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圣诞舞会!

    华夏的圣诞舞会早在两个月前就发出了请帖*,广邀省内各界名流^*,另有国内一些有头有脸的人物也被邀请到了。

    今晚,名流云集,媒体也早早就来到了望海风酒店门口^*。今晚的舞会,并不对媒体开放*。在第二天的华夏拍卖公司落成剪彩仪式上^^,才会安排媒体采访。因而,今晚多家媒体并没有被允许进入酒店,只得在门口齐集^。

    一辆辆的高级车停在酒店门口^,下车来的无一不是有头有脸的人物。

    向来眼尖的媒体^,很快就发现了里面有不少重量级的人物——安亲国际集团总经理严龙渊、荣成玉石集团董事长苗成洪^**^、瑞海集团董事长胡广进^、青汽集团总经理熊怀兴、金达地产董事长曹立!

    除了这些人以为,香港嘉辉国际集团的董事长助理杨启竟然也要出席**!

    嘉辉集团这些天可是各大媒体的头条!收购盛兴集团的股份*,如今已经成为盛兴集团的当家人^!

    这件事情,嘉辉集团并没有接受媒体的采访^*,李老到底是个什么意图,为什么突然进军古玩行业*,很多人摸不着头脑,很多人想弄明白,今天一在酒店门口见到了杨启**,媒体记者们自然一拥而上^!

    场面之热烈,不知道的还以为舞会的主办方来了*。

    杨启礼貌地谢绝了采访^,便进了酒店。保安人员拦住了涌上来追问的记者,但从车上下来那些名流们却是互看一眼^*,纷纷跟了进去*^*。

    杨启刚进酒店^,便有三辆黑色的商务奔驰驶来,记者们正堵在酒店门口往里张望^*,有的拿着相机朝着里面频频打着闪光灯,这三辆车一驶过来^,众人不由回身*^,看看这次来的是谁。

    这三辆车是华夏集团的车^,从车上下来的是福瑞祥的总经理陈满贯^、经理马显荣**^^、华夏拍卖公司总经理孙长德^。

    三人一人坐着一辆车来,记者们一看是这三个人*,自然是又一窝蜂地围了上来,拍照、抢问,闪光灯频频闪着,问题层出不穷*,无一不是围绕着盛兴集团的事^。

    “陈总*,听说香港嘉辉国际集团收购了盛兴集团股权,李老有意进军古玩界,这对你们福瑞祥来说,是不是很有压力^?”

    “盛兴集团股价大跌的时候^*^*,华夏集团为什么没有收购盛兴股份*^?是像外界传言的那样,资金不足吗^^?”

    “现在嘉辉集团进来*,华夏后悔当初没有任何动作吗*^?”

    “请问,夏总对此有什么看法……咦*^^?夏总呢^*?”

    问了一大堆^,这才有人发现,车子里就下来三个人,根本就没有华夏集团董事长夏芍的身影*。

    这些媒体^^*,实力比较雄厚的当初都请去了东市*^,他们都是见过夏芍的*,不由纷纷往车里看***。起初是有人以为外面记者太多了,夏芍坐在车里避一避,没第一时间出来。没想到那三辆车直接开去旁边的停车场**,车里除了司机^,就再没人了。

    人呢?

    这是华夏集团的圣诞舞会*,董事长不可能不到吧^?

    那……人呢^?

    人早就到了^。

    在众多媒体记者围着杨启和陈满贯三人拍照抢问的时候**^,一辆车便从另一条路上开去了望海风酒店的侧门*^,夏芍从侧门进了酒店。

    宿舍里的三个妞儿和元泽,今晚自然也是来的,但他们都表示要穿礼服*,今晚一定要隆重^*。于是一放了学*,就各回各家、各找各妈^。胡嘉怡和柳仙仙被胡广进的车接走^^^,晚上跟着胡广进夫妻一起来^。苗妍则是被她父亲苗成洪接走^*,也是跟着她父亲一起到**。就连元泽都表示这种场合要穿正装*,以表示对夏芍的祝贺^*,于是放了学便回了在青市的家^^,说是到时候坐家里的车来。

    既然如此*,夏芍便一人来到了酒店*。

    她之所以避开媒体记者^^,只是因为觉得今天接受采访没什么意义。明天公司正式落成的开业剪彩上*,她自然会安排时间接受采访。而媒体今晚问的那些问题,别说是明天了,舞会结束的时候*,就都得换一换*!

