妻两人又是愤慨又是高兴。愤慨的是他们就这么走了^,还没给女儿出气呢**!高兴的是这个年终于可以过好了^,没人来闹腾了*。

    夫妻两人在这种复杂的心情里忙活了一天。

    第二天,过年*^。

    中午的饭各家在各家吃*^,晚上才去酒店。奶奶江淑惠就住在桃园区夏芍家里*,而爷爷夏国喜因为没有脸来*,就被小儿子夏志涛接了去^,中午一起吃了饭^,晚上一家人就早早去了酒店**。

    这是年宴,夏志梅^、夏志琴是嫁出去的女儿*,这天自然是回婆家,待大年初二再在酒店里聚聚*。

    夏志元带着母亲***、妻子和女儿到了酒店包房的时候,夏志涛一家和老爷子已经坐在屋里等了*。

    夏芍扶着奶奶,跟在父亲后头进来*,一进来^*,叔叔婶婶就笑着站了起来,夏国喜倒是没起来**^*,端足了长辈的架子,但脸皮子却有点发紧*,尴尬地回身**,把妻子接了过来坐下。

    虽说是对叔叔婶婶没有多大好感,但夏芍这时候礼数还算周全^*,叫了夏志涛和蒋秋琳一声*,把两人乐得不行**,连连夸奖*。

    只是嘴里是夸奖着***,眼底的神色却有些怪异。

    这自然是因为夏志伟父子说的那番侮辱的话*^。这话夏志涛夫妻两个在家里还悄悄讨论过,夏志涛对夏芍认识东市安亲会的事一直想不通**,但如今想想,她不会是给人当了那什么吧?

    这事只是猜测,夏志涛也只敢在心里琢磨琢磨,嘴上却是不敢说出来的**^。他自从店里生意不好了之后*,先如今的建材生意也只是跟其他店差不多*,小赚那么一点,够养家糊口。而且,夏芍的名气在东市家喻户晓^,她又在青市干出那么大的名堂来,虽然说分了家,但夏志涛平时还是沾了些光的^。同行之间大多恭维着他*,只是另他奇怪的是,不管他沾多大的光^*,店里生意就是一般般^,再不像以前那么大赚^!

    夏志涛当然不知道^,这是夏芍在上学前把他店铺的风水又做了改动^*^,改成了普通的局**^,对他的生意没有助^,可也没有害^,生意好坏全凭他自己的本事^,风水上的助力是没有的。

    但夏志涛如今银行的贷款还没还清*,那还是靠着夏芍跟银行行长宋丘茂的关系^。所以^*^*,他如今靠着夏芍**,这事明摆在眼前^,不管她是不是像夏志伟父子说的那样,都不能改变这个事实。

    而蒋秋琳也是这么想的^。她现在出门不知道有多风光*,身边朋友都知道她是华夏集团董事长的婶婶*,对她那叫一个恭维!不管怎么说,她是不希望夏芍的公司被那什么省委书记的小舅子整倒的^^。她的公司若是倒了,虽说他们家便可以不用再看大哥家的脸色,但这社会就是这么拜高踩低^^,夏家的资产要是没了*,外人指定要指指点点,冷嘲热讽,到时候自家身为亲戚,不也就受牵连了^?

    所以^,夏芍的公司好好的^*,他们一家至少能沾个光。办什么事^*,人家都看在夏芍的面子上^^,给个方便**!

    因此*^,夫妻两人带着这心思^,即便是对夏志伟说的话很在意*,但对夏芍一家却是客客气气,含笑恭维。

    直到菜陆续端上来^*^,蒋秋琳还在夸着李娟*,夏志涛还在漫天夸着夏芍在青市的作为。反倒是爷爷夏国喜咳了咳,眼望着菜品,没好意思抬头*,嘴上却是对夏芍说道:“在外面干大事是好,但是注意?;ぷ约?*?**!?br />
    夏芍一愣****,爷爷从小到大也没说句关心她的话*,夏志伟父子那一番造谣,她还以为以老爷子的脾气^,要怪她辱没了老夏家的门风^^*,没想到说了这么句话*。

    奶奶江淑惠在一旁笑,拍了拍夏芍的手**,夏芍也是一笑,点头应了,直到丰盛的年宴都端上来了,一家人这才开席。

    “大过年的,不讨论工作上的事儿了^^。来来来,喝酒^,吃菜!”夏志元张罗着一家人开席,笑着请老爷子先动筷子,“爸*,妈^,快尝尝酒店的年宴做得怎么样!过年了**,祝您二老新的一年健康长寿^,心情好!”

