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酷之争

    重重幔帐内,有人在凄厉的尖叫:“滚,不要碰我^!不要碰我*!”

    那声音异常熟悉,裴怀贞面色勃然大变。

    “公主,你已经几天都不肯喝一口水了,奴婢求求您,就当可怜奴婢,若是您再这样下去,将军会先杀了奴婢的*!”

    裴怀贞一把揭开了帘幔,赫然看见栖霞公主神色张惶地将自己整个人蜷缩成一团躲在角落里*,而一个年轻的婢女手里捧着清粥和调羹正在劝说。婢女听见声音猛然回头^,清秀面孔赫然吃了一惊:“您是……”

    “退下!”裴怀贞冷冷地道。

    “将军吩咐过——”婢女正要分辨&,却瞧见裴怀贞面表情地道:“给裴渊一百个胆子,他都不敢阻拦我!”

    能进入这个地道,用这样的语气说话*,甚至直呼将军的姓名,这世上除了裴老将军就只剩下高高在上的皇后娘娘一人^^,婢女白腻的面孔一僵,压下满腹狐疑,只得轻声向栖霞哄骗一般地说道:“公主,有贵客来看您了!”

    栖霞毫反应&,只是死死低着头^,紧紧蜷缩起身体。

    裴怀贞面色微变*,向前一步道:“栖霞,你到底怎么了&?我是裴怀贞,你抬起头来?!?br />
    栖霞公主没有动作*,死死抠住胳膊的手指微微颤抖,青丝缭乱纠缠不清,原本乌黑的发根竟然隐隐露出银色……裴怀贞意识到了不对,骤然上前抓住栖霞的胳膊,栖霞受到了惊吓,一下子大声尖叫起来,那声音极为尖利&。裴怀贞强迫她抬起头来,然而栖霞长长的指甲却在她的手背上划出了深深的血痕。裴怀贞何等固执的人*&,怎肯轻易放手,于是栖霞公主发疯一般地踢她、掐她,甚至到最后动了嘴巴去咬,死活要逃开她的桎梏。裴怀贞一个不小心被她向后推倒*,猛然摔在地上,而原本陷入疯狂的人像是用尽了全部的力气*,同样精疲力竭地瘫倒在地。

    裴怀贞从未见过这样的栖霞公主,在她的印象里,栖霞美丽^^、聪慧&、温柔**,是个叫人从心底里产生尊敬和仰慕的女子^,可现在她分明已经失去了神智,整个人如同一个疯子。从前不过是装疯,可现在她是真的疯了&,为什么^?

    婢女连忙上去搀扶裴后,却被她一把甩开:“到底出了什么事,你们是如何照顾公主的*,竟然让她变成这样^?”

    婢女跪倒在地,有些恐惧地道:“娘娘,奴婢……奴婢什么都不知道……奴婢只是奉将军的命令在这里照顾公主&&?!?br />
    裴后冷笑一声,上去掀开了栖霞公主的衣领,露出刚才挣扎的时候她瞧见的血印子,冷声道:“好好照顾公主,那这是什么&^?”

    婢女想要上去阻止裴后*,却又晚了一步,只能一声不吭垂下头^。

    栖霞静静躺在地上,脸上是病态的嫣红,此刻她不再疯狂的吵闹,竟然像是昏迷了一般。裴怀贞知道事情已经超出了自己的预料,阴沉着脸亲自动手剥了栖霞的外衣,这才发现对方身上竟然全都是不堪入目的伤口^,顿时一腔怒火全化做了惊惧。

    恰在此时&&,裴渊正从门外走进来。他一身风尘仆仆,俊容微微露出疲惫,马鞭子还拎在手上,显然是刚刚从外面飞快打马赶回。裴后见到他**,登时暴怒^,劈头骂道:“裴渊,我让你好好看着栖霞公主^^,你是如何做的^?”

    裴渊沉下了眸子,冷冷地盯了那婢女一眼,婢女害怕地跪了下去:“将军,是娘娘她突然到来,奴婢实在不知情??!”

    裴渊深吸一口气,看着裴后道:“姐姐^,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你不是已经知道了吗^?为何还要多次一问?”

    裴后怒道:“我只看到栖霞身上满是不堪的痕迹^^,裴渊,你是不是疯了,我是如何交代你的,你需要女人可以找一千个一万个,怎么敢对她下手?”

