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5 殊死一搏

    李未央的目光在元烈的面上扫了一眼&,语气却十分平静:“这件事情我觉得还是应该请二嫂来,当面说清楚比较好^?!?br />
    齐国公看着李未央,只觉得她那一双清亮的眸子里似乎流露出一丝极端复杂的神色&&*,他蹙起了眉头,眼前这件事分明是很清晰了*,为什么嘉儿还会说出这样的话呢。他犹豫了片刻^,出于信任&,点头道:“既然嘉儿这么说^,那咱们就请陈家人来,将此事弄个水落石出&&!”

    李未央不再开口,郭夫人的目光愈发的疑惑*,可是&,无论她如何询问,李未央都没有透露一个字。

    一个时辰之后,陈灵&、陈夫人以及陈冰冰一同到了郭府*。婢女送上了茶^,随即便全都退了下去*&。齐国公看着陈灵,开口道:“尚书大人^,这一回请你来可知道是为了何事吗?”

    陈灵面上掠过一丝惊疑,难道郭家是为了追究这一次陈留公主大寿&,他们没有来祝寿的过错吗&?可是,郭陈两家如今已是彻底的交恶,他们陈家不来,郭家又有什么理由置喙&?心里虽然是这么想,可是看到旁边面色苍白的女儿,陈灵咽下了这口气,脸上勉强带了一丝笑容道:“郭兄,今日我是另有要事,才……”

    齐国公摆了摆手道:“我不是这个意思^?^!?br />
    陈灵疑惑地和陈夫人对视了一眼,这才开口道:“那么郭兄所指的到底是什么*?”

    特意把陈家人请到这里来……心高气傲的齐国公难道要对陈家人低头吗?就算如此&&,他也该只请陈灵一人*^,为什么要把其他人一起叫来*?陈灵心头更加觉得奇怪*&^,可是他在齐国公的脸上却是什么也看不出来^,他顿了顿&,继续问道:“还是为了郭衍和冰冰的事情……”话没有说完**,陈冰冰却心头一跳&,猛地抬起了头来&。

    齐国公叹了一口气道:“把人带上来吧?!绷⒖逃谢の澜幻优に土松侠?,那女子跌倒在地上,却是一言不发*,面色惨白的模样。陈夫人一下子认出了此人,不禁失声道:“福儿&&,你怎么会在这里&!”福儿低下头*^*,却是不敢去瞧陈夫人,肩膀上还是血流如注,狼狈不堪。

    陈冰冰最为吃惊,看了一眼自己的贴身婢女福儿&^*,又看了一眼齐国公&,神情之中流露出一丝惊疑。

    齐国公冷声道:“我想这个婢女你们应该是认识的*,不需要我介绍了吧&?!?br />
    陈灵当然知道,这福儿是陈家当年给陈冰冰陪嫁的心腹婢女之一,从小在冰冰的身边长大,如今又为什么会是这副姿态出现在郭府呢?陈夫人不禁沉下脸&&,呵斥道:“贱婢,难怪从今天一大早就不见人影^,你到这里干什么来了!”

    李未央目光冰凉*,声音却十分柔和,叫人听不出她的半点心思&^,道:“陈夫人不必动怒,今天在公主的寿宴之上发生了一件事,陈夫人想必还不知道吧?!?br />
    陈家人的面色更加疑惑*,显然还不知道郭府上究竟发生了什么。

    郭夫人神情难得阴沉不定,道:“今天本来是公主的寿宴*,可是晋王殿下却突然遇刺*&,又有人说起那刺客逃进了郭府&^,为此太子招来禁军将整个郭府搜查了一遍^?!?br />
    陈灵心头一惊,向齐国公道:“此事当真么*?”

    齐国公深深吸了一口气:“不止如此,就在太子搜查刺客的时候,这丫头突然跑了出来,告诉那些禁军说我们郭家窝藏了郭衍在府中,并且还亲自为他们带路,一路找到了地道*,指正我郭家窝藏钦犯之罪*^!”

    陈灵额角青筋暴露*,突突地跳着&^,他迅速转头^,盯着福儿厉声道:“贱婢,你真的做了这种事&!”

