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少将^,持续震惊^!

    徐天胤来到酒店的时候*,守候在外头的媒体记者们**^,在看清了他一身军装和车牌后^*,这才想起来要拍照^。

    但可惜的是*,人已经进了酒店^^,能给他们拍到的只有背影^^。

    他穿过酒店大堂*,服务台的几名年轻女子看见他^,轻轻惊叫。结果谁都忘了上来询问*,他直接进了电梯^,按下了五楼的按钮。

    而此时^,五楼舞会大厅里**,震惊还在持续*****。

    苗成洪看着夏芍,以他纵横商场这么多年^*,从来没有过的震惊表情。她说**^,这场对决华夏集团掌控着主导权,原来一切都不是在装腔作势!起初*,他以为,她的话不过是年轻气盛不肯服输罢了^^。后来^,发现她什么也没有做**,他心里还曾摇头失笑,暗道“终究是年轻”*。哪里想过^,她岂止是做了*^^,她简直就是创造了一场传奇**!

    她瞒过了所有人,打了一场堪称经典的商战**^*!

    胡广进不可思议地摇头^*,这太令人难以置信了*^!这是跟自家女儿一个年纪的少女?^^?!这谋算,这布局**,这太了不得了!当初^,她来自家别墅,他怎么就不曾注意到她*?怎么就觉得她坐在沙发上喝茶的样子很乖巧很不起眼*?瞧这不声不响的*,干的事情却是这么大手笔^!

    熊怀兴一拍脑门子,“乖乖……我老熊算是服了*!”

    曹立此时看向夏芍的目光^,已经不止是惊艳*,而是多了震撼和惊叹的意味**。太不可思议了!她的年纪**^,她的作为^^*,令人喟叹*!再加上她的容貌**,她的气度……她简直就是珍宝!

    曹立的眼中迸发出狂热的意味^!他要她^!这少女*^^,他要定了^!

    严龙渊垂眸,目光少有的赞叹。除了当家的*^,他还佩服过谁*。这少女……怪不得当家的会放在心上了。早就知道*^^,当家的眼光不会错!她确实配得上。

    而此时^,舞会大厅后头的休闲区*,柳仙仙最先从震惊中回过神来*,眨巴着眼盯着台上淡然微笑的夏芍**^,“靠^!这妞儿又来这一套……老娘是跟她说过,要把气氛搞得欢快点,可这也欢过头了吧……”

    没人接她的话*,胡嘉怡和苗妍还半张着嘴^,没反应**。

    元泽也出现了呆愣的表情*,眼底神色震惊。他只是想着,没有参加她成立华夏集团的那场舞会*,所以这次要来现场感受一下她的成就***^。但哪里知道^,又被她给震惊到了。这次的震动^,可一点也不比上次少??!

    “实际控股是指多少股份*^?算成资产的话*,多少钱?”柳仙仙盯着夏芍问,语气喃喃^,“给我换算个数字出来^,老娘要跟她要压惊费……这回,要好好再宰她一顿**!”

    胡嘉怡听了这话总算是有了点反应,但她却是茫然地摇摇头。她不是不知道^*,而是没有办法给出一个具体的数字。从小在家中长大,商场上的事她还是知道一些的。盛兴集团^^,听老爸说有百亿的资产^,但前段时间股票跌得厉害*,资产必然大幅缩水^,现在是肯定不值那么多的。但是^,芍子手中持有这么多的盛兴集团股份^,自然不可能任其这么跌下去,如果涨回来的话^,能涨到什么程度^,这获利就不好说了^。

    最起码,现在是没有办法算个数字出来的^*。

    这些事*,胡嘉怡能想到,在场的人自然也能想到^,且比她想得要深^*。

    俗话说*,百足之虫死而不僵^。盛兴集团这么大的家业^,即便是江山易主^^,也不是这么容易就散的。董事会重组之后*,集团只要运作起来***^,还是能起死回生的。尽管盛兴集团闹出了行业作伪的丑闻*^,但如果华夏接手的话,第一时间要做的必然是挽救声誉^^。这一点,他们都不怀疑眼前的少女会做不到*。

    别的不说,明天华夏集团的剪彩仪式,发布会上将事情一宣布,如果快的话^**,明天盛兴的股价就会涨^!

