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挖八卦

    那处传闻一直事故不断的工程就在市区的繁华地段^,离着商业街道仅仅隔了五条街。这样的黄金地段,能竞标下来建起高级住宅区^,那势必是要狠赚一笔的!

    但此时在夏芍眼前的^,却是一处空荡荡的园区^^^,并不是景致空荡,而是没人。在这繁华的市区地段*,眼前就像是被圈出了一处无人区,热闹与寂静形成强烈的对比*,怎么看怎么怪异。

    “这里毕竟是市区^,黄金地段*^,烂尾工程放着也不好看*。最后,市里就决定干脆把这地方建处公园^,好歹也算一处美化设施*。但是即便是建公园的时候^,也是频频出事。最后工人都不好招,就匆匆把外围建了建**^。现在从外头看像处公园^,有花有草的^,但其实里面就是个空的*,还没建好***。因为传言说这里因为建在金代出土的墓上,才导致事故频出^,所以平时也没太有人来?!?br />
    车子外*,陈满贯和马显荣陪着夏芍下来*^,马显荣指着前方的地段说道^。

    陈满贯看了看四周**,点头道:“还别说*,真是看着有点不伦不类的*。前面就是繁华的商业区^,这边居然就没人*。夏总*,你看这地方是不是风水有问题?真是因为金代墓葬的问题^?”

    夏芍看了看四周^^^,笑了*^^,“有不少城市都是建在古代城池或者墓葬之上的,也没见出什么问题**!?br />
    “那夏总的意思*,这工程一直出事故,与墓葬无关^?”陈满贯问^。

    夏芍含笑点头*,望了望街道对面***,轻轻挑眉^,“看见对面的两座高楼了么*?”

    陈满贯和马显荣闻言抬头望去^^,街对面确实有两座高楼**,是市中心的假日大酒店^^。酒店的建筑现代简洁^,光亮灰色的建筑,高近百米*,仰着头看*,压迫感逼面而来^*!

    “这两座楼高百米,中间通行的巷子却很窄,大抵是当初建的时候,为了留给行人方便*^,故意留出来的。但这条窄巷却直冲我们站的位置*。如果我猜的没错,当初的高级住宅园区*,门户应该就开在我们站的位置?!毕纳中Φ?^。

    陈满贯对此不太清楚,马显荣却是回头看了看^,惊愣地点头*^*,“没错^!就在这里^^,夏总怎么知道*?”

    “必然在这里*?!毕纳忠恍?,“这种煞,在风水上很容易判断*,天斩煞而已^。你们看那两座大楼中间的巷子^,像不像被一把利刃从天而降*,直直斩断*?风水曰:居风口者,凶^。古话有云^,无风还有三尺浪**。两幢大楼越高*,间距越近*^,其风速越强,气场冲击力越强劲*^,伤害也就越大。阳宅遇此风煞称为‘天斩’^^^,阴宅犯此风煞则称‘凹风’,均属凶煞之列^。居于此地,必有破财、横祸^^?^!?br />
    “就^、就因为对面假日酒店这两幢大楼^^^*?”马显荣惊愣了**。

    夏芍笑看他一眼^,“那是因为你只能看见大楼而已**。气的流动必然产生气场^,气场是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这两座高楼加持了中间巷子的气场,使之冲力强劲,才有这样的利害?^!?br />
    马显荣呐呐点头*,似懂非懂*。

    夏芍却转身看了看后头公园不像公园^、住宅区不像住宅区的地方,笑了笑,“而且,这地方犯的还不只是天斩煞**,你们看见前面这条道路了么?形似弯弓而过^,对面那条巷子就像一把弓箭,被这条弯弓直直射来**。这地方,不仅犯了天斩^*^,还犯了反弓煞,两煞相加^,人丁伤亡、事故频发,实属必然**?^^!?br />
    这地方^,偶尔来走走倒是不太要紧*,一旦常住*,必然出事。就像工程建设当中的时候,工人夜里宿在这里*,不出事就怪了^*。

    陈满贯和马显荣互看一眼^,陈满贯算是习惯了这些事了,马显荣却是因为刚跟着夏芍没多少日子*,听着大感玄乎。

    夏芍进了车里*,“走吧^,回店里^*,边走边说*?^!?br />
    两人只得上了车^,马显荣开车^^^,陈满贯陪着夏芍坐在后头。

    车子渐渐驶离***,夏芍朝后视镜处看了眼*^,目光仍停在方才的地方*,问道:“这处工程如今还在金达地产手上?”

