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2 胆战心惊

    看到这一幕^,王广率先走上前去&,眉目变得冰冷:“裴大公子*,这随从可是你身边的!现在你作何解释?”

    裴弼面色苍白*,他张了张嘴巴似乎想要说什么^,可是还没有等他开口&*,就是一阵剧烈的咳嗽*,咳得仿佛天崩地裂*^,下一刻就要站不住似的。

    王广皱起眉头^,他不知道裴弼这样的表现是不是对方正思考什么对策*,还是真的病入膏肓。果然^,就听见裴弼声音非常阴沉地说道:“王公子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怀疑是我指使人掳走了南康公主吗*?我又为什么要这么做?”

    王广笑了笑,面色难得深沉,他一字字道:“证据确凿*,裴公子就不要狡辩了&。否则你如何解释随从身上竟沾了公主房中才会有的香气?宫女身上有是因为她们近身伺候^*,戏子身上有说明曾经在绑人的过程中无意中沾染了。你的随从可是从来没有进过新房&,也没有接触过公主^,缘何莫名其妙身上染了这香气呢^?”

    那随从此时已经被人拉开*,栗子也被牵到了一边,却还十分凶狠地冲着随从不断地狂吠,随从面色惨白*,瑟瑟发抖地站在那里,仿佛受了极大的惊吓&。

    裴弼厉喝一声:“还不跪下^!”随从一愣,立刻扑通跪倒在地^,裴弼冷声说道:“你没有听见王公子的责问吗^?他怀疑是你掳劫了公主&^,不,应该说这里所有人都怀疑是我指使你所为,你怎么说!”

    随从面上仿佛无比惊讶,他连连磕头道:“奴才不明白这狗为什么会向奴才扑过来*,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们会说奴才的身体上染了这种香气,奴才没有见过公主*,也没有接触到她身边的人&,更不知道这香气是什么缘故才会沾染到身上,或许……是有心人故意嫁祸?*!?br />
    王广听到这里^,蹙起眉头:“嫁祸你*?你若一直老老实实的待在裴大公子的身边,谁又能近你身?到底是别人嫁祸还是你有心推托其实也不难分辨&,不如咱们一同进京面圣&,相信陛下一定能将此事查得水落石出*&!”

    太子已经站起身来^*,眼眸如刀,面容凝重道:“在你们还没有确实证据之前冒冒然就将裴大公子送入宫中^,父皇一定会震怒,怪我们办事不利!依我看还是等事情查个水落石出,凶手认罪伏法^,再作此决定不迟!”他的本心当然是偏袒裴弼的^,更加不希望这件事情闹到皇帝跟前&。若是李未央他们没有将裴弼牵扯进来&,太子恐怕第一个要进宫面圣&,以期进一步挑拨郭氏和王氏之间的关系&,可他没有想到郭家人竟然发现了公主身上特别的熏香味道。这样一来,裴弼就脱不了干系了……思及此^,他不易察觉地瞪了裴弼一眼,责怪他办事不利*。

    裴弼扶住胸口,又咳嗽了数声^,突然面色消沉地道:“我来参加这场婚宴本是想要祝福南康公主和驸马二人鸾凤和鸣^、永结同心,却不料竟会出此等事^,更被有心人诬陷栽赃,真是叫人寒心……”他的话说了一半,面色变得更加苍白,身形也摇摇欲坠,“哇”的一声竟喷出了一口黑血^。

    众人都是大惊失色地看着他,他身边的客人连忙扶住道:“裴公子,你没事吧?”裴弼颤抖着身体*,突然抬起手^,指着王家的人道:“你们^、你们竟然在酒水之中下毒!”客人们一听都是大惊失色,连忙回过身去^,想要将刚才服下去的酒水和美食全都抠出来,那场景要多诡异就有多诡异&。

    李未央瞧着裴弼,眼底却隐隐露出讥嘲的神色^,想要说话,可下一瞬间,她瞧了面色难看的王子衿一眼,却是忍笑作没看见&。

    裴弼摇摇欲坠的模样,还不忘声色俱厉地道:“好,果然是一箭双雕!明明是你们护卫公主不利,却不忘将郭家和裴家一同拉下水,厉害!果然是厉害&!”他说完这一句话,竟面色惨白地向后倒了下去&,失去了意识。