    盛兴集团百分之六十五的股份^^,如果能恢复如初,那这资产……可了不得?*?!

    福瑞祥是去年才成立的**,今年夏天华夏集团才宣布成立*,可这一转眼才几个月?到现在还有人对夏季拍卖会上的那场发布会津津乐道*,今晚到场的宾客也都是为了见见她本人而来^^^。但结果呢?她又宣布了这么一个重磅炸弹般的消息!

    如果说之前还有人认为华夏的成立有运气使然的成分*,那么现如今呢?

    一名少女,以如此年轻的年纪^*^,一手主导了这样一场商战,把资产强于她三倍的盛兴集团收入囊中!从月初,到今天的圣诞舞会,一个月的时间*!而盛兴股份的收购更是只用了一周*^!

    尽管这场商战是不可复制的,不是每个集团都会像王道林这样^**,所有的麻烦事赶在一起*。但假如这件事发生在在场的人手上^,他们能将时机和一切有利于自己的条件^,利用至此么^?

    或许有的人认为自己能^,但如果时间倒退数十载,让自己在这少女这般年纪时布下这样的局^*,他们自问做不到^^!

    华夏集团^*,又创造了一场传奇^。

    在场的宾客们纷纷看向夏芍^,目光早已不同^,与之前的恭维祝贺相比^,多了些郑重与敬佩^。众人都知道*,如果华夏集团能让盛兴活过来,恢复以往的盛况,那华夏的资产就至少会翻一倍!到时候*,莫说是在省内,就是拿到全国来讲^^,华夏集团都能算得上很重的企业了!

    这才多长时间?^?*?这匹商场里杀出的黑马^*^,成长速度也太令人畏惧了*!有这样一个掌舵者在^,它还是成长到怎么样的程度^^*?

    在寂静之后^,舞会里开始出现低低的抽气声。

    夏芍站在意味颇多的目光里^,淡然含笑,轻轻回头*,看了身后三名大将一眼。

    孙长德憋着笑,暗地里对夏芍竖了竖大拇指——太成功了*!不用到明天剪彩上的发布会^,今晚这消息就能在上层圈子里炸开*^,明天股价必然涨**!夏总从来不做无意义的高调举动,她只要高调一次,必然要有收获^**。

    陈满贯对夏芍点点头^,示意她效果达到了**^^,舞会可以开始了。

    夏芍轻轻颔首*,感觉身旁传来一道暗含笑意的目光**,她转头一看^*,见杨启也对她露出恭贺的笑容。

    杨启的目光也带着微叹,只是这微叹里^^,略微带着点无奈和好笑——连这样的时候都不忘记利用*,实在难以想象*^。她这年纪^^^^,平时也这么沉稳?难道就没点这个年纪的少女该有的样子么?

    夏芍笑了笑^^,视线转去下面的舞会大厅里^,说道:“既然我的事宣布完了,那舞会就开始吧**^。今晚是圣诞夜*,先祝诸位圣诞愉快,愿今晚尽兴?!?br />
    她从服务生那里拿过一杯红酒^,轻轻对着下方众人举杯,举止优雅*,眉眼间笑意轻悠,却是一瞬间繁花嫣然。这一身裹在浓艳里的素雅^*,更是让这一笑香而不腻***,好似青烟在人脑海中挥之不去,久久盘亘*^。

    酒店的服务生收拾了地上宾客们掉落的酒杯^^,给客人们都换上红酒*,众人随着夏芍一起举杯*,她难得地将杯中酒液一饮而??!

    底下众人低低喝彩,笑着纷纷鼓掌**。夏芍将空酒杯交给服务生^**,便裹着披肩朝众人微微欠身^,这便要走下去。

    却在这时,站在下方最前头的曹立伸手过来*。

    他五官并称不上帅气**,但奈何人靠衣装,又这么多年身居高位养成的凌然气度^,这一伸手*,举止还颇有点绅士和不容拒绝的姿态^。

    “夏总*?^!辈芰⑿ψ派熳攀?^。

    他料想他当众邀请她,她断不会当众让他没面子***^^。只要她把手交到自己手里,今晚*^,她就是他的了^。接下来的舞会^,只要有他在身旁^,他相信没人敢来从他手上抢人^。

    曹立绅士地笑着,等着夏芍不得不把手递给他*。

    但*^,她没动。

    她居然没动!

