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分家

    第六十七章 分家

    你能*,还是你老公能**?

    一句话^,把两家人说得脸上挂不住了。

    “大哥*,你这说的什么话^!”被说到了老公^*,夏志梅一改往日严肃的姿态^,站了起来**^,“我们春晖做生意这么多年**,论资历论经验**,怎么也比小芍这孩子强吧?我们好心好意提醒你们夫妻别太轻易信人,这好心还遭了你一通埋汰了^?”

    “论资历论经验,我相信春晖比小芍阅历丰富*?!毕闹驹阃?,实话实说,夏志梅和坐在一旁的刘春晖这才脸色好看了点*,但夏志元却是话锋一转***,“但我现在是问,你们比陈总和孙总怎么样?”

    夏志涛皱了眉头,“大哥^,你总把我们跟他们比干什么**?小芍才是公司的董事长*。身为董事长,她比得上二姐夫?别说她比不上二姐夫*,论人生阅历她连我也比不上^!我们这些人^^,好歹还是一家人*^,离得近。外人就是能力再好,你能信得过^*?”

    “那你们的意思是***,小芍这个集团公司的董事长不干了^*^*,给你们当!是这个意思不?”夏志元问。

    两家人愣了愣^^^,表情有点不太自然**。他们是觉得夏芍年纪太轻^,什么也不懂,把公司交给别人打理不放心*^。那可是二十多亿的资产?^^^*!拍卖会上*,据说又进账十来亿,这么大的家业^,怎么能放心交给别人*?与其交给外人^,还得提防着背后来一手^,把钱给你卷跑了^,不如自家人来管理放心*。

    可想是这么想*,话可不能这么说^。总要大哥大嫂先开口委托他们才是^,不然总感觉好像是他们看中了大哥大嫂家的资产*,想从中捞点好处似的*。他们可不是这种人*^,这么提议都是为大哥大嫂好**,他们一家子哪是个经商的料子?

    “大哥**^,你看你这话说的^^,小心眼了不是^^^?小芍她是公司的董事长,这是铁板钉钉的事*!谁也不想抢她的^*。我们是在讨论公司怎么用人*,才能让你们一家放心^^。陈总孙总*^,你们要觉得有能力,那肯定是要用**,但是公司里面也不能一个自己人也没有^,到时候万一有点什么风声*,连个给你打报告的人都没有^!”夏志涛点着桌子说道。

    “讨论公司怎么用人^?叔叔姑姑是华夏集团的员工**?”这时^,一直坐在一旁看夏志元对付几个兄弟姐妹的夏芍*,总算是开了口*。

    她一开口^^*,便双手交握悠然放在桌子上^,神态淡然^,目光审视^^,“如果,叔叔姑姑是华夏集团的员工^^,想对公司的用人制度提出自己的看法^,请以书面形式递交建议书*^^**,详述现今阶段用人制度的弊端**,并对新制度提出具体的实施细则**、对公司未来发展的好处,以及成效预计^。改革期间*,实施步骤怎么进行^,员工情绪怎么安抚,出现反弹怎么应对^,没有达到预期成效如何 救*^*^^。董事会会根据建议书开会讨论*,决定采不采纳?*!?br />
    这一番话^,把一桌子的人都说愣了。

    夏志元都转头看向女儿*,不同的是^,他轻轻点头,眼神欣慰——谁说女儿不如春晖和志涛的*?依他来看,春晖和志涛的想法^,太过儿戏,离女儿的考量差得远*!他虽然不知道这是不是陈满贯和孙长德平时教女儿的,但至少女儿说出这番话来*,他觉得他这个当父亲的,是不会担心女儿领导不好一个集团的^^^。

    “如果^,叔叔和姑姑不是华夏的员工,那么我想请问,你们凭什么在此讨论华夏集团的用人制度?”在一家子都愣住的当口,夏芍又挑眉问道。

    “哪*^、哪儿还用那么麻烦……”夏志涛有些不太自然的笑了笑^,怎么还得开董事会讨论?这种事^,不都是老总一句话的事么?

    夏志涛当然是不懂这些的^**,在他眼里,华夏集团也就是资产多了些^**,员工多了些^,这管理起来***,还能跟别的厂子不一样?不都是老板一个人说了算^?

    他闹不懂,却没发现^,夏芍突然来了这么一番话,他惊异之下气场已是弱了,支支吾吾笑了笑*,“咱们这都是一家人*^*,再说这是家宴^*,咱们还搞得这么正式……”

    “家宴就说家里的事^,公司的事*,叔叔姑姑不觉得说的太多了?”

