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6 三人成虎

    匆匆出了皇后宫中&^,在宫门夹道迎头却碰见了李未央,嬴楚冷冷一笑道:“郭小姐,怎么这个时辰还在宫中?”

    李未央笑了笑道:“我是奉皇后娘娘的命令陪慧妃叙话的&。舒榒駑襻怎么^,嬴大人对娘娘的旨意也有意见&?”

    刚才在裴后身前卑微如一只狗的嬴楚冷冷一笑,挺直了身躯道:“郭小姐果真是巧舌如簧,这次你成功脱困^&,可是下一回还有那么容易吗?看来你还是要多找几个殿下的把柄牢牢握在手边当护身符才好,否则一个不小心*,你就再也爬不起来了!”

    他说的语气森冷**,牙齿的关节都在咯咯作响。

    李未央从未见过他如此恐怖的模样&,不由倒是有些惊讶*。她仔细打量着对方神情,突然就轻笑了起来*。

    嬴楚冷声地道:“你笑什么^^?”

    李未央幽幽一叹:“我笑嬴大人在娘娘那里受了气,却跑来向我一个无辜的人撒气^,你不觉得有些过分和迁怒吗*?”嬴楚目光阴沉下来,却听见李未央又继续地道:“听说嬴大人曾经是娘娘的家臣&,可是真的?”

    说是家臣^,其实不如说是家奴更为合适^。嬴楚心头一震,随后盯着李未央道:“是*,我嬴家世世代代都侍奉裴氏一族^,传到我这一代^,已经是第十代人了?&!彼底?*,却是用审视的目光看着李未央道:“不知郭小姐怎么突然对这件事感兴趣了^?”

    李未央轻轻走了两步,似笑非笑地望着他:“嬴楚大人对娘娘过于忠心耿耿,所以我才有些好奇&。嬴大人……对娘娘想必是十分仰慕了*?&!?br />
    嬴楚面无表情地道:“娘娘是我的主子^,我对她自然是很敬畏?!?br />
    敬畏和仰慕完全是两回事&。李未央闻听他言语之中分明含着森冷的恨意&,不由轻轻一笑,状似关切地道:“嬴大人又何必隐瞒呢*?瞧您怒气匆匆的模样*,该不是娘娘给您气受了^?这不对呀*,嬴大人办事得力*,又是娘娘忠心耿耿的属下,她有什么要怪罪你的吗?还是说*&,陛下那里的治疗不是很顺畅?”

    嬴楚看着李未央*,几乎为对方敏锐的直觉感到震惊&,他不自觉地身体抖了一下却又及时止住&^,含笑道:“郭小姐可真是独具慧眼&,什么事情都瞒不过你的眼睛*^。不错^,刚才我的确向陛下献药去了^,虽然陛下康复有望但还需要时日^,只怕郭小姐要失望了?!?br />
    李未央笑了笑:“我又有什么好失望的**?陛下这一回生病&,也是长期的积劳成疾……头痛症又是旧疾&,不知嬴大人是如何替陛下医治的呢?”

    嬴楚看了她一眼,冷冷地道:“这是我家传秘方,恐怕不便对郭小姐提起?*&!?br />
    李未央轻轻一笑*,淡淡施了一礼道:“是郭嘉冒昧了!天色不早*,郭嘉就此告辞&&,嬴大人再会*!?br />
    嬴楚看着李未央翩翩离去^,目光之中涌现出无边无际的冰冷,这个女子实在是太不简单*,自己在三言两语之间似乎就被她看透了。

    李未央一路回到郭府,门房却向她禀报道:“王小姐来了?!?br />
    王子衿在这个时候到访?李未央想了想&&,举步迈入大厅&&,却瞧见郭导正陪王子衿坐着。刚一进去,就听见郭导笑道:“嘉儿,你可回来了&。我怎么陪王小姐说话^^,她都不理不睬的,可见还是要嘉儿你来作陪才行*&!”

    李未央笑道:“五哥是说了什么不好的话*,叫王小姐生气了吗?”

