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家宴风波

    章节名:第六十二章 家宴风波

    蒋秋琳这话一出口&,气氛立马有点尴尬。

    这话本身其实没什么,一家人,相互之间问问有没有什么困难,能帮忙的就帮忙,这很正常。但问题在于说话的人。

    蒋秋琳向来是事不关己便在一旁纳凉看戏的人&,她自从嫁进夏家&,老公没做生意之前&,两口子最常做的事就是回老家&,跟老人哭哭穷,要些养老钱花。现在家中有了些积蓄,却也从没听说过她有问问公婆可有什么需要&,今天忽然就问起李娟来了&&,这不得不叫人一愣。

    李娟笑了笑,看了一眼夏芍,“我们家小芍向来不是个乱花钱的&,而且学费学校给免了,还有奖学金。学校是寄宿制的&&,我想也花不了多少钱?!?br />
    蒋秋琳好笑地看了李娟一眼,摆弄自己手腕上刚买的玉镯子&&&,“嫂子&,你真是想得太简单了。奖学金能有几个钱?能抵多少生活费?青市可是省会城市,城市发达,人也时髦,新鲜好玩的事也多。同学之间免不了出去玩一玩,到时候人家花钱,咱家小芍还能光看着?到时候人家有的,咱们家小芍没有,不叫人笑话&&?”

    李娟一听愣了&,觉得有几分道理&,不由看向女儿,满眼担忧,又有些愧疚。这孩子从小就懂事,都怪她和丈夫太平凡没本事&,不能给她创造更好的条件。她从小在家里也是被疼爱的,学习成绩又好,要是真因为吃的穿的比不上别人就被人看不起,孩子心里得多难受&?

    夏芍起初一听小婶的话便垂了眼,此刻看见母亲眼中的歉意&,她轻轻一皱眉,嘴唇抿了抿。这是她不悦时的习惯表情,但她还没说话&&,父亲夏志元就开了口&&。

    “我们家孩子不会&&&,这点我有信心&。小芍从小就懂事,学习从来不用我们操心。这孩子心眼儿还好&,她这么些年,连村里后山上那老人,她都能经常去看望。说明这孩子心善孝顺,是个好孩子。我不信这样的孩子,会嫌弃家里穷&。我和娟儿虽然没本事&&,但是我们一点也没少疼她&&&。我的闺女&&,我有信心?!?br />
    夏志元语气沉重,这一场庆祝的宴席&,本应是喜庆欢乐的气氛&,却菜还没上来就变了味儿。

    一家子都听出夏志元语气有些悲愤,他向来敦厚老实的&,见了谁都是宽厚温和,今天突然间说了这么番有些悲愤的话,一家子都有些不适应&,气氛更加尴尬。

    夏芍却是看向父亲&&&,心中感动之余,不由唇抿得更紧。

    奶奶江淑惠也听不下去了&&,皱眉说道:“秋琳,不是妈说你,今天你大哥请一家人吃饭,就是给小芍子庆祝的&,好好的,你说这些做什么?!?br />
    蒋秋琳笑得有些尴尬&&,见丈夫瞪过来一眼,她这才笑着说道:“妈,瞧您说的&&。您还不知道我?我向来是有什么说什么&,直爽性子。我这不是也是好心问问嘛,哪知道大哥大嫂不爱听……”

    “谁爱听?今儿请的是什么席?要说也家里说去?&&!苯缁莸男宰尤?,在家里都是夏国喜当家做主,她很少摆出长辈的姿态来训斥儿子儿媳,今天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就说了两句。

    “妈&,我觉得秋琳说的没错。今儿大哥大嫂请席是没错,不过都是一家人,说说也没什么。什么事都是有利有弊。大哥大嫂真以为去外面读书这么容易?”这时&,夏芍的大姑夏志梅开了口,她在东市一中当老师,已是教导处的主任,原本她说话就像训话,很是严肃&,如今更是带着些威严&,“大哥也别不爱听&&,我在学校教学生多少年?我最知道这些学生的想法!现在的孩子,哪个不攀比&?这个年纪正是青春期&&,爱玩、自制力差&,对什么都好奇&&。你以为孩子去外面读书就好?青市那是省会城市,新奇事多&&&,到时家长不在身边,没人管,孩子很容易就学坏了?&!?br />
    接着&,夏志梅就举了几个例子,说是学校里考上来的一些乡镇的学生&,在看见城市孩子的生活和花销以后,觉得自卑,变着法儿地跟家里要钱&&,心思都放在了攀比上,学习成绩也一落千丈&。

    她说的有理有据,李娟脸上早就没了刚刚的喜气&,她越发担忧地看向女儿&。女儿从小就乖巧,要是去了外头学坏了,还不如就在东市一中读书——原以为考去青市是好事,怎么还有这么多叫人担心的事?

