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钉煞,送花

    章节名:第十五章 钉煞,送花

    在去那人家中的路上*^&,夏芍才得知*,此人名叫朱怀信*,是青市一家笔墨斋的老板。

    朱怀信跟熊怀兴算是拜把子的兄弟&,两人年轻的时候在一个部队当过工兵,因为俩人名字中间都有个怀字,遇见时便觉得挺有缘^。朱怀信文绉绉的书生气,熊怀兴则大咧咧的豪爽气&,两人竟一见如故。加上后来在一次部队建开山隧道的时候^,遇上了塌方,朱怀信救了熊怀兴一命,两人就更是烧了黄纸,拜了把子*&^。

    兄弟二人一相称便是二十年^,感情堪比亲兄弟&。复员后&*,熊怀兴入了国企,渐渐混到了老总的位置^,而朱怀信则在青市开了家笔墨斋*&,平时做些书法国画&^&,现在是省书画家协会的市场部的部长&,负责宣传和推广书画作品的对外展销*^^。除此之外,他更是国内书画家协会评审委员会的专家&。

    朱怀信祖上是书香门第,曾祖父那一代曾任过二品大员,家中族谱里为官的也不少^*,可谓名门望族出身^,家中到了这一代^,虽不说巨富*,可也家资丰厚*,日子和乐*。

    但自从三年前*,家里就换了个天地&,先是老父突然离世&,再是兄弟几个相继患病,朱怀信自己也是连病了三年^&,他的大哥更是在去年病逝。朱家的风波在朋友间和行业里都是很有名的*,毕竟这一家三年来都像倒了霉一样,接连出事*,就连家里原本还算丰厚的家底&,这些年都为了治病花去大半*^^&,昔日的书香门第就这么被阴霾笼罩着,瞧着都怪可怜的&^。

    朱怀信是前年找的风水师去家中看风水&,那个时候夏芍的名声还没在东市上层圈子里打响^,直到去年,福瑞祥开业*,熊怀兴找到夏芍解了一次企业上的麻烦后^,就对她的本事极为信服^,这才劝朱怀信来找她^^。

    朱怀信本是已经不再信风水之事,架不住熊怀兴的劝说&,也是家中情况确实不好^*,有死马当活马医的心思,这才来了*。哪里想到^,夏芍一眼就看出了他家中的情况&,甚至一个照面&^^,就断定了他家中问题出在哪里&。

    车上*,朱怀信很是急切^,倒是熊怀兴沉得住气^,与夏芍说了说两人的事,一路开车去了朱怀信家里。

    朱怀信的家住在高档小区的二层楼房里**,家中的装修偏中式&,还能感觉出几分往日的底蕴来*,但一进门还是能感觉到几分颓败的气息^。

    “我家里兄弟几个条件也不是都好*,这三四年来却都是得了病,治病花了不少钱^^,我虽然自己也有病在身^*,还是能借就借了&^,我正打算着如果再这样下去,少不得要把房子卖了呢*!币唤?,朱怀信便叹气道&。

    “说什么呢&!怎么说也有我老熊在,不可能叫你连房子也卖了*,你就放心吧&!夏总一定能帮你&^!”熊怀兴拍了拍老友的肩膀,大嗓门地道。

    朱怀信到了客厅里,给夏芍泡了热茶来&,夏芍却不是来喝茶的*^,她一进门^&,连坐也没坐^,就将房子里四面都看了一下,每个卧室&、房间,楼上楼下都看过了&。

    朱怀信站在楼梯口&,搓着手往上看,神色担忧而紧张,却是疑惑地朝熊怀兴小声问道:“这位夏大师&,看风水怎么不用罗盘的?上回请的那个人&,可是拿着罗盘看了老半天的&?&*!?br />
    “我咋知道&!那玩意儿&^,你管夏总用不用呢^,准就行了*^!”

    “准*^?不用罗盘能准么*?”

    “你上回那个人&,用了罗盘也不见得准*&。夏总的本事我老熊可是验证过的,老弟,你就放心吧!一会儿下来问问不就知道了*?”

    两人悄悄话的工夫,夏芍便从楼上下来了&,三人坐去沙发上*,朱怀信赶忙问道:“大师,我家房子的风水有问题?”

