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震惊**^!身份曝光*!

    夏芍一家搬家了。

    这是夏志梅和夏志涛两家人在邻居家打听来的消息,至于搬到哪里了^,邻居也说不清^。这邻居也是个多话的,见有人来找^,便八卦道:“老夏一家搬走的时候带的东西可少哩^!我瞧着就拿了几件衣裳*,几叠碗盘^。家具之类的大件儿^,可没瞧见找车来拉*^*!?br />
    其实,这些衣裳和碗盘本也是可以不必带的*,用了许多年了,夏芍早想给父母亲换新的****。且桃园区的宅子里什么都齐全*,人搬过去住就行了。但李娟向来勤俭持家,人又念旧^,当即说道:“总要有几件旧东西放在身边^,看起来才像是过日子^*^,家也才像自己的家^!?br />
    夏芍对此自然一笑了之^,她知道这些都是老辈儿的传统和规矩*,所以任由母亲^^。只要她能适应新家^,把老房子里的家具都搬过去^,她也没意见^。

    夏志梅和夏志涛两家没找着人*,便下了楼去,站在楼房外的老巷子里各自皱着眉头^。

    “大哥大嫂也真是的*^*,搬家了*,怎么也不跟我们说一声?”蒋秋琳向来是个挑了事就在一片纳凉看戏的主儿*,见没人说话,她便第一个开口,目光扫了扫其余人。

    夏志梅哼了一声,气笑了*,“还能怎么不说*?没听我们宇光说,那只元代青花瓷盘是小芍子在古玩市场里捡的么^?现在那青花瓷可在福瑞祥手上*^,这很明显是卖给人家了*^,得了点钱^,就悄悄搬家了^^,连我们这些亲戚也不通知了?*!?br />
    “怪不得那天大哥大嫂说能负担得起小芍子去青市上学的费用*,原来这钱是这么来的*^^^!毕闹咎我涣巢皇亲涛?,“既然这样*^,怎么还瞒着我们^?我好心好意地要帮帮兄弟,到最后还是我闹笑话了?”

    刘春晖关心的却不是这些*,“大哥大嫂真把这只青花瓷卖给福瑞祥了?福瑞祥没开业之前,陈满贯可是没剩下多少身家^,整天在古玩市场外头转悠*,他要是有钱早东山再起了^^。他那时候能有多少钱收这只青花瓷^*?大哥大嫂怎么就给卖了^?”

    夏志涛笑了,“姐夫,你以为大哥大嫂有你这么精明?他们哪懂古董这些^^?指不定人家给个三万五万的^,就觉得挺值钱的了,也不跟我商量商量***,偷偷摸摸就给卖了^^。哪知道叫人家占了大便宜^*?”

    陈满贯给了夏志元夫妻多少钱^,没人知道*,但是几人都觉得,至少应该有能买一套新房的钱。不然,以夏志元一家的经济条件,哪里来的钱买房?

    “这就是小市民心态。没见过世面*,一点小恩小惠就能叫人把东西给忽悠了去*。这要是当初不瞒着我们,我们能叫他们吃这么大的亏?”夏志梅一脸恨铁不成钢的表情*,咬牙说道*,“我倒要找着大哥大嫂问问^^,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把我们宇光给赶出来*,是个什么意思^**!”

    这年头,手机还不普遍*,大多都是家用座机。夏志元一家搬走了,座机自然打不通了*^,又没人知道他们家新的电话号码,两家人不肯罢休,又驱车前往夏志元和李娟的单位,非要问个清楚不可^。

    却没想到,这一去又扑了个空。

    夏志元的厂子倒闭了,李娟的厂子倒是好好的,但她辞职了。

    两家人傻眼了——辞职了^*?那不是夫妻两人都没工作了^**?那以后要怎么生活*^?难不成那青花大盘卖了不少钱*?

    夏志梅本就因为儿子的事满心愤慨^*,找人要说法连去了三个地方都没找到人,她能不上火*?

    “好??^!好^!大哥大嫂这事儿办得挺漂亮^!我倒要看看^^,这些亲戚是不要了还是怎么着^?以后连老家都不回了^?”

    夏志梅虽是普通家庭出身**^*,却自小读书就好*,在夏家算得上有学问的**。兄弟姐妹们都在厂子里当工人的时候^^,她在学校里任教^,受人尊敬^,心性自是清高。加上她嫁了了个有本事的老公^^,家中资产千万*,儿子成绩也不错,日子过得叫人羡慕^^,半辈子没受过什么挫折**^。无论是在学校^、社会上还是家里,她自认为有话语权*^,没想到在大哥大嫂这里栽了跟头*,心里一时无法接受。

    她当即便叫儿子开车去了拍卖会展的酒店门口*,哪知道并没有堵到夏芍出来*^。

    夏芍早就离开了会展大厅。她把林海茹和刘宇光请了出去之后*,便将刘翠翠四人带去了休闲区**,大略说了自己这些年来的事*。刘翠翠等人震惊之余,不免嗔怪她瞒了这么久*^^^。夏芍对此只是一笑而过^,原本打算带朋友们好好逛逛会展大厅^,但她把林海茹赶出去的时候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有些人已经认出了她*,有些人向旁边的人一打听^,立刻就变

    大家可以到  查看本书最新章节......

