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西皇后(上)

    宫里四处都是静悄悄的*,除了宫女的呼吸声,便只剩下自己的心跳*?*&;屎笱岫襦性拥纳?**,所以每一个人都是敛气屏息&,生怕惊扰了睡梦中的皇后^。

    馨女官轻轻掀开了垂挂的纱幔,昭昭日光中^,屏息道:“娘娘,该起了&^&?!?br />
    裴怀贞睁开眼睛,看见阳光透过缝隙进入了重重帘幔,她的青丝垂在入宫前亲手绣的金缕玉枕上,散发出奕奕光彩*。

    她坐起身,馨女官小心翼翼地捧来贡茶^,白玉一般的茶碗&*,碧青的茶叶在茶汤里浮浮沉沉,只要捧在手心里便能闻到那澄澈的香气,令人心旷神怡。

    宫女们手中捧着一溜的托盘*,上面放着衣裙、发钗、凤冠^,金光璀璨,珠华耀眼,一眼望去只觉眼睛都花了*。裴怀贞放下茶碗*^,站起身&,张开双臂,宫女们小心细致地替她穿上繁杂富丽的衣裙,她们跪倒在地上,匍匐的&,恭敬的,用尽一生的虔诚替她抚平每一丝裙上的褶皱*。

    看着凹凸不平的铜镜*^,那里面的女子容颜绝美&,气质超凡,穿着皇后的服饰,微微抬着光洁美丽的下巴*,显露出一丝冷漠的骄傲^?^;屎?^,是啊^,她是皇后,她已经是越西的皇后了。这样的尊贵,已经到了一个女人可以得到的极致*,纵然后宫嫔妃众多,谁也无法动摇她的地位。

    馨女官垂头道:“娘娘,裴将军觐见重生之女配逆袭^*?!?br />
    裴怀贞一直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此刻抬起眸子*,有一瞬间的怔愣。她的先祖是前朝郡守裴崇&^,裴崇的孙子便是助越西金赫皇朝生擒前朝末代皇帝的大将军裴信*^。到了她的父亲裴修这一代,更是帮助当今皇帝登基*,立下赫赫战功*,于是——她做了皇后*^&。刚才阿馨提起的时候,她一度以为这裴将军便是父亲,后来才想起父亲还在边关,阿馨说的将军*,应该是她的弟弟裴渊*^*。

    “请他进来吧?&!?br />
    馨女官正要吩咐人拉起屏风,裴怀贞摇了摇头&&,她便急忙退了下去&&。

    裴渊进入正殿,按照规矩行了礼^,这才抬起头看他的长姐&^,有些担忧道:“娘娘,您比往日瘦多了&^*?&!?br />
    裴怀贞与一般大家闺秀不同^&,从小除了琴棋书画,还学习兵法历史制衡之术,六七岁的时候便能够像大人一样替父亲出谋划策&^,而且看问题的观点很独特,处理事情也都很圆满,母亲早逝&,父亲事务繁忙&,家中上下全都是靠她一人打理。父亲裴修总是带着她向众人炫耀自己有个如此出色的女儿&,那时候,父亲还曾经向他们说过,家里的孩子中最有出息的便是这个女儿*。

    后来,父亲的话果真应验了^,早慧的长姐成为了越西高高在上的皇后*,但她原本应该是快乐的,可现在她的神情比以前更寂寞^。年轻的裴渊壮着胆子道:“娘娘^*,是否有什么不高兴的事,臣愿意替您分忧^^?^*!?br />
    裴怀贞却笑了起来&,绝美的面上浮现出一丝冷嘲:“裴家的围墙再高*,也没有皇宫的围墙高^。裴家的欢乐再少^,也比皇宫的欢乐多&。既然入了宫,快不快乐、高不高兴这种话*^&,就再也不要提了?!?br />
    裴渊愣住^。在他看来,姐姐裴怀贞是一个独特的女子,生来便有绝色的容貌,平常人只要看一眼她的面孔便会沉沦其中^,而她也从不以美貌自矜。正相反,比起关注美貌她更喜欢读书,甚至达到了着迷的地步。城中那些所谓的名门闺秀&**,她们也读书^,却都是为了表彰才名^^、提高身价罢了*&,姐姐却不同,读书对她来说是一种兴趣。裴渊小的时候^^,就坐在走廊下看着长姐&,每逢她读书累了的时候**,就会吩咐身边的丫鬟到花园里踢毽子、荡秋千,她自己就坐在一旁看着*。裴渊很明白&,姐姐的心中涌动着如火一般的热情,但是为了贵族的身份与荣耀,她可以压抑这一份对自由生活的渴望*&。

    刚刚记事的时候,因为他是裴家第一个男孩子&,所以上下对他非常溺爱&。天冷了一直躲在暖和的屋子里,天热了总是在他的房间里放满冰块&。正因为如此&&,他的身体总是很弱。为了让他能够强壮起来,姐姐不顾父亲和大夫的反对&,亲自为他请了练武的师傅^*,逼着他下场子^。那时候他真的很憎恨这个冷酷无情的姐姐&,可她却告诉他*,只有熬得过痛苦*,才能成为顶天立地的男人^。为了报复姐姐,他悄悄把剥了皮的死猫放在她的床上*,她虽然脸色发白*^&,却依旧厉声要求他立刻回去练武&?*?擅看嗡鄣穆反蠛?^,回到屋子里却发现早已准备好了点心和凉茶。他明白,裴怀贞的个性十分强硬,却是真的关心他这个弟弟*。也许是从小留下的印象太深刻,他对于这个姐姐充满了敬畏^,并不算十分亲近。