    “这房子是个下元七运的住宅,我看了看&,风水上称不上大好&,也没什么大毛病。朱老师家的问题^,果然不是出在这房子里?*!毕纳肿?^,喝了口茶*^,这才说道。

    “这**、这不可能?^?*!我上回找了的那个人可是说我家的风水有大问题*,在我家里很是折腾了一阵儿&,我花了不少钱呢*!就算问题不是出在房子里,他好歹帮我摆了摆风水局*,就算不是大好,也应该属于好点的吧&?不然*、不然……”朱怀信显得有些懵&^。

    夏芍没好意思笑&&,只道:“哪有什么风水局^,这就是间普通的房子^?!?br />
    朱怀信张了张嘴,“可是我&、我按着他说的,一阵儿折腾。他告诉我镜子不能正对着床,床不能正对着门*,我家一进门那面梳妆镜也给拆了&^?&!?br />
    “那都是最基本的常识*^?*!毕纳智崆岬阃穅,“我想,这个人可能是略懂风水,只可惜是个半路出家的半调子^。他只是帮你调整了一些最基本的地方^,至于风水局*,是没有布的^?!?br />
    “???”朱怀信一拍大腿,显得很懊恼,“那他就帮我随便这么指了指&,还跟我按平米算钱*?我这房子上上下下两层&,我花了十来万呢^!”

    这十来万即便是家中富裕的时候,也不是说拿就拿^,一点也不心疼的。更何况是如今*?如今家中病的病,亡的亡,到处都在用钱&,这十来万对他来说,现在可是金贵得不得了^!想想当初要是没花出去&^,少说也能解点燃眉之急*,多撑些日子*。

    夏芍听了险些没被茶水呛着^*^,苦笑摇头,她一直觉得自己给人看风水运程&,收费挺贵*,但今天这么一看*,她还收少了?别的不说,平时她给那些人去家里看风水&,但凡遇上这种居家摆设上的小问题^,都是随口指点^,从来不要钱的^。她但凡是收费的地方,必然是遇到大问题了。亦或者有人请她去家中布风水局&,这种时候才会收费。

    “这、这不是吭我么……”朱怀信大叹一口气^,表情语气都是发苦^&,哭的心都有&^。

    夏芍却是捧着茶杯&,抬眸看了他一眼,微微一笑&,“并非如此&。在我看来,朱老师反而应该庆幸这人是个半调子,没敢在你家里布什么风水局*。他要是真布了,估计你这房子的风水就得大凶,你本人可能都撑不到今天&?*!?br />
    这话一出,朱怀信愣了,熊怀兴抢着问:“夏总,这话是怎么说?”

    夏芍转头望了眼身后,“朱老师家中的房子*,屋后安着落地窗*,这在风水上属于鬼门考口局的住宅。要布风水局*^,就要先找准房屋的坐向&&,坐向的判断对于现代五花八门的建筑形式来说&,是很考验风水的功底和经验的&^。其中有个方法便是以阳为向,就是以家中透光最多的地方为辨别准则,这种方法直观易学^,是很多初学者都会采用的方法&,但不能适用于所以住宅。比方说朱老师家里^,要是还以阳为向,那后果就严重了&,好局也能变成杀局,害人害己&!?br />
    夏芍垂了垂眸,“所以说,花了那十来万的钱^,还是小事。那人要是胆子大些&,真敢在你家里下风水局^,对你家中的情况来说,那无异于雪上加霜&,因而^,这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br />
    她的话让两人面面相觑^^^^,眼神惊骇&&。

    熊怀兴牛眼一瞪*,当即就怒了*,“好哇*&!我当初就跟你说了&,那个王道林不是个东西^*!他能给你介绍什么好人来?没本事,坑了你十来万也就算了&&,还差点害了你!”

    嗯*&?

    夏芍捧着茶杯抬眼^,“王道林?”

    这可真够意外的**。

    “老子去找他^!问问他当初是给你介绍的什么人!让他把那个人给找出来,吞了你的钱,老子让他吐出来^!”熊怀兴怒气冲冲起身。

    朱怀信一把拉住他^^&^,“老熊^!你去找他有什么用*&?当初是我家里急着用钱,找他卖我家的古董名画,我也就是顺道那么一提家里的事*,他说可能是风水不好&*,这才给我介绍了个人^。这要是说起来,人家也是好心。不管找的人有没有本事^,你都赖不到人家身上去&?!?br />
    “赖不到他也得通过他找到那个骗你钱的人?!谁家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你就这么不要了&^?”熊怀兴回头^,牛眼怒瞪*,音量高得震得人耳朵疼*,“老朱^,你就是这么个人,别人就欺你这一身书生气,太好欺负了&^!你还真把王道林当成什么好人了^?当初是谁看上你家祖传的张大千古画^^,软磨硬泡非得收购的*?你忘了当初你家老爷子……嘶!”

    熊怀兴眼一瞪**,脸色难看**,“要真是你家祖坟出了问题,你说会不会是王道林&?”

    “……不能吧^?”朱怀信表情有点懵*,“虽然是有点矛盾,但是也不至于吧&?后来我去卖古董的时候,他态度也挺好的,还给我推荐风水师&。虽然没什么本事**^,但也没害我不是?”