    曹立微愣*,旁边站着的人都替他尴尬。

    曹立自然也尴尬^^,他轻轻皱眉^*,看向夏芍,他不相信她居然会在众目睽睽之下给他难堪*!但这一看^^,他才发现,她压根就没看自己*。

    她抬着头*,眸中神色怔愣,正望向舞会大厅的门口^。

    曹立一愣*^^,众人也都发现了夏芍不同寻常的反应***,这才愣了愣^^*^,纷纷转头**,顺着她的目光看去^。

    舞会大厅门口,一名男人站在那里。

    男人一身笔挺的少将军装^^,眉峰如剑*^,鼻梁高挺,薄唇抿着*。气息孤寂冷漠^,眼眸黑沉如夜*,直直望向台上那裹在素雅与艳丽里的少女**^,目光专注*。

    随即***,他抬脚,向她走来^。

    男人踏在金红的地毯上^^^,气场如一柄冷寒高悬的利刃,劈斩而下*,将人群劈散而开^^。

    他步伐稳健,黑色的皮鞋光亮如新,笔挺的少将军装一点褶也不见!一条金红的地毯,被他走在其上,像是踏上披荆斩棘的战场。那是真正的冷血战将之姿,战场上磨得锋锐的一柄杀人剑,气息与这奢华的舞厅格格不入*,那般地刺目*。所到之处,这些过惯了奢华安逸生活的上层名流无不惊惶退避**^,生怕被这男人的锋锐伤到^。

    唯一站着没动的^^^,便是台上的少女。

    她的神色随着男人的走来,频频变幻。那是属于少女的情怀*,惊讶、惊喜**,轻微的紧张、轻颤的期盼*。这今夜在众宾客震惊骇然^^、惊疑喟叹的目光里,沉稳淡雅,悠然从容的少女**,这一刻首次露出不太淡定的表情。

    夏芍真的是惊讶且惊喜到了^*^,她没想到徐天胤会来^*^。她今晚并没有邀请他,因为她想他应该不喜这种场合,所以她只是在来酒店的路上,在车里给他打了电话^*。没想到……他竟然来了^?

    他不仅来了*^^,而且……他这身穿着真的太让她惊讶。

    他竟然会穿军装来?

    这是她第一次见徐天胤穿黑色以外颜色的衣服*^**。原本,她以为军装的颜色会不太适合他,但是没想到*,太惊艳了*!她从来不知道,世上会有人把军装穿得这么帅!仿佛天生这身衣服就适合他,如此合身*^,如此笔挺,如此杀伐冷厉的气度,这才是少将*!

    制服诱惑,夏芍总算在这一刻明白了这个词的意思。

    她目光是惊喜了^*,舞会上的宾客们却是惊异了*。

    这男人仪表堂堂,气度非凡*,一看便知身份不凡^!而且*^,他这身军装是怎么回事^?这**、这军衔……看起来是少将癪?!

    少将军衔**,这么年轻?

    宾客们私下里纷纷互望**,在青市^,这么年纪轻轻的军方高官*,且还这么脸生的,不就是……那位?

    哪位?

    省军区新到任的司令。

    听说,此人姓徐^,家世背景极受人猜疑*^*,传言是共和国那位老人的嫡孙!

    听说*,他从十五岁开始^^*,就在国外为国家执行任务^,整整十年,军功赫赫*^,近期才归国^。一回来就是少将军衔^^,司令职位**^,接管省军分区!

    但*,这只是传言而已*。没有人出来证实*^,主要是基本上没人见过这位年轻的少将司令的真容*。他不爱交际,从不出席上层圈子的聚会^。听说***,他到任那天,就连省委杨书记要给他接风洗尘***,都被他拒绝了^^。

    连杨书记的面子都不给,又姓徐^^,年纪这么轻军衔职位就这么高^,这才引起了众多猜测*^。

    莫非^^^^^,今晚到来的这位就是……

    众人齐刷刷地望着徐天胤,这时*,静悄悄的人群里不知是谁轻轻惊疑地喊了一声**,“徐、徐司令?”

    这声音虽小*,却惊了一众人,一群人齐整地转头,寻向那声音的来源!

