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0 背上黑锅

    郭府的花园凉亭里*,李未央轻轻地剥了一个柑橘^^,送到郭夫人面前*。阿丽公主则托腮坐在一边,百无聊赖的模样**。

    郭夫人接过柑橘,含笑看着对面草坪上的一幕。只见郭导扮成马的模样,李敏之则骑在他的脖子上*,笑嘻嘻地喊着:“驾^^、驾*^,哥哥快跑*!”乳娘跟在后面紧张兮兮地跑来跑去^。这些日子以来敏之的性格越发活泼*,又恢复了往常一样^*,见人就笑的模样^^,早已经不是当初那个自闭^、不爱说话的小男孩了^。他尤其喜欢和郭导在一起,每次碰到他就死死的拉着不放*。也难怪,郭导个性十分的欢快*,讨孩子喜欢^*^,又或者说他天生就是个孩子王。

    李未央看着郭夫人面上深切的笑意*,不禁淡淡地道:“母亲,敏之如今被照顾得这么好^,你费了很多心思^,我真心的感激?*!?br />
    郭夫人摇了摇头^,道:“傻孩子,跟娘有什么好谢的^。敏之是你养母的儿子,就跟我的孩子没两样^*?!?br />
    李未央含笑^,目光落在了远处郭导和敏之的身上*。

    敏之乌溜溜的眼睛转来转去*,突然就大声的喊着:“停、停!”郭导立刻停了,弯下身体,敏之从郭导的身上滑了过来*,迈着小短腿^,飞快地跑过来,奶声奶气道:“姐姐*,今天公主姐姐怎么没有来?”

    阿丽公主大声道:“敏之,我不是在这里吗^?”李未央一愣^,随即便看向郭夫人*,郭夫人微微一笑:“敏之问的是南康**^,她今天一大早就出门上香去了*?*!?br />
    自从南康寡居以来,一直是闷闷不乐*。于是郭惠妃便向皇帝请了旨**,让她暂居郭府权作散散心*,这虽然于理不合^,但是齐国公府是郭惠妃的娘家,再者南康是一个寡居的公主,谁又会特别在意她呢*?

    住到郭家的前半个月^^,南康公主几乎是日夜难安*,形销骨立*。后来经过郭夫人的开解*,她的心情开朗了许多,偶尔也愿意出去走一走*,但是仅限于去庙中上香^**^。

    李未央听到这里也没有多想,便微笑道:“既然是上香,为什么不和咱们一起去*?”

    郭夫人轻轻摇了摇头**,道:“这个孩子个性现在越来越沉闷,我说十句她才答一句*,有时候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br />
    李未央闻言沉思片刻,道:“公主年纪还轻^,总有一日她会想通的?!?br />
    话虽如此*,南康公主嫁了王延那样的丈夫*,虽然现在王延已死*,可是满城的风言风语却从未停息^。南康公主承受着许多压力,早已经不再是当初那个天真烂漫的少女了。

    李未央虽然乐于见她成长*,可若这种成长是以惨痛的人生经历为代价,那也太残酷了一些。

    就在此时,敏之突然拉了拉李未央的裙子,李未央低下头,只见到敏之笑嘻嘻地道:“姐姐^,改天咱们也去集市上玩呀,刚刚五哥答应我了*^,要带我一起去呢*!?br />
    李未央看向郭导*,郭导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已经大步地向这边走过来^*。他满脸的笑容道:“你这个鬼灵精^,就知道缠着你姐姐^!”

    李未央失笑道:“过两日就是大都最有名的庙会*,咱们一起去瞧瞧就是了?*!彼矫砘?*^,不过就是赶集^,只不过因为地处大都*,所以这集市的规模也更大更热闹。

    郭导点了点头,道:“好^,就当去散散心*,把南康也一块带上就是了^!?br />
    阿丽公主听到这句话^^,猛地瞪大一双水灵灵的眼睛,道:“我也去我也去*!”还没说完*,她突然想起了什么,道:“对了^,郭敦去了哪儿?怎么今天一早就不见他人影了*?”

    李未央看着阿丽公主微笑道:“也许四哥是出门办事去了^?^^!彼闹腥绰愿衅婀?,自从被皇帝削了官职之后,郭敦一直是闭门思过极少外出^,可他今天为什么不声不响就出门了呢^*?

    几人正说笑着*,忽然见到赵月急匆匆地从外面走了进来*,她见这种情景^*,面上掠过一丝焦虑^^,却不得不回禀道:“小姐*,出事了*!”

    李未央见赵月满头大汗*^^,面色焦虑,不由轻轻蹙起了眉头道:“出了什么事*?”

    赵月看了一眼郭夫人*,却是十分忐忑^,低下头去,一个字也不敢说*。

    李未央立刻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而此时郭澄也已经快步走了过来*,声音低沉道:“赵月,这件事情也瞒不了多久*,你告诉她们吧!”

    赵月知道隐瞒不了^,便有些不安地道:“刚才从外头传来消息,说是王家二公子王广在别院被人杀了!?br />
    李未央眉心皱得更紧:“你是说王广^^?”

    赵月低声道:“是,的确是那王家的二公子?*^!?br />
    阿丽公主嘴巴微张,几乎不敢置信^*^,随后道:“这……怎么会^!”