    “人心隔肚皮*,我说你活了半辈子了^,怎么连这个道理都不懂^*!你问问夏总**,她跟王道林是同行**,这人是个什么人^,她知不知道&*!”熊怀兴一指夏芍*。

    夏芍垂着眼,唇边笑意有些古怪。真是有点意外&,本来是来看看风水的**,没想到还能扯出王道林来^。这倒让她有些想不明白了,王道林给朱怀信找的风水师是哪一个?跟给他那面八卦风水镜的是不是一个人*?从表面上**,倒不像是一个人^,给王道林风水镜的那人明显有些修为,他少说会给风水镜开光,而给朱怀信家里看风水的人^&,却是个半调子^,假如他有给风水镜开光的修为*,没道理连最基本的风水局也不会布的。

    可这就叫夏芍不太明白了。王道林性情诡诈*,器量狭小*,他如果真是跟朱怀信有仇,为何不趁着给他介绍风水师的机会,来他家里动点手脚?介绍了这么个什么本事也没有的人&&,对他有什么好处?

    这不像是他的做派啊……

    还是说&,这里面有什么关联她遗漏了^&&,没想明白*?

    夏芍摇了摇头,站了起来,“现在不好说,妄下结论也没什么用。既然问题十有八九是出在祖坟上&,那就去朱老师家中祖坟的地方看看吧。离得不远吧?”

    离得虽说不远^,可也不算近&,驱车要三个小时才到。这真是,当真中了夏芍的那句话&,中午吃不吃得上熊怀兴的饭局还真难说,现在看来&*,是必须吃不上了。

    三人驱车到了朱怀信老家的时候,已是临近正午。朱怀信家里的祖坟埋在一处风景名胜区*,在那里买了地,安置的墓地。

    “我家里的祖坟是七十年代的时候*,迁过来的。当时也请了位懂风水的老先生^&,给指了块不错的风水地&。现在,那位老先生已经不在世了&*,但是当初他说这里青龙转案*,宜出功名**,应在子孙身上。确实葬后者二十多年^,我三弟四弟都有功名在身^&,我家中也算殷实*?^!钡搅松较?**,下了车来*,朱怀信说道&。

    夏芍则看了看远处的山势&,发现山脚有条河流经&&,将山形环抱,形成玉带缠腰之势,回环其间,汇入湖中,可谓山水相依*&,雄峰清秀。她边看边问道:“祖坟大概的位置在哪里&?”

    朱怀信一指山上某处*,“那个地方?!?br />
    夏芍见了点点头&&&,“果然*,可惜那位老先生去世了*,若是在世,倒想去拜访一下*。这处阴宅^,指得算不错了&。穴场盘龙开口^,左青龙有情,右白虎潜伏*,穴居分水线^*,坐镇中堂^,局势可谓完整秀丽?!?br />
    朱怀信和熊怀兴两人呐呐点头&,有听没有懂,但都听得出应该是夸奖之意。朱怀信这时听夏芍夸奖祖坟风水好,可是一点也提不起高兴的心情来,反而急切地看向她,问:“那大师的意思是,祖坟风水上没有问题*?”

    她明明断言说问题一定出在祖坟上*,怎么现在又夸起来了^*&?这到底是有问题*,还是没问题&&^?

    夏芍却没看他&,而是盯着远处山势&,已是开了天眼*。只见朱家祖坟的位置,确实笼罩着蒙蒙阴煞之气!

    “你家的祖坟风水必然有问题,那边的阴阳气场已经乱了^^&*&,究竟是怎么回事,要上去看看才知道^^*!毕纳稚袂樯偌匮纤嘞吕?,说道,“走,上山^^!”

    两人一听都是一愣&*,朱怀信脸色急切*&,又有些发白^,心情矛盾复杂*。没来之前&,希望就是祖坟风水出了问题*,但当真的被说出了问题的时候&,又希望不是。这种心情,实在难言&。

    夏芍在上山的过程中,边走边四面远眺^,留意有没有因为什么工程被挖断的山体&,或者别的什么坏了山脉大势的地方&,但是看过之后^,发现山势都是完整的&,也就排除了是有人无意间坏了风水的情况^。

    这样的发现让夏芍在还没到达墓地时便垂了眸*,因为这只能说明一个问题,朱家的祖坟之事是人为的!

    墓地在半山腰**,到了的时候看见四面打扫得干净,看得出子孙们常来扫墓*。但夏芍一眼瞥见墓地旁边不远一侧的松树长得有些歪,且树叶已有枯死的迹象*,便叹了口气^^。

    “风水是好风水,只可惜让人给破了。不用看了,你家中这处祖坟必然是被人动过手脚了*?!?br />
    “癪?&*?”朱怀信脸色煞白&*,“这、这这这……在*、在哪儿&^?”