    王子衿冷哼了一声,道:“郭五公子素来就是这个个性,目中无人得很,我是不会与他计较的^!?br />
    郭导面色不变,轻轻将那把折扇挥了挥,意态悠闲地道:“王小姐倒并不是目中无人,而是过于骄傲&,以至于眼睛长在头顶上^?!?br />
    “你不要欺人太甚!”王子衿猛地拍了下桌子,几乎有些失态。

    李未央吃惊地看着对方道:“五哥你真有本事,居然能将一向喜怒不形于色的王小姐逼到这个份上?!?br />
    郭导不由大笑^,王子衿面色铁青地道:“我好心好意看望你,你却叫你五哥这么欺辱我,算了&,我这就走了*^!”她一边说着一边站了起来,就要向外走去。

    李未央连忙拦住她,笑道:“既然来了^^,何必这么快走,话都不说完全了!?br />
    王子衿冷冷看了郭导一眼^&,郭导连忙举起双手道:“好,我立刻闭嘴*,什么也不说了?*&!彼底?,他的手凑在嘴巴边&&,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

    王子衿冷冷一笑*,转头看着李未央道:“我瞧郭五公子这张嘴巴迟早是要闯祸的&。嘉儿,你还是好好控制着他才是&,免得为齐国公府抹黑^?*!?br />
    郭导动了动嘴似乎要说什么^,想到刚才自己的承诺,却是耸了耸肩膀,若无其事捧起茶杯悠悠哉哉地喝起水来。

    王子衿看到对方不再胡言乱语,便低声地道:“这次你进宫情况如何^?”

    李未央淡笑道:“裴后已然解了我的禁足令^,如今我可以在大都畅通无阻了^?!?br />
    王子衿点了点&,思虑片刻才道:“你吩咐赵月给我的信我已经收到了^&。只是我没有想到梧桐那个丫头竟然也是裴后送来的奸细?!?br />
    李未央淡淡地道:“裴后眼线无处不在^,若非如此怎么说她的势力根深蒂固呢?王小姐还是多加小心为好&!”她说到这里^,突然笑了笑道:“不,我应该叫你子衿才是?!?br />
    王子衿闻言^,便知道李未央是将她视为自己人的意思^。心头一暖,微笑道:“其实若非你那一捧茶叶&,我倒真想倒戈*&?*!?br />
    郭导忍不住道:“王小姐心念变得还真快*?!?br />
    王子衿横他一眼:“那也及不上你的承诺变得快&?!?br />
    郭导知道对方是在讽刺自己*,轻轻一笑&,不再做声了&。

    李未央和王子衿坐下,吩咐赵月又为她续了一杯茶,才淡淡地道:“多谢子矜你的关心。正是由于你的策动和帮助,我才能这么快脱身^^?!?br />
    王子衿笑了笑:“我不过是个施行的人^,主意全都是你出的,可见在揣度人心之上,我真是远不及你?!?br />
    李未央道:“这世上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长处和短处*。我的长处在于看透人心^,而子矜你的长处在于行军布阵&,又何必介怀呢*?”

    王子衿细细一想,倒也是真是这个道理,如今她早已明白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的道理,倒也不再计较和李未央一争长短。她柔声道:“其实这回我原本想要和父亲一起上战场去的,也好替他筹谋一、二^,可是想到大都的局势……还是留在了王家。我想裴后这么急于将他们调走^,恐怕还有别的目的?!?br />
    李未央闻言微笑道:“她绝不会仅仅就为了除掉我而引起这一场战争^?!?br />
    王子衿细细地想了想**,面上浮起一层忧虑道:“你说她会不会是想要夺宫?”她说到夺宫的时候声音明显低沉了三分。

    而旁边的郭导面容也是一肃,不禁坐直了身子,道:“不会吧,她有这么大胆子**?”

    李未央笑道:“若说裴后没有胆子^,那世上还有谁敢称自己有胆^?胆量她当然是有的,只看她有没有这个心思!”

    王子衿不禁皱眉道:“此话怎讲*&?”

    李未央看着王子衿&,一字字地道:“今日我在宫中见到了嬴楚?!辟腔屎笮母?,李未央入宫觐见裴后&,会见到嬴楚也并不奇怪&*。

    瞧她神情有异&&,王子衿不禁问道:“你见到他*^,又看出了什么^*?”

