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3 暗箭伤人

    听见王子衿这样说,李未央微微一笑:“另外有一件事^^,今后要请你们多多照顾公主^?!?br />
    王子衿点头,神色中却是明悟:“公主从今以后就是我的嫂子^,我们当然会尽心照顾,请郭小姐放心吧*!”

    李未央神色慢慢缓和下来^,道:“既然这样我就先告辞了&?!彼槐咚底乓槐咦砭鸵肴?&。

    王子衿却突然叫住了她,道:“郭小姐*&,咱们还事情没有商议?**!?br />
    李未央停住了步子转过头来,面上带着一丝笑意:“哦,不知王小姐还有什么话要说&*?”

    王子衿面上掠过一次犹豫,但她很快走上前来*,轻声道:“上一回裴家意图挑唆我们两家人起纷争,这件事情还没有和裴弼算帐,不知郭小姐是什么看法^?”

    这是想要问她的意见,还是想要示好?李未央闻言倒是笑了笑&,语气中有一丝漫不经心:“既然没有得逞那便算了,还能怎样?”

    王子衿盯着李未央*,几乎要望进她的心里去。从李未央的个性看来^,她是一个执着的人*,决不会轻易放过那些欺辱她的人&??墒俏握庖淮伪硐值娜绱说籢?王子衿原本想要挑唆着这位郭府的小姐主动去对付裴弼&,可是见她一脸淡然,原本准备好的那些话倒有些说不出来了。于是她只好微微一笑道:“郭小姐^*,有几句话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李未央唇边抑制不住浮起一点笑影:“王小姐有话就直说吧?^!?br />
    王子衿面上带着十分温和的微笑,那一双美目在李未央的身上停留片刻*,才轻声说道:“这件事情我考虑良久都不知道该如何与你说起。我曾经学过相面之学&*,初观一个人的面上若是红光满面,必是十分幸运、为人顺畅^。倘若红光之中带着烟火气息**^,则主灾难&*。若是黑气弥漫**,如烟如雾*,则主横祸&。倘若面上泛白,那家中定有丧事。若是满面喜气,当是会走横运**。若是喜气中带着黑气,旺运中衰祸必至*。若带白气,必有孝服^,白气中带彩色,则孝服中将有喜乐事*。经我看郭小姐的面容&,眉心似有阴云,黑气弥漫,却又如丝如缕叫我看不真切^*,似乎是说郭小姐将有横祸^*,请你千万要小心?*!?br />
    李未央略一停顿*,才问道:“不知王小姐所谓祸从何来^?”

    王子衿叹了一口气:“所谓祸从何来&,郭小姐心中应该最清楚?!?br />
    李未央笑了笑,却是毫不在意的:“多谢王小姐的贵言^,只不过我并不信命理之说*。小姐若是有心,不妨好好想一想该如何照顾公主才是。至于我嘛,就不必你担心了*,告辞^&^!”说着她已经举步下了台阶,头也不回地带着丫鬟赵月走了。

    王子衿看着她的背影^*,却是轻轻摇了摇头^。

    旁边的梧桐连忙上来问道:“小姐,你为什么要替这个郭嘉相面呢&^?”

    王子衿叹了口气:“我只不过是要告诉她如今局势不妙*,若要自保,就该先行动手?!?br />
    梧桐十分吃惊:“小姐的意思是……”

    王子衿面上似笑非笑,神色却十分清明:“裴弼此人实在过于讨厌,算计郭府就算了&^,竟然连我王家一起算计&&。如果能让郭嘉先行对付裴弼&,我们不就省事了吗?”

    梧桐应了一声,立刻道:“小姐果然聪慧?!?br />
    王子衿却只是摇头,声音中有些惋惜:“可惜我看这郭嘉倒并不上当*,真是个狡猾的女子?!彼庋凰?,脸上却是不甚在意,转身便进了门。她穿堂过院,一路去了王琼的书房,将今天听到的一切全都禀报了王琼。

    王琼勃然大怒,所以等到王延一回来^,便立刻让他进书房。

    王延心中十分恐惧^,他一直就很害怕王琼的严厉&。哪次自己若是犯了错&,第一件事就是被惩罚,可是现在想要转身就走却也晚了&。他只能故作平静地来到书房门前*,等他鼓起勇气,推门进去^。却看见王琼正和王子衿坐在一起,低声说着什么&,见到他进来两人同时抬起头来^。

    王琼面色冰冷道:“还不跪下!”

    王延吃了一惊*,随即便双腿一软,跪倒在地&^^。

    王子衿看着王延,神色十分淡漠,更是一动不动坐在那里,没有要开口的意思。

    而王琼厉声喝道:“你知道自己犯的什么错吗?”