    福儿突然失声痛哭,伏倒在地哀戚道:“奴婢也是为了二少夫人着想,少夫人自从回到陈家中,整日里都无法安枕,天天是以泪洗面,奴婢实在是气不过……”

    陈冰冰猛地站了起来^&,脸色惨白地给了福儿一个耳光&,直打得她半边脸都偏了过去^,难得疾言厉色道:“你胡说八道些什么,难道我让你去陷害自己的夫君么!”

    福儿咬牙^,却是一言不发^。

    郭夫人因为刚才发生的事情,对陈冰冰也产生了一丝难以压抑的怀疑,冷声道:“冰冰&,你为何还要惺惺作态*^!这婢女分明就是听了你的吩咐才来指正郭衍*,我实在想不到,你竟然恨郭家恨到这个地步!窝藏钦犯——亏你说得出口^!这钦犯可是你的丈夫*^!你的心肠,当真就如此的狠毒,非要我们全都命丧于此^*,你才高兴,你才解恨么!”

    郭夫人一字字一句句如同刀锋一般,戳得陈冰冰心头溅血&,她泪如泉涌,不敢置信道:“母亲^,我是什么样的人,难道你不知道吗?这两年来我何曾有半点不尽心力?是,我是怨恨纳兰雪^,我是不希望再见到她,可是郭衍是我的夫君*,我为什么要害他,郭家是我的夫家*,我又为什么要害你们,这对我又有什么好处!毕竟我还没有离开郭家,我还是郭家的一份子,不是吗?”

    郭夫人冷笑一声道:“是啊,我也相信你也不会做出这样的事,可是事实摆在眼前,若不是因为有你的指示,福儿何至于会做出这样的事,她一个区区的婢女,怎么有这种胆子*&!”

    郭夫人这一席话说出来,陈家人的脸色都是十分难看。陈灵对着福儿恶狠狠道:“你老实交代&,可是你家少夫人吩咐你这么做&!”

    福儿只是大声痛哭&,却是坚决不肯再说什么,一副委屈的模样^。众人见她这样^,不免都怀疑福儿碍于众人都在场^,不敢背弃自己的主子^&*,所以才一力承担下来。现在受到逼问^,她又不禁害怕起来*,才会一言不发*。郭澄上前一步&,目光如炬道:“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若是你不肯交代一切,今天你就别想活着走出这个大厅!”

    福儿浑身一抖,牙齿开始打颤,目光惊恐地看着郭澄道:“三……三少爷&&,奴婢……奴婢……”她的话没有说完^,郭澄已经厉声道:“你还不说清楚,究竟是怎么回事!”

    福儿像是终于忍受不住,一下子整个人都崩溃了一般,大声道:“是^!是少夫人指使奴婢这么做的&,奴婢是没有法子呀!”

    陈冰冰听了这一句话,猛地跌坐在了椅子上&,她难以置信地看着福儿*,失声道:“你……你这丫头&,胡说八道些什么,我何时要你去害我的夫君&!”她仿佛独自站在黑暗中*,这个世界如此的寒冷,叫她几乎承受不了&。

    福儿却是哀哭不止,头在地上叩地砰砰作响,泣道:“少夫人^&,奴婢不想背叛你&*,可是奴婢也怕死^!你从前那么喜欢二少爷^,如今就更加的恨他&^&,得不到他也不肯让纳兰雪取代了你的位置,所以你才会这么做^!”说着,她转过头,额前已经是鲜血淋漓*,不断地哀求道:“老爷,夫人!奴婢真的是无可奈何,奴婢也曾好好的劝说过二少夫人^&,可是她根本就不肯听从奴婢的劝告,奴婢是什么身份^,又怎么能阻挠主子的决定呢,所以,奴婢拼着一死,也只好替主子跑这一趟了^!”

    李未央看着福儿唱做俱佳的表现&,却是淡淡一笑道:“哦?事情果真如你所说吗**?”

    福儿看着李未央,只觉得那冷眸之中透出了一丝寒光,她下意识地瑟缩了一下*,随即鼓起勇气道:“小姐,奴婢绝不敢说半句谎言,这一切的确是二少夫人吩咐奴婢所为呀!”

    陈灵气得浑身发抖,他转过身去*,狠狠给了陈冰冰一个耳光:“不要脸的东西^!”

    陈夫人心疼地搂过完全失神的陈冰冰,怒斥道:“你这是干什么,糊涂了吗*&!”