    李未央沉吟片刻,才慢慢地道:“之前我曾经听说过,嬴楚一直在向陛下进献一种治疗头痛病症的药??墒钦饷炊嗄昀幢菹碌牟∶挥卸细?,却用药用上了瘾^,每隔三个月就要服一次这种止痛药*,而嬴楚不在大都的半年中也是命人将药送到皇宫*??杉菹乱讶欢哉庖┦挚粗衈&,甚至再也离不得^^。我猜这只是裴后控制陛下的一个手段?^!?br />
    王子衿不禁怀疑:“可是她若是能够在药上动手除掉了陛下&,也就可以控制太子登基了&?^!?br />
    李未央失笑:“哪儿有这么容易,纵然太子登基*,可朝臣们也依旧会怀疑她*。要知道陛下一直在服用嬴楚的药^&,真的出了什么事*,嬴楚第一个逃脱不了干系,嬴楚跑不掉^,裴后难道就不会被人怀疑吗?这本身就是一个悖论?*!?br />
    听到这里,王子衿也不禁变得更加疑惑:“你是说裴后让皇帝服药只为了控制他*,而不是为了杀他^?”

    李未央点了点头:“是^&,我觉得嬴楚对陛下倒是隐有恨意^。但裴后嘛,我实在瞧不出她要诛杀陛下的意思&。虽然他们夫妻感情并不是很好&&,甚至陛下将她当成仇人?!?br />
    听到这里&,郭导若用所思地道:“陛下心仪的那个人永远只有一个^,而他也一直怀疑栖霞公主的死和裴后有关,所以更加憎恶她&。若非之前裴家势大,恐怕太子和其他皇子的出生也就不可能了。瞧陛下近年来,已经是再也不入裴后宫中^&,就可知道他心中的怨恨有多深&!?br />
    按照皇室惯例,每月初一**、十五,皇帝是一定要留宿皇后宫中的。当年裴后靠着这一点才能够生下太子和两个公主。但是如今在陛下一步步控制了裴家之后&&,他就再也不曾踏入过皇后宫中,甚至连这旧制都废除了*。这不光是对裴后的羞辱,更是一种向天下人昭告裴后彻底失去宠爱的意思。

    任何一个女子*,都不能容忍这种事情存在&^,更何况是心性高傲^*、手段狠辣的裴后*。她的心中对皇帝应该充满了憎恨才是,可为什么却迟迟不动手呢**?王子衿换位思考,若是换了自己^^,只怕也不能容忍夫君这样对待她*?^?墒腔屎竽?,她为什么能够忍这么多年&?她实在是想不通*^,所以良久都没有说话&^。

    李未央淡淡地道:“子衿在想什么?”

    王子衿一愣,才猛地抬起头来看着对方,道:“我只是觉得十分奇怪^,按照陛下对待皇后的态度,她应该是十分憎恶他才是,为什么反而是嬴楚对陛下充满了憎恶呢*^?”

    李未央轻轻一叹道:“这就要问五哥了?!?br />
    郭导吃了一惊:“问我^?我哪知道这太监在想什么?”

    李未央笑道:“谁说嬴楚是太监呢?”

    郭导面色一变:“难道他不是&?这怎么可能&!宫中若是不净身的话*,那是没办法随时陪侍在娘娘宫中的^?!彼档秸饫?*,却是狐疑地看了李未央一眼道:“你怎么知道人家不是太监?”

    李未央笑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说,他现在是太监^,可他从前不是&!在他成为裴后近侍之前一直都是裴家的家臣&,想必也一直侍奉在裴怀贞的身边&,若是因此产生了什么不该有的心思,那也是极有可能的^!”

    听到李未央这样说*,王子衿大吃一惊:“你是说*,嬴楚对皇后她……”

    李未央点了点头*,肯定了她的猜测&。

    郭导不敢置信地道:“这怎么可能*!一个太监&,他哪来那么大的胆子*^。就算他从前不是太监^^,那他也只是一个小小的家奴而已**,说家臣对他都是抬举了*!”他说到这里*,目光之中依然是十分鄙夷^。

    可是王子衿却看着他^,郑重摇头道:“不,嘉儿说的对?*!?br />
    郭导蹙眉:“王小姐怎么知道这一定是对的^?”

