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3 心黑手狠

    就在宫中举行盛宴的当口,此时的大街上夜市刚刚散了&,街上的行人已经是十分稀疏&,沿街店铺也都纷纷准备拆下门板打烊,幽深的青石板路上不时传来几声犬吠&&。

    恰在这个时候,一个灰衣男子手中捧着锦盒&,悄悄来到了一家名叫永盛记的当铺门口&。这家永盛记是大都最为豪华的一家铺子,而且人人皆知这家当铺什么值钱的宝贝都敢收&,而且不问来路&,可见背后靠山极大&。那灰衣男子进了铺子,几个朝奉正在柜台说话,姚朝奉抬眼看时候不早,就要吩咐伙计关门的时候,却突然见到灰衣男子进了门&&,他吃了一惊,一仰脖子道:“这时候您还来当东西&,咱们都要歇了!”

    那灰衣人眼睛珠子转了转,看了姚朝奉一眼,嘿嘿一笑道:“这可是好东西,你瞧瞧就知道了,保准舍不得!”

    人们经常说“上当了&,上当了”,这里的“上当”便是指上当铺&&,一般人去当铺典当物品,实属无奈之举,十有八九赎不回来成为死当,去当铺便是吃亏,俗语因此而来&,但正因为如此,能送去当铺的绝非破衣烂衫,多少都是有些值钱的&,尤其瞧眼前这人十分神秘,姚朝奉向其余人递了一个眼色,开了门走出来,只见到那灰衣人手中捧着一只锦匣&,小心翼翼的十分宝贝&。姚朝奉笑了笑:“咱们这个当铺可不是什么玩意儿都收的,你要是没有什么好东西就走吧&,可别拿兄弟我寻开心??!”

    灰衣人不由怒目而视,“好好好,别急,我来看看&&!”姚朝奉一边说着,一边揭开了锦匣,眼中只见到一片光芒耀目&,再仔细一瞧,匣子里的宝贝竟然是用金丝织的帕子包着,耀目的实际上不是宝物,而是那金丝织的帕子,正中只有一颗颜色雪白的珠子,上头还镶嵌着米粒大小的红色气孔,姚朝奉眼睛顿时亮了&!可随后他的脑海中猛的闪过什么,大惊失色。姚朝奉按捺着心中的怀疑&,头上已经渗出了细汗:“这帕子倒是不错,可里头的东西怕是不值钱吧?!?br />
    那灰衣人一笑:“这可是高僧的舍利子&&,若寻常人看当然不值钱&,可对于那些信奉的人来说却是一颗便价值千金&,可是千载难得的好宝贝!我的朋友好不容易才得来的&,他也不是缺银子&,只是这些东西是放在身上不放心&,寻个安全的地方存着,这么着,您出个价吧!”

    佛之舍利的形状千变万化&,有圆形、椭圆形,莲花形,成佛或菩萨状;颜色有白&、黑、绿、红,有的像珍珠、有的像玛瑙&&、水晶,有的透明,有的光明照人……眼前这一颗如同雪白的珍珠乍看寻常&,可的的确确是舍利子没错。

    姚朝奉倒吸了一口凉气&,之前京兆尹已经到各大当铺打了招呼,那郭家丢了舍利子正在满大街的找着,京兆尹大人现在可是急疯了。眼前这个人却是大咧咧的上门来送舍利子,这实在是太奇怪&!他心头一转,面上却笑道:“一共多少颗?”

    灰衣人微笑&&,比了个四,又翻了翻手&,九。

    果然是四十九颗&,姚朝奉心中越发肯定&,不露声色:“这东西太值钱&,店里哪里凑得出这么多现银?让我想想吧!”

    灰衣人嘿嘿一笑道:“谁不知道这当铺中属你家财大气粗,若是没有我也就不会上门了,这样,一颗就当一百两银子!”

    “一百两?”姚朝奉心里一跳,四十九颗,就是四千九百两银子&,他犹豫了片刻,开口道:“我们只能出一千两&?!?br />
    灰衣人冷笑一声&,抢过锦盒就要走,“这么些宝贝,我可不会这么轻易的贱卖了,什么一千两&&,简直是开玩笑&!”

    姚朝奉心想人都上门了,决不能让他这么轻易的离去,否则别人瞧见了定然要怀疑他们勾结匪徒&&,还是先向主子汇报此事&,看该如何解决才好&,他连忙拦住道:“等等,可以商量的嘛!这样,一千五百两!”

    灰衣男子摇了摇头,“九千两&?!?br />
    两个人都是虚情假意的讨价还价,旁边的其他朝奉早已经听得目瞪口呆。

    姚朝奉咬牙道:“店里只有两千两,其余的还得到别处挪出,你先在里面等着,我还得向掌柜的回禀,等我慢慢筹办就是!”说着将手一抬,便让人把灰衣人请进去,然后向着心腹一递眼神,“将这位爷伺候好了,我去见掌柜的?&!彼婧笏丫觳阶呓四谑?,乔掌柜正在盘点各地送来的密信,姚朝奉低头在他身旁说了几句话&&。

    乔掌柜一听&,顿时一惊道:“你说的可当真吗&?”

