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生日宴^,驱邪阵法!

    章节名:第二十章 生日宴*,驱邪阵法^!

    早上八点^*,夏芍^*、胡嘉怡*、柳仙仙和苗妍*^*,便一齐从宿舍出发,来到了学校门口^*。舒煺挍鴀郠

    今天一起去参加胡嘉怡生日会的不仅仅只有这几人^*,同去的还有元泽^。

    元泽跟几人是同班同学^*,因为跟夏芍都来自东市,两人又是好友^,平日里在学校食堂跟胡嘉怡*、柳仙仙和苗妍一起吃过饭^,几人还算相熟。但胡嘉怡跟元泽还没熟到请他去自家别墅参加生日宴会的程度**,之所以邀请他,都是她老爸听说元泽是省委副书记兼省长元明廷的儿子^^,便劝说她把他邀请上。

    胡嘉怡是独生女,在家里从小受宠,她不乐意的事,她老爸磨破了嘴皮子也没用*。她之所以同意^,完全是看在元泽与夏芍关系不错的份儿上^。

    朋友的朋友就是朋友**!胡大占卜师的逻辑一直是这种直线条的。

    校门口^*,两辆红色保时捷停在门口等着,司机恭敬地开了车门^*,请五人上车*^。别说1998年的时候,即便是在后世,家中资产有个二三十亿^,那也绝对是巨富了。

    胡氏的瑞海集团在国内服装业很有名气,正因如此^*,以胡嘉怡童颜巨乳的惹眼外貌,在学校里才没有受到男生们的骚扰。

    红色的轿车在冬日里十分显眼*^*,周六早晨寒冷的空气里添了抹亮色*,惹得进进出出校门的学生们目光艳羡*。

    胡嘉怡带着柳仙仙和苗妍坐去一辆车^,让夏芍和元泽坐去后面那辆*。两辆车子便发动开来*,驶离了校门口,一路平稳地往市郊开去*。

    车子里,元泽一身米色休闲外套,双手交握,很自然地放在小腹上*^,教养良好。他转头看向夏芍*,见车里除了司机也没别人*,这才打趣着说道:“今天你可瞒不住了?^!?br />
    夏芍淡然一笑^,“我向来是顺其自然的*^?*!?br />
    元泽却不肯放过她^,“你是顺其自然了,那两位大小姐的脾气^,可不一定这么容易放过你^*。你以为人人都像我这么大度*,被你瞒了也就瞒了^,乖乖接受现实,都不找你讨个公道^?”

    夏芍听了哭笑不得,什么叫讨个公道?说得好像她瞒着他们是欺负了他们一样*^。她只是觉得朋友之间相处*,用不着这些*。

    元泽看她的模样不由胜利一笑,“怎么不坐公司的车去?”她要是坐公司的车去^,更能吓到胡嘉怡她们*,想想当初他在电视报道上看到她时受到的惊吓*,再想想她今天低调参加同学生日宴的做派^,他就觉得*,这丫头*!对他太不公平了*。

    “坐谁的车去结果不都一样?”夏芍笑了笑^,笑意却有些深,“可你不觉得我以朋友的身份去参加宴会^,可以不必穿那么正式*?”

    元泽愣了好一会儿*,随即摇头一笑——敢情是这么个原因?这丫头连这个都算计*^?服了她了^^!

    不过……

    元泽看向夏芍*^,当初在电视里倒是看见她穿着一身旗袍的模样,若是能亲眼见见,他倒是觉得挺好。

    “看什么^?”夏芍挑眉^。

    “听说你们华夏圣诞节那天有商业舞会*,我能去蹭蹭^?”元泽笑问。

    夏 哪会拒绝*?只是没好气道:“消息倒灵通*^*!”

    “我家老爷子说的^,他可是叫我跟你学着呢!”元泽笑看夏芍,“我家老爷子可不??淙?^*,你算是破了例的了^*。怎么样^?有空让我学习学习去^^*?”