    王子衿回答道:“此事并不难猜测*,若是事情放在五公子的身上^&,你为了心爱之人,可会做出嬴楚这样的事?”

    郭导惊住了,良久&,他突然明白了过来:“你的意思是嬴楚成为阉人是为了陪伴在皇后身边&*?”

    李未央微微一笑道:“他是皇后的家臣*,自然有机会可以进入朝中,飞黄腾达指日可待,为什么要变成一个小小的近身侍从?这可是要付出极大的代价的&,若不是对裴后心中充满了特殊的感情*,他至于与这样忠心耿耿^?你想想看&,这么多年来他为裴后做了多少的事情&&,冒了多大的风险。说他对裴后没有爱意^,谁会相信?纵然别人都看出来嬴楚对裴后的感情&,那又如何^&?他不过是一个太监&,根本就不是一个男人*,谁也不会往这方面去想&?&!?br />
    经李未央一提醒&,郭导足足有半刻的工夫都没有说出话来&。良久,他终于叹息一声道:“所以我说&,女人的知觉就是可怕*,瞧你们这一个两个看得这么准,倒叫我这个男人无地自容了?!?br />
    李未央望着王子衿*,笑容浮光掠影:“既然嬴楚对裴后怀有一片痴心&,那事情就不难办了?!?br />
    郭导愕然问道:“不难办^^?你要如何&?”

    李未央慢慢地道:“他越是痴心,越是给咱们制造机会*,只要把这个把柄利用得当,比什么都管用?^!?br />
    郭导闻言挑高了眉头:“你要利用嬴楚对裴后的爱意^?”

    王子衿笑道:“这么大个秘密,若是弃之不用*,岂不是过于可惜!”

    郭导左看右看,一边清丽如荷*,一边风流蕴藉**,偏偏都是心机深沉^、手段毒辣,不免连连叹息:“最毒妇人心*,最毒妇人心??!”

    从说了嬴楚之事后&,王子衿便暗暗留心*,第二天下午亲自又来拜访&。赵月将她引入花园*,便见到李未央和郭导坐在凉亭之中悠闲地下棋^,四面的帘子已经卷起,清风拂过,气氛安静而温馨^。

    见到王子衿了来了,旁边的婢女连忙引了她落座^。李未央笑道:“怎么这么着急,昨天不是刚来过吗?”她一边说着,已然落下了一子。

    王子衿淡淡一笑:“昨日你说要针对嬴楚想个主意^,我被你勾起了兴趣**^,昨晚上一整夜都没有睡着*,偏偏你总是说一半就不说了,岂不是要愁死我?!?br />
    李未央横她一眼*&,不露声色地一笑,却转头向郭导道:“五哥,该你出棋了^&?!?br />
    郭导苦思冥想了半天,似乎十分踌躇*&?此谀抢锵氲煤艹錾?,王子衿低头一瞧,只见到这出棋黑子已占半壁江山*,可见李未央是赢定了。她忍不住催促:“好了,你们也不要光顾着下棋*,还没有回答我的话呢*&!”

    李未央神色冷静^,显然没将此事放在心上:“我都说了会有自己的法子,子衿又何必这么心急,往日里你可不是这样的个性^^?!?br />
    王子衿不由就是一哼**,抱怨道:“调起了人家的胃口,又故意什么都不说*,从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个人这么坏^!”她的话音刚落就瞧见阿丽公主走了过来^。

    阿丽公主原本一副笑嘻嘻的模样,可一看见王子衿*&,美目就是一凉,声音多了三分不悦:“你跑到这里来做什么^^?郭家可不欢迎你!”

    听到这句话^,王子衿愕然,而其他两个人却都笑起来&。郭导说道:“可见王小姐你这个人不讨人喜欢^&,连阿丽公主这样性情开朗、心无芥蒂的人*,都不想见到你!?br />
    王子衿想要发怒,可是想了想却又忍下了^,对阿丽公主道:“公主殿下还不知道我已经和嘉儿变成好朋友了吧?”