    “你这个孩子*,怎么说话的^!有点成绩了就骄傲了*?这都是长辈的在给你提个醒……”

    夏志梅一皱眉头,夏芍却淡淡抬眼。她眼神虽淡,这一眼却带着莫名的冷,让向来严肃威严*^*、镇得住场子的夏志梅都是一愣^,要说的话都停了。

    “提个醒*?提醒我把我的集团变成家庭式作坊^?”夏芍微微勾起唇角*,眼里却没有笑意,“

    大家可以到  查看本书最新章节......

    我不歧视家庭式作坊*^^,很多公司在一开始就是靠着家族发展起来的****。但是家族式的公司发展到一定程度*^,势必会显露弊端^^*。用人机制任人唯亲,公司管理制度形同虚设*,企业决策者三权集于一身*^。企业决策者素质不高^,妨碍高素质管理者的制度推行,甚至会形成亲族派系和外来派系^*,明争暗斗,把公司搞得乌烟瘴气!有多少公司在成长起来之后*,为了拔除家族式管理的毒瘤而元气大伤^?我的公司,从它成立的第一天^,就跟我的家族没有关系^^^。而今天它成长起来了*,你们却要告诉我^,要把它倒回去,变成家庭式公司?呵^,你们不觉得太可笑了^?”

    夏芍当真笑了一声,“收起各位那套为我好的理论,我给你们一个明确的答复——我的企业,不允许有任何家庭成员进入**!如果这样还是有人听不懂……”她慢慢在一家子人脸上看过,忽然笑得很开心,“请不要再说他比我有资历*,比我有阅历*,比我有经验。丢人!?br />
    夏芍说话,神态语气*,从来都是不恼不怒,悠闲散漫*,说话跟喝茶聊天似的*,却能堵得人一句话说不出来。

    老夏家一家子就很长时间没能上来话儿*^*。

    他们虽然在知道了夏芍搞了个华夏集团后很是震惊了一把^^,但之后又习惯性忽视她了**。在他们眼里,她就是个还在读书的孩子^**,什么事还得父母给做主。而大哥大嫂向来性子软,当不起家来**,那自然就得他们给当这个家^^。

    没想到^,这侄女竟说出这么一番话来!这样的一番话,他们都说不出来,这哪里是他们家那个长辈说话的时候**^,在一旁笑眯眯坐着的乖巧晚辈?这明明就是个气度魄力十足*、深思熟虑的集团老总*!

    这孩子^^^,怎么就不声不响地成长成这样了?

    一旁的爷爷夏国喜也是惊讶,这孙女一直他就不重视,今天才忽然之间感觉长成了^。

    一家人不说话^*,夏志元开了口^,“志梅*^,志涛****^,我也没别的意思^。我就想咱还过以前的日子,以前我们家什么也没有的时候**,咱们是各过各的*,现在还是各过各的*。你们两家的生意我从来都没去管过^,我们家小芍的事,你们也少费点心,就让她自己做主吧**!?br />
    “大哥什么意思^^?”夏志梅反应过来**,不乐意了,“大哥这是在嫌我们管的多?我们还不是为你们好**?”

    “哥,你这是要分家么****?”夏志涛震惊地站了起来****,看向了老爷子,“爸^,你听哥这意思^,是不是要分家^?”

    “志元!你这是什么意思^!”夏国喜终于是开口了,他虎着脸拍桌子**,显然是大怒^,“我不管你什么意思*^*,我告诉你^,你要是有想分家的打算^,除非我死了!闺女有点出息了,就忘了是老夏家的人了^^?这要是传扬出去^,丢不丢人^*!”

    “你还知道丢人*?”这时,一道声音传来,一家子人都愣了愣,转眼看过去,见说话的竟是江淑惠^。

    “你们还知道丢人?我在这里都觉得老脸挂不住了!志梅*,志涛^**,你大哥什么时候管过你们两家的事**?你们怎么就爱去搅合你大哥大嫂*?能不能消停两天!”老太太两眼发红^^,颤巍巍站起身来^。

    江淑惠性子温婉^,很少见她发火,夏芍两辈子的记忆加在一起^,对奶奶的印象都是一张慈祥的笑脸**,今天见老人家生气了*,不由起身上前扶住*^,边帮她顺气边抿起了唇。

    “你给我闭嘴^!谁叫你说话的!”夏国喜瞪着眼睛。

    “我闭嘴,我闭了一辈子嘴^^^!结果呢***?这就是你教出来的好儿子好闺女!”江淑惠喘气都有些困难*,夏芍不停地帮她顺气都不见好^。

    李娟一见这情况*^*,也赶紧离座过来扶着老人。

    “妈,好端端的,你说我们干什么?要分家的又不是我们^,是大哥家有钱了*,就看不起我们这些兄弟姐妹了。你怎么不说大哥^*,反倒说起我们来了^^*?有你这么偏心眼的么^?”

