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7 圣心诡秘

    郭夫人第二日便要入宫去见郭惠妃^^,李未央一同前往,陈留公主原本也是坚持要去,只不过她的风湿病又犯了^,躺在床上起不来^,郭夫人再三劝慰,并且保证郭惠妃的确是没有出什么大事**,陈留公主这才歇了同去的心思*。

    郭家的马车一大清早便入了宫*,因为原先住的宫殿失火,郭惠妃不得不暂时移居到辉城宫^。经过繁琐的检查和禀报*,李未央她们到的时候,郭惠妃正斜倚在床上,身边的梁女官在替她喂药*,郭惠妃瞧见郭夫人^,眼中顿时一亮^^*,道:“大嫂^*!”

    郭夫人快步迎上去^^,仔仔细细查看了一番*,见郭惠妃除了面容有些苍白以外并没有什么大碍*,这才安下心来,问梁女官道:“太医可曾来瞧过了吗^?”

    梁女官躬身道:“是^^,太医已经为惠妃娘娘请了脉*^,他说娘娘只是呛了一些烟*,所以才会昏厥过去*,只要好好休养便不碍事了^**,请夫人放心*?!?br />
    郭夫人闻言松了一口气*,目光温柔地看着郭惠妃道:“现在感觉可好些了吗^*?”

    旁边的宫女连忙拿来绣凳让郭惠妃和李未央坐了^*^,郭惠妃的目光落在郭夫人温柔的脸上*,伸出手握住对方的手*,泪光在眼中闪烁:“我差点以为再也见不到大嫂你了?*!?br />
    郭夫人也是才定下神^^^,点头道:“我们都明白,你真是受委屈了!这件事情实在发生的太过突然^*,公主原本也想进宫来看你*,只不过……”

    郭惠妃一愣*,旋即赶紧道:“不***!这件事情可不能让母亲知道*?!?br />
    李未央从郭惠妃的话中敏锐的察觉到了什么*,她和郭夫人对视一眼^^^,郭夫人迟疑片刻^,率先开口道:“这一场火是……”

    郭惠妃眼中飞快地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不安**,还没来得及说话*,却听见旁边响起一道声音,分明含了十二分的愤怒:“母妃*,你为什么不告诉夫人昨天那一场火是有人故意为之^,根本不是走水**^!”

    李未央回过头来*,瞧见一道娇俏的身影从外殿快步走来*^,一身淡紫的裙服*,大大的眼睛,娇俏可爱,正是许久不见的南康公主*。

    南康公主强行压抑着眼睛里的怒火,愤愤不平地走到郭夫人的面前*^,先是行了晚辈拜见长辈的礼节,才道:“夫人*,你不知道^,这件事情静王已经查清楚了^^^^,根本是有人故意捣鬼?^!?br />
    郭惠妃闻言,立刻蹙眉道:“南康*!不要胡说八道*!”

    南康咬牙看着郭惠妃,眼眶里的泪水不停地打转:“母妃**^,到了这个时候,你难道还要瞒着夫人和嘉儿姐姐不成*?你曾经说过在宫中无所依靠^^,唯一的家人就是郭家^,为什么在家人的面前都不肯实话实说呢?”

    李未央看着南康公主,心中轻叹一声:“公主殿下的意思我们很明白*^,宫中守卫森严^*,更何况来来往往的宫女太监那么多^,怎么会让火势发展得那么大都没有人察觉呢?所以昨天那场火*,定然不是意外***?*^!?br />
    南康公主见对方和自己的看法一样,一把抓住李未央的手^,声音带着无比的愤恨^,却不得不低声地道:“嘉儿姐姐*,母妃也明知道一切不是意外,却不肯让我向父皇提起,你快帮我劝劝她,若是任由那些人胡作非为^^,总有一天这种情况还会再次发生的!”

    李未央的目光看向了郭惠妃^,对方不肯将这些事透露出去,最重要的原因定然是没有证据,敢在堂堂宫室之中纵火^,有如此的胆量**^*^,背后的人也呼之欲出了^。

    “梁女官^,把药放在这里吧^!你出去看看其他的宫女太监^,吩咐他们在门外守着*,没有本宫的吩咐不允许任何人进来?*^!惫蒎恿嘶邮謂,梁女官闻声便退出去*,只是走到门口*^*,不知为什么脚步停顿了片刻,这才快步离开^^。

    看到郭惠妃被如此的欺辱,郭夫人也不免生出哀痛来,可是郭惠妃的神情却是如此的平静,她淡淡地道:“我入宫多年*,这样的事情也不是发生一回两回了,只不过对方从来没有做得如此明目张胆过^,她这么做*^,无非是为了警告我^、警告郭家,若是我就此畏惧失措或是大哭大闹*,对郭家又有什么好处^*,对我本人又有什么好处呢^?只会让别人觉得我是被这场火吓破了胆子^,丢了惠妃的仪态,疑神疑鬼*、徒增笑话而已^。所以南康,母妃吩咐你的事情千万不要忘记^,刚才这些话在大嫂和嘉儿的面前说说也就罢了*,若是此事有半点风声传出去*,我绝饶不了你?^!?br />
    南康公主忍不住抬起头迎上她的目光*,郭惠妃的眸子黑白分明,情绪看不出丝毫的波动^^,仿佛根本没有因为这一场火灾影响到什么^^。南康毕竟才十六岁*^,实在控制不住道:“母妃^,难道这件事情就这么算了吗*?”

