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收服*&!龙鳞匕首^!

    男人名叫常久,家住市里老房区里快要拆迁的老四合院&^,院子里的砖面都陷的陷、裂的裂*,年头已经很久了*&,但收拾得还算干净*。舒煺挍鴀郠

    可还没进门*&,夏芍便和徐天胤对望了一眼*。

    夏芍一皱眉^,看去屋子的北方^,那地方一片黑浓的阴煞之气,几乎笼罩了整间北屋,并隐隐有向其他屋子散开的趋势。夏芍迈进屋子,发现墙角处是一切煞气的来源*,她一眼扫过*&,便发现地面上放置了一个水缸。

    “你在水缸里放了什么^?”夏芍表情有些严肃地问道*。那地方放个水缸并没有什么问题,可是哪里来的这么凶的煞气?

    常久话不多^,进了院子便带着夏芍和徐天胤往中间的屋子走^^,听见夏芍的问话^**,回过头来*,眼底有些惊讶的神色,“夏总怎么知道我在水缸里放了东西?”

    夏芍没跟他解释&,只是直接说道:“快取出来&!那东西煞气极重,你们家的房屋坐向来说&,北边主母^,你放在北边屋角,是想让你母亲的病雪上加霜?”

    常久一听这话,果然脸色变了&,几步就冲了过去,然后去搬那水缸。夏芍跟着过去,发现那水缸里竟然没有水,而是底部铺着层厚厚的白花花的东西&,看着像盐……

    常久把水缸转出来^,让它远离北边房屋。他皱着眉头,看起来很厌恶里面的东西,转着水缸便想把它丢去门外。

    夏芍却把他拦了下来^,“你放去门外也没有用,这东西凶煞太重^!若是放去门口*,这股煞力直接从大门气口冲进来&,还是大凶。让我看看吧,里面放着什么&?”

    “不行的&,夏总^。我给你看的那八件古兵器里没有这件,这把刀很凶&^!我听一位云游的老道说,我父亲的死可能就是收藏这把刀的关系。他给了我一张符,说未必镇得住这把凶器&&,要我寻一处道观,作法镇住&*&。附近倒是有一家道观,但是那些个道士,都看不出这刀很凶来^,我一想^,这要是放在道观也等于害人了,就把它又拿了回来&&。起初是拿去了市郊一处山下埋了起来*,直到昨天,才取出来拿回来&。我听说盐能驱邪,就把它用盐埋在了水缸里&,没想到……”

    常久说着*,夏芍却是回头看了徐天胤一眼——刀!含有凶煞之气的刀!

    没想到,居然真被他们碰着了*!

    “我既然能看出凶煞来*,自然不怕它*。你让开吧^,我把它取出来看看?!毕纳炙底呕吧锨癪*,徐天胤却在后面拽了她一把。

    “我来*?&*!彼蝗莘炙?,把夏芍护去后面*,没有半点商量的余地*&。

    夏芍无奈苦笑,她看起来难道很像是会粗心大意,不懂得防护的人么*?那刀上面不是有道符么?虽然是不能完全封住煞气^,但好歹有点作用,她再以元气护住自己的话&,应当是没有问题的*。

    夏芍苦笑之时,徐天胤已将水缸放倒^,将其中厚厚的盐抹开,将东西端平^^,取了出来*&。

    只见徐天胤掌心中的是一把匕首!形式为中脊,外面有刀鞘,刀鞘很新&,明显是现代之物。匕首里面是个什么情况看不见,因为上面封着一张符*,遮挡了匕首的全貌*&,一从水缸里取出来,凶煞之气便极厉地逼来!

    “师兄!”夏芍面色严肃下来,敛眸掐起一道指诀^&,含着自己的元气虚空画了一道符,向那匕首逼去!

    那匕首“嗡”地一声,竟似反抗一般,在徐天胤掌心微颤,但其外面包裹着一道纸符^&,又被徐天胤的元气所缚,夏芍虚空制的一道符逼来时^,它挣扎了好一阵儿^,终是抵不过这三道力量&*,渐渐安静了下来&。

    它安静下来以后,煞气已被锁住**&^,徐天胤却是也虚空制了一道符将其缚住,接着才慢慢揭了那道纸符^*。但纸符一去,束缚少了一道&,煞气就开始有震动的苗头。

    徐天胤看了夏芍一眼*,“好凶**,要能降服倒是把不错的防身之物。能看出是哪个年代的^&^?”