    郭澄脸色是从未有过的沉重:“更糟的是所有人都在传,杀了那王广的人就是四弟****!这一回咱们家可要遭大殃了!”

    郭夫人愣了一下^**,手中的柑橘一下骨碌碌地滚在地上^,沾满一地的灰尘^。敏之还什么都不懂*^^,他只是捡起柑橘又送回去给郭夫人^,可是他的小手举了半天^,郭夫人却已无力顾及他*,只失声道:“澄儿*^^,你刚才说什么**?”

    郭澄眼眸忧虑、面色凝重道:“母亲,京兆尹已经将四弟当成杀害王广的嫌疑人拘捕了起来^^!”

    郭夫人心头一痛*,眼前一黑^,立刻整个身体软了下去,旁边的婢女一阵惊呼:“夫人,夫人*,您没事吧?”

    李未央连忙扶住她,见她只是一时过于着急才昏迷过去^*,才将她小心翼翼地交给婢女:“还不快扶母亲回去!”婢女们应了一声^,这才扶着郭夫人回去*^。李未央随即又吩咐乳娘把敏之抱走**,这才转过身来*,看着郭澄道:“父亲可知道此事吗^?”

    郭澄点了点头:“刚才我已经先行禀报过父亲,他亲自去京兆尹衙门打探情况*^^,很快就会有消息就传过来了?^!?br />
    李未央慢慢地又坐回了凳子上^,郭导看了一眼郭澄皱眉道:“四哥为什么要杀王广?这没有理由?^^?*?”

    郭澄叹了一口气:“不管有没有理由*,王广都是死了*,再加上郭家和王家的旧怨,恐怕这件事情不能善了*?!?br />
    李未央却并没有过于慌张^^,裴后若是就此收手她才觉得奇怪呢,只是这件事情对方动作也太快了……她下意识地看了阿丽公主一眼,只见她两眼发直^,完全的呆住了^,似乎根本不知道该做何反应^。

    李未央长叹了一口气,道:“现在这种局面^,只能先等一等*,最好还能让我见一见四哥^?*!?br />
    郭澄却是犹豫了片刻才道:“如今不允许任何人探视,但我会想想法子的^!?br />
    李未央点了点头*^,看了一眼阿丽公主,低声道:“公主^,这种时候我们顾不得你^,请你自行回去歇息吧?*!?br />
    阿丽面上难得露出茫然之色^,一双美目也是没有焦距*^^,似乎要站起来,可不知为什么手脚全都发软,她下意识地拉住了李未央的袖子道:“嘉儿^,郭敦会没事吗*^^?”

    李未央轻轻地摇了摇头^,道:“我也不知道?!北暇拐饧虑槔吹氖滞蝗?,连她都没有想到郭敦会牵扯到一件杀人案中去,更别提这被杀的人还是王家的公子^。她相信经过王延一事郭敦早已知道收敛^*,绝不会做出这种鲁莽的事情^,更别提王广温文儒雅、个性温和*,几乎可以说是与世无争^,无论如何都很难让人相信他们两人会拔剑相向。

    他们正在凉亭中忧心忡忡地说话*,南康公主远远地走过来,却是面色惨白^,像是受了什么惊吓的模样^。李未央站起身^*,迎了上去,温和道:“公主,你回来了?!?br />
    南康公主似是吓了一跳,抬起头来看着李未央^^,眼眸之中有些惊恐道:“哦*^,嘉儿姐姐,是你?*^!?br />
    李未央听她语气奇怪*,不由又多看了她一眼。见到她身边只带了一个随身的宫女,便只是微笑道:“公主要出门上香^^,怎么不和我们一起去*?!?br />
    南康脸色变得更加苍白^^^^,嗫嚅着道:“刚才我出门不小心吹了风*,现在有些头疼,我要先回去歇息*^,其他事情回头再告诉你^?^*!?br />
    李未央还来不及多说什么*^,就见到那宫女已经快步地搀扶着南康公主离去*。李未央看着她的背影^^^,不由轻轻皱了皱眉头*,今天的南康看起来有些奇怪^。郭导走到李未央的身边^,低声道:“怎么了*^?”

    李未央目光停驻在南康的背影上:“我只是觉得南康今日有点奇怪^,五哥^,待会儿你问一问马夫看她究竟去了何处*^!?br />
    李未央的话音还未落**,已然听见婢女来禀报道:“小姐,旭王殿下到?^^!?br />
    元烈一身骑射服,恼怒少见的凝在俊美的面孔上**,风鼓衣袂,满头黑发不绾不束^,直欲飘飞起来,背上还背着一把长弓,显然是从郊外狩猎急忙赶回来的^。李未央看到他这个模样^*,立刻就明白了什么,她低声道:“你已经得到消息了**?”

    元烈点了点头^*,嘴角抿成一道直线:“现在这件事情闹得满城风雨^^,还有谁不知道呢?”

    郭导心中抱了一丝希望:“这件事情^^,旭王殿下了解多少?”