    老太太听了笑得合不拢嘴,老爷子却是脸皮子又有些发紧^,不太好意思看自己的大儿子^,但见所有小辈都等着自己*,便拿起了筷子^^。

    只是这筷子还没动下去*,包间里便来了人。

    “爸*,妈**!呵呵,大弟^,弟妹*?*^!闭馔焕吹纳羧靡患胰硕剂成闲θ菀唤?*,转头的转头,抬头的抬头^,都望向了门口。

    门口^,夏志伟带着儿子夏良来了^,两人一身西装*^^,穿得隆重^*^,手里大包小包提着礼品**。夏志伟还是那一脸的络腮胡子,但笑得却不再是那天的凶神恶煞*^,而是谦卑讨好。

    这一幕虽然说让人想不通*^,但对于父子两人出现在酒店里,一家人却都是变了脸色^!

    夏志涛先拍桌站了起来^^,“你们来干什么?谁叫你们来的*!告诉你们*****,今儿过年,别找晦气**!不然我就陪你们父子俩出去打,打到你们回不了青市^**^!”

    蒋秋琳也是冷嘲热讽^*^,“怎么找来的?真能耐**。也不看看欢不欢迎你们^!”

    夏国喜一看大儿子和孙子来了,也激动地站了起来,手有点发抖**。那天被儿子指着鼻子骂老不死的^,他到现在还记得^。而江淑惠却是早就白了脸色***^,先把孙女护过了来。

    夏志元和李娟夫妻和站了起来*,“来得正好^!你们给我把那天的话说清楚^!女孩儿家的名声^,不是你们这么糟蹋的!今天既然是来了*^^,我看你们是不想走了^^!”

    一家人剑拔弩张**^^^,只有夏芍淡然坐着,垂着眼^,头也没回,只安抚着奶奶^。

    而夏志伟父子就偏偏盯在夏芍的背影上,眼神惊惧里透着小心翼翼,赔笑道:“爸妈,你们误会了,我们今儿就是赔礼道歉来了,有些事想跟你们说清楚*^^?!?br />
    “赔礼道歉**?你们有这么好的心?怕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吧!”

    “谁用得着你们道歉?赶紧滚^!要不要把你们轰出去?”

    夏志涛夫妻不买账,一人一句^,夏志涛更是从座位上出来^*,要冲过来撵人*^。

    “别别别!”夏志伟和儿子把礼品放在门口,弯下身的时候^*,不由扯动了身上的伤,一阵儿呲牙咧嘴,抬起头来的时候却是笑道^,“我们就是来解释解释那天的事的^!有些话,我们确实是随口乱说的,想想真是混账!对夏总的名声造成了不好的影响,我们特意来道歉……呵呵*^,呃,那些话都是我胡说的**,为的就是想吓唬吓唬家里人^^,好让家里人觉得我们夏良能在人脉上帮上华夏集团*,让夏良认祖归宗,好在华夏集团里捞点好处……”

    “对**!对^*!爷爷奶奶^,叔叔婶婶^**,这事是我们干得不地道^。我们混账^!我们不是东西*!没考虑到夏总的名声^^,现在我们知道错了*,有眼不识泰山!希望夏总原谅!我们回到青市以后*^,保证再也不来闹事了*!”

    “曹总的事也是我们编的^,华夏集团的资产不比金达地产少**^^,在省内是领头企业,纳税大户,省里其实是很看重的*,一个这么大的集团***,哪能说动就动?又不是小孩子过家家。我们说的那些话根本就是造谣^,吓唬你们的。我们今晚来道歉^^*,就是希望把事情说清楚*,求夏总原谅*!呵呵……”

    一番道歉的话说得一屋子气氛连番巨变^,气得老爷子夏国喜直哆嗦,“混账!简直是混账*!女孩儿家的名声多重要^!有你这么当大伯的么!为了自己儿子能捞点好处,脸就不要了?我、我……我真是没有你这么个儿子!”