    王子衿使了个眼色,从宫中请来的太医立刻上前去为裴弼诊治。众人都焦躁不安的等待着,很快那太医站起身来,向着众人道:“裴大公子是中了毒&,可是具体中了什么毒,还要等我验过他的血和刚才的酒杯才能知晓?&!?br />
    大家的脸色都变得异常精采,今天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先是公主遇劫&,随后是郭夫人身边的妈妈与此事有了关联,再接着竟又牵扯出了裴家的随从&,现在连裴大公子都中毒昏迷,整件事情看起来十分错综复杂&,不明内情的客人们都是面面相觑:郭氏、王氏究竟谁才是罪魁祸首&?是郭家包藏祸心,还是王家护卫不利&,又或是裴氏蓄意谋之&?若果真如此,裴弼又怎么会无缘无故中毒呢?

    李未央不免冷笑&,立刻便猜出裴弼此举的真正目的是为了搅混这一池水,他若是好端端的&,众人都会逼着他回答为什么随从会与此事有关联??伤庖坏瓜氯?,所有人都会将目光集中在王家身上,更别提他晕倒之前还说了那样一番话,分明就是为了混淆视听&!

    王子衿眼底有浓浓恼怒,郭氏与王氏早已有了嫌隙&,众人看到裴弼此举自然会怀疑是王家人贼喊捉贼。先是陷害郭氏不成,如今又陷害裴家&,总而言之王家一下子成了众矢之的&&&&&。如今王琼和齐国公正在书房商议该如何解决此事&。这里的事情他们偏偏处置得如此的不妥当!刚才就该一举捉住裴弼,可是如今说什么都晚了。王子矜转头瞧着李未央&,却见对方一双眸子灵动如波&&,美丽的面孔清丽如荷&,可是神色却是无比的冷淡&,显而易见&&,李未央是不准备替王家洗刷这个冤屈了&。

    王广心头微凛&,上前一步向着太子道:“殿下&,今次的事情王家一定会亲自面见陛下给出一个交代。只是这裴大公子他……”

    太子故作为难道:“裴弼身上中了毒,可见此事的确另有蹊跷,这随从和裴弼都由我带回太子府&&,我会细细审问,等到裴弼醒来,再将此事查个水落石出吧&!至于其他人……都先行回府&,若有传讯再另行决议!”太子说完这句话,众人便纷纷应诺&,他叹息一声,率先走出了大厅。自然有护卫扶着裴弼并押着那随从跟着太子而去。王延上前一步想要阻止,却被王广拦住&,一直没有出声的王季默默瞧着&,却是若有所思&。

    诸位客人们见到这种情形&,也纷纷起身告辞&。很快原本热闹的大厅就走得干干净净,剩下的也不过就是郭家人。

    李未央回过头&&,修长浓睫微闪&,黠慧笑道:“王小姐,时候不早&,我们也该告辞了?&!?br />
    王广听到这里心头一阵焦虑,他主动上前道:“郭小姐,这个烂摊子你就不管了吗?”

    王季却拦住了王广,他轻声笑道:“郭小姐已经做了她能做的所有事&&,剩下的事情就该王家来解决了?!?br />
    王子矜看着王季的表情就知道对方的意思&,李未央的所作所为已经仁至义尽,她没有必要帮着王家洗脱冤屈。经过这件事情,王子衿对自己的行事处置十分不满,竟然在关键时刻比不上一个擅长观察人心的李未央,这让她心中十分懊恼&,此刻也不愿多言&&,只吩咐人道:“先去书房禀报齐国公此事的进展&,再去南康公主屋中请郭夫人出来&?!?br />
    李未央听到王子矜吩咐,只是淡淡一笑,面上却是不露声色。

    此时元烈得意洋洋地牵了栗子过来&,神采奕奕道:“这肉汤的效果可真不错&!栗子最喜欢肉汤的味道了,一闻到就会完全失控,不管不顾的向对方扑过去?!?br />
    王季听到这里一怔&,王广却猛地睁大眼睛看着对方道:“殿下的意思是——”元烈哈哈大笑&&,指着那眼泛绿光的狗&,微笑着道:“我吩咐婢女装作不小心在那随从的身上洒了一点肉汤,因为动作迅速&,他也没有察觉。虽然只有三四滴,可是我家栗子鼻子特别灵敏,任何一点肉汤的味道都瞒不过它,当然热情洋溢地扑过去了!”