    元烈的眼里,一道神光暗了下来,变得越发幽深:“我只知道是王广在别院休息的时候^**,不知怎么回事被你四哥闯了进去*,两人莫名发生了争执^。等你四哥离去后不久*,他们就发现王广被人杀死在屋中,身上中的是刀伤……”

    李未央凝神看着他,脸容上浮现了疑云:“如此看来^,事情的真相还要等京兆尹来调查了?!?br />
    元烈眉间似有解不开的锁,道:“如今真是扑朔迷离*,我实在想不通,郭敦有什么理由非要杀了王广不可**^!毕竟王广的个性淡泊名利**,与世无争^^*^,跟你四哥也没有起过直接的冲突,纵然为了王延一事,也不该落到如此境地^?^!?br />
    李未央想到王广那一双淡泊的眸子,不禁叹了口气:“王广这样的个性,本不该被卷入这样的事情*^?!?br />
    事发之后*^,人人都在悄悄议论*,之前王延的事情还可以说他是有错再先**^,王家也不好过分怪罪郭氏*,但这次敦敦竟然无缘无故杀了王广^^。王广和性情暴躁、人缘不好的王延大不一样,他的风评一向很好^*^**,所以他一死舆论全部倒向了王家^。人人都明白^^*^^,尽管王琼素来个性十分宽宏*,他肯定也没有办法容忍郭氏这样的行径。在有心人的散播之下,流言蜚语传得满天都是^^,郭夫人日夜忧思难安,一时竟然病倒了。齐国公也是十分的焦虑*^^^,素来沉稳的他一连三日都没有在用膳的时候出现,可见他心情烦燥到了什么地步^。这些日子以来*^,他一直在召集郭家的幕僚商议此事。但是不管这些人出了什么主意,他们都不可以轻举妄动,因为裴后*、王家**,所有的眼睛都在盯着他们的一举一动**。

    因为不能探视,所以李未央也不知道当天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她左思右想,为今之计只有向王家人了解这件事,但是现在他们又怎么能上门呢?李未央端着茶杯,思绪已经飞到很远,正在悠悠出神之间却突然听见赵月来报:“小姐,南康公主求见*^!”

    李未央一愣*^,这几日她忙着调查郭敦的事情,压根没有顾得上南康公主,她想了想道:“请她进来吧?^^!毙媵е?,就见南康公主面色憔悴地从门外走了进来。

    李未央瞧她一副风一吹就倒的模样,不由蹙起了眉头。前些日子,南康的身体和心情都已经好多了^,脸上也出现了红润**,怎么这两日又变得如此消瘦*?她想到郭敦*,下意识就觉得南康是为了郭敦的事情烦扰*,可是很快她又想起了一件事^***。李未央不动声色,只是走上前**,关切地道:“公主^,怎么面色如此难看^,可是身体那里不舒服?要不要请太医来为你诊脉*?”

    南康公主一惊*,连忙道:“不*、不必麻烦了^^!我只是这两日胃口不好,睡不着觉*^,所以才有些憔悴,不是什么大事,就不要惊动太医了^?!?br />
    看她一副不安的模样^,李未央闻言不再勉强,只是吩咐赵月去上茶^*,随后轻声地道:“公主突然到访*^,可是有什么事吗*?”

    南康公主面上显出了三分犹豫*^,但终究咬了咬嘴唇,几乎要将那苍白的唇瓣咬出血来*^,才低声问道:“郭敦表哥的事情^^,可有什么进展吗***?”

    李未央摇了摇头,随即看见南康公主面上露出失望的神情,心中一动^^,她柔声道:“公主,听你这样关心四哥我才放下心来^,我原本以为若四哥果真杀了王广,你还不定会如何怨恨他呢……”

    南康公主似乎被吓了一跳,看着李未央^^*,嘴巴张得大大的*,几乎说不出话来。

    李未央见她瞠目结舌的模样^^*,只是轻轻一笑^^,似乎漫不经心地道:“公主殿下曾经与我说起对那王广十分青睐*^*,可是经过这么多事情*,公主的心意还是一如既往吗*?”

    南康公主心中一凛*,下意识道:“嘉儿姐姐你误会了,我只是为郭敦表哥的事情担心^,至于王广……我早就已经不再去想他了^。王延虽然很多不对的地方**,可他毕竟是我的夫君^,王广是他的兄长,我又怎么可能做出这种违逆人伦的事呢?”她一边说着*,眼中竟有泪珠就要滚下***^。她不愿在李未央面前失态*,便别过了脸,直到将眼睛里的泪珠全部眨掉才回过头来,看着李未央勉强一笑*,站起身来道:“我知道你事情多就不打扰了^,若是郭敦表哥那里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帮忙的*^,请一定要告诉我?!?br />
    李未央看在眼里***,唇边浮起若有所思的笑意^,并不勉强对方**,只是起身送她*。走到门口的时候^*,南康公主突然停下步子,犹犹豫豫地看着李未央道:“这两日王家正在办丧事*^*,我想……”

