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0 春风化雨

    李未央很快就没有心思去考虑郭衍的事情了,因为郭夫人生病了,而且这一次头痛症加倍的发作,整个人倒在床上起不来^*。在这种情况下,齐国公请来了一位擅长治疗头痛症的太医^,可惜太医治疗后,郭夫人的病情没有丝毫的好转*。

    李未央明白*,郭夫人一方面得的是心病^,普通药物难以治疗^,而另外一方面^,宫中太医用的法子都过于因循守旧,根本没有治疗的效果^^^,为了让郭夫人尽快康复起来,李未央思虑再三*^^,决心将纳兰雪请回来*。在经过治疗之后^,如今的纳兰雪已经能够站立行走,身上的伤势也好了大半*,现在让她来替郭夫人诊治,最合适不过^*。

    可是郭澄听闻*,竭力反对^^,“嘉儿^,现在正是多事之秋^*^*,你竟然要把纳兰雪请回来?^^^!”

    李未央神色清明豁达:“在我眼中*,这世上没有任何的事情比得上母亲的身体重要^*?!?br />
    郭澄当然知道这一点^,只不过**^,他始终觉得李未央对别人都很无情**,唯独对纳兰雪^^,总是格外关心:“我何尝不关心母亲的身体呢^**?可你要知道^,二哥若是见了纳兰雪,这事情可就麻烦了*?^*!?br />
    李未央对他凝视良久,低声说:“他们两人的事情我不管,我只要母亲恢复健康^?^!彼⒉辉谝夤芗侥衫佳┲?,会不会引起轩然大波^,更加不在意其他人的看法^*。她只希望郭夫人能够尽快恢复健康*,至于其他的事情可以之后再说。纵然郭衍真的要留下纳兰雪^,李未央也觉得没什么不对,若是陈冰冰没有对纳兰雪下杀手**,李未央还会站在她的一边^,可现在*,陈冰冰太让人失望了^。

    郭澄见到李未央坚定的态度^,就不好说什么了^*。

    所以,李未央当天下午就把纳兰雪请到了郭府**。纳兰雪擅长的是针灸之术,在替郭夫人针灸一个时辰之后*^,郭夫人已经能从床上下来了,神色也舒缓了许多。

    李未央见到这种情景,瞳仁中似有莹光绽露*,喜悦欲出:“多谢纳兰姑娘^?*!?br />
    看到李未央那一双黑白分明的眸子里透出难得的喜悦*,纳兰雪轻轻一笑^,神色中掩住关怀:“郭夫人是心思郁结才会旧病复发*,依我看,还是要请夫人去山清水秀的地方调养半年^*,这样才能让身体渐渐康复起来*,不要再为一些烦心的事情打扰,否则的话……”她的话还没有说完*,李未央已然明白:“母亲的确是忧思过甚?^*!?br />
    为了郭衍的事情^,郭夫人的确是受了不少罪^,但李未央并不打算向纳兰雪说出一切。就在这时候^,一直沉默的郭夫人突然看向纳兰雪道:“纳兰姑娘^***!?br />
    纳兰雪回过头来,瞧见郭夫人一张温和的面孔,不禁微微扬起了笑容,柔声的道:“郭夫人*,找我有什么事吗^?”

    郭夫人眉间似有解不开的锁:“当年衍儿向我提起过你*?**!?br />
    纳兰雪心头一跳^*,看着她面上多了一丝复杂*,郭夫人微微一笑^^,像是没有察觉到对方神情的异样^,轻声道:“衍儿曾经说过*,他在战场之上受了重伤,又和同伴失散*,不得已藏匿在纳兰家养伤**。所以**,纳兰姑娘不仅是我的救命恩人,也是我儿子的救命恩人*,这个恩德我们郭家不但没有报^,如今反倒是连累你了**?*!彼底臹*,她站起身向纳兰雪深深地施了一礼。

    纳兰雪连忙托住郭夫人,连声道:“夫人^*,我可不敢受你这样的大礼,请快起来*^*,快起来^^^^!”