    王子矜摇了摇头,她还在暗中奇怪&,不知道李未央究竟是从何处得知这香气异于寻?&!粗谌硕急凰塘艘话?!目的不过就是为了引出裴家人&,如此一来&,裴弼的所谓中毒岂不成了笑话一?&?&!简直是自己钻进圈套&&,自投罗网!如今,他们王家也就有了对皇帝的说辞&,想到这里,她微微一笑&,看着李未央&,声音温软婉转:“郭小姐的心智果然聪慧,子矜不胜佩服&?!?br />
    刚才甩手不管&,只是为了让王家人着着急&,让他们知道不是事事都会顺心如意的,李未央神色如常&,显得漫不经心:“王小姐不必多礼&,我也不过是为了郭家洗刷冤屈罢了。从今日起公主殿下就要居于府上,还请王小姐多加照顾&,不要出什么纰漏才好?!?br />
    王子矜点了点头,眼中也不免添了三分敬重:“郭小姐放心,公主是我的嫂嫂,又是金枝玉叶&,我们绝不会怠慢的&。每一日的病情进展都会报去郭府,决计不会有什么闪失?!?br />
    李未央眸子清澈动人,只是别有深意地望着王子衿笑了笑&,转身和元烈一起离去。王子矜瞧着他们二人的背影站在一起是如此的相配,她不禁轻轻摇了摇头&,长叹一声。

    王季走到王子矜的身边&,柔声道:“今天的事情你有什么看法&?”

    王子矜从自己的出神之中走了出来,她看了王季一眼,眉梢暗携一丝黯淡,声音却恬温:“至少没有表面看起来如此的简单,你有没有想过裴弼为什么不直接杀了公主,还要费尽心思将她带出府去?”

    王季微微一笑,却是十分从容地道:“因为裴家现在跟以前不同&,他们如今很缺钱,若是能够将公主握在手中,不论是郭氏还是王氏都会很乐意付出一大笔赎金的,绝对可以解了裴家的燃眉之急!”

    王子矜眉眼顿时噙了薄怒,冷笑一声道:“看来裴弼真的是被郭家逼到了绝处&&,否则他也不会想出如此多的歪主意&,还都是昏招!”

    王季摇了摇头道:“说是昏招倒也不尽然,毕竟他还有自保的法子?&&&!?br />
    王子矜皱起眉头,神色有些不安,旁边的王广连忙道:“这件事情只要禀报陛下,想必他会对裴家的阴谋有所察觉?&!?br />
    一直没做声的王延冷笑了一声,目光冰冷地道:“不管怎么样&,这本来是郭家和裴家之间的争斗&&,却莫名其妙把咱们都牵扯了进去,实在是令人厌恶!”听他说到此处,语中似乎有三分怨恨之意&&&,王子矜略略蹙起了眉头,想要说什么,可是想到王延往常性子就很暴躁,轻易不肯听人劝告&,自己无论多说什么都只会让他心生反感。她便只是低声道:“三哥,你还是好好照顾公主为好&?&&!?br />
    王延却是冷哼一声&&,满面的不以为然&,在他看来这位南康公主论起美貌只是寻常,论起出身更是低贱,若非有一个郭慧妃作为养母&,那么她只有老死宫中的结局?;实劢透约?,也不算什么天大的荣耀。最关键的是身为驸马都尉&,将来就再也没有机会执掌兵权,恐怕还会连累其他王氏的兄弟!想到这里&,他对南康公主便有了三分的厌烦&,更别提今天婚宴之上还惹出了如此多的事情……听到自己妹妹这样说&&&,他神情紧绷&,气势咄咄:“你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做!”

    看着王延一脸无所谓的离去,王子矜和另外两人面上露出一丝忧虑。王子矜面目严肃道:“我瞧三哥好象有些不对劲!”

    王广这样厚道的人也不免动怒:“他向来就是糊涂的人&,父亲的管教&&&、咱们的劝解,他谁的话也不肯听&,只一心认为父母和大伯父都对他十分不公正,真是把人气死&&!”

