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害人害己

    夏芍在校领导和专家评委这一桌上坐了下来&,宴席陆续上来,少不得一番敬酒恭维,但明天就是文艺大赛,酒自然是不能多喝,但席间气氛却是热烈。

    青市一中的校长卢博文说道:“夏总不仅是年轻有为,学习成绩也是相当优异的*。当初东市的中考状元呢**!学校特意招收入学的*&?!?br />
    这话一出口*,连桌上的专家评委们都露出些叹然的神色。坐在另一桌上的学生家长们更是相互之间看了一眼,脸色变了变。

    有人便举杯站了起来*^,“这么说,夏总可真是品学兼优癪^&?!身为华夏这么大的集团的掌舵者,还能兼顾着学习成绩,实在是少见??&!”

    说话的男人四十来岁&,眉眼与程鸣有几分相似*,应是学生会长程鸣的父亲*。他举杯笑道:“像我家这孩子^,从小就让他学钢琴^&,平时成绩也不错*,在学生会混了个干部^,就整天心高气傲。今晚见了夏总,总算是能有人给他上一课,让他知道什么是人外有人!”

    “瞧程总说的,程鸣这孩子也是不错的了。在同龄人里^,有几个像他这些优秀的?”说这话的是一名女子,一袭深紫长裙,头发高高绾着&,身段苗条*^,高雅里透着贵气。

    这女子看起来也就三十出头*,保养得极好^。她说话间也举杯站了起来*,对夏芍笑了笑^,“只不过^,夏总的成就确实是同龄的孩子所不能比的。少年英才,今儿算是见识到了?!?br />
    “呵呵,严夫人夸奖了。比其犬子来^,令嫒才是冰雪聪明&、才气逼人啊^。论琴棋书画&*,当今有几个孩子能学全了的&*?令嫒从小就请了名家教导^,长成至今,也算是人中龙凤了&?!背谈负呛切α似鹄?,“不过,夏总年少有成*,那当真是万里挑一的^&!”

    两人一人一句^,恭维夏芍的时候&,也不忘互相恭维。听着是在相互夸着对方的儿女^,倒像是趁机介绍了对方儿女的才艺,只不过比较有技巧罢了*。且听到对方夸奖自家孩子的时候^&,眉梢眼角还是流露着骄傲的神色^。

    夏芍坐着,含笑听着。她转着头,笑看着程父和严母,笑意静雅,她手中也随着二人举着酒杯,目光也看着他们^*,并不没有怠慢骄傲*,但偶尔微微垂敛的眸和唇角略略勾起的笑意&,都让人觉得莫测高深*。

    这分气度不由让对面那一桌子的家长纷纷互看,目光惊疑*,实在不敢相信这少女跟自家儿女一个年纪^^。

    “呵呵*,夏总哪是万里挑一啊&&,就是到处找^,也难找出年纪轻轻就有夏总这样成就的。所以说&,今晚见到夏总,合该让这些孩子们都向夏总学习学习。来来来……”程父边说边向那边桌上坐着的程鸣等人招手。

    家长们纷纷站了起来,程鸣那一桌的人相互之间看一眼&,犹犹豫豫地站了起来*。

    严丹琪垂着眼,轻轻咬唇,脸上的涨红还没下去**,听着刚才母亲不住地恭维夏芍^&,她脸上都快滴出血来,心里说不出的滋味&。

    不只是她,在座的学生会七人^,心中滋味只怕与她差不许多。这在学校曾一度传出在宿舍里给人起卦算命和被包养传闻的新生*,在他们眼里是看不起的。每年学生会都会抓个典型,在新生中树立威严*,但今年的这新生却成为学生会的一根刺,因为学校对她莫名的维护,令他们颜面大失。他们有骄傲的资本*,家世好*、成绩好、多才多艺,在学校里又有威望,受学生们的尊敬与崇拜,不像她,各种负面传闻,名声不好。

    他们向来是高人一等的,但今晚才知道低人一等的滋味。

    看这架势,几人不必想也知道自家父母叫自己起来做什么*^。几人犹豫着站起来,都低垂着眼,脸上一麻一麻的&。

    果然,程父说道:“来来来,都来跟夏总打个招呼?!?br />
    七个人嘴皮子一瞥,嘴角一抽&,低着头扎堆从座位里挪出来。

    这副模样看得家长们都是一愣,一位家长笑了笑**,说道:“这是怎么了?这群孩子平时一个个的不挺会来事的*?今晚还腼腆上了&!呵呵,来来&^,快来&^!腼腆什么^?都是一个学校的。跟夏总认识认识*,以后在学校里见了&,多跟夏总学习学习^*?&!?br />
    校长卢博文和教务处主任钱海强是知道内情的,两人呵呵一笑,表面上不说什么&,只是去看夏芍*^。见她端坐着**,并无借机报复的意思*,这才放了心*。