    夏芍笑而不语^*,却是点头应了^。

    胡家的别墅在市郊的风景区^,确切的说,到了市郊还开出了五六里地,直到前方现出一处高档别墅区**。

    还没下车来^^,夏芍便从车窗望了望外头^。

    自从坐进车里*^,元泽的目光就没离开过夏芍,见她往外看*^,立刻就眼神一亮,好奇问道:“风水怎么样?”

    夏芍斜他一眼,“没看过大势^*,坐在车里这么一瞥^,你以为我有透视眼,连远处山水什么形势都看得清楚**?”

    元泽立刻笑了笑^。

    胡家的别墅在风景区的中段^,略微有些坡度,车子开进去后*,眼前便现出一座三层的复合型豪宅,两旁草坪葱绿,中间曲径宽阔蜿蜒*,左边青龙位上有水*^。车子开过**,夏芍便挑眉一笑**。

    此时还是上午^*^,宴会定在晚上*,那些商界的老总们晚上才到,因而车子开进来*,屋前都还没有别的车停着*。

    下了车来,门口便迎出来一对夫妇^。男人身量中等^,身材已经微微发福*,负手立在门口^^*,颇有威严感^。女子看上去只有三十来岁的模样^,保养得极好*,身材曼妙*,大冷的天儿^^,早就换上了礼服*,头发高高绾着^,眉眼间都是笑意***,十分喜人**。

    胡嘉怡看见女人就扑了过去*,“妈*!”

    胡母笑着抱了抱她^,宠溺地轻斥^,“不像个样子^!带着朋友来家里*^,也不先把朋友引进家里^^,自己先扑过来!这是谁家的教养^?”

    胡嘉怡皱着鼻子笑了笑*,转过身来^,伸手在夏芍四人面前一划^,俏皮地道:“这些都是我朋友^!学校里新结识的*,别的就不用说了^,妈你只需要知道,他们是我关系最铁的朋友就行了^。晚上宴会可不许只顾着招呼那些老总*,我过生日,我的这些朋友才是最重要的!”

    胡母笑看她一眼*,“行了,那些老总你爸负责应酬,我只负责照顾你们*??於冀莅蒦,外面冷^^?*^!?br />
    就在胡母把一行人往里引的时候*,胡嘉怡的父亲胡广进笑着上前^,对元泽说道:“哟^^,这位就是元书记家的公子吧*?哎呀*,幸会幸会*^!没想到我们嘉怡能跟元少是同班同学**,实在是荣幸啊*!?br />
    元泽笑着上前^,与胡广进握了握手*^,“伯父,您好?**!?br />
    “哎呀*,好好好*!快进屋*,快进屋^!”胡广进热情地招呼着元泽^,对夏芍三名女生只是看了眼^*,略微点点头^。

    对此,胡嘉怡翻了个白眼^*,胡母看了女儿一眼,拍拍她^,然后热情地把夏芍、柳仙仙和苗妍请进了屋^*。

    进屋的时候*,元泽暗地里看了夏芍一眼**,夏芍低头^、扭头,笑而不语**。

    既然胡嘉怡的父母没认出她来^,那她倒也乐得**。省得这三个妞儿一大早就知道了*,估计要批斗她一天^?;共蝗绲搅送硌绲氖焙蛟俟忌矸?,倒是她势必也得应付那些商场的老总*,这几个妞儿就是想找她的麻烦,估计也没机会^。等到回了宿舍^,她们应该已经过了最急切的时候,平缓了许多了*,然后她就能安全平稳地度过这次身份曝光的事^。

    夏芍心里打着小算盘^,一旁的元泽却是苦了*。

    胡广进没认出夏芍来*,最注意的人自然就是元泽了。一行人一坐去客厅的沙发来,胡母亲自给既然上茶果点心,竟然还有刚烤好的蛋糕饼干一类的小零食。夏芍喝着茶吃着点心好不惬意,元泽却是一时不闲着地应付着胡广进的寒暄*^。

    胡广进的那些寒暄^*,无非就是那一套^*,什么元书记身体可好?元书记这些年为青省的发展鞠躬尽瘁?*?!然后又问元泽的学习成绩^^,在听说元泽以东市中考状元的成绩考入青市一中后*,又对其一番夸赞,然后严肃威严地勉励女儿,要跟元少学学*!

