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人情冷暖

    章节名:第六十六章 人情冷暖

    记者发布会之后,才是拍卖舞会&&。

    今夜的舞会,俨然成为了一名少女的专场&。她是刚刚成立的华夏集团的董事长,她是上层圈子里名声响亮的风水大师。

    她还是学生,刚刚上高中的年纪&&,却白手起家&,创下如此大的家业。

    商场&,从来就不是一个缺乏奇迹的地方。但她绝对刷新了这个奇迹,以如此年轻的姿态,以如此少见的另一重身份&。

    正是这不多见的另外一重身份,令这些各界里阅历丰富的老狐狸们&,闻出了不同寻常的味道。

    华夏集团有一位身为风水大师的董事长&,这势必会让华夏在商场中地位超然。试想&,谁会没事去得罪一位风水师&?而这位年轻的董事长凭借在此领域的造诣,累积的人脉将会如何?那势必是一个庞大的关系网&,而这个关系网将会对华夏集团的发展壮大带来怎样惊人的好处&?

    想到了这一点的老狐狸们震惊了,这种震惊是一种骇然&&,竟不亚于发布会时的震惊。仿佛已经可以预见商场上将会杀出一匹黑马,一路狂飙,不知会到达怎样的高度&。

    要知道&&&,她今年才十六岁&!倘若给她十年的时间,华夏集团将会成长为怎样的庞然大物?

    这样的预见,纷纷令这些眼高于顶的社会名流们变了脸色&,众人举杯,纷纷来贺。在这些人里,林祥全夫妇可谓是一个尴尬的存在。

    林夫人一脸不是滋味地撇撇嘴&,小声咕哝&,“董事长?这华夏集团还不知道怎么来的呢。谁知道是不是用那些神棍手段骗来的钱开起来的&!”

    “你给我闭嘴&&!”林祥全压低声音喝止妻子。虽然发布会上说的话有些未必可信&,但身为商场中人&,陈满贯当初在省内那么有名气,生意失败之后&,很多人都还在注意他的动向。那个时候,他确实是没有东山再起的资金的。发布会上说的,夏芍以三件古玩拍卖的钱起家&,这种说法是可信的&。抛开这少女玄乎的风水大师身份&,这个年纪敢这么干的年轻人是很少见的。这种胆量&&&、魄力和谋算,不是每个年轻人都能有的。

    “回家好好管管你女儿!都是你宠出来的!没事学学人家&,看看人家年纪轻轻的在干什么,你女儿在干什么&?整天不消停,就知道给我惹事&!”林祥全没好气地道。

    林夫人见他说到了女儿身上,不由拧起眉来&&,“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敢情那不是你女儿?你就没宠着?出了事就知道怨我&&!”

    林夫人声音不由拔高了些,引得了一些人的注意,不免看来。林祥全脸上无光,立即把妻子拉去了一边&&。堂堂东市龙头企业的总经理,本应是这类舞会里众人瞩目的焦点&,今夜却成为了一个尴尬的存在。

    夏芍只当没看见&,其他的人也纷纷转过头来,也像没看见似的笑着继续祝贺夏芍&&。称赞、叹服&、恭维、拉拢,夏芍立在这些世间名利之音里,处之淡然&&。

    夏志元和李娟早就寻了处休闲区域坐下&,但他们的目光始终不曾离开女儿,看着她一身浅茶色淡雅的旗袍盈盈立在一群上层名流中间,脸庞柔美&,还是一副少女的模样&&&,但那宠辱不惊、淡然处之的气度,已经长成。

    方才发布会上那一片震惊的气氛里,最五味杂陈的莫过于为人父母者??醋徘岸问奔浠挂晕亲约夜郧啥碌呐?,此刻以集团董事长的身份万众瞩目,这其中的变化&,其中的滋味,三言两语难以言说。

    但此时此刻&,品味得最多的,莫过于欣慰。

    夏志元和李娟互看一眼,夫妻俩百种滋味在心头的那么一笑&,转眼目光又随着女儿转了&&。转着转着&,李娟就微微皱眉,担忧地说道:“哟&,这些人,可挺会劝酒的。咱们小芍子可从来不喝酒&,别把她给灌醉了&?!?br />
    夏志元倒是笑了笑,“那是香槟&&&,度数不高&。商场就这样,这些老总就爱劝酒&。女儿成立了这么个集团公司,以后饭局舞会之类的,恐怕不少,我看她心里也清楚,咱们总不能以后总跟着她&&,她也该锻炼着应付这些&。而且&,我看她是应付得不错。这么长时间了,一杯香槟还没喝完&?!?br />
    夫妻两人在休闲区瞅着女儿,不远处,陈满贯和孙长德也端着杯香槟&,笑呵呵看着夏芍那边&&。

    孙长德眼神发亮&&&&,“陈哥,咱们夏总厉害呀&!你看那些人那么祝贺她&&,她从半个小时前,手里的那杯香槟就没再动过了。这从交际学上

    大家可以到  查看本书最新章节......