    陈尚书冷笑一声道:“夫妻之间的纠纷,本是他们两人之间的事,她却闹到这个地步^,简直是贻笑大方&!你教出来的好女儿*,现在还敢指责我*!当初若非是你一力支持她,她又何至于在家里哭闹不休*,绝食三日,非要嫁到郭家不可*!嫁过来之后&,不好好做人家的儿媳妇*,却总是追究过去的事情&,这也就罢了,不思悔改,竟然还命自己的婢女来陷害人家,难道真的要闹得夫妻离散^,家破人亡,她才开心吗!这样的蠢东西,怎么会是陈家的女儿!”

    陈灵字字如雪&^&,酷寒如刀,陈冰冰看着向来疼爱自己的父亲一副疾言厉色的模样&&,却是完全的呆住了,她实在是想不到事情怎么会落到这个地步!为什么所有的人都在指责她&,她到底做错了什么呢^*?她顾不得和陈灵解释什么,一下子扑到福儿的身上*,死死抓住她的衣袖道:“这么多年来我对你不薄,你为什么要这样害我*^,我何时吩咐你做这样的事情**!”

    福儿被她摇晃得脸色越发苍白*,似是十分惊恐道:“二少夫人*,奴婢一心为您&,现在您可不能对我见死不救癪?&!”

    陈冰冰不懂福儿为何将这一切的罪过都推在了她的身上,她从来没有吩咐过对方去陷害郭衍^,更加不曾让她在陈留公主大寿的时候回到郭家&。她真的十分震惊^,究竟是什么人给了福儿好处^,竟然能让她如此反过来陷害自己。电光火石之间&*,过去的一切在她眼前一闪而过,她突然明白了什么,凄厉道:“福儿,你早就背叛了我!现在&*,你是和外人联合起来陷害我!”

    郭家的其他人却是并不相信陈冰冰的表现^,其实也不怪他们^,郭夫人已经给了陈冰冰太多的机会,一次&,一次**,又一次,偏偏陈冰冰都让她失望了,以至于这一回她再也没办法相信这个儿媳妇。不错,过去的陈冰冰的确天真美丽,温柔善良&^,又十分的活泼^,很是讨人喜欢*??墒亲源幽衫佳┏鱿?,陈冰冰就已经变了&*,她完全不像是以前那么的善良^,为了驱逐纳兰雪,她做了很多的错事,以至于所有的人都开始讨厌她^,希望郭家与陈家的这桩婚事从来都没有成真过&。事到如今^,郭夫人已经不再相信陈冰冰的任何一个字了,陈冰冰丢下了福儿,扑倒在了郭夫人的脚下:“母亲&,我没有,我真的没有!”她的眼中满是悲伤^,眼泪一滴一滴地滚落下来&,打湿了她的衣襟*^,神情也是无比的痛苦,她想喊什么^,可是嗓子已经哑了,怎么也喊不出来:“过去我的确做错了事^,可是这一回&,真的不是我^!母亲*,你相信我^^!”

    郭夫人垂下了眼睛,看也不看她一眼。陈冰冰转过头^,又抓住了陈留公主的衣摆,绝望地道:“祖母,看在冰冰这么久来服侍您的份上*,为我说一句话吧^!”

    陈留公主无奈地看着她^,陈冰冰年轻的脸上竟也透出苍凉之色,一只手向着她伸出来**,满是祈求……陈留公主摇了摇头,终究只是开口道:“冰冰啊*,你太让祖母失望了。我以为你是个善良的孩子,却没有想到你竟然会做出这么糊涂的事!郭家若是倒了,你陈家又岂能长久呢*,中了别人的挑拨离间之计&,你可真是个傻孩子&!”

    陈留公主这么说着,已经是一副绝对不肯相信陈冰冰的模样^*。陈冰冰无奈*,转眼瞧见江氏站在一旁,像是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她膝行过去,死死地攥紧了江氏的裙摆道:“大嫂&,我是无辜的,你相信我!”