    “是啊&**,夏总^!在什么地方*&?”熊怀兴也赶紧问*,脸色发黑^。

    夏芍却没有回答^^,而是直接走了过去&,开了天眼,细细查看阴阳二气的分布情况&,边看边问道*,“有铲子么*?”

    后头两人一愣,熊怀兴道:“哟**&,这还真没带!我车里有撬棍*&?!?br />
    “那不行,要铲子?^!毕纳值?*。

    “那……山脚下有人家,我去借来用用&*?*!敝旎承潘低?^,转头就要下山。熊怀兴却一把拉住他*,表示这是他家的祖坟,要他在山上陪着夏芍*,自己去山下借铲子。

    夏芍点头,嘱咐道:“最好别是村子里那种大号的铁锨*,如果有工兵铲那种小一些的铁铲是最好的?!?br />
    熊怀兴应下,刚忙下山去^。

    朱怀信问道:“大师&,这是要……掘坟?”不能怪他这么问,谁家的祖坟,就算是有问题,要挖也会心里有点疙瘩^。

    “我怀疑这下面有东西*,必须挖开看看。放心吧,我会很小心的?!毕纳炙低?,又低头查看阴阳二气的分布去了^&*。

    等了约莫小半个小时***,熊怀兴才喘着气回来&,他已经不是年轻那时候了^,这些年身为企业老总**^^,把肚子也养肥了^,不锻炼已经很久了^&,爬个山已经能把他累得气喘了^^。

    夏芍接过他手中的铁铲*,熊怀兴一见便说道:“这是要挖&&?哎&,这种活儿怎么能叫夏总干?我来我来!挖哪儿&,您说*^!我老熊以前可是当过工兵的*,这活儿我在行*!”

    夏芍却是笑着摇头&,“不用了*,我自己来。这可跟熊总挖开山隧道不一样,不能坏了地气^^,挖哪里,挖到哪儿*,只有我清楚&,还是我来吧*?!?br />
    她这么一说&,连想上前朱怀信也不好说什么了,两人这便站在她身后*,看着她瞅准了墓地里脚的位置,下了铲子&&。

    夏芍一点一点地挖&^,时刻注意着阴气的变化&*,她只捡着阴气聚集之处挖&,还得注意着必要挖去别处,这一挖就挖了半个多小时&,眼看着越挖越深*,都估摸着快要跟埋骨灰盒的深度平行了^&,夏芍手上的铲子忽然碰到了一样硬硬的东西。轻轻扫开一看,土下露出点点金属质感的东西来*&!

    “有东西^!”熊怀兴眼尖,立刻就发觉了,与朱怀信探着头看,两人脸色都是发白&,只见那土下面**,埋着七根钢钉^,上面包着符纸&,排列上说不出是一种什么图案*,大白天的&,诡异的感觉透心而来,看得人头皮发麻**^。

    “七煞钉*!”夏芍眯了眯眼^,脸色也在看见这钉子的一瞬间变得严肃了起来&&,“好阴损^&!”

    朱怀信已经在后头脸色白得发青了,向来老实的他&&,也不由握紧了拳头^,“这是谁干的^!谁这么跟我们朱家过不去&&!”

    就在刚才之前^^,夏芍说他家里这三年来的不幸都是祖坟风水有问题,他还将信将疑。毕竟这种事*&,听着很玄乎**,甚至他刚才还在想*,要是挖不出什么东西来该怎么办^*?莫名其妙掘坟**,惊扰祖宗先辈&,这在传统思想里^,不管有没有那些玄乎的事,这首先从人的感情上,就觉得对祖辈不敬^。

    但此时此刻,明显挖出了东西,上面还包着符纸&,明摆着的证据,让他不信也得信了&!

    真是家中祖坟被人动了手脚&!

    谁这么阴狠*!害他全家?

    “夏总,你说的七煞钉是?”熊怀兴在一旁咬着牙*&,眼瞪得吓人**,黑着脸问道^^。

    夏芍说道:“七煞钉是由风水师制的符包裹住下去坟里的钉煞之术*,下钉的时辰^、位置和排列都有讲究&,以这种排列和下的位置上来说**^*,主家中男丁不旺。也正是这三年来*,朱家出事的都是男丁的原因&。这些钉子下去地里&,又包着风水师所画的符纸&,势必乱了这地里的地气&。你看远处山上的那些松树^^*,本有福寿延绵之意^,如今都长势歪斜,且枝头发黄,就是地气已乱的最好证明。连树都活不下去了*,必然影响到墓里安葬的老人。古语有云^^,身体发肤受之父母&^,父母虽故,遗体尚存,其气尚存^。这种气也有一说是与脑电波和各人的磁场有关,总之*,葬地是好是坏,对后辈都是有些影响的&*^!?br />
    夏芍皱了皱眉^,摇头**&,“一命二运三风水*&,四阴德五功名^&?^;等俗娣?,实在太损阴德^!这迟早是要遭报应的,也不知下咒的风水师是怎么想的!”