    他这么问着^,匕首却是托在掌心*^,以元气隔绝着煞气,看起来并没交给夏芍的打算。夏芍微微笑了笑^,心里涌出暖意^,且略微有些惊讶^。她没想到师兄也会虚空制符^&^,师父说*,会虚空制符的人,修为一般在炼神返虚的境界。她这样的属于天资极为过人的,没想到师兄天资也这么不错^。原本,她只听师父说过,师兄在奇门阵法上是奇才,没想到他在炼符制符这方面^^,也天资过人。

    两人这一番对话和行为&,早就看得常久在一旁惊愣不已^。这不是平常人所能接触的事情,当初那老道说他父亲的死跟这把古代匕首有关**,并且给了他一张符^,已经是让他觉得不可思议了。然而今天的所见更加不可思议*,两人虚空画的什么图他看不出来,但这把匕首在没有人动的情况下*,自动嗡鸣却是亲眼所见&*!

    这世上&^,当真有这种事?

    “这匕首你父亲什么时候得到的?是什么来路?你可知道&&^?”夏芍问道,问玩又对徐天胤道**,“这上面的鞘是现代制品,后期配上去的&&*。里面是个什么样子,要把鞘拿下来看看&?!?br />
    古兵器的收藏属于比较冷比较偏的门类*,她接触的也不是很多,但这件匕首有她的天眼为证^,是见古物是肯定的&。只是年代出处之类的,许还要听听来路^*&,再慢慢推论。

    “来路我倒是知道些。夏总*,进屋说吧&?!背>冒严纳趾托焯熵非虢?。里面摆设也很陈旧了,一张藤制的长椅&,一张玻璃茶几^。三人坐下,常久泡了茶来^*,茶很一般^,但茶具却是精美。

    夏芍特意注意了一下&,仿粉彩的,跟刚才在古玩市场买下的那花瓶像是出自一人之手*,画工*、构图都很精细&。

    她微微挑眉&,却是将这事暂且压下*&,看向徐天胤手中*。

    徐天胤这时已把刀鞘拿了下来*,只见这把匕首两边有刃*,形式中脊,脊上刻着龙纹一般的装饰!

    “龙纹*?”夏芍微微一愣^*。古代的刀剑在起初的时候&^,是贵族佩戴的饰物,象征身份地位&,而身份地位不同^,图腾也不同^&*。不是每个贵族都有资格在刀剑上刻花纹*,而刻的花纹也有讲究**。这龙纹……很明显是皇家所有!

    而且*,这匕首的用材很不寻常,虽然现在还断定不了年代*,但其历经了这么长久的岁月^,中间略有印渍^,但两边刀刃竟然还锋利雪亮^!

    “这把匕首是三年前,我父亲从一个倒斗的人手里收回来的。那个人出手很急^,价码也不高&^,只说是倒了南边的一个大斗&*,里面却很晦气*,没什么东西^,就倒出来几样,还被文物局的人给盯上了&。我父亲对古兵器很狂热&,也不管这东西的来路合不合法^,当即就表示要收^^,但是收了之后……”常久皱着眉不说话了&。

