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闱隐秘

    一年后,越西太子出生^,皇帝取名为胤。舒璼殩璨

    元胤生得十分可爱,大眼睛*、高鼻梁,小小的嘴巴,人见人爱??上?,他虽然是皇帝的第一个儿子*,又是中宫皇后所出,但除了一出生就被册封为太子殊荣之外&,皇帝没有给他丝毫的关注&。当然^,裴家人依旧很满意,因为皇宫里终于有了一位带有裴氏血统的皇子**。

    皇后宫中^^,裴怀贞从乳母的手中接过孩子,碰到孩子温软的身体后,她感到有一种奇异的温暖从手臂一直传递到心头,她垂下长长的羽睫^*,这是她的亲生儿子,但来得这样不容易。下意识的,她收紧了手臂&,元胤一下子被惊醒^,开始大声啼哭,裴怀贞突然撞进那一双纯洁无暇的眼睛,顿时心头一震,婴儿的眼睛竟像是能够照进她布满阴霾的内心。

    “把孩子抱下去吧^?!彼诙潭痰恼鸲骬,只是这样说道。

    馨女官原本以为小小的太子殿下可以引起女主人的怜爱*,可是她发现,即便是抱着自己的亲生骨肉^,裴怀贞的眼中仅仅是荡起了瞬间的涟漪,很快恢复平静。

    “可是皇后娘娘,太子殿下他……”馨女官想要劝说皇后与太子多多亲近*,然而皇后已经将孩子交给了旁边的乳母。

    馨女官看着乳母将太子抱走,面上多了一丝不忍,从太子出生后*,皇后娘娘便没有花太多心思在这个孩子的身上,为何一个女人能够对自己怀胎十月生下的孩子这样冷漠无情,难道她天生是个没有感情的冷血动物?

    裴怀贞淡淡地道:“觉得我无情?”

    被一下子看穿自己的心事*,馨女官惊得满面通红,不自觉地双腿一软跪倒在地上:“奴婢……奴婢不敢&!”

    裴怀贞绝美的面上划过一丝冷淡的笑容:“他如今是太子*,将来会继承越西的一切,如果一直呆在妇人怀中长大能有什么出息**?我是为他好,才会不与他亲近,你这样的人又能懂得什么?”

    馨女官心头掠过一丝恐惧^,口中连连称是。

    前朝开国皇帝夏侯轩夺天下的时候有一次被敌军包围*,为了逃跑可以将亲生的一双儿女四次丢下马车*,若非他身边的忠心部将每一次都冒险下去将孩子抱上来&,只怕一双儿女早已成了肉泥。夏侯轩固然是个狠毒的人,可一个人若到了自己都活不下去的地步,卖儿卖女又算得了什么*?成大事者当不拘小节,她自己的后位都岌岌可危,又岂能整日里儿女情长。宫中妃嫔陆续怀孕生子^,裴氏在朝中多树敌人^,将来这皇位尚不知道花落谁家。这个孩子生于皇室,注定一生都要过得不太平,她固然可以护着他一时&,却不能护着他一辈子,若是宝贝一样哄着骗着*,将来他也坐不稳江山。她需要做的不是给他春风般的温暖,而是教会他如何在残酷的斗争中生存下去。

    裴怀贞关注着每一个妃嫔和宫外的风起云涌,妃嫔们生下的孩子毕竟不是嫡子,也没有皇帝的宠爱&&,短期内尚不足为虑,唯一需要顾虑的人是栖霞公主。其实裴怀贞一直很清楚,皇帝十分防备她^^,不惜将栖霞公主的紫宸殿?;と缤耙话?,生怕别人惊扰他最心爱的女人^&。但她岂是会轻易放弃的人,无法进入紫宸殿&,并不代表见不到栖霞。

    于是^,裴皇后病了,因为长期心思郁结,终于卧病不起。宫中妃嫔纷纷前来探望,不论真情还是假意,她一概谢绝,耐心等到第六日^,栖霞公主来了。

    栖霞的容貌与从前一样美丽,只是面颊消瘦了许多,一双清澈的眼睛深深凹陷进去。她行礼后便一直惶恐地坐在那里,神色极度不安。

    “公主殿下回到宫中已经一年,却还是第一次走出紫宸殿?!迸峄痴暾飧霾∪丝雌鹄炊急绕芟家窦阜?。

    栖霞非常难受&,她感觉到了一种罪恶感*,从前她向皇后许诺过*,不论何时都不会再回到宫中,更加不会干涉他们的婚姻*,但眼下看来她分明是食言而肥&。尽管她自己根本无可奈何,尽了最大努力避免重蹈覆辙,可惜她能控制自己,却控制不了那人的心*。她可以如愿嫁人,却不能停止他对她疯狂的爱恋&,虽然他们彼此都清楚这份感情迟早会要了彼此的性命*。