    姚朝奉赶紧点头道:“公子不是说了,这时候要提防着有人上门来找事儿吗?我看公子的意思就是这个,我刚把人留住了&,但这种情况还是赶紧禀告公子为好!”

    乔掌柜点了点头:“公子的确吩咐过要咱们留意最近大都之中可有人出售舍利子,他说这件事情隐约透着古怪,可不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好,我这就亲自通知公子!”说着他从后门离去,却又不忘回过头道:“你且将人稳住,千万不要放他离开?!?br />
    乔掌柜一路快马疾驰到了裴府&,可是却听说裴弼去了宫中参加宴会。乔掌柜心头为难,站着想了想,便想通过其他的渠道通知裴弼&。外人只以为他们经营的是一家寻常当铺,却绝对想不到当铺的背后主子便是裴家,有了这样的靠山,更是在大都站稳了脚跟&,没人敢轻易得罪。他左思右想,此事不可耽搁,便写了一张纸条&,通过特定的渠道送进宫中去交给裴弼之后,他这才返回到了店铺之中,刚进铺子&,便见到灰衣人急匆匆要走,他连忙把人拦住,又是好一番安慰&。并且强把人拉进了屋子里&&,又吩咐人关闭了店门,防止走漏消息。

    此刻距离当铺三百米的一条巷子,正是两方人马汇集在了一起。京兆伊打头&,正要呵斥对方&,却瞧见是郭敦&,猛地一惊,拱手笑道&,“原来是郭大人,怎么这个时辰了还到这里来&&?”此时宫中正在举办宴会,郭敦身上也有官职,又是国公府公子&,为什么没有参加呢?他心头疑虑,却看到郭敦微微一笑道:“我听说前头的当铺出了点事,事关重大,这才带着护院来捉拿贼人!”

    京兆伊心头一跳:“贼人?不知道郭大人所说的贼人是——”

    郭敦目光一沉,脸色难得阴测测的:“就是那偷了我家舍利子的人!”

    京兆伊原本只是按照惯例出来巡视,没料到居然有这样的收获,立刻大喜道:“郭大人是说那些人拿了宝物去当铺典当吗&?”

    郭敦点点头,郑重道:“自然如此,我不和你多说&,得立刻赶过去了&,否则耽误了事情,怕是你我都吃罪不起!”

    京兆伊连忙拦住他道:“这是我的辖区,出了事情我自然要负全责!此次我早已说过定会协助郭家捉拿这些偷盗舍利子的逆贼&,还请郭大人给个机会!”事实上,郭敦担任京卫指挥使司没错,可怎么也管不到这个辖区来??&&!

    郭敦听到这里,就知道京兆伊是要抢功劳,他心道果然不出妹妹的所料&,只要向着京兆伊说明发现了这些人的踪迹&&,京兆伊定然会第一个冲向现场。这样才好&!他心中偷着乐&&,脸上故作平静道:“那就请大人悄悄把守着当铺的四周路口,无论是谁都不许进也不许出!听说这当铺里头还有密道,一定要趁着他们不注意冲进去&,若是让他们跑了,咱们可就白忙一场??&!”

    京兆伊却皱起了眉头:“这个——还是让我去捉拿吧&&,看守一事&,请郭大人来做!”

    在外面守着是个十分简单的工作&&,分派把守路口固然可能捉到漏网之鱼,可是万一郭敦根本就不放人出去&,那他的功劳可不就被一起湮没了吗?所以他主动请缨,要进去当铺捉人&。

    郭敦正中下怀&&,脸上只是微微一笑:“既然如此&,那就劳烦京兆伊大人了?!?br />
    京兆伊嘿嘿一笑,心道献上舍利子可是大功一件,顿时嘴角闪过一丝阴冷的狞笑,指着那当铺道:“冲进店去&,逢人就拿&!”旁边的衙差想要提醒他在大都开铺子谁家都有?&;ど?&,可是转念一想此事事关重大,便住了口&。

    乔掌柜正在雅间之内和那灰衣人有一搭没一搭的攀谈&,想要探寻一二&,惦记着公子早点回来也好将此人捉住问清楚,不防突然听到外面马蹄阵阵,还没有反应过来,却只看见一排的店门哗的一下倒了下来,立刻满屋的灰尘&,整个屋子变得乌烟瘴气&。几十名衙差蜂拥而入,几乎见什么砸什么,一路气势汹汹。乔掌柜十分恼怒,却压住火头向旁边的姚朝奉使了个眼色&&,姚朝奉立刻进内室去了,乔掌柜这才迎上去,故意怒道:“这是什么地方&,容得你们放肆&!”他还没有说完&,劈头就挨了京兆尹的两个耳光&。

    乔掌柜被打得眼冒金星,急忙道:“大人,您这是干什么&?”

