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2 大闹一场

    郭夫人守在儿子的旁边,眼泪一滴一滴落在了他的脸上,李未央只是沉默地在一旁看着,心头有点后悔,如果当初元烈那一株人参留下&,可能郭衍不会有生命危险。虽然她也知道对于目前的郭衍来说*&,人参是无济于事的&,可总还是聊胜于无。就在这时候,门外突然有人禀报道:“夫人*,陈家送了百年赤芝来?!?br />
    郭夫人愣了一下,随即看向了李未央。李未央静默片刻*&,才轻声地道:“拿进来吧*?!?br />
    婢女应了一声^&,随后便将一个红色的锦匣,着两个人毕恭毕敬地抬了进来。李未央瞧了一眼*,向郭夫人道:“母亲,二嫂送来的这一棵百年赤芝十分罕见,我曾听人说过上了百年的赤芝和千年人参一般是可以续命的&?!彼婕此誓茄就返溃骸岸┯忻挥兴倒?*,这东西是给谁的&?”

    婢女恭敬回答道:“禀小姐,陈家的人放下灵芝就走了,没有说起到底要送给谁^?!?br />
    郭衍那一日的所作所为,已经和陈冰冰断绝了关系,她此刻送了这灵芝来^,是对纳兰雪致歉,还是对郭衍念念不舍呢^*?这恐怕只有她自己才知道了&。郭夫人看了一眼床上的儿子**,叹了一口气道:“那么依嘉儿你看&,这件事情能怎么办呢*?咱们能不能相信她^?”

    李未央淡淡一笑:“二嫂有时候会犯糊涂&,但也是人之常情,这灵芝是送来救命的,咱们没必要和自己过不去,当然要让病人服下?!?br />
    郭夫人轻轻皱起了眉头:“大夫已经说了*,衍儿的伤他没有什么法子,不过是拖得了一日算一日,就算是有了这灵芝也是没办法救命的*,你将灵芝入药让纳兰姑娘服下吧?*!?br />
    李未央看着郭夫人,眸子里有一丝吃惊*^,不由开口:“母亲,那二哥他……”

    郭夫人摇了摇头*&,眼眸里是难得的坚持:“灵芝对于你二哥没有多大的用处,可是对于纳兰姑娘却是可以救命的^^,所以我才会让你将灵芝喂给她^。若你二哥现在还保持清醒,他也会这样做的,这是我们欠人家的^**,我不能让衍儿不甘心,为了这欠人的性命而耿耿于怀,嘉儿,你说我做的对吗^?”

    李未央看着郭夫人*,却见到她美丽的面容之上满是忧愁&,而眼睫也沾上了泪珠&,轻轻叹了一口气道:“母亲说得是,女儿这就按你说的办?!彼底潘愿郎肀叩恼栽陆饬橹ニ腿ジ衫佳?。

    陈家的百年灵芝只有一株,而且效果显著&,第三天的早晨*&,纳兰雪竟然就情醒了&&。李未央去看望她,纳兰雪倚在床上,声音微弱:“我又给郭家添麻烦了*,是不是&&?”

    李未央笑了&,只不过这笑容之中,却有几分连她自己也说不清的复杂&,眼下这件事情&,她总觉得很是古怪,冥冥之中仿佛有一双手在推动整件事情的发展。不只是纳兰雪,郭衍^&,自己,还有郭家的每一个人,仿佛都在那人的算计之中?&^?醋叛矍懊嫒葶俱驳哪衫佳?,李未央不愿意多说什么&^,声音轻柔:“母亲已经有了关照下来^,吩咐我一定要好好照顾纳兰姑娘^,等你痊愈之后^,再送你回去?!?br />
    纳兰雪摇了摇头道:“是我自己太过任性了^^,一离开大都就发生这么多事情&,可见那裴家人是不肯轻易的放过我。若是我早听郭小姐的劝告*,继续留在大都,可能……”说着,她的手已经附抚上了自己的面颊。

    李未央看到这一幕^,便知道纳兰雪是早已知道自己面容被毁了的^,便出言安慰道:“纳兰姑娘自己就是一位名医,定然知道伤疤想要痊愈得要一年半载的,说不定过些日子纳兰姑娘的容貌……”

    纳兰雪失笑道:“相貌这种东西*,我向来就不在意,所谓女为悦己者容^,现在我还有什么人要去愉悦呢?”她这样说着^&^,神情之中有说不出的落寞。

    李未央心头一动,看着她道:“纳兰姑娘*,你对治疗剑伤可有心得吗^^&?”

    纳兰雪眼神之中露出了疑惑*,道:“不知道郭小姐所说的剑伤是伤在哪里?”