    “我偏心眼^?”江淑惠气得两眼发黑,说话都没力气了,“都是我生的,我偏着哪个,向着哪个了^?志涛你以前没有的时候^^,家里没帮着你了^^?今天我看不过帮你大哥说句话**,你就这么说我^?”

    “行了,奶奶*,别说话了^^^?!毕纳种遄琶?,垂眸帮老人理气*^。

    夏志元一见母亲被气成了这样*,再憨厚的性子,这时也是怒火中烧,气急点头道:“好^!原本我还想着*^,跟以前一个样*,咱们各家过各家的,谁也别打扰谁就是好的了^^。现在看来*,我真是天真了。既然这样*^,分家就分吧^^!我夏志元以后过好了,还是过不好,都

    大家可以到  查看本书最新章节......

    不用你们管^!我不用你们打着为我好的旗号^!妈,我们走!”

    夏芍点头,当即搀扶着奶奶,与母亲合力扶着^*,由夏志元领着离开了酒店。

    他们走的时候*,带走了老太太^,却没管老爷子^。老爷子孤零零立在酒店包间里^,好半天没反应过来^,等夏芍一家开着车走了,他才大怒地一拍桌子^,“反了!反了!这是反了*!”

    夏志梅和夏志涛两家人自然也是气得发抖^,但看见老太太不在**,总不能把老爷子一个人送回村子里吧^?这些年,老爷子都是老太太做饭洗衣侍候着^,他一个人在家,哪里会干这些事^?

    两家人一商量,便暂时让夏国喜去了夏志涛家里暂住。

    这一口气不出^,两家人心里就堵得难受*^*,当天晚上就没散^,聚在一起商量对策。

    最终,夏志涛提了句*,“以为经营个公司就了不起了?我在建材市场干的这两年*^*^^,算是知道这社会有多黑。做生意,不是你打好了明面上的关系就行的^,黑道你更得打点*^**!我倒是认识几个人,想办法让他们给小芍上一课^!教教她,开个公司不是那么容易的**!别运气好*^,做出点成绩来,就不把长辈放在眼里^。长辈过的桥比她走的路都多!”

    夏志涛这人性子痞**,夏芍没见过这方面的世面*^*,他却找人给华夏集团找点麻烦^,她还不一见了这些事就怕了^^^^?大哥大嫂自然也没个主意,最后还是得上门求他们^**,顺道赔礼赔罪^*^。

    但夏志涛这回是踢到了铁板**。

    他找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安亲会负责建材市场那一片的一个小头目^*,这人夏芍还曾经见过,叫李新^。就是当初陪着杜兴要找孙长德麻烦的那个*。

    他一听夏志涛叫他去打砸华夏集团*,当即就严词拒绝*,“东市地面儿上,怎么还有你这样的愣头青!找夏小姐的麻烦^?你不要命了*^?我们大哥亲自下令,谁也不准惹夏小姐**,否则帮规处置*!”

    “……什么^*?”夏志涛傻愣在了当场,李新却是没敢在吃他的饭局^*,当即就离席带着人走了。

    一出酒店^^^,他就去了亿天俱乐部^***,把这件事上报给了高义涛*^,高义涛当即就冷笑一声^^,打通了夏芍的电话。

    夏芍接电话的时候,刚从华夏集团里出来*,她身份曝光后*^,自然是要去见见公司的高管*^^、员工,做一些老板该做的事。这两天忙着开各种会议,见各个部门的人,她忙得脚不沾地?;购冒涯棠探尤チ颂以扒恼雍?^,老人家有母亲陪着^、宽慰着^,心情好了很多,不然*,她事事要忙,还真是忙不过来^*。

    刚刚忙完了会议,夏芍便接到了高义涛的电话^,一听之下,她却是笑了,“高老大^,这回我倒是想请你的兄弟们帮个忙^^!?br />
    “夏小姐跟我客气什么^,你有什么吩咐,尽管提!?br />
    “既然我的叔叔和姑姑想要给我上一课*,那我怎么能不回报一下**?就请高老大安排一下,也去给他们上一课吧*?*!?br />
    电话那头传来高义涛一声轻笑,“好*,我懂怎么做*。夏小姐就等我的好消息吧^?*!?br />
    谢了高义涛,挂了电话*,夏芍走出公司,望着外头熙攘的街头**,眼神却是发冷^^*。

    原本*^^,她想着只要父亲能说出分家的话来,她就不亲自动手了?*^?囱?,有人是不打不疼^^^!