    她转头看向朱怀信&&,“你做过什么得罪人的事了?对方要下这种狠手?倘若你是大奸大恶之人&,害人无数*,对方请了风水师这么对你倒也算替天行道。但我看你面相应是安分守己的,这就怪了&,你跟谁结了什么深仇大恨了*?”

    “嗨!夏总,我这老弟,平时老实巴交的*&^*,谁见了都说脾气好!他哪是得罪人的人^?”熊怀兴道*。

    “这咒下在三年前^&,你好好想想&*,三年前有没有得罪什么人^?”夏芍问^。

    “三年前……”朱怀信白着脸喃喃&。

    熊怀兴一瞪眼&,“三年前还能有什么事?不就跟王道林有点摩擦^^?他不是看上了你家祖传的张大千的画,你家老爷子不肯卖,他三番五次上门,最后和老爷子发生了点口角,老爷子住了院。你忘了^?”

    朱怀信张了张嘴^,“那不能吧^^?就因为这点事^?我家老爷子住了院^^&,我为人子女的,当然是着急上火了&,正在气头上^*,就说了他几句重话&*。他当时气哼哼走了&^,我家大哥不肯算他,还去跟他要了医药费,说是不给就打官司^,反正是他把老爷子气病的。后来去找他时,他还赔礼道歉了来着,把住院的花销都给结了*,两家的事就算这么了了^*。后来我家里出事^*,急等着用钱,我这才变卖了这些年家里收藏的古董*,省里古玩行业王道林一家独大,我去别的店*,人家一看东西不错&*,数量还不少,就让我找王道林&,我也想着他财力雄厚*,能多给点钱,这才硬着头皮去找他*。结果他对我态度还挺好^,价码也合适,还给我介绍了风水师^,我当时心里还挺感动^,觉得外界对王道林的传言也不完全可信^&。老熊你怀疑是他&,说实在的,我现在还觉得……不能吧^?”

    “那你就给我想想!除了他&,你还得罪别人了&*?”熊怀兴明显认定是王道林^^,没好气地瞪着自己的老哥们儿^^&。

    “……没有吧&?”朱怀信心烦意乱地叹了口气*,皱着眉不说话&。

    夏芍在一旁听着挑挑眉,虽然说确实是这么点事儿,但对器量狭小的王道林来说^,从此记恨上了朱家也不是不可能^。

    那他当年介绍的风水师是怎么回事&?故意介绍了个半调子^,讹了朱家十来万?

    “?&?!我想起来了!倒真是还有件事!”朱怀信突然抬头说道&*^^。

    夏芍和熊怀兴都是看向她&。

    朱怀信道:“那也是三年前了*,确切的说是在九三年底、九四年初的时候^*,我刚入了国内书画家协会的评审委员会。当时有一场宣传和推广书画作品的展销会^,省里和国内的古玩行业的人都有参加*,来展销的都是书画作品,有一张任伯年的《三友图》*,我在审查鉴定的时候^*,发现这张画非常的传神,但可惜有那么一点点做旧的痕迹,很难看出来&,但我还是怀疑是临摹的赝品*。最后请了国内的几名书画方面的专家一起鉴定&&,最后断定是烟熏过的^&,但是很小心,纸上几乎看不出火气来,只有角落那么一点点被我给察觉了&。当时以任大师的肖像画,真品的价格很高了^^,这么张赝品要是卖了,那就跟白捡的巨款没什么两样^*。最后一查这画是谁送的,发现是王道林店里送的^*!当时找到他**,他也表示很惊讶,连说自己也看走了眼&,委员会对此也是相信的。毕竟王道林算不上书画方面的专家*,那张画就算是专家,也差点被骗过去?&!?br />
    朱怀信脸色不太好看^,瞧了眼熊怀兴和夏芍^,惊疑不定地问:“会不会跟这件事也有关系*?”

    夏芍垂眸,熊怀兴却气得牙痒痒^^*,高声怒道:“什么会不会?肯定就是他&!这个人本来器量就不高*^&,你得罪他两回了*,他能不整你?”

    熊怀兴气得满地走**,“这他妈不是战争年代了&,要还是,老子他妈拿枪崩了他&^!太阴损了!你家老爷子&,你大哥^*^,你一家兄弟几个*!都遭了他的暗手了!”

    “那^、那……那真是他^?”朱怀信两眼无神&&&,眼神都要发直了,眼里更是泛红&,当即就回身跪在地上,冲着墓地磕头拜了拜*&,给老人赔罪^^,直说是自己不孝^^,得罪了人*,害了一家,场面让人心里难受得发堵^。

    “该来给老爷子磕头的*,应该是王道林那个鸟货!老弟*,你不用自责,你做的那些事本来就没有错!”熊怀兴劝着拉他,却怎么也拉不起来,四十来岁的男人跪在地上嚎啕大哭&^^,看得夏芍也背过身去*。

    却听熊怀兴问道:“夏总,既然是问题找到了*,那赶紧把这钉子给拔了吧!拔了是不是就好了?”