    王子矜摇了摇头&,眸子闪着不明的忧虑:“他脾气不好倒还在其次&,现在我最担心的而是别的事情?!?br />
    王季听到她说这样的话,心念一动:“你是担心三哥在外面的那一位?”

    王子矜点了点头&,刻意压低了声音:“你们素来知道三哥是任性妄为的&,这次他先因为此事对公主起了三分反感,怕是将来要兴起好多的风浪来&?!绷硗饬饺颂诙卸际怯行┪?,这婚事是陛下亲自指婚,绝无更改&&,王延若是不能好好对待南康公主&&,只会使王家和郭慧妃之间起冲突,这样一来便连整个郭氏一族都要牵扯进来&。

    王广眉头皱的很紧:“凡是皇子争斗是没有什么是非可言的&,咱们身为臣子最好还是旁观为妙,不要搀和到里面去&?&!?br />
    王子矜看了王广一眼,却是摇了摇头:“晚了?&!贝踊实巯胍≡褡约撼晌裢蹂?,已经注定了王家不可能在这场争斗中独善其身&,如今的局面不过是要逼迫王家提早站队罢了&!她很清楚,裴后虎视眈眈,裴家死而不僵,恐怕事情没有那么容易解决。

    李未央回到郭府,见到郭夫人还是一副忧心忡忡的模样,便微笑着道:“母亲不必担心,公主的伤势太医不是说已经没有生命之忧了吗?等过些日子我陪你去王府看望她&?!惫蛉巳词且⊥?,复又叹息一声道:“好好一场婚事,却在大喜的日子闹出这样的事,无论如何都是不吉利&?&!?br />
    郭导笑道:“母亲缘何如此的迷信,不过就是一点小意外,不会有什么问题的?!?br />
    郭敦一直忍住气没有在王家发作,这时候终于忍不住了:“陛下知道今天发生的事情&,应当会重责裴家吧?”

    李未央摇了摇头&,眸子里有墨玉般淡淡光泽,面上却是似笑非笑的神情:“不会如此简单的&,那裴弼服了毒&,只怕还会反过来倒打王家一耙&?&!?br />
    郭导深以为然道:“是啊,恐怕王家想要脱罪,还得费一番功夫!”

    李未央点了点头,纵然自己是设了个局,可王家也很难证明裴弼酒杯里的毒与他们无关。不过他们这一次也是咎由自取,心甘情愿做了人家的棋子&,当然是要付出一定代价的。想到这里,李未央不禁微笑道:“不论如何,此事已经和郭家没有什么干系了,但愿王家能够把自己摘清楚吧&?!?br />
    李未央预料的不错&,事情接下来的进展几乎令人大跌眼镜&?;实圩钪彰挥凶诽峙徨龅淖锕?,因为王家人没有确实的证据&,李未央设下的局不能摆上台面说,光凭一个随从的身上沾了公主的香气,这并不能说明什么&,也许这随从是无意中和公主身边的宫女有了接触,又或者是有人故意栽赃陷害&,在证据不足的情形之下,又有太子的保驾&,裴弼还是平安无事&&,只不过他那一天服下的毒物倒也十分厉害&,硬生生的让他在床上躺了一个月,好是一阵风平浪静。不仅如此&,皇帝还对公主大加抚恤,赏赐了不少贵重东西,显然是认为她受了不少的惊吓&。

    当消息传到李未央的耳中的时候,她只是微微一笑,这王子矜还是颇有手段的,能够将事情处理到皆大欢喜的地步,也算是很不错了。毕竟公主是在王家出的事,若是有什么不妥当,他们随时有可能被反咬一口,说他们?;げ焕?。

    和父兄一起面君出来之后,王子矜脚下的步子都有些不稳&,今天的事情让她大失所望,自己好不容易在府中找到了证据可以证明那随从曾经和戏子接触过&,可是偏偏皇帝视而不见,分明是打算留着裴家&,这让她心中一阵紧张,皇帝为什么要这么做呢?王子矜原本以为自己是一个悠然的渔翁,只静静的等待鹬蚌相争的那一刻,可是现在看来事情没有她想得那么简单&,谁才是背后推动一切的人&?谁又是那棋盘让任人驱策的棋子&?她轻轻地叹息了一声&,这一次代替公主进宫陈情,是否来错了呢?

