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推论

    徐天胤打来的电话让夏芍一愣*,随即才想起来^,龙鳞刀的鞘是他亲手制的,上面的符咒也是他下的^。她一打开*,他便知道&。

    听着电话那头清晰地传来开车的声音^,车速开得挺快的样子^,夏芍赶紧道:“没事了^*,已经解决了^^。师兄不必过来了^?!?br />
    徐天胤的车速半点也没减慢的样子*,问道:“在哪里^?”

    夏芍听了苦笑*&,两人原是约好了明天见的^。因为后天要回家**,徐天胤在军区的工作也明天就安排好^,她明天想去给父母师父买点东西带回家&,便把师兄抓来当苦力^。原是定下明天中午见的&,没想到今晚遇见这事^。

    徐天胤的性子夏芍知道**,他这么问那就是一定要来了**,劝也没用&。于是只得说道:“望海风见吧&,你来了我应该都回去了&^。总之我没事&,你慢点开&?*!?br />
    夏芍边说边看了眼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时间^&,接着说道:“十一点之前你要是到了^,我不给你开门*&?!?br />
    她知道军区到市里的路程开车要两个多小时,因此便干脆给他规定个时间*,免得他路上开得太快**^,不安全*。

    果然&,夏芍这个到早了就不开门的威胁很管用^,电话那头车子的声音明显没之前那么吵了,徐天胤说了句:“等我*?^!?br />
    然后*,便挂了电话*^&。

    夏芍将手机收起来&,见龚沐云正看着她^,黑暗里眸似变得深邃^^^,不知名的意味涌动*^^。

    “你打过电话了&?”夏芍挑眉问*&。

    龚沐云一笑^*,这才把号码拨了过去^,只是在那边接起来之前看了夏芍一眼^,笑道:“你们师兄妹感情倒好^&&!?br />
    夏芍一耸肩^&,感情好有什么问题么**^?

    她不答&&,电话那头已听着传来严龙渊的声音&*。龚沐云简略一吩咐,便挂了电话^。

    这时&,便听见了外头嘈杂的声音&,“怎么回事&*&?这层灯怎么不亮了?”

    “咦&?怎么没人来通知^&?”

    “不知道,快去看看顾客怎么样了&!”

    夏芍一听这声音&,便果断将门厅的门关上*,将里面的情况给隔绝在外&&,然后看向龚沐云。虽然^^,两人可以现在从走廊那头的逃生通道下楼^&,但是没用。今晚这酒店是她订的^,屋里死了这么多的人&,又是刀枪又是手雷的^^,酒店一报警*,她立马就会被盘问到*。所以,这件事要看安亲会怎么处理了。

    龚沐云的眸中露出些赞赏神色,如果他没看错*,地上躺着的这人是她第一次动手杀人^。如今还能镇定地站着*,思及她的年纪以及成长轨迹和受的家庭教育来说*,已经很不易了。

    今夜的事若没有她&,不会解决得这么顺利^。对他来说这些暗杀之事乃是家常便饭^,但对她来说*,怕是头一回*。

    这时,房间的灯闪了两闪&^,便亮了起来*。

    突来的光亮让眼睛有些不习惯*^,夏芍眯了眯眼*,眼前的光却忽然一暗^。

    一只手覆来她眼前,淡淡的檀香气^,夏芍一愣^,本能便要闪开&。

    “嘘*!”龚沐云将她拉来墙边&&*,掌心又往她眼前覆了覆^。

    这时**,外头嘈杂声更甚*,有人来来回回在走廊奔走*,“这怎么回事*?顾客都&*、都……”

    “都怎么了?都死了*?”

    “都晕过去了&!”说话的人语气也是一松^&,但紧接着就又紧张了起来***,“这、这怎么回事&&^?咱们酒店的饭菜有问题*^?”

    “瞎说什么呢!其他顾客怎么没事!别管那么多,赶紧叫救护车&*!”

    走廊上又是一番奔走,接着便有来敲门,“里面的客人,请问有没有事&?”