    王延心里一跳,连忙道:“父亲&,儿子不知道犯了什么过错,请父亲明言*?!?br />
    王琼冷哼一声:“如今你是翅膀硬了&^,我也管不了你&,更不想管你!谁知道你却越发的糊涂&,我不想管也非过问不可,否则全家就要被你连累^&!这些日子你为什么不在公主房中照料,却反而去外面陪着那个女人^^?难道你忘了自己是什么身份*?竟然还向公主提出要娶那女人进门&!你当自己是什么东西^,又当王家是什么地方^!”

    他这话一说出来,王延先是一愣&,随后便是满面怒色:“那个女人又跟你们说了什么!亏我还以为她是一个懂道理^、识大体的^,却不料堂堂公主殿下竟然也学那等长舌妇,在背后告状!简直是无耻!”

    王琼听到这里*&,面色不禁大变,他猛地拍了一下桌子&^,怒声道:“孽畜&&!你说的是什么话,公主殿下岂是你能诋毁的^^!”

    王延却是满不在乎^,冷冷一笑道:“父亲*^,她算什么公主?不过就是一个常年不宠的女儿,皇帝可是连看都不看她一眼,他把这么一个受气包丢到我王家还不知道是什么用意^!你以为这间事情瞒的了谁!更何况那一日她可是被人掳走那么长时间*,纵然出了什么事,咱们也是吃哑巴亏,什么也不好说&!”他的话没有说完,王琼已经跨一步上来,猛地给了他一个耳光。他满面震惊&,不敢置信道:“父亲,你竟然打我!”

    王琼已是满面怒火&,手指颤抖,几乎说不出话来。

    王子衿连忙轻声劝道:“父亲&,你千万不要生气*,有什么话好好说?^!?br />
    王延狠狠地瞪了这个妹妹一眼,心道:又是你在背后捣鬼,跑来父亲这里说了我的坏话,现在又充好人!

    王琼憋了半天,良久才长出一口气**&,却是不怒反笑道:“我倒不知道你竟有这样的头脑,好,真是我的好儿子!”

    这下王延可吓坏了,他连忙跪倒在地颤声道:“父亲息怒&!”可是他的脸上却没有半点悔恨之意,显然根本不觉得自己错了。

    王琼只觉得心头悲凉,这个儿子是他所有的孩子之中最为鲁莽任性的^。虽然他文武皆学得不错&,头脑却十分的愚钝**,总是看不清事实*。这样的人若是生在寻常人家也就罢了^^,偏偏是王家,他们家族一直处于朝廷的中心,被各方势力觊觎着*,如今有自己和大哥的照顾^&^,这个孩子还能平安无事&,将来若是他们不在,他还不知道要闯出多大的祸来^。今天的事情自己都已经说的这么明白了*,他却还是一副懵懂不知错的模样,分明就是个蠢材&。早知今日,自己当初就不会让他识文断字,早早将他送入深山之中,自生自灭也就罢了&。他强忍怒气道:“你这个蠢东西!公主殿下是金枝玉叶&,哪怕陛下并不宠爱她,她也是血统高贵^,绝对不容玷污的!你竟然敢说出这样的话来,纵然你不想要命了,难道也不顾忌我们王家这么多年的声名了吗*?你父亲我这么努力&*^、这么隐忍,才到了这个位置,莫非你要活生生的将我王家毁了不成?”

    王延被王琼难得的怒气震慑到,口中却嗫嚅地道:“父亲,我不过就是不愿意娶这样的残花败柳,又有什么错?现在我只是想要娶一个喜欢的姑娘进门做妾&,这换在别人家也不是什么说不得的过错*,偏她如此小性&!”

    他的话没有说完,已经被王琼打断了:“别人家是别人家*,你是驸马,这个身份是永远不会改变的!你要做的就是好好地照顾公主*,事事顺着她,不要逆她的意&,如此我们王家才不会被人说没有家教^&,生出一个不尊皇室的儿子来&!那个女人你趁早打发了,若是下一回再让我听见关于她的只言片语,我就硬生生打断你的腿^,然后将你送回师门^&,叫你一辈子待在深山之中*&*,也免得我王家因为你闯下滔天大祸!”

    王延听到这里,完全愣住了**,他失声道:“可是父亲,绿腰已然身怀有孕&^&,那也是王家的骨肉??^!”

    王琼的脸色完全变了^。

    这一回*,连王子衿都不禁摇头叹息&*&。她没有想到,王家竟然会出王延这样个性的人,不但愚钝不堪而且不知悔改^。公主殿下是什么身份**,他这样羞辱也就罢了^,如今父亲百般告诫,他竟然还想要将那个女人娶进门来!若是有心人居中挑拨^^^,恐怕连静王和郭惠妃都要怨上他们,觉得他们王家是要故意和惠妃娘娘为难,和皇室为难……再联想到之前和郭家的纠纷,王家真是要被迫绑上裴氏这条船了。

    只听见王琼怒喝道:“没出息的东西&,我怎么生出你这样的孽子*&!”他一边说着,一边踉跄地后退了两步*。

    王子衿见他脸色不对*,一副摇摇欲坠的模样,心头大为焦虑,连忙扶住他道:“父亲息怒*!三哥只是一时糊涂&,好好劝他^,一定能想明白的?!?br />
    王琼颓然坐倒在椅子上道:“滚*^,滚出去&!”