    既然如此*,她不介意让两家人忙碌点^*^,省着平时太闲了^*,歪心思太多!

    只不过^,她这一动手^,两家人还能不能缓过来**,那就不得而知了。

    晚上^,夏芍给母亲打了电话^*,说是有个饭局晚点回家*,人却是建材市场*。这年头,电脑还用的少,商家也还没那么普遍的安装摄像头的意识^^。

    建材市场是两条长街*,店铺林立*,高义涛的建材铺面在门朝南^^,东面马路上有座南北走向的桥。夏芍一看之下就心中明了——难怪才三两年的时间^*,高义涛的生意就做起来了^,这店铺的风水实在是不错*。

    高义涛的店铺是坐北向南,这在风水学上算得上帝向^,也就是相生的吉位**^*。风水上*,有“宁赚南北财,不捡东西金”的说法。东面马路上的桥对这店铺来说*,实在是一处妙笔*。东为左*^,在奇门八卦上来说*^^,左边正是生门^^,生门处的桥又称为彩虹^*、通途^*^,等于引了一道紫气东来的气场*,生意兴隆^、财源广进^^,那是必然的事情^*!

    可惜高义涛不懂风水*,不然,他可以请一位风水师来

    大家可以到  查看本书最新章节......

    *,在店铺的门下请一方黄色垫子踏脚,迎接这道紫气东来的场气,那才是占天时^*,得地利*^,又遇人和^,实打实的发财旺铺^!

    而夏芍今夜前来,自然不是为了给他锦上添花的^,她是来绝了这店铺的吉气的*。

    古语有云:“吉门被克吉不就*^^,凶门被克凶不起^*?!奔热豢闯稣獯Φ昶躺旁谧骬,那夏芍便自然要在左边动手脚*^?^^^?墒?,左边是一座桥*,她不可能把桥给破坏了,那动作太大^^。于是只得采用玄门秘法。

    这种秘法是一种古星门遁甲之法**,分析出八卦生门与克制生门的所在^*,而后八门飞遁^,将吉凶翻变*!这种变迁八门阴阳的厉害秘法自然是传承的术法*,非本门之人不得外传^^,且在玄门*,除了掌门的嫡传弟子*,谁也不会用^。

    此法消耗元气甚大^,夏芍从小学玄学易理,排盘起卦之时,从来都感觉不到自己元气的波动^,这一回自然也没有。但她却是用了一个多小时*,才将此店铺的生门杜门转换^。

    如果唐宗伯在这里,一定会惊讶她做完这些竟然还能若无其事走人,一般的风水师^,消耗这么大*^*,能爬起来的^,已经是修为高深了^*。修为略微浅一点^^,都完成不了这种强行转换八门遁甲的事,不吐几口血^,那是绝不算完*。

    但夏芍却是若无其事地走了**,她自然没回家^,而是去了姑父刘春晖的厂房处^。

    厂房刚刚建起来*^^*,建了五间大厂房*,另有三间仓库^*。前世的时候*^,姑父的生意可以说很红火^,但夏芍重生时第一回开天眼时^,便见到了他们家厂房失火的情况^。但那时的时间按现在算来的话^,还得十年。

    刘春晖的厂房里夜里也有工人上班*,外面有保安。但夏芍自然不会从正门进*,后头那点墙对她的身手来说根本就是小事一桩^。她溜进去察看了一番,发现了问题所在^。

    一般来说,容易发生火灾的格局大多在朱雀火星上,又或者是呈三角火星。三角指的是建筑造型是三角体的^*^,或者形成一个三角形的*^^,在遇到五黄的年份,就会容易发生火灾*^。

