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曝光^!出事!

    胡嘉怡每年过生日,胡广进都广发请帖,邀请各界名流。舒煺挍鴀郠说是给女儿庆生,其实也有跟各界人士交好的意思&^*。来的人当中绝大多数是商界人士,也有一些平时与胡广进交好的朋友,以及瑞海集团的股东们^^。

    下午五点&&,别墅里就开始陆陆续续来了人^*&,将请帖交给门口的佣人^&&,接着都笑容满面地送上贺礼*&。

    胡广进夫妻走到门口&,笑迎宾客^,这总算是让元泽解放了。他趁着胡广进这会儿没空顾及他,便赶紧上了二楼*^。

    宴会开设在二楼,元泽到了二楼便仰头看向三楼胡嘉怡的房间&。

    这四人都在屋里一下午了^,怎么还不出来^?

    正想着&&,房间的门开了。

    柳仙仙先从屋里风情万种地走出来。外面是隆冬,别墅里暖和,可她穿得也太火热了点!只见她一身紧致的红色短裙*,丰胸^、纤腰、翘(禁词)臀*,勾勒得纤毫毕现!她化了浓艳的妆,红唇红甲*,长发拢去一边颈侧,扶着三楼的楼梯栏杆,冲下面一笑,颇有纵横情场的坏女人的韵味&。

    元泽站在二楼&^*,正仰头往上看&,柳仙仙一出来&,差点窥见她裙下风光。害得他赶紧垂眸转头,脸上笑容还算自然&*,走去二楼的楼梯口*&,将带着宾客来到二楼的胡母迎上来^*。

    胡母客气地与他颔首致意,但一抬头看见柳仙仙的妆容衣裙*,不由眼神一亮,打趣道:“哟!仙仙这一年倒是长成了。我看再过个三五年^^,你这丫头就要祸国殃民了。古时候的倾国倾城,也不过如此了?!?br />
    不仅胡母夸奖着&,跟着上楼来的宾客也都是眼神一亮。这些人,都是商场老将了,平日里应酬多,美女是见过不少的&,但还是忍不住被这年轻火热的身段给吸引了^,只是这些男人来时身旁都带了女伴,只得看了两眼便赶紧把目光调转开,以免惹身旁女伴不快^。

    柳仙仙被胡母夸奖得欢快一笑&,媚眼飞扬&,却是一挑眉^^^,冲着门里喊:“都磨蹭什么呢*!赶紧出来!要老娘进屋去请?”

    她一说话^,便有人咳了一声——这姑娘*,怎么瞧着火热风情的*,闹了半天,性格是……这样的*?

    柳仙仙说完^,当真三两步进了屋&,一把拉出一个来&*^,竟是苗妍。

    苗妍缩在她后头,有些不好意思。她平时从不穿这种礼服***,不是不喜欢^,主要是她太瘦了^^*,瘦得一点女孩子的美感都没有了,她自己为此也很自卑^,所以从来不穿礼服。今天是被胡嘉怡逼得没办法了,且她家中就是经营服装企业的,什么也没衣服来得多^,各种款式^,各种颜色,几个衣柜都挂满了*^。

    苗妍在三个朋友的推荐下^*,最终挑了一身略微有些蓬的公主裙,浅粉、七分袖,裙子及膝*^,袖口和裙口滚着蕾丝边**^,腰身处一朵大蝴蝶结,不仅遮挡了她太瘦的身形&&,还能使她比平时看起来圆润些*。

    但尽管如此,她的脸颊*、露出了的一小截手臂和小腿&^,还是显得瘦得不同寻常*。好在柳仙仙给她化了淡妆,把苍白的脸色遮了,这才令她在出现在众宾客眼前时***,没有引来太多奇怪的目光。而且,这些宾客都是浸淫商场多年的老将了*,这点事情不至于让他们失去绅士风度&&^,所以,大多数人还是对苗妍报以微笑,这才安抚了她紧张的情绪*,微微松了口气。

    只是苗妍从房间出来之后,宾客们便不再注意楼上了^,因为这个时候宾客还没有到齐^,胡广进还在楼下迎客,而今晚生日宴的主角——瑞海集团的董事长千金胡嘉怡必然是要等宾客到齐^*,宴会开始后,再隆重出场。