    胡广进张了张嘴***,被突来的众人关注的目光惊得一愣。都^^、都看着他干什么^?他跟徐司令也不熟??!细说起来的话,他跟他连话都没说过,这都是从自家女儿那里听说来的。

    “他***^、他是省军区的司令?”苗成洪惊愣了。他是不知道这件事的,那天在医院里见到徐天胤时***,他陪着夏芍身旁*,一直沉默寡言*,而他又挂念女儿的事*,压根就没打听他的身份*。

    “他真是司令?*?”熊怀兴瞪着眼看向徐天胤*^。他那天从朱家祖坟上送夏总回来的时候,就看见徐天胤开着车在一家法国餐厅门口等他^,当时他注意了那辆挂着司令部车牌的车*,第二天在福瑞祥里碰见徐天胤的时候,他不是不想打听他的身份,只是夏总明显不想介绍,只说这是她的师兄*^。他便就想着来日方长,没再问了^^。怎么^?他的猜测没错^^*^,他真是省军区的司令*?

    “老胡,你跟徐司令认识^?他、他是不是那位*^?”熊怀兴嗓门本来就大*^^,尽管是压低了生意,在这静悄悄的舞会大厅里,也让周围人听了个清楚*。

    立刻所有人的目光就都看向胡广进**,把胡广进看得一脸苦笑*^,“这、这我也不知道哇!我就知道这位确实是省军区的那位司令^。其他的我真不知道*^^!就这些还是我女儿跟夏总一起出去吃饭的时候,见过徐司令^,才知道的^*^?!?br />
    众人惊疑不定*,都有点失望。虽然胡广进也不知道*,但至少证明了一件事*,眼前来到舞会上的这名男子当真是省军分区的司令^^^!

    他、他跟夏总怎么认识的*?

    一群人又看回去,这时^,徐天胤已经站在了夏芍面前^。他黑漆漆的眸盯着她,将怀里的花当众递给她^*。

    这花还是玫瑰和百合的组合^^,看得出来还是那家花店出品,但迎着男人定凝认真的目光^,夏芍就觉得眼前的花束那般打动她*,她伸出手接了过来,宝贝似的捧在怀里*,轻轻一笑^^。

    那笑容和着浓情淡韵的柔美气质,任谁都看得出来^^,她很开心。

    她这副开心的模样落在对面休闲区里坐着的元泽眼里,少年轻轻垂了眼帘*^,唇角笑容略微有些不是滋味*^*。而她这副模样同样落在身旁的杨启眼里*,他也轻轻垂眸,无声一叹^,便笑着退后一步^^,悄悄下了台子^*^。

    而夏芍身后站着的陈满贯*、孙长德和马显荣三人也结伴悄悄走下去**^,但三人相互交换的眼神里也同样是震惊的*^。

    孙长德没见过徐天胤,压根就不知道夏芍跟他认识**。陈满贯当初在福瑞祥的店里见过他,马显荣也在店里见过他*。但两人却都只是知道他是夏芍的师兄,却不知他真实身份竟是省军分区的司令**!

    夏总的这位师兄*,若真是传言中的那家世背景^,那*、那可不得了哇!

    三人边看了徐天胤一眼,边走下了台子**。台上只剩夏芍一人,她捧着花束恬静地笑*。面前的男子注视着她,见她开心,便也淡淡地勾起唇角,浅浅一笑*^*,目光微柔**。

    他这一笑^,在场宾客带来的女伴就都是齐齐一个抽气——这男人会笑的**!他笑起来……好迷人^!

    而这时,徐天胤已经在台下伸出手^^^。他的手势并不那么绅士,只是伸出手,直接,自然^^。衬着那身笔挺的少将军装^,剑般的锋锐气息*,天生的气度。仿佛他就该如此直接,那些绅士的姿态只会折损他的气质。

    夏芍笑着,这一刻亦是众人瞩目^*^,她却是笑着将手交到了他的掌心里。

    曹立早就收回了手,但这一刻仍是显得尴尬。他眯了眯眼^^^,这半路杀出来的程咬金**,若是别人也就算了,今晚他势必不饶了他^*^,但怎么偏偏是他^*?

    在青省,除了两个人,没有别人是他曹立不能得罪的**^!而这两个人,一个是严龙渊,一个就是徐天胤*^!