    “那我闺女考去青市&&,照你这么一说,还是个错儿了?”夏志元皱了皱眉&。大妹说的话也有道理,他心中明白,但是先不管以后怎么样,至少孩子考上青市一中是件喜事,他今天宴请宾客就是为了庆祝这件喜事。

    今天就不能叫孩子好好

    大家可以到  查看本书最新章节......

    高兴高兴&?要说这些事就不能过了今天的宴席,回家再另外说?

    非得今天说&?

    见大哥生了气&,夏志梅语气这才缓了缓,“小芍被青市一中录取&,当然是好事&。我们也只是帮大哥分析分析&,你们也掂量掂量家里的情况,看看孩子到底合不合适离开家到外面读书?!?br />
    “二姐说的有道理?!毙∈逑闹咎蔚阃匪档?,“大哥&,现在这个社会&,没本事受了欺负都没地儿说去。学校里也是个小社会,小芍要是在学校里被欺负了,人家家长要是比咱们有本事&,咱连个给孩子说理的地方都没有&&&!就像你去年在厂子门口被人打了,一句打错了人&,付点医药费就完了?你要是个有头有脸的人&,人家一眼就认出你来了&,还能打错了人?就算打了咱,咱也有本事叫对方不好过!你看看大姐夫&?!?br />
    夏志涛边说边看向夏志梅的丈夫刘春晖,“大姐夫的生意做得多大?家里有油料加工厂,现在又办起了厂房&,跟国内一线的品牌汽车公司签了合同&,生产配件。在咱们东市就属于有头有脸的人。你想想,要是大姐夫被人打了,对方能好过?别说是大姐夫了&,就说是我&,现在在建材市场里,也没人不认识我&。谁敢欺负到我头上,他都得掂量掂量!”

    刘春晖赶忙笑着摆摆手,做出副谦虚的模样,却面有红光。

    夏志涛继续道:“我听说大哥的厂子这两年不景气吧&?好多人都离开了,另谋出路去了&,大哥怎么还守着这么个连工资也发不下来的厂子&?现在的社会在变化,人得拼搏!出人头地才能叫人看得起,老婆孩子也不跟着受欺负?!?br />
    夏志涛言辞激烈,席间气氛更是寂静沉默&。

    夏志元和李娟两人被说得脸上涨红,一开始夏志元还有些气愤,此刻却是不言语了&。

    夏芍却是淡淡皱着眉,内心叹气。小叔的话也不能说没道理&,社会现实确实是这样&&。父亲被打的事,他们不知道其中细节&,自然不知道她已经给父亲把场子找回来了&&。这要是换做前世&&,她没有这些本事&,哪里能打上亿天?哪里能在东市黑道立威?

    若是前世自己家里&,父亲被人打了&,这亏还真就吃定了。别人哪有可能亲自提着补品上医院道歉&&,还结了医药费?

    小叔夏志涛在老夏家排行老幺,父母和哥哥姐姐从小就宠着他&,他也最不成器&。在夏志元任厂子车间主任&、夏志梅在高中任教的时候&,他在村子人的眼里,还是个“老夏家游手好闲的小儿子”,整日跟老人伸手要钱&,没少受村里人背后指指点点&。现在好不容易事业上有了起色,做出了些名堂,身边的人都开始对他刮目相看,讨好&、称赞&、恭维……这一番变化&,从前与现在的差距之大,或许才让他有了这番人生体悟。

    夏志涛的话听着是功利了些,但就他本身的经历来说&,并不为过。

    但夏芍始终认为&,今天的场合拿出来这些话说,叫人不喜。就算是家里亲戚觉得这些话有必要提醒一下自己的父母,难道不能私下里两个人说?难道非要在自己的父母亲欢喜的时候泼冷水&?就不能叫他们享受这一天的喜悦?非得叫他们花钱请客都得吞这一肚子委屈?