    因而,比起胡嘉怡的几个朋友&,这些人更愿意相互之间寒暄一番,拉近一下关系*,顺道给自己积累些人脉^。

    楼下^,唯有元泽的目光一直没有离开过楼上的房间。

    他知道,她行事低调*^,不愿意引人注目**,所以她必然是知道这些老总不会注意楼上很久**,然后才会从屋里出来^。

    她不想引人注目&,而他不想错过这一刻。

    元泽立在楼下,一直抬着头,目光直视楼上^。他这副模样在寒暄握手谈笑的人群里显得那么的与众不同,便引起了一些人的注意^。

    这些人随着他的目光一起抬头看向楼上。

    楼上,最先出现在众人视线里的是一幅银色的裙摆*&。

    银色曳地的真丝裙摆&*,看不见裙下的风光,但只是这轻轻的一步^,便可见悠然意态。那裙摆在深色的地砖上推开*,好似一朵银莲初绽,在夜里深静的水面上轻点,激不起一丝涟漪*,却忽然让看到的人屏息。

    看见的人屏着息,目光一点一点地往上挪&^,看见了一只纤细白皙的手^&。

    那手自然垂着,手腕上碧绿温润的玉镯衬得手腕柔美&^&,白皙如玉&,也不知是不是灯光的原因,竟隐隐发着淡淡珠光***^。

    少女从屋里款款出来,她低垂着眉眼,只能叫人看清那微微翘起的唇角,楼下却一阵无声的抽气。

    楼下寒暄热闹的人渐渐感觉到气氛的不对,纷纷看向那几个仰着头目光呆愣的人^*,然后也跟着仰头。接着,每个人的胸膛都微微挺起了,一口气堵在胸口&,忘了出气*^。

    只见少女一身银色真丝长裙,纤臂雪颈*,肌肤胜雪*,玉瓷一般微微蒙着珠光。她立在那里,悠然含笑,宁静淡雅,就像立在一幅泛黄的古画里,一刻,便是亘古。

    少女的容貌也是美的&&^,只不过那一身的气质却是最先吸引人的,等到去看她的容貌&,便有种“就该是这样”的感觉&。就该是这种宁静的眉眼*,微微翘起的唇角^,一笑,便叫人觉得舒服。

    这时&^,楼下又陆续来了不少人,胡广进引着刚到的宾客先上楼来^,走到楼梯口,正要回身跟宾客谈笑*,便看见了这样一副画面&。

    楼上本应谈笑风声的宾客们竟齐齐抬着头去看楼上女儿的房门*,目光就像是呆愣了一般^。

    这种事情在自家举办了这么多年的宴会来说,从来不曾发生过。胡广进不由抬头望去*,这一看*^,便微微皱眉——女儿的这同学好不懂事&!今天明明是自己女儿的生日宴会&,她打扮成这样,倒是抢风头!

    胡广进这想法真是冤枉夏芍了&。夏芍身上穿的这件裙子*,是胡嘉怡衣柜里比较不扎眼的款式了^,连点水晶亮片之类的小缀饰都没有&。比起柳仙仙的大红惹火裙装、苗妍的粉色系公主裙,她的算得上最简洁的了。且她脂粉未施,素面朝天,奈何气质出众,纵然是如此低调,仍是引起了注意。

    夏芍也没想到自己的算计会有偏差*,她最是清楚这些商场老狐狸的性子&,不会注意楼上太久,一会儿就会开始各方走动、为自己积累人脉的。所以,她特意避开了受人瞩目的时刻&&,听见下面传来阵阵寒暄声之后,才下楼来的。

    夏芍自然是没想到一切都因元泽而起^,她不解地轻轻蹙了蹙眉^^^,眉头这么一皱^,就像是平静的水面忽而有波纹漾动^*,总算是把一群名流呆愣愣的状态给震了回来*。

    今晚来胡家大宅参加生日宴的有不少是富商名流的二代子弟^,正值年轻风流的年纪,一见夏芍便惊艳了,纷纷跟胡母打听她的家世来路。

    胡母对夏芍的印象倒还好*,总觉得是个安静的孩子&,不怎么说话,但举止落落大方^^,中午家宴的时候**,瞧着也挺懂规矩礼貌。只是没想到今晚能一出来就这么惊艳全场。她也看出那件衣裙并不扎眼来&&,便会心一笑*,对夏芍轻轻点头,嘱咐身旁凑过来询问的几个二代子弟^&,“嘉怡的朋友,你们可不许乱来!”