    “我们没事*^,先去忙活其他人吧^*!惫ㄣ逶聘糇琶诺?*^*。

    门外的服务生也觉得奇怪^,其他厅里的客人都晕了过去*,怎么就这厅的没事?但此时乱糟糟一片*,人手不够^^*,服务生也便没有多问^,赶紧就去其他地方帮忙了*。

    人走之后,龚沐云的手仍是覆在夏芍眼前*,夏芍的视线里*&,除了男子掌心的薄粉***,什么也看不清&,只能闻见地上的血腥气*^,却看不见地上躺着的尸身。她这才明白过来^,龚沐云是不想让她看见屋子里的惨状&。

    夏芍笑了笑*,却有些不习惯地往旁边一退&,离开男子的掌心*,“没事*?!?br />
    人是她杀的,连杀人她都敢^,还怕看看尸身么^^?再者,这人的性命是交代在她手上&*,不管怎么说,该背负的^&,她都要背负*&,记住这个人也是应该&。

    龚沐云看着她退开,少女低垂着头^,一副避开的模样^&。他感觉到掌心里那一抹温软的热度离开,甚至刚才掌心里被两把小刷子刷过微痒的感觉,仍然存留着^&。她一袭早春般浅嫩的旗袍&,干净整洁,立在门口两具染血的尸身前&,似这世间一寸安详的净土*。

    龚沐云一垂眸^,抬手便往墙上一处覆去&。

    “啪&!”

    厅里的灯被他关了。

    夏芍一愣&,却见龚沐云立在墙边^*,黑暗里身形俊逸修长,语气还是那么地漫不经心&,含笑道:“我那时候比你年纪小得多^,杀了那人&,我就没去看他的样子^。第一个就不看&*,往后的便都是一个样了^?^*!?br />
    他语气谈笑一般*,夏芍却听出他是在说他第一次杀人的事&*。

    第一个不看**,往后就都一样了&*?

    这话说的是轻巧&,但她总觉得男子散漫不经的笑意里说不出的苍凉。好似一个不大的孩子*,从小就在杀人与被杀里成长*,一路走来^,倒在他脚下的人他从不去看&,渐渐的,所有人对他来说都一样&^*,面容模糊&,唯有死亡时淌出来的血才是真实。

    然而&,连这些真实他也懒得看,只是看着这些人前赴后继^,他们送死*,他含笑。

    这是什么样的生活*?

    夏芍淡淡垂眸,很明显&,龚沐云生活的世界与她的相隔太远。

    “看来^,安亲会的当家&&,日子也不好过&&^!毕纳中α诵?&,摸黑走去衣架旁取了外套的小风衣穿上,然后去宴席旁拉开张椅子坐了下来**,把龙鳞收进包里&&*,等&&。

    龚沐云望着她的背影&,微微一笑&,也不再说话*,跟她一起等*。

    严龙渊来得很快,市区这么大,龚沐云打了电话,他竟约莫七八分钟便到了。

    一行二三十名面容冷肃的黑衣人进来*&,把屋里的情况一看&&,严龙渊竟走过来单膝跪在了龚沐云面前*,低头请罪,“当家的,让您受惊了?*!?br />
    龚沐云一直长身立在门边&*,如画的眉眼间一派漠然凉薄^,淡淡垂着眼*,却能让人觉出力度来^,“我倒无所谓,好好的一晚,让夏小姐受惊了^,倒是十分过意不去*?!?br />
    严龙渊一听*,在地上没起身,只是转了个身&,对坐在椅子里的夏芍跪着请罪*,“夏总^,属下们来迟了&,让您受惊了?&!?br />
    夏芍虽知安亲会来历古老&&,但没想到还保留着这些规矩*,被人跪着,她虽不习惯*,但脸上也没表现出来,只说道:“严老大起来吧,今天这事,说来跟我可能也有些关系&?^!?br />
    严龙渊闻言一点反应也没,跪在地上*,腰板挺直&,头低着,一副任凭处置的模样。

    “你只是请我吃顿晚餐而已,这些人是无孔不入的^?*!毕匀还ㄣ逶埔晕纳值囊馑际?,如果她今晚不请他吃饭&,就不会发生这些事了。他笑意温和,再垂眸看向严龙渊时眸中意味已成了凉薄*,漫不经心问*^,“这些人的来路看出来了?”

    严龙渊跪着回身&,俯身道:“戚宸^?^!?br />
    龚沐云淡淡挑眉*,却并不意外^,转头往茶室里看了眼&,“那女子尚有一口气在,救活她。送回去给戚当家的做个回礼?!?br />
    “是?*!?br />
    夏芍看着平时在省内黑白两道人人敬畏的严龙渊&&*,此刻在龚沐云面前竟大气不敢出一声,不由垂眸,内心摇头&,暗叹这些人^&,果真跟自己不在一个世界。

    既不是一个世界,她也不多管闲事^*。只是龚沐云提起那女子,倒叫她想起一件事来^。

    夏芍立刻起身,去了茶室*^。地上四具男人的尸身^,皆眉心中招而亡,这人虽是龚沐云杀的*,但却是她动手困住的*^,有她的一份在&。她一路从尸身旁走过*^,来到软榻后,看见地上躺着的那女子气息已很微弱&*。

    夏芍想弄清楚的是*^,为什么她没从这女子的面相上看出杀机来*^。她的杀气通过训练可以收敛,但面相上的信息不是凭她的意识便能掩饰的&。

    为什么,她没看出来*?