    江氏怔怔地看了许久,嘴角忽然有一丝怜悯。不管陈冰冰做错了什么事情,江氏觉得自己都能够原谅她,因为同样是女子&,她可以体谅对方那种心情。没有一个人能够容忍自己的夫君心中思念着他人。但这一次她真的做得太过分了^^,以至于如今祖母和母亲都不肯再原谅她&,她又如何说自己相信对方呢。所以她一言不发&,只是轻轻地挥开了陈冰冰的手&&*。

    陈冰冰没了支撑*,一下子跌倒在地。她的目光在郭家每一个人的面上扫过,原先直冲头顶的悲愤此时都消退下去*,比方才更深却更平静的一种绝望慢慢笼罩了她*,因为没有一个人出声,没有一个人看她,没有一个人说相信她。此刻她已经是孤立无援^&,绝望到了极点^,她不明白事情怎么会发展到这个地步!

    就在这时候*,她突然听见有脚步声在耳畔响起*,猛地抬起头来*^,却看见了一个最不可能出现在她面前的人。李未央将陈冰冰从地上扶了起来&,柔声道:“二嫂,我相信你?^&!?br />
    陈冰冰看着李未央**&,她万万想不到*^,此刻站出来为自己说话的人竟然是一直维护着纳兰雪的小姑子。为什么,李未央不是十分同情纳兰雪吗,现在她怎么会无缘无故的开口帮助自己呢*。陈冰冰看着李未央,一时不知该做何反应。

    李未央深深地看了一眼陈冰冰道:“二嫂&,你先站起来*,坐到一边去^^?!?br />
    陈冰冰抓住了李未央的手道:“你真的相信我吗&?”她的眼中充满了绝望,李未央此刻就已经是她最后的希望了&。

    李未央点了点头*,神色平静道:“是,二嫂&,我相信你?!?br />
    陈夫人赶紧过来将陈冰冰搀扶到了一边&,看着李未央的神色之中除了震惊之外^,还有一丝感激&。她没有想到在郭家居然还有人能为自己的女儿说话,说实话,到了现在连她也不敢确定陈冰冰是否真的无辜了&。因为她知道*,自己的女儿对郭衍那是十分的痴情*,人若是用情到了极处&,做出什么样的傻事,都是不奇怪的*。

    郭夫人看着李未央道:“嘉儿*^,你到底想要说什么?”

    李未央轻轻地一叹:“母亲,我相信二嫂虽然糊涂&*,但却不会做出今天这样的事情?!?br />
    郭澄不禁开口道:“可是^,铁证如山!”

    李未央摇了摇头道:“三哥,我说相信二嫂&,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她深爱着二哥^?!蹦衫佳┦乔榈?*,所以陈冰冰才会动了除掉她的心思&??墒枪苣?,陈冰冰心心念念的要嫁给他*,不惜一切代价*,甚至以绝食相逼??杉怨馨眉?,嫁进来两年*,陈冰冰做尽了一切,只为了让郭衍开心^^,为了让郭家的每一个人接纳她*。这样的一个人,你可以怀疑她心思毒辣,也可以怀疑她不择手段,更可以怀疑她不是一个好人^,但你绝不能怀疑她对郭衍的一片真心,这才是李未央相信她最重要的理由。所以&,李未央看着众人&,目光冷淡道:“就凭着二嫂对二哥的那一份真情,我相信今天这件事情与她无关?!?br />
    众人听到这里,神色都产生了极大的变化,郭夫人摇了摇头道:“不,嘉儿&,你只是猜测而已,你二嫂做的糊涂事也不止这一桩了,这福儿可是她的婢女,除了她之外,还有谁能教唆这丫头做出这种事来呢?!?br />
    李未央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是啊&,究竟是谁才会做出这样的举动,非要将郭家置于死地不可呢?!?br />
    郭夫人听了这句奇怪的话,只是看着李未央,看着那双深不见底的纯黑瞳子*,不知道她究竟想要说什么。

    李未央却没有回答众人的疑问,她只是看着门外&,静静地道:“二哥,我想你应该知道一切&,对不对^&?!?br />
    门外,果然见到郭衍缓步走了进来*。

    陈家的人见到了郭衍,面色都是一变*,尤其是陈冰冰&&,她盯着郭衍,泪如雨下,几乎是已然痴了&。郭衍看了陈冰冰一眼*^&,目光最终却是落在了李未央的身上*,神色极为凝肃:“是,我知道今天这一切是怎么回事了?!?br />
    元烈一直在旁边静静听着,在李未央阻止他说出一切之后,他目睹着眼前发生的经过,突然就悠然叹了一口气,却瞧见李未央微微一笑:“二哥,你愿意把一切都说出来么^?”