    而其他的人^**,夏志元和李娟、夏志涛和蒋秋琳却是都愣了^*。一来是为父子两人态度的转变,二来就是为父子两人话里话外的意思——是个人都能听出来,夏志伟父子态度改变这么大,定然是跟夏芍有关系!

    夏志元看向女儿*^^,脸色发苦——这孩子,什么时候下的手?她用了什么办法^?怎么昨天他找人就没查着他们父子在哪儿^^*?唉!他这个爸当的,人脉还是离闺女差远了**。

    最主要的是^,这事是这孩子安排的吧*?那她昨天还不声不响的,害他和妻子担心纠结了一天*?这孩子!

    夏志元哭笑不得^^,看向夏志伟父子的脸色却是愤慨的*。事情虽然是解释了^,但是侮辱的话已经说了,不管怎么说,他这个为人父的人都不能原谅这样侮辱自己女儿的人^!

    而夏志涛一家却是互望一眼*,眼神惊骇——这事是小芍子安排的吧?夏志伟父子多么横*?她是怎么办到的?而且,夏良在青市金达地产任保安部经理的事是真的*^,他借着曹立的势力认识了不少人也是真的*。曹立是谁*^?那可是省委一把手的小舅子^!省内一霸!夏良完全可以不怕小芍子才是。但是现如今的*^*^^?瞧瞧他们父子怕的这副样子!小芍子到底干了什么*?能叫这对这么横的父子怕成这样?

    这孩子*^,远比他们想象的还要不简单?^*!

    夏志涛和蒋秋琳想想两人这几天晚上在屋里猜测的那些悄悄话^,此刻都不由惊出了一身冷汗^*!

    还好*,他们没做出什么傻事来^^,不然倒霉的就是他们!

    夫妻两人险些拍着心口舒一口气,但面儿上还得帮着夏志元一家讨伐夏志伟父子**^,父子两个很是受了夫妻二人的一番嘲讽怒骂**,但却全程站在门口搓着手赔着笑^**,不住地看向夏芍。

    夏芍晾了他们一阵儿*^^,总算是开了口。但她连头也没回,语气极淡,边说着话还边把小堂妹夏蓉雪唤过来逗她玩儿^,“事儿说清楚了就行了*,记得以后别再干这么不地道的事^?*;亓饲嗍欣侠鲜凳档?,走吧。以后老人要是叫你们回来^*^,就回来看看*,不叫你们***,就老实在青市待着^*?!?br />
    夏志伟和夏良听了这话,如闻大赦^^*,连连道谢,谦卑恭敬,礼品放在门口^^*,虽说是夏志元让他们拿走****,他们也没拿^,点头哈腰地就走了。

    之后老夏家的年夜饭果然就变了味道,夏芍在叔叔婶婶惊骇后怕的眼神中*,和父母一副“你等着回去受审”的眼神中^,度过了除夕夜**。

    虽然是如此,但她看见父母恨恨的表情*,却不厚道地笑了一晚上*,心情很不错^。除了她和奶奶吃得欢快之外^,其他人这顿年夜饭都吃得各有心思。

    除夕钟声敲响的时候^,外头鞭炮齐鸣,气氛喜庆,夏芍接到了徐天胤的电话**^。

    一看见这电话^,夏芍就苦笑了,这么吵**,说话哪里听得见*^?

    但她还是接了起来,笑眯眯拜了年*^,“师兄过年好*!红包准备好了么^^*?开学给我!”

    “好*?!毙焯熵飞艄皇翘惶?*,而且也不知他这句好^,是新年祝福*,还是答应开学送红包的事^。

    京城那边也是鞭炮隆隆**,而徐天胤却是提出要给夏志元和李娟拜年^,听得夏芍苦笑*,“哪儿能听清啊,明儿一早吧**^!”