    “虽然说拔了就没什么大碍了,但此地的风水地气却还是伤着了^&,要恢复需要些年头^&。我可以再指处风水佳穴,朱老师还是择吉迁坟吧?^!?br />
    朱怀信跪在地上哭&,也不知是应了还是没应。夏芍也不催着问他^,这事得他自己决定^*,当务之急^,她要做的事就是把这七煞钉给取出来。

    熊怀兴一腔怒火无处发泄^&,看着那钉子就想冲上去亲手拔了&,却被夏芍给阻了。

    “这是风水师下的咒,没有修为的人碰不得。退后吧*,我来^*?!彼蛋?,夏芍便盘膝坐了下来&。

    在风水师一行&,破别人的招法向来是取祸之道,但此事夏芍却是必为^!救人一家性命,本就是功德之事。朱家并未做什么大恶之事,完全是对方损了阴德,既然被她碰上了&,不可能袖手旁观*。

    而且&,回去之后*,她势必要查查这风水师是谁了!

    此人跟王道林关系极近^,为了钱财便不在乎做下这些害人的事*,这样的人**,留着是个祸害&。夏芍倒没什么救世主或者替天行道的心态*,她只是认为王道林跟福瑞祥已经结仇,保不准会找上这人对付福瑞祥^&&,事关自己的公司&,她自然不会姑息&。

    想着**,夏芍已调集周身元气,掐起指诀^&,结外缚印,念金刚普贤法身咒^,念动三遍,又结了智拳印^^,念动大日如来心咒。

    她在做这些的时候,身后的朱怀信和熊怀兴两人惊异不已^*,在他们眼里&,那些指法和咒语简直是太玄乎了,而更玄乎的是&,随着夏芍的动作*^,前面土坑里的那七根冒头的钉子外围裹着的符纸**,颜色正慢慢变淡&,连字也慢慢消失了^!

    正当两人瞪大眼不可思议地瞧着这一幕时&&,夏芍忽而怒喝一声:“起^*!”

    随着这一声喝^^*,她的手往地面上一拍&&!一股暗劲击得脚下的地面都似乎微震^^,那七根钉子竟齐齐自土里弹起^,夏芍伸手一捞**,七根钢钉皆握在手中,顿时一声“滋啦”的声响,上面的变得空白的纸化作灰飞*,随风散去&。

    而等夏芍把那七根钉子丢去地上,那钉子表面已是锈迹斑斑,完全发黑了&。

    这一切的事情皆发生在两人眼前^,看得两人吞了吞口水*,看向夏芍的眼神不由变得畏惧^^。

    如果说^,以前只是觉得眼前这名少女只是给人看风水运程极准的话&^,那么今天就是对她完全有了一个新的认识!

    这、这些手段&,怎么看都不应该是常人能有的吧?这已经超出普通人的范围了^^!

    原来^,世上还有这样的人存在么&?

    那些上层圈子里称她为风水大师的人^,或许根本就不知道^,平时他们眼里认为的那些足以称之为大师的事,跟今天的事一比,简直就不值一提^^^!他们或许根本就没见识过这少女的真本事!

    夏芍见两人的目光^,只是淡然笑了笑,起身拍了拍身上的土,“可以了^,把土填上吧&?!?br />
    朱怀信怔愣看着夏芍,直到熊怀兴反应过来,暗地里推他^,他才赶紧呐呐点头,去把土填好了^。

    “那个……大师,今天真是谢谢您了&*!我、我不知道怎么感谢您好……”

    “不必谢我。这风水上咒术虽然是解了^^,但你们家中兄弟几个的身体却还是需要求助于医学,毕竟已经生了病了,那就得有病治病*。如果需要的话,我还可以去朱老师家中帮忙布个五行调整的风水阵**^,但那也只能是助力&^*,陪着你调理身体*,希望你们一家能早日康复**?!毕纳中α诵?。

    “哎&,好!好^!”朱怀信呐呐点头*,却忽然想起什么似的,有点尴尬&*,“不过,我听说夏大师的收费方面比较……呃&&,我家中这些年……”

    “这没关系&?!毕纳痔鏊囊馑糬,笑了笑^,“等家中什么时候宽裕了再说吧^。亦或者,日后多行善事*,即便是不给我也可以^?*!?br />
    “那哪儿行*!”熊怀兴突然插过一句话来*,眼瞪起来^,“不行不行^!夏总这可是救了我兄弟一家的命了^,这哪能叫您白忙活!该多少就多少^^^,这辛苦费&,我老熊出&!”