    真是一瞌睡就有人送枕头*,李未央笑了笑,道:“公主是王家的媳妇*^^,虽然王延做了很多错事*,但这一层身份是不会变的^。你理所当然要去王家吊唁,只是……”李未央话说了一半*,心中却转过无数的念头*,在南康公主还没有反应过来*^,她已经继续说了下去^^^,“只是你的身边不能没有人陪同^。这样吧^,我陪你去就是了!?br />
    南康心头一跳^^,看着李未央似乎有些不可置信:“现在这个时候^,郭家的人恐怕不方便去吧^^?^!币欢ɑ峒せ堋?br />
    南康能想到这一层^,说明她还不算太傻。李未央面上如常淡笑:“这一点公主不必忧心*^,王家再如何生气恼怒也还不至于将我当众打出来*?^!彼嫡饣坝锲智崴蒦,可是南康公主却是忧心忡忡*^,但是事已至此,她也没有什么办法^*,若是让她单独前去王家^,她又觉得有些不妥^。李未央主动要求陪同,那自然是再好不过。南康公主左思右想*^,终于点头道:“好*,那我就去准备一下,咱们明日一早便前去吊唁**?*!?br />
    李未央点了点头^,目送着南康公主离去。赵月这时候端了热茶进来*^,瞧见南康已经走了**,不由奇怪道:“公主怎么坐了这么一会就要走呢**^?”

    李未央淡淡地道:“这就要问她自己了,为什么一提起王广和郭敦就露出这么奇怪的神情*^^^!?br />
    赵月越发纳闷^,她倒没有看出什么稀奇来,只是觉得南康公主最近表现得不同寻常*^,若说郭夫人和齐国公过分忧虑郭敦的事情以至三餐不能下咽,那么南康公主又是为了什么呢*^?

    李未央站在门口想了想*,却是向赵月道:“去告诉旭王*,请他找人多多注意京中各大世家的动静*?*!?br />
    赵越立刻应了一声***,放下茶盏便转身出了门^^^^。

    李未央看着外头纷纷落下的雨丝,目光变得意味深长^,如今裴后是步步紧逼^,一步都不肯放松,这样也好^*,就让她看看对方能使出什么样的招数^*。

    这场雨下了整整一夜^,直到第二天早上也没有停。细密的雨丝之中,郭家的马车来到王家门前^,门口所有人都放下手中的事情看着这辆马车^**。有些刚走到门口的宾客们面面相觑^,完全不能想像郭家居然敢在这个时候上门,这算上门请罪**^^?他们这样想着*,便用一种近乎看热闹的表情看着这一切发生^,眼中充满了嘲讽^*。

    李未央对周围的视线视而不见**,面上神情只是淡淡的^,向南康公主道:“公主殿下*,咱们进去吧?!?br />
    南康公主在众人面前有一丝忐忑*,迈出去的步子也有些僵硬了,她看了一眼身边的两个人,李未央和郭导都是神色自若*,丝毫也不曾受到外界的影响^,她心中不免暗暗的佩服*,这两个人还真是淡定,对什么都不在乎*^!反观自己,就过于失态了*。她定了定神*,这才率先进了王家。王家早已经布置好了幡旗*,一踏入门内便可看到高高的幡旗插在院中*,迎风飘飘,取其缠绵之意,意思就是要引着王广的魂魄随着这飘扬的幡盖归来*^^^。李未央站在那足有那三四丈高的大幡面前,只是轻轻叹了一口气**^^。

    报丧的管事大声道:“南康公主到*!郭公子*^^,郭小姐到*!”

    这样的声音传了出去*^^,一直穿过重重的院落^,在每一个人的心中落下了一层阴影^。在院子里出现的情形跟大门口一模一样,王家的亲眷^^,正在忙碌的仆妇随从,皆用一种十分古怪的眼神看着郭家的每一个人,甚至就连原本正在唱经的和尚们都停了下来^^。在一片寂静之中^^^,王琼已经越众而出*。他看着郭家的人,脸色变得冷沉下来,可以看出来他是极力压抑着心中的愤怒,声音低沉地道:“这里并不欢迎你们,请你们尽快离开!”

    这也是他们能够想像到的场景,可他们还是非来不可,若是郭家没人来,正好验证了传言,说明他们做贼心虚^*。齐国公本要亲自来**,可是他毕竟身份不同*,若是王琼当众羞辱事情反倒难办*,所以被陈留公主竭力阻止了。郭导上前恭敬地道:“王将军^,请您相信我们不是带着恶意来的。我们这一次来*^,只是为了吊唁王公子,并没有其他意思,请不要误会**!”

    王琼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极力压抑着心头的复杂情绪*。他看着郭导**^^,能够感觉得到对方没有恶意**??赡怯秩绾??一个月之内*,他连续死了两个儿子*,而且都和郭家有关。若说他依旧无动于衷^,那他岂非是禽兽吗*?他是一个父亲,然后才是一个将军*,连自己的儿子都无法好好的?;?*,他这个将军又做的有什么意思?纵然王延是死有余辜**,他并不怪罪郭家*^。那么王广呢*,他是一个多么温和的孩子^^,只知道下棋,与世无争,从来不会和任何人起争执。在王延的事情中**^,王广不知道费了多大的工夫才劝服了王家的每一个人^^,希望他们不要因此和郭家起嫌隙*^。这样的一个好孩子,郭敦为什么要对他下毒手*,王琼无论如何都无法理解。

    纵然知道这件事情未必一定是郭家人所为,可是郭敦出现在杀人现场^*,这是板上钉钉的事,所以他手掌不禁微微颤抖^,不过好在有着袖子的遮掩^,所以也未曾被发现**,强行压下心头的怒火,他凝声道:“你们的好意^,我心领了**^^,回去吧*?*!?br />
    现在可不是惺惺作态故作客气的时候*^!李未央却上前一步**,声音冷淡地道:“王将军^^,不知道可不可以让我和王小姐谈几句话^?”