    李未央咬了咬牙,他们请来的大夫都说郭衍没救了*,只不过是拖得了一日算一日,而他胸口的剑已经拔了出来,但伤口已经溃烂,若不及时诊治*,只怕郭衍就要英年早逝了*。李未央对郭衍没有什么感情&&,反倒有几分不满,但她不愿意眼看着郭衍和纳兰雪一对有情人就这样天人永隔,她沉思片刻开口道:“纳兰姑娘&,你现在生着病&*,等过两日我再与你说?!毕M芑鼓芗绦狭饺瞻?**&。

    李未央这样想着&,便站了起来,纳兰雪却突然拉住了她的手,李未央一震:“纳兰姑娘,你还有什么需要吗?”

    纳兰雪定定地看着李未央,她那双眼眸十分的清澈^^&,几乎要望到李未央的心里去&。被这样的眼神看着,李未央不禁苦笑道:“你真是冰雪聪明,受伤的人就是我的二哥&,而且这剑伤还在胸口&^,所有的人都说他命不久矣。纳兰姑娘*,你是不是想要去见他最后一面?”

    纳兰雪的面色刷的一下变了,紧紧地攥着她的手道:“带我去见他?*!?br />
    李未央为难地看着纳兰雪,纳兰雪连忙道:“我自己的身体我很清楚,不过是因为一时撑不过去才会昏迷不醒,有了灵芝足可以替我调理好身子,是不会有什么大碍的。你放心,先让我去看一看郭衍^?!?br />
    李未央点了点头,然后吩咐旁边的婢女替她穿上衣裳,这才吩咐人扶着纳兰雪向郭衍的房间走去^。纳兰雪每走一步身体都在摇晃&^,脸色十分的苍白^&,额头上也有豆大的汗珠溢出,可她还是一言不发,咬紧牙关,死死地抓着婢女的手,一步一步向前挪着。

    李未央看到她这样,心头不禁感慨,什么样的感情^,才会让人罔顾一身的伤痛?昨日大夫还说纳兰雪姑娘最少要有一个月才能下床*,可是眨眼之间^*,纳兰雪已经能够站起来^*&,这是需要极大的意志力的&。

    因为郭衍伤重不治,郭家的其他人都在外室坐着^^&,他们都在静静等待着^,可谁都没有想到纳兰雪会出现在这里。见到她的时候,众人的面色都是一变,陈留公主喃喃地道:“纳兰姑娘,你这是……”经过了那天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真相,更知道这纳兰雪就是曾经被郭衍抛弃的未婚妻&&&。

    齐国公面色一动^&,他看着纳兰雪道:“纳兰姑娘^^,你是来见衍儿最后一面的吗^*?”

    纳兰雪咬牙:“齐国公,我是一个大夫*,若是有最后一丝希望^*,我都不会放弃的,请让我见一见他?^!?br />
    齐国公和郭夫人对视了一眼,郭夫人眼眸中流露出恳求之色,齐国公才点了点头:“你去吧^,不过你现在的身体也很不好*^,要多加小心,不要强撑着*?!?br />
    纳兰雪便由丫鬟搀扶着进了内屋&。郭夫人看着李未央,不禁责怪道:“傻孩子,我知道你心急衍儿的伤势,可是纳兰姑娘自己都是重病人——若是有个万一,咱们的苦心就白费了**?!?br />
    李未央叹息一声道:“母亲,若是二哥还有救&*,纳兰雪自然会尽到最后一丝努力*,若是没救了,她也希望能够见到二哥最后一面。若是咱们一直隐瞒着她*,秘密将她送回故乡^*,将来有一天她知道了真相*^,难保不怨恨咱们过于狠心了?!?br />
    郭夫人听完这一番话&&,眼泪不禁打湿了衣襟。齐国公搂住了郭夫人的肩膀^,柔声道:“夫人不要难过,这也是衍儿的命数?!逼涫灯牍睦镒钗咽艿?*,就是当年没有坚拒陈家的婚事^&&,虽然他也知道若是拒绝了陈家的求婚,郭家会面临极为恶劣的境地&,但是现在眼看着自己心爱的二儿子就躺在床上,奄奄一息,齐国公也不禁悔恨莫及。

    郭夫人再也忍不住^,扑倒在齐国公的怀中^^,大声地哭了起来。

    陈留公主也是眼泪滚滚而下&,江氏连忙递上了帕子*,柔声地劝慰道:“祖母,你的身子也不好,不要过于悲伤,说不定二弟还有救的?&*!背铝艄鞒渎<降目醋拍且坏婪棵?。此刻众人的目光都紧紧地盯着那道门*,生怕纳兰雪走出来,告诉大家的是一个坏消息。

    半柱香之后,纳兰雪才被人搀扶出来^,她看着众人^,目光却是轻缓的,开口道:“郭衍还是有救的&,只不过一定要按照我说的方子去做?!?br />
    众人一听这话,眼中都迸发出惊喜&,尤其是郭夫人,更是双手合十*,连声道:“阿弥陀佛,佛祖保佑?**!彼底潘呱先?,握住纳兰雪的手道:“纳兰姑娘&*,多谢你了?&*^!?br />
    纳兰雪淡淡一笑&,面色极度苍白,可是那神情之中却是有着安慰的*。