    郭惠妃见她如此坚持*,虽然感动于她的真心关怀*,却也摇了摇头:“不算又能如何*?你以为这宫中是郭家的天下^^*,任由我大张旗鼓地捉拿凶手?你在宫中生活了这么多年^,也该懂事了,越是这种时候越是要低调行事^,否则你会从受害者变成图谋不轨*^^、造谣生事者^,原本同情你的人也会怀疑你的用心^,这正好中了对方奸计?!?br />
    南康一愣,看着郭惠妃几乎哑言***,李未央轻轻地摇了摇头,这么多年以来郭惠妃都护着南康公主,虽然上一回经过大名公主的事情*,南康明白了点人心难测的道理,可毕竟她只是个心思单纯的姑娘,此刻听到这些话不免心头戚戚然。

    郭惠妃的侧脸温柔美丽,皮肤泛出珍珠一样的光彩*,就连李未央也要感叹一声她的风采雍容^*、气质高雅^。事实上惠妃今年不过四十岁^,保养的又很好^,看上去至多不过三十余*,可是这样的美貌又能如何?在这宫中根本就没有一个心心相待的人,她只能靠自己一步一步的站稳脚跟^,纵然她如今已经有了儿子*,又有娘家作为依仗,可还是很容易就会遭到别人的暗算^^。所谓防不慎防*,人心难测^*^,便是如此!

    李未央沉默片刻,轻轻叹息一声:“娘娘*,请恕嘉儿多嘴^*,在宫中想要纵火这绝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得出来的^^,纵然外因娘娘可以不顾***,可是内患可一定要清干净^*,否则这样的事情还会再次发生^?!痹谒蠢?^,此次失火^^,必定是里应外合*。

    郭惠妃一愣,抬起头来看着李未央,神情之中有了一丝讶异:“你是说,这宫中有内奸吗***?”

    李未央微微一笑道:“娘娘*^,若是没有人接应*^^,对方又怎么会这么容易在你的宫中纵火呢?静王殿下明明在宫外安排了人手?^**;?*,为什么事发的时候谁都来不及帮助^*^,自然是一切部署早被人泄露了出去^?^^!?br />
    郭惠妃其实也一直在怀疑^*,只是她实在不忍心^**,神情之中难免有了三分的落莫:“是啊,我只是不敢相信^,这些人都跟了我许多年*,难道连她们都会背叛我吗*?”

    南康公主眨了眨眼睛*,面上露出疑惑的神情:“母妃^,若是真的有内奸*^,那又会是谁呢*?”

    李未央眸子里淡淡的*,声音有些不经意**,看着对方道:“南康公主,除了娘娘之外,谁还可以驱使宫里的宫女和太监呢^?”

    南康公主心头就是一跳^^,下意识地道:“难道是梁女官*?这宫中只有她可以进出自由,还能驱使其他人^*?!彼饣案崭账低?,随即便不安地转头看向了郭惠妃*^*,郭惠妃的神情之中有一丝怔愣^。

    南康公主第一次怀疑梁女官^^,她想着出事之后梁女官匆匆赶来,神情异样^**,关怀的不是娘娘能否苏醒*^,居然是宫中还有多少人活了下来^,如果这样怀疑,她可能是怕有人瞧见了什么^^,故意杀人灭口……

    郭夫人却觉得不可能***,道:“嘉儿,你没有证据可不要随便乱说,梁女官可是当初你姑姑的陪嫁婢女^*^^^,她们有十多年的情份,若说是旁人背叛了娘娘我还可以相信*^**^,可若是连梁女官都背叛娘娘,实在是叫我难以相信?^!?br />
    李未央神情却是十分淡漠^,对于郭惠妃来说^^,梁女官陪伴她多年*^,可以说是她的心腹*,她对对方十分相信,不肯怀疑对方也是人之常情^。就像有一天*^,若是有人告诉她,自己身边的赵月背叛了她*,她也很难信任,只不过寻常的宫女太监在惠妃的宫中不可能来去自如,更加不可能随随便便有机会动手脚*。所以李未央只是淡淡地问了一句:“娘娘,那一场大火中*,除了您之外还有谁逃出来了^?”

    郭惠妃心头一跳,心口好似被冷风吹过^,透出难以抑制的冰凉:“元英冲进去救了我^,其他的二十来个宫女和太监全都葬身火海*,基本没有活口……只有梁女官——”她的话说到这里,面上却突然笼罩了一层寒霜*,此刻她已经不能否认梁女官可以说是最有嫌疑的,要不然其他人都死了,为什么唯独她还活着呢*?