    金达地产*,省内房地产业的龙头企业*,老总是省里纪委书记杨洪轩的小舅子。凭着这人脉*,拿下了不少工程,在省里地产业界*,他自认第二**^,没人敢居第一^。

    “在。金达也不是没想过转手^,但这地方因为挖地基挖出了金代墓葬的事,已经是很出名了*,后来总是出事故*^,就有人说是建在墓葬上^,对人不好^。这种传言几乎人人知道^,金达就是想要转手,也没人要^?**^!甭硐匀俦呖当叩?。

    “没人要?”夏芍笑了起来,“没人要*^,我们要?!?br />
    “我们**?夏总的意思是……我们华夏要进军地产业***?”陈满贯看向夏芍*,他对她的能力是没有丝毫疑问的^^,他也相信华夏的未来势必是个庞然大物,但集团的成长是需要时间的,最少也应该要华夏在青市站稳脚步,在省内打下根基之后*,再向外扩张啊。

    马显荣也露出忧心的神色,“夏总^*,我对您的决定是没有意见的**。但是,我觉得还是先稳一稳比较好^**,咱们现在正忙着对付王道林^,拍卖公司也要来青市入驻*,现在实在没有这个精力呀^。而且,您要进军地产业,金达地产是个大障碍^,杨书记的小舅子曹立这人在青市很有名^*,他这个人很痞,后台又硬^,省内的地产公司**,没有敢压他一头的^**^;姆缤芬丫苁⒘?,如果被他知道,我们华夏要进入地产业*^^,有跟他分一杯羹的想法,他能不能容我们^^,很难说**。现在*,一个王道林对我们来说^,已经算是树了大敌了*^,不宜在这个时候再招惹曹立啊**?!?br />
    陈满贯跟马显荣可谓想法一致,两人都有些不太赞成地看向夏芍。

    夏芍却是笑着看了眼自己身边的这两员大将*,不急不躁*,“我什么时候说**^,要进军地产业了*?”

    两人都是一愣**,不进军地产业,她问那处工程做什么^?

    “我可没说*^,要进军地产业的是我们华夏^^?^!毕纳中σ庥行┥?,“我只是看上了那处工程,那地段很好,风水上的煞力我自有办法化解^。现在要交给你们的事是^,找个眼生的人*,要在青市无根无基的,成立个地产公司^,然后去找曹立谈谈,把那处工程买到手^^?!?br />
    马显荣愣了愣*,陈满贯却是想通了夏芍的用意,无奈一笑*,“夏总又想来当初华夏拍卖公司成立时候的那一套?”

    夏芍轻轻点头^,“我自然知道此时不宜再树敌,即便是我有进军地产业的想法**^,那也得等解决了王道林之后^。我看上这处工程,自然有我的用意。咱们华夏要在青市站稳脚跟*,在省内稳住了根基,除了资产^,还需要人脉^*。那处工程的地段很好^^^,拿来建座私人会所^^,要比在店里给人看风水私密性更好?^^!?br />
    她之所以要找个眼生的人来注册这个地产公司*,自然就是为了不以华夏的名义接触曹立^*。这个人必须在青市无根无基^^,这样曹立才不会有所警觉*,更不会把这新进入行业的地产公司放在眼里*。整个青市的人都知道那处工程事故频发*,谁接了谁赔钱^,曹立没道理不撒手^*,不仅能捞会点钱来^**^,还可以看着这个新人公司自寻死路*^,一箭双雕的事**,谁也不会放过。

    待会所建好了**,华夏再买过来就是了**。到时*,外界看来^,只不过是华夏是这家地产公司的客户而已,不会惹人怀疑。

    夏芍打算以这座私人会所^*,广集省内上层圈子的政商名流*,为华夏铺展开一张人脉的大网*^*!

    看看今天的事^,几个文物局的和警局的人*,就能被王道林请来^,在店外一番闹腾*。这不就是在欺她初到青市,背景尚浅?华夏若是有深厚的人脉撑着*,王道林再想出这样不入流的阴招***,他就得掂量掂量^^!