    裴渊的表情异常平静:“姐姐既然将她交给我&,就应该任由我处置不是吗^?”

    “让你处置就可以强暴她、逼疯她吗^?这是你的处置方法?你知不知道留着她将来会有大用,你知不知道她是一个重要的棋子!难怪……难怪你这几个月都不敢进宫,就是怕在我跟前露陷&!”裴后素来冷漠,此刻竟也不禁咬牙切齿。

    裴渊从齿缝间挤出字句:“皇帝能碰的女人&,我就碰不得吗?”

    裴怀贞抬手便一记耳光扇过去:“狂妄!”

    裴渊被打的脸侧到一旁^^,微微冷笑道:“我没有错&,我只是得到自己想要的女人而已!”

    裴怀贞第一次气得浑身发抖:“好,好,好*!我的好弟弟居然有一天质问我,你为了一个女人来质问我?&!裴渊,你太辜负我对你的期望了^!”

    裴渊咬牙:“期望?姐姐你除了期望,真的关心过我吗?在你的心中,只有裴家^,只有你自己&!你把栖霞弄到这里来不是为了帮助她,只是你想要在关键的时刻推她出来威胁皇帝!像你这样的人,没有爱,没有情,没有人性*,只有你自己!”

    裴怀贞气得整个身体如坠冰窟,这么多年来她一直为家族谋划,为父亲分忧,为弟弟牟取出路,可现在瞧瞧他是怎么回报她的*?她已是勃然大怒*,一把抢过裴渊手上的马鞭^,劈头盖脸地往他身上打去,一鞭一鞭都落在裴渊俊秀的面孔上&,裴渊一下子跪倒在地,口中却倔强道:“要打你就打吧,我绝不会让一下!”

    裴皇后毫不留情地在他头上、脸上拼命地猛烈抽打^,裴渊果然咬着牙一声不吭&,裴后越发恼恨:“说,你究竟什么时候看上栖霞的!”

    裴渊一声不吭。

    “说*,你是不是一早就预备好了在背后捅我一刀&!”

    “你到底想要怎样羞辱你的姐姐!”

    “你为什么不说话,为什么不说话*!”

    鞭子一下一下落在裴渊的身上,几乎将他打得鲜血横流,尤其那一张俊朗的面孔,早已经皮开肉绽&,直打得鞭子的边儿都卷了起来^,婢女已吓得屏住呼吸,在一旁瑟瑟发抖&。

    然而不管裴后如何严厉的质问^,裴渊始终一言不发。

    最后,裴怀贞终于打累了,一把摔了鞭子坐在地上,她目光阴森地看着自己的弟弟^,像是恨不得将他撕碎了吃掉。

    “我真的难以想象,在我为裴家忍屈含辱的时候,我的亲弟弟居然会这样对待我?!贝丝痰呐峄屎?,她虽然冷漠情,可毕竟她还年轻,对家人仍旧有一份感情,所以她的质问中含着一丝不易察觉的伤感*,就像一片锋利的剑锋在不停地颤抖:“我只想要问你一句,为什么^!”

    裴后的模样很可怕^^,但裴渊却只是淡淡地一笑:“从第一次见到栖霞公主&,我就想要得到她了?!?br />
    裴皇后愣愣地望着他&,像是第一次认识他。

    “可是那一个男人,明明没办法给予栖霞一个光明正大的身份,却拼命逼迫她*、折磨她^?!碧岬交实鄣氖焙騘,裴渊眼中暴出了灼人的火星*,甚至还有杀意。随后,他似乎看了栖霞的方向一眼,眼底亮光迅速黯淡下去,嘴边浮起的笑容有一种奈,却又充满愤恨,“所以当姐姐你对我说,要将她交给我看管的时候,我的心中在窃喜,因为等了这么久——机会终于来了?&!?br />
    裴后疲惫的面孔难掩失望之色:“所以你从一开始就准备算计我了^,等我把她交给你^,你便以为如愿以偿了&?^!?br />
    裴后脸上的笑容破天荒的没有上位者的高傲,此刻她只是觉得难以置信*。

    裴渊是什么时候爱上了栖霞,她竟然没有察觉^^。

    她第一次知道*,以为一切尽在把握,其实连她自己都是老天爷手中的棋子。

    她这个了不起的弟弟,引以为傲的弟弟,竟然在她眼皮子底下做出这种事。

    裴渊眼中闪动着一丝愧疚:“姐姐,我只是爱上了栖霞而已*,我并没有背叛你。我不是按照你的吩咐将她囚禁起来了吗,我没有做对不起你的事啊,为什么要这样暴怒?”

