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0 心术不正

    皇帝神情淡漠地道:“郭嘉,你以为大周君臣都是傻子不成。兴修水利,不管对哪个国家而言,都是天大的好事&,尤其对于大周这样的国家来说,一旦他们获得了水源,也意味着他们就获得了取胜的关键。你以为^,朕会给对方这样的机会吗?”

    李未央自然明白,对于当时的各国来说,粮食是决定胜负的重要因素。因为一场战争下来&,要消耗百万斤甚至是上千万斤的粮食,大周在四处作战的同时,又十分重视开垦耕种??上Т笾芄谝蛭7⑸暮翟?^,严重影响了粮食产量。而对于发展农业来说,水利也是最要命的事。大周国力虽然强盛,可是他们真正的平原沃野数量却极少,因此这些年来大周才不敢轻易对强盛的越西发动战争。如果真让大周兴修水利,增加粮食产量,这也就意味着他们下一步会有很丰富的粮食储备,自然而然就会越过草原向越西动手,这可绝不是越西皇帝愿意看见的。

    李未央明白对方的心思,只是道:“所谓兴修水利,有好处也有坏处,对于大周这样的国家而言想要修如此大规模的水渠,足足需要七八年的时间&。若是这修渠者为大周牟利,最后的结果自然是利国利民,可他若是为越西牟利,也能够祸周殃民?!?br />
    皇帝冷冷地看着李未央*,目光之中却流露出一丝探寻道:“这么说,你已经有了好主意?”

    李未央继续说道:“当然&,只要陛下能够推荐一个合适的人选,借兴修水渠之机,蓄意舍易就难,避近取远,拖延工期,消耗民力。若是陛下再做的深远一些,加以骚扰地方与水渠所经之处,损坏部分民宅^,破坏少许良田,增加百姓之怨,如此种种行径^&,只会在大周境内引起无数百姓的怨愤,到时候这水渠自然是花了大钱却修不下去的。非但修不下去*,恐怕还会弄得大周国内人心惶惶^,百姓难安,怨声载道&,到时候大周的皇帝自然是腾不出手脚对越西动武。这不是一件很好的事情吗?我想陛下也当是乐见其成^&?*!毙诵匏苹得窬右鹪狗呤切∈?,总比两国兵戎相见死伤无数要好得多。

    皇帝嗤笑一声:“若是最终还是让他们将这水渠修成了了呢&?”

    李未央不慌不忙道:“纵然修成又如何&,源头必定在草原上的这条河,我只说取其北面,也就是取了这条河的上游,只要在上游兴修一座巨大的水坝&^,控制下游的水量&,到时候纵然他这水利修好了^,又有什么用处&?”

    皇帝久久凝视着李未央,倒也觉得这主意不错,只不过要让对方不识破^,还需要下很大功夫:“果然是个狡诈的女子,懂得一步一步设局&,最终逼得别人无路可走的道理^^?!?br />
    李未央瞧对方神情阴晴不定,便知道他根本没有放弃杀掉自己的念头。她也不着急*,横竖她所做的一切只是为了拖延时间,若是她不能表现出半点的本事*,只怕现在已经变成一具尸体了。如今小半个时辰已经过去了,她的救兵算算时辰也该到了。

    皇帝慢慢从御座上站了起来^,笑容却变得更加阴冷,冷笑了一声道:“郭嘉,你果然是很聪明,只不过&,你聪明得过了分,元烈的身边不需要你这样聪明的女子,到时候自然有人去辅佐他。后宫是不得干政的&,若是让你嫁给了元烈,将来难保就是第二个裴氏?!?br />
    这是皇帝第一次如此清晰的说出了自己的念头,李未央不禁扯出一丝笑容:“陛下&,你这么说是畏我乱国了?就这么瞧不起自己的儿子*?”

    皇帝目光中是毫不掩饰的杀机^,李未央只觉得一股阴冷的感觉慢慢的爬上了脊背,寸寸盘绕深入,像是要冻结了她的骨髓&。

    皇帝的袖子上镶滚着繁复花边,绣工十分的华美^。他轻轻挥了挥手道:“来人*?!彼孀呕实壅庖簧絕,一名太监捧着一碗漆黑的药汁*^,恭身送到这里来&?;实鄣恍Φ溃骸案詹拍钦刃趟雷刺芽?,既然你出了这么好的主意&,朕也该留你一个体面^,如今你是自己喝下去,还是朕叫人来帮你&?”

    李未央面容之上浮现一丝冷笑,眸子里却是精光璀璨,只是身体却动也不动^,执拗地站在原地&,根本没有要自尽的意思。

    皇帝见她不动,当她畏死,冷笑一声道:“朕以为你是一个聪明的人*,可看现在的模样,你这点小聪明还没有到家,竟然连藏拙的道理都不懂!”说着*,他一示意,太监一涌而上竟然架住了李未央&*,硬生生将她压跪在地上^,李未央发间的玉簪一下子跌在地上,摔了个粉碎*。李未央瞧了一眼&,那是元烈亲手交给她的玉簪,她一直佩戴在身上,此刻碎了一地,那玉竟然带了点说不出的凄艳色彩&。李未央目光一沉,若说刚才她还挺有兴致陪着皇帝闹的话^,现在她可是真的有点不高兴了。

    强行压着李未央的太监神情狰狞*,丝毫也不留情面,硬生生地将那瓷碗逼向了李未央,冰冷的边缘已经贴在了她的唇上,李未央当然不想死,只是不想而不是畏惧,所以她紧紧皱起了眉头,眼底迸发出一种强烈的憎恶,眼瞧着毒药就要灌下去,突然听到外头有人大声道:“娘娘^,您不能进去!”