    “娘娘,我是一个有罪的人*,所以不该在这宫里走动^,但你生病了,我知道自己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因此今天非来不可。我不敢请求你的原谅*,也没有资格这样做,我只是想要请求你好好保重?!逼芟记嵘厮底?。

    裴怀贞看了一眼栖霞的手腕,透过薄薄的轻纱可以看到累累伤痕&。这一年来^,她怀孕、生子,栖霞却一直想方设法自杀,甚至一度用碎瓷片割开了自己的手腕*,可惜皇帝派去的人看得太紧*,她最后没能成功&&。

    “好听的话不必说了,你来是因为需要我的帮忙,不是吗*?”裴怀贞唇边的笑意一点点的散开来,眼神露出刺骨的冷漠

    “是^,我需要娘娘的帮忙*!”栖霞公主苍白的面孔浮上一层哀凉&,声音也有些发颤:“我知道^,紫宸宫中的一切娘娘都知道&*,所以……”她说到这里忽然卡住了,千言万语全都卡在了喉咙中,面上的神情极端难堪^。

    是,难堪*,裴怀贞从来没见到栖霞这么安静温柔的人流露出这种神情&。

    “我已经怀孕,足足有四个月了,原本这个孩子不该出生,但御医说我的身体状况禁不起强行喝药流产*,所以他坚持要生下这个孩子?!逼芟家蛔肿旨枘训厮低?,嘴唇颤抖不已。她已经入宫一年,怀孕却只有四个月&*,孩子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是驸马的,在皇后面前承认一切,等于剥光了衣服站在那里接受对方的查验^,这种无法形容的羞耻感让她心底比死去更难受。

    裴怀贞微微眯起眼睛^^,皇帝虽然流连后宫,但那不过是为了留下子嗣,其余时间他都留在紫宸殿。刚开始栖霞公主随身带着匕首不许他靠近,他竟然用伤害自己甚至是自虐的方式强迫对方妥协。这个男人痴情到了近乎卑劣的地步*,他是宁死也不肯对栖霞放手的^。然而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皇帝软禁了给栖霞诊治的御医,从那天起裴怀贞便隐隐有了预感^^。

    “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你来找我又有什么用?指望我帮你去求他放了你吗^?你可知道他是如何对我说的,说这世上只爱你一个人!生下裴氏血统的皇子本来就是裴家的要求,若非如此他绝对不会碰我一个手指头,我在他的床上跟一头母猪没有区别,这是何等的耻辱!尽管太子已经出生,他却从来没有抱一抱他,亲一亲他*,这个儿子根本可有可无!你呢^?他不管跟谁在一起想念的都是你^,只要你头痛脑热,风吹草动,不管是在议事殿还是在妃嫔的床上他都毫不犹豫的抽身离去,宫中上上下下都知道栖霞公主才是皇帝的心头肉!跟你相比^&,我这个皇后不过是你们伟大爱情故事里最多余的人,一个彻头彻尾的失败者!而你现在对我说这些,是为了炫耀么?”裴怀贞连珠炮一般地开口,神情越发冰冷如冰*&。

    “不……不是……”栖霞公主连忙解释*,“我真的没有这样的意思,若有半点炫耀之心&,请老天罚我天打雷劈不得善终?!彼低暾饩浠?,脸色慢慢变了,“不^,也许我本来就要不得善终,皇后娘娘*,请你相信我,栖霞今天来完全是出自真心……”

    栖霞公主已经尽了全部的努力想要彻底摆脱皇帝*,可他太过执着&&,执着到几乎疯狂的地步*。她没办法忘记他们彼此的身份,更加没办法忘记驸马被押走前那声嘶吼。崔景声色俱厉地质问她*,究竟他做错了什么,为什么会沦落到家毁人亡的地步^!