    王延还没来得及动作,一只茶杯已经向他劈头打了过来**。王延连忙倒退了几步,快速地走出了书房。

    王琼仰头长叹道:“延儿怎么会变成如此模样,是我教子无方还是老天爷要亡我王家&*^!”

    王子衿却是不以为然^*,王家其他子女没有一个生成王延这样不懂道理的。父亲都说的这样明显了,也已经将厉害关系全都告知了他*,可他偏偏还是如此愚钝!她想了想,连忙吩咐书房之外的护卫道:“你去瞧着三哥,不要让他闯出什么祸来!”那护卫连忙去了&。

    李未央回到郭府不久,却突然听见外面有人禀报道:“小姐,门外出事了*?!?br />
    李未央抬起头^,神色之中有一丝讶异道:“哦^,什么事&?”

    赵月立刻道:“听说是那王家的公子^,就是南康公主的驸马,跑到咱们府门外来闹事^,非要吵着要见府中的主子?&!?br />
    李未央淡淡一笑:“王延?他也真是大胆^,我们还没有找他算帐&&,他就到这里来闹事了*^。走吧,咱们出去瞧瞧*?**^!崩钗囱敫兆叩交ㄔ袄?,就瞧见郭家其他兄弟正向门外头走去^。

    郭澄瞧见李未央&,微微皱眉道:“嘉儿也听见外面的动静了吗?走吧&,咱们去瞧瞧这只吠上门来的狗?!闭庋底?&,一行人便到了府门之外&。

    王延果然纠结了身边的十余名护卫,满面怒气^,指着先一步到了门外的郭导道:“叫郭夫人出来^!”

    郭导面色一冷**&,目光也多了一分阴沉道:“你算是什么人就敢要求见我母亲&*!堂堂驸马爷跑到齐国公府门前来大吵大闹,一点脸面都不要了吗?”

    王延却是更为恼怒道:“今天郭夫人和这个贱丫头……”他说到这里停顿了片刻&*^*,恶狠狠地看了李未央一眼,才继续冷冷道:“她们两人不知胡说八道了些什么,害的我父亲大为恼怒**,如今都气病了^!我倒要问一句^,你们凭什么到我府上指手划脚?”

    李未央淡淡一笑*,神色自若地道:“驸马爷**,这话就说错了^!我们是去看望公主的^^,难道我们连看望她的权利都没有^,一定要经过你的允许^?亦或者说你王家想要囚禁公主&,不允许她和外界接触吗?”

    王延听到这里^,脸色越发难看,怒声道:“郭嘉*&*,你说什么&?”

    李未央神色之中没有半点的畏惧^&,声音也带了一丝冰冷:“自己做错了事还不知悔改^^,居然跑到别人门口来闹事**^,一点脸面都不顾,我真想知道王将军是如何教导你的*!难道他没有对你说凡事需谨慎三思而行*,不要做出令自己后悔、令家族蒙羞之事^?”

    王延听李未央这样说^,越发肯定就是这个女人到父亲面前嚼了舌根^*^,否则他不至于知道自己在外面包养了外室之事^。他更加恼怒道:“一切都是我的家务事*,不需要你们插手^***!郭嘉*,你给我听好了^,若是你再去王家胡言乱语*,就不要怪我对你不客气!”

    郭导向来面色平和*,却最见不得任何人对李未央无礼,此刻冷冷一笑:“哦^**,不客气*^,怎么个不客气法^*?”

    王延笑容阴冷道:“谁若是敢到我府上无理*,那我就打断她的腿^,叫她这辈子都不敢再胡说八道!”他的话还没有说完,郭敦已经抽出了腰进的刀*^,冷笑一声道:“上一回比试我没有参加^*。这一次我倒想试试看,你有没有将我家妹妹手脚打断的本事*!”他说着已经跃上前去,声势如雷一般袭向往延。王延没有防备,硬生生地吃了他一刀^^^,虽然因为一直练武,手臂上有护腕,却不免还是挂了彩*。王延十分羞恼^,面上却是无比的酷寒:“好*^,郭敦,这可是你先动手的!”

    郭敦笑容十分冷漠:“是,我动手的*,又如何^?”

    王延冷笑^^,也抽出腰间双剑*^,直接向郭敦发动攻击。两人竟然就在郭府门前交起手来,你来我往,刀光剑影,一招一式都是将对方置诸死地的狠辣招式*,绝无一丝半点的留情*,因为两人都是武功高强的练家子*,又都身份高贵*、地位非同一般*,所以一时引来无数人观看^**。

    郭澄叹了口气^^,率先进了府*。郭导冷眼瞧着,也是上了台阶**^,转身对李未央道:“咱们回去下一盘棋吧^,我们看他们两人还有的打*?!?br />
    李未央看那王延面色潮红,眼神不稳,似乎来的时候喝了一些酒*,连脚步都有一些踉跄^*^,想必也是没办法打赢郭敦的*^*。她略一点头,便预备转身离去*。刚走了三级台阶^,她突然停下步子*,回头望了那王延一眼,神情之中似乎露出了笑意。

    郭导见她停下*,十分诧异道:“怎么了^?”