    “嗨!什么嘉怡的朋友,就是同班同学,被请来参加生日宴会的。你们也知道我那个闺女,就好交朋友&&,从来不管什么家世不家世的^?&!焙憬馐贝湃松侠?,便插了这么句嘴,然后看见元泽还在往楼上看,便皱了皱眉头*&,笑着招呼道*,“来来来^,我给你们介绍*&,这位可是元书记家的公子,特意来参加我们嘉怡生日宴的?!?br />
    周围的人一听,忙看向元泽*,眼神纷纷变了,迅速换上一副笑容,热情地上来与其握手寒暄。

    可怜的元少又被人给围了。

    但听见刚才胡广进这话的几个年轻纨绔子弟,却是眼神一亮——这么说,楼上的女孩子不是哪位老总的千金,只是普通家世的女孩子了*?怪不得*,以前在青市上层的各种宴会上都没见过。原来是这样……

    几个二代子弟笑了笑**,都不由心痒。而带着这几个人的父辈们却是纷纷瞪了他们一样^,暗含警告!

    普通家世的女孩子*^,有什么好关注的!有那个工夫,不如多去交往几个有帮助的人*,哪怕是哪家公司的千金也好^,总比得上这个&&*!

    这几个老总这时倒忘了*^,他们刚刚也是看得眼都直了,有的人还被身旁的女伴掐了好几把&,才把目光给拔下来的*。而这时,二楼气氛再次归于平常&,有几名老总的女伴早已是聚在一起&,频频往楼上看?;褂屑该Ы鹌灯悼聪蛟骬,被他温煦阳光的外表和沉稳的谈吐气质吸引**,一会儿看看元泽*&,一会儿看看楼上的夏芍,目光不善^&。

    柳仙仙站在夏芍身旁,啧啧调笑:“完了完了&,你得罪了不少人^?*!?br />
    夏芍对此微微一笑,不予理会^^&。她不怕人来找茬,待会儿她身份公开,这些想找茬的都得退散&&。

    而且*,她今晚的精力不在此处&,宴会之后,对付对面山上那位风水师才是要做的事。

    眼看到了要开席的时间,楼下陆续又赶来几人&,胡广进忙着下楼去迎接^,夏芍便说道:“我们下去吧&,一会儿是嘉怡的专场*,我们别在这儿站着了&?*!?br />
    柳仙仙和苗妍点头应了*&,三人一起下了楼^*,混进了人群里。

    一到了人群里,夏芍便被几个纨绔子弟给围了&,这些个人,自以为绅士,那都是装出来的样子。实际上手放在兜里,衣领微微敞着&,说好听点叫风流倜傥*,难听点就是流里流气^。

    “美女,我今晚没带女伴*&,能荣幸地邀请你当我的女伴么?”一名身量中等&,模样还算帅气的公子哥儿笑着跟夏芍打招呼&*,神态却有些高傲^,显然不容她拒绝^*。

    一旁的几个公子哥儿便跟着附和^,“是啊^*,美女^*,同意吧!我们刘少家里可是瑞海集团的股东哟*!刘少帅气多金^,还有绅士风度*,他平时一招手可是有一堆女人来&,今晚亲自邀请人,可是不多见哦!”

    瑞海集团资产颇丰了,每年的利润那都是羡煞不少人的。别说瑞海这么大的集团股东了*,即便是集团里的一个高管,那说出去都是很有身份的*。

    所以^,这几个人压根就没有想过夏芍会拒绝的可能**&,甚至还有一个人笑着说道:“是啊^,不过我们都没带女伴来,你要是想轮流给我们当女伴&,我们也乐意?!?br />
    这话一说出口^&,几个公子哥儿都笑了起来。

    他们只围着夏芍*,尽管旁边柳仙仙也很惹火^^,但他们都不是第一次在胡家见到她了。这妞儿别看瞧着风骚,其实脾气火爆着^*,看不上眼的谁的面子也不卖,翻脸不认人*。而苗妍又太瘦^,自然不在他们猎艳的眼里&。

    最先邀请夏芍那位刘少高傲地一笑,等着她点头同意*。

    夏芍却是淡淡一笑**,“抱歉^,我今晚没有找男伴的打算?!?br />
    她轻轻颔首,气度神韵悠然,不像是在装清高,而是自然而然的拒绝。这几个公子哥儿却都是一愣*,等刘少反应过来^,两步便追了过来&,“你拒绝我?”