    今晚*,对商界来说,势必是一场震动^!

    夏芍带着笑容进了酒店**,她的礼服早就叫人送到了开好的房间里*,她进去换了衣服*^,一番收拾,这才乘电梯下了楼。

    舞会安排在五楼*,夏芍到了的时候,人已经来了大半*。

    天色已黑,大厅里^,两排皆是落地窗,视野广阔*,身后是海潮排岸,身前是经贸路上的繁华夜景^。头顶是水晶大灯,脚下是铺开的金红地毯*^^,沙发休闲区^、演讲台*,都已经布置好了*,甚至为了应圣诞节的景,还布置了些圣诞小饰物。音乐轻悠^^,服务生端着托盘穿梭在寒暄攀谈的人群里,任盛装前来的男女们随意取来上面的香槟红酒^*,场面隆重。

    夏芍独自出现在舞会大厅外,见此场面,眉眼含笑*。

    而大厅里正攀谈的男女,有正巧望向门口的^,都不由愣了。起先,只是几个人*,后来见这些人呆愣地望向门口*,也便有人顺着望去**。

    渐渐的*,舞会大厅里便安静了下来^*。

    盛装前来的男女们纷纷望向门口,伴随着舞会里轻悠的音乐^,仿佛随着灯光跨越了大半个世纪的岁月*^,进入了民国时代*。

    门口立着的少女,一袭素雅的长身半袖旗袍,怀旧的茶香色^,略深些色泽的小叶落在身上*。那般婉转自然的拈花*,恍惚从时空中轻宛而来**,带着若有似无的沉香味**,淡雅而宁静**^*。

    少女的发丝轻巧绾着^**,别白玉泛黄的小狐狸发簪^^^,旗袍半袖^^^,雪藕般的手臂半露^^,手腕上戴一对碧玉圆镯*^,娴静地立在那里,带着氤氲的古典的含蓄*。

    这般清淡的颜色*,在这样的场合^**,略显素淡了些*。但她偏偏肩上披着一条黑底红芍的披肩^^,大片的芍药花儿绽放开来,裹在肩头^,素雅里添了几分庄重^。而且,这般强烈的素雅与艳丽的对比**,不仅刺了人的眼眸*^,也刺进了不少人的心头。

    金达地产的董事长曹立站在众人围绕的人群中,转头看着门口^,一瞬间呆愣了。

    有一部分人却是认出了夏芍^。

    虽说今晚来的人里大多都没见过夏芍^,但她毕竟月初的时候在胡广进的别墅里现身了一回,还闹出了那么大的事*^*,当天出席生日宴的人今晚自然也在场,这便把她给认了出来^。

    “哎呦^!夏总!”众人纷纷出声。

    听见这称呼的人皆是一惊^!

    夏总*?

    嘶^!这就是华夏集团的董事长^^?美人?^?!

    而且^,虽说是听传闻已经知道了她年纪很轻,但知道归知道*,当初听闻时心中自是震动的^^。但今晚面对面这么一见*,震动便不是传闻可比的^^*!

    这太年轻了^!十六七岁,芳华正好的年纪^^*,比在场的一些老总们的儿女年纪都轻,却已经成为这场圣诞舞会的主办方^,以主人的身份宴请各方*^,与在场的人平起平坐^^。

    有的时候*,亲眼所见,比传闻来得更叫人震撼*。至少此时此刻^,在听闻这惊艳了全场的少女就是华夏集团的董事长时,不少人又愣住了神。

    而此时^,陈满贯、孙长德和马显荣已经笑着走过来相迎。

    孙长德说道:“夏总^,宾客来了大半了。再有半个小时**,舞会就开场了*^*!?br />
    夏芍闻言点点头^,扫视一眼舞会大厅里还有些怔愣的人群,便随着三人走了进去^*。

    她这一走进来*,众人才纷纷反应过来^^*。

    熊怀兴最先出声^,哈哈大笑地迎了过来:“夏总^!你真是每回现身总叫我们这些人大饱眼福??!以后这样的舞会多办几回,哈哈^!”

