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西皇后(中)

    裴怀贞正在描红&,皇帝怒气冲冲地进来,瞧见她如此闲情逸致,他的瞳孔在一瞬间猛地紧缩起来。舒殢殩獍但失态只在一瞬间,随后他面上立刻戴上一副常年不改的面具:“皇后,今天你的心情竟如此好么?”

    裴怀贞抬起眸子,目光在眼前身穿龙袍的年轻男人身上掠过^。

    他有着挺拔的身躯,俊美的容貌锦医夜行。早在入宫之前,她就知道自己要嫁的夫君有着天底下最尊贵最俊美的容貌*,从前她一直以为是外间夸大其词*,可后来才知道世上的确有如斯俊美的男子^。只是,此刻他的面上看不出一丝高兴的情绪,眼底充斥着恼怒和不屑*。

    不屑&,她有什么值得他瞧不起*?裴怀贞冷冷地望着他:“陛下不是很忙么,怎么有空来我的殿中*?”

    皇帝嘴角飞快地向上扯去^,面上虽然在笑^,眼底却丝毫没有笑意,这种古怪的神情破坏了这张脸的美感:“朕是听说皇后最近闲的发慌^,已经开始管前朝的事了^,所以特地来看你是不是真的无事可做^?!?br />
    裴怀贞放下笔^,美目显得异常平静:“陛下&^,大臣们说的没有错*,栖霞公主年纪大了^,留在宫中并不妥当&。陛下若真的为她计^^,就该为她择取一个优秀的驸马,让她终身有靠*&,而不是因为一己之私让一个青春少女留在宫中蹉跎岁月,任由流言蜚语四处蔓延?!?br />
    “皇后的确贤德,只是栖霞是朕最心爱的妹妹^,天底下没有男人可以配得上她,在没有得到她的首肯之前,朕不会随便决定她的终身,希望皇后体谅朕的心意&&,不要枉做小人^?!被实畚⑿ψ?,语气态度令人如沐春风,眼底却隐含着一种威慑力^*,让人不由自主脊背发冷^。

    馨女官垂下头去&,几乎不敢看自己主子的表情。

    裴怀贞并未发怒,而是报之以温柔:“陛下,朝堂之事陛下自己说了算,既然您主意已定,臣妾不会再多言了?!?br />
    皇帝目光冰冷地望着她:“如此*,那就多谢皇后的体谅了^!”

    皇帝冷笑着走了,把裴怀贞独自丢在殿中。她只觉得头上皇后的坠饰层层叠叠&,繁杂纷乱*,令她不由自主感到太阳穴几乎有针尖在刺^。刚才她的丈夫来警告她不要多管闲事,别妄想插手在他和栖霞公主之间^,只可惜世上不会每一件事都按照他的想法来发展&。裴怀贞望着已经走进庭院的皇帝*,目光遥遥,唇畔浮现出一丝淡淡的笑意。

    傍晚,霞光照进大殿*,裴怀贞坐在铜镜前&,眼睛盯着镜子里的自己&,面上隐隐跃动着一丝奇异的情绪,仿佛在雀跃着什么*,期待着什么。

    馨女官有些战战兢兢的,不敢正眼看她&&。她有一种奇特的感觉^^,今天的皇后娘娘有些不同寻常&。她一直陪伴在皇后身边^*,却并不了解这位母仪天下的贵人,她总是那样的高贵,那样的矜持&,就像是一尊冰雕的美人像,让人无法揣度^。

    裴怀贞知道自己是美貌的^,从她及笄之日起,不知道有多少痴情男子在裴府门外等候^,希望可以在她偶尔出门的时候偷偷瞧一眼她的面容,提亲的人更是蜂拥而至*,几乎踏破了裴家的门槛。她很清楚&,除了裴家这样一个显赫的姓氏外^&,她拥有世上所有男子渴求的美貌与智慧&。未出嫁的时候*,她曾经设想过自己的丈夫*,他一定要是世间最优秀的男子&,相貌俊美^,身份高贵^,文武全才^,英明果决*,值得她敬重和爱慕^,值得她辅佐与帮助&&,两人举案齐眉,一生相守。入宫以后^,她发现元锦丰满足自己的一切想象,甚至比她所想要的更好*&、更值得她心动,可她唯一没想到的是,他不爱她,从来不曾爱过她。