    世界上哪里有这么多巧合和幸运^?事情发生过后^,元英那欲言又止的神情,似乎都在告诉郭惠妃此事另有蹊跷*。

    李未央目光冰冷地道:“这件事情纵然不去追究那幕后黑手的责任^,娘娘身边的隐患也必须清除干净^,这梁女官……只怕娘娘不能留了*^^*!?br />
    郭惠妃抬起眸子看着李未央,良久都说不出一句,最后她才终于点头道:“来人,请梁女官进来****?!?br />
    梁女官重新走上大殿,她瞧见其余三人面色都是十分凝重,和刚才的神情完全不同^^^,心头一冷*,面上却是一派自然,只是恭敬地行礼,道:“娘娘*^,奴婢已经将药重新热了一遍,是不是现在就请娘娘服药?!?br />
    郭惠妃看着梁女官^*,神色露出一丝漠然:“昨日失火的时候^,你在何处*?”

    梁女官一愣,随即便露出惶恐的神情道:“娘娘怎么忘了,奴婢在宫殿失火的时候是奉娘娘的命令去御膳房换膳食去了,回来的时候就瞧见出事了^,都是奴婢的过错,最危险的时候没能陪伴在娘娘身边*?^^!?br />
    郭惠妃冷冷地一笑道:“是啊^*,御膳房做来的那一道翡翠虾仁,你说最近天气渐凉^^,我的身体又是阴虚火旺^^**,不宜吃虾仁这些发物^^^,所以特地自告奋勇地要去御膳房替我换了这道菜^*?^*?墒鞘虑樵趺淳驼饷辞?*,偏偏在失火的时候你不在宫殿内呢^?”

    梁女官十分惶恐*,眼中也多了泪光^*,她跪倒在地^^*,柔声道:“娘娘^,奴婢侍奉您这么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若是奴婢做错了什么事情*,娘娘大可以直接责罚*,为什么要怀疑奴婢的忠心呢?这天底下谁都可能背叛娘娘^,唯独奴婢是绝对不会的呀!”

    郭惠妃喃喃低语^,似乎自嘲:“我也一直不愿意怀疑你*,哪怕我将所有的人都怀疑到了^,我也相信你是站在我这一边的^,且不提这么多年来你跟着我进宫的情份^,只因为背叛了我你也绝对没有什么好处^*,可是我万万想不到*,事到临头你还是那个嫌疑最大的人**?^!彼低?,郭惠妃轻轻点了个头,身后四名宫女上前将梁女官押在地上^^*,梁女官不敢动弹^,脸色却十分苍白。

    整个殿中气氛紧张,人人都静声不语^,梁女官突然放声大哭起来:“娘娘,奴婢是冤枉的啊^*,奴婢当时不在宫中^^^,您也不能就此断定是奴婢所为!”她的声音越发凄厉,简直就是哀痛到了极点*。

    李未央眸子里的幽深渐渐退却^*^,有了一丝犀利光泽:“娘娘^*,有的时候不用重刑她是不会招供的^?*!?br />
    郭惠妃眉眼透出凛然^,刚要吩咐人动刑,就在这时候静王元英从殿外匆匆的赶了进来*,他的身后还押着一名护卫^。

    郭惠妃面色就是一变:“英儿*^,这是什么人**^?”

    静王神情十分的冰冷*^,他看了梁女官一眼^*,冷冷地一笑:“母妃^,不必动刑那么麻烦!这是梁女官在宫中的相好,也是宫中宣德门的护卫*,他已经向我招供了*,说在事发之前梁女官曾经悄悄地找过他,托他将火油秘密捎进宫,火油可是宫中的禁物**,一个小小的女官为什么要用到火油**,而且这件事情她没有向母妃禀报^,如此一来*,事情不是很明显了吗^^*?”

    梁女官在看到那男子的瞬间便已经脸色惨白。

    李未央微微触眉^,看向那跪在地上的护卫^*,他的年纪不过三十多岁,可能比梁女官还要年轻一些,嘴角的血丝和脸颊上的青紫显现出他刚刚受了刑^,看向众人的眼睛之内除了恐惧还有绝望。梁女官此刻已经瘫软在地^^,神情变得木然起来^。

    郭惠妃的面容慢慢变得森冷,她冷冷道:“梁女官^**,我只问你一句,你老实回答,为什么要背叛我*?”

    梁女官只是低着头一言不发^^,只听到咣当一声^,郭惠妃重重的一掌拍在床边的茶几之上:“这是我给你的最后的一个机会^,若是再不实话实说……”她慢慢地看着对方,缓缓地吐出一个字:“杀!”

