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七十六章 番外(下)

    回到玄国帝都的时候*,九方梦将胜邪剑交还给她*,告诉她浮生走了,她放他自由了。

    虽然心中深遗憾,不能再见故人一面^,但慕雪瑟却没有派人去寻找浮生,她知道九方梦做的对&,浮生该是自由的,她从来就没有想过要成为他的桎梏&。只是当她发现的时候,浮生对她的依赖已经根深蒂固,难以拔除*。

    她可以狠心斩断莫涯的情丝,从不赴那麓山行宫一年一次的邀约,但是她做不到对浮生狠心。因为莫涯是个极其成熟理智的人,可浮生却始终是个孩子**,他单纯,直接&,从不知人情世故为何物,她总会害怕这个孩子独自在外会轻易受骗&&,吃尽苦头*。

    还好,九方梦替她下了决心。

    如今再看浮生,虽然他的眼神依旧简单直白^^,但那张染上沧桑的脸上却多了从前没有的沉稳^。

    他怀中抱着一个十**岁的女子*,脸色苍白^,削瘦纤弱,她的神态极其安静,长长的羽睫没有因为周围的变化而有一丝颤动*,只是倚在浮生的怀里,仿佛世界只有他们二人一般。

    “她叫小月*?!备∩戳艘谎刍忱锏呐?,对慕雪瑟道,“帮我治好她?&!?br />
    “好&!蹦窖┥⑿?,她没有多问一句“这些年你过得是否好?”“你去了哪里*?”

    她和浮生之间&*,不需要这些多余的客套和关心,他们只要看到彼此完好地站在眼前,就足够了^。

    慕雪瑟让浮生把小月抱进自己院子的厢房^&,先替她把了脉&,然后就去看她的腿^。慕雪瑟在小月的两条腿上的要穴上按捏了几下,小月都毫无反应,慕雪瑟皱起眉头,“多久了?”

    刚刚浮生抱着小月的时候,她就发现小月的腿不对劲,她按小月腿上的穴道,小月也跟毫无痛觉一般。

    “二十一天?!备∩卮?。

    “怎么弄的?”

    “掉进天山的上寒池里?!备∩卮?,“冻坏了?!?br />
    慕雪瑟揉揉眉头,“你们去天山做什么^?”

    “她说摘了雪莲卖了可以换不少钱!备∩戳诵≡乱谎?。

    慕雪瑟微微心酸*,看浮生和小月的衣着都很简朴,料子也极一般^,显然他们在外面的生活并不容易^,以浮生的心性本就不易在人群里生存,再看这小姑娘的性子似乎也是个不喜与人交流的。

    “你不用难过,我们不是缺钱才去的?!泵髅髂窖┥成厦挥兴亢谅冻錾诵闹?,浮生却是一下就感觉到了一般,从很久以前开始,他对慕雪瑟的情绪变化就极为敏感,他也许不是最了解慕雪瑟的那个人&,但他一定是最接近慕雪瑟的那个人。他看着慕雪瑟道&,“我们是无聊才去的?!?br />
    慕雪瑟顿时哭笑不得,“那采到了么*?”

    “采到了,”浮生回答,“但是都给小梦了?!?br />
    慕雪瑟微微一怔*。

    “刚好她也去天山采雪莲*,是她救了小月?!备∩崆嵝α诵?,他想起九方梦一身粗布青衫,长发用一只木簪挽起,背着宵练剑出现在冰天雪地之中*,他极为惊讶,不过五年,当初那个放手让他离开的少女已经沧桑至此。

    她看着他,眼神平静明澈*,一手拎出全身**的小月,对他笑,“你在找她么?”

    当年依托在他羽翼下的雏鸟已经长出了抵抗狂风的翎羽,成为了自由翱翔于长空的苍鹰&,孤独却骄傲^。

    若说五年前她是一柄刚刚开锋淬过鲜血的利刃,那么现在她就是一柄藏锋入鞘的宝剑^,有什么成为了她的剑鞘,让她学会了收敛锋芒^,懂得内敛藏拙&。她通身的气势平和*,丝毫不会让人觉得压迫,却又偏偏让人不敢进犯,仿佛那和煦之下掩藏着什么尖锐一般,越是看不见的风险越是让人害怕^。

    “她告诉我你五年前回来了,她说也许你有办法治小月的腿?!?br />
    慕雪瑟微微叹息,她没有问九方梦去了哪里,因为她知道浮生是不会问的*,“她的腿被冻坏了,筋脉受堵**,不过还是可以治的,只是需要一段时间,而且以后碰上湿冷天气难免会酸痛!?br />
    浮生点了点头&,坐在床上的小月依旧很安静&,慕雪瑟让她做什么,她都没有反抗。浮生看着低垂着眼帮小月双腿施针的慕雪瑟。他细细地打量她相较于二十年前更为成熟的眉眼*,忽然就奇怪*,为什么他之前会觉得九方蝶和慕雪瑟像呢?