    王琼看了她一眼,却是蹙起眉头:“现在还有什么好说的*^^^^?”

    李未央神色从容:“只是为了我们两家共同的安危!?br />
    王琼身体一震^,凝视着李未央平静的面孔半响无言^*^,气氛一时之间沉积到了极点,人人心头都捏着一把冷汗^^^。良久^,王琼别过了脸,这就是默许了*。

    南康公主见到郭家的仆妇随从身上都穿着白衣**,一个个皆是面露愤怒之色,不由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然而李未央却是脚步丝毫不乱,将所有人如刀锋一般的眼神视若无物^。她终于如愿的见到了王子衿,对方同样是一身丧服*^。

    王子衿抬起头来看了李未央一眼便垂下了眼睛*^,手中的动作却没有停,继续在灵前给她的兄长默默烧着纸钱^,说话的语气也十分平静:“郭小姐现在这时候来*,是有意要挑衅吗?”

    李未央轻轻一叹*,道:“也许每一个人都会这么以为吧^!但是我相信,王小姐肯定不会随随便便相信这样的话,纵然我再闲*^,也不会挑选这种风尖浪口来挑衅^?!?br />
    王子衿冷笑一声:“相信不相信,事实摆在眼前!我是诚心想要和郭家化干戈为玉帛的^,可是你们又是如何对待我们王家的*^?我三哥的确是该死*^,这一点我承认^,也绝不会袒护着他??墒俏叶缒??他从来没有得罪过你们^,甚至还千方百计地帮着郭家人说好话^^**。南康公主的事情**,若非是他在其中斡旋^,父亲还不能那么快释怀^??墒窍衷诹菜懒?^,下一个要论到谁^*?我*,还是父亲*?”

    李未央看着灵前的牌位**^,又看了一眼王子衿恼怒的神情,神色却很淡漠:“我可以理解王小姐的心情^,但你若是因为一时的恼怒^,而被仇恨蒙蔽了眼睛*^,只会被别人利用^。若是郭敦真的要杀害王广,一则缺乏充分理由*,二则他的实力足够逃之夭夭*,为什么要束手就擒?我真的很想知道这件事情的真相到底是什么**,背后那个人设计这一切又究竟是什么用意,难道你要对此视而不见*?”

    王子衿终于放下了手中的纸钱^,抬起眼睛盯着李未央**,眸子里似乎有燃烧的火光^,随后她慢慢地站了起来:“现在你跑到这里来^^,就是为了问我这个问题吗?”

    李未央面上没有丝毫笑意^^,只是极为郑重地道:“是,我为了替王公子讨一个公道***,也为我四哥讨一个公道!”

    王子衿冷哼一声*^,“公道?什么是公道,这世上有公道可言吗?你四哥或许受了冤屈^^,可他至少还活着*,谁又来为我二哥的死负责任^?”

    李未央冷冷地道:“出了事不要怪别人^,先想想自己为好*!王小姐明知道杀人凶手另有其人,却还是非要让我四哥陪葬吗*?”

    王子衿美眸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讽刺,笑容越发冰冷^,“若我说是呢!”

    李未央冷冷地道:“若是王小姐执意如此^^,咱们就没什么话好说了*?!彼底?*,她已经转身向外走去。就在这时候,却有一道白色的身影突然拦住了她的脚步:“郭小姐*,请留步?**!?br />
    郭导蹙眉*,挡在李未央面前道:“王季^^,你这是做什么^!”王季面色有些发白*,却还是勉强一笑道:“子衿向来和二哥的感情很好^**。在这件事情发生之前^,二哥还曾经说过两日就要带着子衿出门去散心??墒腔八盗嘶姑挥卸嗑?,他人就已经不在了……所以我希望你能够体谅子衿的心情,她不是故意这样说的!”

    李未央当然知道王子衿心情不好^**,只不过在她看来这世上没有因为心情不好^,就要罔顾杀人凶手*,让真凶逍遥法外的道理。她淡淡看了王季一眼,语气毫无波澜:“我能够体谅王小姐的心情^^,可这件事情明明是有人在背后捣鬼^^*,你们却不愿意将真相昭告天下。请恕我多嘴说一句,看你们如此作为恐怕二公子在九泉之下也难以瞑目吧!”

    听到李未央这样说^^,王季的面上闪过一丝震撼,他动了动嘴巴似乎要说什么却没有吐出半个字^,良久*,他才长出了一口气***^,低声道:“请几位到偏厅一叙*?!?br />
    李未央和郭导来到了偏厅^^,王季和王子衿都一同陪着,这里没有人注视,说话方便很多。王季开口道:“不知道郭小姐想要知道些什么*^?”

    李未央眼睛微眯,认真地道:“王公子都会据实的告诉我吗*?”

    王季目光中闪过一丝忧愁,但他的神情却是十分郑重:“是,郭小姐问一句,我答一句。若有隐瞒,我便对不起我的二哥!”