    梁女官的脸色顿时变了^*,她双眼通红^,恶狠狠地盯着郭惠妃^,李未央脸色平淡清冷,眉梢暗含煞气^*,却向那护卫道:“她不肯说^,便由你来说^!若是你能说出一切实情^,我可以劝殿下对你从轻发落^*?^!?br />
    那护卫吃了一惊,随即心念急转^*,猛地抬起头来*,大声道:“我愿意说出实情*,还望娘娘和殿下放过我的性命*!这件事情都是贵妃娘娘主使的***,我和梁女官都是听她的话^^!”他这话一出,四周哗然。

    梁女官跪在旁边目瞪口呆地看着他,眼神慢慢的从不可置信到恼羞成怒^,再从恼羞成怒瞬间变成惊恐。

    郭夫人错愕*^,觉得不可思议*,转头望向郭惠妃*,她头一次遇着这样诡谲的事情。

    李未央弯起了唇角:“这么说幕后主谋是陈贵妃娘娘*?”

    护卫胆怯地看了静王元英一眼*^,然后似乎心有戚戚地禀报道:“是*^,起初完全是因为我不好,我好赌*,在外面欠了很多的债^^,不得已便求梁秋替我还帐,只是她在宫中俸禄毕竟有限*,这些年全都贴补了给我**,一时也拿不出那么多的银子^*^,实在迫不得已,她才会投靠了陈贵妃?*!?br />
    郭惠妃只觉得对方的话中有一丝让她不安的讯息^,她不敢深想下去,心中有千万面小鼓在锤一样,难道此事真的跟陈家有关吗?可是对方似乎也没有说错,最近梁女官的行为的确有些失常*。半个月前*,自己丢了一对赤金头面*,这样的金银首饰她不知道有多少*^*,平日里也不爱惜,只是偶然想起才吩咐取出来^,起初她还以为是被哪个宫女偷了,吩咐梁秋暗暗寻访,不要打草惊蛇^^^,现在想起来梁秋当时的神情,的确是愧疚夹杂着不安^,奈何自己竟然以为她是自责没有管理好手底下的宫女**,却原来……她是缺钱!

    静王元英冷冷地道:“哦,那证据呢*?”

    那护卫连忙道:“在我当职的房间后面有火油*,还有一些棉絮就藏在屋后的水缸里!”

    众人都发出倒吸一口气的嘶声,现在人证物证确凿,陈贵妃铁定难逃干系*,就在这时候^*,梁女官却一咬牙^,突然朝郭惠妃拜了一拜:“娘娘^*,这件事情是奴婢对不起您*,事到如今^^,唯有以死来谢罪!”这句话一说出来*,静王元英大叫不妙^,连忙大声道:“不许她自尽^?!笨墒俏币淹?^。

    梁女官咬破了事先藏在嘴里的药丸,一瞬间神情变得异常痛苦,很快就倒在了地上不醒人事,嘴角流出了黑色的血液,静王元英主动上前摸了摸她的颈脉^,随后对着李未央摇了摇头*,死了^*^。

    那护卫更加哆嗦**,仿佛十分害怕模样,随后他大声道:“殿下**,您刚刚说过,会饶了我的性命的*^!为了戴罪立功^^*^^,我可以替殿下指证陈贵妃*!”

    静王元英面上是泰山崩于前面不改色的宁静,却是一言不发。随后*,他向身边的护卫做了一个手势*^,那些人竟就立刻取一道绳索^,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上前利索地将地上的护卫双手反绑在身后^^^,麻利的用绳子束住^?^^;共坏饶侨朔从碸,麻绳已经在他的脖子上套了个圈^,那护卫惊慌失措地道:“殿下,您这是干什么^?您说过要饶我性命的啊^,我可以替您作证!难道您要让凶手逍遥法外吗?!”

    南康公主刚要开口^,郭夫人却拉住了她的手^,向她摇了摇头^。

    静王冷冷地道:“作证^?恐怕你是要替你主子诬陷陈贵妃才是*!”他话一说完^,已经向旁边人点了点头*^^,那护卫脸色煞白,死死的用一种愤恨的眼神盯着元英看*,那两个人显然都是行刑的老手^*,各自抓住绳索的一端*,狠命的向自己的一边扯去,那护卫整个面孔都涨红了^,勉强挣扎了两下就两眼翻白,舌头也吐了出来**。行刑的人过了好一会才将手松开^^,那人就在众人面前向后倒了下去^,一动不动了。

    李未央摇了摇头^,她深深知道元英这么做其实没有错,但南康公主却一下子瘫软在地^,她不敢置信地道:“哥哥**,你这是做什么*^,他不是答应了要替咱们作证吗*?为什么要杀他?”

    静王回头漠然地看了南康公主一眼*,神色却是十分的平静:“大人的事情,小孩子是不会懂的*。南康^,你还是早一点回到你自己的殿里去吧^!?br />
    南康却是盯着静王元英,她无论如何都想要弄明白**。刚要说什么^,却听见李未央淡淡地道:“公主^^*,静王殿下这么做^^,只是不想事态扩大而已**?^!?br />
    南康回过头看着李未央^,难以相信她竟然也如此狠心:“贵妃娘娘最近这些时日一直和我母妃作对**^,她会这么做实在是不意外^^*,不过是为了她的侄女报仇而已^!只不过她一下子要了母妃宫中这么多人的性命^,这手段也是实在过于狠辣了^^*^*。枉费我们郭陈两家这么多年来息息相关^,荣辱与共*,一旦翻脸她竟然会做到如此狠毒。这件事情只要禀报父皇,他一定会严惩陈贵妃的**!”