    “不管是谁&,拿下再说!”京兆尹大喝一声&。

    衙差们冲进了当铺,不分青红皂白&,不管是什么人,顷刻之间都捆得粽子一般。随后还将那灰衣人也一并捉住,强迫将他的匣子当众打开&&,露出里头的东西来&。乔掌柜看到这一幕&,心中咯噔一下&,隐约明白了什么,便大喊道:“大人,我们是本分的生意人,我们是苦主??!这人送东西来当&&,我们还没验货&,根本不知道他当的什么!”话还没有说完,京兆伊已经又扬手给了他一个大耳刮子:“放屁!你不看看这是什么时候&,本官没有问话&,谁让你答了?”

    很快他们便确认那锦匣之中的东西就是舍利子&&&,只不过只有一颗,其余的四十八颗却是不见踪影。京兆尹眼皮一跳,嘿嘿冷笑两声&,一颗不要紧&,有一就有二!

    乔掌柜见到这一幕&,面上阴晴不定,官府向来知道这条街上人人有靠山,尤其他们当铺更是不简单&,对方绝不会轻易动的,怎么会无缘无故冲进来呢?难道说这其中有什么缘故&?

    此时,京兆伊已经回过头道:“你是这家店的掌柜&,怎么少了另外四十八颗舍利子?”

    乔掌柜脸色忽青忽白,浑身瑟瑟发抖道:“大人,我可是本分的生意人啊&,这东西是贼拿来当的&,我什么都不知道&,要问您得问他??!”

    京兆伊抬起头看了那灰衣人一眼,却见他一咬舌头&,竟是两眼一翻&,倒在了地上&,衙差连忙上前查看他的气息&,却发现他已经气绝身亡了。京兆尹勃然大怒道:“你们这些没用的废物&,人在眼皮子底下,竟然还能让他断了气!”

    不多时,只见到郭敦优哉游哉地从门外走了进来&,瞧见眼前的场景淡淡一笑道:“京兆尹大人,您看这情形该怎么办呢&,陛下还在等着回话呢!”

    京兆尹一脸苦笑道:“如今只搜到了这一颗舍利子,郭大人不要为难我了?&!?br />
    郭敦脸上露出为难之色:“我也不是故意刁难大人,只不过今日盛宴陛下一时兴起&&,已经放出旨意来要亲眼瞧一瞧这四十九颗高僧的舍利子,如今看来……陛下恐怕是要失望了?!?br />
    京兆尹额头上冷汗滚滚而下,他也知道此事事关重大,若是皇帝查问起来,不管是郭家还是他京兆尹谁都脱不开干系&。他略一沉吟,目光在那乔掌柜的脸上逡巡而过,乔掌柜看着对方&,心头滴溜溜转着主意&,好在他已经吩咐姚朝奉去密室处理干净了&,否则要是被对方搜到可是绝没好果子吃。

    权衡利弊之后,京兆尹略一沉吟,从嘴巴里迸出一个字:“把整个铺子给我翻过来搜&!”

    乔掌柜顿时着急&,大呼道:“谁敢搜!”

    郭敦偏过脑袋,似笑非笑地看着他道:“哦?为什么不能搜?”

    乔掌柜更为恼怒道:“你们到底有什么目的!竟然在天子脚下欺压寻常百姓!”

    寻常百姓?!郭敦无所谓地一笑,随即狠狠给了乔掌柜一个耳光,他力大无穷,可比京兆尹下手狠辣多了,乔掌柜被他一下子打得扑倒在地上,嘴皮子一掀开顿时血肉模糊&,他立刻爬起来&,却还是想要阻挠&。郭敦劈里啪啦连续左右开工,扇了十来个耳光。乔掌柜整个嘴肿得跟香肠一样&&,脸也如同猪头一般,支支吾吾的,却是牙齿被打断了数颗,一个字也说不出了。旁边朝奉连忙来搀扶&,他估摸着时候差不多了&,姚朝奉定然已经处理干净,这才不再阻拦&,装作害怕的样子退到一旁&。

    郭敦故作不知,微微一笑&,向着京兆尹道:“大人,现在可以搜了吧?!?br />
    京兆尹心头更加恐惧,不知道为什么他隐隐觉得这一回,郭家就是在这里等着他呢!他素来以谨慎著称,这一回立功心切&,也不知道这当铺背后的势力到底是谁……他心中不由十分悔恨,刚才若是不进来该多好&,在外面守着&,功劳无论如何都有他一份&!可是因为他急于求成,想要抓到这些贼人向陛下请功,却一时情急&&,没有想得太深&。但是&,事已至此后悔也是没有用了&,现在已经闯了进来,若是不能找到舍利子,恐怕陛下那一关他就过不了&!他一跺脚&,大声道:“你们都聋了不成&,快搜!”