    家长们把自家孩子招呼过来,今天带着他们来&,本就是为了给赞助商和评委们眼前混个脸儿熟的。虽说明天他们的名字会报给评委们&&,但这些专家在省内学术界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有的人不太吃这一套^,也有的人会给点面子,打分审评的时候会放宽些^,大多数人为了自身名声,不会把事情做得太显眼&。如果是参赛的学生底子太差,那也没办法把分数打得太高。毕竟每年获奖的作品都会在省报上发表*,底子太差的作品刊登上前,不是贻笑大方?

    但今晚来的这几人&,底子都是不错的^,丢人现眼是不会的&。只是怕难免报名参赛的学生里会有特长才艺特别好的*,所以家长们才带着孩子来跟评委和赞助商打声招呼,希望如果遇到这种事*,会看在印象和面子上,给个高分,把一等奖拿到手&。毕竟连续三年能获得一等奖&^&,便可以角逐每年两名保送京城大学的名额^。

    京城大学&^*,国内一等一的高等学府&^,这样的名校和荣誉^,对家长来说可是大事*,自然要争一争。

    今晚,家长们就是带着孩子来评委们面前混个好印象的,也顺道介绍介绍自家孩子的才艺^,让专家们心中有个数&,明天好办事。

    程鸣七人今晚打扮得也很正式,男生穿着西装,女生穿着礼服,手里拿着香槟&^,被家长们推到了夏芍面前。

    程鸣和严丹琪被推在最前头^&,脸上火辣辣*,低垂着眼,眼观鼻鼻观心&^,就是不敢看夏芍。表情也很是僵硬,只是微微点头,香槟不自然地举了举**,“夏总*&?!?br />
    这称呼一从嘴里出来&,程鸣便脸上感觉有点挂不住*。在学校的时候^*,他几次暗示过自己学生会长的身份**,还在她被传唤去学生会的时候^,故意在她面前展示自己的权威^*。现在回想起来&,实在是很蠢*,她那时候心里指不定多笑话自己吧^*?

    严丹琪跟在程鸣后边,听见他这么叫^,低垂的眼底百般神色涌出,冷若寒霜的脸微微低着^**,唇蠕动了几次^,没张得开口。

    后头跟着的人有的扯了扯唇角,尴尬地笑了笑^&,气氛沉默。

    “瞧瞧,还真腼腆上了!哎呀*,这群孩子……”有家长说道,边说边把自家孩子往前推,希望自家孩子能有点眼力劲儿,跟夏芍多攀攀关系&,打打招呼。这可是赞助商呀&,跟她打好了关系&*,比给评委个好印象都管用^*!而且*,都是同龄人&,又是校友&*,这关系多好拉呀?怎么就不知道把握?

    家长们急得不轻,严母也往女儿腰上推了两下,见她回头*^,使劲儿给她使了个严厉的眼色——平时高傲也就算了*,今儿摆这股子傲气干什么*^?只比你强一点的&,你可以拉不下脸来,比你强上这么多的^^,也不是你较劲就能较得了的*&!还端着个姿态干什么?还不赶紧?

    程父也给儿子使眼色&&,虽说儿子是跟夏芍打招呼了^,但他总觉得不够——就算华夏集团不是这次活动的赞助商,你也得打好关系呀。从长远来说^,跟这么大的集团掌舵者搞好关系*,对自家生意也有天大的好处不是?这小子平时见了女孩子挺会来事的,怎么今晚就怯场了&?怎么说夏总也是女孩子,还是正值花季的女孩子&^,相貌气质也是极好*&,这小子该争气的时候怎么不争气了?就算人家看不上你,女未悦己者容是没错的^!这么帅气的男生在面前,是个女孩子就该有点好感*。有了好感&^&,不就好办事了么&?