    他语气不可思议**^,总觉得这么个普通家世的女孩子*,能来这种宴会已经是烧了高香了&。她还不赶紧抓住有钱人家的少爷捞点好处?凭她的容貌气质**&,只要她开个价*,钱随口她要^*!装什么清高*?

    刘少感觉很没面子^,周围的人也感觉到这边气氛不太对,转头望来。

    这时,元泽的声音传来&,“抱歉&,她是我的女伴?!?br />
    元泽含笑走来^,良好的教养,丝毫不做作地伸出了手^^。他也不说那些“美丽的小姐,我有荣幸邀请你做我的女伴吗&?”这种酸得人牙都倒了的话*,他只是笑看着夏芍&,然后看见她抬眸望来&^,冲自己浅浅一笑*,竟然当真伸了手过来&。

    少女的手轻轻落在他的手心,温温软软^,如玉般润泽,因为落下时极轻,便有点微微的痒。元泽的目光落在自己掌心,感觉两人有第一次肢体上的碰触,甚至能感觉到少女温温的体温^,从小就被锻炼得处事沉稳的元少,唇边露出欣喜的笑容,耳根子竟微微红了。

    夏芍见他这模样,不由轻笑一声,微微摇头*^,暗道果然还是个少年啊^*^。

    两人这副双手相交的画面,落在后头刘少一干人眼里&,不免脸色难看^。这无异于当众打脸*,太不给他们面子了!闹了半天&&*,不是不打算找男伴,而是看上的不是他们这些人&,早就盯上了省委书记家的儿子?

    还以为真是什么清高的女神&,搞了半天,还不是一样!

    远处几名早就瞄上了元泽的富家千金这时也走了过来,她们也知道这是在胡家的宴会上&,不好把事情闹得太难看&,因而便笑着问:“元少真是好眼光^^,这么漂亮的女孩子^,不知道是哪家的千金?我们以前都没见过,不如给我们介绍一下?”

    这明显就是给夏芍难堪,暗指她家世普通,配不上元泽。

    “她不是哪家的千金?!彼腔募诺亩鲁?。

    元泽一笑,在心里补了一句,对这些人也不太想理会。有的人,时时刻刻都想踩低别人&*,伸手打人的脸。但今晚他们注定要收到一记响亮的耳光^。

    那几个千金立刻露出轻视的眼神,不过立刻就掩了,竟还有不依不饶笑问的&,“不是哪家的千金是什么意思?我看元少这位女伴气质好着呢***!怕是胡董事长的千金也比不上吧?”

    柳仙仙听了这话一怒,她本是在一旁看夏芍好戏^&,但听见这句话不由拧了眉头——太阴毒了*!这显然是看出胡广进对夏芍有些不喜,故意挑拨离间,这是想让胡家把夏芍撵出去是怎么着^^*?

    她眉头一拧,便要上前警告^,夏芍便一把拉了她的手&&,把她按下,“嘉怡生日,别闹事?*!?br />
    而那几名千金见柳仙仙有打人的意思**,便已经是拧起眉来。

    幸亏这时最后到场的宾客们到了,胡广进笑着将人引上楼来,那几个人走在一起,气氛却不太好^&。

    夏芍在人群里抬眸望去,目光渐冷&。

    胡广进后面跟着王道林&,王道林跟在胡广进上来,一上来便弥勒佛似的笑呵呵跟众人握手寒暄,而他身后走着的熊怀兴却是怒哼一声,牛眼怒瞪王道林,转身走去一边***。

    熊怀兴嗓门大*,他这一哼,很多人都发觉了气氛不对劲&。有的人从古玩行朋友那里听说了王道林的一些事*,对于他给别人祖坟上动手脚的阴损事&,有的人信^^,有的人不信*。信的人悄悄往后退了退&,假意和身旁人笑谈,避过了和王道林打招呼的事&*。而跟着熊怀兴上来的四五人直接跟着他走去了大厅里面,笑着与胡夫人打起了招呼。