    严龙渊以前就在,而徐天胤却是最近才空降来的^。别人不知道他的家世背景,他可是知道得清楚*^!谁叫他姐夫是省委书记杨洪轩呢^?

    曹立自从杨洪轩上任,已经很多年没遇到这种钉子了***。他感觉就像被人当众打了脸*,好像四周宾客的目光此刻都盯着他。这要是不把面子找回来*,这些人回去指不定背后怎么笑话他呢!

    但曹立也听他姐夫杨洪轩说过,徐天胤性情孤冷,不喜与人交际。正当他想着怎么自然点地上前打招呼时,夏芍已挽着徐天胤的胳膊走了下来*^*。

    今晚的圣诞舞会^,她也没想到会出这么多的事*^,看着宾客们连连受到震动*,她身为主办方,也有些不好意思,这才说道:“舞会上给诸位准备了酒水餐点*,还希望大家今晚尽兴?!?br />
    说罢,她冲周围宾客们微微欠身。

    宾客们对徐天胤的出身极感兴趣^*,但见没打听到*,尽管心中有些挠心挠肝的***,但还是不好直接追问。毕竟这是在人家举办的舞会上,这么做显得不太礼貌^。而且,万一这位年轻的司令就是他们猜测的那家世*,这么紧抓着不放^,也无疑会得罪他^。

    今晚^,还是有收获的。至少*,见到了这位从不出席任何上层交际舞会的年轻司令*。

    而他的家世背景,只要他还在省内任职*,就总有水落石出的一天。

    就冲华夏集团今晚宣布的事,众人此时也没有不给夏芍面子的,见她这么说了,便赶紧笑着应了,表示一定尽兴*,这才装模作样地取了酒杯来***,相互寒暄笑谈了。

    见夏芍陪着徐天胤,众人便纷纷围住了华夏集团的三名大将^^,笑着上前敬酒恭贺^^。

    夏芍挽着徐天胤的胳膊,走向休闲区。

    此时,休闲区的沙发处,元泽、柳仙仙*^、胡嘉怡和苗妍四人已经是站了起来。四人也不知为什么要站起来*^,或许^,是今晚被夏芍宣布的事给震惊到了^^,让他们觉得^,这样的成就值得起身相迎*^,便自然而然地站了起来*^^。

    “那边舞会开始了,你们不去跳个舞?就打算一晚上这么坐着*?”夏芍走过来**,坐下说道。

    “咳*!”胡嘉怡咳了一声*,一拉左右两个妞儿,冲夏芍一笑^,“行行^*,我们不当电灯泡*。这地方留给你们^*,走走*,咱们跳舞去^!”

    夏芍一愣,随即一笑。她不是这个意思,只是知道今晚这几个朋友也一定震惊到了^*,所以过来就随便说了句开场白*^,没想到这妞儿把她的意思给曲解了*^。

    苗妍点点头*^^,表示赞同胡嘉怡的话。

    元泽看向坐在一起的两人,徐天胤把花从夏芍怀里接了过来*,放去了茶几上*^;ㄒ荒每?,便露出了两人尚且挽在一起的胳膊*^。少年看着那画面*,唇角挂着笑容,眼底却是微痛。

    虽然,早知如此的*^。在她创立华夏的时候,他就看得出来**^,两人或许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但是,身为朋友^,他还是忍不住靠近,再靠近……

    今晚**,在听闻华夏集团的又一次大手笔之后*,他就知道,她日后会走得更高更远。她会遇到一个站在更高处等她的人^^,也适合有一个强大的男人陪她。但……他有些不服气!虽然刚刚知道徐天胤竟然是省军分区的司令^*^!别人不知道他的家世^,他父亲身为省委副书记,他岂能没听他在家里说过^^?

