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9 野心勃勃

    赢楚一震,随后冷笑道:“原来郭小姐是急于探听我的秘密^?!?br />
    李未央微微一笑,避而不答^^。说到上一回的攻击*^,王子衿轻轻抚了抚裙子上的褶皱^,不动声色地道:“其实原本按照我的本意也是不想救你的^,只是嘉儿和五公子心肠都太好^,他们觉得嬴大人对皇后娘娘一片赤胆忠心,多年来又兢兢业业为娘娘做事^,到底是劳苦功高^^,却不料事到临头竟被娘娘舍弃,他们为你打抱不平^,也就想要多管这一回闲事了^^*^!?br />
    嬴楚不以为然地道:“我要怎么做都是我的事,不劳诸位费心^?!彼低?,他已然转身就要离去^**。

    却听见李未央在身后幽幽地道:“嬴大人,太子想要杀了你灭口*,难道你不知道吗*?若是出了这宅子^,只怕你很快就会横尸街头?!?br />
    嬴楚猛然转过头来,盯着李未央不阴不阳地道:“我的本事,你们不是已然见过了吗?难道还担心我的性命不成?”

    嬴楚说的很明白**,他不但武功高强^^,而且有不死之身^*。当初李未央和王子衿都曾经亲眼见识过,任何人都没有办法伤害他,更何况是太子。

    可是郭导却是淡淡一笑道:“嬴大人就不要在这里强充好汉了^!刚才我瞧的很清楚,对方不但组织严密*^,动作迅速,而且对嬴大人你的软肋也十分了解?!?br />
    嬴楚心头一跳,不禁后退一步道:“你说什么?”

    郭导自然地微笑*,俊美的面容带了一丝嘲讽道:“我说什么嬴大人心中不是很清楚吗?何必自欺欺人呢?若是皇后娘娘没有将你的弱点透露给太子殿下知道^*,那些杀手又为什么会刺杀成功*?嬴大人怎么会受伤*?这一切不是很明显吗^^,对方分明知道你的致命之处就在右胸,若非如此依照嬴大人的本事*^,这些伤口不是应该早就无药痊愈了吗?”

    嬴楚下意识地捂住自己的右胸*^,刚才对方刺偏了一些^,否则他的确是要吃大苦头的**,可见太子应该已经知道了他的要害^^^*。想到这里^^,他微笑道:“你们救我下来*,究竟是想要做什么^*?”

    李未央轻轻一叹道:“嬴大人是个聪明人*,不需要在你面前?^;ㄇ?,我们千方百计救您下来*^,当然希望嬴大人能够给咱们一些回报^^^?*!?br />
    嬴楚冷笑一声:“郭小姐不要白日做梦了!若是我肯按照你所说的去做,我早就会这么做了,何必等到今天!”

    王子衿脸色一沉道:“看来你还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我们对你以礼相待*,你却如此不知好歹^,那只好请你瞧瞧我王家审讯犯人的本事**?!彼底?,她冷冷地道:“将他带下去*^^?!?br />
    立刻便有护卫上前^,将嬴楚带了下去^,只是他离去之前,用那一种充满了嘲讽的眼神盯着这堂上三人,显然是根本不将他们放在眼里。

    郭导看着王子衿*,略停顿了一会儿才道:“王小姐要怎么处置他?”

    王子衿冷冷地道:“对于不爱说实话的人,就应该用一些非常手段*^。嘉儿,你不会介意吧*?”

    李未央轻轻一笑:“嬴楚不会死*,可并不代表他不会痛*。子衿若是有把握,我当然全权交给你处理^?!?br />
    郭导看着她们二人,沉吟着道:“可是照我看,他对裴后如此忠心耿耿*,想要逼迫他开口没有那么容易*?*!?br />
    王子衿淡淡地道:“有时候容不得他自己选择^,若是我们将他交出去^*,他只有死路一条,只能和咱们合作*,才能保他一条性命*^*!?br />
    郭导听到王子衿自信满满的话*^^,却是摇了摇头:“王小姐*^,有信心是好的,可是过于骄傲就不好了*。我觉得这嬴楚并非那么容易对付的人*,他心思狡诈、诡计多端^^,你一定要小心提防他会使出什么阴招来对付咱们*^^?^!?br />
    王子衿冷笑:“放心吧^,不出三天*,我就会让他把一切该说的都说出来**?^!?br />
    李未央笑道:“那我就静候佳音了^?^*!?br />
    王子衿并不是在说大话*^,王家审讯犯人的法子向来是十分严苛的*,只是这种法子对赢楚是否可行还未可知^。

    太子府中^,太子正在书房里快步地走来走去^*,一副神色不安的模样*,他的心腹幕僚张英在旁边低声道:“殿下**,您何必担心*^,这件事情我一定会给您办得漂漂亮亮的^?*!?br />
    太子转头^,道:“你确定不会泄露消息^*?”