    李未央看在眼中,不禁也松了一口气&&。郭夫人若是刚才自私自利,拿着灵芝去救郭衍^,恐怕一个都活不下来……如今这样,反倒是她善有善报。事实证明^,李未央将事情想得太过简单^,郭衍伤势过重,绝非纳兰雪说的那么轻松就没事&。接下来的整整两个月,郭衍都躺在床上&,经常高烧不退,胸前缠着厚重的纱布**,为了防止他忍受不了胸口的疼痛,纳兰雪还把他的双手缚在了床头上,以防他抓伤自己,加重伤势&。如今纳兰雪自己还是个病人^,所以她必须咬紧牙关,利用全部的意志保持清醒,为郭衍进行种种的诊断和救治&,此刻她没有崩溃的权力,只能用尽全部的心力去救活郭衍^,她心中只有一个念头,就是让郭衍活下去*。

    在这段治疗的过程当中^,李未央眼睁睁看着纳兰雪明明自己都要倒下去,可却始终都不眠不休地陪侍在郭衍的旁边&,甚至包揽了一切看护的工作。这样的工作十分艰难,郭衍虽然一直昏迷*,可却挣扎得很厉害*,以至于纳兰雪在喂药和敷药的时候&,经常被他打翻了药碗&。

    李未央从始至终看着这一切,心头不禁感慨,纳兰雪的身体她很清楚^,除了满身的伤口还没有痊愈之外&^*,她脸上的伤口更是不能见风*,可是她偏偏为了郭衍&&,没日没夜在这里照顾着,仅仅是因为她是一个大夫吗^&^?李未央摇了摇头,若是仅仅为了如此,纳兰雪的脸上不会有那种强制压抑的狂乱&,何况她做到的远已超过一个大夫该做的范围。

    在昏迷之中的人,往往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每次到了喂药的时候^,郭衍挣扎的特别厉害*,众人束手无策,却见到纳兰雪一言不发的端过碗来,一口一口的含入自己的口中,再一口一口对入郭衍的嘴里,她那样专心致志,甚至是近乎虔诚&,不但震慑了所有的人,甚至连郭衍都渐渐的安静下来。这个屋子里,不仅有陈留公主&,有郭夫人&,有齐国公,还有郭家其他的公子们,可是纳兰雪却像是全然不在意。所有人都在看着她,她却依旧一口一口将那一碗又一碗苦涩的药汁喂入他的咽喉。

    李未央读懂了她的心意,她一直苦苦压抑着对郭衍的深情,苦苦控制着对郭衍的爱,若是换了自己,恐怕早已经将郭衍恨到了骨子里^??墒悄衫佳┤匆谰砂潘鸮^*,甚至于**,到了这个地步还是不肯放弃*^^&。但是在众人的面前,纳兰雪从来没有表露出丝毫的情绪^,仿佛对待郭衍她只是一个尽职尽责的大夫。郭夫人再也忍不住了*&,她快步走了出去*。然后郭家的其他人也都一个一个静静退了出去,将这间屋子留给了这对苦命的情侣。

    李未央走到了郭夫人的身边,声音十分温和:“母亲,不要难过,一切都会好起来?!?br />
    郭夫人失声大哭起来,不光是郭夫人*,就连一直默默看着一切发生的阿丽公主,都忍不住哽咽着道:“纳兰姑娘太可怜了**,我从来没有见过她那么好的女孩子*?&!?br />
    李未央看了一眼阿丽公主,神情复杂:“公主*&^,纳兰雪的确是一个好姑娘*,她的遭遇也很让人同情^,但是……”

    郭澄叹了一口气道:“但是她和二哥没有缘分?!?br />
    阿丽公主猛地抬起头,驳斥道:“为什么*?二少夫人不是已经离开了郭家了吗?而且二少爷已经和她断的干干净净了*,将来他不能迎娶纳兰雪吗^^?”

    郭夫人听着她天真的话,面带忧虑地摇了摇头,“阿丽啊&*,你真是个傻孩子,这世家之间的婚姻哪有说断就断的,不光你傻&,衍儿那孩子也是傻^&。虽然他用这一条命还了陈冰冰的情,可是郭陈两家的事情可以这么简单的结束吗&*?”

    陈留公主不断地叹息着^&^,她旁边的江氏也是面上带了无穷的惋惜&。阿丽公主左看右看*,她实在是想不明白,既然陈冰冰已经回去^^*,就是和郭衍断绝了来往*。这桩婚事应该就此作罢了,为什么他们还要这样说呢?

    郭敦一拳头打在了梁柱上&,神情痛苦&。齐国公则一直一言不发&^,静静坐着,老僧入定一般^^,对他们的话语毫无反应。

    就在此时^,却听见外面有人禀报道:“国公爷,陈家来人了?!?br />
    该来的总是会来&,齐国公叹了一口气道:“我去看看吧^&?&^!彼姑挥凶叩矫趴?,郭夫人却突然道:“不&!这件事情是郭家的事&,我们都应该去听一听,看要怎样才能解决这个问题!”