    胡嘉怡对此自然是白眼一翻*,当耳旁风吹过*,气得胡广进拿眼瞪她,却又无可奈何*。

    元泽在一旁笑容温和,瞧不出一点尴尬来。却是暗地里用眼瞥一眼夏芍^,再瞥一眼^^,看着她捧着茶杯^、啃着点心的惬意悠闲姿态*^,眼神有点恨恨的滋味*。

    这丫头一定是故意的*^^!

    她一定是早就做好了来到就被认出来的准备,结果胡嘉怡的父母都没认出来,她便就这么顺水推舟了^^。她不说破的结果*^,就是苦了自己^。胡广进的注意力都在他身上*!她若是说破了身份^,好歹能帮他分担一下*^,可她倒把自己撇得干净顺溜^^!

    看看夏芍喝茶茶,唇角那一抹浅笑^^,元泽就恨得牙痒痒^。

    太没有身为朋友的自觉性了^,这个丫头^,回到学校得了空要好好教育教育^。

    元泽内心的怨念并没有影响到夏芍^^,她笑容恬静*,坐在沙发上喝茶吃瓜果,顺道缅怀了一下没有师兄在^^,瓜果没人剥*。

    夏芍恬静*^,苗妍腼腆,两人都属于安静的类型。柳仙仙性子闹腾^^,自然就获得了胡母比较多的注意力^,而且柳仙仙跟胡嘉怡早就认识***,跟胡母也不是第一次见面了^^,两人聊得比较欢^。但胡母也没怠慢了夏芍和苗妍,且她教养极好,也不打听两人的家世**,就只是问了问姓什么*,接着就“小夏^、小苗”地称呼她们了^^*。

    胡母此人比较健谈^,说话能看出性子爽利*,胡嘉怡多半像她母亲**。但她在待人处事方面却离她的母亲差远了*^。别看胡母大多是在跟柳仙仙聊天^,但她时不时就会问夏芍和苗妍一句*,让两人也参与进来*^*,丝毫不会让两人觉得受到了冷落。

    “我们家就这么一个女儿*,平时都叫我和她爸宠坏了*。虽然说心性不坏^^^,但小姐脾气还是有的*,任性妄为,耍起疯来可闹腾着^^。在学校里,想必给你们添了不少麻烦吧*?”

    夏芍闻言笑而不语,苗妍赶紧摇头,柳仙仙很是那么回事地点头*,“对*^^!”

    “喂*!柳仙仙**!今天我过生日**,你不能顺着我点儿?”胡嘉怡去推她。

    胡母笑着说道:“要是她有任性的时候^,你们别惯着她,也该叫她学学为人处世之道*。我和她爸当初是白手起家^,创下这家业^。她命好^,生下来就吃好穿好^,还受着宠^?*?赡鞘窃诩依?,到了外面^,就该让她知道知道^,没人宠着她^*!”

    胡母话是这么说,但几人话总不能这么应*,唯有柳仙仙痛快点头:“行^!以后我天天教育她*!”

    胡嘉怡恨得牙痒,胡母一笑**,去看女儿*,“嘉怡**,今天你过生日,朋友们既然来了**,你就负责招待吧*。带她们在家里好好玩,妈去厨房,今天亲自下厨给你做一桌子好菜!”