    她们其实除了一层皮囊相似之外&,没有半点想像之处^&,无论是神态,还是气质*,说到底不过是他一叶障目罢了。

    九方夜站在厢房门外探头探脑,公孙青一把拉着他就走,“你母亲再给人家姑娘施针,你偷看什么^!”

    “那个浮生真是个怪人,他带着的姑娘也是个怪人?!本欧揭贡呷嘧疟还锴嘧吹牡胤?,边道。

    一个少言寡语&,一个一声不吭*,也亏得慕雪瑟受得了&。

    “你看别人奇怪,又怎么知道别人看你不觉得怪呢*?”公孙青笑睨了他一眼。

    “也是^?!本欧揭购鋈淮踊忱锾统鲆桓銎孔?,“我研制出了一种新药,舅舅你要不要帮我试一下^?”

    公孙青向来从容淡定的脸顿时就绿了&,甩袖就走^,九方夜追在后面讨好地笑,“就试一点嘛,这是强身健体的好东西——”

    “滚!你上次骗我吃了那什么升仙丸害得我三天三夜没合眼!”公孙青骂道,估计这世上能让他如此气极败坏有失形象的也就只有他这个外甥了^&。

    公孙青实在觉得头疼*,这个九方夜的性格不知道像谁,浸淫医道&*,天赋惊人,却偏偏专爱研究那些失传已久的秘药^。在朝堂上也是智谋过人,丝毫不输给他那对父母*,真是后生可畏^。

    ***

    浮生和小月在王府住了两个月^^,慕雪瑟发现浮生和小月的相处方式实在是有趣^,他们两人常常相对坐着发呆,一人抱着一杯茶水一整天都不交谈一句??扇床换崛萌司醯盟侵溆懈艉?,仿佛透出一种他人都不懂得的亲密,仿佛他们之前不需要语言,不需要表达,就可以彼此心意相通,一直这么相对着直到老去。

    小月的腿完全好了之后,他们两人就向慕雪瑟告辞离开,慕雪瑟并没有挽留。只是送他们出京城的时候,慕雪瑟悄悄问小月,“你想过你们的以后么?”

    “以后?”小月转头看慕雪瑟,她能看出慕雪瑟与浮生之间的特别,但是她并不觉得嫉妒**,也不会觉得不甘。浮生与慕雪瑟之间的事是他们的事情,浮生与她之间是她和浮生的事,她并不认为这些有什么相干&,所以她可以很平静地面对慕雪瑟^。

    在她在路边被浮生捡到的那天起&,就是她和浮生的新生*,过往如何,都已经是过往,是前生,是不会回头的风景^。

    “你们就要这样无名无份地一直下去么&?”慕雪瑟也看着她&,“难道你们之间不想为彼此确定一个名份?夫妻^,兄妹,又或者是朋友&*!?br />
    “有区别么?”小月的眼神干净清澈,如那清可见底的清泉^?!拔蘼畚颐鞘欠蚱?,兄妹^,还是朋友,我们都会一直一起走下去*,不离不弃&。名份有那么重要&?”

    慕雪瑟笑了,“不,一点也不重要&?*!?br />
    重要的是他们的心意够明确^,那是任何名份都比不上的东西&。

    慕雪瑟站在京城的北门外&,目送浮生和小月离开*,她忽然有了一种自己的孩子一夕长大,再也不需要她的感慨,既欣慰*,也难免有一些伤感。

    浮生走了几步^,忽然回过头看慕雪瑟,缓缓道,“她会回来的!?br />
    慕雪瑟轻轻点头**,果然^,这世上最能感觉到她的心思的人就是浮生。

    无论时光变迁,无论他们的眼角爬上多少纹路,他们待彼此的赤诚之心*,从来没有改变。

    ***

    玄国帝都正是一片喜悦之色,皇后终于为莫煜生了一个皇子^&,如今皇宫正要为小皇子办百日宴。

    凤栩宫里,皇后边逗着小皇子边笑问莫煜,“皇上可想好了要给皇儿取什么名字么&?”

    “就取一外‘擎’字吧?!蹦匣卮?,这个字他早就想好了,他希望自己的孩子将来可以擎起大玄江山&,不负他所望。

    “莫擎,好名字?!被屎笮?,“望皇儿将来能成为玄国的擎天柱石?!?br />
    “他会的?^!蹦系?,“朕还有事*,就不陪你了&!?br />
    “恭送皇上?!被屎蟾I硇欣?,目送着莫煜离开后*,又站起来看自己新得的皇子。

    她是都察院左都御史李大人的侄女*,大圣二年嫁给莫煜被立为皇后,这四年间她已经连生了两位公主,原本她还担心因为她一直无子会失了宠爱^,却没想到莫煜待她一如往昔,终于让她为莫煜生下了第一个皇子,坐稳了这中宫之位^。

    她知道莫煜迎她进宫是为了朝中的权力平衡,李大人向来尽忠职守&,才智过人&,又是三朝元老*,在上官家被铲除之后,就成了朝中文官之首,正好与镇国大将军蒋经义两人一文一武,相辅相成*。

    她也知道莫煜心中还有着一抹朱砂^,所以他待她虽好,却也只是宠而不爱^&,但是这已经够了,他给了她足够的包容和尊重,她又何必非要去与莫煜心中那求而不得的影子去争呢?终有一天,时光洗涤之后*,莫煜心中的那抹朱砂总会渐渐淡去。

    莫煜带着卫海从凤栩宫一路往甘泉宫去&,他问道*,“裕王怎么还不回来,朕登基他不回来,朕成亲他也不回来,现在朕的儿子百日,亲下了诏书给他,他还是不回来么*?”