    李未央看着那边被郭敦打了一拳^^、俊美的面上添了血痕的王延*,似笑非笑地道:“王公子到我们府上闹事*,咱们是不是得送他点礼物才好*?”

    郭导听到这句话^,不由挑起了眉头,一双桃花眼眸光闪闪道:“哦*,该怎么送*?”

    李未央微微一笑,转头吩咐赵月道:“你附耳过来*,我有事情要分咐你*?!闭栽绿苏饣?*^,立刻上前去^。李未央在她耳旁轻声说了两句,赵月下意识地回头看了那王延一眼^,面上便多了一丝笑^*,快速转身离去^^^^。

    回府的时候^,郭导一直追问着李未央:“你究竟要用什么法子来对付他^?”

    李未央笑了笑道:“不是对付他,而是教训教训而已^*,顺便借他的手除掉裴弼!”听了这话,郭导更是好奇^*,这王延闹事又和裴弼有什么关系^?这实在叫人太惊讶了^^^,可无论他怎么追问,李未央却是不肯解释了^。

    王延闹事的结果竟然是被郭敦狠狠地揍了一顿、鼻青脸肿地回去^。其实若论及武艺**,他也不逊于郭敦,只是刚刚因为心情不好多喝了两杯^,身边带着随从护卫又不多,所以自然要吃亏。郭敦性情十分暴躁*,下手毫不留情,硬生生地将王延的肋骨打断了三根^。王延的腿也受了伤***^^,他一瘸一拐的进了王家府门*,却没有料到还有一场大祸在等着他^*。刚一进门迎头便是一棍子狠狠地打了下来*,王延没有反应过来^^,当即挨了一棍,顿时头破血流的栽倒在地*,几乎连爬也爬不起来*。身后的护卫刚在郭家吃了亏,也是一个一个鼻青脸肿**,十分狼狈**。瞧见这一幕,连忙上去要搀扶驸马爷,未曾想听到一声怒喝道:“谁敢动!谁敢动一下,立刻逐出府去。^*!”

    众人都吃了一惊^,却瞧见镇东将军王琼此刻是雷霆震怒,满面阴云地站在了门口。

    王延勉强站起来*,忍住怒气道:“父亲,你又做什么?难道我又做错了什么事吗?

    王琼冷笑一声道:”你岂止做错了,简直是无可救药!“他刚才已经听闻跟着王延出去的护卫回来禀报说王延竟然胆大包天^*,跑到郭府门前去闹事,这才硬生生的被毒打了一顿*。他原本心想这一回孽子吃了教训^,也就不必太过在意了^。谁知道却有一个令他更加震惊的消息传来,以至于他不得不在这里候着王延**^。

    此时,王延还是一副懵懂的模样。他盯着自己的父亲道:”父亲*,打了人又不说清楚,你到底是干什么^?“

    王子衿看到这一幕,走上前来劝说道:”父亲^^,事已至此,再也没有别的法子,只能绑着三哥上陛下面前负荆请罪了?!?br />
    王延听了这话完全呆住了^。他无论如何都不能理解,只是和郭家人起了冲突^^,难道就要到陛下跟前去请罪吗*?”

    王子衿瞧见他依旧是一脸懵懂的模样,不禁摇头叹息道:“三哥你可把我们王家害惨了^!”

    王延听到这话,失声道:“我不过就是和郭敦打了一架,哪里就有这么严重?”

    王子衿却是满脸失望道:“三哥,你今日在酒楼之中究竟说了些什么^**,你可知道现在外头满城风雨***?”

    王延更加吃惊,他看着自己的妹妹道:“满城风雨?这是什么意思^?”

    王子衿面上无比的难看^*^*,她淡淡地道:“如今外面人人都说你酒醉之后在外头胡言乱语**,说什么根本就不愿意迎娶公主,还说你早就看中了一个女子本要娶进门来^*,可陛下非要将公主硬塞给你^,于是你只能阳奉阴违^,悄悄将她养在外面。现在只盼着早日把公主气死*,你好早点娶那女子进门?”

    王延满脸震撼^*,他看着左右道:“我^^^,我何曾说过这样的话*?”

    王子衿冷冷一笑道:“现在已经不是你到底说没说过的问题*,对方到处散播这个谣言,说你对公主不敬^,对皇室不敬^,对陛下不敬^*^!你说这样的罪名我们如何能承担的起?”

    王延怒道:“到底是什么人在背后散播这谣言?”他脑海之中猛的闪过了一个念头*,下意识道:“是她^^,一定是她*!”