    李未央这才点头,轻声地道:“王广的尸体你们应当验过*^,有什么发现*?”其实这个问题,李未央曾经想方设法去京兆尹衙门打探过^??墒钦庖换夭恢赖昧耸裁慈说姆愿繼*,京兆尹却是守口如瓶^,只说一切案件进展将直接禀报给皇帝^,其他人都无从得知^*,坚决不肯透出丝毫的口风*。以至于到了今天*,李未央都还不知道事件发生的真实情况*^^。

    王季长叹一口气道:“在帮二哥收殓的时候,我们发现他身上有多处刀伤,致命的一刀在胸口**^。而那刀的口径就和郭公子常用的凌云刀是一样的*,若非如此,恐怕别人还不会怀疑到郭公子的身上^*^^!?br />
    李未央点了点头^,又问道:“我四哥是当场杀人被捉住的吗?”

    王季一愣*^,随即摇了摇头:“有仆从发现我二哥死在屋子里,立刻便大声喊叫起来*,声音惊动了后院^,他们冲出去搜查,恰好发现郭敦郭公子正要离开别院?!?br />
    李未央冷笑一声道:“正要离开别院**?这样你们就能够肯定一切是我四哥所为吗*?”

    王季看着李未央一时语塞^,王子衿却突然打断道:“我二哥的武功虽然不说顶高*^^,可是却也不是平庸之辈*^,能够胜过他的人屈指可数;の涝诔鍪碌氖焙蛞丫拇λ巡楣?,当时除了郭敦根本没有其他人在^,而郭敦被人发现的时候,身上还染有血迹*,不是他做的又是谁呢?”

    李未央若有所思:“现在看来,就连你们也不能提供给我什么有用的讯息了!”

    王季看着李未央,神色平静地道:“我相信这件事情郭小姐一定会调查清楚^^,还我二哥一个公道^^*^!”

    王季这样说**^,证明王家是不愿意插手此事了*。

    郭导冷眼瞧着他们*,却是淡淡一笑道:“我想王公子在天之灵也会不安,怨你们不去追查真凶*^,却在这里枉自伤悲^,甚至明知道这事情和我四哥无关^,却还是故意冤枉于他,堂堂煊赫的王家居然会如此行事^*^!算了,小妹*,咱们走吧,不必多和这些人废话!”李未央听到这里也不再多言*^,只是施了一礼*,和他一同离去^^。

    王季看着他们的背影*,面上的神情却逐渐发生了变化*,不由转头向着王子衿道:“妹妹^^,你觉着咱们这么做对吗^?”

    王子衿思量了片刻^*,才回答道:“这件事情纵然不是郭敦所为**,可与他也脱不了干系!既然郭嘉要怀疑,那就让她去调查吧*。若是她不能找到真实的证据,就让她四哥为我二哥陪葬也好*^,这样一来二哥在黄泉路上也不会寂寞*!至于那幕后黑手,我总有一天会把对方揪出来*,绝不会放过他的!”王子衿说到这里,美目之间中流露出一丝强烈的愤恨^。

    李未央从王府出来^,却瞧见南康公主神色不定^,她轻声问道:“公主殿下*,祭拜也祭拜完了,为什么还是如此不安*?”

    南康公主一惊^^,手中帕子一下子竟然落在了地上**,婢女连忙捡起收好,李未央凝眸望着她道:“公主身体不适^*?”

    “不*^^^,我没事^!咱们快回去吧^***^!”

    眼看着南康公主像逃难一样上了马车,李未央看了郭导一眼^,对方显然和她一样都注意到了南康公主奇怪的表现,这绝非是面对王家人过于紧张,更像是心虚……

    马车到了郭家*^,李未央微笑道:“公主*^*,你先回去吧,我还另外有事要办*^?^!?br />
    南康公主神色难安的下了马车^,又回头看了李未央一眼^,露出欲言又止的神情*,这两日李未央已经看多了她这种表情^,不愿再多说什么,吩咐马车快速离去*。马车一路到了京兆尹衙门的后门,元烈已经在那里等候,李未央掀开帘子^,微笑道:“怎么*^,终于想到法子让我见他了吗?”

    元烈点了点头^,目中有一丝得意^^,更衬得他面孔如玉:“京兆尹这老家伙素来狡猾,好说歹说死活不肯让我见人*。没法子**^,我只好绑了他那养在外头的怀孕小妾,若是他不肯放你进去瞧郭敦***^,那他这个小妾*、儿子^^,我就不准备还给他了*^,直接送去给他那个凶悍的妒妇老婆***!”

    听到元烈说得如此无赖*,李未央不禁摇了摇头*,只是略一点头便下了马车。

    元烈一路跟她一同进去*^,低声道:“听说郭敦在狱中什么话也不肯说,根本不像他的性格^,这件事情委实透着古怪,应该好好问清楚*!?br />
    李未央神色肃穆:“我明白?!?br />
    一路进了牢房**,整个监狱的环境都十分昏暗,狱卒特意点起了一盏油灯为他们引路*,穿过重重黑暗^,烛光落到郭敦的脸上,他下意识的闭了眼睛*^,免得因为久处黑暗而被光线伤害了眼睛。片刻之后他睁开眼睛^^,看见站在自己面前的是一个华服女子^,容貌清秀*,面容温和^^,正是他的妹妹郭嘉^。郭敦心头一震*,下意识地道:“妹妹*,你来了^?*!?br />
    李未央淡淡道:“四哥*,你真是长了胆子,居然敢去杀王广*^!”