    真没想到,他竟然家世背景如此深厚!但……出身不是自己能选择的,他的家世也不差。给他十年^,待他在他这个年纪的时候^^^,也未必不配陪在她身边*。

    可是*,上天没有给他这个十年。他在与她同一个年纪的时候遇见了她,她已经起航*,而他还在原地。所以***,她的真命天子不是他。

    这一刻^,对感情还很懵懂的少年,总算明白了*,爱情为什么一定是要在对的时间**,遇见对的人*^,才能开花结果。

    他遇见了对的人^,却没能在对的时间^*。

    少年垂着眸,这一刻心情有些酸涩。他看向徐天胤,目光复杂^?^?醋潘屯肺仕褚褂忻挥谐怨?**,然后在听说她没吃后^,就拿开她手中的香槟酒杯,叫服务生换来温白水^^。起身看了看舞会上的自助餐点*,亲自挑选了几样给她*^。之后就坐回她身边*,拖过面前的瓜果盘^,专门剥花生松子儿一类的养胃的东西给她***。

    见少女笑眯眯地享受着**,少年却是微微皱眉**。

    他真的能给她幸福吗^?他的家世是很显赫**,但问题就出在显赫上。他也是官门家庭出身,自从就懂得这些门庭之别。自古官商不离^,但在官眼里**,商永远是低一等的。她若是日后要嫁进官门家庭,以她的成就*^,假如是嫁进自己这样的家庭*,那是很登对的*。但若是嫁进徐天胤的家里*,那在世人眼里*^,只怕她是配不上他的*。

    在他眼里,没有她配不上的人!却不愿世人用那种世俗的眼光看待她^*。这个男人,真的会不让她受这些流言所扰么?

    元泽少年皱了皱眉头*,但随即却又很快地舒展开了,似乎想到了什么*,眸底浮现出笑意*。

    对癪?*^!有的时候,世俗是可以检验爱情的。徐天胤适不适合她,就让时间去考验^,而他能不能配得上她^,也让时间去考验!

    反正**^,她的年纪^^,离嫁人还早^?;蛐?,老天爷还是给他时间的^。他可以努力!等到她嫁人的年纪*^,他也会有所成就^^,究竟谁才是最适合她的那个人^,现在还说不准*!

    走着瞧*!

    这样一想^,元泽眼底又浮现起笑意**,甚至挑挑眉*,对徐天胤投去属于男人之间才懂的挑衅的目光。他看向夏芍,笑着问:“你是主办方^**,就这么让宾客去跳舞了?怎么也该你领一场才是。怎么样**,要不要去跳一圈?”

    夏芍一愣**^^,抬起头来*,这小子邀请她跳舞?

    徐天胤也抬起眼来,看向元泽*^^*。两人有当初医院里的苹果之仇,目光一对上,便无声的噼里啪啦^。

    柳仙仙却意外地拍了元泽一巴掌*^,“说什么呢^**^!要跳也该是徐司令和芍子去跳一场给咱们看看*!”

    柳仙仙上回在医院里的时候,还故意拿元泽来给徐天胤添堵^^^,但今晚怎么就这么通情达理了^?殊不知*,她这也是在为难徐天胤。怎么看,这男人都不像是会跳舞的那类人,不知道跳起来会不会很搞笑**?

    夏芍一眼看向柳仙仙,立马便知这妞儿心里打的什么主意了。她笑看她一眼,“行了^^,少来。我没领舞*^^,这舞会也开起来了^^*。你们若是想跳舞就去吧^,若是不想去^^^,就坐下来聊天^*^?*!?br />
    柳仙仙一咬唇^,不肯放过她,“你别告诉我你不会!堂堂华夏集团的董事长^^*,连交际舞都不会跳,你嫌不嫌丢人^?不会的话,就跟老娘走*,我教你*^!”

    夏芍看着她笑了笑,热舞她不会,交际舞她却是会的,毕竟前世在公司里,总有舞会应酬一类*^,怎么能不会?但她不去^,只是因为徐天胤怕是不会^,而且^*,他的性子,能来今天的舞会已经很让她惊讶了,叫他跳舞?那不可能^^!

    见夏芍只笑不语^^,柳仙仙越战越勇*^,还想说什么,却被胡嘉怡叫上苗妍,生生拖走了^^^。走的时候,自然没忘了拉上元泽**。

    休闲区里^,只剩夏芍和徐天胤坐着,他低头给她剥着松子*^,夏芍却是笑着看他。

    一直看*^,一直看^,直到看到男人抬起眼来*^,问:“看什么*?”

    “看师兄穿军装很帅*^?!毕纳中γ忻写蛉に?*^。

    男人果然手中动作顿了顿^^,微微转过头去^,也不知是别扭还是什么,过了一会儿转回来,问:“喜欢?”