    张英微笑道:“殿下^,您也太小看我了。这许多年来我为您找的人*、办的事*,哪件不是漂漂亮亮的^^*?这次我可是去江湖中找来数名一流的高手^^,这些人都是亡命之徒,杀人不眨眼的^^,纵然失败了也绝不会留下把柄^^!?br />
    太子却眉头一皱怒声道:“失败*^,怎么会失败^^*?这次一定要成功^^!”

    张英赶紧道:“是,是,太子殿下,这次一会成功!”话音刚落^,就突然听见外面传来叩门之声**,太子道:“进来?!?br />
    护卫统领从门外走了进来^,低声向太子禀报道:“殿下^*,刚才有消息来报,说嬴楚他……”

    太子急切地上前一步*,关切道:“嬴楚怎么了*?”

    护卫统领的声音有一丝颤抖:“有人把嬴楚他——截走了?^!?br />
    听到这样一句话^,太子不禁面色一变,随后立刻道:“替我准备一下,我要立刻进宫**!”

    张英连忙阻止他道:“殿下^^^,您这是做什么?”

    太子厉声地道:“难道你还不明白吗^**?别人不会去救嬴楚的^,只有母后!她现在一定已经知道是我派人去诛杀嬴楚的,她不会放过我*,我得先入宫去请罪呀!”

    张英连忙道:“太子殿下暂且不急*,先看看娘娘有什么反应再说!”

    太子狐疑地看了对方一眼:“什么反应^,母后能有什么反应?”

    张英微笑道:“娘娘若是真的要怪您^*,此刻已然宣召殿下进宫***?*^?墒俏裁垂胁⑽薅?*?要知道娘娘的眼线可比咱们快得多*^!她现在想必已然知道嬴楚被人截走一事,若真是娘娘所为*^**,她必定已然召殿下进宫问罪了*^?*!?br />
    太子左思右想***,觉得对方的话倒也没错*,他看了一眼外面雾沉沉的天色^,才低声道:“这么说这件事情可能不是母后做的^?那又会是什么人^^?嬴楚在朝中可没有什么支持者,那些朝臣一个个对他都是深恶痛绝*,个个巴不得他早点死?!彼庋底?*,神色却是越发的疑惑*。

    皇后宫中*,裴后早已安歇*。程女官轻轻走进来,站在帐外,似乎有些犹豫,突然听见裴后冷冽的声音响起:“出了什么事?”

    程女官连忙恭身道:“娘娘*,奴婢刚刚得到消息*,嬴大人他在离开大都的路上被人伏击^,对方抢在咱们前面动了手……但是他们并没有成功,让嬴大人逃脱了**?^***!?br />
    裴后慢慢地从床上坐了起来*,轻轻披起了一件衣衫,纤长玉手掀开了帘子^,露出了那一张绝美的面容。此时天空的乌云悄悄散开^,淡淡的月光照进了殿内*,在裴后洁白如玉的面上笼罩了一层淡淡的银光^。她微笑道:“哦,是吗^?他是自己逃脱的^^^?”

    程女官连忙道:“不,不是*,是被人救走的*?^!?br />
    裴后的目光轻轻闪动了一下*,淡淡地“哦”了一声*,若有似无地笑了笑道:“既然如此,那又有什么好担心的^?!?br />
    程女官连忙道:“娘娘^,您千万不要想差了*,这嬴楚若是被有心人得到,用来指正娘娘^,到时候可是说不清的麻烦^*^?*!?br />
    裴后突然冷笑一声:“想差了?你的意思是只有你最聪明*,而我连你都不如了^^?”

    听到这句话^,程女官心头猛地一惊*,连忙跪倒在地**,战战兢兢:“娘娘^,奴婢不敢^*,奴婢不是这个意思*!”