    胡嘉怡欢呼一声就起了身^,一挥手*,带着夏芍、柳仙仙和苗妍^^,呼啸着上了楼^,去她的房间里玩。

    可怜的元少^*,被留下了楼下客厅*,陪着胡广进继续寒暄。

    胡嘉怡的房间在三楼*,装修居然带点童话里的女巫小屋的风格!床上铺着暗紫色被褥*,上面星星月亮的*,风格神秘*。床上女巫版的洋娃娃^*^、黑猫玩偶*^,书架上各种欧洲占卜类的书籍^^,暗色木地板*、欧式窗子^*^,连苗妍进来的时候都呆了呆^^,很是喜欢的样子。

    一进屋,原以为胡嘉怡会给几人翻翻她的房间^,找点好玩的东西*,结果她却是先说道:“实在是抱歉^,你们……不生我爸的气吧^?他不是有意忽略你们的^*。但是商场里混久了……你们懂得^^。其实他平时在家里的时候,很和蔼的。就是有的时候会让人觉得有点……功利。但其实他不坏的*^,他公司那么大*,压力也挺大的*,所以时时刻刻都是在想着公司的事*。你们以后要是能常来^^,跟他熟了之后*,会发现其实他人还可以的^。反正*^,今天我带你们玩^^*,我爸的作为……你们别放在心上就好了*?!?br />
    胡嘉怡在宿舍里一直都是无忧无虑的模样**,很少说这些话**,夏芍听了倒是笑了笑*,微微点头。苗妍忙摆手说不在乎*^*,柳仙仙则一把搭过胡嘉怡的肩^,哼了一声,“还知道替你家老爷子说话*,还行*!没白养你这个闺女*^?!?br />
    “什么话*^!”胡嘉怡一遇上柳仙仙开口*,就感性不起来了,顿时踩她一脚*,“在楼下的事我还没跟算账!柳仙仙*^,今天我过生日**,现在我要捶你两下^*,你不许还手*!”

    “我傻了我不还手^!你敢动我一下试试!老娘直接把你从阳台踹出去!”

    两个活宝一对上,没完没了地就吵吵起来了*。

    夏芍一笑^,走去窗前^*。

    因为是三楼的关系*,窗前风景广阔**,抬眼远眺,便能看见远处的风景大势^。只见这处风景别墅区左右皆有青山环抱,前有湖泊,负阴抱阳^^,基本上形成了背山向水的格局*。而胡家的宅子在正好在中段*^,位置很好**。且夏芍往楼下望了一眼^^,发现开车进来是看见的水池其实是湖泊的一部分,但是水位浅^,沿着弯曲的一边*,修成了池子的模样*。

    夏芍正要顺着池子往远处看*,柳仙仙一巴掌拍过来,“你个神棍*^!会看风水不*?胡嘉怡家里的风水怎么样^?”

    “还不错^?^!毕纳值阃沸Φ?^,“这别墅东北见山*,西南有活水*^,利健康和财运*^。而且这别墅是方形设计^,楼顶有棱角*。方形属土*^*、棱角属火^,属于火土格局^。胡嘉怡家里是从事服装行业的*,五行属木*,这种格局有助旺之势,二十年之内^,这房子风水不会有大问题。而且*,以别墅的坐向来看^*,水的方位刚好在文昌府的位置,对嘉怡的学业也有好处^?^^!?br />
    夏芍淡淡笑着^*,语气不疾不徐^,却是听得屋子里胡嘉怡*、柳仙仙和苗妍眨巴着眼*,一愣一愣的^^。

    半晌^*,柳仙仙才一巴掌拍去夏芍肩膀*^,“你这妞儿,真是个神棍?*?*!老娘以前小瞧你的段数了^,你连看风水都懂?*?^!”不等夏芍回答*,她便呼地又转过头^^,对胡嘉怡说道^,“看见了没^*?这才是神棍^!学着点!”

    胡嘉怡郁闷地咬唇*,夏芍却是又转过身去^,接着顺着院子里的池水往远处瞧,想看看那湖泊的大势*。

    而这时^*,苗妍也走到了窗前,两人并肩站着,一起远眺^^^。

    这一往远处一看^**,苗妍忽然就一把手抓去旁边的窗帘*,眼神惊恐地望向远处湖泊对面的山上!