    夏芍盯着女子看&,女子倒在地上*,两只手腕呈不自然地扭曲,胸口处还中了一枪**^,气息微弱到几乎已经快不行了&,眼睛更是紧紧闭着*,人已昏迷了。

    此时茶室里灯光亮堂*,暖黄的灯光照在女子脸上&,可以看出这女子面容姣好,肌肤白里透红&^,柳眉红唇*^,称得上美人了^。

    “……”咦^?

    夏芍忽然一愣,觉得哪里不太对。

    美人?

    美人倒没什么问题^,只是……这肌肤是怎么回事*?^!

    这女子受了如此重伤^,为什么肌肤还是白里透红的*?寻常人早就惨白了吧***?

    夏芍目光一变^,想到一个可能性,倏地蹲下身就去摸女子的脸^。她也不知道自己猜测地对不对,只是想起以前看电视时候的场景*,在女子脸颊一侧摸着什么。

    身后却伸来一只修长如玉的手&。

    那手虽温润如玉,探去女子脸颊一侧的手指却含着凉薄果断的力度,精准地便揭开了一角,顺手一撕^,一张薄薄的面具便已在手。

    夏芍惊讶地看着龚沐云手上的面具&,她曾听师父说过^,民国年间就有老艺人能做出人皮面具来&,覆在脸上&,跟真人的脸皮子没什么区别&。这种手艺现在是没有了,但科技越发进步,倒是能用一些高科技的材料做出来*^。这事儿以前夏芍只是听听,没想到今晚真被她给见到了&!

    夏芍没接那面具,只是再看一眼女子如今全然不同的脸,脸色已是惨白&,哪有一分血色在^&?

    “原来如此*,怪不得?!毕纳粥?&。怪不得^,她看不出女子面相上的信息,原来这根本就不是她的脸*!

    一张易容过的假脸&,还真是面相术上的大敌&&。

    “这些人^,不以真面目示人的很多&。所以我才说^,有些脸^^,不看也罢**。即便是记住了,也不一定就是你看见的那张^?&!惫ㄣ逶平婢咚媸侄谝慌?,如同丢弃一团垃圾^。

    夏芍听得出,他这话的意思还是在安抚她**,不想让她去看这些脸*,免得背负太多。但她只是一笑&*,龚沐云也太小看她了,她没那么脆弱。她不畏惧背负,只怕自己连背负的胆量都没有^^。

    “方便问问^,戚宸是谁么&*&?”夏芍一笑*&,突然开口&*。

    安亲会的事&,她懒得过问,也不会过问&。但这件事有疑点&,虽然弄明白了这杀手的问题&,但还是有一点。倘若今晚是冲着龚沐云来的&,她应当会看出他有这一险来。没看出来*,只能说明这事跟她有关联*&!

    这个戚宸**,是谁?

    戚宸是谁*,龚沐云并不隐瞒&&,即使是夏芍没告诉他问这个的缘由,即使是她此时看起来颇有打听安亲会事务的意味^,龚沐云还是温雅一笑道:“戚宸,是如今三合会的当家&,老对头了?!?br />
    夏芍抬眼,三合会的当家?

    “……”突来的答案让夏芍垂眸&,心里说不出的感觉&&。她心思转了转&&,却没再多言。

    今晚出来遇到了这种事&,她也想早些回去歇息。心里的诸多推测,如今说来也只是推测而已,她就不在龚沐云面前多谈了&,还是等师兄来了再说&。

    安亲会处理这些暗杀的事,自有一套手段。他们已经跟酒店的高层打过了招呼&&&,待凌晨酒店歇业的时候&&,这些尸体便从安全通道抬出去,由帮会里处理掉。神不知鬼不觉&&&,压根就不会惊动警方。

    这些处理上的事,严龙渊坐镇就行了,用不着龚沐云守在这儿。他便与夏芍一起出了酒店&,一走出去&&,便笑着看她,“要回去?”