    静王元英看着自己的妹妹,颇有有些恨铁不成钢*,现在在场的这几个人*,其实都明白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只有南康从始至终都是十分的懵懂,她不是愚钝*,而是太过轻信,这个毛病必须扭转过来!她应该长大了,不能一直靠着母妃遮风挡雨!元英看着南康公主道:“若是我按照这护卫所说*,或是留着他的性命,这件事情一定会传扬出去,到时候所有人都会以为是陈贵妃要放火烧死母妃*^*!?br />
    南康听到元英这话说得有几分奇怪^,心头掠过一丝猜测^,失声道:“你的意思是——这件事情有人故意构陷^?”

    李未央幽静的眸子有光晕浮动:“贵妃娘娘或许是憎恨郭家的^,只不过她还不会如此明目张胆的火烧宫殿*^,纵然她真的如此做了,也不会留下什么把柄在咱们的手中**,这护卫出现得过于奇怪^,梁女官背叛得也不明不白^^^*,现在梁女官已死^,唯一的证词就是在这护卫的身上*,足可见这幕后之人是故意要留下线索要咱们怀疑到陈贵妃的头上*,若之前我还是对陈贵妃有三分怀疑,此刻我已经觉得她是清白无辜的了^?!?br />
    南康公主心突然漏掉半拍,她转过头看着郭惠妃,郭惠妃笑了笑,向她点了点头:“嘉儿说得不错*,我也是这样的看法。陈贵妃若想真的要了我的性命,多的是其他的法子,也用不着如此大动干戈,一下子烧死了二十多名宫女太监^*,这件事情绝不会是小事?!?br />
    静王点了点头,随即便吩咐护卫将那已经死去的两个人拖出去^。就在此时^,却突然听见外面有人禀报了:“陛下驾到!”

    殿中众人的神色都是一变,尤其是郭惠妃*,她连忙整了整衣衫就要起来*,却听见皇帝一边走进来一边大声道:“爱妃不必多礼*,朕只是来看望你^?*!?br />
    皇帝脸上神采奕奕,别有一番雍容气度**,李未央冷冷地瞧着对方*,神情之中多了三分厌恶^*,皇帝当然是坐在首座,而郭惠妃和其他人都只能站着^^,皇帝的目光落在了静王元英的身上:“朕着你调查的事情查得如何了?”

    静王低下头躬声道:“回禀父王^^,这件事情儿臣已经查清楚了,是因为宫中的梁女官犯了一点小错,被娘娘责骂^,怀恨在心*^,所以火烧宫殿*,妄图谋害母妃*。现在这个梁女官已经畏罪自杀了^*,这样的罪刑本应满门抄斩,奈何梁女官终生未嫁,只不过孤身一人。儿臣建议此事到此为此*,不要扩大了。父王以为如何^*?”

    元英说话的时候*,李未央一直盯着皇帝的表情^,不愿放过一丝一毫的变化,皇帝放下手中的茶杯道:“哦,爱妃也认为此事只是因为一名女官不服管教蓄意报复,如此简单**?”

    郭惠妃心头一紧,但语气平静地道:“刚开始臣妾也很怀疑^,梁女官是臣妾的心腹婢女,为何会做出这样的事情?可是后来好好回想一番^^*,当初带她进宫她就是不情不愿的,这么多年来想必一直怀恨在心,一点小小的责骂都受不了,竟然还会做出如此可怖的事情*^。陛下^^,若是臣妾死了,她就可以光明正大的被放出宫^,更可以和心上人双宿双栖^^,恐怕这才是她纵火的真正原因?*!?br />
    皇帝闻言一愣^,突然哈哈大笑了起来:“哦^,原来如此,静王能够这么快查出事情的始末,朕对你很欣慰^*。真是能干*^,不愧是朕的儿子*?*!?br />
    他越笑越大声*^,笑得胸口上下起伏,差点岔了气的模样*^。而李未央一直冷眼旁观^,觉得此刻皇帝的喜悦来得莫名奇妙*^。就在此时*^,皇帝的目光突然落到了李未央的身上,他收起了笑容^,恢复到了严肃的神情:“郭夫人也带着小姐入宫了吗?”