    夏芍却是垂了垂眸,“问句可能让你不太舒服的话^,你父亲是暴毙而亡的吧?而且&,应该是在拿到这把匕首的三天之内&^?!?br />
    常久抬起头来^^,眼底有惊骇神色,点头道:“对^,第三天晚上*,也不知道怎么就犯了急病*&,开始咳血……没送到医院,就过世了&。因为他犯病之前还抓着这把匕首,我就想葬他的时候^,把这匕首留给他。但是在选墓地的时候,遇到了那位老道**,他说这匕首有问题*,让我千万别葬,不然我也得暴毙*&。他给了我张符&,却告诉我不足以封住这把匕首^,让我如果能去京城,京城那边有座道观里有高人在&^,可以让我去看看&。我本想启程去看看&,但母亲忽然被查出病来……这一拖就是三年*。这三年&,我不敢把这把匕首放在家里**^,就埋去了市郊。直到昨天*^,我打算还是卖了家里的那几把古兵器,带我母亲去京城治病^。这才下午收了摊,去把它取了出来&,暂时放在家里的水缸里^,用盐封着^*。我以为有这符和盐在,而且只放一两天^,没什么事,没想到……夏总*,今天不知道怎么谢你好?^!?br />
    夏芍摇头,“幸亏是昨天才取回来的&,不然……这把匕首*&,我想收走*。你放心,这凶煞我有办法对付^。你只需告诉我你父亲当初入手的价码&*,我不会叫你吃亏*&^&?*&!?br />
    这匕首*,如果用来布阵斗法*,必定是好东西!她没想到今天能遇到,这真可谓是机缘了*&。既然遇到了&&,王道林那边那个风水师*,势必奈何不了她&!而且,有这匕首在*,日后去香港,也是一大助力&!

    这匕首,她今天势在必得*!

    常久看了徐天胤掌心的匕首一眼,眼神复杂^,却是一摆手&,“既然夏总有办法的话*,这匕首就送给夏总吧&^。这种害人不浅的东西,还收什么钱&?!?br />
    夏芍一听,自然不可能真白拿,便问道:“你父亲既然是古兵器的爱好者**,那他对这把匕首是怎么断代的*?”

    “他拿到这匕首后^,连翻了一夜的书,早晨起来欣喜若狂&,说是可能是古代的名刀&,叫……哦,龙鳞!”常久回忆道。

    “龙鳞*?”夏芍愣了。

    徐天胤也看了眼手中的匕首,显然听说过这个名字^。

    “这不太可能?!毕纳炙档?&^,“这是把古刀没错*。但龙鳞传说是魏太子丕时期所造**,史料记载:‘魏太子丕造百辟匕首三&,其一理似坚冰*,名曰清刚^;其二曜似朝日&^,名曰扬文*;其三状似龙文^,名曰龙鳞?!劬菟涤腥叨绯?^&,魏晋时期的计量单位与现今略有出入^^,但也该有一米左右的长度??烧獍沿笆滓簿腿喙?,与史料有出入?!?br />
    常久有点意外^&,古兵器收藏属于冷门^,一般人眼力都有所欠缺&*,没想到她对这方面的史料也知道得这么清楚。

    “夏总既然是古玩这一行的&&,就应该知道^,史料其实有时有夸大的情况。魏晋时期距今很久远了*,考古发现很少&,可供证实和推测的史料也很少,有时不能尽信^^。当初我父亲收这把匕首的时候*,倒斗的人说是从南边的斗里出来的,咱们这里的南边^,应该是曹丕墓的所在*。当时&^,那人也说墓里东西不多,这也符合曹魏时期的墓葬风格&^&!背>盟档?。

    他说的确实也有道理,曹魏时期倡导薄葬,曹丕认为盗墓“祸由乎厚葬”。他认为*&^,葬就是藏^&,把尸体藏起来,所用棺木、衣服不需要很多*、很大、很贵重*&*,能遮蔽身体就行^。因此&,据说曹丕死后^,后宫淑媛&^、昭仪以下的妃嫔“悉遣还家”,与其骨肉团聚或嫁人^;陵墓不封陵堆墓,不建寝殿、园邑,不修筑神道;墓内不随葬金、银^、玉、铜等贵重物件。