    不仅是程父和严母对自家孩子今晚的表现不满意&,其他家长也是一样^。拼命在后头推着上前,眼色使了一遍又一遍,一遍比一遍严厉*。

    有几人跟夏芍没有过直接冲突的^,硬着头皮上前&,跟夏芍打了招呼^,“夏总,你好。呃……以后就请多关照了^^?!?br />
    夏芍沉稳地坐在椅子里*&,看着几名学生会的干部对她举了举手中的香槟*&,她依旧唇边挂着浅笑&*,意态闲适淡雅,并没有算旧账的意思&&,但却是稳稳坐在椅子里没起身^。

    今晚她的身份是华夏集团的董事长^&,此次文艺大赛的赞助商^,自然受得起他们这一敬。无需起身&,同样对他们举举酒杯,已算是很给面子了^。

    今晚程鸣和严丹琪几人的表现都很腼腆,气氛有些尴尬,家长们虽然是心中不满自家孩子的表现,但毕竟处事上比他们老道&^^,这种尴尬的气氛*^,不好叫他们太长时间地杵在这里。因而看着差不多了*,便打着圆场撵他们回去自己那桌坐下了。

    然后,程父和严母便跟其他几位家长一起来给夏芍敬酒套近乎了。这回夏芍倒是起了身*,笑着与几位家长少少地喝了几口香槟。她笑容一直是宁静淡雅&*,不失礼貌&^,亦不失沉稳。

    这气度看在身为学校领导的卢博文和钱海强眼里*,倒是暗暗点头&,心中喟叹。他们是知道夏芍与学生会之间的不愉快的,以她这年纪&,本该也有些少女心性,今晚身份公开&,扬眉吐气^,就算是换做成年人,也难免不想把场子找回来。没想到她能这么沉稳,一点也不找茬&^,就连眉眼间的傲气都看不见&,这份心性,难怪撑得起华夏这么大的家业来*&。

    而省内的专家评委们也是暗暗称奇&*,他们倒不知这里面的一些事&,但外界这段时间对华夏集团的报道和赞扬满天飞^,是个人都难免有点骄傲,更何况她是少年有成呢&?但今晚看来,这气度倒绝不辱华夏集团当家人的身份*。

    这些专家&,尤其是书画方面的专家*&*,由于跟朱怀信走得近,知道他家里的一些事,也最近时常听他把夏芍挂在嘴边*&^,因而对夏芍本就有些好感,今天这一照面,好感更胜&。而其他的一些评委,或因为夏芍的身份^,或因为她的气度,都对她十分地热情。

    程鸣等七人坐回去之后,家长们也敬了酒,菜肴也都上齐了,不好一直杵在这里^,便只得都先坐回各自座位^^,先吃一会儿&,再接着下一轮的敬酒*、套近乎&。

    席间^*,家长们这一桌和学生那一桌都是静悄悄的*,说是用着宴席*^,其实都竖着耳朵听着校领导和专家评委那一桌上话题*&^。

    在座的那些专家*,都是学术界有名望的学者,讨论的话题也有些深度,大多是学术界里的事&。但令人惊奇的是,夏芍竟然能插得上嘴,且谈吐不凡^,颇有见识与见地&^。不仅仅是古玩方面涉及到的书画、历史等事,她知道得甚多,就连学术界领域一些常人不太清楚事&,她都能说上些来^。这让不少专家学者都是眼睛一亮。

    有些人就好奇了,“夏总对书画、瓷器*、古书籍方面的事知道得倒多*^,这也能理解&^。但是历史方面,有些野史可是寻常读不到的^*^^。有一些根本就没成书^,只是学术界里的猜测*&,夏总从哪听来的&*&?”

    夏芍闻言不免一笑,“以前受过周教授一段时间的教导,在他老人家的熏陶下^*,听了不少学术方面的事。不过&,也只是听听*,再深的我就不懂了,今天在这儿我也算是献丑了*?!?br />
    夏芍其实并没有说全,她之所以知道这么多,与师父唐宗伯也有些关联,师父年轻时候走南闯北,华尔街里也闯荡出过盛名。他知道的奇闻异事不少&,她以前可都是当故事听的。

    “周教授?哪位周教授?”专家们眼前一亮&,赶忙问&。

    夏芍一笑,也不隐瞒,“周秉严,周教授&?*!?br />
    “周*&、周老教授&&?”夏芍虽是说得很淡定^,在座的专家们坐不住了*&,就连卢博文都是一惊^,抬眼看向夏芍。

    周老教授,早年就从京城大学退了休&^&&,在国际学术界那是相当有名望??!在国内,老教授可是国学方面的泰斗^&!这些年在京城&,又出了一些关于《易经》方面的研究,成果显著,发表过不少论文,引起了很多大学的重视。学术界里正在争论*&^,要不要在大学开设风水方面的选修课程呢!

