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世之谜

    宫中的人渐渐发现*,裴后变了,从前她对太子表面严格^^,实际上却是关怀的,可如今她整日里忙着召见朝臣*,一天到晚累得昏天黑地,哪里顾得上抚养太子?^^;屎笳庋霾⒉黄婀?^,因为外头到处传闻皇帝起了废后的心思&,并且联合了数名大臣弹劾裴家,裴皇后在这种情况下当然没时间儿女情长,她把大多数的时间都扑在前朝&,一个月后**,终于成功压制了朝中喧嚣尘上的废后之说&&^?*!?br />
    当裴后转过头来照管太子的时候^*,竟然发现太子至今还依靠着乳母^,不论是吃饭睡觉甚至是如厕都要跟乳母在一起&,她十分生气*,一个两岁的孩子应该断奶了^,再这么缠着乳母如何长大&?于是^,她将乳母赶出皇宫,另外派人照顾太子。对于年幼的太子来说,赶走乳母等于是要他的命,于是他成日成夜的大哭大闹,可谁能违抗裴后的命令呢?事情已成定局*。

    事实上,裴后的决断不能说没有道理,但就是太理智&^、太冷静了。太子刚出生的时候曾得过一场痢疾&,几乎丢了小命&^,后来用尽了方法才治好,但身体总是十分虚弱*&,三天两头生病*&*,不是伤风就是咳嗽^,实在是个病秧子&^,所以饮食起居必须格外注意*&。太监和宫女们亲眼瞧见乳母的下场*,不求有功,但求无过*,谁都不敢和太子亲近*。吃饭的时候太子还没有桌子高,他们只管把他抱上椅子&,却不敢干涉太子的饮食习惯,因为裴后要太子事事亲力亲为^^,不许人喂饭也不许人按照宫里的规矩布菜&&。

    时间长了,太子变得暴躁敏感而易怒。太监宫女们发现太子不受管束&,便只好禀报了裴后。裴后亲自来盯着&,太子这时候不过是个两岁的孩子^&,吃过眼前的菜,眼馋对面的桂花鸭,人小手短够不着*^,索性半跪在椅子上&,趴着去够^*^*,越过一碗汤的时候不小心膝盖一滑^*,勺子啪得一声掉进了汤碗里^,汤汁洒了裴后一身不说,连他自己的莲花小碗也掉在地上摔个粉碎**。

    裴后勃然大怒:“你这样是个什么规矩?^!哪里像个太子的样子^&^!”

    小小的太子仇敌似地瞪着她,他不能明白母亲为什么那么冷酷*,在他的眼中这个母后甚至不如乳母亲近*。所以&,他把眼前的一碗水晶莲子羹当做武器砸了过来,可他人小力气不够还没挨着裴后就已经掉在桌子上,所有人都惊呆了。

    裴后的愤怒一下子被撩了起来&,她万万想不到这世上居然有人敢这样做

    这个孩子是她亲生的,可他却半点都不像她^。为什么,为什么她的儿子不向着她,竟然事事学他父皇跟她作对?!

    暴怒之下&,裴后责令宫女立刻把小太子带下去^。

    她的话音刚落,小太子就嚎啕大哭起来^&,裴后厉声道:“不许哭^!”小太子受到严厉斥责^&,不由浑身颤抖^,五官抽搐*。裴后难以接受地看着这个孩子,突然**,太子起身向门口跑去。刚刚走到外面,闪电瞬间划破天空&,一道惊雷从天而降*,竟然劈裂了庭中一颗高大的参天树,火焰熊熊燃烧起来*,一切映照在孩子漆黑的瞳孔里,小太子当场吓得面无人色&&,站在廊柱下面瑟瑟发抖^。

    裴后冲出来,一把搂住了面色惨白的小太子*,孩子忘记了挣扎&,她却突然失态地流出了眼泪&。这一天,她突然意识到,自己太过严厉了^*。太子不过是个两岁的孩子&^&,自己以前从不过问他的饮食起居,现在有时间管教,却总是对他疾言厉色,不是罚跪就是不让吃饭。

    “胤儿*,母后错了*,母后再也不这么责骂你了!”裴后搂着自己的儿子*,轻声地说着。

    小太子两眼垂泪*,嘴唇青白&&,浑身发抖^,一直都在哆嗦。

    裴怀贞没有想到*,这一道惊雷使得太子生病了^,而且一病就是很久&。

    裴怀贞走进东宫&,整个大殿格外安静,御医敛气屏息地向她行礼&。裴后道:“太子如何了^?”

    “回禀娘娘&*,太子本来是受了惊吓,寻常人开一两剂药定定心就好,可太子毕竟过于年幼*,竟然引发了旧疾&,娘娘,这疟疾可大可小,微臣怕

    “都已经一个月了都还没有起色,你真是没用的废物!”皇后声音中难掩一种气急败坏的情绪,“不过是点疟疾^,难道还会危及太子的性命?”