    “嗯&&?!毕纳值阃?,她今晚是自己开着车来的,没让公司的司机来,“你也早些回去歇息吧?&!?br />
    夏芍怕龚沐云提出要送她&&,便先一步说道。

    哪知换来男子轻轻挑眉,眸底光华剔透,只是一笑,一抬手不知从哪里滑出样东西来&,递给夏芍,“给&&,安神的?!?br />
    夏芍目光落去龚沐云掌心,见男子掌心里落着一块雕琢精致的紫檀香,做成了挂件的模样&&,十分雅致&。夜风里,紫檀香气沉幽,夏芍闻着轻轻挑眉&,这才发现怪不得觉得龚沐云身上有种淡淡的檀香,还以为他是衣物用香熏过。没想到&&,这香就戴在身上。

    只是,龚沐云随身带着的物件,她怎能要&?

    “不是什么金贵之物&,我多得的是,带着安神的。今晚你受了惊,拿去用吧?!彼屏系剿峋芫?,龚沐云先一步笑着望着夏芍&,“世上之物本无轻重之分,一切皆看心意。你看它重它便重,看它轻它便轻。你若瞧着它里面有别的心思在,那便是看它重&,这才不敢轻易收取?&?伤谖依此?,只是送给朋友的一件安神之物&&,聊表今夜的歉意而已&?!?br />
    他话说到了这份儿上&,倒显得坦荡。夏芍觉得&,自己若是再不收&,未免显得矫情。她这才笑着接过,“行&&,那我就真当它是安神用的,回头找个香炉把它给焚了&&&?!?br />
    “随意&&?!惫ㄣ逶魄嵝σ簧?&,送夏芍上了车&。

    夏芍发动了车子,渐渐驶离了酒店。

    却不知,在车子开走之后&&,男子负手立在酒店门口,望着她的车子&,沉缓一笑&&&,眉宇雍容贵气&,眸底却似多了点得逞的意味&。

    夏芍在望海风酒店订的房间号早就告诉了徐天胤&,她回到酒店的时候,是夜里十点&,时间还早,本该去浴室洗个澡,但夏芍却没这心思,一关上门&,房间里寂静如水&,她脑中便全是今夜的事,把东西和外套随便往床上一丢&&,便坐去了沙发里。

    这一坐就一直坐到了听见房门被敲响。

    “谁?”房门被敲响的声音带着些沉急,夏芍本能转头一问。

    “我&?&!泵磐獯葱焯熵返纳?,他声音冷沉&,却还是特意补了一句,“我没来早?&!?br />
    夏芍闻言抬眸看了眼墙上的钟&,刚好在十一点上,这才想起自己规定他慢点开车&,不许来早的事。只不过,这时间掐得也太准了些。夏芍笑了一声,这才起身去开门&。

    门一开,迎接她的便是男人起伏沉厚的胸膛&&。

    男人依旧一身黑衣,衣服冰凉,带着冬夜里的寒冷,胸膛薄薄的毛衣下却透出烫人的温度和沉沉的心跳。他将开门的少女抱在怀里,双臂禁锢的力度之大,似是怕她没了一般&。

    夏芍的脸埋在男人的胸膛里,闻着那熟悉的味道,虽知他看见她&&,此刻必然是安下心来&。但他许不知&,她此时也有种安心的感觉&&。

    两人在门口相拥许久&,直到情绪各自安定下来,这才进了门。

    房门关上,夏芍便去倒了热水来,想给徐天胤驱驱寒气,也顺道说说今晚的事。当然,今晚的那些事,冲锋枪和手雷的事她是要隐瞒的&,免得让他担惊后怕。

    但夏芍刚一开口,“今晚……”

    “我知道了&&&?!毙焯熵纷谏撤⒗?,捧着冒着热气的水杯&&,抬眸望着夏芍&。

    “嗯&?”夏芍一愣&,“你知道什么了&?”

    “龚沐云&,杀手&&,戚宸&?!毙焯熵芳蚪嗨档?。

    夏芍愣了&,他怎么知道的&&&?他不是在路上么?

    “师兄,你是听我的话,路上有慢点开车吧?”夏芍突然笑眯眯问。

    “唔?&!蹦腥嗣飨晕€?,黑漆漆的眸看着她,半晌,居然还敢点头&,“嗯?!?br />
    “胡说!骗人&&!”夏芍咬唇&,瞪着眼前男人&&,“你有慢点开车,现在就应该是刚到&。既然是刚到,你怎么知道得这么清楚?”