    裴后冷笑连连:“不是这个意思又是什么意思*?是打量着最近我对你过于宠信,以至于忘记了自己的身份吗?我问你^^,之前让你派出去的那批人呢*,为什么让别人抢先下了手?”

    程女官不由紧紧咬住了嘴唇*,后背湿了一大片:“娘娘*,奴婢也不知道消息怎么会突然走漏了*,之前找好的人还没有来得及行动就被抢了先*,奴婢知罪,请娘娘恕罪?!”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裴后却是轻轻一叹:“我对你说的话*^,你都原封不动的告诉了太子,这样的奴才还真是忠心耿耿!难怪你要说我思虑不周^,一切都被你提前想到了*^*!”说完这句话*,她突然对着空气中语气森冷地道:“将她拖下去,立刻处理掉*!”

    程女官吓得瑟瑟发抖*,连滚带爬地到了裴后的床边*,凄声道:“娘娘^,求您看在奴婢伺候您多年的份上……”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凭空出现了两个黑衣太监**^,一人捂住她的嘴不让她继续说话*,另外一人动作迅速地捆缚了她的手脚,一路将她拖了出去。

    裴后又重新躺回了高床软枕之上*,闻着那一阵淡淡熏香^,她轻轻地叹了一口气:“都是一帮没用的东西^!”说完*^^,她翻了个身,安然入睡了^。

    三天之后,李未央再次等到了王子衿^。这一回她却是神采奕奕^,一副充满自信的模样^*,笑道:“嘉儿和我去瞧瞧那嬴楚吧*^。我想现在个时辰*,他想必是要招供了*^?!?br />
    李未央听到对方这样说,却是从善如流:“恭敬不如从命*?!?br />
    她们两人还没有走到大厅,就被从厅堂过来的郭导拦住了。郭导微笑道:“去哪里能少得了我^?我还要看王小姐如何降服那个人呢!”

    王子衿冷冷地看了他一眼*,却是不动声色地笑了笑:“五少爷一向觉得我是高谈阔论没有实干精神^,既然如此^*,今天就让你瞧一瞧王家审讯的本事*?^!彼底?*,她微笑着走在前面。

    李未央和郭导跟在后面*,李未央斜视郭导一眼,语调轻快:“五哥^***,何必总是故意气她?”

    郭导耸了耸肩膀道:“我哪里气她^?是她自己清高、目下无尘,容不得别人半点不敬,这个坏毛病可一定要改一改,否则将来是嫁不出去的!?br />
    王子衿突然停了脚步,回过头来盯着对方道:“我嫁不嫁的出去*,关五少爷什么事,横竖不会叫你来娶我就是了*!”说完这句话*^,她的脸上却莫名一红*。

    郭导一下子愣住*,倒是有些哭笑不得*。他下意识地看了李未央一眼*,对方却是眼观鼻鼻观心像是没有听见一般,他不由摇了摇头*。

    三人一路到了别院*,正是上一回将嬴楚引过去的隐秘宅子*。这宅子是属于王家的^,地处青山绿水之中,占地面积不大^,往日里只是作为避暑之用^*,除了一些定期来打扫的仆妇^,轻易不会有人到访^^。王家在这别院之中修了数间密室^*,其中一间四方俱是青石,青石上长满了苔藓,唯一可以出入的通道便是一扇特制的铁门*,重足足有一千斤*。除非有四名大力男子在门外拉起门阀,门才会通过机关打开***,否则绝无逃出生天的可能。

    王子衿略一点头^*,那四名负责看守的狱卒便上前合力打开了门阀^,只听到咔咔数声^,重于一千斤的石门,一点一点升了上去。李未央这才看见坐在密室中间的那个男子^,他被几根锁链锁住了四肢^^,吊在一面墙壁之上,狱卒捧来三把椅子,恭敬地请他们坐下。

    王子衿面色不善地坐下,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对方,语气十分平静:“他到现在还是什么也不肯说*?”