    王子衿看着自己的兄长^,却是无奈道:“自然是她!你跑到人家门前去闹事,郭嘉自然要给你一点教训,只不过这一招也太毒辣了些,她故意命人将此事传播的满城风雨^^,全然不顾我王家的脸面^^!”

    王琼冷哼一声道:“是他自己不要脸面在先**,还怪人家不给他脸面^!他有什么脸面可言^!只是……现在到底要如何是好**?”

    王子衿看了王琼一眼*,便摇了摇头道:“只能像刚才所言^*,请父亲带着三哥负荆请罪^^^,至于其余的我会和哥哥们商量着去料理的*?!?br />
    王延还站在那里^,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动作。

    王琼又给了他一脚^*,突然怒声道:“来人^!将这孽子先打三十军棍*!”

    王延恐惧地看着自己的父亲道:“父亲^,我……我……”

    王琼冷哼一声:“既然要向陛下负荆请罪,自然要给他一些台阶下^^^。若不是你气息奄奄,命垂一线,他怎么会原谅王家的不敬之罪^*?孽畜!到了你该向王家回报的时候了^!”说着他一挥手,便立刻有护卫上来,将王延绑了,拖去后院惩罚^。

    王延完全没有想到自己的父亲如此冷酷无情,他刚要求饶,可惜却被堵了嘴巴*,无可奈何硬被拖了下去。王琼叹了一口气*,看着王子衿道:“看来咱们俩要兵分两路,我带着这孽畜进宫*,你去郭府一趟,向他们亲自赔罪吧!?br />
    王子衿点了点头,这时候就听身后不远处有人道:“妹妹,我陪你一起去*^?^!?br />
    夜色深沉^*^,郭府的大门被人敲开了^,来客正是王家的小姐和公子,他们被请到了大厅*,婢女们奉上茶水点心,他们哪里有心思碰一下*,便只是枯坐着**^。过了一个时辰*^,李未央依旧迟迟不至,一向沉得住气的王季都有些开始焦躁不安**^^。

    王子衿看了他一眼^,缓缓道:“兄长不必过于担心,这件事情我会想法设法让她罢手的?!?br />
    王季却是摇头:“都是三哥惹事^*,原本若非他故意激怒人家*^,事情还没有这么严重^*!”

    王子衿实在是不想再提到王延^^,她只觉得这个兄长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正要说什么*,却见了李未央一身浅绿色的衣裙^,面带温柔笑容,脚步从容地进了大厅**,身后跟着的正是郭导和郭敦两个人^。这两个人的面上神色各异***^,郭导是笑意盈盈,而郭敦却是怒容满面**,一喜一怒,春风化雨和金刚怒目^*^*,倒像两尊菩萨站在李未央的身后。

    从看见郭导满脸嘲讽笑意开始,王子衿便是气不打一处来^,只不过现在不是跟此人计较的时候*,她站起身来*,向着李未央福了福^,轻声道:“郭小姐^,这一回我是代家兄王延来致歉的?!彼底?^*,她挥了挥手^,便立刻有人抬了两个大箱子进来。

    李未央不用瞧就知道里面必定装满了珠宝^*,她微微一笑道:“王小姐言重了*,今天下午的事情不过是一场误会*!?br />
    误会^*^*?王子衿心头冷笑一声^,心道若真的是误会^,你何必做的这么绝*?将此事渲染的人尽皆知^*,以至于我父亲不得不将兄长打了个半死***,送到皇宫里去负荆请罪^,还不知道皇帝会如何责罚呢^*。毕竟侮辱皇室尊严*,此事可大可小?*;实壅鹋?,恐怕连王延的人头都保不住。

    事实上,原本李未央还不想把这个事做的这么绝^,怪就怪王延不识大体,更不知悔改*!既然如此^*,她送对方一份大礼也是理所当然^^*。在她看来三十军棍还轻的^*^,她不要了他的命都已经是对得起王家。不过^,这么一个闯祸精留在王家*,可是一个随时会爆炸的炸弹,有隐患等于有弱点^^*,李未央太明白这一点了^*,所以她才会留着王延*,此刻听到王子衿这样说**^,李未央面上笑意更甚道:“王小姐这么晚来^,就是为了送这些礼物吗^?”