    夏芍一笑,抬眼见胡广进夫妻带着胡嘉怡和柳仙仙走了过来*,苗成洪也带着苗妍过来*,元泽也从人堆里走出*,眼底还带着惊艳的神色,冲她笑着点头。

    夏芍见几个朋友都过来了,干脆跟他们一起说道:“今晚我可能很忙**^,没空照顾你们^*。那边有休闲区^^,有自助的点心*,你们累了就去那边坐着,别喝太多酒*!?br />
    几个朋友一笑^^,柳仙仙烦躁地一摆手*,“婆婆妈妈!管得可真多!我们喝酒还是喝饮料^,用不着你分心^,今晚可是你的主场*^^^,别搞砸了。把气氛搞得欢快点**!”

    胡嘉怡和元泽笑着点头^,苗妍则是有些惊艳羡慕地看了看夏芍穿着的旗袍^^,小声说道:“加油*^!”

    她已经知道了夏芍要帮她封印阴阳眼的事,自然是很期盼的。虽然她已经听父亲说了^^,那些东西不太容易找^^*,但是她从小到大已经等了十来年了,不怕再等下去^。

    “等你好了,你一定会慢慢养回来的*。到时候慢慢圆润起来了,这些衣服随便你穿*?^!毕纳址⑾置珏哪抗?^,笑着鼓励她。

    这妞儿立刻目露期盼地点点头,脸颊都因兴奋微微粉红。

    难得看见女儿这副开心的样子,苗成洪心情又是酸楚又是欣慰*,看向夏芍的目光里自然带着感激*^^*。但却又有点说不清的奇怪的意味^。

    苗成洪看着夏芍的眼神确实是有点怪^,不是因为别的,就是因为盛兴集团的事^**^。

    他记得,她跟他说过两回*,华夏集团与盛兴集团的对峙里^,主动权在华夏手上^??山峁??盛兴现在成了香港嘉辉国际集团的了*^!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他之前看盛兴的股价在跌,还以为她会趁机动手^,为了不让王道林被保释出来**^,坐镇公司力挽狂澜,他现去了警局报案*,令其不能被保释。以为这大好的机会^^,她会懂得利用*,怎么……结果就成了这样*?

    如果说^,是嘉辉集团横插一脚进来,华夏实力资金不及*,最终败了下来,那还是情理之中^*?*?苫难垢兔欢质展菏⑿说墓煞?^*!连动手都没动手,何来主动权一说?

    哪怕是她收购一点盛兴的股份*,最后拼不过嘉辉这么大的集团^,再把股份转手卖给嘉辉*,也能赚上一笔^^。为什么就无所作为*?

    苗成洪在商场大半生^*^,这是头一次有点看不透*^*^,看这少女的模样成竹在胸,可她怎么就一点动作没有呢^?即便是此时^^,她也是一副气度从容的样子^*,看不出一点尴尬和失意来*^^。难得盛兴这么大的集团这次出现了这么严重的问题^^,她一点也没把握机会*,难道就没有半点失意?

    还是说*,此时此刻的从容淡定^*^,都是她的伪装?

    苗成洪摇摇头^,内心一叹,转而笑了笑^?;蛐碚媸侵茏蛔惆?,集团内部几员大将反对的话^*,她一人也是难以成事的^。罢了,以她的年纪,能创立华夏已经是不易了,商战对她来说可能早了点*^。不管怎么说**,今晚华夏依旧是华夏,即便是没有与盛兴商战上的手笔,这名少女也依旧值得恭贺。

    苗成洪奇怪的事,在场许多人都有^,但他们也同苗成洪想的一样——即便她什么也没做*,她依旧是华夏的董事长^^,依旧值得恭贺*^。

    最先走来的,便是金达的董事长曹立。曹立是省委书记杨洪轩的小舅子**,身份非凡*,家资颇丰*,在省内向来是富贵权贵集于一身*,走到哪里都是被人供着的存在^*。

    曹立一身黑色燕尾服,举着红酒杯,笑着走到夏芍面前^,眼底的惊艳与赞叹并不收敛,且显得有些露骨,绅士地赞美道:“听闻夏总芳华正茂,没想到今夜一见^,才知何为惊艳^。夏总气质出尘*,婉约如玉之美,实在是我曹立生平仅见,可谓一见倾心啊*?!?br />
    他这番明明白白的赞美*^,却听得四周不少人偷偷互看一眼*。离得近的胡广进夫妻和熊怀兴都是微微皱起了眉头*^。

    他们都是过来人了^,这曹总看夏总的眼神可有点……

    这该不是看上夏总了吧^*?