    “老熊……”朱怀信有些感动&。

    “别跟我来这一套*&!当年要不是你救了我一命*,我老熊也没有今天了*!我不是那种忘恩负义的人,你也别跟我客气**!”熊怀兴一摆手,当即就拍板决定了&&,“夏总,我兄弟家里的风水阵还要劳烦您哪天有空去看看*,辛苦费方面您照收^^,我付&*!哦^&,对了*^,还有迁祖坟的事^^,也麻烦您了*^^?^!?br />
    对方这么说,夏芍也不再推脱^^,当即便点了头。

    她当即便在这处山上又寻了一处不错的风水穴&^,告诉朱怀信哪日迁坟等她择了吉日再告诉他。布风水局的事,等明天再说。

    两人自然是千谢万谢,不敢有一丝怀疑,熊怀兴更是十分热情^**,开车回青市的路上就直说要请夏芍去酒店吃饭^*。

    三人中午都是没吃东西&*,在山上折腾了两三个小时,约莫着等回到青市就该是下午五点多了。

    夏芍一算时间^,正是她跟徐天胤约定好的时间*&,于是便推了酒店的饭局&,改去明天中午。熊怀兴自然是热情劝说,但见夏芍主意已定&**,便不好再说什么了*。现在在他眼里^**,对这少女比以前更多了分敬畏**,她说哪天就哪天吧&&,他可不想得罪有这种神鬼莫测的本事的风水大师。

    夏芍让熊怀兴把车子停去市中心的一家法国餐厅门口^&,这里是她和徐天胤约好了见面吃饭的地方。车子到了的时候**,徐天胤的车已经停在门口等了**。

    夏芍下车笑着走过去&,熊怀兴见她上的车竟然挂着军区的车牌,不由心惊&,留了个心眼儿,多瞧了那车牌一眼&。这一看不得了*,那车牌竟是司令部的车!

    熊怀兴惊疑不定^,军区司令部&?听说省军区新来的司令来头不小?^?!有消息称是那位老人的嫡孙&^,不知是真是假*&!这位司令自从来了,很少接触外界&,从来没有交际饭局之类的事^,因此外界猜测纷纷*&,却谁也不敢肯定*。

    夏总难不成跟这位红顶子司令员认识&?

    熊怀兴心里咯噔一声**&,虽然也知道司令部的车,里面坐着的不一定是司令员*,但熊怀兴却是当即决定,这位小姑奶奶^,日后可得供着^&!

    他的车不好在这里停着看太久&,怕引起夏芍的反感^,因而这才边惊异着边开车走了&^。

    夏芍上了徐天胤的车&*,习惯性地坐去副驾驶座&,一坐下来便倚在座椅里舒服地融了融,深吸一口气,总算是感觉放松了下来。这一天的事忙得*,连午饭都没吃上^,一放松下来&,就感觉乏了&。

    身旁却看来一道定凝的目光*,这目光自打她上车就没放过她^&,夏芍自然是知道,但她却是佯装不在意,笑着就闭了闭眼,看起来像在闭目养神。

    头顶上却明显地罩来一大片阴影&,带着男人身上的气息^,让夏芍一下子睁开了眼*。

    她一睁眼,便挑着眉**,想也不用想就知这男人必然是要抱她^,或者……

    但刚想着,却是一愣^,见徐天胤确实是倾身过来,但他却并未拉她过来抱&&,而是回过身&,手臂一伸&,从后座上拿了一捧玫瑰花和百合花包起的花束,递给了她。

    “给^&!?br />
    “……”夏芍讶异了&。

    她接过来,脸上的惊讶却没来得及掩饰^&,正撞进徐天胤漆黑深沉的眸中。那眸里看不出什么情绪,但胸膛却是微微起伏,似乎……有些紧张*&?

    夏芍的目光在那胸膛上一定^&^,接着便垂眸笑了起来,低头去看怀里的花。她是不在意这些的,都说女孩子爱花*^,她以前却有些不以为然^&,总觉得可有可无*,自己也不是很爱花^。但今天在看见徐天胤回身从后座上拿过这一束花的时候&^,她心底真的有惊喜的感觉!

    原来^^,这花&&,要喜欢的人送,才会欢喜么?

    夏芍看着怀里一大捧的鲜花&&,笑容微微露出喜意^。却没发现,对面驾驶座上的男人在看见她这笑容后^&,胸膛的起伏才微微落下,像是放了心*。

    但*,他的心刚刚放下*,对面少女便抬起了眼^*,眸中明显有调笑打趣的神色&。

    “师兄*,送花为什么要在车里送?不应该是在车外么&?”夏芍挑眉*。一般来讲&,送花的桥段,都应该是男人开着豪车&,抱着鲜花*,在车外等候女友,等人来了的时候就远远迎上去把花送出^,顺道让女人享受一下周围艳羡的目光吧*?