    从大婚开始,元锦丰一直将她丢在这座冰冷的宫殿^,从来不曾在此留宿^。刚开始的时候她自信满满*,认为元锦丰不过是和霸道的父亲斗气,所以迁怒于她罢了,自己终有一日可以得到他的心??珊罄吹拿恳惶?,她都是空等。终于&,她在宫女太监们的窃窃私语中&,发现这个庞大的宫廷隐藏着一个秘密^*,一个天大的秘密,原来那个人早已有了生死相许的爱人。但就算是如此*,裴怀贞也从未气馁过^,凭借她的美貌和才情*^,又有什么样的男人得不到*?世间的美貌女子&,谁又能与她一较高低?时间慢慢过去,她的自信和气势逐渐被磨平&,一种从未有过的孤独和愤怒点燃了她的心,她渐渐被折磨得寝食难安,再也难以忍受那种腐心蚀骨的感觉*。于是她收起了倨傲的姿态,开始精心装扮*,完美展现,她要让元锦丰知道自己轻忽的是怎样一个女人^,她要他知道自己犯了多大的错误。然而结果,依旧令她失望&。

    此刻,看着铜镜中如同天上的星辰般流光溢彩的娇颜,裴怀贞站起身^,道:“走吧球在脚下?&!?br />
    她在御花园偏僻的梅花亭里找到了自己要找的人,然而所有的宫女见到她都是满面的惊惶不安*,试图阻止她靠近却都不敢。

    那个人正低头,认真地绣着什么,直到听见身边宫女的惊呼声*&,她才猛地抬起头来^^*,面上显出一丝惊讶*。

    栖霞公主,以传说中惊人的美貌而著名,裴怀贞每一次见到她,她的装扮都是素净的,恬淡的,整个人光是不施脂粉的站在那里^,明媚的霞光却都要黯淡三分&^,更难能可贵的是*,她的身上有一种令人安定下来的莫名力量&。

    裴怀贞深深吸了一口气*,突然觉得严妆的自己显得有些讽刺*。

    从容貌上看,她并不输给栖霞*,可对方从未有与她一较高低的念头^,这让她无比的挫败*&。如果你精心准备,对手却弱不禁风,胜利变得毫无意义。

    栖霞看着裴怀贞,对方的凤袍上绣着金线&,金冠在霞光中依旧灼目闪耀&,可这些凡俗之物都比不上她冠绝天下的美貌*。这样的美人,表情却是那么冰冷*,那么不近人情。

    “我有话想要对公主说*?^!迸峄痴暾庋?。

    “娘娘请坐?!逼芟脊髦鞫昧俗?&,自己只是侧坐在一旁&&。

    “朝中的事^*,公主应该都知道了吧^,大臣们要求陛下尽快为公主择婿*?!迸峄痴昕偶降厮档?。

    栖霞公主瞬间愣住^,很显然,皇帝对她封锁了消息,并不曾将前朝的事情告诉她。

    裴怀贞脸色平淡清冷,眉梢暗含煞气:“公主已届出嫁的年纪,一直在宫中蹉跎岁月^,大臣们于心不忍^^,自然要为你选择一门金玉良缘^?^!?br />
    栖霞公主像被人兜头泼了一盆冷水&,呆在那里一动未动^。

    裴怀贞低头,捡起放在一边的绣品*,纤细的手指抚摸着上面精致的牡丹花*&,微笑道:“宫中新培育了一株魏紫,说是牡丹之后,我看着颜色很美,只是恶紫夺朱*,到底不是美事?^!?br />
    她说完这一句话,抬起头看着栖霞公主**,表情纹丝不动^^,笑容却在微微收缩:“公主明白我的意思吗?”

    栖霞心头一直有一根带血的刺,连皮带肉^,现在一下子被人触痛,立刻变得鲜血淋漓*。下意识的*,她的嘴巴飞快地张了张*&,像是想要说什么^,但终究什么都没说出来。

    裴怀贞知道栖霞公主的痛苦,她欣赏着这样的痛苦,欣赏着对方眼底的屈辱和哀伤。这对恋人给予她的东西,如今自己正千百倍地还给他们?^?吹狡芟寄且凰缤б话愕哪恐蟹撼隼峄ㄈ椿挂疵挂值哪Q?,裴怀贞觉得异常痛快^。

    裴怀贞是骄傲的,手段高明的,她可以更好的处理这件事,可以做的半点不露痕迹,让皇帝没办法怪罪到自己的身上^^。她甚至可以暗自布置*,静静等栖霞出嫁*,到时候自然有办法让元锦丰回头^,但她亲手斩断了这条路&。

    回头**?不,没有人可以回头,既然已经到了如今的地步,每一个人都要这样挣扎,垂死挣扎*&。所以她来了&,堂而皇之、众目睽睽,她热烈地盼望着皇帝知道这件事情的反应,她要激怒他。