    郭衍轻轻地点了点头:“这一切都是因我而起,早也应该做一个了断了?!彼饩浠八低?,便吩咐人道:“去将纳兰姑娘请来^&?!?br />
    郭夫人听了*,面色顿时变了:“衍儿^,你这是做什么&^?”让陈冰冰和纳兰雪坐在一块儿么*,这简直是他们无论如何也没办法想象的事情,发生了那样的事情^,这两个人如今已经是势同水火了。郭夫人这么想着,刚要阻止郭衍,却见到他向自己摇了摇头。

    郭衍神色凝重*,认真道:“母亲,如今的局势,我很清楚自己要做什么,希望你不要阻止*?&!?br />
    郭夫人神色愕然,随即便沉默了&。郭家的每一个人^*,都静静的等待着*。此刻在这大厅之中&,是一片的死寂^,就连那福儿也是瑟缩在那里^,一个字都不敢说了。不多时*,便听见轻轻的脚步声,纳兰雪出现在大厅门口&,她满身白衣,一步一步地走了进来*。她只是向厅中的众位长辈从容行礼,随后她便看向郭衍道:“找我来有什么事么*?!?br />
    郭衍深深地望着她,目光之中是说不出的复杂*,他开口道:“是,我今日有话要说&*,你坐下吧*?&!?br />
    纳兰雪坐到了一边^,却是离陈家人远远的*,神色十分的平静^,让人丝毫也瞧不出那一双静谧的眸子里到底在想些什么^。人都到齐了&,元烈的目光在众人面上环视了一圈*,却是轻轻一笑^,看来这一场戏,今天终于演到了最高潮。

    在众人的沉默之中,郭衍终于道:“那一年*,我在战场上受了伤&,又和自己的副将失散了^。不得已,只能乔装打扮,化妆成普通的士兵,想要找一户人家养伤,后来收留我的,就是纳兰雪&。在那三个月之中*,我逐渐喜欢上了她,并且向她表白,原以为她不会喜欢我这么一个刀口舔血的人,可是最终她的回答却让我欣喜若狂^^。短短的相处,我们就已经私定了终生*,这件事情,后来被纳兰家发现了^,让我意外的是,纳兰老爷并没有责怪我,他默许了我和纳兰雪的婚事,只不过特意嘱咐我&^,不可以负了她的女儿^。为了让纳兰家放心,我写了一纸婚书,保证一年之后*,将会来迎娶纳兰雪,后来因为战事紧急,我就匆匆回到了军营之中。这件事情十分的隐秘*,除了写信报给父母亲知晓外,我没有对任何人提起过。但是后来因为母亲生病,所以我急忙赶回了大都,也就是在那时候我才知道,冰冰非要闹着嫁给我的事情^?&!?br />
    当郭衍说到这里的时候&&,他的神情已经带了一丝说不清的自嘲:“当时我闹得很凶,死活也不肯迎娶冰冰&。有一天晚上我独自一人意图想要离开郭家^*,去寻找纳兰雪*,可是就在那一天却是被母亲发现了。我以为她会责怪我,甚至告诉父亲,可她只是替我整理了行装^*,又塞给我银票,告诉我以后要好好的对待纳兰姑娘,不要辜负她&,不管在何处生活^&,都不要再回到大都来。等我策马走出了二百里*,到了天亮的时候,我才猛地惊醒,不能就这样离开大都^^,母亲可以放我走*,是得到了父亲的默许&,他们是出于一片爱子之心&,同样的,我对郭家也负有责任&,我不能那么自私,我必须为他们着想。我爱纳兰雪*&,可是我也爱郭家的每一个人*,我不能眼睁睁看着我的亲人*,因为我而受到责难。所以^,我给纳兰雪写了一封信,告诉她^&,我已经不能再娶她了*。而后我就回到大都,迎娶了冰冰*,后来发生的事情&,其实你们都已经知道了?!?br />
    陈冰冰看着郭衍&,那神色之中似乎有说不清的痛楚。

    纳兰雪神色平静,她可以理解郭衍当时的心情,也可以想象他做出这个决定是多么的艰难^&??墒?,她依旧不能原谅他。正因为这份不原谅&*,才促使他们走到了今天,如今&,已经再也回不了头了。

    李未央看着郭衍*,忽而笑了^,她五官十分的美丽,鲜少有尖锐的表情,可是此刻唇角轻轻一扬,却是笑得异常冷酷&。在那冷酷的笑容之中**,薄唇扯出优美的弧度^&,一字字尽是冰凉:“二哥^,害你的人是谁*&?”