    皇帝猛地蹙眉,就瞧见郭惠妃已经一阵风般快速地闯进了皇帝的书房^,她闯进来的时候声音都在颤抖:“且慢!”

    太监的手不由顿住*,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郭惠妃。

    皇帝犀利仿佛刀剑一般的眼神在郭惠妃面上划过,冷冷地一笑:“惠妃,朕的书房什么时候人人都能闯进来了&!”

    郭惠妃心头划过一丝惊恐*,她跪倒在地,匍匐在皇帝的脚下。一丝狰狞的笑意划过了皇帝的嘴角^,竟一扬手狠狠给了郭惠妃一个耳光^,竟将惠妃的半张脸都打得偏了过去。郭惠妃垂下了头,悄无声息*。谁都知道皇帝大半的时间是不会见这些妃子的*,除非召见,谁也不能轻易的闯进皇帝的书房*,否则,杀无赦!更何况皇帝性情阴郁,喜怒无常,谁都不敢在这种时候来触他的霉头?^?墒堑惫蒎爬钗囱氡蝗舜擞榉康氖焙?,她直觉就是不好^,以至于不敢耽搁,急匆匆的就赶来了^。原本她是没有这样的胆量冲撞皇帝,可是畏惧比起自己亲侄女的性命,她决定无论如何都不能袖手旁观,她抬起头,几乎是从未有过的勇气*,大声:“不知嘉儿何处得罪了陛下,陛下竟然要杀她*!”

    皇帝脸色丝毫不变,只是对旁边的太监喝道:“愣着干什么,还不送她上路&!”还没有动作,郭惠妃就已经快速上前劈手夺过了那瓷碗,一下子摔在地上,瓷碗里的药汁溅得到处都是,惊呆了所有人&。

    此刻郭惠妃丝毫也顾不得妃子的仪态&,人整个伏倒在地,平滑如镜的青砖冷而硬地硌在额上,那股冷意直逼进身体里去*,随后她猛地抬起头*,眉梢高高向上挑起*,如同她的声音一般,鲜有的现出锋利锐芒:“陛下,嘉儿是我的亲侄女^,请您看在臣妾的份上&,不管嘉儿做错了什么,都请饶过她&!”

    李未央面色平静,垂下头来,只是一言不发。

    皇帝眼中的光芒冷到了极致*,他厉声道:“惠妃,难道你没有听到朕说的话吗,你竟然敢当众忤逆朕!”

    整个书房里,四处都是可怕的沉寂,静得连呼吸的声音都能听见。郭惠妃仿佛被一桶冰水直浇而下,冷得天灵盖阵阵发寒:“陛下*,您忘记了,郭嘉是我郭氏的女儿^,我绝不能看着她眼睁睁在这里无辜丧命&!除非陛下能够给臣妾一个合适的理由^,否则^,臣妾绝不让开*!”

    李未央看着郭惠妃死死的挡在自己面前&,不由就是一愣,在她的记忆当中,除了元烈、郭夫人以外还没有人这样的护过她。就在刚刚不久之前,她还和郭惠妃因为陈冰冰的事情起了争执&??墒窃谒男悦艿酵驳氖焙?,第一个站出来盺;に娜?,也是这位姑母&。她的心头流过一丝缓缓的暖流,此刻她才意识到,郭家的人或许不够心狠手辣,可是他们在遇到事情的时候,却都会毫不犹豫的站在自己亲人的面前*。你可以说他们愚蠢&,说他们不自量力&,可就是这样的真情*,却足以让李未央觉得感动*。她明明瞧见郭惠妃的裙裾都在瑟瑟的轻颤,牙齿也在颤抖&,可她还是紧紧的挡住了李未央*,遮住了皇帝逼过来的视线&。

    皇帝冷笑一声,神色可怖至极:“这么说惠妃是一定要护着她了^!”皇帝这么说着,往日里冰封的眼神,骤的燃起了可怕的光芒,摧枯拉朽一般地向郭惠妃直射而去:“朕告诉你,朕一定要杀她,你又如何!难道你还能一生一世的护着她吗^?愚蠢!”

    郭惠妃的声音沉静,甚至连尊称都忘了:“陛下,她是我的亲人,不管她做错了什么,我都要护着她,请您看在我这么多年来精心侍奉,郭家对您又是忠心耿耿的份上,饶了我的侄女*!”

    皇帝定定地看着郭惠妃,这么多年来她的性子虽然倔强,却从无忤逆之举,可是如今居然为了一个小小的郭嘉也敢如此大胆^*!皇帝阴暗的神情恢复了平静,他冷冷地道:“来人,将郭惠妃拖出去,杖责五十,以示惩戒!”