    “我有消息渠道?!毙焯熵反鸬没故呛芫?。夏芍不放过他,两人对视了一会儿&,果然还是男人投降了&,“你只说十一点前不许到酒店&?&!?br />
    他这话一说出口&,夏芍便被他气笑了,气也不是笑也不是,“你还学会找漏洞了&?”

    男人看着气势逼人的少女,面无表情,但那漆黑深邃的定凝的目光就是有本事让人不忍心指责他。夏芍一翻白眼,徐天胤把杯子往旁边桌上一放&,手臂一捞,又将她抱了过来。

    “我怕你有事?&!彼舴⒊?&,气息更是紧张&&,心跳沉厚如鼓&。

    夏芍却是在他怀里一笑,眸光轻柔里透着心疼&,她又何尝不是怕他有事&&?不然何必不让他开那么快的车?

    “什么时候到的&&?”

    “十点?!?br />
    夏芍:“!”

    她呼地从徐天胤怀里起来,眼底又有刀子,两个多小时的路程&,他生生用了一半时间到了!这车速得快成什么样子&&&?

    见她目光又有杀伐&,男人再次目光幽幽,直到把夏芍看得没脾气了,她这才叹了一声&,警告他以后不许再这样,这才把晚上的事细细一说。既然他已经知道了,那隐瞒也没用了,接着&,她便说出了自己的隐忧,“你说&,三合会能不能已经知道师父在这里了&?今晚的事&&,是冲着龚沐云来的,还是……连我也算在内&?”

    夏芍总觉得,自己在风水上的名气还没到那份儿上,位于南方总部在香港的三合会&,不该知道这么早。

    而且&,他们若是知道师父就在东市&&,也应该是找师父的麻烦才是。即便是对付她,也不该只有今晚这种手段!毕竟,若是知道自己是师父的嫡传弟子&,就该知道那几个杀手对寻常人来说是足以致命,但对于精通奇门术数的她来说&,那几个人来了也是送死。更何况,今晚还有龚沐云在呢?

    安亲会的当家&,怎么看也不是这么几个人就能解决的吧?

    所以&,夏芍不确定&,这些事是她多想了还是怎样。又或者,今晚的事就只是冲着龚沐云来的,因为两人一起&&,她被牵连其中,这才没看出他有险来?

    “你多想了,还不至于?!毙焯熵返?,“龚沐云和戚宸少年时代斗到现在&,戚宸狂傲跋扈,与龚沐云走得近的人,他杀了不少&&,两人有死仇。你今晚是被龚沐云牵连了&?!?br />
    徐天胤很少一次说这么多话,只为安她的心。

    夏芍听了有点不可思议&&,就只是因为这样&?

    但徐天胤的推测,她还是信的&&。毕竟对于这些人的事&,他手上的资料肯定比她多,搞不好还很了解。假如三合会的当家真的是以杀龚沐云身旁的人为乐的话,那她躺着中枪的可能性确实有。

    如果真的只是因为两人多年来的恩怨,那就是说,师父还活在世上的事还没被三合会知道。

    这么一想&,夏芍才松了口气。师父失踪七八年了&,许多人都以为师父不在人世了,而且就算自己省内很有名气,但世上的也不说所有有名气的风水师&,都能联系到师父身上。但龚沐云看来以后是不能走得近了&,免得真的被有心人注意到她。至少香港之行前&,她跟安亲会明面儿上不能走得太近。

    “这些事,我来处理?!毙焯熵吠蝗豢诘纳?,打断了夏芍的思索。

    她看向他,徐天胤却已起了身&,去浴室放了水出来&,让夏芍去洗澡。

    夏芍本还有话说,奈何他水已经放好了,只得先去了浴室,想着出来后再说。浴室的门关上&,里面渐渐传来水声,却不知,男人关了灯&,立在黑暗的房间里&,气息冷厉&,望向落地窗外&。

    ------题外话------

    本来以为今天能写到回家的,下章吧。

    今天下午陪朋友去逛翡翠市场,让她帮忙挑了只镯子,大半下午都在外头了~

    PS:以后决定把更新的时间改一改,改成中午12点。晚上熬夜实在太累身体&,时间长了有点扛不住,腰疼&。

    时间改一下吧&,以后定在中午更新,妹纸们晚上也都早点睡&,不用再等更了才睡。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38》,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三十八章 推论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38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三十八章 推论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38。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