    以华夏目前的资产**,保障福瑞祥和拍卖公司的正常运转*,没有问题。但若是想再向外扩张,便还是需要资金的*。因而^*,在夏芍的算计中^^,王道林这堵墙不仅要推倒*,还得想办法吃下去^^!这么一来^^,才能让华夏成为省内古玩行业和拍卖行业的龙头*!让省内真正成为华夏的根基^。

    至于地产行业,这方面夏芍是知道的。前世房价高得有多么离谱?房地产行业成就了多少巨富?但这一行业^,老实说^^*,连经济学家也看不透,到底最后会不会有崩盘的那一天^^。而且*,从夏芍内心情感上来说,她并不太想要成为被老百姓戳着脊梁骨骂的地产大亨。

    所以,到底要不要进入地产行业*,一直是夏芍犹豫的问题。

    眼下,她倒是没想那么多*。注册地产公司只是为了这一块地标*,为的就是建私人会所,给华夏积累人脉用的。至于以后的事,等她吞了王道林**,有了足够的资金再说。

    车里一阵沉默,夏芍的解释让陈满贯和马显荣都沉思了起来*,两人毕竟是商场上的老将了*^,她这么一说^,也都觉得这招确实是管用**^。

    陈满贯点头道:“不错*^,这么做确实能避开曹立的视线*,不要让他以为我们华夏有跟他争利益的打算*。这样^,给我们时间对付王道林。王道林一倒,我们福瑞祥坐上省内古董商第一把交椅^*,又有了夏总的私人会所建立起来的人脉^,到时倒是不怕跟他摊牌了。这招瞒天过海*,实在用得精巧^!”

    马显荣也点头**,语气叹服^,“夏总*,我算是服了你了^!建这么个私人会所*,你拐了几道弯*?”

    而且*,在他还在把目光放在王道林身上的时候,她却已经在考虑积累人脉的事了。确实!他是太在意王道林^^^*,而把目光局限在了他身上,忘记了往别处看看**。

    而这少女***,她的目光永远放在大局^^^,作为一个集团的掌舵者*,确实当之无愧^!

    “要不是这地段实在好**,又势必价码便宜,我何必绕这么大弯子^,非它不可^?”夏芍笑了起来。

    “是啊*^^^,这可是市中心的黄金地段*^!金达地产放在手里一直亏损,有人有意要购买,他们自然会放手*^^,到时我们可是有大便宜要捡啊,哈哈!”马显荣一笑,精神为之一振*^*!

    接着^,陈满贯和马显荣两人便应下帮夏芍留意地产方面的人才*,有消息便通知她。

    三人一路开车回了古玩街上,而这时^,古玩街上^,王道林被警局的人带走的消息已经传遍了整条街^^。

    夏芍一从车里下来,同行们便纷纷从店里出来*,笑着上前恭贺。

    “哎呀*!夏总**,今儿这出戏演得漂亮??!”

    “可不是**?王道林算计来算计去*,反倒把自己给赔进去了*^!哈哈?!?br />
    “这正是,害人之心不可有癪?!他不闹这一出*,也不用赔了夫人又折兵?*?!”

    “夏总年纪轻轻***,却当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以后咱们省内古玩行会有了福瑞祥在***^,再也不用受王道林的气了^!”

    众人纷纷前来道贺*,言语间恭维和示好之意不断。陈满贯和马显荣笑着将众人请进店里^^,一群人聊了一会儿*,眼见着到了中午**,便有人提出要请夏芍去酒店开饭局。夏芍并未推辞^,也是有心要跟这些同行搞好关系^。

    一行人去了酒店*^,宴席间不由好奇^,纷纷打听夏芍是怎么看出来今天那人有问题的。夏芍便是一笑,不待她说,陈满贯和马显荣便唱双簧似的,一人一句绘声绘色地讲起来事情的来龙去脉^*^^,顺道连警局里那人招供的事也讲了**^*^,还把那件铜镜被文物局没收、王道林被带进局子里时的表情给痛快地描述了一遍*。

    众人一听*,纷纷眼神大亮,不由大声叫好^,纷纷道一声^,“大快人心??!”