    胡广进也发现了这气氛^,不由神色不露地咳了一声*,让满屋的宾客都把目光聚集到了自己身上。

    “今天是小女十六岁的生辰*,很高兴诸位给我老胡这个面子,前来参加小女的生日宴会*&。既然人都来齐了,就先让我的女儿嘉怡出来见见大家吧^?*!焙憬ψ潘档?。

    说罢,众人便含笑鼓掌^^,有请瑞海集团的董事长千金*。

    房门再次打开^*,胡嘉怡从里面走了出来^。

    她一出现,打扮便叫众人一愣,夏芍却是和柳仙仙^*&、苗妍三人互望一眼*,轻声一笑。

    胡嘉怡搞怪,她穿的并非礼服&&,而是与后世COSPLAY的性质有点像&^,是一套小巫女的衣服。紫色裙装^^、巫术帽&&、魔法杖*,俏皮搞怪。

    胡广进哈哈一笑,“我这个女儿让我给宠坏了,穿得这么古怪出来,希望别吓着各位才好啊*&?!?br />
    他这么一说,众人也反应过来^&,纷纷笑了起来,大赞胡嘉怡有想法^、有活力^、有年轻人的朝气。甚至有人说瑞海明年开春的时装发布会要是有这么套衣服^,看起来也不错^^^。

    夸赞^、恭维,之后便是纷纷祝贺&。众人举杯**,庆贺胡嘉怡十六岁的生辰。

    一杯酒喝完^*,便到了送贺礼的节目^。胡嘉怡站在楼上^,笑着听着请来的司仪一件件念这些老总送给她的生日礼物&。

    礼物无一不是贵重之物,从国际顶级品牌的首饰*、包包、鞋子&,到各家公司主营业务里别出心裁的礼物*,什么特别定制的玩偶*、特别设计的手表等等,层出不穷*。光是念礼物,就念了半个小时&&。

    这期间,王道林在人群里一直不停地搜寻,他在找夏芍——今晚,闫老三让他必须做一件事,他要找机会下手,就得先看看夏芍身边有什么亲近的人。

    夏芍的目光就没离开过王道林*,见他的目光在人群里搜索,便知道他定然是没安什么好心&^。她身旁便是元泽^*、柳仙仙和苗妍^,她带着他们三个往后退了退,退去人群最后边。不经意间目光从三人身上扫过时**,她便愣了愣&。

    元泽和柳仙仙倒没什么,苗妍的印堂处隐隐有一团死气&&&!

    怎么会这样?

    明明之前都没有的!

    夏芍一眯眼,冷然往王道林处一看^,便一把拉了苗妍的手*,说道:“小妍&,一会儿不管发生什么事&&,不要离开我身边!”

    苗妍愣了愣,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她今天见过夏芍奇异的手段,便点了点头*,显得有点慌张&。

    “没什么要紧事&&,别怕?!毕纳指怂霭哺У男θ較。

    王道林一时没看见夏芍,这时,司仪已经读到了他送的贺礼*。

    “盛兴集团王总,贺瑞海集团董事长千金胡嘉怡小姐生辰^&,送清道光年间豆青花瓶一件*!?br />
    人群里嗡地一声,纷纷“哎呦”一声,这送的可是古董??!盛兴集团百亿资产&^,全国都排的上名号,就是不一样??!

    不少人纷纷恭维王道林慷慨,胡广进也笑着替女儿致谢。王道林却是目光一闪*,呵呵一笑,说道:“胡董事长就别拿我打趣了&,谁不知道,如今省内的古玩行业**^,福瑞祥可比我王道林的名声大*。他们店里的好东西也不少啊,想必比我慷慨*,呵呵^*&?!?br />
    他这一提到福瑞祥*,众人这才纷纷看向胡广进——怎么?胡董事长还请了华夏的董事长来^?人在哪儿?怎么寒暄了这么长时间,都没见到^?

    不少人开始纷纷四顾&*,都想见见最近省内风头最盛的集团创始人!

    柳仙仙眼神一亮*,去拉夏芍,“对了&&^!还有这么个人!都忙忘了**??炜炜?^!准备好了*,一旦发现这人在哪儿*,老娘就带你们杀过去!”