    五十廷杖可轻可重,还要看这打板子的人手上的力度&&,而在场众人心里都明白皇帝这是要赐死郭惠妃&,而且不留丝毫余地。

    郭惠妃只觉得脚下绵软无力&,一颗心往下坠了又坠,一咬牙&,语气里却带着十分的坚强,冷声道:“陛下若是要赐死我,我别无二话&&,因为今日是我忤逆在先&,可嘉儿是无罪的&,陛下若是有什么火气,就冲着我来发&,冲着郭家去发吧!无论如何也不该为难一个孩子!”

    听她这么说着,李未央却是更加的惊讶,只觉到底是轻看了这位姑母&,以至于见到她如今的坚强,几乎不敢相信&。说完了该说的话,郭惠妃面如止水&,宁静得仿佛一具雕像。旁边的太监已经过来拉她,郭惠妃转过头来望着李未央,面上却是笑着,藏在宽大袖上的手紧紧地攥住&,她低声道:“嘉儿,姑母对不住你&&,不能?;つ??!?br />
    李未央轻轻地一笑道:“姑母,有你这一句话,嘉儿便已经足够了?!?br />
    皇帝最见不得看到别人感情要好&&,哪怕是亲人之间的感情也让他觉得异常刺目&,厌恶到了极点,不由厉喝了一声&,抽出旁边的宝剑,劈头就向她们二人斩了过来&,李未央一把拨过郭惠妃的身子,挡在她的面前,只等着这一剑破空而来!谁知这一剑迟迟都没有落下来,李未央睁开眼睛&,只见到元烈目光冰冷,紧紧地抓住了剑尖,转瞬之间他的手上已经是鲜血淋漓&。

    元烈此刻表情十分可怖,眼中满是杀气,手更是一动不动,半点也没有挪开的意思。

    皇帝面色一沉道:“你这个孽障&,要做什么,竟敢阻拦朕!”

    元烈冷冷地道:“陛下&&,敢问郭嘉犯了什么罪名&,你为什么要处死她&?”

    皇帝大怒,道:“朕要做什么,何必向你们解释,一个个都要造反不成&!”

    元烈抽回了手,随手擦拭在肩膊的锦绣袍子上&,像是感觉不到疼痛一般:“造反又如何&,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难道陛下做出这样毫无理智的事情,身为臣子,就不可以死谏么&?”

    “死谏&?”皇帝突然冷笑了起来,这个儿子如今可是半点都不听话,甚至敢为了一个女人跑过来跟自己大呼小叫的&,还死谏!他瞧对方分明是一副要杀人的神情。他刚要说什么的当口&&,却突然觉得头部传来一阵的剧痛,下意识地手一松,那把长剑啪地一下子掉在了地上&&&,整个人竟倒退了三步,从外人看来定会以为他被元烈所伤&&。说时迟那时快,旁边立刻闪出了一道黑影,那黑影飘身而上,与元烈缠斗到了一起。

    李未央分明瞧见来人一身灰衣,显然刚才一直守护在这书房里&,没有陛下的旨意不会随便出现。这时候瞧见皇帝后退三步,必定是误以为元烈袭击了他&?;乙氯顺槌隽顺そ?&,转瞬之间向元烈攻击了过去。那人一手长剑使得淋漓狠辣&,轻功又好&,转眼之间&&&,整个书房都是剑光。元烈瞧见眼前似有一道闪电划过&,剑锋撕破了宁静,从他面前直刺向自己,一时竟然被这股强烈的劲气逼得连退数步,元烈立刻意识到此人就是自己的师父——皇帝身边的第一高手秦风。当年皇帝曾经派他来教习过自己两年武艺。这秦风武艺高强又十分狠辣&,寻常人绝不是他的对手,更何况元烈还是师从于他,所有的剑路对方都是一清二楚,所以这一回还未开始&,似乎胜负已分。

    “?!钡囊簧?,秦风长剑刺向元烈胸前,却未能刺入&,剑刃陡然弯起&&,生生给了元烈一击&,元烈噔噔退后几步才堪堪站住&,却神色宁静,明显没有大碍。那秦风轻声咦了一句&,想是不明白为何自己的剑气居然刺不穿元烈的身躯。按照道理他深知元烈的武功路数&&,应该一剑就能穿透破绽&&,不过也不要紧&,他二十招之内就能将对方制服!他长剑一挥,又攻了上来,元烈不再多话,对方当然不知道他带了护心镜&,以至于能够挡过这胸前一剑,可是却也被此人凌厉真气击伤肺腑&&。元烈突然腾空而去,再次避过对方这拼尽全力的一剑。

    转瞬之间,两人已经在书房过了数招,以至于劲风扫过的地方,所有的古董玉器都跌落在地上碎了一地&,那些刚才还十分嚣张的太监全都躲在一旁,生怕被剑气所伤,场面极为可怖&。

    李未央连忙搀扶着郭惠妃闪避到了一边&,看着场中两人激烈的缠斗在一起,眉头皱得越来越紧。

    皇帝冷笑了一声,从旁边站了起来&&,他瞧着这一幕,目光幽深,却不肯开口阻止,显而易见他是要让秦风给元烈一个教训!