    那四名狱卒一愣*,面上都露出惶恐之色,连忙道:“小姐*,奴才已经把所有能试的法子都试过了,可这个人软硬不吃*^*^,奴才们也是没有办法*?^!彼腔勾永疵挥屑饷从补峭返娜?*。

    进来第一天,王家狱卒用滚烫的开水浇在赢楚身上*,趁着热气直冒的时候用钉满铁钉的铁刷子在烫过的部位用力刷洗*,刷到白骨露出,鲜血淋漓*、惨不忍睹,这样的刑罚只是开胃小菜,三天来不知道用了多少方法*^,直到四个狱卒累得精疲力竭。然而不论对嬴楚用什么样的刑罚^,他都似乎毫无知觉一般*,咬紧牙关不肯低头*,甚至从进来开始就一句话都没有说过。现在^^,对方显然是昏迷着的。

    看到郭导看好戏的神情,王子衿面上有一丝不悦,些许恼怒道:“用冷水泼醒他^?^!?br />
    狱卒立刻应声*,端起一盆冷水“哗啦”一声^*,全泼洒在了嬴楚的身上*。

    嬴楚一惊^^,猛然惊醒***,那湿漉漉的头发贴着脸唯一露出来的半张面孔^^,妖艳俊美^,仿若不是凡人*。

    王子衿盯着他看了片刻^^*,忽然轻轻一笑^^,说出来的话却是十分冰冷:“嬴大人*,你大概不知道*,我这个人耐性可是有些差,你若是继续睡下去*^,我就要想些其他方法让你清醒一下了*,你是不是要尝试一番*?”

    嬴楚却突然发出了低低的笑声^,随后他抬起来眼睛*,冷酷的目光在王子衿美丽的面容上一扫而过,语气轻快地道:“王小姐^,王家的这些手段我都见识过了^,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你还是换些招数吧*,免得浪费你我的时间^?!?br />
    王子衿脸上现出一丝怒意*^,那些刑法甚至是机关都是她一一亲手设计出来的*。在数千人的身上使用过^,从无一例失败的*。任何人只要进了王家的囚室^^,不想说真话的都得说真话^,哪怕是哑巴也要让他招供??墒茄矍暗馁聪袷茄垢挥惺艿剿亢劣跋?^^,甚至还能语出讽刺**。她下意识地站了起来*,就在这时一只洁白的手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恰到好处的安抚着她的情绪。

    李未央轻声地道:“子矜何必动怒^^,咱们有的是时间,慢慢和嬴大人商讨就是了^?!?br />
    王子衿心头的怒火慢慢平息下来*,看着李未央,一时便没有说话。

    李未央转头,目光晶莹*^^,轻笑道:“嬴大人*^,良禽择木而栖,您对裴后那么忠诚^^,可是她却告诉太子你的死穴在哪里*,分明是想要借刀杀人^。难道现在你还要维护她^?”

    嬴楚恶狠狠地瞪着李未央^,相比对待王子衿的云淡风清^*,嬴楚对李未央似乎别有一种恨意*。

    面对那种毒蛇般的目光,李未央不以为意:“嬴大人如此憎恶我,可是因为那些流言蜚语^*?这可怪不得我^!若不是你故意装作上当,想要借我的手来试探对方*,又何至于被裴后赶出来*,甚至对你赶尽杀绝^^?明知不可为而为之,嬴大人可真是叫我刮目相看*!”

    李未央的话一说出来*^^,嬴楚却是冷笑一声道:“你布下这个陷阱,就知道我一定会踏进来^,因为每个人有心魔,你抓住了我的心魔*。所以你猜到我下一步的行动,哪怕是死,我也要寻求一个答案,尽管明知道这个答案的下场会让我粉身碎骨!?br />
    李未央轻笑道:“没错,是我设下的陷阱*。早在设下陷阱的时候,你就只有两条路^^,一条是主动离开裴后^^,另外一条就是为她而死。不,或者说是被她所杀^*!现在看来,你是毫不犹豫地选择了第二条^^^?!?br />
    赢楚目光阴冷*,如同跗骨之蛆*,如影随形*^^。