    夏芍没她反应那么激烈*,却也是皱了眉头。

    只见得*^,约莫是在湖泊中央的位置^,对面山林里^^,隐隐升起阵阵邪气***!

    这邪气夏芍记得很清楚,刚才她举目远眺,察看别墅风水的时候,是没有的^!刚才没有^**,现在出现了*^*,那么就只有一个解释——有人作法!

    而且*,作的是邪法**!

    仅凭这股子邪气*^,判断不出是什么邪法,但以这邪气刚一升发便有如此势头,显然不能小觑*!

    夏芍想都没有多想*,便直觉认为定然是与王道林熟识的那名风水师所为*^。她前些天作法伤了他^,对方这是知道她来了这里*^,寻着她报仇来了^!这附近有山有水^,山林密集确实是作法和藏身的好地方!

    而此刻*^,对夏芍来说,却不是跟对方斗法的好时机。一来她在胡家参加生日宴*,斗法这样的事不适合众目睽睽之下进行。二来她需要安静的环境*,身边不能有人^*,不然身边人可能会被伤到。三来她的身份还没有公开*,以胡嘉怡和柳仙仙的好奇心^*,定然要一番追问,很是麻烦^。

    夏芍眯了眯眼**,今天人多杂乱,确实不是个好时机^*。

    但对方来了^^,显然是不让她吃亏不走的。而从夏芍本身上来说,既然碰了面^,就不想放这祸害再回去!

    夏芍心念急转,转头看苗妍脸色发白,身子微微发抖。她有阴阳眼*,对这些阴气邪气本就感应比常人敏锐得多*^^,虽说是夏芍解释了灵体的事之后,她也开始慢慢锻炼着自己不要去害怕*,但突然之间感觉到这么一股子邪气*^,她还是会害怕*。

    好在胡嘉怡和柳仙仙正在屋里打闹^,两人谁也没发现苗妍的异常*。

    夏芍看了苗妍一眼*,拉了她的手*,一道元气渐渐送入她身上^,苗妍立刻便感觉到身体似乎暖和了许多*,情绪也有明显平静下来的感觉。她眼里的惊恐慢慢变成惊奇^*,抬眼看向夏芍**,夏芍对她点了点头^*,使了个颇含深意的眼色^。

    “洗手间在哪里^*?我和小妍都想去洗手间**?!毕纳稚裆绯5匚实?*。

    胡嘉怡一听^,和柳仙仙停止了打闹,开门把两人带去了洗手间^。

    夏芍和苗妍一起进去,还遭到了柳仙仙的吐槽*,“有没有搞错*?你们俩多大了^?上厕所要一起*?不嫌害羞??!”

    夏芍不理她*,顺带锁了门^^,走到洗手间最里面的浴室^,然后在苗妍耳旁悄悄吩咐了几句,听得苗妍愣愣点头^。接着*,夏芍便拿出手机*,给马显荣打了个电话^,细说了自己要的东西**,并告诉他这些东西去哪里买*,然后又对他说了个地址^,让他立刻买^^,立刻送^^,不可过了午时^!

    接着,夏芍和苗妍出了洗手间,还没到吃午饭的时间,胡嘉怡打算给三人挑件礼服*^,晚上宴会的时候穿^。

    夏芍没想到还是逃不过穿礼服^,但她现在心思已不在这上头*^,便劝说这些事下午再做也来得及**。趁着上午还有些阳光^**,不如去外面逛逛^^^,参观参观*^。

    柳仙仙早就对这座别墅了若指掌了,她不太感兴趣,苗妍却是点头附和*^,胡嘉怡专爱跟柳仙仙对着干*,当即表示同意*^,带着两人呼啸下楼*,柳仙仙只得跟在后头。

    到了楼下,可怜的元少在陪胡广进看电视*^,讨论时政大事,见四人撒欢地往外跑*,便递给她们一个幽怨求解救的眼神*。

    可惜^*,没人看见他的求救信号。

    到了别墅外头,胡嘉怡带着夏芍三人一通转悠,约莫过了半个小时**,便看见有车停在了别墅外头*^。车子停在围墙外,没有开过大门^,明显是有意避着人^。

    夏芍步伐悠闲地走过去,胡嘉怡和柳仙仙好奇地跟在后头,只见车里的人没下来*^,只是递过一个包来^,便开走了。

    胡嘉怡自然好奇*,“芍子^,你叫人来的?包里什么东西^?”