    就在此时&,秦风怒喝一声,突然冲天跃起,这一剑来势汹汹,眼看要穿破元烈的肩膀&,谁知就在他快要成功的时候&,一道乌光忽的从对面反弹而出,直射他的咽喉,他吓了一跳,连忙避开,不由恼怒道:“殿下用这种手段也太下作了!”

    元烈长身玉立,微微一笑道:“师父你曾经说过我剑意不强&,对敌的时候难免吃亏&&,提醒我要准备些防身之物,我这可是按照师父你的吩咐在做!”秦风原本是脸上带着得意的微笑&&,可是他绝没有想到元烈竟然早有准备,说话之间元烈凌空一转已经将第二枚暗器掷入了秦风的手臂。秦风来不及闪避,竟然中了暗器&,只觉得浑身发软&,一下子栽倒在地上。元烈冷冷一笑,上前一脚踩在秦风的胸膛之上,就像是猎人踩着一只中了箭的猎物,俊美的面上散发着胜利者的光芒,大笑着道:“师父,所谓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有这一天&,只怕你也想不到吧?&!?br />
    秦风目中出现怒火&,虽然疼得冷汗直流&,但是却绝不肯发出一丝呻吟之声。

    皇帝看到一切局势发展&,突然拍了拍手&,笑了起来:“好,不愧是我的儿子&,连自己的师父都敢动手&!”

    元烈那一个暗器是一种三寸长的铁针,由精钢制成,打磨得十分雪亮,秦风中了一只已经是血流不止,而且流出来的血都是黑色的&,李未央只瞧了一眼,便知道元烈在暗器之上淬了剧毒&。此刻&,元烈走到她的身边柔声道:“你没事吧?!?br />
    李未央微微一笑道:“我没事&&?!被姑凰低?,就看见刚才要灌她药的太监想要从门内跌跌撞撞的爬出去&。元烈冷哼一声&,三两步上前一把倒提起那太监的领子,阴冷道:“你如此胆大妄为,竟然敢瞒着我处置我心爱的人,着实该死&!”说完这一句,他手起剑落,那一颗人头已经一下子滚在地上&,咕噜噜一直滚到了皇帝的脚边上&,鲜血沾染了青砖&,十分骇人&。郭惠妃几乎脚软&&,被李未央一把搀住&。

    皇帝大怒道:“元烈&,你好大的胆子!”

    元烈面色不变道:“陛下息怒,是微臣的不是&,只不过为了?;ば陌艘皇鼻榧倍?,还请陛下不要怪罪!”他这样说,面上却没有一丝歉疚的意思&。

    皇帝自然是异常愤怒,但是想到元烈是自己最心爱的人生下的儿子,自己若是处置了他,将来这帝位又要传给谁呢?不要说宰了他&,就算是惩罚都要掂量一下,他盯着对方,心头恼怒到了极点&,却足足有半刻的功夫都没有说话。

    这时,李未央柔声道:“旭王殿下&&,都是我不好,得罪了陛下,陛下也是因为此事和我生气&,才会一时情急要处死我,若是殿下觉得可以&,让我给陛下赔个不是&&,相信陛下定会饶了我的?!闭饣笆歉实垡桓鎏ń?,若是不肯下,那就是父子相争的局面。

    皇帝的眼睛意外地看向了李未央&,李未央同样盯着皇帝,目光之中流露出的却是一种隐隐威胁之意&。很显然,皇帝想要杀自己非常容易&,犹如碾死一只蚂蚁一般&?&&?墒?,一旦他真的杀了自己,也就等于永远失去了这个儿子&,看来他是无论如何都狠不下这个心了。李未央再明白不过,只要元烈的心在她的身上,皇帝哪怕翻出天去也没有用&??墒抢钗囱氩幌M值侥且徊?,真的逼急了,元烈绝不会再认他为父亲,只怕还要背个弑父之罪。

    皇帝阴沉地盯着李未央,良久才按捺下心口的郁郁之气:“既然郭小姐如此明白事理,那朕就不与你计较了&,你下去吧!”

    李未央却没有动,只是静静的站在原地。

    皇帝挑起了眉头道:“还有什么事么?”

    李未央只是微微一笑,神色从容却异常坚持:“陛下&&,您饶恕了我的罪过,那姑母呢?”

    皇帝的手像是挥苍蝇一般的&,只说了一个字:“滚?!惫蒎獠潘闪艘豢谄?,和李未央一起退了出去&。元烈转身要走&&,皇帝却大声道:“你给朕站??&!”

    刚一走出书房&&,郭惠妃整个人都脚软,一下子摔倒在地上,李未央连忙扶起她道:“姑母&,你没事吧?!?br />
    郭惠妃摇了摇头,眼底含了稀薄的泪花:“刚才真是太险了?!?br />
    李未央苦笑道:“您既然知道危险&&,为什么还要闯进来&?!?br />
    郭惠妃叹了一口气&&,神色却是极为讶异,仿佛她问了个笨问题:“你是我的亲人&,难道要让我看着你被皇帝处死吗?但我真是不明白,你到底是哪里得罪了他,陛下最近虽然疯得厉害,可也还不会无缘无故处死一个人,我实在是想不明白,他对你又能有什么怨恨&!”