    了脸色*,纷纷前来跟她打招呼。

    夏芍一看这情况,只得借机去洗手间*,带着朋友们从酒店侧门出去了,几人寻了茶楼坐了***,这才一番畅聊。

    夏志梅这一天连番碰了一鼻子灰*^,做什么都不顺*,心里那股执拗劲儿便上来了*,非要堵到夏芍不可**^!

    但她也不是没事做的*,见儿子正值暑假^^,便吩咐他坐在车里,天天在酒店门口瞧着**,瞧见了人就立马给家里打电话^,他们两家人再来***。

    拍卖会展为期三天*,第三天晚上东市政府和华夏公司在酒店举办舞会,宴请出席拍卖会的各界名流*。这些社会名流里,香港嘉辉集团的董事长李伯元无疑是重量级的人物***。这三天拍卖会展^,他并没有来^,但今夜的舞会却是专程从香港飞了过来**^^。

    而且,今夜的舞会^^,新上任的东市市长刘景泉也会出席。

    更令众人不解的是,华夏拍卖公司的总经理孙长德和福瑞祥古玩行的总经理陈满贯^^*,竟联合放出消息,说是今夜有一件重大事情要宣布**^。

    孙长德目前可谓是东市上层圈子里的新贵*,陈满贯也是发红发紫,两人联手发布消息^**,不由让许多人看不透——这两人联合个什么劲儿*^?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不管是猜不透的^,还是感兴趣的^,不管是抱着结交人脉的心思,还是抱着参加拍卖会的心思,总之^,今晚*,整个东市的目光都聚集在了这里*。

    不仅仅是东市的,可以说,整个古玩收藏界、省内上层圈子的目光都聚焦在此。甚至不仅东市电视台*,连省内知名电视台都派了人来^^,各家媒体早早进入会场准备^^^,俨然要举办一场记者发布会。

    夜幕降临^,市中心的星级酒店门口,霓虹闪耀*^^,一辆黑色家用型新款奔驰缓缓驶来*^。

    车里,一名少女走了下来^。这少女正是如花年纪,约莫十六七岁*^,身上穿着的并非礼服,而是件浅茶色的旗袍*。淡淡的茶色底子^^*,上面绽开明净雪白的山茶*,盈盈立在灯影里,像一张泛黄的古画里走出的美人。

    她下了车^,含笑转身开了后座的车门*^,转身时露出随意盘起的发间一支古玉簪子*,雪白泛黄的小狐狸盘卧着**,霎时添了一抹娇俏^。

    她从车里请下来一对中年夫妻,男人西装革履*,神态倒算自然^,女人则显得有些怯场^。但女人身段儿称得上苗条,一身素色衣裙*^^,质料极好^,脖子上一串并不扎眼的珍珠项链*,倒衬得气质温婉,穿着干净得体。

    李娟一下车就不自在地总看自己的裙子*,虽然是不露*,但总觉得别人会笑话她似的*。她四面看了看,见不少往酒店里走的人被女儿的气质吸引,纷纷有些惊艳地望了过来。她更加怯场^,“小芍儿,要不……你跟你爸进去*,妈在车里坐着等你们得了**。这舞会妈从来没参加过^,别等着进去什么也不懂**^^,净给你丢人*?**!?br />
    “说什么呢*?^!辈坏认纳挚?**,夏志元便看向妻子^,“女儿要是怕咱们给她丢人*,就不叫咱们来了^。再说了,老话都说儿不嫌母丑*^,你看咱们女儿是那样虚荣的孩子*?她小小年纪,就能有这样的成就*^^*,先前咱们都不知道^,这是当父母的失职。今天就跟着她去看看也好*。你看谁家孩子有年纪轻轻就白手起家的?咱们身为父母的^^,应该骄傲才是。你就挺起腰板进去*^,咱们一家人大大方方的^**,谁的人也不丢!?br />
    夏芍含笑点头^^,见母亲的目光望来**^,便给她一个鼓励的神色**。

    李娟深吸一口气**^,似乎觉得丈夫说的有道理,这才似模似样挽了丈夫的胳膊*,挺胸抬头,维持了三秒这姿势**,才僵着脖子转头问:“是不是这样?我看那些进去的阔太太都是这样的^?!?br />
    夏芍忍着笑,上前挽了母亲的胳膊,笑吟吟拍拍母亲的手背,“妈^,放松就好,没必要学她们^*?!?br />
    一家人挽着胳膊进入酒店大厅^,一幅温馨画面^^。

    酒店对面的街道上*,一辆轿车的车窗正摇下来*,露出刘宇光不可置信的脸。

    那是……大舅一家?