    同样的一番话,若是私底下兄弟两人或者兄妹两人这么一说&,倒叫人觉得推心置腹?&?墒窃谘缦?,当着一大家子人这么说,小辈们还在呢&,坏了气氛不说&,总叫人觉得有些高姿态。

    世人迎高踩低&,由来已久。不管愿不愿意承认,社会上人际交往之间&&,确实这种情况不少&&。但外头是外头,那毕竟是外人,把这习惯带到家里,连自家人也踩,夏芍实在看不惯&。

    见父母亲被教训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夏芍便抬眼望向小叔夏志涛。

    “叔叔的话也不能算错&。人是得拼搏,可须知人外有人,这个世界上&&,你再成功,站得再高,永远有比你成功比你高的人&。并非每个人都迎高踩低&,轻蔑还是友善&&,这永远与身份地位无关,而关乎各人的修养?!?br />
    她神态淡然,话既不尖锐也不嘲讽,不紧不慢&,淡雅&,安宁。

    这番气度倒叫沉默的一大家子人愣了愣,不免看向她&。

    “大姑的话也不算错&,但还是一个道理。并非每个人都会迷失自己&&,这关乎各人的心性?!?br />
    面对一众长辈的视线,夏芍却坐得安稳,脊背悠闲地靠在椅子上,倒有几分宠辱不惊的意味&。

    她是家里的小辈,在长辈眼里,她还是个孩子,成绩好,懂事

    大家可以到  查看本书最新章节......

    ,是个不用父母操心的乖乖女。她不像表哥刘宇光那样油嘴滑舌,最会哄长辈开心&,也不像表妹张汝蔓那样性子野,时常跟男孩子打架闯祸&。她性子安静,笑容恬静&,话不多,在同辈的孩子里可以说是最符合家长心目中好孩子的要求&,但却最像个布景板,最没有存在感。

    就像今天这样,虽然这宴席是为了庆祝她升学的&,但其实谁也没把她放在心上,甚至早就忘了她的存在。

    老夏家的一众人都没想到,夏芍会在这种场合里开口说话,而且还反驳了长辈的话。

    虽是反驳,但听了却并没让人觉得不舒服,她的话并不尖锐对立&,但也正因如此&,反而让她在这屋子里看起来有点世外高人的气度&。而一群挤兑夏志元和李娟夫妻的亲戚,则显得十足市侩。

    李娟偷偷拉了拉女儿的衣角,使劲给她使眼色&,叫她别说话。她跟丈夫两人被说一顿也就算了,可不想让女儿也成了众矢之的,被一家子人围攻训话。

    夏芍笑着拍拍母亲的手背,安抚她&&&。

    这时&,身旁却传来一声叫好声&&&!

    张汝蔓一拍手&,“我姐说得有道理&&!不是每个人都跟你们想法一样的&&,也不是每个人都会成为你们嘴里的那种人&&。自己是这种修养和心态&,别以为别人也是!”

    她早就在一旁听着火大了,只不过姨妈和小舅滔滔不绝,她一时插不上嘴,此时听表姐这么一说,第一个声援她&。但她觉得表姐气度修养也太好了些&,对这些人&&&,不打脸不解气!

    于是,张汝蔓一眼瞪向挑了事就在一旁纳凉看戏的蒋秋琳,晒成小麦色的脸上&,一双眼睛黑白分明,嗤笑:“要是别人有的自己没有&,就得被人笑话&。那小舅妈不是被人笑话了好多年?”

    她指的自然是夏志涛一家以前的家庭条件,傻子都听的明白,蒋秋琳顿时脸色涨红。她没想到会被小辈打脸,顿时有点懵。

    夏志涛却是反应过来了,顿时皱眉喝斥道:“汝蔓!你怎么说话的?没大没??!”

    “我没大没?&??”张汝蔓好笑地哼了一声&&,“小舅你也差不多吧?你都快把大舅训成孙子了!我没记错的话,他是你大哥吧&?”

    夏志涛一愣,接着脸色涨红,夏志梅也是跟着皱了皱眉头。这话虽然不是对她说的&,不过也是一巴掌连她一起打了。

    夏志涛却是脸色一阵青一阵红&,怒气冲冲一拍桌子站起身来&,看向夏志琴&,“三姐,你的闺女&,你管不管?”

    夏志琴赶紧皱眉拉了一把女儿,低声斥责&,“汝蔓&!你少说两句&!大人说话,哪轮到你插嘴&?”

    “三妹&,我当初就跟你说了,孩子在外头读书,时间长了心就野了&。现在你信了吧?汝蔓的性格本就不好管&,现在我看你是管不了了?!毕闹久妨成纤嗟?&,边说边看向自己的儿子&,“你看我们宇光,我从小对他教育就严,你看今天宴席上长辈们之间说话,他插没插过一句嘴&?”