    于是,整个店铺几乎要被翻过来&,衙役们砸锁推墙、翻箱倒柜,稀里哗啦,猛的搜了一阵,几乎是连一颗灰尘都不肯轻易放过。

    郭敦只是面上平静,他早已得了李未央的吩咐,静静坐在一旁喝茶。

    过了一会儿,只见到一个衙差一头湿汗,抱着厚厚的账本出来&,回禀道:“没有找到舍利子,只找到了这些册子&?!?br />
    京兆尹一扬手道:“没用的废物,还不快去找&&?&!?br />
    不过是寻常的账册,根本都没用&!乔掌柜冷笑一声&,看样子姚朝奉处理的很干净。谁知就在这时候&,突然有个衙差押了一个灰头土脸的人出来&,道:“大人&,刚才这人在后头屋子烧什么东西,被咱们发现了!没等咱们找他算账人已经昏迷过去&,许是被烟呛晕了,刚才泼了水才醒过来,但是重要东西已经被他烧了不少,总算还留了一本!”

    乔掌柜心道不好,这姚朝奉可真是个蠢东西,哪有烧证据差点烧死自己的!不由恶狠狠地瞪了那姚朝奉一眼&!对方也是迷迷瞪瞪&,自己正在烧重要文件&,却莫名其妙被个人从后头打晕了&&!还没清醒就被一群如狼似虎的衙役包围住,根本闹不明白&&!

    郭敦接过那本账册,翻开一看&&,只见到这本子上密密麻麻的记载着这个当铺某年某月何时收了什么东西&,得了多少银钱&,又如何入账,一一详备&。乔掌柜面上带了忐忑,他看着郭敦,一个字都不敢说&&,生怕对方瞧出了什么&。

    郭敦倒真是有些苦恼&,他对账本这种东西,向来是看不懂的,心中不由想到,若是五弟在这里就好了。说曹操曹操就到,只见到一名锦衣公子快步走进了店中&,面上带着慵懒的微笑&,那俊美的面目让人一见便如沐春风,不是郭导又是谁&?

    郭敦一见他,顿时大喜道:“五弟,你来了&,快来帮我瞧瞧这册子&,到底有什么蹊跷!”

    京兆尹心道,这么一家小店&,居然一下子来了两位大神,还都是姓郭的,这件事情不可谓不蹊跷。他的目光落在那账册之上&,试图伸手却被郭敦两手一拍道:“大人,你还不去查舍利子&,这账册跟你又有什么关系!”

    京兆尹脸上一黑,心道你们利用完了我,这就是要踹人了&。郭敦倒没什么值得畏惧的&,但他背后的齐国公和郭惠妃却都是不容小觑的人物。京兆尹忍住气,狠狠踢了乔掌柜一脚道:“还不老实交代,到底和那贼人串通将舍利子放在何处了&!”

    而此时,郭导已经接过账册仔细研读&,他一目十行,只见到哗哗哗哗哗&,不消一盏茶的功夫就已将一本账册看完。转瞬之间&,郭导目光突然停在了一个蝇头小楷之上,随后他似是松了一口气,嘴角露出一丝微笑道:“四哥,你来瞧&!”不枉他刚才从后头翻墙进去先行查看&,若是让那人烧了这账册&,他们可就白来一趟了!

    郭敦看着那上面那密密麻麻的数字,早已经面如土色,他心道这叫我瞧什么&,我哪瞧得懂??!不由嘿嘿一笑道:“你瞧就好&&,你瞧就好&!”

    郭导也不勉强,他看也不看其他账册一眼,唯独收起了这一本卷入怀中&&&。

    那乔掌柜正要冲上去阻止,却被旁边的衙差一下子按倒在地上&,一顿拳打脚踢,此时衙差们在店内又抄又抢,闹得沸沸扬扬&,旁边都早已听到了动静&,便有人悄悄从对面铺子里的密道离开&,一路直奔裴府,前去通风报信了。

    京兆尹搜查了半天,除了那一颗舍利子之外却是一无所获&。他心知此事十分糟糕,决心带着这店铺的掌柜和那已经自杀的灰衣人一同进君面圣&,纵然不能消除自己的罪名&,也是聊胜于无。更何况他抄了这家铺子又不知道背后是什么人撑腰&,当然要先下手为强去告他一状,才能让背后那人无暇顾及&。

    想到这里他立刻道:“我这就要进宫去了,不知两位公子是否也一同进君面圣呢?”他心里打的是如意算盘&,不管如何是郭家先到了这当铺门口&,若是有什么事,拖他们一起下水,总比他一个人倒霉要好&。

    郭敦眼睛珠子一转&,却是看向了郭导,郭导微微一笑道:“既然大人要亲自前往,我们兄弟二人自然也当陪同,只不过此时要觐见陛下怕是没那么容易,因为宫中正在举行宴会&?&&!?br />
    京兆尹微笑道:“我奉命巡查整个大都,遇有急事是可以直接面君的&,二位公子不必担心&,且随我一同进君面圣吧&?&&!?br />
    郭导拍了拍胸口那本账册&,笑容更甚道:“如此甚好,大人先请&&?!?br />
    此时裴弼正在饮宴,一个宫女为他倒酒的间歇&&,悄然道:“裴公子&,刚才宫外有消息传来&,说是当铺出事了?&!?br />
    裴弼面色一白&,他皱起眉头道:“出事了——出了什么事?”