    只是^^,叫好完了,却又是相互之间看一眼**,都对夏芍通过面相看出对方有问题的事非常好奇*^^,也琢磨着让她给看看。

    夏芍见此^,也不推拒*,当即便浅浅点出在座众人里^*,一些人过往的经历**,和目前家中的情况^^*^*。

    这一听,众人纷纷惊骇*,不信服也不成了^^,这才一个接一个地请她给指点指点店里的风水*。

    夏芍很大方地应下,“当初便说好了的,日后大家若是有什么事需要我去看看*,我绝不推辞^。一些风水运程上的小事,我能帮忙就帮个忙??扇羰谴笫?,遇上了改大运和化煞、选地一类的事**,按照我们这一行的规矩^*,是要收些劳资的^*^^。这一点*^*,还请大家理解?^!?br />
    在座的都是商人,自然明白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这句话,也有些人听说过夏芍在东市上层圈子里给人看风水^、卜算相面,价码不菲^^?*?扇思蚁衷谒?^^,小事方面能帮忙就帮忙**^,这明显是在说小事就免费了的^,这已经是给了他们好大面子了**^,没什么不知足的^^^。

    当即这些古玩行会的人便纷纷谢过夏芍,宴席过后**,便一齐回了古玩街上,挨个来请她去店里看看。也有些人有些私事,在众人面前不方便说的,跟她私底下相处时**^,这才吐露,请她帮忙。

    夏芍一下午几乎走遍了一条街,回到福瑞祥店里时,已是有些疲累。

    陈满贯和马显荣看着**,都有些心疼,两人的儿女都比夏芍年纪大*^*,看着她就跟看着自家孩子似的**^,看她这么劳累^,心疼是难免的*。自家孩子像她这么大的时候,可都是花着父母给的钱,撒娇淘气,只顾着跟朋友玩^,哪像她,有华夏这么大家业要撑着*^*?*;募拍芊⒄拐饷纯?*,堪称商场的传奇^,跟她这么忙前忙后实在是分不开的^。

    当下**^^,陈满贯便提出送她回学校,让她回去好好休息休息*,也跟同学朋友好好玩一玩,享受享受同龄少女应该有的娱乐。

    夏芍笑了笑,点头答应。她也是打算回宿舍,休息一下^^*^*。

    然而,当她回到宿舍,一进门去*^^,便知道她的休息计划要泡汤了。

    因为她一进门*,便接收到了一道杀气腾腾的目光*^*、一道郁闷的目光,和一道担忧的目光。

    这杀气腾腾的目光自然来自柳仙仙**,“夏芍同学,你不觉得你太过分了么!说好了今天是我们宿舍集体出动的日子,你却一消失就是一个大白天!老娘在宿舍里等了你一天^,你居然放我鸽子^^^!”

    胡嘉怡却眼神里小刀乱飞,狠戳向夏芍^^^,郁闷道:“一从学生会出来,你接了个电话就没影了*^。我还以为你去去就回,结果一没影儿就是一天,我们三个一天都在宿舍等你!大眼瞪小眼,无聊死了**。你赔我们的周末时间^^!”

    “我^*、我想……芍子一定是有事,不然她不会去一天的^?!弊芩闶怯腥税锵纳炙祷傲?,但可惜的是^,这个人是向来胆子小^^、声音细弱蚊蝇的苗妍。

    于是,柳仙仙和胡嘉怡回头瞪一眼,她就退散了**,可怜兮兮地缩着^,忧虑地看向夏芍**。

    夏芍无奈一笑,耸耸肩,“好吧*^*,我错了*。为了弥补我的过失,今晚出去吃饭^*,我请。吃完饭后,你们要去哪里玩,我陪?*!?br />
    一句话^,便立刻把这两个妞儿给收买了^。

    胡嘉怡立马眉开眼笑,并且速度招呼,“快点^^**!快换衣服^,准备出门!芍子是大忙人,等会儿万一她又一通电话被叫走,咱们又白忙活了。趁现在*!赶快*!”

    柳仙仙一扭腰身**,也去换衣服,“这还听着像句人话**,不枉老娘等你一天?!敝皇亲淼氖焙?*,听见胡嘉怡的话*,不由柳眉一拧,回头怒斥,“胡嘉怡你别乌鸦嘴!”