    夏芍一听就挑了眉^^**,赶紧摆手*,“帅是帅^,可没你叫你以后每次来见我都穿这身*^*?!彼伤闶侵浪男宰恿薧^,这男人压根就不太懂浪漫^*,他送花只是因为第一回送时,见她欣喜**,接着便一直送^,送了三回*,一直都是这一束花^*。虽然她不计较这些^,但她敢保证,只要她说喜欢*,他以后见她时必然会一直穿军装*。

    徐天胤见她这么说^,便点点头*^。

    夏芍却是有些好奇^*,“师兄今晚过来*^*,怎么想起穿这身了?”他不像是这么高调的人^。

    他低着头*,继续剥松子*,把剥好的一把交给她,语气平板地答:“公事^,刚回来^^?^!?br />
    夏芍一笑^,露出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但随即又脸上笑意微暖^*,想来他过来^*,必然是觉得今晚对她来说是大日子*,想来恭贺她*。但是又遇上公事*,紧赶慢赶地过来,有时间去买花,却没时间换身衣服。

    她看出今晚的宾客们对徐天胤的家世背景很感兴趣来^^*,虽然是最终没曝光,但只怕震动和猜疑还是不小的。

    这对华夏来说倒没什么**,好处多于坏处^。尽管她从未想过从徐天胤身上得到什么好处*,但只要两人在一起的事曝光,势必会引起这么个结果*。这个结果,无论她愿不愿意^*,都势必会存在。而师兄家里……只怕不会愿意吧^?

    毕竟在为官者的眼中*,商人总是低一等的**。尽管她从不觉得自己低人一等,但却管不住别人有这种观念。

    她早知师兄家世显赫,但却一直没问过**^。一来是觉得不便过问,二来也并不太在意*^。她向来觉得两个人之间相处,感情才是最重要的。现实的东西有它存在的道理*,但如果现实成为了阻碍^,那只能证明感情不够。

    这一世*,即便是没有感情,她也能过得很好。但如果爱情来了,她希望它纯粹^**,不为世俗眼光观念所扰,只求两人在一起*,心灵彼此相安^。

    禁不住越想越远^,夏芍一直沉默不语,徐天胤感觉到她气息的变化^,抬起眼来望向她^^。他虽然沉默寡言,但却极为敏锐^,似乎一眼便看穿了她的心思^,眸色微深,伸手握住她的手。

    “不会是你想的那样*,那些人不重要**。我会处理?*!?br />
    他突然开口**,让夏芍一愣^^。

    “爷爷不是^^!毙焯熵方馐偷?,目光定定不放开她^。

    夏芍挑眉,有点惊讶这男人的敏锐^,连她想什么都看穿了。但她脸上笑容却有点古怪——什么爷爷不是!知道你说话简洁,但你就不能多说一个字吗^^?

    少一个字**^*^,听起来感觉很怪好不好^^^!

    “知道了^,你爷爷不是^?*!毕纳忠恍?,顿时轻松了起来,打趣一笑,“现在考虑这些太早了^^。师兄还是继续你的追求计划吧*^**^!?br />
    听见她说知道了*,男人本该轻轻点头,但剑眉却是轻轻一蹙,也不知为什么**,总听着这话别扭。他思索了一会儿,找到别扭的原因,低头看她,纠正,“爷爷?!?br />
    夏芍抬眼对上男人的眸**,很是无语,脸上却绽开笑容^,“知道了^,我们可以不在这儿讨论爷爷的问题吗*?”

    夏芍的这句爷爷只是名词上的称谓,但徐天胤听她这么叫了^^*^,便点点头*。

    夏芍抬眼看向舞池**^,她总不能在这儿一直陪着徐天胤*,虽说有陈满贯*、孙长德和马显荣在**^,但她总该去走动走动**^,该尽的礼数还是要尽的。于是她这便起身,让徐天胤一人在这儿坐一会儿,自己从服务生手里拿了杯香槟,便走进了人群里。

    见她过来*^^,一群宾客自然是笑脸迎了上来*,赞叹^、恭维之时^,不免旁敲侧击她与徐天胤之间的关系*^,并顺道隐晦地打听徐天胤的家世背景。

    夏芍自然打太极把话题绕了过去,众人轮番上阵,竟没有一个能问出来的^^,不免惊讶***。暗暗觉得这少女果真是不简单!这说话的本事,真是滴水不漏?*^?*!