    郭夫人和李未央连忙再次皇帝躬身行礼:“是***,陛下?!?br />
    李未央心道明明已经向你禀报过,这时候还装什么蒜^*,分明是故意趁着他们说话的功夫到这宫中来*,却不知道究竟有什么打算,这皇帝的心思还真是没有人猜得准*。

    皇帝目光深沉地看了李未央一眼,只是淡淡一笑*,又转头向郭惠妃道:“看样子前朝和后宫的各项秩序都需要好好整顿,上一回太子府出现了行刺的事情,这一次竟然还有一个女官纵火报复的事件*。依朕看*,每个宫殿都必须加紧警卫才行?**^!?br />
    皇帝双目精光烁烁直视着看着郭惠妃^*,分明另有深意*^,看得她心中有丝惊慌*^。不过郭惠妃就马上稳了下来,继续道:“是,多谢陛下体恤^?!?br />
    皇帝淡淡地笑道:“朕决定从禁军之中挑选精干的士兵,三十人组成卫队,不分昼夜的?;ぐ陌踩玘?!彼豢谄党隼?,郭惠妃神色就是一愣。李未央心中就觉得不妙,这到底是?;せ故羌嗍??立刻元英就反对道:“父皇^,寻常宫中护卫也就罢了^,但禁军毕竟一直是拱卫大都*^,不懂宫中规矩**,在内宫之中多有不便^。父皇的一片好意儿臣替母妃心领了^^,只不过这件事情恐怕不太妥当^*?!?br />
    皇帝看着静王元英^,似笑非笑道:“你的顾虑也不是没有道理^,既然觉得禁军不好^*^,那就由静王在懂武的太监之中挑选合适的人选,尽快充实过来*,好好?**^^;ぐ陌踩攀?,想必有了精明能干的护卫**,爱妃才可以高枕无忧^*^?!?br />
    郭惠妃的唇角一直带着平静的笑容**^,她姿态优雅地起身在床上跪着道:“多谢陛下^^^?^!?br />
    皇帝的笑容更加深了*,随后他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看着南康道:“好些日子没见了*,南康都长成大姑娘了?^^!?br />
    南康公主以为皇帝终于关注到了自己^,神情中有一些喜悦^^^。在宫中,皇帝对他们这些儿女素来是不感兴趣的^,除了寿春公主还算得宠之外,皇帝对其他女儿几乎都是看也不看一眼*^*^*,可是此刻他的目光落在了南康的身上,神情倒像是十分慈爱^。

    郭惠妃和静王元英同时心头同时略过一丝不安***。

    李未央和皇帝是打过交道的^*,她深知对方心思叵测,而且经?*;嶙龀鼍说木俣?^。不知道为什么**,这一回她有一种不太好的预感。

    皇帝仔细端详着南康,脸上带着笑容道:“果然越长越是漂亮?!?br />
    南康躬身道:“谢父皇夸奖?*!?br />
    皇帝点了点头**,向着郭惠妃道:“还是爱妃教导有方?*?!”

    郭惠妃也瞧出了有些不对^^,只是在皇帝的面前任何人都不敢轻意开口,静王正想要想个法子转移皇帝的注意力*,却突然听见皇帝大声道:“上一回寿春出嫁的时候,朕记得王家的公子王延可是个十分出色的人才^,如今看来^*,与南康正是良配*?*^!?br />
    静王听到皇帝挑起这个话头*,眉头突然皱紧了^^,随即又松开^,赶紧道:“父皇,南康年纪还小^*^?!?br />
    皇帝冷淡地的道:“已经十六岁了吧^^*,怎么叫年纪还小呢^?朕前些日子事情比较多,没有能替南康好好筹谋一番,如今瞧见南康已经长成大姑娘了,又是才貌俱佳,朕就做主将她许配给王延了^^,挑个好日子就让他们完婚吧*^!?br />
    他主意已定*,不容他人回驳^*^,立刻站直了身子向外走去,不管南康如何不愿意^^^,她也只能领旨谢恩**。

    走到门口*,皇帝突然转头^,看向李未央微微一笑道:“亲上加亲,这可是大喜事?^?!”

    他说完了这莫名奇妙的一句话,已经大步的走了出去^,还伴着爽朗的笑声?**?墒堑然实壅庖蛔過^,宫殿之中其他人的神色都十分的震惊*,尤其是郭惠妃*,她看着南康公主,不由蹙起眉头道:“他素日从未关心过你,今日突然到这里来*,我就觉得有问题^^?!?br />
    李未央唇角微抿,点漆眸子异常阴霾:“陛下刚才特意提出要为娘娘加强警卫,殿下已经驳了一次^,所以南康公主的婚事绝对不能再驳第二次**^,陛下真不是一般的算盘,打得可精了^?!?br />
    郭夫人看着犹自懵懂不安的南康公主^**,摇了摇头^,她劝慰道:“好在那王延公子也算文武双全,才华横溢^,倒不算委屈了公主?^!?br />
    南康公主想起那一日在楼台之上看到的王延*^,面上不禁涌起一阵红晕,上一次为寿春公主举办的比赛之中,那王延的确是眉目俊朗***^,年少英俊*^,又是文武双全的人物*,很是让闺中少女面红心跳,南康公主之前还没有特别留意^,如今听说皇帝将她许给了王延*,仔细地回忆了一番王延的相貌风度^^,她的脸上也不禁红了*。

    元英却摇了摇头*^,王延虽然是个文武双全的人物,可在他看来王延和王家其他公子比起来都略逊一筹*,光是冲动*,狭隘这两点^^*^,他就已经成不了什么大人物了*。他原本还想为南康的婚事好好筹谋一番,最好的打算是嫁入郭家**,或是嫁入周家^,要知道周家人手上有十万的禁军*^,他们也是十分值得拉拢的**^,至少可以在周家安一个钉子*^^^*,监视晋王和周家的举动……