    此时有宫女来报:“皇后娘娘召见王府小姐&&!”王子矜一愣,随即看了自己的父兄一眼,王琼叹了一口气道:“既然娘娘召见&,你便去吧?!被屎笳偌蟪技抑械呐?&,这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虽然裴后为人素来冷淡,不常召见朝廷中的命妇和小姐,但这种情形还是时有发生的。王子矜没有理由拒绝&&,所以便随着宫女一起单独觐见了皇后。

    “臣女参见皇后娘娘&&!”王子矜从容行礼&,没有抬头看向裴后。

    裴后看着她&,目光十分温和:“多年未见,抬起头让我瞧瞧!”

    王夫人在世的时候,曾经带着她入宫拜见过皇后&,王子矜缓缓抬头,与对方目光相对&&,上一次的宴会裴皇后只是远远见到了这一位王小姐,可是此刻她突然有了三分兴致&,想要好好看一看这个皇帝为旭王选中的未婚妻。裴后看了半天&,终究是点了点头,即便是去掉那些繁复隆重的华服&,褪掉那一层娇媚的妆容,这年轻少女那得天独厚的美丽依旧动人心魄。裴后轻轻一叹,江山代有人才出&,各领风骚数百年,自己年纪终究是大了,不知不觉当初曾经见到的小姑娘竟然也都这么大了,而且还出落得如此出色&。

    裴后微微一笑道:“这一套头面是赏赐给你的&,年纪轻就要多打扮打扮&?!彼幕八档檬智崦璧?,却字字清晰,面上始终带着深邃的笑容,修长柔软的玉手似带着一道光环一般,轻轻抚过那一套红宝石嵌金的头面。

    裴后的赏赐定然不是凡俗之物,王子矜只能垂下头谢恩:“谢皇后娘娘!”事实上王子矜并不想和皇后有什么纠葛,尤其裴后如此心机深沉、步步为营,王子矜可以不在意任何人,却不能不对她有所忌惮&,再加上不久前刚刚发生了裴弼的那一件事情,裴皇后心中还不知要如何记恨王家,现在对方意图挑起郭氏和王氏之间的争斗&,那么她必定会利用一切的机会在自己面前惺惺作态。虽然对郭嘉有些忌惮,可同样夹杂着几分欣赏,但是对于这位裴皇后的行为,王子矜却是有些畏惧。

    裴后淡淡一笑道:“听说王小姐除了琴棋书画之外,也很精通刺绣,不知道可不可以为我绣一幅画&?”

    王子矜笑容如常道:“不知道娘娘想要绣什么图案?”

    裴后笑着起身,竟一步步地走到了王子矜身边,那突然逼进的威势,让王子矜心不由地提了起来,下意识的想要后退&,她还从来不曾在任何人面前有过这样的感觉,便是武功卓绝天下的大宗师也不曾给她如此强烈的压迫之感,这位裴皇后果真是名不虚传!自己真的能在她手下讨到丝毫的便宜吗?她不敢再想下去&&,头越发地垂低了&&。

    裴后眸子潋滟&,却不减威严:“王小姐一直住在山上,想必不曾领略过越西的大好河山,不过这也无妨,我这里有一张越西山河图&,想将它绣成一幅绣品,在陛下寿筵之日供呈给他&&,王小姐应该能帮我完成这个心愿吧?”

    王子矜心中不免疑虑重重,这宫中自然有绣女坊,皇后为什么要自己来绣这幅画呢?但是裴后的心思她可不敢多言&&,更不能拒绝,所以她只是微笑着低头道:“臣女技艺有限,恐怕不能达到娘娘的要求?!?br />
    她的头垂得很低,白皙的额头也隐约渗出了汗水&&。

    裴后慵懒开口&,似漫不经心:“无妨&,我相信你的能力应当会让我满意的?!?br />
    “是,臣女遵命&&!”王子矜小心翼翼地答应了。裴后突然看了王子矜垂下的眉眼一眼,似笑非笑地道:“想必你已经见过郭嘉了,你觉得她如何&?”

    “郭小姐自然极好?!蓖踝玉嫠低暾庖痪?,便是低头无语&。裴后看着对方头上那一支簪子,衬在如云的乌发之间&,更加显得光彩耀目,她看着那簪子出神&,忽然间又问道:“陛下在宴会之下当众为你许婚&,可惜却遭到元烈的拒绝,你可为自己的以后思量过?”