    那宫女低声道:“说是被京兆尹带人抄了?!?br />
    裴弼面色就是一震,刚要问清楚,还没有说话心中便是陡然一惊&,浑身汗毛倒数&,原来——京兆尹此刻已经大踏步地进入殿中。与他一同来的,还有五花大绑的乔掌柜,以及两位郭家的公子。

    殿中气氛已然大变,那些正在歌舞的女子悄然退到了一边&&,鼓乐之声也已经停歇了&。

    皇帝目视着他,扬手示意所有人安静下来:“京兆尹&,无缘无故你怎么突然入宫了&?”

    京兆尹恭身行礼道:“陛下&,前日齐国公府的马车在东大街遇到盗贼&,硬生生被夺走了要献给陛下的舍利子,一共有四十九颗。下官在大都之中大肆搜捕&,如今已经寻回了一颗舍利子&,还揪出了参与偷盗的贼人,请陛下圣断?&!?br />
    皇帝一扬眉,目光落在了五花大绑的乔掌柜身上&&,似笑非笑道:“哦?果有此事?”

    齐国公站起身,朗声道:“是&,微臣四处寻访,好不容易才搜集到这四十九颗高僧的舍利子,可是却莫名其妙被贼人偷了,昨日微臣已经上过折子&,不能及时进献还请陛下恕罪&?!?br />
    皇帝微微一笑:“爱卿其情可悯,何罪之有&?至于这盗贼,又是在何处捉住的?”

    裴弼看着这一幕,面孔冷的罩了一层霜,却是一下子将目光盯紧李未央,眼神恨到了极处。李未央笑容和煦,如沐春风&,仿佛没有察觉到对面那一双恨到了极点的眼睛。

    京兆尹将自己四处搜查&&,好不容易才找到盗贼的事迹大肆渲染了一番,直到皇帝很不耐烦的皱起眉头,他才赶紧道:“陛下&,这贼人是在一家当铺中寻到&。只不过这当铺老板刚刚交代一切,说是当铺归于裴氏&&,微臣深恐娘娘震怒&&,不得不先行带了这贼人一同面君&,请陛下恕罪&&?!备崭赵诼飞弦膊恢拦加昧耸裁捶ㄗ?,迫使乔掌柜开了口&,立刻交待出当铺的主人是裴家,京兆尹惊恐之余,已经是骑虎难下了。

    皇帝看了一眼裴后&&,笑容更加温和道:“皇后,你怎么看?”

    裴后淡淡一笑,神情从容:“当铺做的生意&,本来就是迎来送往,不管当的东西来历如何,只要值钱便可留下&&,这是自古以来的规矩&,试问掌柜又何罪之有&?京兆尹大人真是糊涂了?&!?br />
    裴后此言一出,京兆尹背心不禁一片冰凉,他垂下头&,几乎一个字也不敢说了。不知道为什么,在裴皇后的一双眼睛注目之下&,总让人觉得心头惶恐,如坠冰窟。

    皇帝哈哈一笑,笑容之中带了三分嘲讽道:“皇后说得不错,当铺就是这么一个地方,京兆尹又何来的证据&,证明这当铺就与盗贼有关?”

    此时郭导在一旁已经躬身向皇帝行礼道:“陛下,原本我们也不敢肯定这当铺就一定和盗贼勾结,所以在当铺之中四下搜查了一番,发现了一本账册?!?br />
    裴弼听到这里&,已经是面寒如冰,眼睛珠子一顿也不顿的&,死死地盯着对方,几乎像是要吃人一般。裴宝儿在一旁看见,不由十分惊骇&,她向来知道自己的大哥很是镇静&,从来不曾露出过这样的神情&&,实在是太过可怖&。但她心中更加害怕的是自己原本收买艳血盟的人&,就是希望他们能够替她杀了李未央,谁曾想不但没能诛杀她,甚至连李敏之也没有掳到。反而听说他们郭家丢了什么舍利子&,开玩笑,她怎么会无缘无故盗取舍利子&,要那东西又有何用?只不过裴宝儿也不敢肯定&,是不是这艳血盟的人见财起意&,偷取了这舍利子意图他用。所以裴弼才会吩咐人到处留意&&,希望抢先一步找到这东西好作文章。

    此刻见到对方竟然拿着这东西去裴家的当铺典当,裴宝儿的心头不禁又掠起了一丝疑云。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这件事情透着丝丝的古怪,却又说不出究竟古怪在何处&。而旁边的裴弼&,已经是摇摇欲坠了&。

    郭导朗声道:“在这当铺的账册之中&,我们找到了一条十分奇怪的记录&,五年之前这小小的当铺竟然有一笔一千三百万两的银子入账&,敢问当铺何德何能,竟然能够做到国库一年的收入,这等收益恐怕世所罕见了吧!”

    皇帝看向面露惊恐的裴帆道:“裴大人&&,你的当铺可真是日进斗金&,小小当铺竟有一千三百万两进账!”