    来说&,可是要能在应酬当中制造让对方感兴趣的话题&,才能转移注意力的。你看她表情那么自然&,简直就像个老手&!如果不是认识她一段时间了&,我真不敢相信,她才是个高中生!”

    陈满贯笑了笑,感慨道:“可不是么。我认识夏总的时候,还没有福瑞祥&,可以说我是陪着她一路走过来的,有的时候我自己都感慨&,跟夏总在一起的时候,我完全感觉不到跟她年龄上的差距&?&!?br />
    孙长德端着酒杯,若有所思地点头&,“确实&?!?br />
    他看着夏芍的背影,表情有些喟叹,却一眼瞥见林祥全夫妇处理完了吵架事件&,两人都走回了人群里,看起来想去和夏芍攀谈。

    孙长德一挑眉,眼睛看着那边,头却微微往陈满贯那里凑了凑,问:“陈哥,夏总说林总有横祸&,你说那是吓他的,还是说真的?”

    陈满贯也看过去,一提起这些事就表情严肃,“没见过夏总拿这些事开玩笑,应该是真的&?&!?br />
    “那就是说&,会应验?”

    “我相信会?!背侣岬阃?&,对此很是信服&,“你问这个做什么?”

    孙长德笑了,眼神发亮&,“陈哥,你不知道&。我在美国的时候可是知道&,瓷器在那边很受追捧&。那边的富商名流,对咱们东方瓷器可是疯狂地喜爱&,走高端路线的话,销路会很不错?!?br />
    “你的意思是?”陈满贯其实已经听了出来。

    “我是说&,就算林氏倒了&,东市大力发展陶瓷产业的政策还是不会变&。陶瓷产业作为东市经济的龙头,如果林氏空了,总要有人填补&。现成的空位&,咱们夏总又跟李老交情匪浅,咱们为什么不能取而代之,跟香港嘉辉集团合作?”

    “主意是好,只不过,难?;嵊腥怂翟勖浅萌酥0??&!背侣峄笆钦饷此?&,表情却完全不是这么回事&&。趁人之危?哪里有趁人之危?林总若是有事,既不是他们害的,也不是他们逼的,用夏总的话说&&,这是因果福缘自有报。他们只是没有插手去管而已&。人人都有旦夕祸福,谁也不是天生的救世主,义无反顾地去给人消灾解难。用夏芍的话说,化生死大劫&,介入的因果太大&,要看这个人值不值得。

    孙长德自然看出陈满贯不是这么想的&,耸肩笑道:“管那么多呢!商场如战场&,本来就尔虞我诈&&。相比起咱们袖手旁观来&&&&,那些设计侵吞别人资产的,才应该被戳脊梁骨。咱们站得高了&,走得远了&,才能更好地?;ぷ约?&,让那些说闲话的人,仰望去吧!”

    孙长德一口喝了杯中酒&,眨眨眼,目光瞥着夏芍的背影一笑,“况且,你看咱们夏总收购吴氏的手段,难保她不是跟我想的一样?&&!?br />
    陈满贯哈哈一笑,点头,“有可能!”

    “是很有可能!”孙长德语气笃定,从服务生的托盘里又换了一杯香槟,看向休闲区,“走吧,今晚没我们什么事。我们去陪陪夏总的……呃&&,家长&?&!?br />
    陈满贯被家长这个称呼雷了一下,摇头露出苦笑??刹皇敲??寻常这年纪的孩子,还是需要家长监护的吧?