    刘宇光今年十八岁,在东市一中读高三&,一米八的个头&,长相算得上俊朗,此刻坐在位子上唇边挂着浅笑&,双手交叠放在小腹上,看起来公子哥儿似的,教养极好。

    但此时房间里这种气氛,他这笑容就多少叫人有些不舒服了&&。

    席间的矛头都转向了张汝蔓,夏芍不由抬眸扫了眼自家的这些姑姑叔叔,目光在爷爷夏国喜脸上顿了顿。

    夏国喜从来都以一家之主自居&&,今天这种情况&,他竟是一句话都不说。

    夏芍垂了垂眼,纵是她这些年养气修身&,心境再好,此刻也不由心生烦闷。这时,服务员进来开始上菜&&,夏芍便说道:“今天是我爸妈给我请的庆贺宴,姑姑、叔叔&&&、婶婶,各位要是有话说&,也请过了今天&&。今天叫我好好吃顿饭,成么?”

    她眼也没抬&,语气已不是先前的淡然,而是带了几分冷沉&。这倒让一家人都是一愣&,好像这么多年&,头一次知道这孩子还有脾气。

    夏志涛坐了下来,气还没消&,笑了一声,“好&,好。大哥大嫂&&,反正我是该说的话都说了,本来还想说&&,家里要是有什么困难&,兄弟可以帮一帮,既然你们不爱听&,那我就不说了&,以后别说兄弟没心帮衬&?!?br />
    “唉&!忠言逆耳啊?!毕闹久诽究谄?,摇头&。

    夏芍眉头又皱了皱&,这些人,没完了?

     

    大家可以到  查看本书最新章节......

    她好声好气劝了两回了,听不懂?

    或许不是听不懂,而是有听没有进&。他们一家人,在这些叔叔姑姑眼里,就是那随便敲打的软柿子,谁都可以捏一捏&,训一训&。

    你听了,那是应该的。你不听,那就是忠言逆耳&,你不够虚心。

    “是啊,忠言逆耳&?&!毕纳中α诵?,笑意却是冷了,“既然这样&,汝蔓的忠言逆耳,叔叔和姑姑怎么就听不进去?”

    她先看向蒋秋琳&,“婶婶,我爸妈供得起我读书,这点不劳您操心。有这个心思&,请看好我叔叔&。男人有钱了,在外面乱来的不少&,很不幸的是&,你遇上了这样的人?!?br />
    蒋秋琳脸色一变&,愣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夏芍话里的意思&。她当然不会知道夏芍是从面相上看出夏志涛有外遇的苗头的&,她只以为是夏志涛背着她在外面鬼混&&,不小心被夏芍看见了。她眉一拧&&&&,也不管夏芍不尊敬她这个长辈了&&,当即就兴师问罪地瞪向夏志涛。

    夏志涛心里咯噔一声&,面对两位老人和兄嫂和姐姐姐夫投来的目光,一拍桌子大怒地站起身来&&,“你说什么!”

    “我说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叔叔问心无愧。容我提醒叔叔一句&,一字记之曰色,沾不得&。当心人财两空&,妻离子散&&&?!毕纳中γ忻械毓雌鸫浇?,“请千万听进我的话,忠言逆耳哦&?&!?br />
    夏志涛大手按在桌面上,气得嘴唇发抖,手也跟着哆嗦。

    夏芍却是不再理他,转眼看向了夏志梅&,意态悠闲,“姑姑,我爸是你的大哥&,请不要把你在学校里教训学生的作风带回家里来,他不是你的学生,谢谢?!?br />
    之后,她扫了一眼几位长辈&,笑了笑,“可能我说的话是冒犯叔叔婶婶和姑姑了&&,但忠言逆耳&,我想你们明白我的苦心的&。咱们都是一家人&,不分场合,我想说说这些,应该也没什么。好了&,既然各自说完了,那咱们开席吧?!?br />
    她笑着指指桌上的菜,却没人动筷子。

    一家人都惊愣地盯着她,好似不认识她了似的&。

    连夏志元和李娟都张着嘴,他们也是头一次看见女儿这个样子——他们是看出来了&,女儿这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呢!不管她说的志涛的事是不是真的,她话里的那些“忠言逆耳”和“一家人,说说也没什么”的话,可不就是志梅拿来挤兑他们夫妻俩的话?