    齐国公一愣,随即看向自己的妻子,一时之间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见她神情坚定&^,他最终只是点了点头^,郑重地道:“好*^,有什么事情我们一起解决吧&&&?!?br />
    客厅之内^*,陈家的人也是面若寒霜,陈玄华看着自己的父亲陈灵,不禁开口道:“父亲*,这件事情恐怕没有表面上看去的那么简单?!?br />
    陈灵如今位列礼部尚书^,正二品的官员*,平时为人十分的冷静自持,可是事情牵扯到了自己的嫡女陈冰冰,他不得不亲自来一趟。他看了自己身边的儿子一眼*,却是做了一个手势,淡淡地道:“你不必多言,看齐国公如何解释此事吧?!背路蛉嗽蛞恢痹谂员卟磷叛劾?,勉强压抑着心头的愤恨&^。

    郭家的人到了,原本一直默不作声的陈寒轩突然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快步走了上去,目光冷厉如刀*,神情也是极为愤怒:“你们究竟对我大姐做了什么?”

    齐国公面色就是一愣,旁边的郭敦已经冷冷接口道:“做了什么?应该是你大姐对我家做了什么才对!”

    他这句话说完,齐国公却眉眼冷漠^,声音严厉:“还不住口!长辈都在这里,这里哪儿有你说话的份儿?”这句话,不仅是在斥责郭敦也是在含沙射影陈寒轩的无礼在先。

    陈灵当然听明白了^,他一挥手道:“寒轩,回来坐着&&!”陈寒轩咬牙,他的右手已经不能用了,所以一直是用左剑。正因如此,他始终认为自己犯下的错已经偿还过了*^&^,再也不欠他们郭家什么^,才可以理直气壮地站在这里和郭家人理论。听见自己的父亲一声冷哼,他面上露出一丝狰狞的神色^,却强制压抑着*,退后了三步^。

    齐国公看着陈家的人,语气有几分冰冷,他慢慢地道:“无事不登三宝殿,有话就照实说吧&?!?br />
    陈夫人一下子站了起来*,她看着对方^,深吸了一口气才道:“出了什么事?你们还有脸问这样的话!我将一个好端端的女儿交给你们郭家,可你们又是如何对待她的?那一日她回去之后,整个人都是痴痴呆呆&&^,问她什么也不肯说!我要带着她来郭家理论,她却是死活不肯!不久前竟然还悄悄的取了那在库房之中存放了百年的灵芝,我派人一打听才知道,她竟然是送来了郭府^!这一连串奇怪的事情已经叫我们心中起了疑,她昨天晚上竟然又突然上吊了*^*!”

    齐国公一听^*,顿时脸色变得很难看,脱口道:“现在呢?如何了?”

    陈夫人伤痛地摇摇头:“好在丫头及时发现,她被人救了下来,如今却是整个人陷入昏迷中,呓语不断,却不知道在说什么?!?br />
    李未央叹了一口气*,还好,陈冰冰还活着。

    郭夫人听到这句话,一脸的惊骇,张口想问什么,却说不出话了,久久才干涩并困难地迸出一句道:“所以,今天你们是来兴师问罪的^?”

    陈夫人咬牙道:“是,我们是来讨一个说法^&!她一直反复叫着郭衍的名字*,她一直想要做你们郭家的好儿媳妇,为什么你们要这样的对待她?不给我们一个说法,今天我是绝对不会离开的!”

    郭夫人的心被巨大的痛苦狠抽了一下^,心中所有的愤怒,忧心^,煎熬^&,彷徨等种种情绪都有了发泄的对象,她大声地道:“你们有什么资格来质问我们,当初这们亲事不是你们逼着迫着,才成功的吗?”

    陈夫人没想到对方半点歉疚的意思没有,反倒追究起旧事来*,不禁勃然大怒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李未央走上前去,轻轻地托住了郭夫人的胳膊,柔声道:“母亲,不要动怒^,有什么话,坐下来慢慢说也好?!?br />
    可是陈夫人却是大怒*,声音如珠玉一般滚滚而出:“你们郭家都是凶手,是你们将我的女儿害成这样,竟然还有脸来责问我&&*?”旁边的陈灵连忙拉住了她,低声道:“夫人,有什么话咱们慢慢说&,你为何如此的激动**?”陈夫人平时是一个镇定温柔的贵夫人,可是此刻她已经顾不得许多^,想到女儿一副奄奄一息的模样,她的心头就是无比的痛苦^^。

    她扭头,劈头盖脸地对着陈尚书就是大声的地怪责:“都是你^!我都说了郭家这门亲事不能结的*,你却偏偏帮着女儿非要嫁进来。现在你看&^&,这些人是多么的冷酷&,多么的无情^!他们竟然装出一副毫不知情的模样**,咱们好生生的女儿就要让他们这样糟蹋吗^?亏你还是朝中重臣,难道就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女儿这么被人糟践吗^?女儿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是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陈灵拿着撒泼的夫人无奈*,一个眼神示意*,陈玄华这才如梦初醒地走了上来*,很费了一番功夫,到底是把陈夫人架离了陈灵身边,而陈夫人还在那儿失声地哭着:“你们郭家不给我一个交代,我是绝不会轻易离开的^!”