    在夏芍忙着应付诸多围着攀谈的人&,陈满贯和孙长德却悠闲得人神共愤&,陪着夏芍的父母亲坐着&,两人像聊趣事一般,把夏芍平时的一些作为说给夏志元和李娟听,那架势&,真像是跟家长打小报告的人。

    休闲区不时传来笑声,夏芍时常不着痕迹地扫一眼过去,心中微微感动。父母亲第一次接触这种场合&,他们能这么快适应,陈满贯和孙长德居功不浅。

    舞会到夜里十点才散,毕竟不能开得太晚,第二天还有正式的拍卖会,到时还得是一天的忙碌&。

    散场后&&&,夏芍陪着父母亲&,在陈满贯和孙长德的陪同下,被众人簇拥着出了酒店&&。李伯元和刘景泉早在发布会结束后不久就离开了&,毕竟李伯元年纪大了&,又是一下飞机便过来赶场,他需要回订下的酒店休息&&。

    因而,这么一群人从酒店里出来&,夏芍走在当先,便成为了其中最抢眼的存在&。

    等候在外的媒体记者竟然还没走,见人一出来&,便涌了上来,闪光灯又是一阵噼里啪啦&。李娟去车里拿了件小披肩给夏芍披上,现在正值夏季,晚上也不冷,但当妈的心疼女儿,见她刚刚在舞会里喝了些香槟,出来吹了风怕她着凉。

    夏芍简单地又回答了一些问题,这才在孙长德和陈满贯以及酒店保安的护卫下,进了车里,缓缓驶离了酒店&。

    大家可以到  查看本书最新章节......

    而酒店对面街上一辆车子里,赶来堵人,却目睹这一切的夏志梅和夏志涛两家人傻了眼&。

    “那是大哥大嫂一家人么?怎么……”蒋秋琳望着那边,脸上是惊疑不定的神色&。

    李娟那身礼服虽说是不扎眼&&,可一看就知料子好,款式大方端庄,气质跟平时真是差的不是一星半点&!而夏志元西装革履?过年都没见过&!小芍子就更不用说了&&,瞧那一身旗袍,还披着个披肩,一群记者围着&,保安护着,这是哪个明星才有的排场吧?

    夏志梅的脸色也变了几变,本来是听见儿子电话,赶过来看看的&&。哪知道等他们来了,人早就进了酒店&&,他们一家人没收到邀请函,进不去酒店&,只得在外面等&。这一等就等了三个多小时,心里是越发火气大,原本想着等大哥一家出来,就上去把这些天来的账一起算算&,哪知道外头一群记者围了上去。

    这架势,两家人都愣了,根本就没敢下车。等夏芍一家三口上了车&,两家人这才反应过来。

    “车开走了!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找了这么长时间,还能白找了?跟上去呗&!”

    “哎&?那是什么车?我瞧着怎么像是今年新出的那款家用型奔驰&?”

    “不能吧?那款车我在杂志上看过,得百来万吧&&&?”

    “嘶!还真是&!这是大哥家的车?借的吧?”

    两家人你一言我一语,不知道是谁说了这么句话,立刻遭了白眼——谁家这么金贵的奔驰车借给别人开!再说了,有那么大的脸面借辆奔驰开的人家&,还能缺钱买辆车?

    车子里渐渐安静下来,气氛暗涌&&。负责驾驶车子的刘宇光,却跟在夏芍家的车子后头&&&,一路驶离了市区&。

    车子越开越偏僻&,渐渐往市郊开去&&。越往市郊开&,两家人的神色越是惊疑。这是要往哪里走?大哥大嫂的家还能搬到这边来了?这边可是赵氏民窑的风景区&,周围都是高档别墅区,贵着呢&!连家中资产千万的夏志梅一家,都因为去年开办汽车零部件厂房,投入了不少钱&,流动资金有限&,目前为止还没能在这边买套别墅&。

    正当两家人惊疑的时候,前头夏芍一家的车子里,夏志元开着车。虽然去酒店的时候&,是夏芍开的车,但回来的时候,他这个当父亲的也是心疼女儿&,觉得她今晚累着了,这才抢过了驾驶权&。

    后头的座位上&,夏芍陪着母亲坐着,母女两人贴心地靠在一块儿,聊着私话儿&。夏芍目光不经意间往后视镜上一瞥&&,微微蹙眉&,“爸&,后面有辆车跟着&?!?br />
    夏志元愣了愣,他自是发现这辆车了,一开始没在意&,以为是顺路的。但一路顺来了这里&,确实是有点巧合,他这才微微放慢车速&&&&,仔细往后视镜里看了一会儿。

    “呀,好像是志梅家的车……”