    王子衿笑容越发的温和^,她还从来没有向任何人低头过*,但是现在她知道自己必须低头^^*,这是为了王家*,为了自己那个不成器的兄长*。她躬身说道:“郭小姐*,请你大人大量,放过我三哥一马^,我保证从今往后他一定会把公主当做菩萨供起来*^*,绝对不敢有半点得罪?!?br />
    李未央从容坐下*,旁边的婢女连忙送上一杯茶^**^。她轻轻地接过*,用茶盖拨了拨,抿了一口茶水才淡淡一叹道:“王小姐言重了^,我哪里有针对王公子呢?不过就事论事而已?^!?br />
    还没有针对*^?王延都被打的鲜血淋漓了^,你还没有真正动手**,只是散播了点流言蜚语就能有这样的杀伤力*^,要是真的再做点什么*,王延还有命在吗*?王季想到这里*^,便上前一步道:“郭小姐*^*^,我妹妹的话没有说错^,冤家宜解不宜结^^^,若是你能高抬贵手不再就此事为难王延。从今往后,我王氏必定退避三舍,绝不与郭家为难**!闭饩褪呛苤V氐谋Vち?。

    李未央淡淡一笑,若是自己继续渲染,恐怕王家是要吃不了兜着走了**。从前她顾忌南康公主,可既然王延给脸不要,那就不要怪她不客气。她眼神清冷^,望着对方道:“王公子何必说这么严重的话。我都已经说过了*,我不在意的^*^,我们郭家的人个个都很大度*,也不会在意王公子今天下午的无理*,五哥你说是不是?”

    郭导听到这里差点笑出声来,他轻声咳嗽了一声*,淡淡地道:“是啊,我妹妹大人大量^,我们家其他人心地也很善良,是绝对不会跟他这种小人计较的。不懂事的人领回去好好教育一下也就罢了。当然,这些礼物我们就收下了^^^,当做是我四哥的医药费**?!?br />
    听到这里王季就是一愣*^,饶是他这么多年佛经念下来,也被郭导的毒舌气得不行^??纯垂亓成峡墒前氲闵撕鄱济挥衈**,自家那三哥却是连胳膊都折了,腿一瘸一瘸的,牙齿掉了两颗,连头上的头发都被揪掉一撮*,那狼狈的模样可就别提了*,到底是谁需要医药费?可是这话他不能当面说出来**,只是面上笑得更加和煦道:“郭公子说得对^^^,说得对,一切都是三哥的错**,我代他向你们赔罪就是!”事到如今^*,他只能希望郭家人高抬贵手*,不再计较此事**^。

    李未央微笑看着王子衿道:“听说今天下午在酒楼喝酒的时候,王公子还说起了一件事*?!?br />
    还有事*^^?王子衿心头一跳*,不禁道:“不知郭小姐的意思是……”

    李未央神情从容^,语气平静:“哦**,王小姐不必紧张,我只不过是听说罢了,也许作不得准的*。其实咱们心中都明白那一日挟持公主之人就是裴弼,王公子心头不愤^****,说裴弼故意羞辱王家^,意图要伏击人家*^,这话现在已经是满城皆知了,不知道王小姐有没有准备礼物去裴府好好道个歉呢^?”

    王子衿面色一白,她没有想到还有这一出^,心头不禁恼怒^。现在已经不是王延说话是否经大脑的问题**,而是郭家分明是故意栽赃陷害^,但你能怎么样呢*?王延这人本来就容易得罪人^^^,只要稍加挑拨**,他就会说出一些本不该说的话,这就是为什么父亲一直牢牢拘束着他,不要他参与任何的酒宴^^,也不许他在人前露面的最重要原因^?^?墒亲源映闪随饴碇?^,他是越发地不受控制了*。今天在酒楼里他或许什么都没说过^,但是李未央故意买通酒客散播出了不少谣言,闹得满城风雨……王子衿摇了摇头*^,不由柔声道:“郭小姐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你需要我为你做什么^*?”

    李未央一笑*,并不如何妩媚,只是看在心中说不出的熨帖:“我哪里需要你为我做什么*?我不过是提醒你,不要忘了去说声抱歉***?!?br />
    王季一下子打断道:“郭小姐,明人面前不说暗话^,你需要我们做什么我们照办就是^*。只要你不要再死咬着这件事不放^,饶了我三哥一条生命吧!”

    李未央微微一笑道:“羞辱皇室尊严**,此事可大可小。若是御史参奏一本,便是陛下想要袒护也是不能了。所以你们这礼物送的还算及时,那一道奏章已经我父亲压下^,不然的话明天午门前的刀下又要添一缕英魂了?!?br />
    听到这里^,王子衿的眉头紧紧皱起^*^,对方果然是步步绸缪,走一步算三步**,等着他们钻入这个圈套^。她叹了一口气*,枉费自己什么都精**^*,什么都会*,可是这么多年来随着大宗师学艺*,却偏偏忽视了对人心的揣测^*,连李未央的用心都猜不到*。她想到这里心里难受*,真恨不得肋下生出一双翅膀来,飞得离这个女人越远越好*^,而原本的嫉妒之心*,此时已经化作了三分警惕^。她没有后退,只是低声道:“郭小姐,你不是很讨厌裴弼吗*,若是我能让他在你面前永远消失呢**^?”

    李未央轻轻扬起眉道:“这可不是什么容易的事!王小姐若是没有十足把握,还是不要开玩笑为好?*!?br />
    王子衿冷冷一笑:“我相信郭小姐其实早已想好了对策,只不过要找一个为你做此事的人?**!?br />
    李未央淡淡地道:“那么王小姐又是否知道一旦你们牵扯进来,这意味着什么^?”