    哟*^!那可不好*,这位曹总虽说是身份比在场的大多数人高那么一重^^,但他可不是个良人。这人在商场的作风痞子一般*,而且花边新闻也不少。

    他要是一般的商界老总也就算了^,可省委杨书记是他姐夫^^。他若是看上了夏总,夏总可不好惹他。

    夏芍看着曹立*,颔首淡淡笑了笑。她自然知道曹立的一些风评*,且不说传言,此人笑起来唇角略歪^*^,带着痞气^,面相上更是眉生反骨,可见不是什么善茬,身上少说背着几条人命^。

    她见对方伸手过来,自然笑着礼貌地与其握了握手^。但对方握手时^*,却是拇指腹轻轻在她掌心里揉了揉**,挑逗的意味明显^。

    这动作一旁的人看不见*^^,夏芍面色如常*,笑了笑便收回了手。曹立却是在握上她的手时*^***,心中微动^*。少女的肌肤极软滑*,柔嫩润泽*,这般触感是他从未从以往任何女人身上碰到的。两人的手虽是松开了*,他却不免往夏芍脸上瞧。一看之下,不由又目露惊艳之色**。少女化了淡妆***,但脸上却是脂粉未施,肌肤玉瓷一般,连细微的毛孔都看不见*。不仅如此*,也不知是这大厅灯光的问题还是别的,看起来竟隐隐带着珠光***,珠玉生辉。

    曹立眼底惊艳神色强烈*,夏芍却是当做看不见*,笑着与身旁过来打招呼的严龙渊握了握手。

    严龙渊黑道出身,笑起来也带着点威严^,但话里却好像是有别的意味*,“夏总,我们当家的近来忙得抽不开身^,您这场舞会他实在是来不了^,但让我给您带句话,祝贺华夏集团在青市落户^***?**!?br />
    这话一出口,周围哗地一声,曹立也愣了愣,看向夏芍。

    她跟安亲会的当家认识^*^*?

    在场的人无不惊讶,连胡广进夫妻*^、熊怀兴和苗成洪都是一惊!尤其是胡广进夫妻和熊怀兴——她认识省军区的那位少将司令,居然还认识安亲会的当家^?

    安亲会^,那可是北方黑道的龙头*^!其在白道上的资产^*,不亚于香港嘉辉集团?^**?^!

    夏芍却是会心一笑,严龙渊这是看出曹立对自己意图不轨来*,说这话拿来镇住他的。她深深看了严龙渊一眼*^,后者对她微微点头^***。

    这时*,孙长德看了看舞会的情况,叫来服务员问了问^,这才对夏芍低声说道:“夏总*^,到时间了。宾客都来齐了^,您上去致辞吧*?*!?br />
    夏芍听了轻轻一点头*,众人见她往台上走,便纷纷让开路*,尚且带着刚才那惊疑不定的目光,看着她步态优雅地走上了台^*^。

    陈满贯*、孙长德和马显荣也跟着站到了台上*,站去了夏芍身后*。三人互看一眼*,眼底含笑*,都隐隐透着兴奋。

    今天来参加这场圣诞舞会的有两三百人**^*,大厅里众人齐聚在一起^,抬头齐齐看向台上的少女*^。

    她站在这样的目光中,丝毫不怯场*,像是久经战阵的老将,气度天成。

    “诸位*,感谢今晚到场参加我们华夏集团在青市的落成舞会;募呕购苣昵?*,它能走到今天*,我需要感谢我身后的陈总、孙总和马总。在我忙于学业的时候^,能帮我撑起这份家业**^?;募拍馨参茸叩浇裉靆^,三位功不可没。我借此机会感谢他们^,也感谢诸位前辈的到场祝贺。希望在日后的商场中,诸位前辈能够对华夏集团多多指点,多多包涵?**^!?br />
    这样的开场白虽是谦虚的场面话*^*,但夏芍却是说得诚恳,听得身后的三为大将有点不太好意思。尤其是马显荣,他是夏芍来到青市后才跟着她的^*,功不可没这样的说法^,他实在是有点汗颜了。而陈满贯和孙长德也是有点汗颜*,其实这感谢他们是当得起的,毕竟在夏芍忙着学业的时候,公司的运作确实是靠他们撑起来的。但他们却是不以为傲^,因为集团的发展^,大方向都是夏芍在掌舵^,且只要是她出手的事^,无一不是大手笔*^!