    刘宇光不敢确定自己是不是看花了眼^^^,因为夏志元一家的打扮跟平时太不一样^^,他拿出手机,匆忙给家里去了电话^,但等着挂断时^,夏芍早就与父母走进了酒店大厅^。

    酒店里音乐轻扬优雅*^,到处都是端着鸡尾酒互相攀谈的社会名流,夏芍与父母亲一进来^,便吸引了不少惊艳的目光*^。

    “夏总****!”陈满贯和孙长德发

    大家可以到  查看本书最新章节......

    现夏芍来了*,最先来到她身边。今晚的记者会就是为夏芍开的*^,她的身份从幕后走到台前,他们就不能再称她为“夏小姐”了^*。以前是她听不习惯,也是为了暂时隐瞒其他人。如今不用再隐瞒了^,称呼上她总要习惯的*^*。毕竟身为老板*,有必要注意上下级关系,这样才好在下面的员工面前建立威望*^。

    夏芍笑着点点头*,陈满贯和孙长德见她的父母在^,不由郑重跟她的家人握手打了招呼。两人都是商场老将^*,善于人际交往,不会令气氛冷场尴尬,倒是给第一次见这种场面的夏志元和李娟减少了不是紧张的压力^。

    夫妻二人聊着聊着就慢慢放开了^,而且通过闲谈,两人也发现陈满贯说话比较实在^^,不虚夸*^,而孙长德三十来岁,也到了稳重的年纪,但说话还是带着年轻人的澎湃激情***,性格比较活跃*。

    夏志元心里这才暗暗放了心**^。虽说以女儿的年纪^,能笼络这样两个经验丰富的商场老将^,自然有她的能力和个人魅力*,但身为家长^,总是要操一些家长都会操的心,来帮女儿把把关^。今天这么一见^*^,夏志元倒觉得,女儿眼光还是不错的^^^。

    孙长德和陈满贯连日来都是被关注的焦点^*^,两人放出消息称今晚会联合发布一件重要事情之后^,就更是时刻被不少双眼睛盯着动向。此刻*,两人都来到夏芍身边,会场里的社会名流们一见,便不由一惊*^*。

    孙总**、陈总*^、夏小姐——这不就是最近东市上层圈子里最常被提到的三位么^^?

    有些有心的人立刻想起夏芍给人看风水运程的地点,就在福瑞祥的店里*。

    甚至还有人得知了华夏拍卖公司得到这次拍卖会举办权的内幕*,是因为夏芍曾在某些政要面前提过*^^。

    也就是说^,孙总和陈总跟这位夏小姐是交情匪浅^*^?

    当即便有些想趁此机会弄清楚其中关联的人,端着酒杯笑容满面地来打招呼了*。

    一转眼^*,三人身边就围了一群人,舞会还没开始^,人都还没来齐,三人已是成了会场的焦点了**。

    只不过*,陈满贯和孙长德是什么人^?一个商场老将,一个虽是东市新贵*,却是交际能手**,这两人联手,哪能好戏还没开锣就叫人套出话来?凡是试探的话^,全都被两人打太极轻轻松松给含糊了过去。

    两人其实也是有些坏心眼的——想当初^,我们也是被夏总给惊了那么一惊*^,今天终于轮到别人了!现在就想知道?那不行不行绝对不行*,不然一会儿我们看谁的好戏去?

    这些名流一见套不出话来^,悻悻之间不由转了话题*,开始围住了夏芍。

    夏志元和李娟站在女儿身后^,也被围了个里三层外三层^^,夫妻两人都感觉到压力很大*^*,却见女儿静立含笑,神态自若*,气度淡然地应付着这些名流,这副模样^*^,夫妻二人都不曾见到过*^*。有那么一瞬^,他们忽然有一种女儿长成了的感觉。

    只不过^^,这感觉并没能持续太久,因为很快的,夫妻两人就被这些名流们的问题闹得有些黑线。

    “夏小姐,我近来总是感觉精神不济,运势不佳*^^,是不是家中风水出了问题?”

    “夏小姐,近来期货有点亏*,您能不能给预测预测看看^*,什么时候能涨?”

    “夏小姐,我最近生意想转投其他产业^^,但是有些犹豫不决,您能不能给看看^*^,是投还是不投好?”

    “夏小姐,家父近来总叨念着重修祖坟的事*,麻烦您有时间给看个能旺子孙财运的宝地*^,这是我的名片!?br />
    ……

    这、这都是些什么问题^!

    夏志元在后头看得嘴角抽搐,这些都是社会上有地位有名望的人,他们私底下都信这些*?

    这些天里^,自从搬去了桃源区的宅子里*^,夏芍便在院子里摆起了风水阵*,时常捣鼓捣鼓这个^,捣鼓捣鼓那个的^,一开始他好奇,就问了两句,这才知道她居然是在家里布了个什么五行调整阵^,说是能聚生气*、调养身心^,晚上睡觉也容易入眠^^^,安神用的。

    女儿开始不避着他们夫妻弄这些风水的东西**^,且闲着没事就在他们面前叨念两句***,两人知道,这是女儿在想办法让他们逐渐适应。

    其实^^,夏志元在听了夏芍关于玄学最基本的一些解释后,也是觉得有些道理^,确实有些事可以解释的通^*^。但是根深蒂固的观念很难一下子改变过来^*^,他即便是将这些偏见慢慢

    大家可以到  查看本书最新章节......