    王子衿不假思索:“意味着我们不可能再被裴后拉拢^,而将被她视为死敌,而王家的中立立场也就不复存在,必定要找一个队去站着!”

    李未央点了点头**,面露赞许道:“纵然你做得神不知鬼不觉,除掉裴弼之后,势必也将与裴氏结仇*,那么你为什么还要这些做呢***?”

    王子衿神色自若:“他裴家人能利用我王氏和郭家为敌,难道我就不能反噬一口么?若情况再这样继续恶化下去,王家只会沦为裴皇后的棋子,我父亲多年来苦心经营的一切都将化为乌有。这世上本就没有能够出淤泥而不染的人*,王家坚持到现在*,如今已经是没有办法再固守立场了?!?br />
    李未央微微一笑^,她知道王子衿和王琼都坐不住了,因为现在不但是裴皇后想要拉他们下水^,就连皇帝也已经频频暗示要他们立刻做出选择^^?*?墒峭踝玉普娴幕嵴饷慈菀拙痛鹩ψ约旱囊舐??她看了对方一眼^^*,神色中带着三分笑意:“既然如此*,那王小姐又在什么时候动手呢?”

    王子衿神色冷漠地道:“万佛寺修好之后*,陛下将亲临万佛寺举行祭天仪式,那时候就是动手的最好时机*?!?br />
    李未央若有所思:“可是王小姐又预备怎么做呢^?”

    王子衿看着李未央的神色^,便知道对方并不全然信任自己,她压住心头的一丝恼怒^^,只是从容地道:“事前当然要做一些准备^,钦天监的霍大人与我有同门之谊*,我会让他禀报陛下今年冥星应当走在十二次之星的位置上*,实际如今的位置却走偏了,此非正常之相*。冥星属木^,为青龙^,而现在它处的位置却是蛇位,这代表着将有对天子不利的事情发生。有了这样的渲染**,如果在祭天的时候发生什么意外,当然就会让陛下十分相信了?^!?br />
    李未央看了王子衿一眼^,笑容越发和煦道:“看来王小姐早已经有了准备*^^^?^!?br />
    王子衿眉眼平静道:“既然我到郭府来^,必定是有所准备^*^,不然要如何打动郭小姐的铁石心肠呢^?”

    铁石心肠?李未央笑了笑却并不生气^*^,她看的出来王子衿此刻是十分的恼怒,只不过她可没有这个心情去安抚对方的情绪,便只是十分淡漠地道:“若是从今往后再也见不到裴弼^,我会感谢王小姐的*^**?**!?br />
    王子衿冷冷地看了李未央一眼道:“不论如何礼物和话我都已经带到了*,希望郭小姐信守承诺^^^*,放过我三哥^?^^*!?br />
    李未央脸色更加温和:“如果王小姐能够按照你说的去做^*,那么三公子自然平安无事^,可若是你突然反悔的话就不一定了^?!?br />
    王子衿面色一变*,随即驳斥道:“我虽然是个女流之辈^,可也不是出尔反尔之人*。既然答应了你^*^,就一定会做到。只不过这一次我只是为了三哥去做这件事情^,绝不牵扯到其他^****,也并不意味着我和你之间的嫌隙就此结束*,只不过是一场暂时的合作罢了^,算是向换你我三哥的一条性命^^?!?br />
    李未央微笑^*,点了点头道:“那么祝愿王小姐马到成功^!”

    王子衿不再看她^,转身便向外走去^,经过郭导身边的时候,却冷冷地瞪了她一眼。郭导神色带笑^,却是看着对方道:“王小姐眼睛抽筋了吗?”

    王子衿十分恼怒^*,却又无可奈何^,不由自主面上就是更加难堪,快步地离去^*。王季看了郭导一眼*,却是摇头叹息,随后跟着自己的妹妹一同离开。

    郭导走上前去^,看着李未央道:“嘉儿,你当真相信她吗**^?”

    李未央没有回答^,只是淡淡一笑道:“赵月,我吩咐你去办的事情,可办好了吗?”

    赵月立刻道:“奴婢已经按照小姐所说将王延那个外室监视了起来,若是王小姐不能做到她刚才的承诺^^^^,那么就会有御史带着这一名外室到陛下跟前去告王延一状。到时候自然会定他一个不敬皇室羞辱公主的罪过*,王家是必定要跟着他一起遭殃的^*?!?br />
    郭导闻言,不由松了一口气:“果然还是你想的周到?!?br />
    李未央神色冷漠地道:“原本我是希望他能够好好对待南康公主,若是如此我就不与他计较^**^,可是这个人太过冥顽不灵,既然如此我只能借他的头踩一脚!如果不幸碎了^,那就是他的脑袋不够硬^!”