    裴帆连忙站起,跪倒在地道:“陛下,这……”

    此时,郭导已经将那一本账册经由太监之手送到了皇帝面前?;实矍崆嵋环?,便注意到了那一千三百万两的入账&,他冷冷一笑,突然眼中寒光大盛,怒道:“裴帆,你作何解释&&!”

    裴帆一下子冷汗就湿透了脊背&&,他突然想起了这一千三百万两的来历&,五年之前陛下曾经南巡&,当时是由裴家承办了整件事情&,一路修建行宫&,聚集钱财,以做南巡之用&。借着这个机会&&,裴帆大肆敛财&,收了整整一千三百万两的银子,变为裴家之物。但这笔银钱太过巨大&,他唯恐被人知晓,所以&,秘密的将其转入地下&,借由当铺来洗钱。其中一部分用来收买官员,另外一部分用来扩充裴家的军队……怎么会有人将一切爆出来&!

    皇帝眉心隐隐挑动&,冷笑了一声:“这些年来你在暗中卖官鬻爵&,交通权要&,这些朕早已知之甚详&,看在你裴家一门功勋份上且都不论&!但就你收受贿赂&,聚敛一千三百万两这一条便难逃一剐&!好,很好,说说看&,你截留这一千三百万两是谁在主使,拿这些银子准备做什么大事&&。朕读遍史书,竟还没有见过这样的神奸巨蠹,真正骇人听闻,一千三百万两——堪比国库一年的收入&&,你也太过贪心了&!”

    裴皇后垂下了眼睛,此刻她已经将一切事情都看明白了。这李未央先是故意设下圈套诱裴家去截她&,裴弼没有上当&,却不知怎么回事&,郭家的马车还是被人劫持了。李未央便将舍利子丢失一事诬陷在了裴家的身上,给那京兆尹暗中施压&&,逼他四处搜寻??峙率率档恼嫦嗑驮谟?&,李未央一早便已知道那当铺是裴家在大都的秘密据点。现在这所谓的一千三百万两银子不过是一个开端,在当铺之中细细的搜查&,必定还会找到其它重要的证据。

    哪怕裴宝儿不去劫持马车也无碍,李未央总会找到法子栽赃&,裴皇后长叹了一口气&&,这个计策看似简单冒险,实际却是毒辣得很&,她看了李未央一眼&,不得不说这个丫头年纪轻轻,倒真是一个人物。

    李未央抬起头看了一眼裴后&,两人的目光在空气之中略有交集,裴后眼底有凉意层层渗下去&,李未央的眸子却映着一抹烛火&&,淡淡眩目&。

    随后,裴皇后却率先收回目光&,微微一笑道:“裴帆&?!?br />
    裴帆一惊,立刻道:“是,娘娘&?!?br />
    裴后冷淡道:“我真没有想到,陛下往日如此信赖你,你竟然做出这样贪污之事,便是砍头也使得了。陛下,请你立刻就处决了裴帆&&,以儆效尤&!”

    皇后说了这样一句话,元烈便是冷笑了一声&,这分明是以退为进,且看皇帝如何抉择了。

    皇帝只是目光阴毒地看了裴帆一眼,恶狠狠地一笑:“不过是一个卑污不堪的小丑&,缘何还做着如今的官职&&,哼&,这样的东西,丢去天牢便是&!”

    立刻便有士兵扑上殿来,将面色大变连声哀求的裴帆压了下去,裴弼和裴宝儿都跪在那里&&&,一动也不敢动,只等着皇帝进一步的处置&。随后皇帝语声一转道:“不过,这一千三百万两银子……”

    裴后立刻道:“裴家既然贪污了这笔银子,当然会原数奉还&,请陛下放心&。纵然此事乃裴帆一人所为,裴家也会认账!”

    皇帝淡淡一笑道:“有皇后这句话,朕当然放心,只不过一人犯错,家族同样要受到株连?!?br />
    裴后终于脸色微微一变道:“陛下此言何意,难道要诛杀裴氏一族吗?”

    皇帝淡淡一笑,裴帆在京中为官,而那裴渊则是执掌三十万大军的驻国大将军&,若是他说要诛杀裴氏一族,恐怕裴渊会第一个起来造反。他漠然地道:“这倒还不至于?&!?br />
    裴后表情十分微妙:“既然陛下已经赦免了裴家的死罪,不知陛下还要如何?”

    皇帝眼睛转了转,慢慢地道:“久闻天下之财,十分之三在裴家&,既然如此&,这一千三百万两银子&,就请裴家三倍奉还给国库吧,这样一来以后再也不会有人敢做出此等贪污国库钱财之事!”

    一千三百万两,翻个三倍,这可是一个天文数字&,哪怕裴家耗尽这数百年来的家财,恐怕也没有办法还完这么大一笔的数字&,皇帝这样做,分明是要让裴家倾家荡产了&&!裴弼面色一白,就要开口求饶,此时却听见裴后不冷不热道:“陛下如此宽宏大量&&,裴家自然要让陛下放心的,举家还债,敢于担当&,裴家一定会将这笔银子还上,不管要花多久&!”