    去除,也还是认为,这个世界上跟他一样有着偏见的人想必不少^*^。

    但到了今天晚上^^^,他的“以为”轰然坍塌,苦笑不已——怎么^**?这些社会上的名流^,私底下竟这么在意这些风水运势之类的事**?

    夏志元只是没想到^^,人越是在权钱名利的高处*^,越是怕这些东西没有了。信服风水之事,以求心安,是很普遍的事。

    看着周围的人越聚越多*,问题多的问不完^,从公司财务到家庭婚姻,再到出行问卜,各种各样五花八门的问题,一会儿的时间便颠覆了夏志元以前的认知,让他好像看见了这些社会名流的另一面**,亦或者说,是人心欲望的另一面。

    看着这些人这么着急地询问女儿,想要知道祸福前程的模样**,夏志元和李娟夫妻对望了一眼^,忽然间觉得^^,这些人的日子过得很累,就跟自己半辈子为了生计奔波没有什么两样。只不过,这些人名利双收,家大业大*,而他们夫妻则是小家小业*、锅碗瓢盆^*。其实*,人都是一样累,不管你是光鲜还是不光鲜**。

    夫妻两人渐渐垂眸*,都有深思。人这一辈子^^,到底求的是个什么^*?再有名再有利,到最后还是祸福难料*^。

    这番心境上的变化^*^,让两人渐渐的竟也感觉不出自己跟这些社会名流的差别了^,反倒觉得*^^^,其实人在某些方面都是一样的^。

    夫妻两人再相互看一眼,笑了笑*,都有些突然间看开了的感觉^。

    而这时*,整个会场大厅已经没有人在随意溜达攀谈了,而是全都围了过来*,夏芍已然成为了焦点。

    这时*,一道洪亮威严的声音传来:“这位就是这段时间名声响亮的夏大师*^?”

    这声音不像是大部分人见到夏芍时的惊喜和恭敬*,反倒有些不屑一顾和微怒**。周围人纷纷转头,看见来人都不由小声开始议论^*,并且立即让出了一条路来。

    一对中年夫妻从众人让出的路中走来*,男人身量中等**^,微微发福*,眼睛看人极有力度。女人则身材苗条,一身深紫晚礼服*,人还没到,就盯着夏芍面有不善。

    夏芍一看这女人的眉眼就明白了——来找茬的^。林海茹的父母^,林氏集团总经理夫妇。

    “夏大师**,久仰大名。一直想拜会^,听说夏大师业务挺忙,预约都排到了明年^^。我还以为是我林祥全跟夏大师没有见面的缘分。没想到^,夏大师倒是给了我个拜会的机会啊*^?*!?br />
    林祥全哼笑着走来^*^,话里有话^^^,是个人都能听出火药味来^。

    在场的人都知道林祥全最后那句话的意思^**,夏芍的父母却是不知道^。他们也看出来对方来者不善,李娟在后头去拉女儿的手,想把她护起来。夏芍却是轻巧地拍了拍母亲,示意她安心^,不会有事。

    这时*,林夫人也笑了,眼神尖锐,扫了扫四周的名流*,“什么拜会不拜会的,一个江湖神棍而已*,还真骗得这么多人给尊成了大师^?一个好好的拍卖舞会^,给闹成了风水运程咨询会^?呵^,外面的记者这是没放进来*,这要是进来看见了,明天报纸上可有东西写了?*^^!?br />
    她这么一说,不少人都微微皱眉^^。有的人眼神闪躲*,有的人干脆悄悄退后,而有的人却是眼神不满*。

    玄学风水的事^,在国内的政策环境里^*,确实是不能拿上台面公开宣扬的**。但这不能阻止有人信它,尤其是他们这些人*,寻个心安**^,说来也是你情我愿的事。而且找过夏芍的人^,都叹服于她的神准,虽然觉得玄乎,但是由不得不信*^。

    林夫人有不信的权利,但是犯不着这么说话*^^,这岂不是一竿子把在场的人给讽了?也难怪不少人皱了眉头。

    夏芍却是没有什么不满^,她笑容浅淡*,微微点头^,气度修养极好^*,但说出的话来却把林夫人气得鼻子都歪了。

    “也对^。好好的拍卖展会*,前天被令嫒给闹成骂架会*,幸亏当日没请记者进来,不然这两天报纸上早有内容可看了^?!?br />
    “噗!”人群里,不知是谁笑了一声^,赶紧又闭了嘴**,却惹得不少人低头,嘴角微微勾起*。

    林祥全夫妻却是脸色变了^,林祥全当即便冷下脸来**^,刚才脸上还带点冷笑,此时冷笑也没了,“夏大师不觉得过分了么*?小女是被宠坏了些^^*,可我林祥全在东市也是有头有脸的人**,你这么把她请出去,叫我的脸面往哪儿搁!”