    举一个最著名的例子——故宫^。故宫数百年间大大小小不下百次火灾**,且明朝时期*,故宫三大殿曾三次失火,焚毁严重。这从风水学上看^^,就是犯了三角煞^。当初**,紫禁城为了顺应龙脉的走向,整个皇城坐北向南^^*,向着正火位不说,建筑均是檐牙高啄,气势恢弘^^^,棱角高翘尖锐^,虽然是将王者霸气发挥得淋漓尽致*,但却属典型的火气旺盛之建筑^*。本来这些就让紫禁城极为容易失火*,三大殿的位置还犯了三角煞^,檐角连起来看,正是一个三角形。一遇见五黄的年份*,失火是必然的*^。后来据说到了清朝时期,被高人改动过^,这才没有再发生严重的火灾*。

    懂风水的人,仓库^、厂房*、住宅,都不会触及这些火位。尤其是在有电线*^^,工厂用电量高的情况下*,更加容易失火^^。

    而此时此刻^,在夏芍面前,姑父刘春晖的工厂^,三间仓库建的位置也是犯在三角星上^^^。之所以安然无恙十年,是因为工厂里可能因为绿化美观的需要,在仓库前建了个挺漂亮的水池子,五行生克制化*,这才无事。

    夏芍记得,前世里,由于生意不错*,过了几年*^*,姑父的厂子便进行了扩建,或许是当时改动了这个池子,这才导致了在五黄年份遭遇了大火^。

    夏芍的目光在这池子上扫了一眼^^,笑了笑^,转身翻墙离开。

    回家的路上*^,她给高义涛去了个电话*^,一番吩咐,她挂了电话,回家陪父母亲和奶奶聊天叙话去。

    江淑惠一辈子没跟丈夫分开*,初到桃园区的时候,被这里面的景致给惊了个不轻^*^^,宅子虽然是古式的宅子,古韵悠然的^,但自家的老房子住惯了*,老人一时还真难以适应。好在身边的人贴心*,夏志元一家都是孝顺的,李娟和婆婆关系一直都和睦,夏芍在陪老人的时候又贴心*,时常讲些公司成立时候的趣事给她听*,李娟白天也陪着她去茶楼或其他地方走走*^*,看看景致^。她一来并不寂寞*^^,二来宅子里有风水阵*,夜里睡眠异常得好^,住了几天倒觉得心情愉快^*。

    只是挂念老头子是难免的^,但江淑惠受了一辈子气^,这回是真被气到了。她也是狠了狠心^,想要晾凉老头子一段时间^,反正他住在小儿子家里*,不缺吃喝**。但小儿媳妇蒋秋琳是个什么性子^,她却是清楚*^*。

    等着吧*,不用多长时间^,老头子一定受气*^^!

    不给他点气受*,他能知道哪个儿媳妇好?

    这么想着*^^,江淑惠也就安心住下了。夏芍自然支持奶奶的决定*^,她从旁一笑,也

    大家可以到  查看本书最新章节......

    是等着^^。

    等着看好戏*。

    好戏第二天就开锣了^。

    安亲会的人一大早就去了建材市场^^^,找夏志涛麻烦的^^^,自然是李新。夏志涛见他来了^,原还想拉着他细问那天的话到底是个什么意思**,可谁想李新二话不说*,给带来的人使了个眼色,一群人来到店门口,把门给堵了。

    他们也不打**,也不砸^,就是门神一样地堵着。这么一来,哪有顾客敢上门^^?

    夏志涛在建材市场里是属于耍横充痞抢来的客户^,一些同行对他不是没意见,但却拿他没办法^*。加上他那个店铺也不知道是不是位置好^,生意一直不错*,他来建材的时间不算长*,生意却做的比别人好。这样一来^,更加没人敢动着他了。如今他吃了亏^,同行们看着不少人都背地里偷笑,悄悄议论*^,不知他得罪了什么人*,被人这样整治^。

    夏志涛急得满头大汗*^,却不敢在安亲会的人面前耍横,只得上去小心翼翼问^,自己得罪了什么人*。

    李新嗤笑一声看着他,“你说呢^?我真是搞不懂你^*^。夏小姐的亲戚^*,这得在东市沾多少光^?不好好珍惜也就算了^*,怎么想到要找她的麻烦*?让她见识见识社会上的规矩?笑话!她独闯我们亿天的时候,你小子还不知道在哪儿混呢****!”