    王子衿轻轻叹了一口气^^,慢条斯理地道:“嬴大人*,其实我并不想为难你,若是你能说出一些我们想知道的事^^^,双方都能有好处^,又何乐而不为呢?即便你死硬到底^,困在这一个囚室之中^^*,你也是没有办法离开的*?*!奔苑剿亢敛晃?*,王子衿主动站起身来^,隔着半米远,上下打量着嬴楚那张被毁掉的脸孔,忍不住嘲讽道:“嬴大人*,我真的很想知道你这半张面具下面究竟是一张什么样的脸?^!?br />
    她刚要上去揭开嬴楚的面具**,却突然听见嬴楚幽冷的声音响起:“王小姐*,请恕我劝你一句^^,人是不能有太多好奇心的^^*!?br />
    王子衿原本伸出手的动作僵在了半空中**,她的目光和嬴楚对了个正着^,看穿那人眼中带着一丝神秘莫测^、让人觉得毛骨悚然的气息^*,王子衿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随后她不自觉咽了一口唾沫,回头看了李未央一眼^。这是她第一次觉得恐惧^,因为赢楚那双眼睛简直不像是属于人类的^。

    郭导看着这一幕*,目光之中泛起了深思。他开口道:“我听说嬴大人这半张脸是为了救皇后娘娘才会受伤的,看看,为了她连这样一张英俊的脸都成了这种模样*,可她呢*,却压根不信任你*!只是因为一些可能危害到她的流言蜚语^,她就毫不留情对你动手,你这样不惜一切代价值得吗*?”

    嬴楚并不吭声^,仿佛压根就没有听见一般*^,根本不为所动。

    王子衿不由恼怒道:“你若是不说*^,我自有对付你的法子^^,你不是有不死之身吗?我就想知道若是我命人砍下你的头颅,将你浑身骨肉剁碎*^、分散焚烧,撒于东南西北四个方向,再请大师来作法,生生世世镇着你的灵魂^*^!我就不相信你的身躯还能再合二为一*,活生生地重新站起来^!”

    这方法简直是毒辣到了极点*,嬴楚看着王子衿,却是兀自微笑道:“人都说最毒妇人心,我瞧王小姐的心思倒比谁都要恶毒^^^!”

    王子衿冷冷地道:“我这不过是投桃报李罢了*!”

    嬴楚却用一种轻蔑的眼神看着王子衿道:“要试你就试吧,不过我要提醒你一句^,试的结果可能是我就此灰飞烟灭^,到时候你什么证词也得不到^^,除掉一个小小的我对皇后娘娘来说*,没有丝毫的损失,可惜了你们郭王两家如此大费周章,终究还是猴子捞月,空忙一?*!我想纵然王小姐这么愚蠢*,郭小姐却不会做赔本的买卖吧*?”

    的确***^,赢楚贱命一条并不值钱**,可他们捉住他是想要抓大鱼的。若是就这么杀掉他,当初又何必费心思将他囚住。李未央没有言语^,郭导看着嬴楚^^*,目光隐隐压抑怒气:“嬴大人说的对^^,我们郭家从来不做赔本的买卖!既然嬴大人执意不肯说**,我们也不会勉强^^。反正我们有的是时间^***,慢慢耗也就是了。嬴大人一天不说*,我就等一天,你十天不说**,我就等十天*,一直等到你说为止*!”

    李未央见到郭导恼怒^,不由轻声对王子衿道:“子矜^,不妨去我府上去喝一杯茶,我那里来了一种大雾红袍^,口味极好^*^,想必你会很喜欢的^?^*^!?br />
    王子衿一愣^,轻轻松了一口气:“好吧,我就暂且放过他?!?br />
    两人轻声笑语离去*,再也不复刚才疾言厉色的模样。郭导轻轻一叹^,站起身来^^*,看了嬴楚一眼*,摇头道:“嬴大人^*,得罪了她们两个*^*,您这苦还有的吃^**,慢慢受着吧*,我就不奉陪了*!你什么时候想起来了什么,咱们再见面^*!”

    沉重的咔咔声再一次响起**,石室的门缓缓落下^,隔绝了赢楚那张可怖的面孔。

    门外,李未央淡淡地道:“子矜,刚才你有没有瞧见嬴楚的神色有些不对**?”

    王子衿一愣道:“不对*,哪里不对*?”

    李未央笑道:“他是一个极端有自制力的人^,可是刚才他声声句句都是咄咄逼人^*,分明想要故意激怒咱们*。按照道理说^*,一个人纵然是不肯说出心中的秘密^,他也不会故意激怒能够掌握他命运的人。这根本不像嬴楚的个性,我觉着他像是在隐瞒着什么^,这石室有可以从外面观测里面情形的机关吗*?”