    阿丽公主狐疑地看着李未央,目光之中有三分不解,她真是搞不懂这些聪明人,三天两头地互相争斗不说^,一转眼竟然就能做在一起喝茶下棋&,她们究竟在想些什么&?

    阿丽公主心性单纯,她没有办法理解所有的世家之间或离或和依靠的仅仅只有一点,那就是利益*。当郭^、王两家利益相悖的时候&,他们会争个你死我活^&??梢坏┧堑哪勘暌恢?*,也可以紧密的配合&。更何况李未央那一撮茶叶&,已然彻底收服了王子衿,如今她可是诚心诚意地帮助她,希望可以顺利地打倒裴后,以为王家赢取更多的利益^。毕竟裴皇后势力很大&*,而她身边也已经没有容纳王家的地位&,就算替她除掉了李未央,王家又能有什么好处?与此相反的是&,若是王家改为支持静王元英,一旦他登上帝位^&,他们的身份可就大不一样了*,一下子从寻常世家&&,变成了勤王的豪门。

    阿丽公主看到李未央真的点了点头,这才相信王子衿的确是和她言归于好了&,不由撇了撇嘴在一旁坐下,探头探脑地看着眼前的棋局^。

    王子衿瞧阿丽公主神情可爱、眉目欢脱,也不由就是一笑^。这世上有一件很奇怪的事&,但凡心机深沉的人都爱和单纯的人做朋友*,许是算计的多了,遇到阿丽公主这样的直肠子还真拿她没有法子^。

    这时*,赵月捧了四个小盅来,白玉做成**&,十分精巧^。王子衿以为是茶,端在手中却是一股暖意^,打开盖子见到里面红艳艳的汤汁很是讨人喜欢*,不由侧头去问李未央道:“这是什么?”

    李未央微微一笑:“这么冷的天气,我想光喝茶也没什么意思,恰好有新鲜的樱桃汁,用水温了正是暖心暖肺?!蓖踝玉频懔说阃?,不一会儿&,又见到婢女们流水一般地送上各式果子、点心^。用金线小碟足足摆了十^、七八碟,放在她的面前。王子衿索性安然地在那里,一边吃点心^,一边悠闲地看着棋局,不时指点郭导两句。

    一来二去郭导被整得有些生气**,他扬眉道:“我难道不会下棋吗?非要你来教我^&!”

    王子衿面色一变:“你这人好没道理!我好心教你,你不谢我也就罢了*,怎么还开口责怪*?”

    郭导冷哼一声&,颇有些傲娇地说道:“我相信自己的棋艺是却对不会输给嘉儿的&。你不要开口*,再过一刻^,我就能赢她!”

    这句话说的其他三个人都笑了起来^*,王子衿撇了他一眼^,似笑非笑:“你们瞧,那是什么^?”

    阿丽公主顺着她手指的方向抬起头,看着天空悠悠飘过的白云*^,不由诧异道:“天上有什么?”

    王子衿神色镇定:“难道阿丽公主没有瞧见一只硕大的牛在天上飞*?”

    郭导却也不恼怒,刷地一声展开了扇子^,噼噼啪啪地扇了起来*^,随后他竟然灵机一动,手一沉,一子落在了棋局之中。

    王子衿美目扫过,轻吐出一口气:“叫你不要走这一步,你却偏要走,真所谓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闯进来*,这可怪不得我了&&!”果然,在王子衿的话完这句话之后李未央的棋已然出招,一步就定了乾坤。

    郭导输了,他的脸色不由变得难看起来。转头撇了王子衿一眼*,道:“你还好意思说!都是因为你在旁边干扰&,所以才害我分了神&!”

    王子衿不由放下手中茶盏*,压抑了眸光之中的嘲讽^^,一字字道:“瞧五公子这话说的^&,以后你下棋的时候*^,咱们都得退避三舍,所有的人不能咳嗽,不能说话,你干脆也禁止别人走动,省得要是谁不小心打了一个喷嚏,也会干扰你的思绪吧!”

    郭导刚要说话,却瞧李未央正含笑望着他们,不由道:“嘉儿&&,你来评评理!”

    李未央淡淡地饮了一口茶*,故意看向阿丽公主道:“公主殿下以为如何&&?”