    夏芍回身笑了笑*,“还能有什么^?我之前给你挑生日礼物,商场没货了,今天才到^*。他们打电话给我*,我就让人送来了?*!?br />
    “礼物?”胡嘉怡眼睛亮了*,伸手就要去扒包,“什么礼物?我要^*!现在就要!”

    夏芍拿着包躲开^,笑看她,“晚宴还没开始呢,哪有现在就给的?等晚上^!?br />
    “就是^!等晚上^,跟我们的礼物一起给**!”柳仙仙在后头说道**。

    胡嘉怡这才忍了又忍^*,忍下了迫不及待的心情。

    把包放去了屋里^,夏芍笑着提议**,“反正还不到吃饭的时间*,闲着也是闲着^^,我看这附近风景好,不如……我们玩捉迷藏^?”

    这提议对四人的年纪来说*,有点雷*,柳仙仙和胡嘉怡都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夏芍*。总觉得,以她的性子*,不像是会喜欢玩这种游戏的人^^。

    “你多大了^?我以前觉得你挺沉稳的*^,结果今天你要告诉我,老娘看走眼了^*?其实你是个疯丫头?”柳仙仙问**^。

    “这地方风景是不错^*,不过有山有湖的^^,地方又太大*,万一走丢了怎么办?”胡嘉怡难得细心*。

    夏芍心里苦笑,果然这提议太过奇怪^,引起这俩妞儿的警觉了么*?可她不用这种办法^,她实在是脱不开身^^!总不能带着她们去画符布阵,还得跟她们解释^,时间上来不及了**。

    眼看着就要午时*,早晨太阳升起的时候*,阴气便开始散去^,阳气聚集^*。午时阳气达到鼎盛**,而过了午时^^,阴气便开始聚集*。所以**,作法一般都在晚上就是这个道理。对面山里*^,那人作法现在不过是准备阶段,所以趁着午前阻止是最好的,过了午时,便对对方有利了*^!

    现在*^^,抢时间最要紧*!

    夏芍看向苗妍,苗妍点头说道:“好啊*,我觉得这个主意好。我以前身体不太好^,又很怕外面一些东西*,我都是在家里待着不出门的*。我很小很小的时候玩过捉迷藏^**,就再也没玩过了^。现在我试着不怕那些,能不能……陪我玩一次捉迷藏^?”

    她消瘦的脸颊上那双大眼睛分外显眼*,看着胡嘉怡和柳仙仙,有点可怜巴巴^。两人顿时就有点心软了^^,胡嘉怡更是鼻头发酸^,“讨厌^!说这些干嘛*?要玩就玩,我又没说不陪。不过^,得划出范围*,以防走丢*?^!?br />
    苗妍立刻点头如捣蒜地应了^。夏芍看她一眼^*,感激地一笑。

    两人极力劝说胡嘉怡和柳仙仙先藏**,她们找。两人经不住苗妍恳求的目光*,便只能应了^*,从屋里出去*,下了楼*。

    两人一走,夏芍立刻把房门锁了。既然是刚才跟苗妍说了要她帮忙*,夏芍也不避着她了,反正她不像那两个妞儿那么打破沙锅问到底^,她只是安静地站在一旁*,以一种好奇而又惊讶的眼神^,看着夏芍从包里拿出一堆奇怪的东西^**。

    这些东西是夏芍让马显荣去庙街的店里买的*,九把桃木令牌^、一瓶黑狗血和毛笔^。

    夏芍蘸着黑狗血在令牌上画辟邪符*,之后结天罡煞*,这样一来^,令牌便有了和结煞的纸符一样的威力*。且由于这是由桃木制成的令牌*,威力更强*!