    王子衿轻一蹙眉^,不由笑了起来道:“在设计的时候,的确是有些地方可以看到里面的情形,你跟我来^?^*!彼底?,她转到石室的东面墙壁^^*,轻轻旋转了一下那上面的突起^,就看见有一排细密的孔洞,刷地一下出现在了墙上^。王子衿指着那孔洞,道:“外面看得见里面^,里面却看不着外边的光线*,你放心吧*?!?br />
    李未央便趋向前去,看着那石洞之中的人,突然低声道:“果然如此^**?^!?br />
    王子衿听她所言^*,便也上去看了一眼^^。只见到石室之中*^,嬴楚的面容整个扭曲,痛苦得仿佛眉毛^、眼睛*、鼻子、嘴巴都团在了一起*,他似乎想要大声的嘶吼*,可惜却一动也不敢动^,甚至连那锁链都不能轻碰一下。否则便会发出声音^,惊动外面的人*。他的确在压抑着某个不愿意让他们知道的秘密^。

    郭导见他们二人神色奇异^^^^,不由轻声地道:“出了什么事^?”

    李未央向他招了招手道:“五哥,你来看,这情形是不是有些眼熟?”

    郭导一愣^**,附上前去看了一眼^,随即整个人呆住了^*,他猛地回头看着李未央道:“他这是……”

    李未央笑道:“我记得从前五哥戒除毒隐的时候^,也是这样的痛苦^*,嬴楚恐怕也是染了什么毒隐吧,只是不知是不是五毒散……”她说完五毒散三个字^*,郭导面色一下子变了,他眉头皱了起来^*,盯着李未央道:“我瞧这样子的确有很大可能^**,可是嬴楚又怎么会中五毒散?”

    李未央淡淡一笑:“五毒散早已成为禁药*,只有极少数的人才会拥有,而且价格极度昂贵**。嬴楚自然应该知道这种东西的危害*,又怎么会无缘无故暗染上毒隐?恐怕不是他自己想要染上^,而是别人让他染上或者说是骗*!”

    听到她这样说^*^,王子衿神色一动:“骗*?这怎么可能*!嬴楚可不是一般的人**,他对毒药很有研究,怎么可能会被别人骗*?”

    李未央笑道:“若是他心甘情愿受制于人*^,那又两说了?!?br />
    王子衿不敢置信:“这五毒散绝非一般的药物^,重了五毒散的人神志迷失^,行为不受控制^,嬴楚若是明明知道危害还要服下,足可见他真是疯了!”

    李未央神色隐隐带着一种惋惜:“是呀^,他的确是疯了,还是个为爱而疯的人^!若非如此*^,他不会明知道裴后对他防备却还一心留在对方身边;也不会在我故意送上那一幅画的时候刻意留下,意图试探裴后的心意^;更不会明知道裴后要杀他^^,还要拼死向咱们保守裴后的秘密。这样一个人,你说不是疯了又是什么^^^?”

    王子衿不禁连连叹息,神色似有无限的感伤*,她惆怅地道:“若是有人肯为我沦落至此,我真是感动死了,可惜裴后却是无动于衷癪?!”

    郭导奇怪地看着她道:“刚才还对嬴楚一派咬牙切齿的模样^,如今竟然被他感动了^^,我瞧你也疯了*!”