    阿丽公主托着下巴^,塞得满口都是糕点,却是口无遮拦地道:“我倒觉得他们两人像是欢喜冤家!”

    听完这四个字,王子衿的面色一下子涨红了。她外表风流蕴藉,却自小在山上长大&,骨子里素来是个十分端肃严谨的人&*,何曾被人用这样的词形容过&*?更别提对象还是郭导!欢喜冤家&?亏阿丽公主说得出来!

    看王子衿分明恼了,李未央连忙按住她的手臂轻声道:“不必理会阿丽公主所言,若是你中了她的激将法*,岂不是真的坐实了这欢喜冤家四个字&?”她说到这里^,目光却是看向郭导*,郭导无奈地摊了摊手,表示自己压根儿没有想到阿丽公主会往别处去想^。

    李未央轻轻一叹,在她看来王子衿也的确是足以和郭导相配&,但是这其中还有一个问题&,郭导曾经伤了右手&&,这辈子都不可能再举剑。而王子衿又是一个追求完美的人^,她要的夫婿也必定文武双全*、天下无双。静王或可以匹配,可是郭导实在是攀附不上*,若是将来王子衿对于郭导这个缺陷有所嫌弃,那李未央宁可五哥娶一个普普通通的姑娘^,能够体会他的好^,品位他的真,欣赏他的潇洒与脱俗&,而非王子衿这样事事追求完美的人……

    而此时王子衿已然将那一份羞恼压了下去^,她为了掩饰尴尬,似乎迫不急待地道:“嘉儿&,你还没有回答我刚才说的话^,你究竟要如何对付嬴楚&&?”

    李未央见话题又转了回来^,只是微笑:“子衿为何对这件事如此执着?”

    王子衿见对方不为所动&,只好实话实说道:“只因为上一回我想杀他却没有成功^,可见其刀枪不入难以对付^。对付这么一个不死的人,你要如何才能成功?”

    李未央的目光在王子衿的面轻轻掠过^,神色却是十分平静:“这世上最了解嬴楚的人不是咱们,而是裴后,若想要嬴楚死*,只能裴后亲自动手*?!?br />
    听到这样一句话**^,王子衿和郭导都震住了。

    却是阿丽公主抢先问了出来:“这怎么可能*?嬴楚可是裴后的得力助手*,又对她忠心耿耿,无论如何裴后也不会杀他的!”

    李未央却摇了摇头,:“那可未必^!太子是裴后的亲生儿子,因为嬴楚太子和裴后之间也起了不少嫌隙,再加上最近这些流言***,为了安抚太子,裴后对于嬴楚绝没有之前那般宠幸了*?!?br />
    郭导深深地望着李未央道:“可是光凭这一点还不足以撩拨裴后去诛杀嬴楚,不是吗?”

    李未央嘴角慢慢扬起:“那咱们就给她制造点杀嬴楚的理由?!?br />
    王子衿反复念着这一句话,柳眉轻蹙:“这可不好办,就像公主刚才所言,裴后虽然渐渐有些疏远嬴楚,但她不会无缘无故去杀一个对自己忠心耿耿的人*,除非是……”她说到这里突然顿住,然后顿悟:“除非嬴楚已然危及到了她裴后的地位,事关利益她不得不除掉嬴楚……我明白了!”她眸子一亮*,立刻道:“咱们可以像上一回那样^,如法炮制制造一些流言出来*,到时候裴后自然不得不除掉自己的这个臂膀*?!?br />
    李未央轻轻一叹:“同样的招数可一不可二^&,做的太过明显反倒会让人觉得此事蹊跷?*!?br />
    王子衿有些犹豫:“若非如此,难道你还想要抓到真实证据不成*?”

    李未央笑容非常和煦,神色却充满了自信:“要抓证据又有何难^!端看咱们能不能做得天衣无缝?*!?br />
    郭导却摇头道:“不,若是你想要在宫中动手脚,我劝你歇了这个心思*,裴后在宫中这么多年*,势力早已根深蒂固,岂是咱们可以轻易动手的,到时候万一不成&,反倒惹祸上身?!?br />
    李未央当然明白郭导的顾虑^,但裴后迟早有一天会杀了他们**,不如先下手为强,她可再也不想看到嬴楚闯入郭府中了*。思及此&,她淡淡地道:“量小非君子^,无毒不丈夫&!咱们自然不能做的那么明显*,流言既然不可用*,咱们就让大家亲眼瞧见*!”