    御医唯恐说错了话,低下头:“娘娘*,不若找御医院会诊.….…”

    “会诊^^?你已经是越西最擅长治小儿病的御医^*,难道还有人的医术可以超过你吗^?”

    御医当然知道这一点*,而且他还知道太子的病情很严重*^,恐怕有生命危险&*&^,虽然他不敢说,但太子一直高烧不退,皇后不是蠢人,恐怕早就猜到了什么**^。

    “太子只是受了点惊吓,你可懂我的意思?”

    “娘娘.….…”

    “小孩子都是这样的*&,听了个雷声也会怕得半死,十天半个月不好只是因为过于年幼的缘故。所以,太子身体没有大碍&&,只是需要静养&,不允许外人轻易打扰*?!被屎蟮纳羰值统?,隐隐流露出威慑。

    御医想要说这件事情最好禀报给皇帝知道*&*,可他看了一眼皇后的表情,终究什么都没有说&*。

    “是&?!?br />
    “太子需要找个静养的地方,御医有什么地方可以推荐?”裴后这样问道**。

    “距离京城数百里之外,有一座于江峰*,山里有温泉,对于养病是最好的,而且环境清幽无人打扰..…”御医领会了皇后的意图*&,昧着良心说道。

    “今天我们说的话^,还有太子的病‘….…”

    “微臣都已经忘了^^?!闭馕慌岷?*,真是一个美得让人害怕的人。

    “若是外人追问起来.…‘…”

    通过潇湘导购qvne购物即可免费拿潇湘币

    “太子不过是受了惊吓&,如果去了温泉疗养,不日便可痊愈?&&!?br />
    “御医果然是个聪明人&*?!迸岷蟀诎谑?,“记得一定要照顾好太子&,宫中若有任何流言*,我拿你是问?!?br />
    御医退下以后&,裴后美丽的眼睛里,第一次出现了悲凉的神色。

    她费尽心思生下的太子,如今居然患了重病。

    为什么老天总是要剥夺属于她的一切?

    宫中绿树成荫&&,蝉叫连连*,裴后独自站在廊下*,面上是一片清冷的死寂&。她想了一会儿*,才转身进入殿内&。

    八个月后,温泉山庄。

    裴后快步在鹅卵石道上走着,一路急行到了房门口,大门被她猛然推开,冷风呼啸着灌了进去,屋子里的烛火在风中飘扌*^,床前的帷幔迎合着扑门而入的寒风,如同海浪上被风鼓起的帆,只见小太子直挺挺地躺在床上*^,脸上蒙着白纱。裴后掀开了白纱^,只看到一张瘦弱、白皙的小脸,眼角还挂着泪珠,瞬间,她的眼泪含在眼底&^^&,堪堪落下来。

    所有人都在瑟瑟发抖,他们不是悲伤^,而是恐惧。

    裴后心不自禁的抽紧,仿佛被一只手握住,身体也开始颤抖不已*。良久*,等她慢慢镇定下来^^,厉声命令:“这里的人^,立刻处死&!”

    裴府的铁卫冲进来^,将所有的宫女太监都拉出去,大家哭成一团&,哀求声、怒骂声在喧嚣了一阵之后,终于恢复平静。当裴后的目光落在馨女官的身上*^&,她连忙跪倒在地:“娘娘,奴婢对您是一片忠心.….…”

    裴后淡淡地道:“所以我才留着你^?!?br />
    太子去世的消息&^,封锁着不曾透露出去分毫&,所有知道的人都永远闭上了嘴巴*&,就连御医也在一个月后醉酒摔下湖死了*。

    山庄里*,裴后坐在一个摇篮面前&*^,似笑非笑地看着婴儿的脸:“这个孩子真是漂亮得紧^,我瞧着倒是比栖霞和元锦丰生下的小皇子还要可爱多了&*?!?br />
    馨女官一声不吭&*,有些恐惧地看着裴后的表情^。她总觉得娘娘有些不正常,从太子死了以后.…‘…

    裴渊离开八个月后&&,栖霞公主早产生下了一个婴儿^^*。这个孩子天生便十分美丽可爱,像是老天的宠儿。的确,继承了绝世美貌的元氏家族和强大繁盛的裴氏集团的基因&*&,这样的孩子将来一定无法限量^。

    可是^,裴后不但隐瞒了孩子的存在&^,还去信对裴渊说栖霞公主死了。栖霞是死了&^*,孩子出生以后^,她再也无法忍受这种折磨,用长长的帘幔吊死了自己,美丽的公主临死前的惨状&,任何人都不愿意再看一眼*^。

    裴后尖锐的指甲在婴儿稚嫩的脸上划过,唇边慢慢露出了一丝骇人的微笑*&。

    馨女官的心一下子勒紧了。

    就在这时候&,一个护卫进来&,跪地禀报:“娘娘&&,陛下派出的三批人果然都是假的*^,真正的皇子交给齐正送出了国境*,现在齐正等着觐见娘娘^,关于那个皇子.….…”