    这番话提醒了郭夫人和陈冰冰之间种种前所未有的冲突,郭夫人的心一酸^,想到至今起不来床的儿子&,当下驳斥道:“这一切还不是因为你女儿而起的!天下的男人何其多&^^,你女儿偏偏要喜欢我的儿子,他早已经有了未婚妻^,可你们却用郭陈两家的联盟来威胁*&*,非要将女儿嫁进来。到底谁才是罪魁祸首?谁才是仗势欺人*^?谁才是不分青红皂白*^*,扑上来就咬人的疯狗*^?”这些刻薄话是郭夫人决计不会在平日里说的,连李未央都震惊地看着她^,更别提别人了。

    郭夫人的涵养一直很好&,哪怕陈夫人在这里当众撒泼&,她也不至于说出这样的话来^*,李未央转念一想也就明白了&,郭夫人这些天以来对纳兰雪的内疚累积到了极点,像纳兰雪这样的姑娘,若是不够漂亮,不够善良&&^,不够善解人意,不够隐忍……郭夫人是不会这样的难受的*&。

    她已经失去了一个很好的儿媳妇^*,接着又差点失去了自己的儿子**,如今这陈夫人还上门来,咄咄逼人的指责*,说到底&&*,这桩婚事难道不是陈家逼着郭家去结的吗?两家人都有错,可是陈夫人今日所为,却把所有的过错推到了郭家身上,实在是过于苛刻了*。

    陈夫人像是不敢置信,她看着郭夫人,瞪着她,意识到对方是根本不想挽回这桩婚事*,陈夫人眼中突然出现一丝惊慌&&,好半响她才低低的&,暗哑的,几乎有些害怕地迸出一句^,“你,你疯了不成^*?”

    郭夫人冷笑了一声^,突然走近了*,盯着她,仿佛要将她看穿一般:“从头到尾*,我们郭家做过什么对不起陈家的事吗**?我没有^,衍儿没有,郭家每一个人都没有对不起你的女儿,可是她呢?她今天落到这个下场^,你有没有问过她*^,究竟做了什么*?难道都是我郭家的不是,她没有半点的过错吗?这些日子以来&^,我对她百般容忍!当年正是你们用这交情作为胁迫,硬生生逼着我的儿子*,抛弃了他心爱的女子^^&,毁了婚姻之盟^,做了一个背信弃义的人*,若非如此^&,他也不会在新婚不久&**,就离开大都去镇守边疆&&,我已经失去了一个儿子,现在你们还口口声声的来指责我,到底是谁不可理喻,我们郭家吗?哼,真是滑天下之大稽?!?br />
    陈夫人张口结舌地看着她,再看看四周鸦雀无声的众人,不禁哑然&^&,很快又歇斯底里起来:“陈灵*,玄华^^,你们为什么都不说话?竟然任她这样黑白颠倒,嚣张跋扈的来批评我们陈家&!”

    郭夫人闻声&,只是静默地看着她道:“因为我们两家造成的悲剧*,就近在眼前*?*!?br />
    陈夫人震撼了一下,企图集中起全部的力气反驳对方的控诉:“你说什么失去了一个儿子?他好端端的在边境呆着&,可我的女儿已经躺着爬不起来,说不准就要……”她望着对方*,那个死字在嘴边说不出来,终究咬紧了牙&,颤声道:“这婚事难道不是你们郭家也答应的吗?”

    郭夫人冷冷地一笑:“是啊,所以咱们两家都是有罪的,我们拆散了一对有情人*,所以如今遭受的一切,都是我们咎由自取,罪有因得。真正该说对不起的^&^,郭家只对不起纳兰姑娘一个人而已?^&!?br />
    陈夫人一下子坐到在了椅子上,几乎是震惊地看着郭夫人:“难道你要为了一个小贱人*,就这样抹杀了咱们两家多年的情谊?”

    郭夫人面色煞白,声音一下子更加冰冷:“陈夫人,请你的嘴巴放干净点^,不要玷污了陈家百年的清誉!”

    陈夫人咬牙道:“难道不是吗?那位纳兰姑娘又是什么东西*&?她有什么跟我女儿相比?”

    李未央听到*,心头冷笑*&,陈家人也许高贵,看不起纳兰雪的出身寻常^^*,以至于他们觉得郭衍本就应当属于陈冰冰的,纳兰雪就是该死&,所以她失去自己的姻缘失去自己的生命都是咎由自取*,而与陈冰冰无关^,这样的逻辑真是够强盗的,但是陈夫人却说得这样的义正言辞&,这样的毫不犹豫。

    齐国公开口道:“陈尚书,这件事情我暂时没有心情来和你讨论。至于你的女儿……”他看着陈灵^*,略带歉意地道:“这桩婚事,怕是要就此作罢了**,我会让衍儿写一封和离书*^*,亲自送到陈家?!?br />
    陈夫人听到这一句话^,所有的剑拔弩张都化为崩溃&^*,脆弱的泪水止不住的流淌下来,她大声地道:“你们为什么要这样狠心?我的女儿哪里不好^^?竟然要和离^*?”