    “唔^^?^^*!蹦腥说纳艉谙睬旎堵〉谋夼谏衈,这新年钟声敲响的欢闹气氛里^*,两人远隔千里,各自拿着电话,电话里的气氛却莫名沉了下来**,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缱绻气息*^,安静里浸入心底的温暖和思念^。

    沉默了许久*,才隐约听到男人沉沉的声音*,“想你?!?br />
    这话他似乎是在等京城那边鞭炮声小些的时候才说的,但仍是听不太真切*,却还是重重敲在人的心底^^,让隐约听见的人乱了些呼吸^*^。

    夏芍一瞥身旁,果见父母早就在一旁向她投来关注的目光,她赶紧笑了笑,不厚道地对着电话那个喊:“??*?你说什么?听不清!哎呀别拜年了*,明天再打吧?^^!?br />
    说完,就挂了电话^*,然后笑着跟父母解释,“师兄打来的^,说是给师父拜了年,再给你们打个电话拜个年*^^。哪儿能听清啊,我让他明天再打^^^*!?br />
    夏志元和李娟听了都有些意外,他们跟徐天胤相处时间不多*,总觉得就是女儿的师兄,没想到他还会给家里打电话拜年。该说这孩子特别有孝心呢,还是有点别的^?

    夫妻两人都有点奇怪^,尤其是李娟^*^,好好看了看女儿,哪知她笑眯眯的给爷爷奶奶拜年*,又塞红包给两位老人和堂妹^,表现得很自然,李娟这才收回了狐疑的眼神。

    这晚,夏志元把父亲夏国喜也接回了自己家中过夜*,只等住到初三之后**^,再回村里搬新家*。

    夏国喜是第一次来大儿子家在桃园区的房子,看见里面的景色和宅院的阔气之后心底很是不平静了一番^。这就是他孙女的本事*,他一直以来盼望的孙子不成器,没想到孙女这个丫头竟干出这么大名堂来^。今年大儿子和孙子这么一闹*,虽说是孙女说了*^^^,以后他要是想让父子两个回来*,他们还是可以回来的^*。但他们父子干了这么不地道的事*^,他哪儿还有脸叫他们回来惹孙女的眼?

    这儿子和孙子*^,以后怕是难见到了**^。

    唉*!老夏家这是造了什么孽,怎么就出了这么两个不成器的……

    夏国喜感慨着^^,一晚上都看着房间里古朴中式的装修^*,那些红木家具,看得整晚没睡着觉。

    而夏芍也被父母审问了大半夜,她只得把事情都推到华夏集团的人脉上**。说是找了几个人,把夏志伟父子恐吓了一番,他们这才来道歉了。

    “你这孩子^^,下手倒是比你爸快!”夏志元瞪了女儿一眼,感慨^。说是不让她操心,她还是自己把事儿解决了*^^*。这让他这个当父亲的心里多少有点不是滋味的同时^,却对女儿更加放了心^。这些事她都能不声不响地处理了*,至少证明了她的人脉、能力都是足以让父母放心的。

    而李娟却是还想问问徐天胤的事,被夏芍两个哈欠给堵回去了^,看见她乏了^,她便心疼地撵她去休息了*。

    夏芍小计谋得逞**,乖乖回屋睡觉去了。

    但架不住徐天胤太听话,一大早真的就给家里来了电话,夏志元和李娟都接过电话笑着问候了几句*,挂了电话之后,夏芍又接到了母亲盘问审视的目光**^^。夏芍只得发挥打太极的精神*,把母亲给哄回去了*,然后就一上午都跑去师父唐宗伯那里陪着^*,躲着不回来了。

    年初一过了,初二便是两个姑姑回来拜年的日子***,夏家又在酒店里定了酒席^^,这回可当真是团聚在了一起*。

    这样的团聚^^^,免不了受一番恭维^^^,夏芍却是不烦,反倒是有点期盼这天。因为能见到小姑姑一家,也能见到表妹张汝蔓。

    张汝蔓这妮子虽说是跟夏芍都在青市^^,但是这妞儿读书的地方离青市一中老远,在离军区近的中学念书^。她一有空就往军区钻,练打靶练摔跤的,夏芍忙*^,她也忙**,平时还真没见着^^。

    不过***,再过半年,暑假过后*,她考来青市一中后,姐妹两个就能在同一所学校**,天天见面了^。对此*^,夏芍有点期盼,按照她和李老的约定*,她读完高二的时候就该到香港去给李卿宇化劫了^^*^。到时难免要转学去香港*,这事虽然还没跟家里提,但行程已定*^,在念大学前*,她能有一年跟表妹一所学校读书**^^,夏芍还是很珍惜的^^^。

    这一家团聚的宴席,夏志元一家来得算早的**,但其他三家却还是比他们早到了*。一家人进入酒店包间*^*,就受到了三家热情地欢迎^^^,一番拜年恭喜,一屋子人里,便突然传来一声惊喜的声音^。

    “姐!”