    李未央也立刻搀扶起郭夫人:“母亲,你这样会吓坏纳兰姑娘的^?^!?br />
    郭夫人是何等的身份,竟然屈膝向一个年轻的女子行礼*,若是传出去*^,别人都会感到难以相信^,可是郭夫人却神色平常地看着纳兰雪道:“有一样礼物,我一直打算送给你,只是一直没有机会^*!?br />
    纳兰雪看着郭夫人^*,脸上露出了征询的神情^^^^。郭夫人便吩咐身边的贴身婢女道:“你去将我的匣子取来^*?!蹦擎九行┏跃?,随即按照郭夫人的吩咐去做了^。

    郭夫人毫不犹豫的打开***,李未央见到里面是一只翡翠玉镯^*,那水灵灵的绿色一直能汪到人的心里去——她曾今在陈冰冰的手上看到过这个玉镯……

    郭夫人眼中极为认真:“衍儿与你有婚约之盟*^,早该娶你进门,这个玉镯是我早就预备下来的。原本有一对儿,冰冰那里有一只,还有一只是我送给你的*?*!?br />
    纳兰雪听说陈冰冰那里有,顿时明白过来*,一时怔住,心头吃了一惊*^,此刻郭夫人已经将那玉镯要给她戴在手上*^。纳兰雪侧身避开*,脸上强笑道:“夫人可使不得**^,这是郭家的媳妇儿才能带的?*!?br />
    郭夫人强行将她拉过来^^,眼中是压抑的泪光:“在我的心里,你和我的儿媳没有什么两样^?!闭庖痪浠?^,纳兰雪的眼圈迅速变红了^,也不再说话。郭夫人今天说出这样的话^,就是向她做出承诺^,只要她嫁给郭衍,是绝对不会被当做妾侍看待的*,而是正经的儿媳妇*。

    李未央看着郭夫人^*,瞬间明白了对方的心思**^,郭夫人和别人不一样,她待人十分的赤诚^,也从来不赞同儿子娶妾,所以郭家的儿子非但不能纳妾^^,房中更是一个丫头都没有*,可是现在郭夫人却主动向纳兰雪提出要娶她进门,这对郭家来说已经是十分重大的承诺了^^?墒荿^,陈冰冰才是郭衍的正妻^,若是纳兰雪进了门^**,还与陈冰冰相同的待遇,那岂不就等于平妻吗^?陈家人又岂会善罢甘休呢*?

    李未央乌黑的眸子里含着一层沉郁光芒*^,欲言又止^,郭夫人想必也是知道自己这样的举动十分欠妥,可是愧疚之心早已经压过了一切,她的确是在尽力弥补一切了^,可是纳兰雪能够接受吗^?

    纳兰雪垂下眸子^,她从小性子坚韧*,极有主张^^,等到长成的时候,父母为她挑选了很多门亲事,她却相来相去都不肯答应^,最终看中了郭衍,并且与他私下里约定了婚姻之盟,在其他人看来*,这样的举动是惊世骇俗的。只不过她万万没有想到^*^,她相中的不是别人*,正是齐国公府的二儿子*,赫赫有名的常胜将军*^,身份如此不同凡响^**,她是真该佩服自己的眼光*^,还是痛恨不已呢^^?

    如今郭夫人竟然提出要将她一同娶进门^*,所有人看来都是再正常不过的了**,一个有权势的男人当然不可能只有一个正妻*,三妻四妾都是平常*。更何况按照自己和郭衍的感情以及郭家人对自己的愧疚^,她嫁进来是不会亚于陈冰冰的^^。

    可是,纳兰雪却觉得^,自己错误托付了终身已经成为了一个笑话*,她不能将这个笑话延续下去。从最深处的心底^,她不希望破坏陈冰冰的幸福,也不想打破郭家人的平静^^*,所以,最终她拒绝那个玉镯,笑容里*^,起了微微的酸楚:“夫人^,多谢你的厚爱,可我不能接受?!?br />
    李未央看到纳兰雪的神情就知道她不会轻易答应^,不由微微摇了摇头*。

    郭夫人叹了一口气*^*,道:“我知道你可能不会答应,但有一句话我要对你说^^^,不管你怎么想*,这个玉镯子,我都不会收回*。嘉儿**,你送纳兰姑娘出去吧*?!?br />
    李未央点了点头,对着纳兰雪笑道:“请*?^^!?br />
    纳兰雪和李未央走出了郭夫人的院子*^^,迎面正碰上了一个丽人^,鹅蛋脸,柳叶眉,乌发高高挽起**,身着绛红罗地锦绣长裙,身姿秀雅,不是陈冰冰又是谁呢**^?