    苗妍不知道夏芍在做什么*,她只是看见她画了九道血淋淋的符^,并且嘴里不知念叨了什么,手中指诀变换^,接着那九块桃木牌子便好像有道莫名的威力震了开*!

    苗妍对这些本就感觉敏锐*,待夏芍把符画好,并结了煞*,苗妍已经捂着嘴*,用惊异的目光看她了^。

    夏芍没空解释*,只嘱咐道:“你去找她们两个,尽量拖着时间*,假如她们藏不住先出来了,你也尽量想办法拖住她们*^^!给我半个小时*,我去去就回^!”

    夏芍说罢,揣了桃木令牌就往楼下走,苗妍一把拉住她^,“你^^、你……小心点**!”

    “嗯?^!毕纳指怂霭残牡男θ較,点头便急速出了房门。

    见她们竟然还有心情玩捉迷藏,元少的眼神更加哀怨**,但夏芍却哪里管得了他^?只给他留下一个帅气的背影*,便消失在了大门^*^。

    一出胡家大宅^,夏芍便消失在林子里*,急速地奔行^*。

    她一袭白衣的身影*^,在葱翠的松林中穿行速度极快,耳旁风声呼啸*,少女敛了平时悠闲的神态^,唇抿着^^,目光如电*,扫视着两旁的方位*,身形穿梭在林中极有雷霆之势!

    她看准方位^,精准地在一处地方停了下来^,然后挖开泥土,将一块桃木令牌埋了进去藏好。接着迅速起身,又开始急速穿行*,一会儿又在一处方位停了下来*,还是一样,挖坑*!埋令牌*!

    接着起身^,再急速在林中穿行*。

    周而复始,一共埋了八块令牌**。

    这八枚令牌*^,沿着湖岸**,将胡家大宅给围了起来^,若是能从上空俯瞰^,并且能精准地找出这八枚令牌的埋藏点^,会发现,其排列正好在八卦方位上^!

    桃木驱邪阵法^*!

    这个阵法可以驱邪避鬼^,但要令阵法有用,八卦方位不能错以外*,还有一个关键的地方,那便是阵基!

    夏芍此刻手握第九枚令牌^,面朝东方而立。阵基便是神位**,此阵法神位在东,这最后一枚桃木令牌埋下时*,必须令牌正朝神位*,此阵才可成功*。

    待夏芍将令牌埋好,仰头看了看天空*,约莫差半刻钟便要到午时^。她赶紧盘膝而坐**^,也面朝东方^,周身元气激荡,手中法决连连变换九道,忽然抬眸,沉声一喝!

    “开^!”

    埋在地下的九枚桃木令牌,随着这一声激喝,好似感觉到了夏芍的元气一般^^,同时引动^^!

    如果*,这时有能看见阴阳二气变化的人,又能站在高处^^^,便会发现^^,一道接着一道的阳气串联成八卦图案*,将胡家大宅圈禁护持在内^*!以湖泊岸边为界^^,阴煞之气半点进入不得**!

    这样的手法寻常人感觉不到,对面山林里,正盘膝坐着^,准备着作法之事的闫老三却忽然睁开了眼^*!

    “嘶!这是……驱邪阵法*^?”闫老三眼神疑惑*。

    驱邪阵法他知道^,但按理说^,不该有这么厉害才对^!

    除非*,对方修为高深,又或者……

    “符的问题^?不!不可能*!内地不可能还有这种高手!”闫老三极力地否认自己的猜测**,结煞这种术法已经失传已久^*,他在奇门江湖里这么多年^,只听说过玄门还传承着此法**!但玄门大部分的风水师在港台东南亚等地*,也有一些在国外*^。且不说玄门收徒极严,轻易不收入门下,致使玄门出身的风水师并不多*。就算是玄门的人^*^,也不是人人会这种方法^*,这是只有掌门**,或者入室嫡传弟子才能受到的传承术法^!