    尽管如此^,在他的心中&*,她依旧是高贵&^,美丽*^,鲜活的,散发着青春与朝气。

    从前^,裴家和越西的每个人都在说:裴怀贞是完美的化身^。

    可在闺中的时候,他还常常能看到姐姐的笑容,入宫后&,他再也寻不到她面上一丝的笑影。

    是什么&,让她从一个活生生的人变成了一尊完美的雕塑&。

    裴渊很明白,他低下头^,拳头咯咯作响:“娘娘,昨日臣去御书房*,却见到栖霞公主&&?!?br />
    裴怀贞的眼中闪过了一丝什么&,很快就恢复了平静。

    裴渊见皇后不说话,低声道:“娘娘,陛下喜欢谁就让他喜欢好了^*^,您何必这样跟他掷气^,听说陛下已经有半个月没有到这里来了*,您……”

    裴怀贞冷冷地道:“后宫之事&&,何时轮到你多言了?”

    她的声音如凝成的冰晶^&,听起来清冷*&^、无情,但仔细去听,分明有一丝颤抖乘龙全文阅读*。

    此刻的裴怀贞,并非真的无坚不摧。

    裴渊却有些害怕&,连忙再次跪倒在地:“娘娘,微臣有罪!”

    裴怀贞看着他的头顶,冷笑着道:“父亲告诉我&&^,家族需要我这个皇后*,于是我就做了皇后*。这个头衔&,我根本就没有什么兴趣^。你别看这宫中一个个都对着我低头叩拜,他们又何尝有什么好心思?我知道,一个女人到了皇宫里*,如果皇帝喜欢*,便可以生活得高枕无忧^,如果不喜欢**,她也只能怪自己不好。所以^*,他们人人都在背后说我性情冷漠,手段厉害,皇帝不喜欢是应该的**,是我没办法笼络他的心。但有几个人知道他早已心有所属,真正喜欢的人是栖霞?他们两人青梅竹马,患难情深*,能相爱并不出奇*^^。而我呢,因为是皇后*,所以要举止得体,端庄宽容,别人可以讨好皇帝、谄媚皇帝,我却不可以。别人可以妒忌,我却不可以^。现在连你,我的弟弟,裴家的人^*,竟然也跑来向我进言,你们希望我容纳那个女人^,容许她继续在皇帝的身边*,甚至希望我去讨好她*,向她乞求分一点宠爱给我,是么?!”

    说到最后,她已然有一丝疾言厉色^*,裴渊吓得够呛*,头死死低着不敢抬头,后背早已湿了一片。

    “宫里的各种大事小情就够我烦心的&,但随时传入耳中的话&*,很多时候是你不想听也能听到的*^?;实鄢璋芟嫉氖虑樵缫汛顺鋈?,谁都知道他们是什么关系,流言蜚语自然到处都是^??删退愕搅苏飧龅夭?^,他还是爱着她*,外朝一有风吹草动*,皇帝便以为是我去告状,他对着我冷嘲热讽,百般羞辱!就这种情况*,你还要我忍耐*?!要我向她低头*^?!”

    裴渊的身体在颤抖,他不知该如何抵御裴后的怒火。

    “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外面的流言蜚语我可以不去理会,我不想喊冤,也不想解释&,皇帝独宠那一个女人&,朝中谁也不是傻子^,他们在宫中早有耳线*^,何至于轮到我这个皇后去多嘴多舌?真正可恨的人是元锦丰,他不爱我,我不伤心&,但他居然这样误会我、羞辱我!越西历史上有多少皇上宠溺一个女人,进而祸害朝政的例子?可见他根本就是个瞎子&*!外面传我是一个多么小气&、多么霸道的人&&,甚至传言我为了得到皇上的宠幸^,去向父亲哭诉,简直是可笑&!我裴怀贞*,宁愿一辈子守活寡,也绝对不会向任何人哭诉!”

    他^,根本是没有理由的不爱她,无论她怎样尊贵美丽,都无法止住他爱着别人的脚步^。她曾经为独守空闺而难过,为流言蜚语而悲伤&,为不被爱而悲哀&^,但她从来都没有怪责过他,因为爱情本身没有错&!但他可以不爱她*,可以不想看见她,却绝不能不尊重她*^,更不能羞辱她!

    她是裴怀贞*,她有自己的尊严。他宠爱别人,她可以不声张*,可以当看不见&^,她甚至可以在暗地里嘲笑他只是一个不懂得政治的皇帝*,一个不懂得权衡国家大事的懦夫。但她绝不容许别人轻视^,他的愚蠢&,必须他自己背负!

    “裴渊&,传我懿旨,长岭崔景文武双全&、温文尔雅^^,该是公主良配,请父亲联合文武百官奏请陛下&!”

    裴渊浑身一震*^,猛地抬起头*,几乎忘记了称呼:“姐姐……”

    “我不是你的姐姐&,我是越西的皇后!”裴怀贞一字字地道**,突然站了起来*,长长的裙摆掠过白玉地面*,浮现出一层浮光掠影的美艳。

    她,是皇后,越西的皇后裴怀贞。

    ------题外话------

    我终于开始更新番外了……今天是裴皇后的番外*&*,以后尽量每天都更新&,一直到番外写完为止&。

    来吧来吧,小秦开了新文《娼门女侯》,彪悍女主,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庶女有毒》,方便以后阅读庶女有毒越西皇后(上)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庶女有毒并对庶女有毒越西皇后(上)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庶女有毒*^。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