    夏芍笑看她一眼,接着便又把注意力放到了苗妍身上,密切注意着周围有没有什么不寻常的事*^。

    元泽在一旁颇有趣味地一笑&,挑眉看夏芍。这丫头今天对他见死不救^,一会儿他也不要救她,让她被柳仙仙和胡嘉怡追杀到精疲力尽好了。

    “胡董事长&^,华夏的董事长在哪儿?你你你、你这不厚道哇^^,也不跟我们说一声。闹得我们现在**,跟华夏的夏总是对面不相识哇!”这时*&,有人已经等不及地问了。

    这人虽然是开玩笑*,胡广进却是愣了愣^**,“哎呦&,是有这么回事!我是给华夏发了请帖的,可是……我没见到夏总来啊^^?*^!彼啡ノ仕疽?*,看看宾客记录&,果然没发现有华夏集团进来的记录。

    “这……大概是夏总有事没来吧**?”胡广进说道^^。他请帖发了不少,省内但凡是在青市住着的名流一概邀请到了^,但不是人人都有时间来,今晚来的人已经不少了**,他这才给忘了的*。

    “没来*?不可能^&!”这时&^,熊怀兴开口了&**,他嗓门大^*,一说话满屋子人都能听到,“夏总收到请帖那天,我就在福瑞祥店里&,她那意思是要来的&。而且,今天我本来想跟夏总一起过来,开车去福瑞祥店里接她的,马总说夏总一早就到了!”

    一**、一早就到了……

    胡广进和身旁的妻子对望一眼&*,两人都很惊讶。

    这话……什么意思^?

    “老胡*,马总说&&^,夏总没坐福瑞祥的车来,她说坐朋友的车*。一大早就到了你家,这^、这应该在你家都待了一天了&^^,你说她没到&*^?你这是跟我们开玩笑的吧?”熊怀兴边说边开始在人群里搜寻*。

    他身量高,目光自然比别人远,一眼便望去最后边&,而夏芍正好和朋友站在最后*,熊怀兴一见她,先是一惊艳,接着便哈哈大笑一声,仰着头,越过众人,遥遥对夏芍喊道:“不是吧?夏总^^!你今晚打扮得这么亮眼,他们是怎么有本事忽略了你的?”

    见熊怀兴冲着后面喊话&,人群呼啦一声齐齐转头。

    还有些人没发现他是在跟谁说话*,胡广进夫妻却是神色大变*,不可置信*!

    好在这时夏芍说话了,她立在后头没动,只是笑了笑,玩笑道:“熊总&,我今儿是以嘉怡朋友的身份来参加的生日宴,就没跟伯父伯母说^,你可倒好^,一来了胡家大宅^,我的潜伏就演不下去了?&!?br />
    夏芍语气打趣^^,整个屋子里的目光却如电般齐齐射来^^!

    熊怀兴眨了眨牛眼*,“??&?什么意思*?敢情夏总跟胡董事长的千金是朋友*?这、这……哈哈&&&!我说老胡啊,我都不知道说你什么好了,你这么长时间*,一直不知道么?”

    胡广进哭的心都有了,他可不一直不知道么!他、他甚至今天一天都没正眼瞧过这少女^*!只知道是嘉怡的同学,而且刚才他还因为她太过惹眼有点不快&,在那几个集团二代子弟面前揭她的短儿,以为替女儿出了口气,哪知道……

    胡夫人也是愣了^*。她对夏芍的印象还是不错的&,只是怎么也没想到,这今天进了家门后,就话不多&,一直安静坐在沙发上喝茶吃点心的恬静少女,竟然就是丈夫这段日子时常说起的华夏集团的创始人*?

    这个在今年夏天一夜成为省内新贵的华夏集团,它虽然年轻,资产却堪比瑞海集团&!而其创始人就在自家做客了一天,他们都没把人认出来?*!

    不仅胡广进夫妻愣了,在场的宾客都是“嗡”的一声&,炸开了锅!

    首当其冲地便是离夏芍最近的那几个二代子弟,几人不可思议地看着夏芍!她是华夏的董事长?就在刚才,被他们当初了普通家庭出身的少女*,还一番言语调戏?