    林祥全不愧是东市龙头企业林氏集团的总经理,平日积累的威严不是假的,

    大家可以到  查看本书最新章节......

    这冷眼一瞪*,不少都觉得有压力*^。

    夏芍却是依旧淡然微笑,“林总*^,谁家父母不宠儿女?宠是一回事^,宠坏了就是另外一回事了^。因果福缘自有报^,还请林总记住,倘若哪日得了果,这因还请往自己身上寻?!?br />
    林祥全夫妻一愣,他们没想到夏芍会这么说。一般人面对指责,多是愤怒争辩。而这个夏芍不太一样,她不恼不怒*,不跟你争,也不跟你辩^**^,但是说出的话却往往叫你心里头一突^。

    林祥全就是心里一突,他并非一点不信风水之事^*^,尤其是听说不少夏芍断人前程极准的事。但林祥全觉得^,若是以前他还会找找夏芍*,但现在*,用得着么^?他们林氏集团有香港方面李老的投资,集团是李老控着股^^,李家不倒^,林氏就不会有问题^。

    李氏是什么?世界级跨国集团^!福布斯全球富豪榜排名前一百^*^。哪能说倒就倒**?

    林祥全现在的感觉,就如同抱上了一棵参天巨树^,这棵巨树不倒^*,他一辈子有地方荫蔽乘凉*。

    因而^,林祥全冷笑一声*,负手道:“夏大师,我劝你省省那一套吧^!我林祥全活了大半辈子^*,你们这些江湖神棍的把戏也是知道一些的*。不就是提前摸清了对方的底细,再给人趋吉问凶么?我看你年纪不大^^*^*,也算有些本事^,这么多社会名流都被你忽悠住了*。不过*,你也不打听打听我林祥全是什么人^,我们林氏集团是谁在背后撑着*,我们林氏会有事*?笑话*^!”

    他这么一说,不少人都看向夏芍^^^。这些人也是见识广的人^,自然知道一些江湖骗术的门路*^,有些人在找到夏芍的时候也不是没有怀疑过^,所以,有时会问她一些自己当天发生过的事^**^,试探她能不能看出来^*^,她每回都是一笑点出^,从来不带差池的!这才不由使一些人深信不疑^。

    人有的时候就是这么奇怪*^,本来就觉得玄乎的东西^*,一被人拿来揭破^*,不管说法是对是错,想想都会觉得有可能^。当即一些人就纷纷向夏芍看来^***,想听听她怎么解释^^。

    夏芍什么也不解释,她只是笑得高深*^^,轻轻摇头**,“这个世界上原来当真有只看钱财^*^,不看命的人*。需知身外之物易求*,横祸枉死岂是求了就能避过的^^?”

    一句话,令会场大厅的气氛再变*!

    人有的时候还真的就是奇怪*,上一刻还在怀疑你^*,下一刻听见别人的八卦**,立刻就会转移目标。

    横祸枉死*^?这是什么意思*?是说林总有横祸**?

    “混账*!你……你敢诅咒我们林氏集团?!”林夫人一声尖锐怒叫^*,气得脸上白气横生*,“你父母是怎么教你的^^?小小年纪不学好*!嘴这么贱!”

    见丈夫被指有横祸,林夫人自然又气又怒^,手一扬^***,一巴掌便往夏芍脸上甩^。

    李娟在后头啊地一声*,慌忙把女儿往后拉^^,夏志元则一步上前要挡在女儿面前^^。夫妻两个也是又惊又怒,气得发抖*^,他们两人在夏芍身后***,这一会儿自然从陈满贯那里听说了前天事情的来龙去脉*,那位林家千金刁蛮任性,女儿做的并没有错^^。她父母怎么可以动手就打人*?

    哪知夏芍的速度却比父母快^*,她在母亲拉住自己之前便上前一步^^,身子一侧,挡住了父亲上前的身影^^*,同时一把握住了林夫人的手腕!

    她脸上的笑意终于淡下来^,眼神发冷,在林夫人惊愣着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微微欺近她身前^,缓缓道:“林夫人^,我的父母不需要你来问候^,你可以回去问候你的女儿。你刚才话*,我原封不动还给你。有空好好回去教导你的女儿,免得日后哭夫*!我只是实话实说^^^,嘴贱的****,是你的女儿^*!”

    夏芍握着林夫人的手腕往后一震^,林夫人穿着高跟鞋的脚下顿时一扭,险些便要跌坐在地上!林祥全在她身后急忙一扶*,妻子撞到他身上*^,力道却是不小,夫妻两个同时往后退了几步**^,身形踉跄^^,颜面大失*。

    林祥全脸上涨红*,嘴唇气得发抖,一手狼狈扶着妻子^^,一手指着夏芍^,“我原本看你年纪不大**^,不想跟你计较^*,前天的事你给我赔个礼道个歉就完了*,没想到你这么嚣张!这真是、真是……什么时候东市的地头上,我们林家随便叫人这么无礼对待了*^?你信不信我叫你在东市的地面上混不下去^!”