    夏芍无奈地笑着在一旁看*^,苗妍本就穿着齐整,胡嘉怡和柳仙仙换衣服的速度也很快,不用十分钟*,三人就准备好了**,宿舍四人集体出动^,直奔校外。

    夏芍的家庭情况宿舍里三人都知道得不太清楚**^,只是柳仙仙八卦着问的时候,得知她母亲是家庭主妇,也就是没有工作,而父亲是慈善基金会的经理。慈善基金会在这年头^^*,在国内知道的人并不太多,但柳仙仙和胡嘉怡的家世都不错,因此两人有些了解。在两人眼里^,那就是有钱人没处花钱才成立的慈善组织*^^,两人没打听出来这笔慈善基金是哪位企业老总成立的*,便以为夏芍的父亲只是担任经理,帮忙管理这笔基金*。也就是说*,她家里经济条件是有的*^,但也只是个中产阶级的家庭*,比上不足比下有余。

    胡嘉怡的家世却是不错*^,她父亲是国内有名的服装企业老总*,身价二三十亿,跟华夏有的一拼。她是家中的独生女,向来受宠,但幸运的是*,她并没养成太骄傲的千金小姐脾气*,反而因为痴迷塔罗牌**,而与人十分亲和^^^,性子活泼,见人就拉着人玩占卜^,跟谁都容易成为朋友^^^。

    柳仙仙对自己的家世从来不提**^,好像很忌讳^^,也很排斥^,但她不说,夏芍却是能看出些来*^*。她面相日月角处右角有些偏,且头侧额窄***,若是在古代,这样的面相多是庶出^^*^,在现代,那就有可能是私生子。而且,她左眉高右眉低*,母亲只怕……已经不在人世了^*。但从柳仙仙平时的花销上来看,她家世也是不错的*。

    苗妍的家世也能看出出身富商巨贾*^,只是她从来不提而已*^*。

    夏芍遇见这么三名室友^*,也算福缘好**,三人虽然性格各异*^*,但却都没有大小姐脾气。以为她是宿舍里家庭条件最普通的*,便也不狠宰她^^。柳仙仙嚷嚷着要让夏芍今晚大出血,却是挑来挑去^^,挑了家学校附近的火锅店。

    眼下正值十一月中旬,北方的天气有些冷了^^,四名女孩子对吃火锅都没意见*,一致通过这个提议,出了校门口*,就想直奔火锅店^*。

    但,兴冲冲迈出校门口*,四人便都是“啊”地一声^^,愣了愣*。

    夏芍最先有点无奈^,柳仙仙一扭头就柳眉倒竖地吼胡嘉怡,“胡嘉怡!你个乌鸦嘴!”

    苗妍看看夏芍^*^,看看柳仙仙和胡嘉怡,又看看前方校门口^。

    校门口处*^,一辆高大霸气黑色路虎在四人走出校门的时候^^*,正好开过来,天色已经有点黑,车灯照亮了校门口的道路*,一名身材精劲的男人从车里下来,冷俊的面容隐在大亮的车灯后*,一身黑衣^^^,整个人像与黑夜融为一体^,无比契合,致命的吸引力。

    校门口出出入入的人立刻屏住了呼吸^^,不少女生捂住嘴^,眼神不停地往男人身上瞄啊瞄啊瞄。

    男人却只看着前方^,那里少女穿着件可爱的白色小西装外套*,乌黑的发丝软软垂着肩头**^,脸上恬静的笑容驱散了初冬的寒冷。

    夏芍看见徐天胤有些意外,她之前因为古玩行业里饭局的事^^,打过电话跟他说这个周末有事,两人下周再聚,没想到他今天会来。他也没给她打电话,不然她就安排了,也不会这么撞在一起*。

    “师兄怎么来了?”夏芍笑着走过去**,在不被人察觉的角度对着徐天胤皱了皱鼻子,“学会搞突然袭击了**^?”

    徐天胤深邃的目光定在她可爱的鼻尖上,又扫了眼她身后不远处的三人,问:“你们今晚有事^*?”

    “早就有安排了^。我答应了请她们吃饭^,再出去玩一下*!毕纳中α诵?,“师兄吃过饭了*?”

    话是这么问^^,但夏芍笃定徐天胤没吃^,他定然是想来接她,两人一起出去用餐的*。这么想来*^*,她便有些犯难^*,实在不忍心叫他再开着车回去*^*。军区离这里很远,开车要近两小时*,他为了见她,必然是早早开车出来了*,好不容易见着她,再叫他立马回去^^,瞧着有点可怜。

    “要不然……一起?”这话夏芍却是回身对着柳仙仙*、胡嘉怡和苗妍三人问的。毕竟是请她们吃晚饭^^*,原本定下是宿舍的活动^*,突然间安排个人进来*,她是担心她们有意见^。

    苗妍在这个问题上^*,居然是反应最快的,她连忙摆手,“不用不用*^^,我们改天好了*。你们、你们尽管……”