    就比方说盛兴集团的收购案,今晚,注定吓吓这些老家伙们!

    孙长德冲陈满贯和马显荣眨眨眼,眼神兴奋**。

    而底下的人**,却在等着夏芍继续开口——总要等着她说完了*,舞会才能开始**。

    却不知^,今晚的舞会,注定不平静。

    “虽然有些唐突*,但今晚华夏集团有件事情想要借此机会宣布^^**!毕纳止皇怯挚诹?^,但说出的话,却是叫众人一愣*^^。

    有事宣布^*?什么事^^^?

    本来以为就是简单的致辞的,没想到还来了这么一手^,不少人都露出感兴趣的眼神来。

    胡嘉怡^^、柳仙仙、苗妍和元泽四人已经坐去了后头的休闲区*,见此情况^,柳仙仙哼笑一声,“这妞儿又搞什么神秘?”

    元泽一笑^*^,感兴趣的看向台上。

    却见夏芍伸手^,优雅地对下方站着的一人做了个邀请的姿势^*,“这件事情*,还要有请香港嘉辉国际集团的董事长助理*^^,杨启先生上台来*?*!?br />
    此话一出^*,众人纷纷看向杨启*。

    到场的宾客们可没忘了**^*,今夜华夏邀请了一位重量级的贵宾*^*!那就是香港嘉辉国际集团的人^!杨启虽是董事长助理^,但他在这种场合代表的可是整个集团**^,他们既然愿意出席今晚的舞会*,那就说明*,至少是卖华夏集团面子的*。

    众人自然没忘^^,福瑞祥的那只元代青花大盘是被李老用一亿的高价拍去的^,因而有传言称*,李老与夏总因这只青花大盘结缘*,两人有些交情。

    所以*,今夜杨启到场祝贺,众人并不太感到惊讶。只是不明白^,华夏集团要宣布的事*,为什么要让杨助理上台^?

    正纷纷猜疑间,杨启已踏上台来***,笑着与夏芍握了握手*,“夏总宣布吧^*?!?br />
    这件事是她的手笔^,理应她来宣布,接受这满场朝贺^。

    “好吧**!毕纳治⑽⒌阃?,笑着转过头来,目光扫视一眼全场宾客,众人已不自觉地停止了讨论,纷纷看向她^*。

    只听她说道:“今晚^*,华夏集团要宣布一件事,那就是——香港嘉辉国际集团所收购的盛兴集团的股份^^,已正式转入华夏集团,从今天起^,盛兴集团由华夏集团实际控股^!”

    ……

    一阵沉默*。

    没有人说话,所有人都盯着夏芍^^,脸上甚至还维持着刚才好奇的神色。

    但,渐渐的*,便听见啪啦啪啦的声音*,不少人手中端着的酒杯不小心掉在了地毯上,洒了一地深红酒液*。

    后头休闲区*^^,柳仙仙口中的一块蛋糕掉了出来^,胡嘉怡*、苗妍^^、元泽^,四人坐在沙发上,脊背僵直**^,都不会动了^。

    而前头的老总们,却是一个个地反应了过来,一片哗然^!

    “什么?盛兴集团由华夏集团实际控股*?这怎么回事**?”

    “香港嘉辉国际集团所收购的盛兴集团的股份,转入华夏集团了^*?”

    “这怎么可能^?”

    “这怎么回事?”

    “是??!夏总,怎么回事*?”

    面对众人的询问和震惊,那站在台上的少女却是笑容淡雅^,沉稳不经*,并不愿多加透露*^,只说道:“嘉辉集团与华夏集团已经签署了股份转让合同^^^,现在^,盛兴集团已经是华夏在实际控股了**^。我们重组盛兴集团的董事会^,盛兴的运作马上就会被提上日程*。这件事原本是打算明天在发布会上宣布的^^,但今晚既然有舞会在^,我就先行宣布了*?^!?br />
    夏芍这话,什么也没透露*,只是告诉了众人一个事实^,那就是——文件已经签署生效*,明天就开发布会,这不是圣诞节的玩笑**^,她只是在叙述一个事实!