    夏芍一挑眉**,笑了^^^*。

    叫她在东市混不下去^*^?这位林总挺有趣的。

    见她竟然还笑的出来^,林祥全也是气笑了**,“好*!好^!你不信?”他一抬眼**^^,目光怒扫**,“主办方在哪儿^!保安呢!”

    大家可以到  查看本书最新章节......

    >

    保安没敢过来*,孙长德却从人堆里出来了,“林总,别找保安了。保安前天被令嫒打了*^,现在看见你们林家人就怕^*^。有事跟我说吧?!?br />
    “孙总*^!”林祥全尽管听出孙长德话里的讽刺*,但他现在正被夏芍气着,打算先处置了她,“孙总在这里就好!你们主办方怎么请的人***?什么时候江湖神棍也能充社会名流了^?把她给我请出去*^!”

    孙长德面无表情^*,手插在兜里不动,“很抱歉^,林总。夏小姐是我们的贵客^^^!”

    “贵客?孙总的意思是,这个江湖神棍可以跟我们林氏集团一样^,成为你们的贵客**,是么?”

    孙长德还是面无表情^,眉毛一挑^,“抱歉*,林总。夏小姐不是江湖神棍^!?br />
    孙长德这副态度*,倒叫林祥全愣了愣^,随即怒极反笑着点头^,“好^!行?*^?*^!你们是一伙的^*^,早就听说孙总这次拿下拍卖会举办权是有人在背后出力^,看来这个人就是夏小姐啊**?^^!?br />
    林祥全笑得阴沉^*^^,点头道:“行*,她是你们华夏公司的贵客,我林祥全不是*!她不走,我走!”他招呼一声妻子^^,夫妻两人愤慨走出两步,林祥全又回过头来*,一指孙长德和夏芍**^,“但是你给我听好了*!今天我林祥全能走出这里***,明天我就能叫你华夏拍卖公司,还有你^*!在东市无立锥之地!”

    “这是要叫谁在东市无立锥之地?”

    林祥全这一声狠话让会场寂静无声^,谁也没想到今晚会闹这么一出,不少人都看向孙长德,这位孙总疯了么*?林氏是东市政府重点扶持的集团*,有香港那边李老的投资***,实打实的东市龙头企业*,得罪了他,以后在东市可不好混啊。

    然而^,正当这时,忽然一道声音门口传了来。

    整个会场大厅的人齐齐转头^,顿时气氛更静^。

    门口**,市长刘景泉陪着一位老人走了进来^^。

    这位老人很多人没有亲眼见过,但却在世界各类财经杂志上时常见到——香港嘉辉集团的董事长,李伯元。

    林祥全没想到李伯元这时候到了,他脸上还有怒容,当下赶紧收拾了,换出个笑容来^,激动地迎上*^,林夫人也赶忙换了个笑容,不顾脚崴了^,一瘸一拐跟在丈夫身后走过去*。

    “李董事长***^^,您老什么时候到了?咱们也不通知我一声**,我好给您接风洗尘癪^^^?^!”林祥全点头哈腰^**,却是不敢伸手跟李伯元握手。毕竟以李伯元的身份和在华人世界的影响力*,他不伸手,他是没资格握的。

    李伯元虽年过六旬,但淡然而立*^^,仍有儒雅的气度**^,点头笑道:“刚到^^。这不^?就被刘市长请来了*^。没想到^*^,一进来就看见林老板似乎不太愉快?”

    “呃,不不。刚才……”林祥全一时不知怎么说好。

    李伯元却是抬起头来,目光却越过人群,精准地落在中央一名浅笑立着的少女身上。

    他眼神一亮,先前还有些威严的神色立刻放开来^,步伐健朗地走了过去,还没过去*,便伸出了手来^,显得极为热切^*^,“哎呀!吾家有女初长成?**?^!一年不见,世侄女模样出落了??^!”

    夏芍一笑,伸手与李伯元握了握手*,“李伯父,一年不见**,您老精神见好*^^?!?br />
    “好什么好?人老了,再怎么着也就这样了**。倒是你**^,这一年也不见打个电话给我,让我这老头子甚是想念?!”李伯元笑道^。

    夏芍却是笑着眉一挑,说话一点不客气,“您想我?我看您是想那只青花大盘吧?我可不管,帮您保管了一年,明天拍卖会上,您可得给我加点保管费!?br />
    李伯元一愣^,接着弄懂了夏芍的意思*,不由被她逗乐了,仰头大笑,“你这丫头^!就惦记着我老头子口袋里那点钱了!行了^,我一定给你加保管费!你放心^*^^*!?br />
    两人自顾自见了面就聊**,会场大厅里却一片死寂*。

    连夏芍的父母都震惊地瞪大眼^*^^,他们听女儿说过因为青花瓷巧遇李伯元的事,但是没想到女儿竟能跟这位华人世界里极具影响力的老人这么熟*?