    去约会*^^。

    这话苗妍到了嘴边却是吞了进去*^,毕竟是没什么恋爱经验的少女,脸蛋儿有些红扑扑^。

    哪知道**,这话刚说完,她便觉得腰间一痛,不由看向一旁,一转头就对上柳仙仙和胡嘉怡杀来的眼神。

    “一起*!”柳仙仙两眼放光,现成的挖八卦的机会^!怎么能放过^^!她瞪了眼苗妍^,恨铁不成钢——少女*^^!你太好说话了!你也不想想^,平时在宿舍,芍子这妞儿什么时候被我们成功挖到八卦过*?难得她今晚提出要一起*,过了这村没这店!不懂得把握的是傻子!

    “绝对要一起!”胡嘉怡也拼命点头。师兄癪?!那可是芍子神秘的师兄大人^^,这件事她必须要跟柳仙仙站在同一战线^!

    夏芍一见这两人放光的眼神^^,便立刻意识到,她刚刚只挂念着可怜师兄^,结果做出了一个错误的决定……

    但话已说出口^*,看这样子是难以收回了。反悔的话^,未来一周,她的耳根子就要不清闲了,只等着听这两个妞儿的严厉指责就可以了……

    夏芍咬咬唇,难得心里叫苦^,苦笑着回头看徐天胤*,一指火锅店,“我们定下去那里吃火锅*,师兄一起去吧*^^^!?br />
    徐天胤没反对*^^,只是轻轻点头,接着便把车子停去一边**^,在学校门口女生们的注目礼中^,与四人一起去了学校附近的一家火锅店。

    火锅店有三层**,清一色的红漆桌面*^,暖黄灯光^,装潢古色古香。五人叫了二楼临街的包间,一进去^^,柳仙仙就左手拉着胡嘉怡,右手拉着苗妍,三人靠边站^,美其名曰:“谁请客,谁先坐!”

    夏芍却是笑着瞥她一眼^^^,心中有种要上刑场的感觉*^^。她挑了面对门的座位坐了**,包间里暖和*,一坐下来她便脱去了小西装外套,本想挂在椅背上*^,面前却伸来一只手。夏芍抬眼^**,自然地便递给了徐天胤*^*,见他挂去了房间一角的红漆木质的衣架子上*,这才回来坐到她身旁^*。

    两人这一番动作极为自然,像看得一旁的柳仙仙和胡嘉怡眼神一亮,苗妍也有点羡慕地看了看*^^^。

    直到徐天胤坐下,柳仙仙才眼疾手快地拉着两人入座^,座位不偏不倚,正好在徐天胤对面*^,保管能把他瞧得真真切切*,不留死角!

    夏芍一看这架势,笑容略微有些不太自然,接着见服务员进来*,她便借势把单子交给对面的三个妞儿,柳仙仙和胡嘉怡也不跟她客气^^*,点了满满一桌子,又叫了啤酒^。

    等着上菜的工夫*^,一桌五人默默无言*^,气氛诡异^。柳仙仙和胡嘉怡两人靠在一起^***,直直瞅着徐天胤看^,苗妍却是看了两眼**^^,就低下头去,学不来旁边两人这么大咧咧。

    徐天胤下车的时候就没穿外套^^,大抵是放在车上^,之后听说要来的火锅店就在附近*^,便也没拿外套,直接就上来了**。他此时穿着的是一件黑色V领的毛衫,精实润泽的一线胸膛微微露着*,袖口随意挽着^,露出精劲的手臂*,手腕上黑色的表盘灯光下反着冷光^*^,一如他给人的感觉^,孤冷^,气息却致命地吸引人。

    夏芍自然是发现了徐天胤喜欢穿V领的衣服,她之前还好奇是不是她这个师兄其实也懂得性感**,但后来却发现**,他穿的衣服无一不是领子开得宽敞*^^*,即便是冬天^^^*,里面的毛衫也是宽松式的。这尽管令他增添了神秘性感的气质**,但大冬天的,总觉得有点奇怪。

    但这时,就算是奇怪也不能问*,因为她要应付柳仙仙和胡嘉怡。这两个妞儿目光定在徐天胤身上*,都快眼冒狼光了*,越看眼神越亮。

    这男人太有神秘感了^^!他从进门到现在^*,或者说*^,从在校门口下车到现在*,几乎就没看过她们三个^^*。而且^*,这男人实在是太帅了!怎么看怎么有种王者的感觉,他孤冷,不看人**,却让人感觉就该是这样^!