    其实陈冰冰这样的所作所为,就算是郭家要休了她,也没有什么不对&^&,但是齐国公不愿意将事情闹得太僵,也不愿意让陈冰冰无路可走,若是和离&^,凭借陈家的权势&^&,她将来还能再寻一门好的亲事嫁了*,也不至于耽误她的终身^。

    陈尚书目光冰冷地看着齐国公,刚才他的夫人如何叫闹,他都没有阻止**,想来心头也是支持的,虽然那位纳兰姑娘身世也是十分的可怜,感情经历更是坎坷,可是家族就是家族,利益就是利益,郭陈两家的联盟,不光关系这郭家^,也关系着整个朝政^&,他绝不希望仅仅因为一个乡间女子^,就这样让两大家族的联盟土崩瓦解。

    他慢慢地道:“郭兄,我希望你能够慎重的考虑此事,若你真的这么做*,是不是能够挽回过去的一切呢?你郭家一生清白,这一次的事情,只是不幸的意外,难道你希望两个家族就这样破裂,让人有机可趁,这就是你要的吗^^^?”

    这话说的冷静,却让一屋子的人都怔住了*。

    齐国公叹了一口气&,正在这个时候,陈夫人心头涌现出千万个念头,她突然站了起来^,踉踉跄跄地走到了郭夫人面前,怔怔地望着她,接着悔恨唾弃起来:“亲家&,都是我的错,不要因为我的失礼而随便的说出和离两个字&,冰冰是多么的爱郭衍啊。这件事情我们都是看在眼里,这两年来她不知道做了多少的努力^^,从前她不喜欢勉强自己,我们总是宠着她,爱着她^,护着她,可是嫁到了郭家,一举一动都在讨郭衍的欢心,讨你们郭家每一个人的喜欢&*。前些日子她还回来对我们说*,要为郭家收养的小少爷*^*,请一个习武的师父,甚至要让他的弟弟寒轩亲自教导&,她这样的一番苦心&&*,难道你们都视而不见吗?她是认真的想要做一个好儿媳妇^,为什么你们就是不肯体谅她吗*?难道那个纳兰雪真的就这么好,让你们都看不见我女儿的好处吗?”

    李未央叹了一口气,此刻的陈夫人,已经不是刚才那个剑拔弩张上门问罪的贵夫人*,她只是一个泣不成声的母亲,这样的一幕不是让人不动容的,纵然她铁石心肠也会有所感动*,&。只不过今天发生的一切,陈冰冰都是有责任的*,若说在婚前她不知道一切,还能够说自己是无辜的,可是她现在明明已经知晓*^^,还对纳兰雪下这样的毒手*,真是做得太过分*。若非如此^。郭衍根本就不会做出与她决裂的事^,更别提他情愿压伤自己的性命&,也要和她断绝了关系。

    郭夫人是了解自己的儿子的,从郭衍做出那个举动开始,她就明白,他是不预备再和陈冰冰破镜重圆了^。想到纳兰雪……郭夫人看着陈夫人,摇了摇头道:“抱歉了,夫人,这件事情恐怕是难以挽回了&&?&^!?br />
    陈寒轩勃然变色,怒声地道:“你们郭家人^*,真是都疯了!你们知不知道这样有什么后果&?”

    李未央瞧了陈寒轩一眼,第一次开口道:“陈公子,这里都是长辈,没有你说话的地方,请你保持缄默为好,尤其上次那件事情,咱们还有账没有算清楚呢^?!?br />
    陈寒轩眼皮一跳,他看着李未央&&,声音冷凝:“你说什么^,我不是已经……”

    他的话还没有说话^,却听到李未央冷笑了一声道:“是啊,你已经不再使用你的右臂了,可是你现在还有左手剑,那我五哥呢&,他也像你一样吗?他这辈子都不可能再举起刀剑了,你要如何的偿还他?”