    这样的激怒是一场刺激的游戏&^,她明知绝无好处,却乐此不疲&。

    我痛苦,你们便要比我更痛苦&。

    既然不能给我爱^,那就恨我吧,永永远远的恨我^,因为我拆散了你们这对相爱的恋人,我是世间最恶毒的女人。

    然而栖霞公主没有预料中的过激反应,让她很是惊讶。

    栖霞,你都活这么大了,应该不是白痴吧&?为什么不反驳&,为什么不还击?官场美人图全文阅读!裴怀贞笑道:“公主的表现好像是完全无辜的*,别人不知道的,还真以为我欺负了你^?!?br />
    栖霞公主的面容失去了全部的血色^,变得苍白而透明*,可她的神情却慢慢坚定起来:“娘娘*,我会出嫁的^,这件事情到此为止,希望谁都不要再提起了&^!?br />
    裴怀贞目光中渐渐燃起一丝讽刺:“你不是很爱他么,这么容易就放弃了?”

    栖霞公主静静望着眼前这个高贵典雅的皇后,眼神坦诚:“不,我依旧爱着他。那时候他还不是皇帝,只是一个囚犯&^,我不是公主&^,只是唯一一个陪伴在他身边的小妹妹&,然而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我们就相爱了&^。也许这是某些人罪恶的安排,也许这是上天的怜悯^^,我们就像是黑暗里的寒蝉一样互相依偎着生存到如今?^!?br />
    裴怀贞的手,一点点地攥紧了:“你这是在向我炫耀?”

    栖霞公主轻轻摇了摇头:“不&*,我只是要告诉你,为了留在他的身边,我可以蒙上双眼&、捂上耳朵*,在这深宫里装聋作哑&,终生不出宫*、不见其他人,甚至可以把这一条性命送给他。我并不在乎外人怎么看我&,可……我在乎别人怎么看他&,他有太多的事情要去做,我却像是一盆污水,只会让他的人生变得脏污不堪。所以**,这样的日子是我偷来的,我也该还给你了^!?br />
    裴怀贞并不觉得高兴,她盯着对方&&,神色震动:“你是在让我?”不,她不需要别人让,她是裴怀贞,从来也没有输给任何人。

    栖霞却淡淡笑了^,她的笑容看起来比晚霞更美丽:“皇后娘娘,你是用皇后的身份去爱他,可我却是用一个女人的心情去爱他&。你生气,是因为觉得我们羞辱了你的尊严,可我想要说,没有男人是傻瓜,他们会分辨的&&,你为什么爱他,他知道的一清二楚。如果你肯放下骄傲,他会爱你的&,总有一天会爱你的?!?br />
    裴怀贞愣住&,她望着眼前的女人&,慢慢有一点明白为什么她会为元锦丰所深爱。

    如果她是男人*,恐怕也会忍不住爱上她的^。

    “你看,下雨了*?!逼芟甲?&,笑着看向凉亭外。

    裴怀贞很久很久都没有说话&^,直到天色完全黑下来,她才默然开口:“以一个女人的心情全心全意去爱他*,真的有用吗^?”

    栖霞一直在看外面的雨丝,此刻回过头*,笑容安静:“我相信,世上没有人会不爱你的&*?!?br />
    仿佛有一种暖流缓缓地流入她的身体里,不知不觉填满了心头的空虚。裴怀贞慢慢冷静了下来,她望着栖霞公主,的确,世上怎么会有人不爱裴怀贞呢?

    一月后&,栖霞公主如约出嫁。一队身着绛紫长袍的宫廷乐队浩浩荡荡的开道,数百宫女手捧名贵耀目的礼物拥在轿后*,一眼望去仪仗队的最后还有一片黑压压的人群&,都是朝中前来庆贺的文武百官。公主的婚礼显得盛大而隆重,甚至隐隐有越过皇后入宫时候的规格^。然而在一片沸腾声中,只有裴怀贞知道^,坐在花轿里面的新娘用绝食的方法逼得那个深爱她的男人让了步^&,她是如此坚决,如此无情&,深深地伤了皇帝的心。

    没有人可以伤害心如铁石&、无坚不摧的皇帝&,只有他的爱人&^,他最爱的栖霞可以&&。

    可是^*,裴怀贞隐隐有一种预感,这一切不过是刚刚开始&,接下来会发生什么&^,谁也不会知道*。

    ------题外话------

    越西皇后的番外中,我会解释之前大结局留给大家的疑问\(^o^)/~

    继续推荐小秦新文《娼门女侯》,鄙视文名的全部去面壁^^,这是多么风华绝代的名字啊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庶女有毒》,方便以后阅读庶女有毒越西皇后(中)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庶女有毒并对庶女有毒越西皇后(中)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庶女有毒*。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