    李未央神色凝重,没有答话,良久之后,就在郭惠妃以为她不会再回答了&,她却低声道:“是啊&,我也很想知道&&,陛下这么做,究竟是为了什么?&!?br />
    书房之内,元烈丢下了长剑&,转身也要离去?;实鄞蠛纫簧溃骸半薜幕盎姑凰低?!”

    元烈转过头来,看着皇帝,唇边抑制不住浮起一点冷笑:“不知陛下还有什么旨意&?”

    皇帝好不容易才压住怒火,道:“元烈,你就没有话要对朕说的吗?”

    元烈冷冷一笑,面无表情地道:“有&!”

    皇帝低声道:“你说吧?&!痹舅晕?&,元烈是要向他告罪,却没想到这个混小子下一句话就是:“若是陛下再敢对她动手,就不要怪微臣无情了&!”

    皇帝震惊,怒声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你还真要造反不成!你不要忘了,今天你有的这一切,都是朕给你的&!给了你的一切,只要朕不满意&,随时可以收回来!”

    二人寂静里相对,听着窗外风声簌簌&&,却更添了一分冷凝的气息&&&。元烈完全都不在意皇帝的话&,目光中渐渐带了一丝嘲讽道:“换了十年前你若是接我回来,或许我会恐惧陛下&,怕你收回我如今的一切?&?墒窍衷凇阏娴木醯靡磺卸荚谀愕恼瓶刂新??”

    皇帝看着元烈异常冰冷的目光,心头就是一跳&,目光却逐渐沉寂下来:“如今你长大了,翅膀硬了&,朕也管不了你了,这次的事情&,朕不怪你,你年纪尚轻,有很多事情都不明白,尤其在对于女人方面,这样的女子你是断断不能留的&&,否则……”

    元烈却突然截断了他的话:“陛下是担心她会成为第二个裴皇后吗?”

    皇帝面色阴沉地道:“不错,她太聪明&,又满怀怨恨,心术不正,迟早会闯下大祸!既然你都知道,为什么还要这样做!”

    帝座太深了,日光永远不能直射,皇帝的面容也永远掩在日影里,对于元烈就只是一个模糊的符号而已&,不具备任何意义。元烈冷声道:“那是因为我从来不曾想过要继承你的位置!纵然你将来真的将这位置给了我,她若是想要,这天下送给她又何妨!”

    皇帝闻言彻底怔住&,随后突然笑了起来,那笑容十分的苍凉阴郁&&,甚至带了一丝疯狂:“好好&,真是朕的好儿子&,不爱江山爱美人,你可真有出息&&&!”

    元烈的身形僵了一下&,随即便是微笑,那笑容仿佛一柄利剑,直刺入皇帝的胸膛:“有其父必有其子&,你是这样,我的身上流着你的血&,我和你又有什么不同?下一次在说我之前,先回去照一照镜子吧&,陛下!”

    他这一句话十分的嘲讽,皇帝几乎被他气得吐血,不由再也压抑不住厉声道:“这一次的事情&&&,你处理得太过于急躁!这些日子朕一直在等你来向朕说明那一日在大殿上发生的事情&,可你却一直都没有来&!非要朕用这样的法子逼着你&,你才肯过来吗!”

    元烈不以为意,眉目之间却是说不出的冷漠:“陛下不提&,我几乎忘了,可是我并不觉得自己有错。既然那赵宗父子敢对郭家动手,惹恼了我喜欢的人&,我自然要为她出一口气!不要说只是在宫中兵戎相见,哪怕有一天为了她要杀了陛下,我也再也不惜!所谓君所谓父,对我来说,抵不上她的一个笑容&!”

    皇帝满面怒火&,手指轻颤,良久才指着对方道:“好,朕真是有个好儿子&!倒不知道你居然为了她什么都肯做&&!”这世上至亲莫过于父子,他何尝不希望元烈出类拔萃&,木秀于林&&。如今元烈已经按照他的希望一步一步长成了帝王之才,可是这个孩子却是如此痴愚&,总是看不清世事!这样的资质和天分,竟然只想做一个逍遥的王爷&,丝毫也不想跻身权利的中心。如今有自己照拂&,倒还可以平安无事,若是有一天自己不在&,他真的以为别人不会动他吗?除非将帝位牢牢握在手里!否则&&,第一个要被除掉的就是他这个掌管权力的旭王&&!他不希望元烈有一天沦为棋子,更不希望他有一天丢了性命,若是早知他如此为了一个女人不顾大局,他当初就绝不会同意让他留在越西!

    皇帝心中更加笃定地要杀李未央,一字字道:“你这个逆子!朕说的话,你是一句都没有听进去过&&,朕早已经说过,你的一切都要由朕来做主!”

    皇帝的话听在元烈的耳中,不过春风过耳&,他冷冷地道:“陛下是希望我去争夺那皇位吗?”

    皇帝道:“怎么,你怕自己没有这个本事&?”

    元烈双目冰凉,清朗有神:“自来争夺储位没有什么善恶可辨,我不是没有这个能力,只是没有这个兴趣&!”