    女儿这是看不过去了,在帮他们出气呢&!

    夏志元与李娟对视一眼,又是感动又是心疼,女儿向来乖巧&&,她什么时候顶撞过长辈?今天要不是被逼到了,她会这样?

    夏志梅却是气笑了,“好哇,有出息了&。这都是我们老夏家的孩子,一个个挺有教养!”

    “她有什么教养!书都白念了!考上省重点能怎么样?学校就收这种人品的学生?”夏志涛一拍桌子&,两眼血丝都涨出来了,“你小时候我也没少疼你&&&,结果你今天就这么跟我说话&?什么叫人财两空,妻离子散?这是一个小辈说的话&&?你今天还就必须给我把话说清楚了&&!”

    夏志涛是动了真怒,他这一拍桌子&,声音大得吓人,桌上的汤品都洒了出来&&。

    谁也没想到&,好好的一顿饭,怎么演变成了这样。

    屋子里静悄悄的,夏芍却坐得稳当,气度从头到尾悠闲。这让夏志涛更是大怒,指着夏芍&,手指发抖,“你给我站起来&!长辈问你话,你还敢坐着?”

    夏芍一挑眉&&&&,非但没有起身,反而又往椅子里靠了靠&,唇边笑意意味不明。她非但敢坐着&&,她还要看看夏志涛能装到什么时候。他双眼眼角处有一条黑色的线,山根呈杂色,人中略微发赤色,明显就是有了外遇,时间还不算太长&&。

    上一世里,叔叔夏志涛最后和婶婶离了婚,娶了小三进门,婶婶走的时候连女儿也没要,抚养权归了夏志涛,他却是对这个女儿并不是太好&&,夏蓉雪没少受继母和妹妹的欺负。

    就凭这一点,夏芍对叔叔这个人一直印象就不太好,今天见他这么会演戏,不由心中冷笑一声,坐着不动——她倒要看看,建材市场里没人敢惹的夏志涛老板&&,能把她这个亲侄女怎么样。

    夏志涛却觉得夏芍这个样子,明显是在挑衅他,他觉得脸面大失&,气血直冲脑子&,当即就离开了座位,怒气冲冲朝夏芍走来。

    但他刚走出两步去&,

    大家可以到  查看本书最新章节......

    包间门口就有一群人吃喝完&,刚刚出来经过,要往楼下走。走到门口的时候&,见一个男人怒气冲冲地冲着一名少女走过去,看样子有点冲突,那人便不由多看了一眼。

    这一眼&,不由叫他目光在少女的侧脸上一定&&!

    “夏小姐&?”

    夏芍转头&。

    夏志涛停住脚步,一大家子人看向门口。当看清门口站着的一行人时,夏志涛&、夏志梅和刘春晖三人,当先脸色变了变!

    门口,副市长刘景泉站在一行二十来人当中,他身旁站着福瑞祥古玩行的老板陈满贯&、华夏拍卖公司的总经理孙长德、赵氏民窑的老板赵廷光&,还有一些人,竟无一例外是东市有头有脸的人物&!而且,这些人当中,竟然还有不少省内有名的企业老板!

    他们站在门口,目光同时望向包间里&&。

    这一声“夏小姐”的称呼让老夏一家都是愣了愣&,这是叫谁&?

    夏志梅整了整衣襟,站起身来&,神色略显局促。她自然知道这声“夏小姐”叫的是夏家的女性,但她却不认为自己有这面子&,能让副市长留步,前来打招呼&。

    那……难不成是妹妹夏志琴?

    可夏志琴的老公虽然是连级干部&&,她本身却只是个工厂的员工,也不该有这脸面才是&。

    剩下的夏家女性,可就剩夏芍和夏蓉雪了。两个都是孩子&&,一个十六岁&,一个才六岁&。这……总不能是她俩吧?要真是,那就有点好笑了&。

    正当老夏家一大家子人被这场面震得有些反应不过来时,夏芍站起身来,走向了门口。

    “刘市长,您好&?!?br />
    刘景泉一见没认错人&,当即笑了一声,与夏芍握了握手,亲切道:“真是夏小姐啊,我还以为看错人了,没想到在这儿遇见你?!?br />
    夏芍笑着颔首,目光扫了眼陈满贯和孙长德&,两人对她点了点头&。其实,今晚的饭局夏芍知道&,是为了一个多月后的夏季拍卖会。孙长德已经把各方人员都打点好了,这次拍卖会,来的不仅有市里、省里的人&&&,全国有名的各界人士都有接到邀请函。这些人中,有一些学者早在一年前就盯上了福瑞祥的青花大盘,打算趁着拍卖会展出拍品的时间,过来参观开开眼界。