    他这么一说,李娟的身子就一僵,回过头去&,仔细看了看后头&&,明显神色紧张&。

    也不怪她紧张,当老夏家的媳妇这么多年,她还能不知道大姑和小叔子的脾气&?原本按道理说&,一家人,是该搬了家就通知一声亲戚朋友的。但李娟实在是有些发憷,她心里清楚&,大姑子和小叔子没事都能整出点事来&,更别提自家发生了这么多事了&,他们指不定要怎么说呢&。

    而且,这段时间确实是忙了点&。搬了新家之后&&,女儿便张罗着给他们夫妻置办些新衣,天天拉着去商场里逛&,更是找了好的店面,量身定做&。加上拍卖会的事&&,女儿要拉着她参加,她得知要去那种场合,心里七上八下,也就没心思通知亲戚朋友了。总想着过了这段时间再说&&,哪知道&,先被大姑子和小叔子发现了自家搬家了。

    好嘛&!等着看吧,两家势必是又要说道他们夫妻了&。

    李娟看着后头跟着的车&&,又是发憷又是紧张,望着前头开车的丈夫问道:“老夏&&,怎么办?停车么……”

    “停什么车?”夏芍接过话来,垂着眼,对父亲道,“该怎么走怎么走,就当没看见&。到了门口直接进去,保安就替我们拦了&&,不会让他们跟进来的?&!?br />
    夏志元向后头扫了眼女儿&,“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br />
    “那也不能由着他们&,想什么时候就什么时候?!毕纳挚吭谧紊?&,闭目养神,声音浅淡&,“爸,妈&。你们也知道大姑和小叔是什么人&,你们要是这样&,我去了青市读书&,可

    大家可以到  查看本书最新章节......

    放不下心来&?!?br />
    这么一句话&,比说什么都管用,夫妻两人果然都是一愣&,接着脸上五味杂陈&,都不再说话了&。夏志元沉默地开车,没一会儿便一打方向盘&,车子一转,缓缓驶入桃园区。

    车子畅通无阻地开了进去&&&,后头却来了个急刹车。

    桃园区?&&!

    两家人坐在车里&,脸色连番地变——他们没看错吧?大哥大嫂开着车,进了桃园区&?

    “这&、这地方房子可贵啊……”

    “我知道,听说里面造得跟园林似的,一套宅子六百来万呢!大点的听说都上千万了呢!一年光交物业费就十来万&,咱们东市最贵的富人区,就在这儿了?!?br />
    夏志涛和刘春晖两人互看一眼,其余人也是震惊。以前觉得刘春晖家业大&,可他家再大的家业,也不敢在这里置办房产。那可是一套房产&&,就是一半家业呀!

    两家人立刻就开着车要跟进去&,保安却把他们拦了下来。

    桃园区里的安保设施,都是最先进的,摄像头基本没有死角,全天候有人监控&&。保安也是从安保公司请的高素质人员,哪个都有点身手&,配备齐全&。这些人可不跟你讲情面&&,见了谁都一脸严肃,目光一扫,就能叫人心里一抖。

    “抱歉,没有出入凭证和业主的许可&,谁都不能进&?!北0采袂檠纤嗟米旖嵌济蜃?&&,夏志梅和夏志涛两家人&,每个都被保安的刀子眼刮了几刮,活像恐怖分子一般被人从头到脚审视了一遍&。

    “我是刚刚进去的那家人的亲戚?!毕闹咎蜗鲁道锤0补低?。

    保安却哪里管他是谁的亲戚&&&?谁家住在这里的,没几个亲戚上门来找&&?都放进去&,保安的工作还要不要了&?

    见保安不肯放人,刘春晖出来说道:“我是春晖汽部件公司的总经理,不是什么可疑人员?&!?br />
    保安却依旧油盐不进&。夏志梅见这情况,这才从车里出来&,提议道:“他们家是刚搬进来的&,原来的电话号码打不通了。要不你把他家的电话号码给我们,我们自己联系&&,叫他们跟你们说?!?br />
    “对不起,我们严禁透露业主私人信息&。而且&,你们有业主的电话也不能进入小区&&。除非有业主的担保,给你们办理出入许可。且要在业主在家的情况下,通知我们&,我们才能放行?&!?br />
    两家人面面相觑——这么严?

    夏志涛见保安软硬不吃&&&,便拿出他混建材市场那一套,虎着脸上前&,脸色发横&,“少给我来这一套&&!我还不知道你们&&?什么地方的规矩这么死&?还没个例外的&?我今天还非得进去不可了!你能把我怎么着!你们业主是我亲哥,你们还能打我不成?”