    “夏总说的真是周老教授?可……您怎么跟周老教授认识的?”朱怀信对周秉严那是崇敬得不得了,一听这话&,不由激动了。

    “朱部长有所不知,周老教授的老家就在东市&,我跟着老教授学习过五六年的国学&,是他的学生^?^*!毕纳中ψ沤馐?。

    “什么&?学生&?哎呦!”朱怀信激动得一把握住夏芍的手^,“夏总是周老的门生^?这、这可真是……周老近来可好*?有机会还请夏总引荐一下,我想拜会他老人家很多年了*!”

    “是啊是啊*?!绷碛辛轿还Х矫娴氖∧谧乙擦阃?。

    一顿饭局没吃多久,没想到就打听出了这么件事。夏芍身为周秉严的门生,这身份让她跟在座的学者们不由感觉上又拉进了距离,这倒不是说这些人想攀她的关系见见周教授^,而是有学识的人&,对有学识的人的一种心理上的亲近。夏芍虽然称不上是学者^,但她是国学大儒的门生,被周老看上的门生**,那自然是有天赋的。这是一种对“自己人”的亲近&,跟知识分子看满身铜臭的商人的那种应酬^^*,就明显不一样了^^。

    这气氛上的突然转变&,令家长们也都吃惊不少&!有的人听说过周老,有的人平时不关注这方面,并不太清楚^*&,但现场的气氛转变还是能感觉到的*^。

    看着那些态度总是不冷不热、端着学者姿态的专家评委们^*,转眼就对夏芍从客气和表面上的应酬,变得很随和*&、很和蔼^,简直就像是把她当做后生晚辈来看待一般,这更加让家长们确定了一件事——今晚可以不搞定这些专家学者^*^*&,但必须要搞定这位华夏集团的年轻董事长&!

    但这气氛的转变,对学生会七人来说可称不上好事。

    宴席进行的时间越长*,越是有人坐不住了。

    许媛满心焦急,脸上的忧心也越来越重,拼命地拉严丹琪&,严丹琪见事情变成了这样*,也终于是看向她,两人对视了一眼^,目中同样有光芒一闪。

    接着,严丹琪便起身走去母亲那一桌上^,说了声要去洗手间,严母嘱咐道:“快去快回*,回来再去敬敬酒,好好表现&!今天把你们都带来,怎么没眼力劲儿?”

    严丹琪板着脸,对母亲一点头^,便走了出去^*&。她出去的时候,许媛也跟了出去*。

    两人来到了酒店这一层走廊上的盥洗室,关了门*&,许媛就拉着严丹琪急道:“怎么办呀副部长^?你看今晚上这情况,明天她会不会公报私仇呀^&?”

    严丹琪寒着脸不说话^。

    许媛继续道:“咱们可是得罪过她的^!在学校里打的那一架^,昨天我还说了她一句,梁子早就结下了^!要是明天她说一句话,那些评委不给我们过了怎么办*?去年你可是在书法和古筝上拿了两个一等奖证书呢&^!我在舞蹈上也拿了一等奖的证书&。咱们再坚持两年&&^,到了毕业那年,说不定能抢到保送京城大学的名额呢!要是明天毁在她手上,那这两年在文艺方面下的苦功不是白费了*?”

    严丹琪还是不说话*。她们在才艺方面从小就受家庭重视,确实下过苦功*^,也有真本事*。正到了要出成绩的时候,怎能眼看着毁了^?

    若是毁了^,这些年的努力又是为了什么?

    “副部长你说句话呀*&!”许媛都快急死了。

    严丹琪一眼扫向许媛^,她立刻一惊,住了嘴。严丹琪这才寒着脸道:“知道了。确实不能毁在她手上,要想个办法……”

    “想什么办法?”许媛试探着小声问道。

    严丹琪垂着眼,神色变幻*&,很明显在急着想主意。

    就在这时**,盥洗室的门忽然被人打开了!