    李新也不隐瞒*,这是夏芍的意思**。她摆明了要镇住两家人,要他们全面地认识一下她在东市黑白两道的能耐*。让他们不敢在自己上学之后*,来找父母的麻烦^^*^^。

    还是那句话^,夏芍人有点懒散,她不喜欢麻烦*。遇着麻烦她是能避就避,避不了就直捣源头^!一击就把事情解决^,不留后患*。

    而同样是这一天^,刘春晖的厂子里也出了事***^。

    去的人还是安亲会的^^,奇怪的是**,他们不打人*,也不威胁人,一到了厂子里就对着仓库前建的水池子展开了全武行^^。一通打砸^,池子被拆了不说,还被填埋了起来^。

    这让刘春晖惊惶之余^,摸不着头脑——自己厂子的池子得罪安亲会了*?

    他慌忙上去问发生了什么事,对方也不跟他啰嗦^**,把事儿一说,“你得罪了夏小姐,夏小姐不发话**,你的厂子暂时不能开工?*!?br />
    说罢*,一群人便呼啸着进了工厂车间*,把工人们都给赶了出来。

    不能开工^^,那就不能赶制订单*,出不了货*,这违约金可是付不起*!而且^,还不止是违约金的事^。跟国内一线的汽车公司合作,人家很看重信誉*^,一次违约,以后就别想再合作了^。

    刘春晖又气又急^,他和夏志涛不同*,以他的千万身家,在东市是小有名望,当即便大怒地威胁说他有门路,要让报警^,要让各方来处置这件事^^*。

    安亲会的人一听便笑了,同情地看着他——傻了吧?夏小姐在黑道有安亲会护着^,在白道看风水结识的人脉不比你多*^?知道她风水大师身份的人,傻了才敢触她的霉头*!

    果然^,刘春晖电话一打^*,碰了一鼻子灰。没人肯帮他*,一听就挂了电话^^,有人叹着气劝他*,赶紧给夏芍赔礼去*,甚至有人暗暗透露了夏芍的另外一重身份。

    刘春晖傻眼了——风水大师*?这什么跟什么!

    他气愤之余给夏志涛打了电话**,两人一联系**,这才知道都遭了秧。夏志梅在得到丈夫的电话后也赶了过来^^,两家人聚在一起,又是怒又是惊*^。

    谁能想到本是夏志涛委托了安亲会的人要去华夏集团闹点乱子*,给两家出口气***^,结果却被反过来整治了^?

    谁能想到一个十六七岁的孩子,竟然有这么大的能量*?不仅东市黑道的安亲会一力护他^^^^,连那些平时交好的政商要员也没一个敢得罪她的?

    “风水大师*^?”夏志梅气笑了^,“这些神棍封建迷信的把戏也有人信^?”

    她当即带着老爷子夏国喜,两家人开着车,去了桃园区^,要找夏芍讨个说法^^^^。

    他们自是知道桃园区安保严格,寻常进不去*。他们便出了个馊主意,让老爷子在外头闹**^,这些保安,对老人家总不敢无理吧?

    保安却是没有对老人家动粗,但他们可以不理。而夏国喜年纪大了^,闹也就能闹一会儿*,时间久了^*,他是吃不消的。结果两家人又是败阵而归^。

    夏志涛的店铺是不用打算做生意了,好在刘春晖的厂子晚上却是可以开工^。

    大家可以到  查看本书最新章节......

    但哪里想得到^^*,安亲的人到了晚上换了一拨^,照样守着。这让侥幸想要工人晚上开工赶订单的刘春晖,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

    夏芍却在晚上又造访了刘春晖的工厂^*,她加持催旺了三角火星位,之后便回去等^。每逢月破之夜*^,亦或是一场雷雨,势必有火*^*。

    刘春晖也是倒霉,三天后,他便遇上一场大雨。大雨一下*,安亲会的人就走了。刘春晖一喜,恨不得这雨一直下下去才好,他立马打电话通知工人来上班***。哪知道^*^^,电话刚一打出去,一道闪电劈了下来***,仓库失了火*^。

    这一场大火,有雨也烧得很旺^,转眼三间仓库便成了火海^,好在工人们没来*,不然不知损失多少人命*^。

    刘春晖不知道,夏芍不可能去害那些无辜的性命*,她让安亲会的人守着厂房^^,不让工人们来,就是不想把无辜的人牵扯进来^^。而她也通知了安亲会*^,如果遇见雷雨,立马离开^!一刻也不要逗留!