    郭敦低下头***,眼中的惊喜一瞬间被伤痛所取代^*^。他一言不发的坐着^,似乎没有要再开口的意思。

    李未央吩咐狱卒把油灯放在旁边的桌子上,等对方退了出去,这才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道:“听说四哥在狱中什么话也不肯说,我还以为你是等我来将一切告诉我,可看现在这种情况*,似乎你对我也要三缄其口了^!”

    郭敦依旧不说话*,只是神色微微一动^。李未央缓缓吐出气息道:“母亲这几日头疼病又犯了^,一直卧床不起。父亲也是忧思过甚**,鬓发都白了几分*。他不断的召集幕僚商讨怎么救你,可惜陛下将消息封锁得很紧^,这一次连见到你都是旭王帮忙*^,若不是他,恐怕我连站在这里说话的机会都没有^^!?br />
    郭敦抬起头*^,这才注意到旭王元烈也站在对面,似笑非笑的抱臂看着自己。郭敦终究心头大为难过,叹了一口气道:“是我不孝*,累得父母也为我担心^?!?br />
    李未央却是语带嘲讽道:“不止是父母^,这几日阿丽公主也是一样忧心忡忡*^,连她最喜欢的点心也不肯吃了,更加不随便出门,每天只呆呆地坐在门口,看你什么时候能够回来?!?br />
    郭敦心中越发难受,却是低下头去*^*^,忍了眸子里的悲伤。

    李未央冷笑一声**,道:“我真的很想知道你究竟是为何人隐瞒^*?!?br />
    郭敦没有说话,可泪水却是滴落在地。

    大丈夫从不流泪,只是未到伤心处。李未央看着他*^,目光带着复杂的情绪*^,露出若有所思的神情:“四哥若是就此认了罪,就是在蓄意挑起郭家和王家的争斗^,你可知道这严重的后果吗?”

    郭敦当然知道这一点,可他有难言的苦衷*。

    李未央越发肯定了原本的猜测*,十分平静地道:“你这是为了南康公主么*^?”

    郭敦心头猛地一跳^*,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李未央,神情之中简直是震撼到了极点*^。

    李未央本来只是试探,可是见到他这种情景,原本的猜测已经肯定了十分*^,她摇了摇头^,语气轻巧道:“原来真的是她*^!”

    元烈上前一步**,目中流露出疑惑,逼视郭敦道:“究竟是什么回事^,这件事情又怎么会跟南康公主扯上关系?”

    郭敦咬了咬牙^,不吭声了**。

    李未央嘴角忽然扬起了一抹有些危险的弧度,转过头去对着元烈道:“不必问他了^^,这件事情还不如去问当事人的好!”

    元烈再怎么聪明绝顶*^,也没办法想象王广的死会和南康公主有什么牵扯……大伯和弟媳妇,老天爷!

    李未央走到牢房门口却突然站住*,转头对郭敦道:“四哥,我希望你能好好想一想*,义气应该讲在什么时候,又用在什么人身上*,纵然你真是为了南康公主好*^,为了郭家好^,但有些真相*,凭借你一己之力是根本没办法遮掩的*!”

    郭敦刚想要说什么^,可是那烛火一灭*,眼前的人已经走出了牢房*^。

    一路回到郭府,李未央不经通报便走进了南康公主的房间^^,南康公主此刻正对着镜子^^^,不知道为什么暗自垂泪*^。

    李未央微微一笑*,径直走到镜子面前****,目视着铜镜中的人影道:“公主也真是时运不济^,先是死了丈夫,如今寄居在我们府上,四哥又要死了*?!?br />
    南康公主浑身一震,猛地抬头*,看见了铜镜中站在自己身后的人,连忙道:“嘉儿姐姐,你刚才说什么*?”

    李未央漆黑的眸子里闪过一丝讥诮,毫不留情地道:“我是说四哥马上就要被判决了,故意杀害世家子弟*,又是有罪之身*,恐怕要被判个五马分尸*!”

    听她这样说,南康公主神色变得越发惊骇^*,甚至隐隐还有一丝凄楚和愧疚。

    李未央敏锐的铺捉到了她的神情,她走过南康的身边^,纤长手指轻轻划过铜镜略带凹凸的表面^,才转头看着南康道:“刚才我去牢中见过四哥,可是他却一心维护着某个人*,什么话都不肯对我说^??蠢此丫壬乐?,非要替对方背这个黑锅了!你说究竟是什么人^,才能够让他咬紧了牙关什么都不愿意说呢^^?”

    南康公主神色越发的悲伤,她别过脸去*,几乎不敢看李未央的眼睛**^*。

    李未央叹了一口气,在旁边的凳子上坐下,轻声地道:“四哥的性格虽然冲动*,可是这些日子以来已经收敛了很多,凡事总算知道先三思而行*,也不会那么莽撞了。母亲还说过些日子就会为阿丽公主和四哥举行婚礼,我想他们应该是很幸福的一对^,南康公主*,你说是不是***^?”