    严丹琪和许媛一惊*&,后者更是险些叫出来,但两人猛一转身^,当看见来人的时候^,都是松了口气^^。

    来的人是学生会长程鸣*&&。

    “你们想干什么*?”程鸣阴郁着脸,脸色不太好看。他在席间就看出两人神色不对劲*,于是便跟了出来,刚才在门口已是听见了她们的谈话&^,这才进来问道。

    “当然是想个办法&*,明天过关了!难道会长不想么*?”许媛理所当然地道^^。

    “你们想出什么馊主意&&?还嫌不够乱的!她可是华夏集团的董事长&,这次文艺大赛的赞助方*!”程鸣怒斥道^。

    没想到他竟然不赞同*,严丹琪看着他俊帅的脸上满是怒意*,斥责的看着她,她便是一皱眉*,接着^,竟然轻轻笑了。

    严丹琪平时多是冷艳的面孔^*&,很少有笑颜^,这一笑不觉得多美&,反倒有些阴森&,“华夏集团的董事长?董事长就了不起了?有把柄在我们手上,她照样得乖乖听我们摆布!”

    程鸣一愣,许媛脸上露出喜意^,忙问:“副会长想到办法了&?”

    严丹琪不看她^,只看着程鸣,“想是想到了,就看咱们的会长肯不肯帮忙了^?!?br />
    “你想做什么?”程鸣皱眉问&。

    严丹琪又是一笑&,冲他钩钩手指,许媛也凑过头来*,听严丹琪一番吩咐^。

    “你疯了*&?&!”程鸣不可思议地看着她。

    “会长不同意^?这可真是奇怪了^。你不是想她想得吃不下睡不着么^?从开学开始到现在,看见了眼就拔不下来。今天晚上这种情况&,还偷偷看了好几眼。没想到*,给你创造个机会,你倒不干了?*!毖系ょ鞔奖吖雌鹄涑暗男?^,哼道&,“我只要拿到照片,后头的事&^,会长怎么对她^,我就不管了*。我只管拿着这些照片在手,让她保证我们过了明年和后年的文艺奖项&,说不定,连保送名额都提前到手了*&。这么好的事^^,对会长一点损失也没有,你真的不考虑考虑^?”

    许媛也连连点头,“是啊*,会长!我觉得副会长的主意^^,是现如今最管用的了。我和副会长还在二年级^,可会长已经是三年级了!你已经连续两年拿了省级一等证书*,只要过了这次^,以学长的家世*&,保送名额肯定是你的!你就愿意这么放弃了^?辛苦两三年了&^*,就差临门一脚&,你愿意明天都毁了^?”

    程鸣听着&,眼底神色变幻,脸色复杂*。

    “咱们会长改了风流性子要当痴情郎&,说出去^&,不知道有没有人信**。反正^,我是觉得这痴心要付诸东流。人家可是从开学到现在*,正眼都没瞧过你一眼。你在这儿扮情圣&,她能知道?搞不好正在想着明天怎么报私仇^,你倒是一心一意对她^,可到头来*,人家既不会多看你一眼,你这三年的努力还得白费了^。女人**,前程,一个也得不到^。呵呵&?^!毖系ょ鞒胺淼匦醋懦堂?。

    程鸣脸色变幻更重,心情复杂。严丹琪那句“正眼都没瞧过你一眼”就像一根刺扎在他心头,她确实从来没正眼看过自己^。今晚证实了她就是华夏集团的董事长**,两个人的身份就更是天差地别了,永远没有在一起的机会*。

    他家里不过千万家资,拿什么配得上她*?

    或许,今晚要了她,她……她以后会跟着自己呢?

    毕竟^,她是女孩子,女孩子总有柔弱的一面^,自己要成了她的男人*,或许^,她就对自己不同对待了呢*?

    这件事情,父亲也该支持的吧&?毕竟他要是拿下了华夏集团的董事长,对他家里也有很大的帮助*。

    最重要的是……

    程鸣闭了闭眼^*,严丹琪的主意总是在他脑子里挥之不去,尽管他是挣扎的,但他其实脑子里自打听见她主意的那一刻&*,就全是她衣衫尽褪的模样*。当初在校门口一眼惊为天人的白裙少女,后来在校内撂倒一群学生会男女的飒爽英姿,再到今晚*,那一袭红艳旗袍古典里添上的几分成熟风韵&,都像是一缕罂粟缠在他心头,挥之不去*。

    这样的她这半个学期以来令他朝思暮想,她对他来说就像是一个不可征服的存在&,若是这样的她褪尽了衣衫*,在自己身下承欢,任他欲与欲求,那……

    程鸣深吸一口气,只是想着,身下已有些反应*。他忙转过身去^,平复自己,告诉自己*^^,这么做,确实像严丹琪所说^,对他没有坏处*,说不定是一举两得&。他这才转过身来,目光阴郁幽暗地看了两人一眼,点下了头。

    ……

    严丹琪和许媛先回到了宴会厅中&,程鸣则离去的时间有点久,回来的时候,程父都已是有些着急了^,看见他不由瞪了一眼&,问:“怎么去这么长时间!”