    刘春晖的厂房仓库前一刻起火,后一刻走了的安亲会人员便在远处回望,脸色惊骇。自此^,算是亲眼见识了这位风水大师的诡异手段**。

    尽管消防及时来救了*^,工厂还是损失不小。三件仓库*、两间厂房化为乌有^,订单就更不用提了*。刘春晖面临巨额的损失和赔偿^,顿时感觉天塌了^***。夏志梅在看见自家厂房的情况后^,再也维持不住严肃的脸,一下子跌坐在地。

    女儿家出了这样的事*,夏国喜也是意外,两家都以为是天灾^,却不知道其实是夏芍的手段^。老爷子劝了女儿女婿几句,但这时候*,岂是几句安慰话管用的^?还是钱最管用*^*!

    刘春晖开始四处给合作方打电话解释,给生意上的朋友打电话筹钱^^^,但人情冷暖^,这个时候*,哪还有人理他*?躲都来不及^*。连夏志梅这样清高的从来不低头的人^,也开始跟朋友借钱*^,甚至借去了同事那里^。同事都无能为力——对不起,我们嫁得没你好^**,没钱借你。

    一家人跑断了腿**^,从来没有过的低声下气,却还是没借到多少钱*。

    而自从刘春晖的厂房失火^,安亲会就连夏志涛那里也没去*^,夏志涛原以为他没事了,结果哪里知道**^,以前抢来的客户,这段时间又被抢了回去^。他重新用那些耍横耍痞的手段再拉拢,客户也因为他得罪了黑道,不太敢跟他来往*。夏志涛的生意一落千丈^。

    两家在半个月的时间里,翻天覆地^。

    老爷子夏国喜的日子也没过好^,他一住进儿子家*,前几天还可以*,过了几天小儿媳妇蒋秋琳就开始不耐烦^^*,说话带刺^。且建材市场的铺面出了问题后,她更是心烦意乱^^,没少给老爷子气受*。

    夏国喜也是个硬脾气,跟儿媳妇差点打起来^*,最终一气之下回了十里村*^*。

    夏志元和李娟在得知这些事后,叹了口气*,都不由看向女儿,江淑惠也是看向孙女儿。

    “奶奶^,爸**,妈**?;募挪换岢鲎实?^,要是你们想问这个^,那就不用问了*。我说过很多次*,善恶福缘自有报*。各人的因果**,各人担着吧^?!毕纳峙踝判〔璞?^,换了衣服从屋里出来^,还有一个星期就开学了^*,她得去十里村的山上把师父接过来。

    唐宗伯本是不同意下山的*,他在山上住习惯了^,夏芍却难得严肃了起来,“师父,所谓惜取眼前*。您膝下并不孤寡^,不是还有我和师兄么?师兄若是知道了我去上学了*,您一个人在山上,大半年的也没个人来看看您^*^,说说话^,他定然也放心不下的。您舍得让我们放心不下^?”

    这话打动了唐宗伯,他这才动了下山的心思。只是他念旧*,山上老宅子住了七八年了*^,说是等夏芍开学前再来接他*^,让他跟老宅子告个别。

    三人见夏芍这么说,倒也在意料之中^*。夏志元和李娟还好些^*,毕竟这么些年受两家人的欺负^*,对他们算是避之不及,这段时间没他们打扰*^,日子过得舒心^,他们也是不愿再回到从前。而且^,那天在酒店里,他们两家当着夫妻俩的面竟然就打起了女儿公司的主意^,这要是对他们放开了^*^,女儿辛苦建立的公司就得毁了***,他们自然是心疼女儿*,向着自己的女儿。

    只是江淑惠就有些难熬了些,毕竟都是自己的孩子*,这要是挺不过难关去……可怎么办?

    夏芍去十里村接师父*,却是没把江淑惠带回去*,她在等两家人上面道歉服软^**,他们一天不服软^*,奶奶回去跟爷爷住在一起***,早晚都得受气*^**。

    两家人没让她等多久,三天后就来了*。

    他们进不

    大家可以到  查看本书最新章节......

