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西皇后(下)

    裴怀贞舒展开了宣纸&,手中的笔却迟迟未曾落下绿茵教父全文阅读。舒殢殩獍她的面前摆放着栖霞亲手所绘的梅花图,一阵春风吹过,摇落一树梅红,到处是一片落花景象*?;现挥幸痪浠?^,世上无限丹青手,一片伤心画不成&。

    世间不能描绘的何其多*,岂止是伤心呢*?世上有太多不如意的事,太多不开心的人*,如果任由别人操纵一切,怎么开心得起来……

    栖霞公主说得那样洒脱^,不过是个痴人而已^。而她裴怀贞呢**?作为皇后*,身为一个女人已经到达了巅峰,有才&*,有貌,有权,谈笑间可以操控世人的生死,可她依旧有不能得到的东西*^。元锦丰希望她甘心做一个空头皇后&,但皇后也是个女人^,当然希望自己的丈夫只看到她一个人&。面对皇帝的冷漠,她要么拼命隐忍,对他的行为视而不见&,如此无奈的活着^,变成一具戴着凤冠的行尸走肉。要么&*,她就要拼命去抢&、去夺&,让他一辈子只守着自己一个人,稳固这个后位。

    她淡淡地一笑,以纸镇压住画纸*,正预备落笔,然而此时一阵人仰马翻的喧哗惊动了她,她抬起头&,门口身穿龙袍的元锦丰已大步跨了进来,上一回他来是为了栖霞公主的婚礼&,那么这一回又是为什么——

    他的眼圈微微有些发黑,脸颊比起上次见面微微瘦削了些,那种暴怒的神情使得他失去往日里的镇定与从容*,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陛下^,这里是我的寝宫,你这样闯进来,是否对我这个皇后缺乏起码的尊重?”裴怀贞轻轻蹙起眉头^。

    “不要装腔作势,崔景竟然将她囚禁内室,不给吃饭喝水,这就是你们给她选出来的好驸马!”他的脸色极端难看*,显然处于爆发的边缘&。

    一瞬间^,裴怀贞平静的心情顿时剧烈地翻涌起来,他还爱着对方,即便那人已经出嫁&,即便那人等同于背弃了他们彼此之间的爱情&,他还是只惦记着她!她冷笑着,冰冷的目光直瞄到他脸上:“陛下^,驸马文武双全、温文尔雅,对栖霞公主一片痴情,公主出嫁后本该夫妻和睦,陛下却一而再再而三地不顾身份强迫她见面,甚至时时刻刻监视驸马的一举一动&&,你这样的行为,是在帮助公主&*,还是要挑拨他们夫妻之间的关系?”

    元锦丰的心像被人刺了一样&,脸色骤变:“那是因为这个狗胆包天的东西一直宠爱小妾,冷落了公主^!”

    公主新婚不久,驸马身边就多了一个美貌温柔的桃叶*。她是被多事的御史中丞当作礼物送给驸马的。桃叶容貌美丽&,能歌善舞^^,几乎是在一刹那间就掳获了驸马的心&*,当晚就留在了身边*。于是,驸马不再坚持陪在公主身边过夜&^。两个月后,桃叶传出怀孕的喜讯,再过一个月,就抬了妾&*。这件事情在整个京都传得沸沸扬扬,甚至有人挖出了不少崔家的辛秘,闹得崔家人都无颜面见人,崔驸马的老父不得不亲自向公主道歉。

    “桃叶的容貌与公主十分酷似&,御史中丞秘密将她寻找来是讨好陛下的,可陛下为什么将她赐给了驸马*?”裴怀贞笑了一下,只有她自己知道这笑容是多么讽刺,她的丈夫处心积虑,只是为了隔阂公主和驸马之间的关系^,他明知道栖霞已经下定决心与他一刀两断,明知道驸马从很久前就爱恋着公主,他偏偏送了一个美貌的桃叶去^^,居心何在&?*!

    “朕把最心爱的妹妹嫁给他,是他的幸运*,是他崔家的荣耀,哪怕是给他一座木头*,他也必须当菩萨供着&*!你说的不错,朕是送去了桃叶,这是让他停止骚扰公主的清静,可朕从来没想到他竟然敢背着人虐待公主**!”