    今夜&&,孙长德便先请了东市和省内几位有名望的老总吃饭,负责东市经济的副市长刘景泉自然也在饭局名单中。

    夏芍的身份还没公开,加上今晚正好父母要给自己办庆宴,她也就没参加。没想到&,他们倒是先吃完了&,出来时还遇上了。

    夏芍扫了眼这二十来个人,竟然有一半人她都认识。这些人都在这一年多来找她看过风水运程。

    因而,这些人一见是夏芍&,顿时热情地打起了招呼。其他人不知怎么回事,小声地询问了身旁的人后,都是眼色一变!他们也都在圈子里听说过夏芍的名头&,这位风水大师修为可是挺高深&!看运程卜卦、排盘布阵很灵验哩!

    这些人当即便也热情地跟夏芍打招呼,并递上名片&。虽说风水这东西很玄乎&,可是做生意的人&&,是宁肯信其有,谁没个投资方面的难事?咨询一下也是好的。

    “夏小姐你好&&,我是恒宇地产的老板马运财,这位是金湖集团的王董事长?&!?br />
    夏芍边听着这些老总自我介绍,便礼貌地收过他们递来的名片&。

    “夏小姐今夜这是?”这时&,赵氏民窑的老板赵廷光看了眼包间里,笑着问道&&&。他正是赵静的大伯&,跟夏芍不熟,但他不介意脸皮厚扮熟。前段时间,弟弟一家走了霉运,公司一蹶不振,他亲眼看着一家经营不错的公司,转眼就落败了,不由感觉商场如战场&。今天遇见这位在东市上层圈子里如雷贯耳的风水大师,搞好了关系&,日后说不定能帮帮自己的忙&&。

    夏芍微微一笑,也不计较,她跟徐赵两家的恩怨已了&&,不会再难为他们的亲戚朋友。因而,她答道:“没什么&,跟家人一起吃顿庆宴?!?br />
    “庆宴&&&?”

    “哎哟&&!我想起来了?!备笔谐ち蹙叭馐币桓被腥坏哪Q?,笑道,“我这段时间忙的,都把这事忘了&。最近咱们市里中考刚结束,出了两名中考状元,夏小姐就是其中之一?!?br />
    一群老总立刻惊讶地看向夏芍,接着纷纷笑着恭贺、夸赞。

    大家可以到  查看本书最新章节......

    >

    夏芍只是浅笑着接受祝贺,没有半分骄傲的神色。这分宠辱不惊的气度,倒叫一群老总暗暗咋舌——这年纪,能有这心性,难得?&?!

    “我记得青市一中来咱们这里挖人了来着,夏小姐同意去青市就读了么?”刘景泉问道。

    “已经决定去青市了&?!毕纳值阃芬恍?&,她去青市,不仅是为了读书,更是为了发展自己的公司&。她要把福瑞祥和华夏拍卖公司开去青市&,不仅是青市&&,今后还要进一步扩张。

    “青市&?那可太好了!”

    这时,一声大嗓门传来&,说话的老总脸大肚圆&,身量魁梧&&,笑声洪亮。他正是当初亲自驱车来东市请夏芍看风水,结果遇上周末&,生生在东市等到了周一才见了她一面的那位国企老总。

    这位老总名叫熊怀兴,外界传闻性情暴躁&,实际上却是个精明的商人&,待人豪爽&。只是眼大鼻宽,相貌粗恶,说话声量高,很惹人误解。

    熊怀兴哈哈一笑,“太好了&&!我老熊就在青市??&!那我以后见夏小姐不是方便多了&?太好了!夏小姐&,什么时候开学,跟我老熊说一声&,到了青市我给你接风洗尘!”