    王子矜心头一跳,却只是低声地道:“臣女愚昧,不知娘娘所言何意?”

    裴后突然冷笑了一声,面上的神情越发雍容,她转过身&&&,又一步步地向自己的座位走去,那长长的裙摆拖在地上&,脚步很轻&&,却几乎是一步步踏在了王子矜的心头。裴后的声音淡淡地传来:“被旭王殿下拒绝的人,其他的豪门世家当然也不敢上门求娶&&,因为他们不知道陛下是否已经歇了让你做了旭王妃的心思……因此&,你回到大都这么久还是乏人问津吧?”

    王子矜越发惊讶,终究只是忍?&。骸白萑灰簧患?,子矜也能够坚守门庭,请娘娘放心&?!?br />
    裴后唇瓣的笑意浅了一分:“瞧你这傻丫头,是人都会寂寞的,尤其是你这样出众的女子,难道不怕被耽搁了终身吗?”裴后看着王子矜的神色似乎有些怜惜,但眼中却有另一种看不懂的光芒:“好了&,尽快将这幅山河图绣来送给我吧?!彼低晁慊踊邮?&,示意王子矜可以离开了。

    王子矜手里捧着山河图,心中忐忑仍旧没有平息。在走出皇后宫殿之时&,她看见太子迎面而来&,连忙低头行礼,太子的目光在王子矜的面上停留片刻&,却是淡淡一笑&,转身进去了&。王子矜回过头来,看着这高耸的宫殿和那冰冷的玉阶,不免打了个寒颤。

    出宫之时,王琼问王子矜道“皇后娘娘与你说了什么?”

    王子矜呈上山河图&&,王琼看了一眼便将山河图徐徐打开&,可是等图到了最后&&,却突然掉出了一样东西,一下落在马车的地毯上,带出一阵寒光,王琼一愣&,长臂一伸&,却是将那匕首捡了起来&,阳光之下,只见匕首寒光闪闪,令人心惊胆战&。

    图穷匕见,这四个字一下子跃入了王琼的脑海中。他看着王子矜神色不禁十分复杂:“娘娘此举究竟是什么意思&&,子矜你能够猜到吗&&?”

    王子矜看着那匕首&,陷入了沉思,她擅长的是天文地理,行军布阵,而不是揣度人心,若是换了郭嘉,想必她能够明白裴皇后的真意吧?再想到自己出来的时候见到了太子,而太子那神情又似乎有三分奇异&,王子矜不禁垂下了头&&&&。裴皇后的突然召见,一幅山水图以及一把匕首&&,将所有的事情串联在了一起……想到裴弼突然被宽恕&&,再想到裴皇后那一双冰冷的美目&,王子矜纵然在阳光之下也不免觉得浑身冰凉&。

    回到王府却听闻郭家有人来了,婢女低声道:“小姐&&,现在可要去见一见郭夫人和郭小姐吗&?”王子矜想了想却是摇头道:“她们是来看望南康公主的,必定是有什么话要说&,等他们看完了出来你们再禀报我就是&&&,我去送送他们&?!?br />
    南康公主的卧室中&,郭夫人瞧公主神色越发仓惶,脸也比原先消瘦,虽然人能够说话了,却是十分憔悴的模样,不由柔声道:“公主殿下&,可是对这里的生活不太习惯,因为婚事仓促,所以并没有专门修建公主府,若是公主有什么不妥&,我会奏请慧妃娘娘尽快的修建好公主府,让您早一点搬出去?!?br />
    郭夫人以为南康公主不习惯这里的生活,可是南康听到这里&&,娇俏的面孔突然变得煞白,似乎有一丝惊恐不安,郭夫人见状,连忙握住了她的手道:“南康,这里没有外人&,有什么话不能向我说吗?”