    郭衍的脸一下子变了颜色,他垂下了眸子,一言不发&。

    “二哥*,事情刚刚发生的时候,我猜你就知道了一切&&,可是*,你却什么都不肯说,是因为你对这个人十分的愧疚&。你——早就猜到是谁吧&?!?br />
    郭衍叹了一口气,他几乎不能抬起头来看向自己的妹妹^&,其实,他知道的并不多^,是直到今天,他才敢确定心中的猜测。

    李未央缓缓地走了过去*,长长的裙摆在地面上划过**,她平视着对方*,冷声地道:“二哥,我希望你将一切都说出来,将你心头的怀疑说出来&&!”

    面对如此咄咄逼人的李未央^,就连郭衍也不禁颤动了一下。

    郭夫人充满疑惑地看着李未央,她根本不明白李未央为什么突然这样逼问郭衍&,她开口道:“嘉儿,你究竟和你二哥说什么,为什么我都不明白呢?”

    李未央转过了头&,她的声音变得极为冰冷,甚至隐隐压抑着一丝从未有过的愤怒&,她开口道:“能够让二哥如此愧疚的人,能够让他明知道一切却不肯说出来的人*,这大厅上^**,还有第二个么!”

    众人的目光全部唰地一下落在了纳兰雪的身上,纳兰雪并没有被李未央的气势吓到,她只是微微一笑道:“郭小姐的意思,是在怀疑我吗&*?!?br />
    郭夫人吃了一惊^&,忍了又忍^,终于还是按捺不住地道:“嘉儿,你这怀疑是不是也太匪夷所思了^?^*!?br />
    李未央却没有看向其他人,她只是盯着纳兰雪:“纳兰雪,每一个人做事都有自己的理由*,可是当一切的真相被拆穿的时候&,至少要有承认的勇气。怎么^,你敢做却不敢当吗^&。我刚才所说的一切&,到底是什么意思^,你心里最清楚了&!”

    她轻轻的一句话*,却令得纳兰雪呼吸一窒&*,随后静了下来&。纳兰雪望着李未央,目光之中流露出一丝笑意&,只是那笑容却是说不出的淡漠^&*。很久之后,她才开口道:“你果然是个很聪明的女子&,世上什么事情都瞒不过你的眼睛。好,那我想看看你究竟知道了些什么,说吧,将你知道的一切都说出来!?br />
    李未央深吸了一口气道:“我是以为自己很聪明,所以我才相信这世上没有人能够欺骗我,可是我现在才知道,原来我错了,从一开始你遇到我*,为我治病**,就已经是一个圈套了&。不,或许还更早一些^,从太医在我的药中动了手脚,到我的病情加重,到你遇到我,这一切不过是一场戏^,是么?!?br />
    郭夫人完全震惊地看着李未央^,就在不久之前,李未央和纳兰雪感情还是十分的要好,如同至交好友一般&,可是现在李未央口口声声的指责,让郭夫人根本就没办法反应过来。随即^,她的表情一瞬间就变成了愤怒:“纳兰姑娘**,嘉儿所说的是不是真的&^?”

    纳兰雪轻轻地一叹:“郭小姐错了*!?br />
    李未央扬眉:“我错了^,哪里错了?!?br />
    纳兰雪只是平和微笑道:“事实上早在草原之行前^*,我就已经注意到了你?!?br />
    她这样轻轻的一句话*,将整个大厅的气氛变得十分的阴沉肃杀。

    李未央的眼底闪过一丝异色*,然后慢慢地笑了起来:“原来是这样^?&!?br />
    纳兰雪静静地望着她,脸上从始至终是带着笑意的^*。

    李未央又继续说下去&,她的表情看起来十分的镇定,但此刻缩在袖里的手指也在不受控制的握紧了^,声音宛如缠绕在地底多年的种子&,挣扎着终于浮出了地面:“你替我治病,然后寻来郭家&,明明知道二哥已经娶了妻子,却还是转身就走,故意引起我对你的好奇*,诱我追踪而去&。然后,还安排了与裴徽的相识,故意和他联合起来演了一场戏&&,让我以为裴徽意图利用你来打击二哥,打击郭家&*。接着,我信以为真地去收买你^、安抚你,你接受了我的好意*,又在我面前撕毁了婚书,自然是为了博取我的信任??尚?,我竟然相信了你**,还送给你一座药堂^,这样^,你便可以名正言顺的留在大都&?!?br />
    就在李未央说话的时候,外头却突然轰隆隆的一声*^*,突然响起了雷声,惊动了所有人*&,紧接着雨水轰然而下&,像是要倾倒所有的愤恨一般。整个大厅都静悄悄的,所有的人都词穷声哑&,唯一一个说话的人,则是满腔恼怒^。