    据说,他的目的是“欲使易代人之后,不知其出处”,但其实后人对他的陵寝所在地还是多有推测的*,被盗墓贼光顾了^,也有可能。

    而这把匕首若真是龙鳞,被葬于墓中也有可能*。

    夏芍回头对徐天胤说道:“据说^,这把龙鳞是当初欧冶子造巨阙剑时剩下来的一块神铁^^,这把匕首锻造出来后^,受用于朝廷^,因为太过锋利,被用于古时最残酷的死刑‘凌迟’。所以^,从这方面来说,倒是能解释这把匕首为什么有这么凶的煞气**&?!?br />
    凌迟*,也就是民间所说的“千刀万剐”,最早出现与五代时期^,一直延续至封建王朝破灭,是古时候最残忍的死刑。据说要将受刑者的肉一片片割完^,令其深受痛苦*^,慢慢折磨致死。清朝时期有二十四刀、三十六刀**&、七十二刀和一百二十刀几类。最残忍的要数明朝时期,据说是真正的千刀万剐,大多数凌迟要超过千刀,执行凌迟刑罚的刽子手有本事让人在那之前保持不死,比较知名的是明朝作恶多端的大太监刘瑾*&,被割了三天&^,共四千七百刀&&^*!

    如果说&,龙鳞刀是执行凌迟刑罚的凶刀^&,那它必然沾染上无数死者临死前的怨念,才导致有如此凶戾的煞气。

    如今,当真让她见到这把古代著名的凶刀龙鳞了*?

    夏芍伸手便要把匕首拿过来细看,徐天胤拿着避去一旁^,面无表情,“看看就成,别碰&*^?!?br />
    夏芍无语&,苦笑*,“没事。都缚了两道符了&&,伤不着我?!?br />
    徐天胤沉默不语,直接把匕首入了刀鞘**,把符贴了上^&,然后默默收了起来。夏芍在一旁看得差点不淡定^,深吸了一口气,无奈笑了——看来她不收服这把匕首,他是绝不会把东西给她的&。

    那就等一会儿走了之后^&,再去市郊寻个地方收了这匕首吧*。

    这之后,夏芍才让常久把他父亲收藏的那八件古兵器拿了出来^。古董刀剑跟瓷器不一样,存世量太少,凡是真品,基本上都落于大藏家之手。对收藏者来说,不仅门槛高*,而且真品很难寻到**^。因为赝品太多了,而且刀剑不好保养^,很多流传下来^,刀鞘都已经烂了&,剑身也不见往日锋利了。

    常久的父亲收藏的把件古兵器**,有三件就是仿造的^,作伪的手法很高明^,夏芍是开了天眼之后&,才辨别出来的。她不是古兵器鉴定方面的专家^,无法具体解释给常久听&*,只能告诉他这三件不靠谱,他听后竟也不问缘由*,反而露出点淡淡嘲讽的笑容*&,“是么,他也有打眼的时候啊&&^!?br />
    夏芍看了他一眼,看起来&^,常久和他的父亲,关系不太好*?

    “既然这三件是赝品*,那么我就不卖了&&。正好把这三件留给我母亲吧,免得她说我把父亲留给她的念想都卖了*?&^!辈坏认纳炙挡皇?,常久便出言道^^。

    夏芍听了慢慢点头*,“也好。剩下的这五件^^*,基本上都是明清的物件*,还有一件可能是民国初期的物件。加上刚才那把疑似龙鳞的匕首,我总共给你两百万。以汇款单据为凭&&^,我拿回去给我们马总看看&&,如果这里面有我看走了眼的极品在*,我再补给你。你看怎么样*?”

    六把古兵器*,两百万,如果那把匕首是龙鳞的话*&,夏芍就算捡了大便宜。但那也只是对她本身来讲,毕竟这把匕首太凶,普通人根本不能收藏。所以,受众人群少的话&&^,再好的东西价码也低。其余的古兵器,夏芍给的价码算是可以了*&,毕竟古玩行也是要赚钱的*,古兵器是冷门,再高了怕是不赚钱了^。

    “不用了,夏总给的价码差不许多,我父亲这些年收藏这些的花费也差不多就是这些。这比我想象中的价码高很多了,真的谢谢你。我母亲要是病好了*,我一定跟她亲自去福瑞祥跟您道谢?!背>谜酒鹄此档?,眼神郑重。

    夏芍笑了笑&&^,把慈善基金会的电话还是给了他,“电话号码你留着吧,你可以打给他们,看他们能不能推荐一所好的医院**&,并且帮你联系肾脏移植配型的事?!?br />
    常久盯着那号码好一会儿*,觉得有道理,这才收了下来,尽管这年头国内慈善基金会听起来有点陌生**&,但他没怀疑夏芍忽悠他。