    皇帝却是笑了&,带着十足的嘲讽:“是没有这个兴趣&&,还是因为你所有的心思都在那个女人身上,以至于你根本就忘了大业,忘了朕对你的期待!”

    这是皇帝第一次在元烈的面前提到希望他继承皇位的事情,这个皇帝心思藏得如此之深&,从元烈进入越西开始,他从来没有表现出这一层的意思??墒墙裉焖赐蝗惶崞?&。不知道是什么缘故&,元烈觉得皇帝的心头&,似乎燃着一股郁郁之火&,迫使他再也瞒不住心思&,要将窗户纸捅破&。

    元烈目光笔直地望着对方&,平心静气地道:“不论我作何抉择,都是我自己的事,与陛下无关&&!陛下不需要为我考虑&&,更加不该去为难郭嘉&,她和此事没有关系!”

    皇帝断然喝道:“若是没有关系&,你又为什么要去为难那赵氏父子&&,又为什么这么快会和太子&、和裴家对上!若是那赵家人早有准备,你这个旭王岂不是颜面无存?到时候就是朕再护着你&&,也不能饶恕你在大殿之上的无礼!何况很多事情并非表面看上去的那样简单,你以为赵氏父子的背后&,站着的是谁!这种事情&,你怎么能随便插手!罢了,朕也不多说,你该好好反省一下&,为什么对一个女子竟然如此的千依百顺&,哼&,简直是愚蠢至极!”

    和眼前的人说话根本是浪费唇舌,元烈不再盯着皇帝,他只是转过身向门外走去&。

    皇帝脸上的肌肉不自觉地抽起&&,和太阳穴突起的青筋一般&,昭示着他发自心底的愤怒&,大喝一声道:“朕所言,难道你都当狗屁不成&!”

    这句话,让元烈止住了动作,他转过身来看着皇帝微微一笑&&,唇齿间吐出的话语如尖锐的冰凌:“陛下就当没有我这个儿子吧&,若是她有丝毫损伤&,我宁愿遭到天谴,也要向你讨这笔账!”说着,他已经摔门离去了。

    皇帝被他气得头发昏,几乎倒退了几步才勉强坐在了御座之上&。

    张公公连忙走上来,扶住皇帝道:“陛下,旭王殿下也实在是太不懂事了&?!?br />
    皇帝摆了摆手道:“这个混小子&,从小就不在朕的身边长大&,也不知道他会变成如今这个习性。真不知道李家是如何管教他的?&&!彼氲秸饫?,不免觉得心头更加的抑郁,而头痛也似乎更加剧烈了。

    他抚住了头,盯着张公公道:“你以为,这郭嘉究竟如何?是不是非死不可!”

    张公公看到皇帝杀机不减&,不由低声劝说道:“陛下&&,请恕老奴多嘴,这旭王殿下把郭小姐当成眼珠子一般爱护,若是陛下再动手……哪怕今后不是陛下动的手&,万一这郭小姐磕着了,碰着了,旭王殿下都会将这笔账算在陛下身上,到时候影响了父子之间的感情反倒不美。依老奴看,还是成全了旭王殿下吧,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彼庋底?&,显然是在劝解皇帝不要过于干涉元烈?&?墒腔实凼歉鍪裁囱娜?,他素来是十分的嚣张霸道,从来没有受过这样的气,如今被元烈这个少年人狠狠的教训了一顿,他怎么能不怒火冲天&?

    但是想到眼前心腹所言&&,他又不禁投鼠忌器&,若是李未央真的有什么三长两短&,恐怕这个儿子从此以后就要和他说再见了。他叹了一口气,盯着头顶上的雕龙画凤的横梁,一言不发了。

    李未央从宫中出来&,也不禁轻轻松了一口气。

    元烈急匆匆地赶到,将她上上下下又检查了一遍,确保没有丝毫的伤害&&,才缓了一口气道:“以后这个老东西再让你进宫&,完全不必理他!”他说的话是如此的嚣张,也丝毫不把皇帝放在眼里&。

    李未央不禁嗤笑道:“不必如此生气,我不是没事吗?”

    元烈却感到后怕:“若不是有人及时通知了我,这一回……”他的话说不下去了&,目光之中光影不定,显然是极为忧心&。

    李未央微笑道:“你放心吧,陛下若是真的要杀我&,早已经动手了,何至于在那里听我说那么多废话&,他不过是在试探你?!?br />
    元烈关心则乱,不由略微吃惊道:“你说什么?”

    李未央只是语气平缓道:“通过上次的宴会,他发现我能够左右你的心思,所以他要在我即将成为你最重要的人之前抢先一步先除掉我&,否则遗祸无穷?&!?br />
    元烈双目凝起,他突然想起了什么&,低声地道:“这么说&,从刚才开始他就是故意要吓唬我吗?”