    夏芍抬眼看去,果然是见到了表妹张汝蔓*^^^。

    张汝蔓一身红色喜庆的棉外套^^,牛仔裤,长发扎成马尾利落地绑在脑后*。十六岁的少女,小麦色肌肤*,眉眼少见地带着几分英气*,眼睛极亮,朝气蓬勃*,英姿飒爽*!

    姐妹两个拥抱了一下,都很欢喜。瞧得张汝蔓的母亲夏志琴在一旁摇头笑道:“瞧瞧你们两个**^,平时都在青市,反而过个年才能见一回*,见个面儿欢喜的这样子^,何苦来^^?”

    “那不是忙嘛*!我姐忙着干大事*,我忙着在军区练身手^,各有各的事情嘛^!”张汝蔓说道^。

    夏志琴瞪女儿一眼*,“你姐忙,这话是说真的*。你忙个什么劲儿?打枪玩摔跤的^,你瞧瞧你野的^*,你那根本就是只顾着玩*!我可告诉你*^,你还有半年就中考了^,可不许再野了*,好好复习的功课***,考上青市一中去*,多跟你姐学习学习^!”

    “妈,你别老是唠叨我在军区练枪练功夫的事,我这可是有目标的*^!”张汝蔓边说边一掌搭上夏芍肩膀*,英姿煞爽、干脆利落地笑问*,“姐*^^!招保镖么*^?跟你说^,我现在枪法很神,而且撂倒一个班的兵都没问题!你再等半年,等我到了一中,我给你当保镖*^!有人要是对你图谋不轨,直接撂倒^!”

    张汝蔓这话让一屋子人都愣了^,接着哄地一声都笑了起来*。

    “这孩子,没个正经^!招什么保镖^?”

    “你的目标就是给你姐当保镖?^?*^?”

    “去!别给自己在军区撒野找理由*!”

    “告诉你^,真要是考上了青市一中*,可不许给你姐惹麻烦^^*!当什么保镖^?你以为拍电视呢?到时候指不定还得你姐跟在后头给你擦屁股*!”

    一家人摇头失笑,都觉得张汝蔓这孩子实在就是投错了胎^,她要是个男孩子*,这性子倒挺合适的。

    夏志元和夏志琴两家笑得肚子疼*,夏芍却是听出表妹这番话里,明显就是听说了夏志伟父子来老家胡乱造谣的事^。这事必然是夏志梅和夏志涛两家透露的*,而且大年夜那晚夏志伟父子来道歉的事,夏志涛必定已经通知夏志梅家里了^,不然今天到了酒店,气氛不能这么和乐,怎么说也该有点暗涌才是^*。

    而这会儿*,不仅是没那些暗涌,反倒是夏志梅和夏志涛两家^^,看着张汝蔓一家跟夏芍一家关系这么好^^,心里有些不是滋味。当初要是眼睛放亮点,现在是不是也能套套近乎,走得近点^?不像此时*,只有恭维说好话的份儿,看着一点都不像一家人^。

    但纵然是如此,好话该说还是要说的*^。

    “小芍真是有本事癪?!瞧瞧在青市干出这么大的事来,真是大手笔?**^!”

    “可不是*^?能有几个人干得出这么大的事业来?华夏集团竟然能把盛兴集团吞了,我在商场这么多年^,都没听说过这种传奇事迹^^!”

    夏志涛和刘春晖夸着事业上的事,蒋秋琳则恭维着李娟^。

    “嫂子*,你这身衣服可真好看,小芍给买的吧?款式挺时尚^,嫂子命真好***!”