    “可你违背了我的意图,这跟背叛有什么两样^!”裴后怒道,从小到大,她的弟弟一直十分顺从*,从未有过忤逆的举动。她的目光就像一团火球^,径直烧到裴渊的面孔之上,“想要得到一个女人,却不敢正面和皇帝对抗,所以就反过来背叛我。我让你关着栖霞,可没让你强暴她、逼疯她?口口声声说皇帝对栖霞百般折磨,你这种人又有什么两样,我从心底里瞧不起你。你愧对于我,愧对于裴家这个姓氏^,你不配说爱情^,因为你懦弱又自私,愚蠢又自卑!”

    说完这番话,裴后终于露出了倨傲的表情,漆黑的眸子里映照出了裴渊的面孔。这些男人&&,一个个都是那么不可一世*,到了关键的时刻却是这么没有用处^?;实畚艘桓雠肆蕉贾弥还?,压根就是个愚蠢的男人。而她精心培养多年的弟弟*,只会背叛自己的姐姐,背叛自己的家族,也同样那么懦弱和可笑。

    口口声声说爱情,其实都是出自私欲。

    这些人想要赢过她,全都是痴人说梦!

    裴后突然站起身来,漆黑透亮的眸子里再也不存温情*,只透出极端的冷酷,居高临下地盯着裴渊。

    裴渊原本是打定主意不论对方说什么都死扛到底,可是此刻见到自己姐姐的眼睛,他原本的决心一下子全都烟消云散了。

    “我对你的耐心已经用完了?!迸岷笄崦锏睾吡艘簧?,“我不想再浪费时间,现在的你和元锦丰没有任何的区别&,一样都是寡廉鲜耻的狗东西,半点不值得我浪费时间!”

    她付出一切为了裴家,裴家为她又做了什么&&?

    她精心培养出裴渊,这个弟弟又是如何背叛她的&?

    背叛她的人&,就再也没有资格得到信任。

    “姐姐!”裴渊的面色一下子变得灰白&。

    “你马上收拾行李&*,一个时辰后立刻出发去冀州,我不要再看见你^?*!迸岷蟮纳舾甙?,唇边却泛起一丝神经质的病态抽搐。

    裴渊赫然一惊^,从前他在姐姐的脸上还能看到一丝温情,可现在她的面孔变得极为冷漠情,像是一尊冰雕,毫感情。

    完了,一切都可挽回了,他彻底激怒了她^,所以她决定不再手软。

    裴渊浑身的血都涌到了头顶,心被一只形的大手猛地揪了起来^。

    他突然记起了童年的一件事,那时候他违背长姐的意思不上课悄悄出去玩,结果回来以后就被关进一间的小屋子里^^,不管他怎样哭喊^,叫骂&,踢门,央求,全都济于事,没人理睬,整整关了一天一夜他才被放出来。为了报复姐姐&^,他一出来就拼命吃饭*,几乎把自己撑死,姐姐十分生气,命人抓住他的脚脖子把他翻过来,面部朝下^,将他的头猛磕向地板*,那滋味痛苦得翻江倒海,饶是他能忍也不禁连连求饶^,而姐姐当时可怕的表情,他一辈子都法忘记。

    是,她骨子里很疼爱他**,可一旦他背叛了她,惹怒了她,她会变得比妖魔还要残酷。此刻*,从小到大对裴后的恐惧占据了裴渊的心扉,声音第一次带了哀戚:“姐姐*!”

    裴后冷冷地道:“年轻知犯了错^^,我还会原谅你,但从今天开始,若是你再敢违逆我^,我就会直接绞死你!”

    ------题外话------

    我也发现越来越爱裴后了……明天就能讲到身世之谜,你们这些急性子╭╯╰╮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庶女有毒》,方便以后阅读庶女有毒残酷之争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庶女有毒并对庶女有毒残酷之争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庶女有毒。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