    既然谈好了价码,那就该出门转账了。但夏芍却是不急着走,她看了眼桌上精致的粉彩茶壶茶杯*,抬眼笑着问道:“我有件与买卖无关的事想问你*,如果不方便答*,可以不答?*!?br />
    “夏总有事就问&?!背>勉读算?,点头^。

    夏芍一笑^,“我想说,收藏这些古兵器虽然是冷门^,可你父亲收藏了这么多&&,花的钱也不少。你家里本应有些家资的,我猜这家资跟桌上的粉彩瓷有关^^,你今天所说的现在还有能在粉彩上做上光晕的高手&,该不会是你家吧?”

    常久脸上的表情一直都是严肃的,很少有笑面*。听闻这话眼底更是露出几分排斥几分警觉来,但过了一会儿*,许是考虑到夏芍的人品,这才轻轻点了点头,“夏总稍等?!?br />
    他转身出了屋*,没一会儿,从旁边的屋里出来,拿了件花瓶来*,放到了玻璃茶几上,“夏总^^,你再看看这件粉彩瓷,看它是真品还是赝品^!?br />
    茶几上的,是一件粉彩桃花的直径瓶,依旧通体白釉^,绘桃树一株,蔓遍器身,花蕾欲放*,鲜花婀娜,绿叶青翠*&,彩蝶飞舞其间。圈足内施白釉,外底署青花楷书“大清雍正年制”双行六字款,外围青花双线圈^!

    这件粉彩花瓶胎体薄轻^^,釉面纯净,温润似玉!且其绘画精细入微,图案逼真**。技法上竟吸收了中国传统绘画的“没骨”技法^,突出阴阳向背,浓淡相间,层次清楚^,极富有立体感*!

    如果夏芍不开天眼^,她有八成的可能会认定这是雍正年间的真品!对着光看*,那五光十色的光晕都能显现出来!

    这……真是高手?*&?!

    “这是你的手笔*?”夏芍挑眉问*,眼神有些亮&&^。不提这光晕&,只说这绘画技巧*,就堪比工艺大师了呀^!

    “夏总认为是赝品?”常久问道*。

    夏芍摇头一笑,“既然是你拿来问我的&^,我自然觉得它应该是赝品^。但是如果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我很有可能认为这是真品*&。鱼目混珠,以假乱真&&*!这手法是我见过的最精彩的^&?!?br />
    常久浅淡地笑了笑&,点头道:“是我做的*^。我爷爷是民国时期的手艺人,专做这个^。我父亲传承了他的技艺&,所以早年我家中也有些家资**。只是他沉迷于古兵器之后^,整个人的性情就变了很多,就像着了魔一样&&,我和母亲就不在他眼里了。我小时候&*,爷爷还在世时,曾经教过我&,我自己也钻研过一阵儿。夏总其实说的没错&,民国时期有作伪的高手,现代已经绝迹了。我们常家^,是仅存的了?!?br />
    “既然你能做出这样的粉彩瓷,为什么不把这样的拿去古玩市???”夏芍挑眉问^,却是想到了什么问道&,“你是故意留的破绽*?”

    常久浅笑着点点头**,显得有些不好意思^^,“是。我总觉得作伪终究是不地道,所以故意留了破绽,如果有人能看出来,那……其实今天要谢谢夏总,让我没最终做下错事。我……曾经答应过我妈,不用这种家传的手艺骗人,我妈信佛,她说我们家今天这样的境地,都是报。所以,我现在做这些瓷器*,只是闲暇时拿来消遣的*&,没有打算卖掉的意思^。既然夏总也说这手艺现代已经失传了&,那就让它真的在我手上结束吧。实在不好意思,如果夏总是想……我不能答应*?!?br />
    夏芍听到最后倒是笑了,敢情他以为自己想让他作赝品^,然后以假乱真地发一笔横财*?