    “夏总?!?br />
    这时,有人在身后唤夏芍,夏芍回身一看^,竟是严龙渊。

    “夏总借一步说话^*?*!毖狭飨允怯惺?。

    夏芍一愣,随即笑着点头*,随他边聊边自然地走去了偏僻些的地方^,这才笑问:“严老大有什么事,就直说吧^?!?br />
    严龙渊咳了一声*^,“不是我的事,是我们当家的?**^!彼咚当闫沉搜墼谛菹星镒诺男焯熵?*,见他目光一直跟着夏芍*,也不在乎,反而与他对望了一眼。

    “你们当家的^?”夏芍挑眉问*。

    “是这样的。我们当家的今晚虽然来不了^**,但是他让我带了贺礼来给夏总^。我们当家的说*^,夏总不喜高调*,因而让我私下里恭贺^^,这贺礼让我私下里再给夏总^**?!毖狭ū咚当叽踊忱锬贸隽艘患『凶?*。

    盒子不大^*,看起来就像是戒指盒子那么大*。夏芍挑了挑眉,自然知道那不可能是戒指,只是没想到龚沐云会准备了贺礼给她。

    她不由想起那谦谦君子般雅致的男子,听着他这一番细腻的心思,倒是一笑。

    对方虽考虑到她的性情喜好*,不当众给她,但这般心思*,倒叫她不好不接了*^。

    她只得接过来**,打开一看**,见盒子里是一对精致的珍珠耳环*。奶白的颜色**,泛着淡淡银光^***,耳钉款式,简洁柔美*^。

    夏芍也是识货的*,一看就知道这对珍珠的大小来看,价值不菲**。最主要的是^,它的款式很适合自己,不以任何装饰,最天然的姿态**。

    她微微一笑,礼貌地收下,“替我谢谢你们当家^*^^,改日我打电话亲自道谢*?!?br />
    严龙渊微微点头一笑^,临走时又看了徐天胤一眼*^,转身时却是垂下眼眸——这耳钉可是当家的亲自挑的,夏总的神情看起来倒是没有见到那束花时欢喜^。虽是接了^,倒只是礼貌上的*。啧^!不行,要打电话给当家的报告一声*。

    夏芍把东西握在手里**,拿着酒杯又进了舞池***,接受众宾客的道贺,顺道认识了不少省内上层的人物*^。

    舞会一直开到晚上十点才散^^,散场的时候*,夏芍上台谢过今晚到场的来宾,并邀请众人明日到场出席剪彩仪式*^。众宾客应下,这才在陈满贯^、孙长德和马显荣的陪同下出了酒店^^。

    夏芍却是没离开酒店。

    明天刚好是周末*,她今晚就宿在酒店了。一来明天要剪彩^^,她还是要穿礼服*,到时就直接从酒店走,省得再来换。二来今晚她出去,媒体记者们必然蜂拥而上^^,一番询问*。他们尚且不知华夏和盛兴的事^*^,那些问题没必要回答。她相信*,今晚的宾客们会将消息转告给媒体的^,到时必然一番骚乱,她若出去,今晚怕就难走了。

    还不如直接住在酒店^^,明天从这里出发^*。

    夏芍还穿着旗袍,房间早就开好了*,直接上楼*^,便可以歇息了。

    但^,她真的可以上楼就歇息吗?

    夏芍在房间外转过身^^,目光幽幽地盯向身后那明明新开了一间房^*,却还是跟过来的男人*^。

    男人也同样看向她**,目光深幽^,落向她手中一直握着的盒子*^。

    ------题外话------

    师兄的家世现在还不到宣布的时候*^,会在下一场冲突的时候再宣布*。

    另外,最近总觉得疲累,更文很晚,也明白妹纸们等更的心情*,但也请体谅下我吧*^。毕竟持续更新^,一直也不请假,更新的量也不少*,人都会累的,我也需要休息^。更得晚的时候^**^,大家就次日再看吧*^^,总之到了休息的时间就休息^^,千万别不睡等更,还是睡眠重要。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28》,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二十八章 少将,持续震惊*!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28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二十八章 少将**^^,持续震惊*!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28^^。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