    刘少眼神最为复杂&,他总算明白她对他说的那句“抱歉^^,我今晚没有找男伴的打算*?!钡氖焙?*&,他为什么会感觉气韵那么悠然,一点不似做作清高*。起初&,他还以为看错了*^,闹了半天是这么回事&&!她只是在陈述一个事实,她是华夏集团的董事长,即便是自己的父辈,在她面前也要略低一头&。她是够资格与胡广进平起平坐的人**^,他这样的二代子弟^^,在她面前,压根就不是低了一等,而是身份根本不能比。原来,她给他当女伴不是高攀,到头来,想高攀的人是自己……

    而离元泽不远的几名富家千金早已捂住了嘴&,华夏的资产^,听说跟瑞海集团有得一拼,而她们这些人家里,有的只是千万家资,普通家庭的人面前,她们是高高在上的富家千金。那么^*,在这少女面前呢*?她不是谁家的千金,她是一个集团的创始人^!

    元泽看着这些人的神色&,唇角笑意微微轻嘲——她不需要是谁家的千金,她只是她自己,比任何人都出众^。

    元少这时早就忘了自己的初衷了^,他看着众人纷纷恍然^^,换了一张热情的脸^,激动地来与夏芍握手寒暄,便露出一抹欣慰的笑容。他也不知道这欣慰的心情是哪里来的,反正就是自豪、骄傲**。

    胡广进带着妻子大步走过来&,双手握住夏芍的手&,“哎呀!夏总^!你说你……你怎么不跟我说呢&*?哎呀!我这一天,可怠慢了你了!有什么招待不周的地方^*&,别生我老胡的气??&!嘉怡也是的,竟然跟夏总是同学*,还是舍友!哎呦,这缘分……这孩子也是的,也跟着瞒着我!”

    他边说边回头瞪了眼楼上的女儿。哪知胡嘉怡早就呆在了楼上,目光呆呆地望着下面,手里的魔法棒掉了都不知道,除了眼还眨巴着*,这个人就跟石化了一样。

    柳仙仙也石化了*&,她看着夏芍被那些老总涌过来包围住&,便开始怔愣。

    二^、三……

    她用了最快的速度反应过来&^,却发现自己根本就杀不进人群!太他妈挤了!柳仙仙牙一咬*,呼啸着上了三楼^,一把掌拍在胡嘉怡肩膀上^^!

    “胡嘉怡&!我现在给你机会抽我一顿^!快!我绝不还手**!告诉我^,这不是真的!”

    胡嘉怡眼还是瞪着楼下,被柳仙仙拍了一把^,都没反应过来。

    “快告诉我这不是真的^!不然的话^,那妞儿就死定了*!骗了老娘这么久,你说,还要给她活路么^!”柳仙仙差点捂脸*,太丢人了&!她刚才还拉着她说等华夏集团的董事长一曝光&&^,就拉着她冲杀过去的*,结果人就站在自己身边&*。而且都认识两三个月了!

    这人丢大了&!

    夏芍*^!你死定了&&!

    柳仙仙的强大怨念&&,夏芍此刻没心思管&*,她表面上笑着应付着这些前来攀交情的老总&,目光却一直往身后扫*。

    刚才*^,她被这一群老总包围的时候,让苗妍待在自己身边*,一步别离开&。夏芍时不时地回头看&,看了几回&,人都在。

    而就在刚刚&,她又往旁边看一眼时,发现那里站着另外一名过来寒暄的老总*&,而苗妍*,已经不见了!

    苗妍^!

    夏芍心里一惊,说了句:“抱歉,我想找一下我朋友?&!?br />
    她这么一说,众人以为她要找她朋友有什么事,都纷纷让开**,夏芍以为苗妍被挤去了后边&,但——后面空无一人*!

    夏芍脸色变了变,元泽当先发现了,问:“怎么了&^?”

    “苗……”夏芍话还没说完,二楼大厅里便忽然传来一声女子的尖叫*&。

    “啊——”

    这声尖叫声音熟悉,正是苗妍的&!夏芍循声转头,大厅里的人都纷纷望去。柳仙仙和胡嘉怡在楼上,视野比众人广,当先看清楚了情况,两人一齐面色大变*!

    “天哪!阳台!苗妍坠楼了&&!”

    柳仙仙喊着*&,便和胡嘉怡一起往下冲。

    她们的速度却没夏芍快**。

    她明明在拥挤的人群里,却身形犹如一道银色疾电&*,角度刁钻地从人群里穿插了过去^,直奔阳台。在柳仙仙和胡嘉怡还没冲到,一群老总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她便当先自阳台一跃而起!

    当众^*,跳了下去^!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21》,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二十一章 曝光^!出事!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21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二十一章 曝光!出事^^!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21^。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