    “古玩这一行最恨赝品,我不会拿福瑞祥的名声出去糟蹋。我只是觉得,你这么好的手艺,如果能自成一派&,日后就要多位工艺大师了^^?&!毕纳中ψ胖傅?。

    常久一愣,显然是没有想到还有这种路子*!当然&,自成一派不是那么容易的^,要试验、窑温、用料**、器型等等,都是烧钱的事*,没钱做不了。以前家里没钱**,现在卖了这些古兵器&,母亲治病应当花不完,剩下的如果他能用来试验&&*,或许真的能让母亲以后过上好日子!

    常久感激地看向夏芍&,郑重道谢。这名少女^,简直就是他命中的贵人^。

    夏芍含笑点头,这便带着东西出了门&,给常久转账过后*,她便和徐天胤回到了福瑞祥店里,把几把古兵器送回去*&^。眼见着已到了吃晚饭的时间,两人便去附近酒店用了晚餐**。

    晚餐过后^,虽是累了,却没空休息&,直接开车又去了郊外。

    夏芍得把这件匕首给收服了!

    要收服这件凶器*,夏芍打算以精血为引,但若是不成功,她很有可能遭到反噬^。徐天胤在林中空地上画了一道阵法,自己坐于阵中,对她道:“来&?!?br />
    夏芍一看这阵法便笑了笑^,这是要给她护持*。一旦她遭遇反噬*,徐天胤便可救她&。

    由于是第一次做这种事**&^,夏芍也不逞强*,她点头坐去阵中*,将匕首去了刀鞘*,咬破指尖儿&,一滴精血落了下去&&。

    这把匕首且不说是不是古时候凌迟之刑用的凶刀*,仅凭其凶戾之气,便不可小觑&。这匕首也不知在地下沉寂了多少年了*,今夜突然吸到人的精血,突然就像是被唤醒了一般,上面缚住的两道符咒都齐齐崩断!

    匕首发出一声铮鸣之音^^,刀脊上原本残留的渍迹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褪去,一把沉寂了少说千年的凶刀像是觉醒一般锋利如雪!

    与此同时^^,凶煞之气也浓烈得发黑*!

    夏芍周身元气震荡^,感觉这匕首像是要反噬她*,一瞬间眼前黑蒙蒙一片,好似出现了无数惨嚎的声音,怨气像在眼前化作怨灵*,扭曲狰狞的面目像她扑来*!

    夏芍知道*,这只是幻觉。当阴煞之气进入脑中^*,人便会出现幻象*,有的时候*,见鬼的说法有可能是真的看见了灵体,也有可能只是幻象。比如说阴盛阳弱^,人气场比较弱的时候,就容易出现幻觉^。

    此时夏芍周围,明显是阴气极盛*!但她却是冷哼一声,咬破舌尖,含血喷出一口气息,血滴落在匕首身上*,那匕首很是欢欣鼓舞一般&,看起来竟是想要吸收这滴精血。

    夏芍趁着这工夫手中法决掐起,急速变幻&,连连虚空画了三道符咒^,困住了匕首!

    匕首自然不肯就范^,它凶煞极强,被夏芍以精血唤醒后煞力更胜以往,浓烈的煞气被符咒困在一定范围内**,却是越聚越多*,想要震开一般*。

    夏芍自然不给它这机会&^,她连连又画了几道符**&^!

    五道!七道!九道!十三道!

    一道接一道连连施压^,符咒就没停过^。

    按理说^&*,这匕首如此凶戾的煞气,连唐宗伯收服它都要费些工夫*,按夏芍如今修为的境界,要收服它可以说要冒很大的险。徐天胤深知此道&,所以才画下了奇门遁甲的阵法^,帮她护持,以求她在受困反噬之时,助她一臂之力。

    但奇怪的是*,夏芍手上的符咒一道接一道制出*&&,她周身的元气却没有任何变化!

    这种变化不是说她周身的元气不见激荡震动^,震动是有的&,但那是她在以元气虚空制符的时候自己引动的。但制符或者是作法本就是消耗元气的事&,而元气的深浅几乎就代表了修为*^。比如说斗法&*,元气若是消耗光了^^,那这人必定是要大伤的^!