    程鸣脸色有点不太好看,只说是肚子有点不太舒服&。

    程父听了瞪了他好几眼*,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觉得儿子今晚表现实在是差得走样&,“赶紧的*!这饭局都进行一半了*,赶紧去给夏总敬杯酒^&,套套近乎*!这些事&,还用教你么&&?”

    程鸣这回倒是点头答应了^^*。他不仅是答应了,还很主动地叫来了服务员^,开了一瓶红酒^,亲自去酒柜旁拿了新的酒杯倒酒*。程父见了这才暗暗点头,心道这还差不多。

    但他哪里知道^,在倒酒的一瞬&*,程鸣手里一颗不起眼的小药丸入了酒杯,一进去便化开了——这是他刚才出了酒店^*&^,去不远处的一家酒吧里买的。有迷幻的性质,喝了也催情^。那酒吧本就离得近,他来回还打的车*,这才在时间上瞒过了程父,没让他觉得去的时间久得不正常&^。

    他倒酒的时候^,严丹琪和许媛也走了过去,两人也拿了杯子*,倒了香槟*。三人都是在酒柜跟前,背对着酒席**&,又以倒酒的动作为遮掩,相互之间挡着视线&,因而下药的过程很顺利,酒席上学校领导和专家评委那一桌都在谈着话题^,压根就不注意他们几个*&,家长们那一桌倒是对他们投来了目光,但靠着相互之间的掩护,并没有被发现*。

    程父&、许父和严母还挺欣慰&,觉得自家孩子总算是开窍了*。其他家长见势也赶紧给孩子使眼色,等学生会的其他人也去倒酒倒香槟的时候,程鸣、严丹琪和许媛已经是一人端着两只酒杯&*,来给夏芍敬酒了。

    这是他们之前商量好的,一个敬一杯*,给夏芍的那一杯里都放着东西*&,以防她一人只喝一小口*,药量不够。

    三人来到夏芍面前,表情还是有些尴尬,但却比夏芍刚宴会厅时放开得多。

    “呃,学妹……不,夏总。这杯酒是敬你的,开学时就听说过华夏集团的董事长在学校里^,但是一直不知道是谁&。我们对夏总都是很崇敬的^,你是我们的榜样^,值得我们学习&^。这一杯你一定得干了,以后在学校就请你多多指导了*?&!背堂钌羁聪纳忠谎?,眼神在她抬眸看来的时候略微有些闪烁&,接着便笑了笑,把酒递了过去&&。

    夏芍接了过来&,笑容不变*,只是垂眸看了眼酒杯&,就对程鸣举了举杯^*。程鸣眼底光芒又是一闪,赶紧仰头把自己手中的酒喝了,然后看向她。夏芍笑了笑^,把酒触到唇边*,只是还没喝*,就忽然想起什么般地说道:“倒是忘了&*,明天有文艺大赛,今晚还是不喝酒的好,免得早起头痛^。学长也别多喝了^*,一会儿让服务生倒点茶来^,虽说一杯红酒度数不高*,可也还是早早解了的好,免得伤头,影响明天发挥^&?^!?br />
    她不喝这酒,虽说是显得有点不给面子,但这一番话却是比喝十杯百杯的酒都管用^!

    程父听得眼底一喜&,这话听着倒是有点关切?&?^!儿子给力^^!

    程父赞许地看了儿子一眼,程鸣却是眼底神色复杂*,冲夏芍点了点头,深深看了她一眼。

    身后的严丹琪和许媛却是垂着眸**,眸底冷笑——她们早就想到这种情况了^。就怕夏芍不喝红酒&,这才没三人都端了红酒过来^,程鸣端的是红酒,两人端的可是香槟&。

    拒绝了红酒^,总不能再拒绝香槟吧?