    “把小皇子和当年桃叶生下的孩子都带过来?^!迸岷罄淅涞厮档?。

    馨女官吃惊地看着裴后,她不知道娘娘到底要干什么

    桃叶的儿子生得十分俊俏可爱*,今年刚刚三岁,从他母亲代替栖霞死在花池子里以后,他便一直由裴后派人小心照顾看管着,此刻被人牵着**,一脸好奇地看着裴后^*。而栖霞和元锦丰的孩子只有一岁多&,乖巧地躲在齐正的怀中熟睡着&^。

    裴后看了一眼三岁的孩子和摇篮里的婴儿^,笑着对齐正道:“这两个孩子都带去大历^&&?!?br />
    “娘娘,陛下他.…‘…”

    裴后的目光落在了他怀中一岁多的孩子身上^&^,主动伸出手道:“给我^。

    齐正微垂着眼眸*,他一家老小性命全都在皇帝手中^,所以皇帝以为他是忠诚的*。但从一开始,他就是个奸细*^。即便做个不忠的人*&,他也必须舍弃皇帝的这份信任*,于是他小心翼翼地将小皇子递给了皇后^。

    “如何让他相信,就看你的本事了*?*!迸岷笄崦璧吹氐?。

    齐正脸色一僵,终究木着脸带了两个孩子退下去*。

    裴后盯着他的背影,吩咐身边的护卫道:“按照原定计划去做^&?!?br />
    “是&&?!?br />
    “这个孩子生得天庭饱满,一看便知很有福气?^^^!迸岷笙赶傅囟讼炅嘶持械暮⒆右换岫?**,孩子突然醒了,睁大一双纯净的眼看着裴后,她微笑起来,“将来长大*^,一定是个好皇帝*^?!?br />
    孩子年幼,到底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反而向裴后伸出了手,绕着她的颈项,贴着她的面颊,很有些亲近。

    馨女官十分犹豫:“娘娘,这个孩子”

    裴后轻笑着亲了孩子的额头一下,抚摸着他柔嫩的面颊:“以后要叫他太子!?br />
    “可是陛下一定会发现的”

    “不&^,他不会的?!迸岷蟠郊市σ獠桓?*,眼睛露出惯常的阴冷犀利。

    三个月后,裴后先行回京*,将年幼孱弱的太子留下继续养病,直到一年半后太子回京**^,比从前更加漂亮可爱,裴后对他的教导也变得更加严厉和专心。馨女官看在眼中,越发胆战心惊。她不知道是自己发疯了,还是裴后发疯了,为什么会做出这样的举动&,用情敌的孩子来代替死去的太子,这真是太可怕了。但是她最担心的事情没有发生,太子和小皇子只有一岁之差*,真正的太子身子又十分不好^*^,素来比寻常孩子孱弱一些,再者孩子一月一长,根本瞧不出原本模样,元锦丰毕竟不如亲生母亲细心*,又从不爱看见太子,竟然没有察觉^&。

    皇后坐在铜镜前梳妆,年幼的太子蹬蹬地跑了进来&,手上是一枝盛开的梨花:“母后,给你的&^^*!”

    他漆黑的眼睛目不转睛,带着仰慕看向裴怀贞**&。

    又是梨花*&&,茫然了许久,裴后才弯起嘴角,露出一个奇怪的笑容:“谢谢你?!?br />
    她的表情,在这个瞬间仿佛平静的湖面被恶狠狠地投入一颗石子,狰狞扭曲只有短短一瞬,迅速恢复了平静^。

    从前的太子,看见她只有无限恐惧。

    而现在的太子,却总是盯着她叫母后&。

    太子的眼睛*,纯净的仿佛洁白的雪,不带一丝污垢,她几乎想要避开这样的眼神。

    然而,避无可避,那洁白到底深深触痛了她的心。

    她突然伸出修长白皙的手,轻轻掐住了太子的脖颈:“乖孩子^,跟母后一起死,好不好*&?”

    手指逐渐收拢、用力,慢慢勒紧*,太子惊恐地看着她^,眼神里充满了困惑,他的年纪太小&^,甚至不明白这句话的意思。

    裴怀贞的眼底冷芒闪过*^,变得僵冷^^。

    急匆匆的脚步声响起:“太子殿下^,不要打扰娘娘^*!”馨女官从殿外跑了进来*,裴后及时惊醒过来,松开了太子^,顺势搂过他**,若无其事。

    馨女官吃惊地看着眼前这一幕,看得久了连皇后的身形都变得虚幻不可捉摸。

    只听见皇后含笑*,难得温柔的模样:“母后很喜欢这梨花,果真是个乖孩子?!?br />
    ------题外话------

    看不明白的话*^&,自己梳理‘…‘…嗯,元烈身世就这样*&^,我可以欢快地去写未央啦.…‘…

    通过潇湘导购qe购物即可免费拿潇湘币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庶女有毒》,方便以后阅读庶女有毒身世之谜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庶女有毒并对庶女有毒身世之谜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庶女有毒&。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