    南康不敢说话,只是低着头一言不发。

    李未央轻轻一笑*^,似是窥透了她的心思,只是继续往下说道:“可是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婚礼恐怕是再也没有办法进行下去了^!我真是替阿丽公主难过*,也替四哥难过。他知不知道自己维护的那个人压根就不在意他的死活,甚至不敢为他辩解一句^!没有办法^,四哥就是这么傻的人。为了义气,甚至不惜自己的性命*!”

    南康公主终于忍不住*,被彻底击溃了心理防线*,突然泪珠大颗大颗地落了下来*。

    李未央看她一眼*,知道对方若非如今已经崩溃,是绝对不会在自己面前露出这样的神情的。她静静地道:“南康公主,你不要怪我,千错万错你不该去见那王广*。你是公主殿下^,理应是高贵典雅*^,自守门庭^,王延的确是对不起你,但是惠妃娘娘已经说了,等事情淡了^,过个几年再替你另寻归宿,可是这归宿绝对不该是王广。你不是都清楚么,为什么还要去见他^^?”

    听到李未央这样说,南康公主擦掉了眼泪*。她抬起头来^^,定定地看着对方道:“我就知道你总有一天会发现一切的*,但是这件事情我也没有料到会变得这么严重*!事实上,自从王延死后^,我经常去寺庙中听大师讲经,王广也会去那里,我们偶尔碰到^,只是停下说一些话^*^。他为人风趣^^*^,而且宽容大量^,并不为了王延的事情责怪我,还经常安慰我,所以我们成为了朋友**。我也知道他毕竟是王延的兄长,我与他来往多有不妥^,所以这件事情我没有告诉任何人*^。在我的心底**,只是希望能够偶尔见一见他***,哪怕是像朋友一样聊天^,我也心满意足了??墒悄且蝗?,他突然传来消息给我^,约我去别院见面*,我以为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发生*^,所以才会急匆匆前去^,可是等我赶到那里^^,却发现王广已经死了?&&!?br />
    李未央目光在一瞬间变得凌厉:“你去的时候他已经死了?”

    南康公主目中露出一丝悲伤,可却依旧认真地点头&,“是,我去的时候他早已经断了气!就在这时候我才发现郭敦也跟着我赶到了别院,原来他在路上发现了我的马车,觉得行踪奇怪,便一路跟我到了这里^&*^,他来的时候王广已经死了^*,所以杀人凶手一定不是郭敦?!?br />
    李未央心中突然全都明白了。原来南康公主是约了和王广见面,所以郭敦才死活都不肯透露为什么他会在别院出现。他是跟着南康公主车架而去,而南康公主又是寡居……一个寡居的公主去和自己驸马的兄长见面^^&,这件事情若是传出去*,南康公主的荣誉就全毁了!不要说南康公主&,就连郭惠妃也会成为天下的笑柄^^,所以郭敦宁愿承认自己承担杀人的罪过,也不肯说出一切^。若说刚才李未央还对南康公主有些同情*,如今却已是十分恼怒了。她豁然站起身,冷冷地道:“公殿下^,你也太糊涂了!”

    南康公主说不出话来。她的确是糊涂,否则的话也不会去和王广见面,可是他们真的没有作出什么苟且之事。只不过是偶尔说说话&,下下棋而已*。但是这样的来往*,在公主和自己的大伯之间是绝对不该发生的*^!正因为如此,她才百般的隐瞒,却料还是被郭敦发现了^^。郭敦为人讲义气又关怀家人^,向来对南康公主有几分同情*^^,所以这一次他才一力承担此事^&,坚决不肯将真相对外透露^。想也知道,若是郭敦说出一切,非但不能为他减轻杀人的嫌疑^^,还会将南康公主一起拖下水。李未央转身,下意识地在屋中走了几步^,似乎有些踌躇**。

    南康公主看着她&,目光无限愧悔,道:“嘉儿姐姐,这件事情现在该怎么解决^?”

    李未央看她一眼,神色却十分冰冷&,南康公主有些瑟缩,几乎想要后退,可是想到郭敦她不由鼓起勇气道:“不如——我去向京兆尹大人说清楚*?^*!?br />
    此刻已是箭在弦上,容不得反悔。李未央道:“现在说什么都晚了。若是你去替郭敦说明^&,非但不能替他减轻嫌疑,还会让人觉得你是在和王广私会&&,被郭敦突然撞破,所以郭敦一时恼怒才会和王广起了纠纷^^*。果真如此*,王广的死*,郭敦是非背这个黑锅不可了!”

    南康公主原来以为最糟糕不过是自己坦诚一切^,万万没想到现在竟然说不得了&!她一下子懵了*,只觉得浑身冰凉,如坠冰窟^。

    ------题外话------

    感谢蜀山梦蝶、紫漾伊人童鞋的高度评价^,同时谢谢526039113&、拿老公换肉吃等童鞋们的打赏和鲜花*,不知道为什么前台我只能看到最新的打赏,其他同学的都被压下去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小十六你卖萌打滚都没用,小五是我的^!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庶女有毒270》,方便以后阅读庶女有毒270 背上黑锅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庶女有毒270并对庶女有毒270 背上黑锅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庶女有毒270*。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