    夏志元夫妻俩还属知道夏芍认识李伯元^,两人还算有点心理准备的,都被她给震惊到了*。其余在场的人就不用说了**。

    一片死一般的寂静里,林氏夫妻僵着脖子转头。

    这**、这

    大家可以到  查看本书最新章节......

    是怎么回事?

    世^、世侄女^*?他们……没听错了吧^?

    这、这神棍少女是李老的……晚辈^^?

    林氏夫妻还没反应过来*,会场已响起一片压得低低的抽气声^**。

    夏小姐是李老的晚辈*?两人这么熟*?还有*^^,那只青花大盘不是福瑞祥的么^?怎么听两人的意思不是这么回事?

    虽然很多人还想不明白^*,但却立刻有找夏芍看过风水运程的人忍不住拍了大腿——哎呦*!错过机会了!早知夏小姐跟李老有这层关系*,当时找她看风水的时候怎么没多攀攀关系**?

    李伯元这时却是回过头来^,问:“对了*,林老板,我刚才听你说要让谁在东市无立锥之地?”

    他一副只听见了这句话并不知详情的模样^**^,林祥全却傻愣愣摇头*,反应过来之后赶忙摆手*,“没有没有!李老^^,误会一??^*^!呵呵,误会一?^?!”

    刘景泉这时也走了过来,摆出官威来,负手说道:“林总,不管是什么误会**,还是不要这么放狠话的好^。大家都是在为东市经济发展做贡献,要团结,要和谐嘛*!”

    林祥全立马苦笑着点头*,“呵呵**,刘市长*,您说的对*,刚才我是火气大了些。呃……夏小姐^,您别往心里去*,我老林就是脾气急了些^,呵呵**^!?br />
    这道歉的话一出口,林祥全就脸上一阵火辣辣*,回头便暗暗瞪了眼妻子——都怪你^^!撺掇着我过来给女儿出什么气^^*^^!得罪人了吧^^?

    林夫人却是一脸委屈——我哪儿知道这出身平凡的少女^,有这么大的能量?

    对于林祥全的道歉,夏芍只是淡淡笑着点了点头,看起来很是大度^,不打算跟他计较——她跟一个没多长时间活头的人计较什么?

    既然刘景泉和李伯元都到了^^,那人便算是到齐了*。在舞会开始前^,便是记者发布会。

    各家媒体的人早就被安顿在发布会场了*,一行人以刘景泉和李伯元为先,在会场工作人员的带领下^^,请入了发布会场*。

    今夜来的社会名流足有三百来人*,其中但凡是企业家无不是身家上亿*,其余的也都是各行各业的佼佼者,东市、省内、省外乃至全国范围内的,都有。

    这样的一群人聚在一起^,一出现便被闪光灯猛烈地狂拍,但这些人都是见过场面的,一个个全都露出微笑,淡定地到底下入座*。刚才在舞会大厅里的震惊*^,此时此刻一点也看不出来了^。

    发布会现场上首一排桌椅*,桌上鲜花话筒早就摆放齐整^。

    东市的市长刘景泉自然是坐在了最中间*,随着他一起坐上去的还有四人*。

    刘景泉左手旁是李伯元**^^,右手旁是夏芍^。而夏芍和李伯元身旁,才是陈满贯和孙长德^。

    五人刚一坐下,底下的人包括媒体都愣了愣。媒体们今天过来^,手上自然是有资料的——东市市长刘景泉左手旁的是香港嘉辉集团董事长,在华人世界很有名望的李伯元老先生*。而李老身旁的人则是福瑞祥古玩行的总经理陈满贯^*,也就是李老看中的有元青花的那家古玩行。剩下的一名男子自然就是华夏拍卖公司的总经理,孙长德了。拍卖公司由于这年头属于新兴企业^*,这年轻有为的男人也异常的显眼^^。

    那么*,剩下的那名少女是谁?

    她为什么一起坐了上来^**,而且*^^,座位还排在市长刘景泉的右手边?

    各家媒体是不认识夏芍的^,但刚才在会场大厅里的一群被邀请的社会名流*^,却都是愣了。

    所有人心里都咯噔一声*,有种今天晚上要出什么事的感觉。

    所有人的眼睛都盯着上头,开始听刘景泉讲话。他的讲话无非就是官面上的,先是简略地说了一下东市这些年在经济发展上取得的成绩*^,再说了一下关于促进经济市政府方面的一些政策和举措^^。最后才说到这次拍卖会,并对投资东市陶瓷产业的李伯元表示的感谢^^*,对新兴行业里的新星华夏拍卖公司^*,和省内古玩行的领头企业福瑞祥给予了勉励^。

    虽然是官面上的话,但还是有人做着记录^。但刘景泉一放下话筒*^,所有人就都齐刷刷抬头*,看样子早就等不及想知道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了。

    终于,在李伯元也客气地讲了一番话,表示看好内地经济发展*^,鼓励内地企业家走向世界之后,孙长德接过了话筒。
    大家可以到  查看本书最新章节......

    r>

    “首先,感谢各位今天出席拍卖舞会的记者发布会*。之前*,我和福瑞祥的陈总曾说^*,今晚有一件重要的事要宣布*。这件事可能会让诸位小小的震惊一下^^*,但——请相信我们*,不是在跟大家开玩笑?!?br />
    孙长德转头看了眼陈满贯**,两人点头而笑,闪光灯则噼里啪啦地猛打。

    “我们要宣布的是^,今天起,福瑞祥古玩行与华夏拍卖公司合并*,并入华夏集团*!”