    树于静而风不止^,竟然如此冤家路窄^。陈冰冰见到纳兰雪,心头一跳^,她已经竭力控制自己不去找纳兰雪的麻烦*,但是对方竟然登堂入室了,这让她心头不由自主产生了恐慌*,但是当着李未央的面^^,她也不好多说什么,以免这些话传到郭衍的耳中去^。

    陈冰冰好不容易将心头翻涌的热血压抑下去*,才开口道:“原来是纳兰姑娘来了,怎么不告诉我一声呢^?”她这句话是问李未央的*,可是眼神却一直落在纳兰雪的身上*,李未央微微一笑*,像是没察觉到她的异样:“二嫂向来事情多,嘉儿不敢打扰,更何况纳兰姑娘只是为母亲诊治*,她很快就离开^^,二嫂不必计较*^?!?br />
    陈冰冰却是微笑*,堵住了她们即将离去的路*,语气压抑着一丝莫名情绪:“既然来了就不要急着走,咱们去凉亭坐一坐吧**?!?br />
    纳兰雪和李未央对视了一眼*,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一丝讶异*。

    等到她们在凉亭坐下之后,三人都是各有所思^,对着满园的美景,皆是无心欣赏^。陈冰冰笑了笑*,神色十分温柔:“纳兰姑娘上一次救了小妹,又来替母亲诊治*,我还没有谢过你^!彼底?,她轻轻地拍了拍手,凉亭之内立刻有五名丫头鱼贯而入,手中都捧着托盘^,上面放满了金银珠宝,一时凉亭之内耀眼夺目,熠熠闪光^,几乎闪花了人的眼睛^。

    这样的珠宝任何人看了都要心动^**,可纳兰雪只是淡淡的*^,没有露出什么喜色^。

    陈冰冰郑重地道:“这些不过是我的一点小小心意^^,还请纳兰姑娘收下**?^!?br />
    李未央面带笑容,却是若有所思,二嫂这么大手笔*,是想要让纳兰雪意识到身份的差别^*,自动求去吗?的确*,陈家一门清贵,和郭家门当户对,而她陈冰冰又是三媒六娉娶进门的****,自然是与纳兰雪不同。更何况*^*,纳兰雪的一纸婚书已经被郭澄烧掉了,现在她手中并无凭仗,更没有拿来威胁郭家的东西*,若非郭夫人心怀愧疚想要弥补^,纳兰雪是绝对没有机会进门的。刚才纳兰雪没有答应郭夫人,自然不会接受这样的珠宝^^。

    纳兰雪的眼睛并没有落在那些珠宝之上*,只是垂目道:“多谢二少夫人的盛情^^,纳兰雪就却之不恭了*!彼谷唤邮芰?,李未央不免吃惊,随即她明白了纳兰雪的意思^,与其让陈冰冰误会,不如就收下她的礼物^,让她放下防备,明白纳兰雪根本无意与她争夺郭衍^*。

    陈冰冰见纳兰雪收下了礼物^,心下稍安,随即微微一笑道:“纳兰姑娘,还没有看那最后一样^?^^!?br />
    婢女便将最后一只托盘捧了过来^*,纳兰雪打开托盘上的匣子,里面是一方碧罗丝帕*,只听到陈冰冰笑道:“这都是大都之中最好的绣娘*,花了三天三夜绣出来的双面绣*^,不知纳兰姑娘觉得如何呢**?”

    纳兰雪举起那件绣品仔细瞧着^,面色就是一变,而从李未央的角度,只能看到那副绣品的背面是一只憨态可掬的猫咪,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但李未央知道这绣品一定非同寻常*,不然纳兰雪不会当场变了脸色*。事实上*,纳兰雪看到绣品另外一面只是一盏风荷^*,荷叶之上不是花开并蒂,而是开了三朵,第三朵明显碍眼得很^*,她顿时就明白了陈冰冰的意思*,压住心头痛楚^*,漠然道:“二少夫人,你的心意我领受了*^,这些东西我都收下,请你放心吧?!?br />
    陈冰冰心头何尝不难过?她看到纳兰雪,只觉得更加愧疚*^,这种愧疚几乎要压过她的嫉妒之心^,让她不能呼吸**。李未央却走到纳兰雪身旁,从她的手中取过绣品*,陈冰冰面上就是一变,刚要说什么*^^^,李未央却是垂眸一瞧:“二嫂的心思何时变得如此玲珑^!?br />
    陈冰冰的神情变得十分难看^*,她没有想到李未央会当面说穿**。