    旁边的陈玄华面颊微微抽搐着,压抑着内心潮水般的激越情绪,望了李未央一眼&,也不禁黯然:“我知道这件事情都是寒轩的不对,是他太过于疏忽大意&^^,以至于让别人有了可乘之机,再加上他又是个十分倔强的孩子**,根本就不懂得怎么向人道歉,所以,我上次才带他登门,希望能化解你们心中的怨恨和不平,可是我没有想到&,仅仅是因为这些怨恨&,你们就将一切怪责在我长姐的身上**?!?br />
    李未央摇了摇头*,语气平淡道:“二嫂所做的一切,她自己心里明白&&,郭家人可曾因为陈寒轩的事情&,迁怒于她?若是真的如此&,早在刚刚出事的时候,她已经没办法在郭家立足了*&^,可是我们一直对她一如既往^^,从不曾有半点对不起他她的^。关于她自尽的原因^,你们可以回去问一问二嫂,看她究竟对纳兰姑娘做了什么,对二哥做了什么*^,对郭家又做了什么&&&!?br />
    听李未央这几句话说的古怪&,陈灵的面色就是一变,他疑惑地看了一眼陈夫人^^,而陈夫人也同样是不解,李未央为什么会这么说呢*&&?陈夫人上前一步道:“郭小姐,请你把话说清楚?!?br />
    这样冥顽不灵,李未央眸子里一丝厌恶快速闪过&,剩余便是宁静:“很多事情没有办法说清,你们只要知道,郭家人并没有半点对不起二嫂的,而她上吊并不是因为我们逼迫他*,也不是因为二哥要与她和离,最重要的原因是因为她内心感到了愧疚。一个人若是没有做错事,她又何必愧疚呢,或许问二嫂问不出来,你们大可以问一问她身边的那个丫头福儿&&^,看她究竟是受了什么人的挑唆*,竟然会教唆二嫂去做一些无法换回的事*?!?br />
    李未央早已怀疑了福儿&,可陈冰冰从头到尾都护着福儿,以至于到了这个地步,李未央倒是很想知道,陈家人究竟会如何处理。

    众人听到这里,忽然都是心中一跳^,陈尚书和齐国公对视了一眼,随即&*,陈灵开口道:“好*^,这件事&&,我们一定会调查清楚的*,郭小姐,若是今天你有半句谎言……”

    李未央竖起三指,冷声道:“若是我郭嘉今天有半句谎言&,黄天厚土在上*,叫我万箭穿心,永世不得超生?!?br />
    郭夫人听到这一句,连忙跺脚道:“你这个傻丫头^,为什么要发这么毒辣的誓言&?!?br />
    李未央慢条斯理道:“若非如此^,尚书大人怎么会相信我呢&?!?br />
    陈灵咬了咬牙&^,不再多言,吩咐身边的人道:“咱们回去,把事情问清楚了?^^!彼底?,他已经快步地走了出去*,陈夫人擦了眼泪也匆匆跟了上去。陈玄华满面寒霜,陈寒轩则冷哼一声,也都一前一后离去。

    齐国公看着陈家人离去的背影,却是摇了摇头道:“郭陈两家的联盟*&,算是彻底完了^&?*!?br />
    陈留公主望了自己儿子一眼&,也不禁黯然^,叹息了一口道:“所谓前人栽树,后人乘凉*&&。咱们这些做长辈的,当初没有坚持自己的立场,硬生生拆散了一对有情人^,以至于如今,这一场怨恨已经越结越深了,咱们都是衍儿的亲人,可是却没有办法帮他^^&*,甚至只能看着年轻人流淌血泪*,付出自己的性命*,实在是惭愧??!”

    众人对望一眼^^,都能从彼此的眼中看到懊悔与歉疚,郭夫人更是心如刀割:“这件事就到此为主吧,我不会再让陈冰冰进门的,我们两家的事情&,应该由长辈们去解决,至于他们的感情就交由他们自己*,我只希望今后能够不要再发生后悔的事&^*,也不至于蓦然回首,物是人非*,悔恨莫及&!”

    郭夫人这样说着*,齐国公已经明白了郭夫人的心思,他叹了一口气*&&,走到郭夫人身边道:“夫人,这一切都不怪你*,只怪世事弄人!?br />
    李未央见郭夫人泪眼朦胧*,不禁摇了摇头,面上的神情却更加的复杂了*。

    在纳兰雪精心的照顾下*,郭衍终于能够睁开眼睛^,发出声音&,虽然他开始的时候说出来的声音,都是那么破碎,暗哑**,但是他终究还是活过来了。而且&,逐渐的能够勉强开始行走,虽然每走一步都是那么的吃力。最终^,他能拆开纱布了*,胸前的伤口已经开始结痂*,一点一点的痊愈*&*。

    而纳兰雪的身体也康复了*,可是她的脸却留下了一副可怖的烙印,尤其是左脸之上,有两道扭曲的疤痕^,终其一身*,疤痕将如影随形,时时刻刻提醒她^,她的容颜已毁&*。

    如今郭家人已经能够诚实地面对纳兰雪^^,郭夫人向她再三保证*,陈冰冰不会再成为她和郭衍之间的障碍,只要纳兰雪有心,她就可以留在郭衍的身边?&?墒悄衫佳┤床皇钦饷聪氲?,纵然郭衍依旧对她一往情深,可是她却已经自惭形秽,如何能够一如往昔从容的对待他,每当午夜梦回的时候*,她赫然意识到,自己的这张脸^^,已经毁了*。所以她情愿保留过去的那一段美好的回忆,对待郭衍的态度,也是十分的冷淡^,就像是一个普通的朋友*&&。