    他这么一横&&,保安脸色不好看了,回头使了个眼色,立刻从保安室里出来十来个人,腰间都有电棍,且一个个身形壮实&,看起来都是练过的,气势就跟寻常的保安不一样。

    夏志涛一看情况就知道不好——这还来真的?

    两家人傻眼了&,这才赶紧把夏志涛拉回了车里&,坐在这里商量了一会儿&&&,不情不愿地开着车走了。

    而这个时候,夏芍已经随着父母回到了家里&&。

    一进家中&,李娟便说道:“今晚累了吧&&?去洗个澡,睡觉吧。早点休息,明天还得出席拍卖会?&&!?br />
    夏芍看了父母一眼,夫妻两人却好像知道她要说什么,夏志元摆手说道:“去吧&&,听你妈的话。家里的事&,不用你操心。我和你妈两个说会儿话&?!?br />
    这么一听&,夏芍便点了头,洗了澡,给父母泡了茶放去跟前儿,便当真回屋歇息了。

    新宅子里布置得古韵悠然&&,一水儿的红木家具,夫妻两个坐在雕花漂亮却又不失现代气息的小茶几前,坐着蒲团,盘腿聊天&&。

    意外的是,李娟竟先开了口,“老夏,我嫁进你们家这么多年了,有些话我从来不说,今儿我觉得&,是该说说了&?&!?br />
    夏志元沉默点头,望着茶几上冒着热气的茶杯,过了一会儿才说道:“你说吧,我听着&?!?br />
    李娟没说前&,就先叹了口气&&,“我一直觉得&,我还算是个贤妻良母&,最起码我从来不在你面前说你们兄弟姐妹的不是,我总想着,不去做这个挑拨离间的人。家和万事兴&,去让你们兄弟几个不

    大家可以到  查看本书最新章节......

    和干什么&?”

    夏志元点头,他当初就是看中了妻子的善良贤淑,才不顾父亲的反对,执意要跟妻子结婚的&&。

    “但是今天女儿的话你也听见了。我们夫妻两个跟着她去了趟舞会,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感觉的,反正我看着挺心酸的。女儿挺不容易的……”李娟眼睛发红,眼一眨,眼泪就往下掉&&,“她要不是看出咱俩能分开十年,能这么拼命么?人家家里的孩子这年纪,都是父母宠着,想花钱&,跟父母要&。咱家女儿呢&?年纪这么小,就得应付那些场面。别人都说咱俩命好&,生了个好闺女,哪知道我这当妈的心里头不好受?”

    她说到最后&,已是眼泪掉得凶。夏志元拿了纸巾给妻子&,拍拍她的背,声音发沉发哑&,“我知道你的意思。我心里也是不好受&,咱们这当父母的&&,没为女儿做过什么&,要是连她上个学都得叫她担心,那也太没本事了&。我想好了……”

    李娟红着眼抬起脸来,看见夏志元深吸一口气,那毕竟是他的兄弟姐妹,可见他做出这样的决定,心里绝对是不好受的&。

    “就跟以前一样吧&。咱家什么都没有的时候&,都是各过各的。现在什么都有了&,也还是各过各的。过年过节的在一块儿吃顿饭,平时就谁也别打扰谁。要能这样,就是最好的了,其他的,我也不求了?&!?br />
    李娟看着丈夫,不说话&。是啊,能这样就是最好的了??墒?,能么&?自家那些亲戚&&,真能不来打扰他们?

    夏志元看出妻子的忧心来,拍了拍她&,笑了笑,“放心吧,这事交给我&&。我毕竟是这个家里的男人,要是连自己的老婆孩子护不住,我还有什么脸?”