    可是嫁给了王家——元英仔细地想了想,觉得嫁给王家未必不是一件好事,但是从皇帝的嘴巴里说出来总是让人觉得心里毛毛的^*,可能他对皇帝不够信任**^,总觉得对方没有安什么好心思^。

    不光静王是这样想^,明显李未央也是这么想的,她曾经在宴会之上见过王家诸位公子^,如果皇帝将南康公主嫁给性情温和的王广***,或是聪明内敛的王季***,那都不失为一个很好的选择?*?墒瞧峭跹?,那个人过于骄傲*,又对郭家颇有敌意^,若是南康公主嫁给了她,恐怕不是什么好事^*。再者说,李未央隐隐觉得皇帝此举倒像有三分针对自己,可是她一时之间虽然有不安的感觉^^^*,却也想不出什么所以然来^*,似乎两件事情没有必然的联系*^*。

    毕竟,皇帝既然忌惮元烈,就不会轻易发作自己*。

    郭夫人见他们都是神情凝重^,不由道:“好了好了,既然陛下的旨意已经下了,也是无法挽回的事**,相信王家一定会好好对待南康的*?!?br />
    李未央点了点头**,郭夫人其实是认识王大将军的^,却并不熟悉王延*,所以她会觉得王延不失于南康公主的良配,这本是没有什么大错的^^,但是之前出了王子矜的事情,恐怕南康公主和郭惠妃的关系又看在众人的眼中*,身份便多了一层尴尬^*。

    李未央微笑道:“南康公主如此讨人喜欢*,不管嫁入什么样的人家,都会过得幸福美满^!?br />
    南康笑容忍不住浮上脸颊,却是羞涩道:“姐姐*^,不要再拿我打趣了^^?^^!彼底?,她捂着脸已经跑出了殿外*,李未央和郭夫人对视一眼,却都瞧见了彼此眼中的叹息和怜悯^。

    从惠妃的宫中出来^,静王元英道:“嘉儿*^*,今天要多谢你开解母妃了?*^!?br />
    李未央淡淡一笑道:“今天其实我没有做什么事,静王殿下才是抓到那凶手的人^?!?br />
    静王目光灼灼地看向皇后的宫殿,声音冰冷道:“今日我处置了那个护卫和梁女官,最重要的目的便是让他们不能随意乱攀咬**,也是不希望伤及无辜*^?^!?br />
    李未央点了点头道:“我相信此事其实跟陈家无关*^,一切都只是有人在故意挑唆^^,若是继续深查下去^,只会查出一些别的乱七八糟的人^^^,其实无关紧要^*^^,咱们知道是谁动的手并记在心上也就够了,寻找合适的机会给予还击**!?br />
    她说到给予还击这四个字的时候*,静王元英深深地望了她一眼道:“这件事情急不得^^^^,慢慢来吧^^,好在母妃没有受伤^?!?br />
    郭夫人已经从殿内走出来*,李未央正要向静王告辞*,却听见静王道:“你对陛下赐婚的事情怎么看*?”

    两人都心知肚明,皇帝分明是找机会有意要为难郭家和郭惠妃**,否则他是不会无缘无故做这个月老的^^。

    看见李未央的神情***^,静王就猜到了她的所想,他淡淡地道:“是啊,我也觉得父皇今天的举动十分奇怪^,他平日可是从来不关心过南康的,那王延是个什么样的人我倒是也很清楚**,其他倒是没什么*,只是过于骄傲自负*^^,南康嫁给他恐怕不会很顺心*^?!?br />
    岂止不顺心这么简单……李未央微微一笑道:“南康毕竟是公主^,王延纵然如何骄傲,他也该知道帝女不可欺,想必不会做得很过分^,静王殿下也无需过于担心*?!?br />
    元英点了点头^,长叹一声道:“但愿如此吧*?*!?br />
    郭夫人和李未央上了马车,静王目送着他们的车驾离去,转头吩咐身边的人道:“从今日起你要十二个时辰时刻守护在母妃的身边,不要让任何人伤害了她*?!?br />
    那太监低声道:“是,殿下!”