    来小区^,便打了夏志元的手机*,手机里语气从未有过的软*,恳请夏志元和夏芍出来坐坐。

    夏芍去的时候,带上了母亲和奶奶同行。到了地点一看^^,还是上回的酒店*。

    尽管这时候两家都没什么钱^^^,但却是不敢简慢了夏芍一家^^*,一见四人进来,赶紧起来相迎。

    第一句话便是道歉。

    “小芍*^,以前是姑姑没看出来你这孩子有本事^,做了那么些叫你看不上的事*^^。今儿姑姑给你道个歉^^^,你看在咱们这么多年亲戚的份儿上*,能不能帮帮你姑父?他真的是走投无路了,银行都不贷款给我们*,你不会忍心看着你姑姑、姑父和你哥一家人一根绳子吊死吧*?”夏志梅有生以来没说过这么软的话^,何况还是对着小辈儿^。她这些天跟着丈夫东奔西借^*,这么多年脸*^^,都在这两天丢光了^,也不在乎这一点半点了*。只要能借着钱^^*,就是让她给人磕个头都行!

    “呃……小芍^,前段时间的事,是叔叔不对*。叔叔太混账了^*,一家人闹点矛盾^^^*,我不该小心眼地去找社会上的人跟你过不去^。我那是一时发昏,你就看在你小时候*^,叔叔还算疼你的份儿上*^^,跟那些安亲会的人说一说,叫他们别再去找我的客户了^*。我这店……都快关门了^?***!毕闹咎我灿锲仪械厮档?*。

    夏芍不说话^,抬眼看向一起跟来的婶婶蒋秋琳。

    蒋秋琳一愣,也赶紧堆起笑脸*,讨好道:“小芍^,你看我也没有工作*,一家人就靠着你叔叔开店赚那点钱^^。你妹妹年纪还小,才六岁……我看你也挺疼你妹妹,你就当帮帮你妹妹。婶婶……婶婶知道自己说话嘴贱,以后婶婶一定改*,你就帮帮我们吧^!”

    夏芍一挑眉^,不表态*,却是看向一旁^,“我的父母**,还有奶奶呢?”

    两家人这才又赶紧给夏志元和李娟夫妻,以及老太太赔罪*^^。

    “大哥大嫂,是我们的不对*,我们爱管闲事。以后我们再也不管了^!就按大哥说的,分家就分家^,各过各的**。我们……我们一定孝敬老人*,没事绝对不去你们家打扰你们……”

    两家人言辞恳切**,表情都快急哭了*。

    夏志元和李娟低着头*,心里悲凉^。江淑惠叹了口气,看向孙女*^。

    夏芍这才道:“听着^^,我这是看在奶奶的面子上^,不想让她这么大年纪了还为自己的儿女操心。但我们华夏集团不会出资^^*,我会跟银行的宋行长打声招呼*,贷款是会贷给你们^,但我不给你们做任何形式的担保**^,利息你们一分都不能少。贷了款^,还不还得上,看你们自己的!?br />
    两家人赶忙点头,感恩戴德地道谢*,心里却是清楚^,就算有了贷款*,信誉却是没有了,以后再想发展起来,是不太可能了……

    “还有,奶奶在我们家里也住不太惯^,我打算在村子里给老人盖套新宅子。没事儿?;厝タ纯?,孝敬老人^,自有福报*。我上学之后^,不要随意来打扰我的父母,公司的事更是别叫我听到再提。能记住了么^?”夏芍没说出那句“否则”来^,但是她相信对方听得懂^。

    两家人赶紧点头称是,又夸了两句夏芍对爷爷奶奶孝顺之类的*,心里却是悲凉^。这才几天*^^?以前都是他们训话*,现在倒反过来了^。

    自家这孩子*,真是都看走眼了……

    但是又有什么办法呢*^,事已至此^^*,他们心里也清楚^,以后虽然是亲戚*,但也离得远了**。

    事情发展成这样,虽然谁都不愿见到*,但如今的结局,却已经是最好的了*。

    夏芍一家没有留在酒店里吃饭*,事情解决了便驱车离开了。

    三天后*^,夏芍便要前往青市上学了,她得准备下上学的事^*。

    ------题外话------

    妹纸们*,不要再说我慢了**,自从V后*,每天万更^*,我每晚都是更新了再吃晚饭*,现在晚饭都改到九点以后了。我真心是做到了我能做到的最好的^,大家看文的心情可以理解*,也请理解一下我吧~

    芍姐的亲戚终于是解决了*^^^,这两章估计看得妹纸们也郁闷^,我写得也郁闷*,为了给你们缓和缓和^,我打算牵着师兄出来溜达溜达****,吃完饭我看看能不能再写出一个小章节来,把这一卷收收尾。字数不多*,可能也就三千来字^^。

    等不及要睡觉的妹纸*,明天再看也成。

    大家可以到  查看本书最新章节......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67》,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六十七章 分家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67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六十七章 分家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67。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