    李未央摇了摇头,其实这位陛下的心思,她看得也不是十分的明白&,若说他不想杀自己&&&,可他眼中的杀机却是十分的凌厉,没有丝毫留下情面。若说他真的要杀了自己&,刚才已经有无数次的机会&,那么,他究竟想要做什么&?唯一的解释就是他意图试探元烈,等确定了自己在对方的心目中究竟是什么样的分量,再来决定是否将她解决掉。

    说到底&,这个皇帝&,心机深沉,喜怒难辨&,又经常发狂&,难以控制自己的情绪&,对上他实在是叫人觉得脊背发凉,想到对方那一双阴森森的眼睛&,李未央也不免胆寒&&。

    元烈冷哼一声道:“反正&,这个老疯子最近越来越不着调&,不必理他就是&!”

    元烈一路将李未央送回了郭府,李未央怕吓到郭家人&,便竭力要求元烈先行回去。元烈依依不舍,直到目送李未央进了郭府&&,才吩咐身边的人道:“从今日起&,嘉儿出门必须向我汇报,你暗中派人加派人手?&&;?,绝对不可有丝毫的闪失&!”

    身后的暗卫对视一眼,齐声道:“是!”

    郭家还是一切平静,没有人知道宫中发生的一切。郭夫人迎了上来,见李未央神情淡然,便微笑道:“惠妃娘娘身体还好吗&?”

    李未央笑容如常的将在宫中的事情汇报了一遍,只是略去了在御书房的那一段。

    郭夫人摇头叹息道:“冰冰这个孩子怎么这么傻呢&&,她明知道衍儿是不会再回来了&,又何苦如此自苦&&,找个人家嫁了&,不也很好?守着这么一棵树吊死,真不知道叫人如何是好??&&!”

    郭夫人心地善良&,她既没有怪罪纳兰雪&,也觉得陈冰冰十分的无辜,尤其回过头来想一想&,其实陈冰冰并没有做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甚至于很多的事都是别人强加在了她的身上。郭夫人是一个推己及人的仁慈妇人,她的神情李未央都瞧在眼中,于是,李未央轻轻上前,握住了郭夫人的手道:“情这一字&,最是难解。二嫂当年对二哥是何等的痴情&&,如今失去了二哥,她自然生无可恋&,若是将她强行拘在陈家,或是逼她嫁人&&,对她而言都不是什么好事。常伴青灯古佛,也许有一天她能够想通,日子才会好过&?!?br />
    郭夫人擦了擦眼角的泪水&&,点了点头。这时候,李未央瞧见胖乎乎的敏之笑嘻嘻地迈着小短腿向她跑了过来,她便微笑着俯身抱住了敏之,柔声道:“今天练字了吗?”

    敏之大力地点头:“姐姐&,敏之给你看&!”说着&,他从自己的怀里掏出一张皱巴巴的纸,十分宝贝地展开&,上面满满的写着今天的功课。

    李未央仔细端详一阵,这才点了点头:“书法倒是有进步了,不过敏之不要总记着玩儿,要多和先生学一些有用的知识?&!泵糁谄咸岩话愕难劬錾梁錾?,似懂非懂地点点头&。

    李未央本来也不希望弟弟有多少文采&,只是不要过于顽劣就行了,此刻见他点头&,便微笑着戳了戳他婴儿肥的脸道:“要吃糖糕吗&?”

    敏之一听顿时眼睛发亮&,十分开心地道:“要吃!”

    李未央向赵月招了招手,赵月便将刚才一路回来的时候在街上特地买的芙蓉糖糕送到了敏之的面前。敏之一边吃得满嘴留香&&,一边还不忘了将一只糖糕送到郭夫人的面前道:“娘,你也吃&!”

    李未央瞧见这一幕&&,不禁蹙眉,刚要阻止敏之&&,他的手上汗呼呼的,就这么拿着芙蓉糖糕去递给郭夫人,实在是有些不敬&。谁知郭夫人一伸嘴,竟然真的咬住了那糖糕&,仔细尝了一口道:“嗯&,又香又软&,果然是好味道&?!泵糁┛┑匦ζ鹄?,李未央一愣,随即也微笑。

    这些日子以来多亏了郭夫人一直照顾敏之,李未央看得出来,对方是真的将这个孩子视如己出、认真抚养,正是由于有了她的精心照顾,敏之的身体一天比一天更健康。如今这孩子跑跑跳跳,说说笑笑,性子十分活泼,和当初已经没有什么两样了&&,只是偶尔还会做一些噩梦。想是当年的情景实在过于惨痛,以至于一个幼小的孩子&,到了今天同样没有办法遗忘……可是李未央每次问他做了什么梦,他却只是摇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想到这里&&,李未央的面上闪过一丝阴沉&,敢将她的弟弟伤成这个样子,裴皇后是一定要付出代价的!

    郭夫人看着李未央若有所思的模样,不由开口道:“刚才静王殿下派人送来了一些礼物,你要瞧瞧吗?”

    李未央一愣,随即道:“静王殿下吗?”