    男人刚刚落下的心**,又提了起来*。他默默转头*^,看了看窗外,夏芍翻译那动作应该是有些难为情的意思&?

    刚想着,就见他把头又转回来,脸上面无表情&,目光却是看看那花*^,再看看她*&,问:“你喜欢在外面?”

    夏芍笑而不语*,徐天胤却是伸过手来*,把花从她手里又接了回来&。

    夏芍一愣&*,目光呆愣地看着徐天胤把花重新放去后座&,然后去开车门*。

    “下车?!?br />
    “……”下车*&?

    夏芍一咬唇*,看着徐天胤半个身子已在车外,下车前回身又从后座上把花拿出来^,看样子是想要拿去外头,再送她一次?

    夏芍坐在副驾驶座上不动,却是眉头一抬,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大,最终忍不住地抱着肚子笑了起来^。

    “哈哈哈&^!师兄*,你都已经送了,哪有收回来再送一遍的*?哈哈……你、你以为是拍电影,还能咔嚓了重来的?”夏芍越笑肚子越疼^,一天的劳累忽然就散了。她揉着发疼的肚子&,觉得她的师兄真的是她的乐子^,好多年不记得自己这么笑了&&。

    徐天胤默默站在车外捧着花,目光定在少女娇俏的脸蛋儿上*,看见她手不停地揉肚子&^*,这才又上了车?;ㄈ词敲挥性俑?,而是放回了后座&,伸手想要帮她揉揉*。

    夏芍却在见到他伸来的手时^,笑着躲了躲,道:“好了&,我不笑了^??烊コ苑拱?,一天没吃东西,饿了?!?br />
    徐天胤本僵着手&&,一听她这话^,便微微蹙眉**,“中午没吃^?”

    “没有**,去了趟山上,给人的祖坟看了看风水,一会儿再跟师兄说*。先去吃饭**!?br />
    徐天胤微微点头*,却是拿出手机来拨了个号码&,“喂*&?早晨订的位子不要了?!?br />
    夏芍看着他挂了电话^^,不由问:“干嘛不要了?不是要在这家餐厅吃么?”

    “换一家^^?*!毙焯熵匪底?,已是发动了车子^。

    最终换的是市中心的假日酒店,徐天胤叫了贵宾间,夏芍一见菜谱便会心地笑了。

    徐天胤点的都是量足又合口味的京菜,吃起来确实比法国菜合口^^,又能吃饱。法国餐厅虽然比较有情调**,但是他却是想叫她吃饱饭**。

    夏芍垂眸浅笑*^,暖黄的灯光染了少女的眉眼,瞧着有些暖意&。

    她就是要这样的感觉,这种最细微之处的体贴,比那什么送花啊发肉麻情话的短信之类的,更叫她觉得心里安定。

    等着上菜的工夫^,夏芍这才将今天发生的事跟徐天胤说了说^,主要讲了讲那七煞钉的事*,又说了说当初王道林店外挂着的风水镜的事*。

    徐天胤听了眼神微冷,哼了一声^&,“不入流的手段?*!钡低耆词强醋畔纳謂^,“你跟在师父身边^,接触斗法的事不多^*,还是要小心^。今天起&,我给你的东西^&,都戴在身上^,别摘了?!?br />
    夏芍笑着应下*,虽然她身上有师父给的玉葫芦在&*,但她明白徐天胤的意思&&*。他的东西上面都有他的气机^^,一旦她有点事&*,他便会知道^。毕竟比师父离她近*,也好护着她。

    但夏芍却是垂了眸*,她从不做轻敌的事,今天那七根钉子她带在身上呢,要通过这钉子找出对方的所在^&,也不是没有可能^&!

    夏芍不知道的是^,正当两人在酒店谈论此事的时候&,市中心一家私人茶座里^&^。

    王道林迈着大步*,急急忙忙地塌了进去*&,一进屋^,便对屋里一名略微有些秃顶的老者问道:“闫大师,你说有人破了你的招法是怎么回事*?”

    ------题外话------

    妹纸们*!看到我发的公告了吗?末日前最后一天,把乃们最后的月票都献出来**!不要浪费*!

    话说*,本来字数够了的^,但是考虑到末日前最后一天了,还是把师兄写出来给乃们看看^&!哈哈~

    如果*&,明天乃们看不见我&&,那我一定是去拯救地球了&^&,如果地球明天的太阳照常升起,而我又消失了^,那说明我为拯救地球牺牲了**,记得感谢我&!记得为英雄现出乃们的月票^^!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15》,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十五章 钉煞,送花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15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十五章 钉煞*,送花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15&。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