    虚空制符消耗元气很重,以夏芍的修为^,连续十次便应该是极限了,剩下的便只能跟这匕首耗着&,看这些符咒能不能压制得住它的煞气。若是不能,徐天胤就得帮忙。

    但这都十三道了,她周身的元气依旧没有耗损!且*,手上还在继续&&!

    十五道!十七道!十九道*&^!二十三道^*!

    二十五道^^!二十八道!三十六道&!

    徐天胤坐在夏芍身后,向来不善表露的神色都微微露出讶异。

    三十九道!

    那匕首若是个人*,会说话的话^,估计要郁闷死了*&^。它煞气再强,再厉害,再能耗,也耗不住夏芍这个变态元气不耗损&^!

    她大有“你不服,不降&,我就在你身上施个百八十道符咒,困不死你,也埋了你*!”的架势^*。

    估计当初孙悟空大闹天宫,被如来佛祖压在五指山下挣扎了五百年也爬不出来*,就是这个感觉^^。

    夏芍顶多胳膊酸点^&,她不累,精神好得很^,那匕首却是煞气被这三十九道符咒磨得快要耗不起了。

    最终&,在夏芍的符咒加到五十四道的时候*&,匕首终于是服了。

    它发出一声铮鸣&,周围煞气悉数散去,而与此同时,夏芍身体里感觉到一股血脉相连的感觉*^。

    有了这种感觉&,夏芍便知道^,应该是成功了。

    她第一次凭自己的本事收服一件法器&,还是件杀伐之用的杀器,心情自然是很好&。拿在手中挥舞了两下&,当即便看见漆黑的山林里雪线弧光*^,寒澈森凉。

    “师兄^!”夏芍回头,轻轻挥了挥手中的匕首*&,眼眸弯弯,笑眯眯。

    徐天胤眸中的惊异神色已然不见&,眸如黑夜般如常*,轻轻点头起身过来^,却是默默又把这把匕首拿了过来。

    匕首一落到他手上^,凶煞之气便要涌出,夏芍意念为引*,煞气尽去*。她以为徐天胤只是看看,结果这男人默默把刀入了鞘*,默默收回身上。

    夏芍愣住,郁闷了,“我已经收了它了&!”

    “但它还是会有煞气。刚才与你斗法*,它是耗去了些煞力,此刻才如此乖巧。待过几日,煞气还是会有泄露^。女子体阴*,不适合再有阴气入体。这鞘不管用,我帮你做件*&,下周末拿给你^^!毙焯熵房顺得?^,“上车?!?br />
    夏芍跟着上了车^,却是说道:“下周六胡嘉怡生日,我得出席她的生日宴*?&!?br />
    “在那之前&?!毙焯熵匪底?,便发动了车子&&。

    送夏芍会学校之前,他开车去了市区的药店*&^&,买了创可贴回来,手里还拿了瓶白药*。夏芍一看便知道那创可贴是给她贴咬破的手指尖儿的。至于那白药……

    徐天胤帮她贴好创可贴*,果然用手指沾了点白药,伸到她面前来,黑漆漆的眸凝着她*,“舌尖?!?br />
    夏芍笑着扭头——她才不中计!她可没忘,上回在车里,这厮骗她要跟她说那句情话,结果却是想偷吻她。今天她要是把舌尖儿伸出来,傻子也知道后果&。

    “乖&^?!蹦腥擞锲舭?,完全不像是哄人的语气。

    夏芍回头&,一把将药瓶子拿过来收进包了,笑道:“我回去自己擦*?!?br />
    被他吻完了&,她还得歇一会儿才能回去^^,不然顶着红肿的唇在校园里招摇过市&&,她才不干^!今天实在是有点晚了^,时间上不太富裕。