    他没有做错*,唯一错的便是娶了她*。

    崔景将她当成仙女一样供着,可他作为丈夫&,甚至没有资格进入她的房间,那样俊俏温柔的驸马,在皇帝的逼迫下逐渐像是变了个人。她知道,她一直都知道*,元锦丰用尽了一切的方法去羞辱驸马&。崔景在朝廷里被挤得毫无立足之地&,跟朋友聚会就被冠以图谋不轨之名&,甚至连书房里的诗篇和绘画第二天都会不翼而飞,整日里过得战战兢兢&,只能靠折磨她来发泄内心的怨愤。她拼命想要帮助对方,可越是这样那个人越是嫉妒越是疯狂^,所以她只能装作无动于衷^,甚至不敢开口替崔景求情&^。为了保住崔家人的性命&,她终究只能同意入宫,成为他的禁脔^。这是她自己的错误,必须一力承担&,不能连累崔氏家族。

    从前她和皇帝的感情只停留在精神层面,栖霞还能够忍受,毕竟他们没有越过那条底线,可在她回宫之后,他却像是被激怒了一般用强迫的手段占有了她,甚至让她怀了孕^。罪恶感开始无限膨胀,变成了一块大石,沉甸甸地压在栖霞心口,一日日逼得她几乎要发狂。

    如果有心人把事情传扬出去,引来天下人非议谩骂不谈,那些居心叵测的人一直在暗地里蠢蠢欲动*,他们的私情会被利用来谋夺国家和江山社稷!将来更会作为污点被载入史册,整个皇室世世代代都要背着这个骂名!

    裴怀贞眉头微微挑起,忽然想嘲笑一下她&&,然而看到栖霞那一张纯净的面孔^,她止住了。

    栖霞公主已经站在悬崖边上&,她轻轻吹一口气^^,眼前这个人就会笔直掉下去,摔得粉身碎骨*。

    “你希望——我如何帮你?!?br />
    “不管是为他,为你,还是为这个孩子,我都必须死?!逼芟脊魇秩险娴厮?。

    裴怀贞深深吸口长气,看来栖霞不但美貌,而且聪明,她如果活着,就会成为皇帝一生的污点和折磨*,只有她死了^,所有人才能解脱。

    “娘娘,我很自私*,我的目的只是为了让这个孩子能活下去,至少不要让别人指着他的鼻子说&&,他的亲生父母违逆人伦……”

    “所以你是来求我杀了你?”裴怀贞两只眼睛死死盯住对方,像是在揣度她所言的真实性。栖霞公主的纯真和善良都是她缺少的东西,也是最厌恶的东西&。裴怀贞从小只会被人不断教导,要去争^、去抢、去夺,做最优秀的女人,最聪明的女人,家族给予她的教育就是如此。尽管她美艳绝伦,聪明绝顶,但也只是一棵被人工修剪过的精美盆栽。栖霞却不同^,她天生有着皇室公主的高贵和尊严*,却在完全真空的情况下长大,就像是一株得天独厚、随风生长的兰草^,清新而自然&。为什么,栖霞明明是在肮脏的监狱里长大&*,明明是被囚禁的禁脔^^,为什么能够有这样平静的心&,为什么不仇恨^,为什么不怨怪,为什么活得比她裴怀贞还要干净!

    “你明明知道跟我做交易要付出怎样的代价,你可能犯下了一生最重大的错误^,这样也无所谓吗**?”裴怀贞胸中气血翻腾,美艳的面孔带上一丝不可思议。对方如果跟别人苟合*,她压根不会在意,说不定还会有点同情,但偏偏栖霞抢走的是她的丈夫。对方是自己的情敌啊,现在居然跑来求援,这个世界太疯狂了^!

    栖霞公主的脸孔白得几乎透明:“这个皇宫里,只有皇后娘娘可以帮我,除了你&,我没有别的人可以去求了^!这一条路,请娘娘祝我一臂之力,为此,我可以付出任何代价&!”

    裴怀贞定定望着栖霞,眼底闪烁不定,从前她一直不承认有栖霞公主胜过自己,但今天总算认识到^,眼前这个一阵风就要吹倒的女人有着丝毫也不逊于她的坚持,甚至可以说是顽强。

    有一种人*,即便她做了天底下最恶毒的事,你也没办法恨她&。至少她不得不承认,栖霞公主身上那种以柔克刚的力量&,她裴怀贞即使学&,也永远学不会。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庶女有毒》,方便以后阅读庶女有毒宫闱隐秘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庶女有毒并对庶女有毒宫闱隐秘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庶女有毒*。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