    他不信内地有玄门的人存在^,更不信会有这样的高手。

    那对方……是什么人^?

    闫老三思索一阵*,惊骇的眼神渐渐压了下去^,慢慢笑了起来。他这一笑^,浑身都带着邪气^,起身走去远处给王道林打了个电话^^。

    “今天去那胡家大宅的人里,那小丫头还有带别人*?比如^,老者之类的^*!?br />
    电话里赶忙传来了王道林否定的说法*。

    嘶^!这么说……湖对面摆下这厉害的驱邪阵法的人**,是那小丫头?

    闫老三眼神再次惊骇了^*,却是慢慢眯起了眼^*,脸色难看^。如果真是她*,那么^,前段时间伤自己的人……

    “好^!很好*!少年出英才?^^!以为一个驱邪阵法就能奈何得了我*^?待到了晚上,叫你看看前辈高人的厉害!”闫老三阴狠一笑^,对着手机那头说道,“晚上宴会的时候,帮我办一件事?!?br />
    ……

    闫老三吩咐王道林的时候,夏芍赶回了胡家大宅^。

    她出来了约莫半个小时,胡嘉怡和柳仙仙早就藏不住了,两人正把苗妍围在屋里询问夏芍的去向^*,夏芍这时出现在了门口*。

    “抱歉*,本来要去找你们的,结果我师兄打电话来^,有点急事,我刚好下了楼^*,就走去远处林子里接了*。让你们担心了^,抱歉^^?!?br />
    胡嘉怡和柳仙仙跺着脚回身*,“有没有搞错?你吓死人了^^!这附近林子这么大*^,还有湖,我们都以为你走丢了^,万一再出什么意外……吓死我了^!我差点就叫人去四处找你了^!”

    胡嘉怡眼睛发红,明显真是吓到了*。

    夏芍赶紧赔罪,并哄着这妞儿说今天一定什么事都听她的^^,这才把她给哄好了^。

    楼下传来胡母的声音*,叫四人下楼来吃午饭^。

    夏芍趁着下楼之前,又去了趟洗手间^**^,给徐天胤打了电话^,她怕他担心^,便把情况简单地说了说^*,接着道:“我已经布了桃木驱邪阵法***,护住了胡家大宅*。晚上约莫十点宴会散席*^,那时候师兄再来吧*。今晚,就把那人给解决掉^*!”

    “我给你东西带了么?”徐天胤沉声问*。

    夏芍一愣^,自然知道他说是什么,便说道:“就戴了一只镯子*。放心我*,我身上还有师傅给的玉葫芦在,而且还有龙鳞呢!”

    不管身上的匕首是不是古时候的龙鳞^,夏芍懒得起名字,就直接叫它龙鳞了。

    夏芍给徐天胤报了地址^,说好了要他来的时间^*,便挂了电话**。

    中午是一顿家宴^^,气氛还算不错,只不过夏芍发现^,元少今天总用幽怨的眼神看她,她笑着低头吃饭,想着吃完饭要不要解救他一下^。结果*,吃完了饭,可怜的元少就被胡广进热情地拉着在客厅里下棋,让夏芍看了万分庆幸自己今天没一进门就暴露^*。

    她给了元泽一个“节哀”的眼神*,然后笑眯眯晃着去了楼上*,在胡嘉怡的房间里挑了件礼服。

    女孩子挑衣服换衣服本来就是件费时间的事^,别说有四个人在*^。四人在房间里一折腾就是一下午,挑好换好*^*,已是下午五点^*,胡家大宅陆陆续续来了人^*。

    晚宴要开始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20》,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二十章 生日宴^,驱邪阵法**!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20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二十章 生日宴^,驱邪阵法*!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20*^。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