    刚才李未央已经驱走了所有的婢女,可是南康公主的神情还是十分的不安,显然是怕隔墙有耳&,李未央看了赵月一眼,轻声吩咐道:“你去门外守着&,若是有任何人要进来,禀报一声就是&?!?br />
    赵月应了一声,匆匆持剑而出,南康看着赵月远去的背影&&,才像是松了一口气,赵月是李未央的心腹,可是连她南康公主都不能轻易信任&,可见杯弓蛇影到了什么地步。李未央想到上一回那些被处死的心腹宫女们,不由为南康公主的命运惋惜,看来皇帝是不预备为她伸张正义&,也丝毫不关心这个女儿的死活,他将她嫁给王延,目的一旦达到&,她的存在便没有什么意义了&。

    面对着郭夫人和李未央&&,南康公主不由自主泪流满面&,郭夫人连忙道:“南康&,究竟出了什么事情&?你老实告诉我&&!”

    南康低声地道:“是王延,王延他……”

    她的话没有说完,郭夫人蹙起了眉头道:“驸马怎么了&&?”

    南康公主的声音断断续续:“他从新婚那一日起,便没有踏入我的房门&,这些日子我一直在养病也就没有特别注意,可是后来我才知道,原来他在外面早有一个外室,不仅如此,那女子还受到他十二分的宠爱。昨日他已经向我提出要立刻纳那女子进门为妾,我虽然惊讶却也觉得不妥,只说这件事情不可以立刻进行&&&,即便他要纳妾也需得缓上半年?!?br />
    李未央觉得南康公主说得没有错&,身为公主殿下,驸马要纳妾必须征得她的同意&,而且断然没有新妇刚进门一个月就公然纳妾的。王延未免也过于急切了一些&,况且南康公主没有断然拒绝,只是让他再等半年&,这也不是什么大事&。

    却听见南康公主又哀声道:“可他非但不肯,还说我有违闺训?!惫蛉瞬挥擅纪孵镜酶舻溃骸笆裁唇杏形ス胙?&&?他这是糊涂了不成!”

    南康公主眼神弥漫着一丝难堪和怨恨,李未央还从未见到向来娇俏天真的公主会露出这样的表情,只听到她低声道:“他说那一日我已被人掳走,说不准早已不干不净了……”

    郭夫人听到这里不由勃然大怒道:“竖子无礼!竟然说出这样的话&&&,他王家是胆大包天不成!王琼他们可知道吗&?”

    郭夫人说的王琼自然是镇东将军&&,南康公主连忙道:“不可以告诉他们&,这些日子以来小姑在我身边照顾十分尽心尽力&&,她也曾多次劝过她兄长,可惜王延都是不听劝告&,现在只能怪父皇替我选错了丈夫!而且王延威胁我说,若是我敢将此事告诉其他人,他就要向众人说明他娶了一个什么样的妻子,又是如何在新婚之时丢了他的脸面&&&&!”

    南康公主没有说完&&,当时王延说的十分难听,什么残花败柳&&,不守闺训&,什么难听的话都往外说&&&,南康不愿意皇室的颜面扫地,更不想让郭慧妃蒙羞,她是郭慧妃的养女&&&,自己的一举一动都会让人联想到慧妃身上去,她受点委屈没有什么,不过是所托非人而已,却绝对不能让人觉得慧妃娘娘管教不严&。

    李未央从前是不太喜欢南康公主&,因为她过于天真单纯,可是现在见她已经明白过来,却又是如此模样&,不由也轻声叹息,丈夫选错了&,这样的问题会持续到南康公主死去,终其一生都无法摆脱&。

    南康摇了摇头道:“面对这样一个人&,我吃不下也睡不着,早知如此&,我情愿一死,也好过受此折磨!”

    郭夫人向来是乐观开朗的人,她瞧见南康公主眼眸之中满是绝望,似乎萌生了死意,不由大惊道:“嘉儿,你听听她说的这是什么话!要是让慧妃娘娘知晓该多么伤心&!”

    李未央低声道:“南康,身为女子&,要懂得思考&、权衡后果&&,想一想,这桩婚事是陛下赐婚,并不是你的错&,不要把一切的过错都往自己的身上揽&?!?br />
    南康公主掩面痛苦道:“可是这件事情一旦传出去,我要颜面扫地了?&!彼档氖切禄橹北蝗寺白咭皇?,当时在场的都是朝中权贵&,王家事后又派人每一家送上礼物&&,这些人收到意外之财&&,知道王家的意思,又知道涉及皇室,便尽量的约束下人,不允许他们向外人传说此事……尽管如此还是有些风言风语,好在王家和郭家压制及时&,这些言论并没有传得太离谱。至少市井百姓中是不知道的,可王延若是将此事到茶馆酒楼中说一说,恐怕不知道要被传得多难听……