    其实等到时光和风雨带走身边的许多人之后&,总是会忍不住去怀念曾经的故人^&,无论从前是如何针锋相对,现在回想起来都觉得面目可亲。

    “裕王怎么敢,听说今天就会到了?!蔽篮4故仔?,他已经从一个小太监成为了皇宫的大太监总管,也比从前稳重精明了许多。只是有时候,他跟在莫煜身后,看着莫煜的背影,他总是会想起曾经年年在麓山行宫凝望那片蓝花楹花海的先帝。一转眼,这么多年过去&,他再也没有去过麓山行宫,也不知道那里的蓝花楹现在是否花开正好&。

    莫煜的脚步忽然停驻*,怔怔地看着一个方向,卫?;邮秩蒙砗蟮囊恢诠硕纪O吕?&,他陪着莫煜沉默地凝视着御花园里那片蓝紫色的花海。自从五年前这片蓝花楹开花之后,竟是年年夏天都会盛放*。

    莫煜凝视着那片蓝紫色的花海久久不能移步,他又想起了莫涯,这五年来他兢兢业业,不敢在国事上有丝毫懈怠&,他怕负了莫涯,负了那个把一生都献给大玄江山的男人。

    莫涯为了玄国的繁荣和稳定,呕心沥血,他抛弃了自己&,抛弃了一切,唯一仅有的一点点私念都给了九方梦*。

    那个倔强又骄傲的女子*。

    夏日的风吹过树梢,带着一轻沙沙的轻响,仿佛在诉说着什么,仿佛在记叙着什么。

    ***

    夕阳西下&,莫瑜乘着一匹马避开了等在帝都西北门的莫煜派来迎接他的人,悄悄入了帝都。

    这五年来,他都不愿意回到帝都,帝都是是非之地,远不如西北清静&,但是没办法&,这一次莫煜是给他下了圣旨的,他不想回来也不行。

    他骑着马在街上慢悠悠地走着,往来匆匆的百姓里,无人发现他就是名震玄国的裕王^。

    忽然*,他听见一阵乐声传来^,转头看去,发现竟是畅音园中的声音。他笑了笑,下马走进畅音园&,戏台上正唱着《浣纱记》的最后一出《泛湖》?!朵缴醇恰方驳氖谴呵锸逼?^,吴&、越两国争霸的故事。最后一出《泛湖》说得是范蠡辅佐越王勾践成霸业之后,功成身退,带着西施泛舟上。

    莫瑜一进去,站在客席里的程玉楼就看见他了,这五年里程玉楼虽然依旧风头不减,受戏迷热捧*,但他也在着力培养新人,自己则减少登台了。

    他向着莫瑜走来,笑道,“今日真是故人多了?!?br />
    “哦,除了我,还有谁来看你了?”莫瑜笑问道&。

    “你看那里*?!背逃衤ネ蟊咭恢?。

    莫瑜看过去^,那里站着一名女子,布衣荆钗^&,背着一柄剑,正看着戏台。

    戏台上^,旦正唱道^&,“谢君王将前姻再提^。谢伊家把初心不移。谢一缕溪纱相系。谐匹配作良媒。谐匹配作良媒*?!?br />
    莫瑜的心脏猛地跳动了起来,他忍不住走了几步^,那女子向着他缓缓回过头来&。

    戏台上,小生在唱,“早离了尘凡浊世?栈厥缀у笪;?。伴浮鸥溪头沙嘴。学冥鸿寻双逐对。我呵。从今后车儿马儿*。好一回辞伊谢伊。呀。趁风帆海天无际&?!?br />
    九方梦在看见莫瑜的瞬间,那双桃花眼中露出了一丝惊讶,继而向着他微微一笑^。

    戏台上,旦又在唱,“烟波裏^。傍汀苹^。依岸苇。任飘飖海北天西。任飘飖海北天西。趁人间贤愚是非^&??缇ㄓ渭莺追???缇ㄓ渭莺追??!?br />
    莫瑜的眼眶微微湿润,他看着九方梦,慢慢地笑起来^。

    【作者题外话】:全书完结,新书请关注微博”杀色的臆想症“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浴血嫡女776》,方便以后阅读浴血嫡女第七百七十六章 番外(下)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浴血嫡女776并对浴血嫡女第七百七十六章 番外(下)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浴血嫡女776。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