    李未央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看到纳兰雪那种异常伤痛的神情**,她不免想到了自己^^。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纳兰雪和自己十分相似。只不过^,她李未央是个心计狡诈之辈,而纳兰雪却十分的善良,若非如此,她大可以答应郭夫人的提议^*。李未央不希望因为此事让纳兰雪和郭家结仇^^,所以她才提醒陈冰冰不要做得太过分了。

    陈冰冰挥了挥手,示意捧着托盘的婢女都退了下去^,她下定了决心^*,道:“咱们就放开了说吧^*,纳兰姑娘*,我知道你是有来意的^,我不和你兜圈子*,这样你方便我也方便****!?br />
    纳兰雪语气平静:“我今天来*,纯粹只是为了郭夫人^*,没有别的意思,请二少夫人不要多心*?!?br />
    陈冰冰忍不住心头的情绪^^,声音带了一丝颤抖:“我有几个问题,你要诚实的回答我*^?^!?br />
    纳兰雪深深望着对方:“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br />
    陈冰冰的态度像是在审问一般,李未央摇了摇头,在她看来,这位二嫂今天的做法实在是尖酸刻薄,和以往的她判若两人*。

    陈冰冰道:“你和我夫君……以前一直有来往吗?”

    纳兰雪垂下了眼睛^,诚实地回答:“三年之前*^^,郭将军曾经在一次战役之中受了重伤*,却和部属失散了*,避入了纳兰家^^,那段日子是我在照顾他^*。他走之前答应过我**,半年之后来迎娶*,但是我等了很久*^*,都没有等到这一天*^*^*^*!?br />
    她说的是一个美女救英雄的桥段,颇有些风花雪月的桥段^,陈冰冰听着却无疑是晴天霹雳*,她握紧了手,声音抖得更厉害:“所以,你牢牢地记在心里^,一直等着他是不是^?”

    李未央看着陈冰冰的神情^,原本对她的厌烦之感却逐渐淡去了^*。陈冰冰如此刨根究底^,伤的不是别人而是她自己,纵然知道了纳兰雪和郭衍过去的一切*,又能改变什么吗^?救下郭衍的人始终是纳兰雪*,在郭衍心中最为重要的人也是纳兰雪,这个故事听起来十分的凄美^,可惜陈冰冰却是这个故事中多余的一个人*^。

    陈冰冰身边的婢女福儿却似乎极为恼怒^,勃然道:“敢问纳兰姑娘,那个时候你不过是个闺中女子*,怎会和男子私定鸳盟?”她连珠炮似的发问,让纳兰雪面色一变^。

    纳兰雪原本平和的神色变了:“你说我和二公子私定鸳盟^,那么你的主子^,身为堂堂名门千金又为什么非他不嫁呢^?明明知道他不愿意*,还以绝食相逼,难道二少夫人所为就是光明正大吗^?”

    陈冰冰没想到福儿竟然突然开口*,她更没有想到*,纳兰雪连这件事情都知道。

    李未央的面上浮现出一丝讶异^^*,她的目光落在纳兰雪的身上^^,若有所思。

    纳兰雪进了大都之后,很多的事情都自动会传到她的耳中,其实这并不奇怪*,可她一直牢牢的记在心里*,可见她对陈冰冰不是不介怀^,不是不怨恨的*,只不过,她将自己的这份怨恨很小心的掩饰起来*,若非被陈冰冰逼到此处**,她也不会表现出丝毫的异样。但这也无可厚非^*,毕竟夺人所爱*、鸠占鹊巢的的确是陈冰冰。

    陈冰冰知道事实就是如此^*^,自从在郭衍从驻地回来的那一次宴会上,她就喜欢上了郭衍**,而且是一见钟情*^,非君不嫁^,那怕父母亲再三劝阻^*,也没办法拦住她^^*。天真的她以为*,郭衍没有理由不喜欢她^,她温柔美丽**,俏皮活泼,喜欢她、追求她的名门公子犹如过江之卿,她本以为与郭衍会成就一段非常美好的姻缘^,一切都是水到渠成,可她没有想到^^**,郭衍早有心上人,然而现在她已经没有办法回头了。她来不及斥责福儿^^^^,已经逼问道:“纵然如此我也是他明媒正娶的妻子,我们有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你有什么呢*?”