    “好,说得真好,不愧是母仪天下的皇后&&?!被实鄣男θ莞?。

    裴后明眸微睐&&,柔媚中锋锐尽展,让人劈面顿生凉意。

    此时见到这种情形,所有人的酒都吓醒了&,大家各怀心思的看着这一幕,面面相觑。

    好半响,阿丽公主才轻声道:“嘉儿,没想到还会有这么一出戏,你是不是早就知道的&?&!?br />
    李未央神色微扬&,目似流波:“知道什么?”

    阿丽公主道:“知道裴家当铺里有这些东西呀&!”

    李未央笑容又恬柔几分&,神色平静:“以前倒是知道&,只不过一直没有借口去搜查&,这还要多谢那裴小姐给了我这么宝贵的一个好机会?&&&!彼八档秸饫?,却是向裴弼举起酒杯,似是充满敬意的模样&。

    裴弼冷冷看了她一眼,同样举起酒杯,却是一饮而尽,压下了心头即将喷出来的一口热血&,血腥的味道混着酒液洒入喉中&&,带来无尽的苦涩。亲生父亲被押下去&,他却还要留在这里&&,这何尝不是一种残酷折磨,皇帝此举表面不追究,却是要他们裴家其他人活受罪。裴弼低下头去&,叹息了一声&,裴家在大都惨淡经营数百年&,如今恐怕要一朝千金散尽&,这一回损失惨重不说,还搭进了一个裴帆&。他想到这里&,手中的酒杯握紧了&,复又松开&,却是强作一脸若无其事的模样&。

    女眷之中,那王子矜抬起头来,目光平静地看了李未央一眼,神情多了一抹深思。

    王广注意到了,轻声问道:“妹妹,你怎么了&?”

    王子矜轻叹一声&,慢慢地道:“这位郭小姐,可真是不简单&&&?!?br />
    王广不禁皱眉:“我瞧未必是他郭家人的主意,兴许是凑巧了&?&!?br />
    王子矜轻轻摇了摇头,妙目流盼:“可我却觉得此事定然与她有关&,除了她,谁还有这么大的手笔?”

    王广毕竟是个厚道人,他无论如何也没办法相信这样的一出戏是由李未央一手策划的。

    回到郭府,李未央心情大好,在书房之中与郭导对弈&&&。郭导却是端坐思考,一副宁心静气的模样。元烈就拖了一把椅子坐在李未央的旁边&,十分殷勤的模样,还端了一杯茶,小心翼翼的&。今天在宴会上,莫名其妙的那老头就要赐婚给他,他心里恼怒&,想也不想就推拒了??墒腔毓防醋邢杆剂恳环?,似乎此事跟皇帝上一回想要赐死李未央有关,一切都还和自己脱不了干系。他不由得立刻便来做小伏低,生怕李未央怪他&??墒?,李未央却连提也没也有提,只是转头问他道:“你瞧,五哥这一手似乎十分精妙&&&,我该如何应对&?”

    元烈顿时喜上眉梢,仔细观察棋盘,沉思片刻&,笑容里有莫名的得意:“五公子的用意似乎是要截断你的马前卒,而且招数凌厉&&,只不过太过凌厉往往会有破绽&,依我看你不妨后退一子&,这样反而容易破他的局。他总不会连续舍弃三子,来断你这一子吧?!?br />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郭导已经轻声一叹,眉宇松了几分&,有了些淡薄笑意,将手中的黑子投向了木盒道:“你们两个人联手&&,我自然没有胜算,实在是不公平&,不玩儿了?!?br />
    李未央抬眼瞧他:“五哥目光如炬,又擅长心算,这么快就知道自己要输了吗?”

    郭导不禁扬眉,露出难以压抑的笑:“我是有自知之明的&,何必自取其辱&?下到最后一步&,若是输得更惨,还不如现在立刻认输&,留下两分颜面也好?&?&!”

    他神情似笑非笑&,眸中似有深意&,与元烈对望一眼,却都交换了一个眼神&。

    李未央倒好像看不出来,依旧表情如常:“五哥果然好眼力&,一眼就能看出那账册之中的破绽,换了我恐怕还要花上两三个时辰?!?br />
    郭导笑容满面道:“我就这么点本事了&,过去父亲总说我文不成武不就,唯独对数字十分的敏感&,这一千三百万两的数字,其实是之前咱们搜集到的那些证据推算出来的,再加上账面之上的数字十分古怪&&&,来往数量极大,所以才能够很快分辨得出。后来我又做了点小手脚让陛下一眼看穿——说到底,还是要多谢小妹你慧眼如炬&,心思细腻&,出手不落痕迹,才会让那裴家人损兵折将!”