    但这个事实^,却震得在场的名流们个个瞠目结舌^***!

    这事到底是怎么回事^?不是李老要有意进军古玩界^?为什么收购到手的股份转眼就移交给了华夏**?

    这里面有事情*!一定有事情^!

    就在前两天**,外界还传言纷纷的时候,一些商场老将就感觉到了嘉辉集团出现得很突然*,但是因为整件事情又比较顺其自然*^,盛兴集团的乱子看起来一点疑点也没有,所以众人只得猜测是李老突然对古玩行感兴趣了*。

    也不是没人觉得华夏集团在这次的事情里太过安静,但外界的传言是华夏资金不足^*^,不足以收购盛兴的股份^。

    但也有记得夏芍与李伯元之间是有交情的*^,所以也就难免猜测*,是不是她知道李老有意出手*,所以才没参与^?

    这样的猜测**^,也得到了一些人的认可,觉得有这个可能性。

    但刚才夏芍宣布的事^,是什么意思?

    难道^^,根本华夏集团根本就不是没参与^*,而是一切委托给了香港嘉辉集团来操作^?

    嘶^**!这怎么可能?

    嘉辉集团帮这个忙**,能得到什么好处^?除非**,李老跟夏总交情极为深厚!

    假如说*,两人的交情就深厚到了这个可以不计好处的份儿上……

    在场的众多商场老将都是垂眸^^,眼珠子转动^*,频频思索起来。这一思索^,不免脸色变了几变^^,再抬头看向夏芍的眼神已经是惊骇*!

    如果换成他们自己^,有这么好的资源,不可能不利用!

    众所周知,华夏和盛兴闹得很僵*,且华夏的资产不及盛兴,历来被小企业收购就是大企业的耻辱,再加上两家有恩怨在**^^?;怀伤鞘鞘⑿说睦献躛*,他们也会死撑着不放^,决计不肯把股份卖给华夏*^!而如果是香港嘉辉集团出面的话*,实力*、名望都令人放心^,且就算是不想卖也会顾及嘉辉集团势在必得时^**,会暗地里动手,所以,股份收购一定会十分顺利!

    嘶*!难道……

    这少女就是考虑到这一重^,所以才联系了嘉辉集团,给盛兴来了一出瞒天过海的收购大戏*?

    这、这可是大手笔?^?^!

    可……这样的大手笔*,怎么可能是她这样年轻的年纪能做得出来的^^?连他们这些人都没想到?^?!

    如果*,她真有这样的谋算**,那么……盛兴集团这次的乱子^,真的是顺其自然*,一点疑点也没有^?

    众人看向舞会现场的人*,熊怀兴^、苗成洪,连朱怀信也到了*^**!这三个人物可是搞得王道林焦头烂额的关键人物?**^^!他们似乎都跟夏总关系匪浅啊……

    听说^*,朱家祖坟被人动了手脚,是夏总给解的。听说^,熊总之前也找过夏总看过风水方面的事**,那苗总呢*?

    不管众人能不能看出苗成洪与夏芍之间的关联,但却都是惊骇地发现**,有一些事情,隐隐之间连成了一条线。

    媒体的曝光*、警局的报案*,造成了王道林深陷看守所、盛兴集团名誉受损^,股价大跌**,接着^,嘉辉集团突然出现**,迅速且强势地取得了股东的认可*,收购了股份*。

    而如今**,股份被转交到了华夏手中*!

    难道,这一切*,这名年纪轻轻的少女^,会是这场商战的幕后操控者^*?

    众人惊骇了^*,胡广进夫妇*、苗成洪^^、熊怀兴、曹立,全都震惊地看向了夏芍,眼神不可思议*!

    而就在众人还处在不可思议的当口*,酒店门口^^,一辆黑色的军用路虎车停了下来。

    一名气质孤冷,面容冷厉的军官从车上走了下来。他一身笔挺的少将军装^,手中捧着一束玫瑰和百合花束,迈着步伐^,走进了酒店。

    ------题外话------

    从V了就没休息过,可能是累了,今天一点精神也没有*,码字也没马力,发得晚了^^*,抱歉~

    明天持续**^*,师兄来啦~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27》,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二十七章 圣诞舞会*!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27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二十七章 圣诞舞会!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27*。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