    东市的几名老总却是苦了脸——离你是近了,离我们倒是远了&。这以后可就轮到他们驱车往青市去了。

    这群老总跟夏芍打过招呼,这才发现耽误时间太长了,倒是影响她跟家人吃饭了&,顿时有些不太好意思,这才客客气气地请她回去入座,一行人打算离开。

    却是没想到,当这些老总都往楼梯口走去时,副市长刘景泉却是显得有些犹豫。他看向夏芍,看起来支支吾吾,像是有话要说。

    夏芍意味颇深地一笑,说道:“刘市长&,借一步说话&?!?br />
    酒店二楼的拐角处有一盆盆栽,夏芍与刘景泉走了过去,四周没人,夏芍这才笑着说道:“刘市长官禄宫色青&,且眉淡&,近来有官非&,犯小人&?!?br />
    在夏芍的记忆中&&,刘景泉在自己前世这个时期,便被人挤下了台。当时她还记得父亲有叨念过&&,说是刘副市长在经济方面的政绩不错&&,口碑也挺好,下台的事肯定有猫腻&。但那个时候,夏芍哪里会知道其中的详情?她甚至以为是父亲想多了。

    但如今一看,原来是犯了小人。

    其实&,早在夏芍看见来人是刘景泉,她便猜出他是为什么跟自己打招呼了&。官场上的人向来在乎身份,自古权钱&&&、权钱&,权永远排在钱前头,在当官的眼里&,商人永远低他们一等。刘景泉毕竟是副市长,他亲自来跟自己打招呼,并且还很热情地将她考入青市一中的事说了出来,让自己接受了一通夸赞&,这明显是在向自己示好。

    刘景泉是知道夏芍风水师身份的。风水之事,虽受人敬畏,但在国内的情况来说,永远不能拿到明面上来公开承认。当官的都爱惜名声,这要是一顶封建迷信的大帽子扣下来&,刘景泉可担当不了,在他的仕途上也绝对是一笔污点。平时找夏芍看风水运程的政界人士&,哪个不是避着人来&,避着人走?

    但刘景泉却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来跟夏芍打招呼了,这就说明他实在是走入绝境了。

    夏芍心如明镜,这才不等刘景泉问,便带他走到偏僻处,开口点明了。

    刘景泉早在去年拍卖会上的时候,就见识到夏芍一句话,就让李伯元放弃了一件钧窑瓷。那时候他还在想这女孩子年纪不大&&,怎么说话像个神棍&?直到去年下半年,东市上层圈子里&,夏芍名气大震,且越传越神乎,刘景泉这才惊觉,难不成,这风水的东西还真有其事?

    那时候,他也只是心中疑惑,自身却并没有想去试试的打算。但今年却轮到了东市领导班子换届,原本他可以连任&&,但政治嗅觉敏锐的他,却感觉出了一丝不对劲。

    领导班子里,两股势力早就明争暗斗,原本刘景泉赢面很大,可近来却是连连失利,在不少地方被小题大做&,他暗暗感觉自己成了众矢之的,所有的矛头都指向了他&。这让刘景泉察觉出了一丝?&;?,但换届在即&&,此时被翻盘至此&&,他有心反击却无力回天&,这才在没有了法子的情况下,想到了夏芍。

    而且,刘景泉主管东市经济方面的事,此次招办拍卖会,他这才得知了一件令人震惊的事——福瑞祥古玩行和华夏拍卖公司的幕后老板&,竟然是夏芍?

    这件事是陈满贯和孙长德告知他的,当然要他暂且保密,只是对他这个主管经济的副

    大家可以到  查看本书最新章节......

    市长就不隐瞒了。

    这实在是叫刘景泉震惊,这少女的年纪、家庭……她是怎么做到的?

    不管她是怎么做到的&,她做到了&,而且做得很出色&&。这样的一名少女,在玄学上还有深厚的造诣&,这样一来,刘景泉便觉得有些可信度了&&。

    他这才决定来找夏芍试试看,也才有了今天放下官威&&,热情与其打招呼的事&。只是没想到&,她不等自己开口&&,便看出了来意,且断定他有官非!

    要知道,换届的事,领导班子再怎么斗,在百姓眼里都是合作愉快的,因而这些事,都不是明面上的,夏芍不可能知道。她说自己有官非,犯小人,这绝对是看出来的!

    “夏小姐,你说我犯小人,这话的意思是?”刘景泉认真问道。

    夏芍却摇了摇头&,“单从面相上&,能看出来的事也有限&。刘市长找个方便的时间,我想去您家里和办公室里看看?!?br />
    刘景泉思索了一会儿,点了点头。

    夏芍把自己的私人手机号码给了他,让他找个没人的时间打给自己,这才回到了自家的包间里&&。

    一进去,里面静悄悄的&,一大家子人全都直勾勾盯着她&&。

    在见到了刚才的事之后&,老夏家的人哪还记得斗嘴怄气的事&?夏志涛好像忘了刚才他还想冲过去教训夏芍这个晚辈,夏志梅也忘了她那些教育人的话,一众人等一见夏芍坐了下来,便开始打听刚才是怎么回事&&。

    那可是副市长??!