    他不像是她们见过的上层圈子里的男人^,绅士^、满面春风,懂得寒暄*、交际与礼仪*,他坐在这里,不寒暄,不亲近^,不虚伪^,不跟任何人套近乎^,却让人觉得理所当然^。他像是坐在王座,黑夜般的冷寂*^,只有对方来寒暄、来客套、来套近乎的份儿!

    于是,柳仙仙就最先套近乎了^。

    她眼底大放异彩,脸上挂着狼笑,一拍桌子*^,身子向前一倾*,“师兄^^*!怎么称呼^?”

    她运气很好^^,一句话就让徐天胤看来^,他的眸深邃黑沉如黑夜里的琉璃,只看得见令人窒息的美^,却看不见感情****,只是吐出三个字*,“她师兄*?^!?br />
    她师兄。

    只有三个字,却让在座的人都愣了愣。

    因为谁都听了出来,徐天胤的这三个字^^,重音在“她”^*。

    也就是说,他的意思是,他是夏芍的师兄——他这是在纠正柳仙仙对他的称呼。

    柳仙仙跟胡嘉怡互望一眼**,接着耸耸肩,有点意外^^**,也有点尴尬**。她没想到这男人连这个都在乎^,以她柳大小姐在宿舍里的脾气^,遇上这么尴尬的事^,按理说应该不依不饶把对方挖苦一遍再说*。但她今天有种感觉,在这男人面前*,挖苦没用*,废话没用。

    于是她只能耸耸肩^^,“好吧,你是她师兄^。那你怎么称呼^?你师妹太神秘了,不肯告诉我们你的名字*?!?br />
    徐天胤闻言*^*^,把目光从柳仙仙处收回*,转头看向夏芍**,似乎是在询问她要不要说*^。

    夏芍无奈^,只得起身,给双方来了个迟来的介绍*,“这是我师兄*,徐天胤^?!?br />
    之后,又对徐天胤道:“师兄,这是我的同学兼舍友*^,柳仙仙、胡嘉怡、苗妍*^*?*!?br />
    徐天胤轻轻点头*,目光从三人身上一一看过*,算是很难得了**。

    柳仙仙和胡嘉怡听着点了点头,目光在两人身上流转^,接着就倒豆子似的开始问了*^。

    “徐先生^,你跟我们芍子是什么关系?你是不是在追她?”胡嘉怡眼神发亮地问。

    柳仙仙柳眉倒竖*,推她一把*,“不对!程序错了*!这个时候应该从最基本的开始问^!”之后她看向徐天胤,露出自己最风情万种的笑容,却让人看了就有点发麻*,“徐先生**,请无视她刚才的提问**,我们按程序来?*!?br />
    “年龄*^^!”

    “身高!”

    “体重!”

    “三围^*!”

    柳仙仙一拍桌子站起来^,啪啪啪啪地丢出四个简洁有力的问题^。

    胡嘉怡听见最后一个*^^,噗嗤一笑,接着捂嘴。

    苗妍脸红着低头,微微挪了挪身子*,离柳仙仙远一点*^。

    夏芍黑线,看向徐天胤*^。

    徐天胤没有反应^^。

    气氛尴尬,柳仙仙等了半天*,不可思议地看向徐天胤^^,然后受到挑衅了似的战斗力全开,发誓要挖到八卦^,于是^,接着问^^。

    “工作单位!”

    “职位!”

    “薪酬**!”

    “家有几间屋几亩地几个兄弟姐妹*!”

    胡嘉怡满脸笑容^^,苗妍也嘴角抽搐*,夏芍抚额^,看向徐天胤^。

    徐天胤还是没有反应。

    柳仙仙咬着唇^,一拍桌子^,“徐先生,你以为沉默就能过关了吗^?我注意过你车子的车牌*^,那是军区的车*,且车牌是A字开头,那表示你开着的是司令部的车*^!你在司令部里任什么职位^?军龄^!军衔!从实招来*!”