    “那是因为陛下彻底激怒了驸马!明明娶了妻子陛下却从不许他进入新房*&,明明有了美貌的小妾却只是一个替身,陛下还每天都会派人警告他一次&*,命令他光着背赤着脚跪在书房里忏悔自己迎娶公主的错误行为!如今这样的驸马是陛下一手塑造出来的,害公主变得不幸的人就是你*!”裴怀贞一字字地将心底的话全都抖了出来&,形同利箭一般刺穿了元锦丰的心^。

    元锦丰盯着裴怀贞:“你一直在监视朕的举动*?”

    裴怀贞不躲不避*,直面他的眼睛:“是,我一直在看着陛下&&,因为我是皇后&,是一国之母,不能任由陛下做出糊涂透顶的事情来武法武天最新章节&!”

    对方咄咄逼人&,元锦丰却突然陷入了沉默^&,良久,他盯着皇后,语气如刀,坚定冷漠:“我会将公主接回来?!币徽笕妊康酵范?,

    栖霞永远是公主,不会成为他的妃子*。一旦给了栖霞封号,等于是告诉众人他和栖霞有染*,这个在宫廷中隐瞒了这么多年的秘密就会一下子暴露在众人面前*。

    “你威胁朕*^?&!”

    “如果陛下要这样觉得,那就这样认为吧?!?br />
    元锦丰握紧的拳头咯咯作响,额头上也浮起了一根青筋:“好,朕的皇后实在是太好了&*,为朕设想的这样周到^!你怎么不说是因为你嫉妒栖霞^,因为朕从来不曾爱过你^,因为你一进宫就独守空房,所以你要朕痛苦^,要栖霞痛苦*!”

    他的声音是压抑的*,带着难以形容的痛苦。

    “真正陷入嫉妒的人是陛下&,因为你永远没办法让你心爱的女人站在阳光下&!”裴怀贞突然微笑起来*,那笑容这样冰冷这样残酷*,简直像个直指人心的魔鬼。

    元锦丰气得一句话都不想和她多说,转身便拂袖而去*。

    裴怀贞慢慢地坐了下去,在强烈的爆发之后^,她的身体变得软绵绵的^,像是一下子被愤怒的情绪掏空了,但与此同时,她心头的怒火前所未有的高涨。她已经在学习了,学习如何赢得他的心^,学习做一个贤良温婉的皇后,她甚至从心底希望这件事到此为止&*,不管是元锦丰和栖霞*,她都已经尽到力了^,可对方还不满足,一个劲儿地逼迫着她,将她逼到了墙角^,还要狠狠的羞辱她&!

    她心头如同扎上了一根毒刺,瞬间疼得无以复加^&。眼睛落在那张梅花图上,她突然一把抢来撕了个粉碎^,豁地洒向空中。风从打开的窗外吹过来^^,哗啦一下子,将梅花图的碎片吹得片片飞舞,盘旋不止。最后*,一张碎片落在了馨女官的脚下,她一眼望去只见到一个心字,然后裴皇后走过她的身侧*,从心字上直直踩了过去&。

    裴怀贞如同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对一切视而不见&?&;实塾纸芟脊鞔亓斯?,甚至把崔驸马给流放了。听说流放的途中,驸马悲愤难平&*,在一间驿站投井而死^?&;实鄄⑽淳痛税帐?*,他做了一件很奇怪的事&,从未选妃的他一下子填满了四妃之位*,宫中多了周淑妃*、陈贵妃&、郭惠妃、胡顺妃几人,瞬间变得热闹起来&。裴怀贞听说之后只是冷笑,她很清楚皇帝这样做的目的,不过是为了遮掩栖霞公主的事情*,堵住朝臣们的嘴巴而已。只要有女儿入宫,就有诞出皇子的可能,那些世家自然会知道该如何选择。这些妃子们对栖霞公主很感兴趣^,她们派出宫女们私下打探这位公主的一切,可惜栖霞闭门不出*,皇帝刻意?&;?,得到的只有少许暧昧不明的信息。

    皇帝开始流连后宫,四妃之后是皇后,裴怀贞没有想过自己会遇到这样的难堪,跟一个极端厌恶自己的男人同床共枕。当所有的宫女退下去后&&,他才按照常规程序靠近她:“……我以前从来不知道有一个女人能够让人厌恶到想吐的地步,你真是让我大开眼界&?^!?br />
    这一次&,他没有用朕^^,他用我。