    李未央蹙眉&,眸色冰冷道:“南康公主,你何必这样沉溺于悲伤?王延值得你为他陷入痛苦吗&&?他那样的一个人根本毫无价值!你不必为他伤心失望,还有其他很多人关心你&、喜爱你,看到你伤心他们会十分的担心&。就像我母亲&&&,像静王殿下,还有慧妃娘娘&,她一日三次派人出来问你安好,难道你就不怜悯她的一片苦心吗&?”

    南康公主抬起头来看着李未央&,她不知道为什么对方面对任何事情都能这样的从容&,而且毫无畏惧。她低下头,终于扑进了郭夫人怀中,放声痛哭起来。李未央不喜欢看到眼泪&,她转身走出了屋子,却见到王子矜向这里走来&。李未央看着王子矜,神色冷淡地道:“王小姐&,令兄的所为你可知道?”

    王子矜面上一红,李未央顿时明白&,她淡淡地道:“南康公主还以为自己瞒过了,可你还是什么都知道&,那你王府预备如何处理此事?”

    王子矜十分为难,在任何事情上她都可以给李未央一个保证,可是她那个兄长实在是过于不成器&,虽然也是文武双全&&,可是脑子却怎么都不好使,性子又倔强,她已经劝说数次,却碍于身份不能管辖&,父亲忙于军务实在又顾不上,所以她只能尽量的照顾南康公主&,不让此事发展得更为严重。

    李未央眸子如冰凉锋利的刀刃:“公主毕竟是金枝玉叶,纵然不受陛下宠爱,可她的身份却依旧无比尊贵,若她就此萌生死志……一旦有人将此事传言出去&,到时候你王家不但是护卫不利,还有一个逼死公主的罪名!”

    王子矜看着李未央,不由轻声叹息道:“郭小姐的意思我明白了,我会尽快向父亲禀报此事&,给郭家一个妥善的交代?!?br />
    李未央微微一笑道:“王小姐说错了,你们的所为不是为了给郭家一个交代,而是为你们自己着想!王公子的所作所为恐怕是有心人在背后推波助澜,我劝你好好留心一下他身边的人&,不要让别人钻了空子!”

    王子矜只觉一股冷意从脚底一直延伸到头顶&,让她渐渐觉得周身都在发凉&,她看着李未央道:“郭小姐此言何意&?”李未央脸色一如往常的恬柔与宁静:“难道王小姐不知道令兄所收的那一名外室&,身份究竟是什么?”

    王子矜听到这里,眉头不由地蹙紧了。她事先也打听过,那女子身家清白,只是一个小家碧玉&&,并没有什么特别出奇的地方,这才没有过分干扰,毕竟这是兄长的私事&,她身为妹妹不好做得太过分??墒翘嚼钗囱氪搜运坪跗挠猩钜?,不由道:“你的意思是那女子背后有人挑唆&?”

    李未央微薄的唇角翘了翘,露出一个讥诮的弧度:“看来裴后又开始撒网了,只是这一回不知道她想要捕捉的鱼是姓王呢,还是姓郭&?”

    两人的眸子一撞,似寒刃交接&,一切已经瞬间了然。

    李未央玉白面孔上,乌黑眸子冷冽凛然,虽然面上带笑,终究难掩那种肃杀之气。面容看起来那般年轻&,眸子却安静沉稳&。王子衿只觉对方声音里含着笑意,听在耳里却是那般明显的冷,不由面色凝重,她不希望王家成为郭氏和裴后争斗的炮灰,更加不想王家沦为裴后手中的棋子!虽然她存了和郭嘉争胜的心思&&,可也没有必要置对方于死地&&,更加不可能倾王家之力……良久&,她面色沉重道:“郭小姐放心,我定会好好调查此事?!?br />
    ------题外话------

    话说pj109821298、yuanyuanxue同学送了很多潇湘币,你们要客串不&,栗子同学的客串很有爱呢\(^o^)/~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庶女有毒262》,方便以后阅读庶女有毒262 胆战心惊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庶女有毒262并对庶女有毒262 胆战心惊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庶女有毒262。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