    王子衿不禁对郭导怒目而视^^,李未央轻轻一笑道:“但凡女子都会容易被这样的情感动容*,可惜裴后到底不是寻常人^,若是嬴楚真的能感动她^*,她又何必要杀死他呢^*^^*?足可见她根本就没有心^^^?***!?br />
    此时,王子衿忍不住又向那石室之中看去^^,只见到嬴楚整个人都忍得瑟瑟发抖,面色青白一片^,唯一露出来的半张脸^*,整个肌肉都在扭曲^,显得痛苦之极^。她沉吟良久*^*,才低声地道:“嘉儿*,你虽然言之有理^,可我却觉得这世上断没有如此深情的人^,咱们没有办法控制嬴楚^,最重要的原因是没有找到他的弱点*^。他明明身中五毒散*^,却还装作若无其事,依我看*,咱们好好留心^,说不准这将来就是一个突破口^^?!?br />
    郭导倒是难得赞同,他对于五毒散可是深有体会^,当初几乎是拼尽了一身的全力才能勉强扛下*^^,若无纳兰雪药物的支持,他更加不可能度过那段艰难的时日*。此时,看到嬴楚也同样受着五毒散所苦*^^,他忍不住道:“五毒散之痛非常人所能忍受*,纵然嬴楚心志坚韧也是个人……王小姐说的不错*,这的确是一个很好的突破口?^!?br />
    李未央笑了笑**,不以为然,在她的心底对于裴后和嬴楚都有十分的了解^。嬴楚此人心性坚韧、性格冷漠^*,但越是这样的人一旦动情^,就越发情深似海*,这许多年来*,裴后让他做尽一切的事情^,让他满手鲜血^*,如坠地狱,可他还不曾离开那个女人*。这次他的离开,一方面是为了试探裴后的心意^,另外一方面也是为了验证他心中的猜测^^,说到底还不是为了一个情字。若非如此^,他早知道裴后对他下药,完全可以离开她,为什么要拖到今天呢^?原本李未央同意郭导将对方活捉*,也是抱着一丝将对方折服的信念^*,可是看到刚才那一幕她恰恰明白过来,在任何情况下赢楚都不可肯背叛裴怀贞*。

    但现在李未央不想多说什么,她知道郭导和王子衿都不信这个邪,他们想要试一试^。李未央也想知道,嬴楚究竟能扛到什么时候^*,所以她只是微微一笑道:“既然你们俩难得达成统一的意见,就好好试一试吧*,祝你们早日成功^?!彼低?*^^*,她已然转身翩然离去^^*。

    王子衿听李未央所言似有所隐瞒*^,不由眨了眨眼睛^^^,看着郭导道:“你妹妹说的这是什么意思?我总觉得她似乎对这个方法不太相信^?!?br />
    郭导轻轻一叹道:“嘉儿的心思谁能猜得准呢*^?论起察言观色、看人心事^,她的确是高明之极^,但凡事总是要试一试才好^*!须知人心多变^,说不准嬴楚会改变主意,这样咱们也免得白忙一?*^?!”

    王子衿显然也是这样想,只是她素来与郭导为敌^^。对方说是^^^*,她偏要反对,对方说不是**,她偏要赞成,所以她只是冷淡地道:“谁说我和你意见一致*,这法子可是我先想的***!”

    郭导一愣**,随即笑了:“好,那我就拭目以待看王小姐如何收服嬴楚了^?^^!?br />
    王子衿冷冷一笑道:“那你就擦干净眼睛^,等着瞧吧^^*?^!?br />
    距离大都之外千里的边境^。军帐之中,拓跋玉身着龙袍^,正在看手中的战报^,战报上提到旭王元烈已经率军到了边境*。与他一同来的还有镇东将军王琼以及二十万军队*。他们自然是来支援大将军王恭的*,这些人数目虽然不多,可却对这场战局起到了重要的影响。拓跋玉看了一眼*,便将战报随手丢在了桌子上,他站起身来,刚要召集朝臣商议,却突然听见门外的护卫禀报道:“陛下*,娘娘求见^^!?br />
    拓跋玉皱起了眉头*,他登基之后按照惯例册封娉婷郡主为皇后^*。这一次^,他御驾亲征,皇后竟然率领文武百官在乾清宫门口死谏,这一闹死了十三名官员^,其他人都被拓跋玉拉出去狠狠地打了一顿板子。娉婷因为是皇后之尊,所以他只是对她严加斥责了一番,并且禁足了一个月*??伤蛲蛎挥邢氲絕*,他刚刚离开京城*,娉婷居然就不顾他的禁令一路追了上来,这简直是让他恼怒到了极点**,若不是看娉婷背后的娘家势力还有些用处^*^,他早已废了这个一直看不顺眼的皇后*。

    娉婷闯进了帐中^^*,她一身皇后服饰*,高贵雍容,早已不是当初那个活泼娇俏的少女^,只是再美的服饰*^、再金光璀璨的首饰,都没有办法掩饰她脸色的苍白和眼中的惶急^,她大声地道:“陛下,您一定要带这么多将士与越西拼个你死我活吗?”

    拓跋玉冷冷地看了娉婷一眼道:“你是个妇道人家^,这些事情根本就不必你来管,不好好在京城待着跑到这战场上来^,朕还没有跟你算帐^^!你还好意思跑到这里来胡说八道*?”