    李娟这才点了点头&。

    夫妻二人有了决定,晚上却是没有睡好&。但第二天见夏芍起床&,却都是换上一副没事了的笑容,做了早餐&&,一家人和和乐乐地吃了早点&,接着便一起去参加拍卖会。

    夏志元和李娟对拍卖会的兴趣比去舞会大&,他们也想看看这些古董是怎么拍下来的&,感受一下拍卖会场上叫价的气氛&。

    夏芍也是有意带着父母&,尤其是父亲&,日后慈善基金交给他打理&,他免不了要接触这些,早点习惯比较好&。

    夏志元充当司机,让妻子和女儿坐在后头享受,开着车从小区里出来&&,去碰上了夏志梅和夏志涛两家人&&。

    他们明显就是一大早的就聚在一起,驱车赶来,在小区门口等着了&。

    由于他们都下了车,站在车外,见了夏芍一家的车开出来就招手&,夏志元也不能装作没看见,这才停了车。

    李娟紧张地看向外头,夏芍却握着母亲的手,把车门一关&&,母女两个坐在车里,压根就没下车。

    夏志元站在外头,听弟弟夏志涛先开了口&。

    “大哥&,你真是要我们一通好找?&?!搬了家也不通知这些兄弟姐妹一声&,电话也不打一通,好不容易我们找来了,保安还不让我们进&。这小区里面住的是总统么&?还这么严?!?br />
    夏志元像没听见他的指责,也不多说,当即把自己的手机号码写给了夏志涛&,简短说道:“前段时间太忙&&,没来得及通知。既然你们找来了,这个是我的手机号码,晚上再联系你们&。现在小芍赶时间&,迟到了不好&。我白天关机,别打。晚上再说?&&!?br />
    说完&,他就进了车里,当真一副赶时间的模样&,开车走了。

    夏志梅和夏志涛两家人一大早的赶过来&,好不容易堵着了人,却只得了这么句话&,自然是怔愣之余&,气不打一处来&,当即便也钻进车里跟了上去。

    眼睁睁地看着夏芍家的奔驰车开去了市中心的拍卖会场外头&&&,一下车&,便有不少名流围上来热情地跟夏芍打招呼&,并向夏志元和李娟夫妻握手致意,一家人在簇拥下进入了拍卖会场。

    两家人赶紧过来&,保安却是一拦&。

    抱歉&&&,请出示邀请函!

    没有?那还是抱歉。请转身,哪来的回哪去。

    刘春晖虽说家业资产不能跟这些企业家比&,可在东市也是小有名气的,他丢不起这个人,当即便带着人走了。

    两家人各自回到家,只能坐在电视机前看拍卖会。

    这一看不要紧,当即便震惊地站起来&!

    怔愣了

    大家可以到  查看本书最新章节......

    好一会儿&,两家人才急忙给对方打电话。

    “怎么回事&?华夏集团董事长&?”

    “姐夫,我看错了吧&?那是小芍吧&?”

    此刻&,电视屏幕中,夏芍随着市长刘景泉上台,以主办方的名义致辞。她一身略微喜庆的石榴红的旗袍,长发依旧用古玉发簪挽着&,笑容淡雅&&。

    拍卖会的实况是不进行直播的,在致辞结束后&,记者便被请离,但拍卖会进行中的时间,节目也没闲着,对昨晚华夏集团成立的发布会进行了报道。

    看着发布会现场的报道&&,夏志梅和夏志涛两家人心中是连起惊涛骇浪&。

    他们都想错了&!

    大哥家里哪里是卖了那只元青花的瓷盘?那古董盘子从头到尾都是他们的!福瑞祥古玩行是小芍子凭借着在古董鉴定方面的眼力&,与陈满贯合伙成立的!华夏拍卖公司也是小芍子去年年底成立的!

    这&、这……

    这资产可是二十多个亿?&?&!

    董事长是他们老夏家这么多年一直乖巧懂事&&、不太起眼的孩子?

    两家人面面相觑,已经震惊得难以开口。只知道,大哥家里是不同以往了&。

    这天&&,拍卖会的实况虽然是没有进行直播,但拍卖会结束之后,拍品的价格却是被媒体第一时间进行了报道。因为拍卖会上被拍下的拍品和其价格&,无疑会被专家学者拿去研究,做出投资走势&,为今后艺术品投资和收藏领域的爱好者提供数据支持。

    最受关注的自然是那只飞凤如意云纹的元代青花大盘&&,此大盘被认定为官窑器,原本传闻香港嘉辉集团的董事长李伯元出价八千万,但实际情况却是被他以一亿的价格拍走,创下了瓷器拍卖历史新高&,成为了今年拍卖市场的热点&。

    那幅齐白石的画也拍出了上亿的价格,拍走的竟是安亲集团在东市分公司的老总,也就是东市黑道的老大高义涛。没人听说高义涛喜欢收藏艺术品,他在接受采访时只说是安亲集团的新任董事长喜爱名家古画。众人这才恍然——原来是安亲集团的新任当家&,龚沐云喜欢&。