    夏芍确实没拒绝*,她神态自若地接了过来,微笑着喝了一口。虽说只是一口*,但也算是喝了*^。

    严丹琪和许媛敬的香槟^,夏芍都喝了一口&。两人虽说是觉得有点少*,但也不敢劝,就怕她看出不对来**。见她喝下去了*,也微微放了心^,这才转身走回自己的宴席上入座^*^。

    三人没看见的是,他们转身的时候**&,夏芍转过头去*,拿起手旁包装好的湿巾擦了擦嘴。她动作自然^,只是轻轻拭了拭&,旁边人也没看出什么。

    但拭过之后^*,夏芍却是垂了垂眸,眸底一片冷意^。

    她虽说是卜算不出自己的吉凶祸福来&^,但对方脸上显示出的诡计之相^,岂能看不出来*?眼神闪烁^,神不欲露,露则神游*^&^,其心必凶!严丹琪和许媛是这样,程鸣更是眼神虚浮、双目四周泛桃红,这可不是什么好心思!

    夏芍不露痕迹地眯了眯眼^^,害人之心不可有^*。

    害人,终必害己!

    夏芍垂着眸,随后,其他几名学生会的人也来敬了香槟*,夏芍同样一人喝了一口,这些人才回去了。没过一会儿,学生家长又来敬她&*,学生们则倒了酒来围着敬学校领导和各位专家评委。

    敬酒的时候*,严丹琪和许媛不停地看向夏芍^,她喝的不多^^,两人就怕没有药效。

    但好在药效是有的^,只不过发作得慢了些。

    约莫半个小时,夏芍便有点头晕,她这副模样立刻引起了卢博文和钱海强的注意,“夏总这是不太舒服*&&?”

    “没什么?*^?赡苁呛鹊糜械愣嗔?^,我去趟洗手间&,抱歉失陪一下&*?!毕纳中α诵?^,说着便起了身**。她身子有点摇晃^&,那边桌上严丹琪和许媛赶紧起身^,走了过来。

    “夏总喝多了吧?我们陪你去趟洗手间吧&!北咚?*&,两人边扶住了夏芍*^。

    严母和许父神色赞许,夏芍也由着两人扶着出了宴会厅。

    到了走廊上,夏芍没走两步就更是腿脚发软的模样,严丹琪和许媛扶住她^,两人互看一眼,前者眼神冷厉发狠^,后者则一片喜意。

    两人根本就没扶着夏芍去洗手间&,而是来到了这层上的一间房间^。房间是程鸣去酒店外弄药回来的时候开好的*,三人敬酒完后坐回去时,偷偷把房卡递给了严丹琪。

    到了房门外,两人把夏芍架进去^,关了房门,严丹琪便道:“扶她上床!”

    说着&,便把夏芍交给了许媛^&,自己快速走去窗边,拉上窗帘*,回头就去开灯&^。

    她开的是床头灯^,灯光暖黄暧昧^。灯光一开的时候,严丹琪便露出抹冷笑——这么暧昧的光^&,拍出来的照片会不错吧^?

    她边冷笑着边瞥去床上&,打算好好看看夏芍迷蒙的脸**,看看她栽在自己手上的时候是个什么样子^!

    然而^,严丹琪一将目光放在床上,却是愣了愣。

    床上……

    床上是有人,可——为什么是许媛&?!

    严丹琪一惊&,霍然抬头,看向一直站在床边,让她刚才一直以为是许媛的人*^。

    那人不是许媛,而是夏芍。

    她站在床边,唇边依旧挂着浅笑&,但笑意在暖黄的灯光里却是发冷^。她意态依旧那么闲淡,谈论天气般问:“你也要上床吗?”

    她这一开口*,惊醒了严丹琪**^,她闹不明白在她拉窗帘的那一息之间的工夫^&,房间里到底发生了什么,她只是觉得此时此刻的夏芍,笑容在房间里看起来令她恐惧,她张嘴就想喊出来^!

    一条绵软的东西扫过来,缠上了她的脖颈,让她一时间睁大眼*,竟是声音都发不出&。

    那条绵软的东西是夏芍今晚披着的披肩,严丹琪根本就闹不清,这东西怎么就隔着床缠上了自己的脖子**。她只看见夏芍温柔地冲她一笑,身手敏捷地翻身*、越床,手刀在暖黄暧昧的灯光下像一道雪光般扫过来&。