    底下的人一愣——华夏集团^?

    那**、那董事长是谁*?

    公司合并不少见^,但集团成立^*,最头疼的就是董事长一职。如果是一家的还好,现在华夏拍卖公司跟福瑞祥古玩行,明显不是一个老总*。

    孙总和陈总^^,谁任董事长?

    有人觉得应该是陈满贯——他年长^^,经商资历足^,人脉也广。

    有人则觉得是孙长德——傻了吧^?董事长的任职还管经商资历的*^?看谁股份多呗?明显华夏拍卖公司收购了吴氏之后^*^,资产有十几个亿*。不是孙长德还能有谁*^?

    两人却在众人的猜测中相视一笑,陈满贯接过话筒,郑重介绍:“请由我郑重介绍我们华夏集团的董事长^,夏芍小姐?!?br />
    ……

    重磅炸弹*^!

    下面的人却被这一炸弹顿时炸得头脑一片空白!

    谁*^*?

    他们耳朵出现幻听了吧?

    闪光灯停了好一阵儿,便忽然如暴雨般打来!底下一片抽气声*!

    夏芍被淹没在亮得让人睁不开眼的闪光灯下,她却是淡然微笑^*^。没有怯场*^、没有骄傲^^,也没有欢喜激动,很沉稳地接受一切不可思议*^、震惊的目光*。

    相比她的淡定优雅*,底下的人却完全淡定不了^!

    尤其是那些知道夏芍风水师身份^*、并且请她看过运程的人^*,更是觉得这个世界玄幻了——华夏集团的董事长,每天躲在福瑞祥的茶室里*,给人看风水算命^^?这是世界上最奇怪的董事长了好吧*^!

    而且,她年纪才多大^?十六^?十七*?刚刚上高中的年纪吧——董事长^^?扯淡了吧***!那可是二十多亿的资产??^!

    各种各样的疑惑*,接下来便是各种各样的问题,与耀眼的闪光灯一起砸了下来。

    “夏小姐^,请问您真的是华夏集团的董事长^?福瑞祥和华夏拍卖公司的当家人^?”

    “请问这两家企业都是您成立的^?您是如何成立的?”

    “请问您现在是否还在读书^^^?方便问一下您的年龄和家庭背景吗^?”

    各种各样的询问*^,仿佛要把夏芍的底细全都挖出来,然而*^,不管媒体问的是什么问题,夏芍都是不紧不慢回答,话语简洁却条理清晰。

    有些话,当然是不能说的^,但公司成立的过程却是简略地说了说。尽管只是三言两语**,很多人还是没弄明白其中的细节*,但底下的媒体包括社会名流们的眼神,却是变了*^。

    不可置信*,却又一瞬间恍然^**。

    怪不得!

    怪不得当初陈满贯生意失败,本应没有资金东山再起^,怎么就开起了一家古玩行。

    怪不得李老和夏小姐的话里提到那只青花瓷盘*,原来它一直都是夏小姐的!

    怪不得华夏要和福瑞祥合并*,原来华夏的成立就是为了收购吴氏古玩行。

    但这么多的怪不得之后*,人们又是不可置信。

    这么个十六岁的少女**,她的古玩鉴定方面的眼力是怎么练出来的?这种把握时机的果断,年纪轻轻就敢创业的勇气**,成立拍卖公司收购古玩行的手笔*^!一笔一笔^,都让人觉得她心思成熟稳重得不像这个年纪的少女*。

    没错^,正是成熟稳重的感觉*。就像此刻她坐在万众瞩目里*,却依旧笑容浅淡,那一身旗袍的打扮**,衬得古典的脸盘儿粉瓷一般*,宁静**,淡雅**。

    这不像是一个花季少女的气度^^^,像是一个久经风霜世事历练的人*,坐在这里*,享受理所当然的荣光。

     

    大家可以到  查看本书最新章节......

    当记者们的问题渐渐少下来^^,现场只剩下闪光灯打个不停,见证这一事件的人却渐渐安静下来。

    人们看着那在耀眼的灯光下安然坐着的少女^,忽然间觉得,这一刻是一种见证^。

    一个传奇的时代*,似乎要开始了……

    大家可以到  查看本书最新章节......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65》,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六十五章 震惊^^!身份曝光!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65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六十五章 震惊*^!身份曝光*!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65^^。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