    王子衿一愣^,随后道:“这么说你已经挑选好动手的日子了?”

    李未央轻描淡写道:“腊八就要到了&,按照惯例裴后会在那一天大宴群臣和宾客&。当然,因为前线战事的原因^,皇室为了安抚人心,这宴必定不会小^,到时候咱们就可以找到动手的机会^!?br />
    郭导不禁声音低沉了三分:“你要拿什么动手?又怎么让众人知道*?”

    李未央微微一笑道:“子矜,你精通奇门遁甲之术,我想要问问你这世上有没有能让人产生强烈幻觉&&,神智混乱的药*?”

    王子衿略微惊疑,沉吟道:“下毒之事我并不太精通,但是我身边有一个婢女,说不定她会有办法的?!彼底?*,她转头道:“春风*?!痹谕踝玉粕砗蟮乃拿烂叉九?,立刻有一名碧衣女子站了出来。

    李未央冷眼旁观*,见这女子不过十三四岁的模样,却是目光灵动**、举止活泼^。上前来行礼&,却又是十分端庄,可见王子衿管教得极好。她笑容亲切道:“你的这个婢女叫作春风吗?她精通毒药?”

    王子衿微微一笑:“这丫头的父亲本名做范泽^,对配置毒药极有研究,可以说是专家。他原先在刑部衙门当个小吏^,负责起草公文*,偶尔也帮着仵作鉴定疑难案件中的中毒情况。后来因为一个案子被人牵涉其中*^,无辜枉死,这个小丫头也就流落在外*。偶然被我寻见^,便将她带回了家。她和她的父亲一样&,对药都很是精通?!?br />
    李未央笑了笑*,问道:“春风&,我有桩疑难不决之事,想请你琢磨琢磨^?&!?br />
    “请郭小姐示下?!贝悍缟羲榱榈?&,听起来人如其名*,果真让人觉得如沐春风,李未央笑着讲刚才说的话重复了一遍*&。

    春风想了一会儿,道:“若是要人不能察觉^,恐怕比较困难&,而且按照郭小姐所说&*,此人对巫术毒药都很精通,那就更是难上加难了?!?br />
    李未央望着她:“那你可以做到吗**?”

    春风抬起头来,郑重地道:“奴婢可以配制一种药粉^,这种药粉只要人一接触就可以产生强烈的幻觉,严重的甚至会神智丧失*,但因为对方是行家咱们必须要小心谨慎,只要药量下的轻&、下的巧&*,也有机会不让对方知晓*&!?br />
    王子衿不放心道:“你有把握吗^?”

    春风点了点头,道:“奴婢马上配置^,三个时辰之后就可以献来给小姐?!?br />
    王子衿十分满意*,微微一笑道:“嘉儿&^,你瞧这丫头还成吗?”

    李未央自然赞叹道:“是个聪明伶俐的丫头**,看来子矜身边果真是藏龙卧虎^?!?br />
    王子衿略有得意的一笑,她毕竟是个年轻女子*,纵然胸有千壑,却毕竟被李未央始终压了一头&&,此刻听到她羡慕的语气,她便不免更加得意了。郭导瞧见王子衿的尾巴翘了起来**,不自觉就想上去踩一脚**,他叹了一口气道:“可惜呀&&*,可惜!”

    王子衿立刻横眉望他:“可惜什么?”

    郭导笑道:“可惜一个丫头都比小姐要能干,亏你还如此自鸣得意&!”

    王子衿一口气没有噎上来,差点说不出话来,她怒视着郭导,竟全然失去往日的分寸。

    李未央见状连忙道:“好了五哥,你就不要再拿子矜寻开心,你明知道她的个性,又何必故意气她*?”