    夏芍一听这话^^*,倒是眼神亮了亮,没想到柳仙仙观察力挺强^。确实,军区的车牌是有一定规制的。一般来说,A代表司令部,B代表政治部,C代表联勤部^,D代表装备部^^。一般人不太会留意这些*,没想到柳仙仙知道^。

    徐天胤看着柳仙仙,却还是没有反应**。

    柳仙仙一见,哼笑一声^,眼一眯*^*,“不说是么*^?不说就想追我们宿舍的夏大师*?夏大师她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俯仰天地*,能见众生命运^^^^,能解众生疾苦……”

    夏芍风中凌乱地抬眼*,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实在是给雷得不轻^*。

    柳仙仙却是没完^,把她上上下下地夸了一通,就差没说她上天入地都寻不着*,最后一拍桌子*,胡搅蛮缠*,“你什么都不说,凭什么把我们这么能耐的好友给追走?别以为我们看不出来你对我们小芍子有意思*!实话告诉你,学校里对我们小芍子有意思的男生多了去了!但那些个不成器的^,我们小芍子统统看不上*^!男人要是没有事业和社会地位做保障,凭什么给女人幸福^?你不说职位,不报军衔*,我们凭什么相信你能给我们小芍子幸福**?”

    “司令*,少将*?!毙焯熵房醋潘?^,突然就开了口。

    “我告诉你,你要是不说*,我们绝不……你说什么**?!”柳仙仙忽然愣住^^,胡嘉怡也愣了,连苗妍都和两人对望了一眼^*。

    “你再说一遍,我没听清^!”柳仙仙问,这回*,三人却是齐齐看着徐天胤*,竖着耳朵^^。

    “司令^,少将*!?br />
    包间里一片寂静。

    半晌,传来敲门声*,服务员送了火锅汤底和点的菜上来*^,一番布置*,退了出去之后,屋里才传来抽气声^。

    “司令^^?少将*?怎么可能*!”柳仙仙盯着徐天胤^^,“撒谎!你这么年轻!年龄?”

    “26?!?br />
    又是一阵抽气声。

    胡嘉怡瞪大眼^*,“天哪^!比芍子大十岁……”

    “如果你没撒谎^^,你这么年轻有为^,应该不缺女人才对*^!怎么追女生追到校园里来了^?说*^!是不是在外面胡搞?家里是不是有老婆了^?”柳仙仙脸色沉了下来,直直盯着徐天胤。

    “没有^*?!?br />
    “那就是离过婚?”

    “没有^?!?br />
    “那也有女朋友!脚踏两只船^!”

    “没有?!?br />
    “不是吧……”柳仙仙捂住嘴**,一脸不可置信^,转头看向胡嘉怡,“极品好男人*^,你信吗*?”

    胡嘉怡却是看了看徐天胤^,轻轻点头,“我的直觉告诉我,他没撒谎^^*?!北暇顾钦疾肥?**,第六感向来比别人准*^^。

    柳仙仙看着她,捂着嘴*,眼神却渐渐发亮*,发亮到极致*^^,忽然生出坏笑,转头盯住徐天胤,“徐司令^**,再回答我最后一个问题^,我们视这个问题来判断要不要把芍子交给你**?!?br />
    徐天胤看着她,居然很认真地点了点头。

    柳仙仙笑了^,“说,你还是不是处男^?!?br />
    话一出口,胡嘉怡爆笑一声*,苗妍红着脸低头*^,夏芍再强的养气功夫,也是到了极限,终于忍无可忍^^,“柳仙仙!你够了!”

    夏芍暗地里扯了扯徐天胤的衣角*,“师兄,接下来她的问题^*,你可以不用回答了**?!?br />
    徐天胤垂眸^,看向她的扯着他衣角的手**,轻轻点头**。

    柳仙仙郁闷地咬唇*^,瞪向夏芍^^,“你个傻丫头,我是为你好*!他要不是^*,谈过几段感情,上过几个女人的床^,你都要掌握清楚*^*!男人私生活太乱^*,容易肾亏^^,生活不美好*^??伤绻?**,你就得问问他的健康状况了**,他说不定有隐疾^^!女人嫁男人^^^,图什么^?不就图他钱包鼓不鼓,杀器大不大^?”

    这话一出口,桌上的女生被她杀倒一片^*,连胡嘉怡都脸红了^。

    夏芍的眉尖儿也跟着颤了颤,这年头,柳仙仙这话还是很惊世骇俗的*^^^,她很多年没听见这这么露骨的话了^,不由脸颊飞红^^**,却感觉到什么一道目光定在了她脸上*^。

    她一愣,转头看去,正对上徐天胤黑夜般的眸^。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9》,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九章 挖八卦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9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九章 挖八卦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9*^。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