    那些老总的身家少说也有个上亿?&?!

    那些人才称得上是企业家,别说夏志涛只是在市场上做点建材生意了,就连刚跟国内的一些品牌汽车企业签订生产零件合同的刘春晖&,身家也不过千万!

    平时,刘春晖要是见了这些老总&,不管哪一个,都是要笑面逢迎的&。夏芍这孩子&&,是怎么认识的这些财大气粗的老总?

    老夏家的人也不是傻子,他们自然看得出这些老总不仅对夏芍十分客气&&,甚至有些讨好敬畏的姿态。这说起来有些好笑,但事实就摆在眼前&!

    那些老总&,争先恐后地递名片给她呢!

    夏志涛和蒋秋琳夫妻、夏志梅和刘春晖夫妻都是傻愣愣的想不通&,大哥大嫂什么底细他们还能不知道?小芍这孩子到底……

    他们急盼着夏芍给个话儿,夏芍却是垂眸看看桌上的菜&,“吃饭吧,叫了这么多菜,不吃可惜了?!?br />
    说罢,她便夹了些菜给奶奶和父母&,自己便自顾自吃饭了。

    一群等着她说话的人都有些尴尬,但这回却是没人再说什么,刘春晖笑着说道:“就是,先吃饭吧&。今天是给小芍庆贺升学&,先高高兴兴地把饭吃了&!”

    一大家子人这才开始干笑了两声,默默吃饭&。菜都已经冷了,吃的人也是食不知味,且夏志涛和夏志梅这两家人都是边吃边抬头看夏芍,发现她一直神态淡然,眼帘微垂&,动作悠然里带着点优雅。

    一家人这才恍然发觉&,夏芍这孩子看起来竟不太像个十六岁的女孩子,举手投足间隐隐生出的气度&,竟连刘春晖这样的人也感觉有所不及!

    这种感觉,就好像以前一直没有注意过的一粒砂子&,忽然间变成了珍珠&&。他们竟是从来没发现,自家的孩子竟是这样的&&!这突然间的发现&&&,好像眼前有个熟悉的陌生人一般。这感觉,五味杂陈,很难说清&&。

    夏芍吃饭的过程中&,一句话不说,众人也不敢问,就这么尴尬地陪着她吃。她好似一点也感觉不出尴尬来,吃饭细嚼慢咽,菜冷了也吃得下去。她每一道菜都试过,觉得还温热的&,就夹去给身旁的奶奶和父母&,也嘱咐表妹张汝蔓和姑姑夏志琴多吃些。

    饭吃到一半&&,一名酒店服务员来到了包间&,“请问,哪位是夏小姐&?”

    一家人刷地把目光投向夏芍。

    “我是&。什么事&&?”夏芍回头&。

    服务员露出职业化的笑容,“是这样的&&,您这桌的单已经被华夏拍卖公司的孙总给结了?!?br />
    “好的&&,我知道了&&,谢谢你&&?!毕纳值恍?,礼貌地道了谢。

    服务员笑着退了出去&,临走时却好奇地多看了夏芍一眼&。

    大家可以到  查看本书最新章节......

    这少女是什么人&?刚才在总台,好多老总争抢着要替她埋单呢。

    服务员走后,包间里气氛更静了&。夏芍却是继续淡定吃饭,等她吃饱了&&,叫了人来把剩下的鱼肉等菜打包,便与爷爷奶奶道别&,跟着父母亲回家了&。

    直到临走,夏家的亲戚也没弄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但是回到家里,在席上一直没有说话的夏志元和李娟&,却是坐到了家中不大的客厅沙发上,把夏芍叫到了身边。

    ------题外话------

    我这两天看了看,我发文的时间貌似已经在九点左右了,那以后更新时间就固定在九点吧&。

    时速死的人求原谅~一个小时才码个一千字&,一天还有别的事要干~每天要花十个小时码字的人伤不起&&!求抚摸~

    要投月票的亲们&&,新V的文,要订阅够了7章,才可以送票,于是……还有几天。

    想要投票给我的妹纸们,请为我把票票留着~感激不??!

    大家可以到  查看本书最新章节......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62》,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六十二章 家宴风波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62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六十二章 家宴风波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62&&。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