    这时候李未央只觉得心头十分的愤怒,在这个世界上从来没有人可以欺骗她*!从来没有!可是偏偏她却相信了纳兰雪,甚至她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现在还能保持这样的平静&,平静得就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般*!她的声音越发冷凝:“为了取信于我^,你确实花费了一番心机,甚至不惜让那裴徽来陪你演戏,好一出苦肉计呀,使得我主动将你留在眼皮子底下监视^^*。然后,便是五哥的受伤,甚至连那逍遥散都在你们的预料之中*,你们的计划一步一步地推动着我,让我鬼使神差地去请了你,一点点地主动去靠近你&^。这心思的把握*,分分寸寸丝毫不差,如此缜密,实在是叫我叹服&!”

    郭夫人完全愣住,她看着纳兰雪,实在想不到这一切竟然都是一个阴谋*,一个陷阱,而且这纳兰姑娘&,根本不像是这样心急叵测的人??!然而*,李未央要说的不止如此^*。

    “等你为我五哥治好了病,我自然会对你感激涕零,原本的三分好感^,也变成了八分。这时候,你再故意设计陈寒轩上门挑衅&&&,让我二嫂知道一切*,依照陈冰冰的性格,她会做出什么来,其实早就已经很明显了。你让这个丫头——”说着&^,李未央的手指指向了旁边一直不做声却面色惨白的福儿,道:“你让这个丫头在二嫂的身边不断的挑拨离间,疏远二嫂和郭家之间的关系,把我们每一个人都变成她的敌人*&!然后便可以诱使二嫂对你动手^*!我早该想到这一点^,二嫂只是驱逐你出京,她并没有想要你的性命,如果她真的想杀你,凭借陈家的财力&&,哪怕有我护卫的?*;?,你也未必能逃出生天,更何况还那么巧合^,居然让你遇见了元烈!一次一次逃脱!这世上哪有这么多巧合的事情呢^^!我真的很想知道,你是如何才能安排的如此天衣无缝*,不露痕迹*!”

    纳兰雪淡淡地一笑:“不是天衣无缝,不露痕迹,而是刚开始,你就对我产生了同情,所以你相信我^,不是么^?&!?br />
    李未央想要冷笑*^,可惜唇角还没有扬起,就变成发不出声音的一记叹息:“是,接下来就是你受了重伤,让我对你的同情一下子攀到了巅峰,与此同时&,我也就更加的怨怪二嫂*,不能原谅她*。站在我的角度&&,我本可以不参加这样的事情,可是人都有怜悯之心,都有义愤之心&,或许,你正是挑动了我那一颗心的人,以至于我完全站到了你这边,甚至一叶障目*,看不到二嫂的痛苦和挣扎。再然后^,就发生了二哥的事&*,他被人构陷,说是他杀了主帅**,又带着十万人意图叛逃。是你们逼着他回到大都,又一步步地逼着他藏回郭家?!?br />
    “哦,对了^,上次那一件事,在别院里你刚刚见完了二哥^,随即便有人搜查了那座别院,这事情做得太过明显,二嫂当然会怀疑你,误以为是你所为*。你正可以反过来利用我的多疑&&,利用郭家对你的善意,将一切推到二嫂的身上^^,说她是因为嫉妒,才会诬陷于你*。这样一来^,我们对于二嫂的耐心也就消失殆尽了^。等到二哥发现一切,知道你的委屈你的无奈你的痛苦,他当然不可能再和二嫂继续这段婚姻,等到二嫂离开&,就是你动手的最好机会,我说得对么?”