    这话听得夏志梅在一旁撇撇嘴,不太自在地笑了笑??钍绞峭每吹?,而且可能是李娟今天化了妆的关系,肤色也不觉得黑了*^,穿着大红的眼神,反倒是瞧着端庄喜庆*。

    只是此时说这些恭维的话*^,想想以前*,未免叫人脸上发烫*。

    夏志梅性子向来是严肃*,只不过现在在大哥一家面前是再端不得教训人的姿态来了。她家里自从厂房那一场大火^,给国内汽车集团代理生产零部件的生意是不用想继续了*,信誉早已经毁了*。无奈之下贷了款^,还是干油料加工的老本行^,虽说也赚钱^,但家底儿和盈利方面是没法再现以前的风光了。儿子因为家里的事*,也受了些打击,在学校不再是从前的“刘少”,不少同学冷嘲热讽的,成绩比以前降了不少。明年考大学*,还不知道能考个什么学校。

    但世上的事*,向来是有因才有果,今天的果,又是谁种的因呢*?

    一顿饭吃下来,只有夏志琴一家还和从前一样,跟夏志元一家亲近着聊天,夏志琴更是在一旁絮絮叨叨嘱咐女儿*,接下来半年要好好复习准备考试^。

    张汝蔓被母亲唠叨得无奈了*,忙弃甲投降**,“知道了^,妈。我成绩一直不错*,您就放心吧。而且爸明年就转业了^,我以后想去军区撒野都去不成了,您就叫我再在军区玩最好半年吧^*?!?br />
    这话一说出口,席间一家子的人就都是一愣,这事大家自然是听说了*。不由纷纷看向在军区担任连长的张启祥。

    “怎么^?启祥真要转业了^?都安排好了没?你姐夫虽然说现在没什么本事了*,但是还是认识点人的*,要不要帮忙打理打理关系^^^?”刘春晖赶忙问道*^;怀纱忧?,他对这事才不往身上揽^,但现如今不同了**。这不是老大家和老三家里关系好么^?趁机套套近乎也行**。

    却没想到*^,张启祥要转业了,脸上一点愁容也没有*^*,只除了有点舍不得部队,说道:“这事应该不用劳烦大哥和姐夫了^*,我前段时间接到了部队的通知*,说是我要是不想转业^^^,就给提提干,转去文职。要是想转业,军衔再给我往上提一阶,工作部队负责给安排^!?br />
    这话说着,张启祥脸上明显是带着感激和感动,他在部队好多年了,自然是有感情的*,临到了转业的时候*,受到这样的关怀**,他心里自然是暖和*^^。

    “是么?”夏志元一愣*,接着笑了*^,“嗨^^^!这么说*,这段时间都白操心了^^^!我就说国家都是有政策的^,不可能不好好对待转业军官*。那你是想留在部队^,还是转业^?”

    张启祥脸上现出不舍的神色*,但却有着属于军人的铁性**,“我看还是转了吧*。我年纪到了*,这是部队的规矩,我不好搞特殊^^。而且转业的工作军区负责给安排*,这已经是对我不错了?!?br />
    一家人连连点头*,夏芍在一旁听着却是挑挑眉,一笑*^。

    原本不该是这么个情况的*^^,她本来还打算今年过年的时候给姑父安排安排这件事^,但看起来^,有人还是比她先下手了。

    到底是谁关照的姑父,连想都不用想了^。除了徐天胤,还能有谁?

    这事就这么有着落了^^,一家人这才放下了心。

    大年初六*,是夏芍算出来的好日子^,爷爷奶奶回到村里搬新家^。一家子都跟着回来了,热热闹闹放了鞭炮*^,把老人请进了新屋。

    这搬家的喜庆事*,村里也来了不少人看^,夏芍便在村子里见到了从小的玩伴*^,刘翠翠、周铭旭和杜平。正巧张汝蔓也在^^,夏芍便把四人聚在一起^,说道:“都跟我去市里茶座里坐坐,我给你们件好东西*^*^!?br />
    这是她假期最后要办的一件事,办完了这事,她就可以安心在家里陪父母师父几天^,等着开学了**^^。

    ------题外话------

    下章芍姐就会学校了*^*^,下半学期秦瀚霖这小子来了^,热闹了有木有^!

    昨天有妹纸问,评价版面怎么见不到,那是网站改版还没改彻底*,估计得调试个几天才能正常。

    PS:继续求票!我觉得我这个月的票票有望突破一千?嗷嗷,这个数字让我激动了~打滚~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47》,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四十七章 道歉^,过年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47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四十七章 道歉^,过年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47^。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