    他自始自终,要的只是栖霞的平安,要的只是裴家的妥协**,而不是裴怀贞本人^。

    她任由男人的手解开自己的衣襟,抹胸映着雪肌玉肤,透出珍珠般的柔泽&。她眉眼平静,轻声说^,“陛下*,世事不会尽如人意,我们每个人都要学会妥协?!?br />
    他的声音带了点咬牙切齿的味道:“妥协?^*!是你的父亲威胁我,他要裴氏血统的太子,呵,多么可笑的人?!?br />
    “最可笑的是陛下明知道他是在威胁^^,还是得照着他说的做?!迸峄痴昵崆嵝α?。

    彼此之间充满仇恨和敌意&,却还躺在一张床上&,陛下两个字从那张娇艳欲滴的红唇中说出来&,显得无比轻视,他带着恶意&&,慢慢靠近了她的唇补天记^。

    她的手指抵住他的:“不可以?!?br />
    他挑高了眉头&,眼眸若星,眉若刀裁*&,英俊的面上满是疑问。

    在这样的目光下*,她指尖开始觉得发冷&,面上却是一片浑不在意:“我嫌脏^?!?br />
    他一把抓住她的手腕按在枕上:“裴怀贞^,你&!”

    “怀贞是我的闺名^,”她的眼睛盯着对方^,望进那不见底的深渊&,“请陛下叫我皇后?*!?br />
    她是裴怀贞&,可以为了家族利益爬上龙床^,却绝对不会跪下来摇尾乞怜,像是其他女人一样哭哭啼啼,那样太难看,太卑劣^*,她不屑。

    他看着她*,眼神里慢慢出现了一丝讽刺的情绪*。

    她同样望着对方*,到了这等地步&,她竟然还会被他的表情所刺痛&&。

    他的眼底深处灼起火焰*,那跟**无关*,完全是一种隐隐带着痛恨的征服欲&。

    紧紧相贴的躯体**^,表明了他此时的决心&。抹胸被一下子扯开^,雪肤完全暴露在空气中*。他的动作带着孤注一掷的愤怒和充满羞辱的绝望^,他沿着她肩头的曲线啃吻不已*^,她只能任由他对着自己为所欲为*,偏偏又挣脱不得*,躯体交缠,磨蹭着火般的狂炙烈焰……

    与其说是宠幸*,更像是无休止的凌虐&。到底,这是怎样的缘分&*。

    整个人被强行翻转过去^,他像是极端厌恶见到她的面孔&,身体被迫压在锦被和男人之间&^。

    她的身体被突如其来的痛楚拉成一张紧绷的弓,咬着牙似要挣脱^,却终究用不出半分力气**。随着呼吸的困难,视线开始变得模糊起来*,她的身上布满了冷汗,整个人疼得无以复加,指尖颤抖不已^^。

    朱漆泥金的妆台上,铜镜映着红烛,台上烛泪滚滚而下,她始终面无表情^。

    他和栖霞的爱本身就是一种罪过,如果不能相爱*,为何要相遇*。

    他和她的恨同样无法解脱&,如果此生注定为恨而来&,为何要结发&。

    爱^&,无从选择;恨,无法逃脱。

    痛楚以令人恐怖的速度无限扩大,她被重重卷入黑暗*。

    清晨&&,她从宽大的床上起身*,踩着散乱一地的轻软锦绣,皇帝早已离去。裴怀贞透过铜镜看向自己,镜中人青丝如瀑布般垂下,精致的眉眼,珊瑚色的唇&&,雪色肌肤毫无生气,肩颈只存了惨烈的淤青、殷紫的齿痕,像是经受了一场可怕的侵袭。

    这就是她身为皇后,与皇帝度过的第一个夜晚^,而从今天开始这样的夜晚会不断重复。他在惩罚她^&,惩罚裴家。作为男人^,他将不能跟心爱人相守的痛苦全部发泄在她的身上,哈,这就是元锦丰^。

    镜中面容冰冷的女子沉默良久^,终于弯起了唇*,一双眼睛大睁着^,如同一汪噬人的死水。

    她宁愿在孤独里为王,也不愿在繁华里为奴&。

    元锦丰,这一场仗,我必胜。

    ------题外话------

    番外会将大结局留给大家的疑问解答清楚&&,比如元烈小盆友的妈妈到底是谁……

    庶女讲述的是大历和越西的故事,新文娼门女侯是讲述与他们同期的大周的故事*^,一个地图挖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庶女有毒》,方便以后阅读庶女有毒越西皇后(下)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庶女有毒并对庶女有毒越西皇后(下)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庶女有毒&&。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