    郭夫人点了点头&,其实&&,这些日子以来静王并不曾因为李未央拒婚而失意,反而和从前一样,继续送来一些小礼物,或是琴谱棋谱&,或是上好的笔墨纸砚&,或者是一些孤版的书籍,用来讨好佳人。这样细水流长的柔情攻势,让郭家的人都不禁觉得十分的感动。郭惠妃也三番五次来向郭夫人说明,希望她能重新考虑二人的婚事&&。郭夫人固然知道静王的心思,可是李未央却始终是十分的疏离,从来不为所动。

    郭夫人看见李未央神情淡然,很明白她的心思&,不禁道:“静王殿下彬彬有礼,从不咄咄逼人&,又是礼数周全,纵然他痴心追求&,但你若是真的无意,母亲会想法子替你拒绝他的?!?br />
    事实上郭惠妃虽然还是会习惯性的提起两人的婚事,可是却无逼迫之意&,只是请郭夫人再三衡量,而静王元英也没有咄咄逼人的意思,反倒是不紧不慢地叫众人都看清他的决心。李未央纵然不愿意嫁给他,可是却也没有将人拒之门外的道理,更何况这些礼物,对方已经说明只是送给表妹的。郭家其他人也都有不同的礼物&,并不是专门给她一人,她若是回绝,倒有些不近人情了。越是如此,越能见到静王的心机&。所以,李未央只是微笑道:“母亲不必在意&&,我冷待一些,想必过些日子静王殿下也就会将我淡忘了?&!?br />
    郭夫人也是这样的看法,毕竟静王身边美人众多,早晚要选妃的&,等不了李未央多久&,她道:“这样也好&,毕竟惠妃娘娘是你的姑母&&,咱们两家还是要往来的?&&!?br />
    李未央点了点头&,随即看向敏之道:“敏之&,最近在府里呆得久了,要不要陪姐姐出去玩?”

    听到这句话&&,郭夫人连忙阻止道:“最近外面这么乱,还是不要出去了?!?br />
    李未央摇了摇头:“我想去慈济寺为敏之求一只签&?!钡彼庋底诺氖焙?,神色之中却流露出了一丝冷意&&,郭夫人瞧在眼中&,不禁觉得十分奇怪&。刚要探询&,却见李未央已经陪着敏之玩耍了起来。

    郭夫人心头更加纳闷,不知道刚才李未央突然要求要去慈济寺到底是什么意思&。如今可是刚刚出了赵家的事情&,外面多少有点人心惶惶,不知多少人暗地里盯着郭家。郭夫人心里不安,想要继续劝阻李未央&&。

    这时候&,就听见有脚步声在一旁响起&,婢女们恭敬行礼:“三少爷&?!惫蚊娲⑿?,走上前来道:“母亲,既然妹妹想去,我就陪她一起去就是了&,你不必担心,慈济寺也不是很远,不会出什么问题的&?&!?br />
    郭夫人还是觉得不妥,便劝道:“你这个傻孩子&,我还不是担心你妹妹和敏之的安全吗&&?你别忘了&,如今裴家的人有多恨咱们!”

    郭澄却是神情从容,丝毫不以为意:“恨又如何&&,如今裴家真正顶用的,也不过是一个裴弼而已&。儿子听说他最近这段日子都在延请名医,肯定是旧病复发&,肯定是前几日的事情将他气得不轻&&,这样的一个病鬼,又能活多久?母亲不必太过在意&?&!?br />
    郭夫人见他无论如何都不肯听,不由面上露出焦急的神色道:“这裴弼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你们不要掉以轻心!”

    李未央的笑意温婉而柔和:“母亲,与其坐以待毙&,等着对方来报复,不如引蛇出洞更好!”

    郭夫人一愣,心底更为震惊:“你要以身作饵?&!不行&,这太危险了!”

    李未央只是淡笑,神情之中流露出一丝冷漠:“母亲不必再劝了&,我心意已决,这件事情,我会和三哥他们好好商量的,你放心吧!”

    郭夫人还要说什么&&,敏之已经拉住了她的裙摆,郭夫人低下头&&&,敏之笑眯眯地将一朵花递给了郭夫人,郭夫人轻轻接过,拍了拍他的头&&&&,敏之便又绕着她转圈圈,咯咯笑起来。

    郭夫人这才抬起头&,又去寻李未央&&&,可是她却已经和郭澄走得远了。郭夫人不禁叹息一声&,对这些孩子啊&,她是真没有办法&&&&,一个个都是胆大包天&,叫她该如何是好……

    走下台阶的时候&,李未央转身向郭澄道:“三哥&,待会就请你将咱们要去慈济寺上香的消息放出去&&&?!?br />
    郭澄面上露出一丝犹疑道:“你的心思我明白&,只恐怕裴弼不会这么容易上当?&!?br />
    李未央笑容和煦:“是啊&,裴弼是个奸猾之人,又十分的多疑&,他自然不会轻易上当,可是裴家不是还有别人吗&&?”

    郭澄听到这里,心头却是一跳道:“别人?小妹&,你说的莫不是……”

    一阵风吹过&,扬起李未央的裙摆,她却只是一动不动,在视线与郭澄对上时&,露出了一分不动声色的笑容。

    郭澄一下子明白过来&,他微笑道:“是,果然是个好主意,那我就拭目以待了!”

    ------题外话------

    本文没有小三,男主也不可能纳妾&,估计他这辈子想都不要想……人家本来也没想,是渣妹们思想太复杂……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庶女有毒250》,方便以后阅读庶女有毒250 心术不正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庶女有毒250并对庶女有毒250 心术不正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庶女有毒250&。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