    这两件拍品这个价格都属实至名归,但众多拍卖出却的古董里,有一样却是叫人看不懂。

    一块被鉴定为明代的碧玉&&,这件碧玉方雕虽说是年代久远,但品相却不太完好,头儿上有点破损&,这样的物件起拍价低&,遇见喜欢的藏家或许会不介意地拍下来&,但留拍的可能性也很大&&。

    拍卖会上的拍品不一定件件都是珍品&,总要有那么点中低高档的档次,且各类藏品齐全,才好为收藏趋势做预测。

    原以为这件碧玉雕件留拍的可能性很大,但哪里知道它不但被拍了下来&,而且价格很匪夷所思——两千万。

    这个价格几度让在场的专家摸不着头脑&,更有很多收藏者在听见媒体播报的拍卖成交价时&,几度以为这拍下来的人是不是脑袋被门挤了——就这么件品相微有残次的雕件&,别说两千万了&&,就是两百万、一百万&,都没人要&!

    而这个脑袋被门挤了的人在接受采访时,却只是说这是受朋友的委托&,至于是其朋友是什么身份&&,却是没有半点透露。

    这件是成为拍卖会的一件小小插曲,随后,人们的注意力便被这才拍卖会的统计吸引了去&。

    东市第二届夏季拍卖会&&&,总成交金额28&&&。7亿,其中&,瓷器&、字画是叫价的热门&。紫砂壶因去年那只以五百多万成交的名家紫砂,收藏有上升趋势。古家具&、各类雕件收藏有上升趋势,钱币、古书籍微冷。

    明代的那块碧玉方雕则被单独拎出来,专家特意提醒收藏者——此拍卖价格属于脑抽型,或许是狂热爱好&,不建议借鉴其成交价来改变收藏方向。

    这样的提醒,惹得不少人发笑,但笑过之后分析了这届拍卖会的成交金额&,又不免深受震动!

    按照拍卖公司的规矩,艺术品拍卖成交金额10,到15,的佣金&,这得赚多少&?光拍出去的佣金就有三千万左右!留拍的也依旧要收费&。而且这些拍品里,有不少是当初从吴氏低价收购来的&&&,也有福瑞祥送拍的,这些拍卖所得的钱原原本本属于华夏集团!

    一场拍卖会&,有心人士算了算,华夏集团的在这一天里少说收入十亿&!

    而这一笔

    大家可以到  查看本书最新章节......

    巨额资产,却掌握在一名年纪轻轻的少女手中。白手起家&,一夜身份曝光&,成为一场席卷整个东市的风暴&!

    这场风暴很快会蔓延开&,省内乃至整个国内&。以华夏集团发展迅猛的势头,再过个几年&,会不会是一提起来便家喻户晓的庞然大物?

    几年之后的事,谁也不知道&。但是至少今天,一名少女的模样和名字顷刻之间在东市风靡&!夏芍在东市一夜之间成为了传奇般的人物&。

    不少家长在看过报道之后,叫来自家孩子一起观看。尽管知道不是人人可以如此年少有成,但至少可以以此勉励&,作为一个成功的榜样&,鼓励孩子上进&。

    但很多人却是不知道,这个被视作传奇的榜样也有烦心事&。此刻&,她正陪着父母坐在酒店的贵宾间里,面对着一家亲戚。

    老夏家的亲戚又全部到齐了,连两位老人都被请了来&&&。

    爷爷夏国喜从来就没想到过&&,这个从小因为不是孙子就被自己轻视的孙女&,能有今天这番作为,他在接到老二一家电话打开电视的时候&&,险些心脏病犯了。

    奶奶江淑惠自然也是震惊的&,她从小就疼爱这个孙女,觉得乖乖巧巧的,怪讨人喜欢&&,哪里想到过这孩子不声不响地就来了这么一出?她心里是欣慰的&&,甚至觉得心头出了口多年来气——再叫你不把孙女看在眼里!

    但她一看今天的场面,便什么欣慰也没有了,心底里头悲凉。都是自己生的孩子&&&,脾气秉性自然清楚,老大一家向来老实本分的&&,今天这场面&&,可怎么过?老头子要是再不发话&&,她少不得要硬气一回了&。不然老大家的日子刚刚过好了&,非得叫二女儿和小儿子给搅个鸡犬不宁不可!