    晌午^^,旭王元烈轻轻地走进了小院之中,两个婢女正坐在走廊尽头的台阶上,小声的说话,见他出现,都是一惊&,赵月瞧见^^,立刻做了一个手势,那两个婢女悄悄笑着,却是同时垂下了头去。元烈已经掀了帘子^,走了进去^。

    在这光影里,一个女子坐在床边,长长的黑发像瀑布一样散着,她闭着眼睛,仿佛是在倾听窗外的箫声&&&。元烈走过去,脚步很轻&,午后的阳光照在李未央的面上^,使得睫毛和鼻梁上落下了淡淡的光影&,她的面容显得平静而柔和,让人不禁就是心中一动。

    元烈坐在她的旁边,静静凝望着她*,眼中变得十分的柔软,李未央突然转过了眸子,看见了元烈,点漆眸子有了沁人心脾的暖意:“我让你去查的事情,你都查清楚了吗&^?”

    元烈看着李未央,清冷眉梢松了一分:“是的,我都查清楚了。这份密报上面记载了你需要的一切,可是你真的确定自己想看吗?”

    李未央看着他^,神情顿时僵住了,阳光如雾^^,照的李未央的容色十分的清冷,五官更是明亮*,只不过此刻&^,她的眉梢眼角却蕴藏着道不完的复杂之色&&*。

    元烈微微一笑&^,琥珀色的眸子越发动人心魄,竟有一丝妖娆,只他看着李未央的时候心中多了些怜惜,还没有说话,已经手臂一伸^,将她紧紧的抱住。

    那坚毅如铁般的手臂&,轻轻拢在她的肩头*&,便能感觉他温暖的呼吸落在她的发际^,李未央享受着这份关怀和温暖,喃喃地道:“为什么确定我不想看呢&&?”

    元烈挑起了眉头,唇从她的发间擦过,有着清冽的滚烫*^*,道:“没有什么,只是一种感觉而已?!?br />
    李未央的嘴唇动了动&,似乎想要说什么,终究没有说出来*&。

    “在我来说,我情愿你能够单纯的活着&,没有勾心斗角,没有疲惫伤神*,让我为你撑起这一片天空,使得你不再孤单,不再难过^,不再需要算计,好不好^?”

    李未央望着他,微微一笑道:“可是很多时候^&,我不喜欢躲在别人的背后*,我需要的东西,要亲自去拿,去夺?!?br />
    元烈不再回答,他静静地望着她的面容,很多时候他都是如此认真地看着对方&。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告诉自己^,一定要?;ぱ矍罢飧鋈?,让她开心&&,让她放松,让她舒缓,让她不再担忧,不再孤单。他轻声地道:“所以我还是将这密报带来了,看不看&,决定权在你手里?^*!彼底潘丫徽疟”〉男偶?,塞进了李未央的手中。

    李未央攥紧了那张信笺&,却是轻轻的一叹。元烈的面容因为背光的缘故看不清晰,只是那一双琥珀色的眼睛&*,十分的深邃而明亮^,收敛起平日的笑容之后,反而呈现出一种迷离的色彩,他轻声地道:“你听这箫声,多么的美^^!?br />
    李未央微微垂眸,须臾才抬眼,眼眸宁静无波:“那是二哥在吹箫?!?br />
    元烈看着李未央的神色,心头一动道:“看来他真的很喜欢纳兰雪?!?br />
    李未央点了点头道:“这世上&^,不是每个人都能够有情人终成眷,他们被拆散了这么久,本来可以在一起的*,可惜,纳兰姑娘的面容是永远都不可能恢复了&,可这根刺也留在了二哥的心里?&*!?br />
    元烈微笑道:“若是换了我,可能会毫不犹豫带着她远走高飞*^&!?br />
    在外人眼中*,他是个一身喜怒无常*,手握重权的王爷,可在她面前,他只是一个会在她面前磨蹭的男人。李未央笑了,摇了摇头,道:“郭衍永远也不能做出背弃家族的事情*,纵然他知道对不起纳兰雪,可到直到如今他也没有向纳兰雪表明什么,甚至于没有提出与她破镜重圆。这就是郭衍*,郭家的二公子^,你可以觉得他懦弱&,可是我却不得不敬佩他,不是每个人都能够这样^*,压抑自己的感情的&&?!?br />
    压抑自己的感情,这可不是什么好事,连自己最心爱的女人都不能?;?,这简直就不是男人。元烈冷笑一声,却将李未央抱得更紧**,失笑道:“所以他才是天底下最大的傻子*&,咱们不要学他,该好好筹备婚礼了^?!?br />
    ------题外话------

    我要把女主嫁出去了,嗯*,握拳。

    觉得这几章节憋屈的孩纸,可以过两天来看就反攻了╭(╯3╰)╮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庶女有毒242》,方便以后阅读庶女有毒242 大闹一场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庶女有毒242并对庶女有毒242 大闹一场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庶女有毒242*。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