    郭敦失笑道:“看来以后我可要多加小心,若是哪一日得罪了妹妹你^**,可真是吃不了兜着走^**!”

    李未央笑容却平和:“这也要怪他自己行事不够端正,若不是留下了这么一个把柄在我手上*,他何至于受制于人*,还连累整个王家??杉杂诩抑凶拥芑故怯Φ焙煤霉芙涛胇*,生出这样的忤逆之辈,王家也够倒霉的了?^*!?br />
    郭导摇了摇头道:“王家各个出类拔萃^*,却终究有王延这么一个败类*。只可惜寿春公主逃过了*,南康公主却倒了霉*!?br />
    李未央叹息一声^,在南康公主这件事情上真正制造悲剧的人是当今坐在龙椅上的皇帝*,而不是其他人*。他将南康公主嫁给王家,真正的目的是为了制衡郭家*。只不过如今皇帝要是知道弄巧成拙的话,他恐怕要气的跳脚吧***。李未央真的很想知道当皇帝看到王琼带着王延进宫请罪的时候*,会是如何的恼怒*^?毕竟他将南康嫁给王延,只不过是想要在暗中挟制郭府*??刹⒚挥薪磺邪诘教嫔侠吹囊馑?^^,王延这种行为等于是当众打了皇帝一个耳光*。只怕他进宫去还有苦头要吃^,这条小命能不能保住要看他的造化了。

    李未央猜得不错,王琼将王延带进宫去*,向皇帝负荆请罪*。等到王琼将事情简单的说了一遍,皇帝闻言顿时大怒,一拍御案,大声道:“反了^!王延竟然会做出这样的事情^*^^,还当众污蔑公主,实在是胆大妄为!”

    王琼吓了一跳,连忙躬身道:“是*,陛下逆子实在胆大妄为^,我已经将他狠狠地打了一顿。仅责罚一番实在太轻^,因此请陛下恩准^^,废掉他的驸马之位,将他逐出大都^^,永不许他回来^***^!?br />
    皇帝冷哼一声道:“你倒是乖觉,知道持大节而不徇小私*,以此来让朕息怒**?!?br />
    王琼已经是冷汗淋漓,每一次面对这个皇帝他都有一种异??志宓母芯?。尤其是看到对方那一种冷冰冰的眼神,总叫他心头惶恐不安。他良久没有吭声^^,只是低着头一言不发,静静等待皇帝的发落**。事实上,若是此刻他替自己的儿子求饶半句^,皇帝就有可能会当场杀了王延,毕竟王延在大庭广众之下说出对公主不敬的话^,这就是侮辱皇室?;实垡男悦⒚挥惺裁雌婀值?,但不论如何^,他毕竟是王家的人,他不能眼睁睁地看着这个儿子就此送命。所以他才会一边让王子衿到郭家去稳住对方,另外一边带着儿子负荆请罪,以期当事情传到皇帝和满朝文武面前之时,能够抢先一步救下王延?*^?墒窍衷诳吹交实壅庋?,连他也没有把握了*。

    良久^^,却听到皇帝淡淡地道:“既然你已经知错了^*,那王延这个驸马朕就暂时留着*。若是他再敢对公主不敬^*,朕就先杀了王延**,再抄了你王家*!管是你什么百年大族^,肱骨之臣^,听明白了吗,王琼?”

    王琼立刻道:“微臣尊旨^^!微臣遵旨^*^!谢陛下不杀之恩^^!”

    等王琼退出殿外*^^,心中有一种凉嗖嗖的感觉**^^,还好自己下手快,如果让郭家人抢了先机^^,岂不是整个王家都要连累在内,这个儿子呀,真是把他们一家人都害惨了!回去以后一定要对他严加管束*。

    这时候就看见皇帝身边的太监出来搬旨道:“陛下说了,王延死罪可免^*^^^,活罪难逃*!奉命掌嘴一百^,以儆效尤^*!?br />
    掌嘴一百,这就是要抽的满口血了,王琼心头凛然道:“微臣谨遵陛下之言!?br />
    行刑的人立刻就把王延拖了下去,可怜的王延已经被父亲打的奄奄一息,又是一百个耳光下去*,整张脸肿得跟猪头一样,早已不复原本玉树临风的模样^^^*。

    王琼看都不看他一眼*,转身向离开了大殿*。现在^,他必须赶回去和王子衿好好商议一下,接下来该怎么办^^。他隐约觉得如今的局势越来越不稳定,他也越来越瞧不准陛下的心思^,更何况那还有一个裴后……真的对上郭家也危险,他真不明白^**,好端端的齐国公怎么什么阴狠招数都能使出来*^*,暗箭伤人****,哎!

    ------题外话------

    恭喜拿老公换肉吃童鞋当了状元^,肉状元,你家夫人是梧桐还是繁花……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庶女有毒263》,方便以后阅读庶女有毒263 暗箭伤人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庶女有毒263并对庶女有毒263 暗箭伤人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庶女有毒263*。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