    江淑惠的预料一点也不错&&,刚坐下来的时候,夏志梅和夏志涛两家还夸奖了夏芍两句,表示老夏家出了个光宗耀祖的后辈&,有魄力有胆识,做得不错。

    但即便是这样的话&,也是端着长辈的姿态,而且,很快便话锋转了&&。

    “大哥大嫂,你们这胆子也太大了&,这么大点的孩子,才十来岁就敢叫她做生意。她还在学校读书&,懂个什么?运气好弄了两件古董起了家,她还真就敢把这么大的资产交给别人打理?这不跟过家家似的么&!她知道那个陈满贯,和那个孙长德可不可靠?她还在外头读书,这万一要是被人把钱卷跑了呢?你哭都来不及&!”这回,夏志涛先说了话。

    “志涛说的有道理&&,社会复杂,还在读书的孩子哪儿知道人心险恶这一说?大哥大嫂怎么也由着她?这实在是胡闹。孩子轻易相信人,你们做家长的也这么天真儿戏&,不知道给把把关&?”接话的自然是夏志梅。

    夏芍在一旁坐着&,神色淡然&,转头看向父亲&。既然是父母那天晚上谈过了&,她倒想知道父母亲的态度&。然后,她会根据父母亲的态度做出处置——如果父母解决不了大姑和小叔两家人,那么&,只好她动手&&&&。

    她动手的话,可能结果就比较惨了。

    感受到女儿的目光,夏志元深吸一口气,拍拍女儿的肩膀,站了起来。

    “志梅&,志涛&&?!毕闹驹舴⒊?,脸上收敛起几分平时的憨厚&,多了几分严肃。他这个表情,不由令两家人都是愣了愣&,目光定在这个很少在他们说话时发表意见的大哥身上&。

    只听他说道:“身为一个父亲,我没能在女儿做这些事的时候陪她一起,尽到做父亲的责任,我也很自责&。但是,我不会因为她已经做了这些事,就对她彻底放手,叫她去干。该把的关,我还是会把&。至少我活了半辈子,看人的眼光和阅历还是有的。陈总和孙总我见过了&,两个人的人品我没有什么说的。至于两个人能力&,我相信女儿的眼光?!?br />
    他说的郑重&,却换来夏志涛一声笑,夏志梅也哼笑了一声,摇摇头,仿佛在说大哥天真&。

    “大哥&,老话说&,知人知面不知心&。你见过人家几面&&?就敢这么说&?别说是一面两面,就是十年八年,也都还人心难测呢?&!毕闹咎嗡档?。

    他还想说什么&&&,但却被夏志涛抬手打断了&&。

    他一愣&,却见大哥的一双眼睛盯着他,声音还是发沉&,听不出喜怒来,“那么,你说。什么样的人信得过&&?”

    夏志涛愣了愣&,夏志梅却接话了,“大哥,俗话说,血脉至亲&,能信得过的当然只有自家人&&?!?br />
    “自家人?”夏志元笑了。

     

    大家可以到  查看本书最新章节......

    他这不像是开心的笑&,把两家人都是笑得互看一眼&。

    却见夏志元坐了下来,眼睛在自己的妹妹和弟弟身上看过,问:“陈总是省里古玩行会的副会长&,十五岁入行,至今三十年&。古玩鉴定方面的眼力堪比专家,三十年的内行老人&,人脉、资历、眼力,无可挑剔。孙总童年就移民美国,二十七岁博士毕业,职业经理人,管理公司有六七年的经验&&,不仅是专业人士&,还精通英、日&、法三国语言,交际方面很有一套?!?br />
    夏志元顿了顿&,目光再次从自己的妹妹和弟弟两家人看过&&,“好,假如自家人信得过。我把集团交给你们打理,你们是有古董方面的鉴定眼力,还是有比陈总更广的人脉&?你们是有比孙总更精通的管理公司的经验&,还是比他在交际方面更有一套&?孙总在东市无根无基&&,为了这次拍卖会&,半年的时间里&,邀请到了国内&、省内、市里各行各业的专家名流,为这次拍卖会创下了75,的成交成绩&&。我现在不要他们了,换成你们,你们谁能给我做到这个成绩&?”

    夏志元看向自己的弟弟夏志涛,“你能&?”

    又看向自己的妹妹夏志梅&,“还是你老公能?”

    大家可以到  查看本书最新章节......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66》,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六十六章 人情冷暖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66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六十六章 人情冷暖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66。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