    严丹琪眼前一黑^,倒了下去&。

    她倒下的一刻^,夏芍披肩一收,在严丹琪栽倒在床上的一刻,她已将披肩披回肩头^,连看也没看床上的两人一眼,便回身走到了房门后*&^。

    房门没一会儿就被敲响了,程鸣借机从宴会厅里溜了过来^。

    他一敲门,房门便虚虚地开了^^。程鸣溜进房里,气息有些沉重,迫不及待便往床上看&*,希望看见那让他朝思暮想的少女。

    然而^,他一看去床上*,却是一愣*。

    床上*,严丹琪和许媛以有些古怪的姿态倒在上头&&^。

    程鸣愣了愣^,随即便是一惊!他霍然转头,然而头还没转动^,脖颈便是一痛!程鸣两眼一黑*&,直直栽倒了下去。

    他倒在房间的地毯上^^,夏芍立在他身后,冷淡地垂着眸。过了一会儿*,才蹲下身子来在他身上翻了翻。

    她不确定能不能翻出东西来&,但等她当真翻出来的时候^*,心底便是一怒!

    混账*^!

    夏芍倏地站起身来,眼神冷寒地注视着手中一包小塑料包里躺着的几粒小药丸。目光缓缓在地上的少年和床上的两名少女身上扫了扫。

    她唇抿着,眼眸微眯。今晚,她只是看出三人没存什么好心思,但不敢保证一定是酒杯里有东西,所以便小心着没喝*,之后又装了装样子。严丹琪和徐媛一来献殷勤地扶她&&,她就证明了心中所想。然而,她总不愿做这种随意猜测便出手的事&^,难免铸下大错。但此时此刻^,在程鸣身上翻出的东西^,已经是证据了^!

    真是没想到*,她跟三人之间没什么深仇大恨&,他们对她的那些敌意&,在她眼里就跟儿戏一般,不愿与其计较。倒不想&,她不计较^,敌不过人有害她之心。

    夏芍一握手里的塑料包,冷哼一声。

    想毁人一辈子*?先尝尝自己一辈子懊悔的滋味吧。

    她将程鸣也摔去床上^,接着一人喂下一颗药丸*,把剩下的放回程鸣身上之后&&,便冷冷地看了三人一眼**&,“害人终害己*&,是个什么道理&&&,自己慢慢体会吧!?br />
    说罢&,她便再不看三人^,转身离开了房间。

    回到宴会厅后^,夏芍看起来清醒了很多^,但陪她一起去的严丹琪和许媛却是没回来。严母和许父很奇怪*,但却没马上过来问。直到过了一会儿,见女儿还没回来,两人便奇怪了**。这才站起身来走过来给夏芍敬酒^,顺便问道:“呃*,夏总&,她们两个不是陪你……”

    “嗯^?”夏芍神色如常**,笑了笑,“她们说有点私话要说^,我就先回来了,想必现在还在洗手间吧?!?br />
    严母一听就皱了皱眉头,这怎么刚觉得女儿今晚有点长进了&,就又办出这么不靠谱的事*?有什么私话说,比陪着夏总回来还重要?

    她心中恼怒^*,但面儿却是笑了笑&^*,与许父一起回去坐下了*&。两人都是打算等女儿回来,好好训斥一番&*!

    但左等右等&,等了老长时间&,那些学生又去敬过一轮酒了*,两人还没回来*^!

    严母和许父坐不住了*。不仅他俩坐不住了,程父也有点坐不住了。儿子今晚闹肚子,说是去洗手间,怎么也这么长时间没回来?

    “我去看看&*?!毖夏钙鹕淼?&。

    “我也去^*?^!背谈杆档?。

    两人一齐出了宴会厅,往洗手间去,一人去找严丹琪和许媛,一人去找程鸣??山峁词?,洗手间里哪里有三人的身影?

    严母和程父奇怪了^,在走廊又找了一圈&,回到宴会厅后,悄悄与许父一说,许父也愣了。三人又借故出去找了一圈,还是没找到^&*&。三人这才急了!一齐下了楼去,到了酒店大堂询问^,酒店服务员听了三人的描述,记起了程鸣来^。

    “那位先生刚才出去了酒店一趟,回来的时候开了间房^,应该是在房间吧?”

    “开房?”三人一愣*&,面面相觑,“在哪个房间,带我们去^!我们是家长^?!?br />
    这么一说,服务员只好查了记录&,带着程父&*、严母和许父上了楼&。房间就开在宴会厅那一层^&,只是待房门打开*,里面的场景却是让三名家长都惊住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

    严母发疯般地惊叫一声:“啊——”

    提供无弹窗全文字在线阅读,更新速度更快文章质量更好,如果您觉得网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33》,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三十三章 害人害己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33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三十三章 害人害己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33^。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