    郭导哈哈大笑道:“我原以为你身边丫头文武双全,却不料还有个制毒高手&&,可见王家用心颇深,不知要把王小姐托到什么地方才算完呢^?”这句话是指王家野心极大^。

    王子衿面容一肃^,正色道:“我好心帮忙*,你却故意出言讥讽&,这是对待盟友的态度吗**?你若是对我个人的性格有所不满,早点提出来也无妨^&,何必拐弯抹角、冷嘲热讽&?是,我王子衿的确是个两面三刀、见风转舵的人,我也毫不掩饰^,但是为了家族利益,我不得不如此。哪怕我心中一直敬佩嘉儿^^,我也必须与她为敌,这是我的使命,也是我的责任&&,你郭公子不也如此吗*?”

    郭导一怔^,看进了王子衿的眼中&,只见那一双清亮的凤目炯炯有神**,似有一簇燃烧的火焰,美得惊心动魄。他心头不由就是一惊*,随即笑道:“是我失言了!”

    王子衿脸色和缓下来,轻轻一叹:“我知道不论是五公子还是嘉儿,你们都没有全然信任我。但是有一句老话叫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我既然答应了与你们结盟,在最关键的时刻也一直站在你们身边*,你就不该随随便便怀疑我&!?br />
    李未央微笑起来,其实在她看来真小人远比伪君子要可爱,她自己也不是什么光明正大的人&&。王子衿前期总是变来变去,虽然也颇含了点小女儿嫉妒的心思*&,但更多的还是从大局考虑^,否则她也不会此时坐在这里*^。敢和裴后叫板^,这已经说明此女具有非同一般的魄力了*。想到这里,她语气轻快:“五哥,子矜说的没错,所谓用人不疑、疑人不用**,既然咱们要借助她王家的力量,又何必总是咄咄逼人呢?”

    郭导连忙站起身来,向王子衿深深施了一礼*,道:“是我的错^,从今往后^,我再也不会对王小姐冷嘲热讽了*?!?br />
    王子衿摇了摇头,她何尝看不出来郭导的心思。对方是把好人让给李未央来做,而他情愿站在黑处,扮了一张白脸故意惹怒自己。这几日冷眼旁观,她只觉得郭导对李未央似乎有一种特别的关怀,而这关怀已然到了极处,仿若处处为对方着想&,远远超过一般兄妹之情。

    她突然想起王季曾经说过那个关于郭嘉并非郭府亲生女儿的传言&,心头不由就是一动,难道说这郭导他……她仔细看了看对方^^,心中不免升起了一丝叹息,这样一个才貌双全的贵公子竟然也会被郭嘉迷住&,这条情路注定走得坎坷。想也知道李未央的身边早已经有了旭王元烈,那也是一个天上有地下无的人物*^,怎么会轻易叫郭导夺爱?看来还是襄王有梦神女无心。她这样想着,面色不禁和缓了三分道:“我也不是小肚鸡肠之辈,今日之事就此揭过,我再也不会提起了^?!?br />
    三人重新坐下,已然换了一副心态。李未央笑道:“我听说五哥画画的不错&?!?br />
    郭导一愣&,似乎见李未央神情有些促狭,不由就想起自己曾经为她画的那些画,脸上一红道:“小妹就不要拿我开心了!有什么事你尽管吩咐就是^?!?br />
    李未央淡淡道:“等到那药粉制好&,将它磨成墨汁掺进一幅画中去。到时候*,你自然知道要做什么?!?br />
    郭导看向王子衿&,对方也同样是一副是吃惊的神情。

    李未央淡淡地道:“嬴楚请了著名的玉雕匠人,还四处寻访出名的画家画出模本,要在腊八节那一日进贡一座千手观音玉像送给裴后,可惜他寻觅良久都没有找到合适的画师&,重金得到的画作也都不甚满意……”

    王子衿素来消息灵通^,她点头道:“这个消息我也知道^,探子已然将一切禀报过来^。但这只是小事^,所以我就没有提及,嘉儿有什么主意&?”

    李未央目光深凝:“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一切就看腊八节那一天了**?!?br />
    ------题外话------

    本城出现禽流感疑似病例*,若是小秦出现突然停更数日而米有向大家请假说明的情况下,那小秦一定是长出了翅膀,>_<,……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庶女有毒286》,方便以后阅读庶女有毒286 三人成虎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庶女有毒286并对庶女有毒286 三人成虎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庶女有毒286*。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