    静王看着不远处沉下的落日^^,心头莫名笼罩上了一层阴影。

    马车之上郭夫人却是神情凝重*,早已不复刚才安慰南康公主的镇定,她低声道:“嘉儿,这件事情我觉得陛下的用意是……”

    李未央看着郭夫人道:“是为了针对郭家*?!?br />
    郭夫人点了点头^,“没错^*,陛下此举一定是为了针对郭家,要知道南康是郭惠妃的养女*,说起来和郭家有千丝万缕的关系^,那一日旭王殿下在大殿之上当众拒婚,给了王家人一个难堪**^^,不管他们如何大度^,都会对此事耿耿于怀,我观那王家人的神色^*,其他人倒也罢了*,王延尤为愤怒*,偏偏是许给他^*,我怕南康公主嫁过去恐怕……”

    李未央不愿她太过忧虑***^,便劝慰道:“母亲不必过于担忧,陛下此举不过是为了制衡郭家*,应当没有其他的意思^^!?br />
    真没有其他的意思吗*^?李未央心里却不是这么想的,皇帝除了警告郭家**、警告李未央之外^,必定还有深意,或许皇帝根本没有放弃让王子衿成为旭王妃的念头^,既然从旭王那里没办法动手,这皇帝终究还会找到自己的头上^,那他究竟要什么法子让自己主动放弃呢^?李未央真的很想知道*,皇帝还有什么手段没有施展出来*。

    郭夫人忧心忡忡道:“无论如何,我都不忍心看着南康公主如此天真浪漫的孩子到人家去受气?!?br />
    李未央神色却是十分平淡:“母亲^,有句话其实我早就想说了*^,只不过惠妃娘娘过于疼爱南康公主,所以我才没有把话说清楚*^^*。你今日看南康的所做所为可像个公主的模样吗?一个人可以单纯^^,可以善良^^*^,但是绝不可以无知^,不可以愚钝。在惠妃身边生活了这么久,一直依靠惠妃和静王的?;?,除此之外*^,她还有什么^^**?若是她再继续这样做,恐怕对她没有什么好处^*。这一次嫁到王家*^,也许能够让她明白如何成为一个合格的公主*,如何学会盺;ぷ约旱那兹硕皇且恢闭驹诒鹑说谋澈??^^!?br />
    郭夫人叹了一口气:“你说得对^,想开了人生就是磨难,要想在百人千人万人之中找到一个没有磨难的人是根本找不到的^,一点点的幸福就会有无数的磨难跟随*^,每个人都有自己命运*,南康也是如此^,咱们是没有办法阻止的^?!?br />
    李未央看着郭夫人却是不以为然:“这世上没有什么是不可以扭转的^**,关键是命运要掌握在自己的手中?^!?br />
    郭夫人看着李未央^,却是轻轻摇了摇头:“别掉以轻心*,孩子*,为人不易啊*?!?br />
    李未央轻轻地依偎进郭夫人的怀中*,她低声道:“母亲*,嘉儿明白您的意思^,从今往后我会加多小心?^!?br />
    郭夫人抚了抚她柔顺的发丝^,若有所思道:“嘉儿^,母亲最担心的人就是你^,你个性外冷内热*,又是个性格极为倔强的孩子^**^,凡事都过于执着**,不肯轻意放手^*,母亲不想让你遭到什么磨难**,更不希望你过得不幸福^,若是可以,母亲想要暂且送你离开大都^,去外面休养*^?!?br />
    李未央一愣^,随即立刻道:“不,母亲**,这个时候我是绝对不会离开的?!毕氡毓蛉舜丝桃丫闯霾唤鍪桥岷骬,现在连皇帝对郭家都颇有意见,甚至还有动手的意思,她让李未央离开大都分明就是要保全她*。

    郭夫人一共有五个儿子^,但她只有一个女儿^,最心疼的永远是郭嘉**,李未央的眼中不禁有些湿润,她轻声地道:“母亲你放心吧^,嘉儿不会离开大都。但是*,我也不会受到伤害的。相反,那些伤害我,伤害郭家的人我一个也不会放过*?!?br />
    郭夫人知道李未央的执着*^*,听到她这样说^,不禁将她搂紧了*,叹息道:“不管嘉儿做什么决定^^,母亲都站在你这一边*?!?br />
    李未央感觉到来自于郭夫人怀中那阵阵的香气^,那样的香气唯独母亲的身上才会有。从小到大缺失的母爱她似乎都在郭夫人的身上找到了^,有这样关怀她^,?*;に哪盖?,她又有什么好担心畏惧的呢^?从前她一直以为这世上无牵无挂的人才是最强大的**,因为没有牵挂^*,所以可以去拼*,可以去闯*,可以不顾一切**,可是现在她却改变了自己的看法,正是因为有了郭夫人^^,有了郭家其他的人^,有了关心,有了牵挂,所以她才会有更多的信心^,更多的义务,需要更加的努力才能将那些意图不轨的人逐一消灭。想要变得更加强大*,想要?*;ぷ约旱那兹?^,爱也是一种力量!甚至于比恨更强大。

    李未央知道**,裴后已经动手了,接下来要有一场硬仗打,胜负还未可知!

    ------题外话------

    看到好多人叫人家王小姐王小三*^,我喷了,此女一直缠着女主跑*,什么时候变成小三了呢,摸下巴……

    感谢yusuqing^、526039113*、微曛等童鞋的钻石支持,拿老公换肉吃*、szbanban、classicseven等美人的打赏,为了让潇湘子大神出血,请务必有月票的交月票^,这样我就是有钱有票的山大王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庶女有毒257》,方便以后阅读庶女有毒257 圣心诡秘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庶女有毒257并对庶女有毒257 圣心诡秘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庶女有毒257。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