    李未央听见郭导如此盛赞她,不禁微微一笑道:“你和四哥才是真正出力的人,正是由于你们办事稳妥&,事情才能不走漏风声,这一切都是你们的功劳&?!?br />
    郭导淡淡一笑&,把身体微微前倾,靠近李未央道:“只可惜,这一回咱们找到的证据还不够多&?!?br />
    李未央淡淡一笑:“其实不管咱们找到了什么证据&,都不可能一举将裴家人击溃&。要知道他们还有一个裴渊,他手中有三十万精兵&&,这些人可是一支不容小觑的力量,不管是皇帝还是其他人,都不可能轻易动作&&。只是如今他们也不好过,一千三百万两的三倍可不是一个小数字&,纵然裴家是天下第一富&&,恐怕这一回也要倾家荡产&,而且他还得赔得心服口服,赔得毫不心疼。这一次咱们端了裴家的势力,恐怕很快他们就会卷土重来。依照我的意思还是要趁胜追击,不要给他喘息的机会&&?&!?br />
    郭导凝神片刻&,望向元烈道:“旭王殿下&,依你看裴家下一步会如何做&?”

    元烈看了一眼李未央,琥珀眼睛闪了闪,有点委屈地道:“你们两个都已经猜到了,又何必来问我&&?”

    李未央懒懒一笑:“哦?看样子你心头有数&,不妨说来听听&?!?br />
    元烈微笑道:“这不是很简单吗&?今天王子矜的出现就已经是一个预兆&,这说明裴家意图运用其他世家的势力来对付郭家,接下来恐怕郭家要成为众矢之的了&,腾不出手再去对付裴家人?&!?br />
    李未央淡淡一笑:“看样子裴后的确打的是这个主意&,咱们又该如何应对&?”

    郭导低头沉思,的确,若是郭家风头太盛,恐怕会受到其他各家势力的围攻&&,如今这种局面表面看一片大好,往深处想未尝不是一场?&;?。

    而此时皇后宫中,裴弼低头请罪道:“娘娘,一切都是我的过错&,是我一时不察&&?!?br />
    “蠢东西!”皇后没有耐心&,竟然抓起案上的一只翡翠玉瓶,狠狠地砸向他&。玉瓶落地砰地一声落地&,顿时分崩离析&,色泽浓郁的翡翠在她盛怒之下被摔成了粉末。

    裴弼低下头只是叩首&,他也知道皇后是在盛怒之下&,即便距离很远也能感觉到对方身上那一种异常的凶狠&&。每一次只要裴后发怒,就无人敢靠近她半步,裴后的个性,是容不得半点悖逆的。

    裴皇后怒极反笑:“早已经跟你们说过手不要伸得太长,一千三百万两是什么东西&,难道比得过裴家百年基业吗?你们以为裴家是你们私人的产业,可以随随便便轻易毁掉?你那个愚蠢的父亲,不管我怎么说,他都改不了贪财的毛病&,要是当铺之中再搜到其它的东西,我看裴家全族人的性命也难保了&!”

    裴弼连忙道:“娘娘不必动怒,在那些官兵闯进来的同时早已有人将重要的卷宗和书信付之一炬,他们也找不到太多的证据,唯一的证据便是那一本账册了&&&。这也不过就是扣裴家一个贪污的帽子&,其他是不会有什么的?!?br />
    这些年来&&,所有重要的往来、账册,甚至一些官员收受贿赂&,例如他们何年何月因何故收钱,随后这些人又是如何升迁升职,如何转调贬黜,现在何处任职,这些记录全都在那店铺的记载之中,这些东西可都是至关紧要的&。裴弼为人谨慎,不会轻易将这些东西放在裴府,所以才找了这一家当铺权作遮掩,旁人只知道当铺是用来做生意的&&,万万想不到这还是一个秘密的据点,用来搜集所有大小官员的秘密资料以作为拉拢&&、收买之用。当那些人闯进去的时候&,东西就被姚朝奉毁掉了,只差最后一本账册。

    皇后松了一口气&&&,看了他一眼,略略降低了声音:“你们这些蠢货!我早已经说过做事要不留后患&,那些东西,根本就不该留下来&?&!?br />
    裴弼何尝不知道这一点&,只不过手中掌握着那些人的证据,才能让他们乖乖的听话&,他又怎么能不留着?但是此刻,他却不敢多说什么&。

    皇后一挥手,裴弼顿时如同死囚蒙了大赦,几乎是连滚带爬的逃出了皇后宫中,直到站在了宫墙之外的月光之下,他才狠狠打了个哆嗦,一身冷汗涌出毛孔,只觉得浑身都湿透了。

    他早已经习惯了皇后的阴寒和易怒&,可是这一回他却仿佛在对方淡淡的目光里看到了森冷的火焰,那怒意几乎要将他整个人吞噬&。

    ------题外话------

    特别鸣谢szbanban和拿老公换肉肉两位童鞋的钻石,szbanban童鞋刚刚当了榜眼&,五花马已经被我宰掉吃了&,你骑着五花肉簪花游街肿么样……

    另外还要谢谢小尾巴的妈妈和睿主子筹备的组团送花和钻石活动&,谢谢每一位给我送花花和钻石的童鞋,群摸一把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庶女有毒253》,方便以后阅读庶女有毒253 心黑手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庶女有毒253并对庶女有毒253 心黑手狠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庶女有毒253&。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