    李未央一字一字,而那福儿却像是被勾起了什么恐怖的记忆一般浑身颤抖着,呼吸一下子急促了起来*&。

    纳兰雪轻轻地一笑,就在这时候,只听见轰隆隆的一声*,电闪雷鸣的瞬间*,闪电几乎照破了窗纸&,仿佛连每一个人的心也跟着裂开了一般。倾盆大雨哗哗而下&,只听见纳兰雪的声音极为沙哑,每个字都是从齿缝里逼出去的一般:“你说得不错,可是,你有证据么*?^!?br />
    李未央笑了,笑容里是比纳兰雪更为镇定的冷漠:“其实早在太子搜查了郭府却是一无所获之后,你不就应该知道事情早已败露了么,又何必问我证据呢!?br />
    齐国公开口道:“嘉儿,你到底有什么证据&*?”

    李未央看向旭王元烈,元烈微微一笑*,从袖中甩出了一封书信,“啪”的一下落在齐国公面前的桌子上&^&。齐国公抽出了书信,仔仔细细地看完^,面色却是一下子变得极为苍白,他看着元烈&,声音有一丝颤抖道:“这……这是何物^?”

    元烈只是一笑*,眼神冰冷道:“这封书信本该在齐国公的书房被太子的禁军搜出来^,好在我及时下手,悄悄地藏起了书信*,以至于他们一无所获,你说,若是被太子发现了这封书信,郭家会如何呢&?”

    郭衍咬着牙^,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他不看任何人,也不想听见任何的声音^*,仿佛已经变成了一尊石像一般。

    齐国公的脸色是前所未有的难看&,郭夫人充满疑惑地上前看了一眼那信纸的内容,陈留公主连忙道:“究竟是什么?”

    郭夫人的声音也在颤抖&,道:“是国公爷和赫赫国君之间来往的密信,还有印信……”

    陈留公主手中的茶杯一下子摔裂在地上,声音整个都在打颤,不敢置信:“你们说的是什么*&,怎么可能&^!”

    陈灵却是明白了一切,他目光冷凝地看向了纳兰雪,冷冷道:“看来,是这位纳兰姑娘将这封书信放在了齐国公府的书房&,意图诬陷国公爷和赫赫有勾结^?!闭庋湍芙馐凸芪裁匆鄙敝魉?,甚至带兵叛逃了,这等于是昭告了天下&,齐国公府有叛国之嫌*^!

    这句话说完&*,大厅之中所有人的表情都是极端的凝重*^,每一个人都用极端陌生的眼神看着纳兰雪&。尤其是郭夫人*,她根本就不明白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个地步,所以*,她握紧了自己的拳头,身体摇摇欲坠。

    只听见李未央轻声道:“若要藏这封书信**,这个人必须在郭府,若要知道二哥藏在地道里&,这个人也必须在郭府!往日里书房守卫森严,寻常人很难得手&。而事发之时*,太子带着人来搜查刺客,所有的郭家人第一个念头就是要去?;ざ鏭,绝不会想到有人会趁乱在书房藏下这封书信&,以至于给了纳兰雪可乘之机。她正是趁着这个机会&,将书信藏在了书房&,意图让禁军找到!我们所有人的心思都在二哥身上,没有人会注意到她的举动,这就是最大的漏洞。我之所以不怀疑二嫂,是因为她并没有机会这样做,因为她早在数日之前就离开了郭府,试问她如何藏下这封书信呢!能够这么做的人^,只有纳兰姑娘一个了!”

    李未央说到这里,声音已经是冰寒到了极点。此时窗外的风雨像没有明天一般的肆虐着,豆大的雨点敲打着窗户纸^,让人觉得下一刻那风雨就会破窗而入。这个夜晚*,整个大厅陷入一片死寂,空气变得彻骨的冰寒&,所有的人都久久不言。

    突然的,纳兰雪笑了起来,笑声悠然*,接着一点点变成了自嘲&,冷笑^*,最后是放声大笑,所有人都向她望了过去,只见到纳兰雪笑得几乎都坐不住了。

    ------题外话------

    纳兰姑娘不是来报仇的&,你们猜错了,还有^,我很喜欢纳兰雪,目前为止所有人物里^,我最喜欢的就是她了&,你们这些渣渣^,不会明白我的忧桑&,不理你们╭(╯^╰)╮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庶女有毒245》,方便以后阅读庶女有毒245 殊死一搏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庶女有毒245并对庶女有毒245 殊死一搏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庶女有毒245^。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