    “不吻你?!蹦腥擞锲故怯械愦舭?*,却带了点别的意味^^。

    夏芍转头疑惑地望向徐天胤,见他黑漆漆的眸里似乎有点郁闷的情绪一闪而过*,手指伸着不肯放心,坚持要为她擦药。

    “受伤了&,不吻你?&!彼托暮芎玫亟馐?^,然后等待&&*。

    夏芍却是愣了愣&,没想到他连这点都在乎^^,其实舌尖也就一点点咬伤,不太重*。

    心里晕开暖意,她这才一笑^,缓缓伸出舌尖。

    车子停在药店外,里面亮堂的灯光照进车里*,照见少女的舌尖粉白一点,诱人可爱^。男人的眼眸立即便深了深??醇庋凵?,她舌尖立刻又缩了回去*。

    他动了动手指,她才又把舌尖伸了出来。

    徐天胤的手指微凉*&,沾着白药,涂抹去舌尖&**,立刻便传来苦意*。夏芍却是脸上一直带着浅笑,笑容恬静&。

    擦好了药*,徐天胤这才发动了车子,把她送回了学校*。

    今晚^,校门口依旧有学生会查勤,但是见到夏芍进来,却是没一个敢上前的。尽管眼神各异,盯着她不放,却是没有来找茬的*。

    夏芍见此***,自然是大方抱着花瓶和鲜花从人前走过*,目视前方*^&^,当做没看见这一群人。

    顺利回了宿舍&&,夏芍却是收到了柳仙仙的嘲笑*。

    这妞儿盯着夏芍抱回来的花看,左看右看*&,又看去她昨天带回来放在书桌上的花^&,嘴角抽搐着笑问:“你师兄真的有浪漫细胞吗?你没发现他昨天送你的花^,和今天送的一模一样吗?连包装都没换!还是玫瑰和百合^!包装的位置都一样&&,一个花店定的吧?你还喜滋滋地抱回来*&?”

    夏芍不理她,把自己挑的粉彩花瓶装上水^,把花插上去,摆到桌子上&。

    胡嘉怡跟过来看热闹。

    柳仙仙“啧啧”点头*,“瞧瞧&*!跟孪生姐妹似的!我头一回知道,花还有孪生的*?&!?br />
    苗妍在后头都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夏芍笑着回头看她一眼&,“这对一个没有浪漫细胞的人来说,已经很难得了。送什么不重要,有心才最是难得^。若是有一天^,你也遇上了这么个男人^,我劝你可以考虑嫁了?&!?br />
    一说起嫁人这种话题,柳仙仙明显就意兴阑珊了^,转身回去不再打趣夏芍。

    夏芍这才洗漱上床,歇息了^。

    第二天周一要上课,夏芍这一周却是都没什么事。艾米丽回德国办理各种手续,下周才会到,所以地产公司的事*,要忙也是下周忙。

    夏芍这星期难得没什么事,好好上课听讲,晚上还有复习功课的时间。

    周五,徐天胤又来了&。他给夏芍把匕首带来^,刀鞘却是换了&。

    刀鞘是钢制的*^,上面以浮雕形式刻着花纹&,看起来倒是精美*。但夏芍却是一眼看出这些浮雕花纹不太寻常*,因为这是刻上去的符咒*,用来封住匕首泄露出的煞力*&。只有匕首在刀鞘里^&,便跟一把普通的刀刃没有区别,一旦拔出来,便可按照夏芍的心意&,催动煞力&。

    夏芍笑着接了^^,两人吃了饭回来的路上,在车里自然少不了一番耳鬓厮磨。直到唇上的红肿消退&,夏芍才考虑下车*。

    下车前,徐天胤问道:“明天什么时候回来?我接你?!?br />
    “这可不清楚&。一早就走^,胡嘉怡家中有车来接,估计晚宴结束后&,她家中的车子会负责把我们送回来?*&!毕纳窒胱潘档?,“周末吧*&,师兄早晨过来,陪我去店里。周六你就好好在军区休息吧^&。最近总是开车两头跑?*!?br />
    徐天胤看着她,还没分开就有些想念的模样*,终是轻轻点头&,“有事^,打我电话?*!?br />
    夏芍点头应下^,两人便分了开*,一个回军区,一个回学校宿舍。

    周六一早&,宿舍全员早起,一番收拾,胡嘉怡满面红光地道:“走!出门,参加我胡大占卜师的生日宴^!今天带你们好好玩&&!”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19》,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十九章 收服&!龙鳞匕首^!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19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十九章 收服^&!龙鳞匕首!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19&。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