    娉婷咬牙,实际上她的娘家属于鸽派*,根本不赞同这次的行动^^。一直以来^,拓跋玉就想御驾亲征^^,力图发动全面攻势拿下越西的十座城池。是娉婷带领其他人及时出言阻止*,可惜^^,她阻止得了一时,却阻止不了一世*。拓跋玉最终还是力排众议^,竟然在登基不到三个月的时间就发动如此大规模的战争*。

    娉婷心痛到了极点,哀伤道:“陛下*,第一*,如今天道不顺*、时机不对**,您冒然对越西发动战争*,所有的百姓和舆论都是支持越西的**。第二^,越西皇帝虽然暴虐不仁*,可是朝政倒还算清明*,臣子们都很勤勉。这一回人家又早有提防**,咱们冒然动手^*,已是落了下风^*。第三^*^,最近几年我国内部争储之风十分严重*,您和废太子之间的力量争夺……使得兵疲将倦^,厌战情绪蔓延^,在这种情况下^,朝臣们又都反对这样的战争*,陛下为何非要一意孤行^?”

    拓跋玉的脸色阴沉了下来*,他冷冷地道:“你是朕的皇后,别人不知所谓^,你竟然也这样*!朕有强兵百万,资财兵器堆积如山,为何不能赢^?最重要的是这一次朕想借着登基之势^,好好的给越西一个下马威*,夺他们十座城池^^,一雪越西多年来欺我大历之恨!你想想看,越西皇帝素来跋扈,对朕登基一事颇有微辞,若是朕不先下手为强,只怕他们就要借此机会发动进攻逼朕退位*!若真的到了那个时候**,你能够负责吗?”

    娉婷着急地上前一步道:“陛下*,这只是您的猜测**,不一定会发生^^!”

    拓跋玉冷笑一声道:“如何不会?你可别忘了莲妃带着拓跋旭逃往了越西*,至今杳无音信**,若是越西抓住了拓跋旭^,扶持他登上大历的皇位^,大历自然就会成为越西的囊中之物**^,朝臣和百姓也会沦为亡国之民^*!那时候越西能够获得更多更大的力量,他们何乐而不为^?扶持一个傀儡皇帝^,可比和朕交好要划算得多!与其等到越西先发制人,朕当然要御驾亲征*^^,扭转颓势**!”

    娉婷一听,这不就是强词夺理吗^*?拓跋玉坐皇帝的位置还没有坐稳,第一件事就是发动战争*,真正的目的其实是为了转移国内矛盾^*,可是听他所言却像是处处为朝臣和国家着想^。她不知道从前温文儒雅的拓跋玉,怎么会变成如此偏激怨愤的模样^^*。心里一着急^,不禁悲从中来,当场留下眼泪道:“陛下^,事实明摆着^^^*,越西并不弱^,若是陛下一定要出动大规模的军队很容易出问题^,况且我所忧虑的还不止于此,如今陛下率大军出征,只留下数万弱兵留守京都*,我害怕在我们的心腹之地出现不测之变,到时候后悔也来不及了!”

    拓跋玉冷冷地看着对方^^^,这一点根本不需娉婷担心,他早已经做了妥善的安排*^^,确保京城安然无余^,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

    娉婷并不死心*,又苦苦道:“陛下*,您还记得先皇往日里说过的话吗^?越西人是我们的仇敌*,先帝说过应该逐渐地削弱他们以利于国家^,但这并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办到的事*,应当徐徐图之而不是大军压境^!再加上大周也是野心勃勃,陛下与他们合作,短期看似乎可以图谋越西*,但长远看来只怕中了别人的奸计!”

    听到这一句话^^*,拓跋玉目光变得更加阴冷:“你此言究竟是何意^?”

    娉婷忍不住咬牙道:“陛下,纵然您信誓旦旦*,我也知道您攻打越西的真正目的!”

    ------题外话------

    其实,我已经森森爱上了渣妹们,每天不虐你们一遍我都睡不着,>_<,

    北兮月亲一天之内狂送鲜花和打赏,我明白,你也想赶在完结前客串一把╭(╯3╰)╮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庶女有毒289》,方便以后阅读庶女有毒289 野心勃勃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庶女有毒289并对庶女有毒289 野心勃勃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庶女有毒289^。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