    纳兰雪失笑,她只觉得无比的心灰意冷,想要就此离去,可是看着陈冰冰,疲惫之意过后*,不平之意又起^,明明是属于她的夫君*,却被别人硬生生的抢走^,现在这个人还跑来质问她^**。她眉头扬起^*,想要嘲讽陈冰冰^*,可是看着陈冰冰那悲愤的神情,嘲讽的话顿时噎在了喉中*^^,变成了一块大石^,沉甸甸的压在心口,说到底,人家现在都是夫妻*,也许是她来得太晚了。

    这时候^*^,陈冰冰突然一眼瞧见了纳兰雪手上的玉镯^,她的脸色猛的变了^,浑身气得瑟瑟发抖道:“你若是没有企图^,为什么手上戴着这个镯子^?”

    刚才在纳兰雪离开之前^,郭夫人又将这玉镯重新戴在她的手上^,并且再三说明不管纳兰雪是不是愿意做她的儿媳妇^,这玉镯郭夫人都是不会再收回了^,若是她不愿意嫁给郭衍*,郭夫人之后会将她当做女儿来照顾^,若是将来她有什么事情^*,郭家绝对不会推脱*。

    可是在此刻,却变得格外的耀眼和刺目。

    陈冰冰双颊通红,一时之间气愤到了极点。她毕竟是个玲珑剔透的人,看着纳兰雪带着这个玉镯^,心中已经猜到了八九分*。想到上一次郭夫人看向纳兰雪眼中柔软的神情*,她心头火星乱溅^^^。刚才放松下来的情绪*^^,已经荡然无存了^。她不禁追问道:“纳兰姑娘,你现在还能能说自己无所图吗^?”

    李未央听她语气不善^,便轻声提醒她不要失态:“二嫂!”

    陈冰冰猛地转头:“嘉儿,此事与你无关!若是不让我问清楚*,我是没有办法安心的!”

    李未央叹了口气,后退了两步*^^,将空间留给了她们^*,纳兰雪木然地看着陈冰冰一言不发^*,其实她完全可以反驳对方*,可是她不愿意这么做,也不想再刺激陈冰冰了,不管她怎么做**,对方都是不会相信的*^。那还有什么解释的必要呢^*?

    这就是纳兰雪和李未央不同了^,若是别人如此的伤害李未央,她一定加倍百倍的奉还**,可是纳兰雪她的性子始终有一种坚韧,甚至可以说是隐忍*。若非如此^^*,她也不会千里迢迢的找到这里来^*,却不肯当面问个清楚了*。

    陈冰冰忍不住失声痛哭起来,哽咽的样子让人觉得很心酸:“我知道夫君并不喜欢我^^,可是我已经嫁给他了^**,而且又是如此的深爱他^^?!彼詈笠痪浠巴蝗簧沧?。

    纳兰雪已经明白了她的意思,她是说她深爱郭衍*,不会将他让给她。

    李未央却突然淡淡地道:“二嫂,早知道有今日*,你还会选择嫁给二哥吗^^?”

    陈冰冰一愣^*,虽然这个问题她也无数次的问过自己*,可是从李未央的口中问出来是却说不出的讽刺。她几乎是忘了哭泣,愣愣地看着对方良久才道:“若是我早就知道他有心上人,我当然会……”

    她的话没有说完*,李未央却打断了:“你还是会凭借陈家的权势^,逼他就范*?!?br />
    陈冰冰一愣,没想到李未央如此直言不讳*,咬牙切齿道:“对^^^!你说的没错^^,虽然我想要骗自己说,若是他有心上人我便会退让,可是现在我可以告诉你,告诉所有人^,纵然知道他有心上人^^,我也会这么做,因为我喜欢他,我爱他*^,我不能失去他^*,若是没有他我便没有办法活下去*!”

    陈冰冰曾经也是无限的纯真*,可是她的纯真是由家族的盺*;ざ傻腲^^,她看上了郭衍^*,并喜欢上了他*,对方就应该欢欢喜喜的迎娶她^。李未央看着这一幕,心中却不那么同情陈冰冰了^,仗着自己什么都有^,便是一副理直气壮的模样^,或许当年她那么做*^***,是有一些懵懂无知,可是到了如今*^,她还是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就让人觉得十分不快了*,明知道自己拆散有情人^,她还是不顾礼法不顾纲常^,甚至不顾别人的心。

    在李未央看来**,让她恼怒的是最后一点^^,也起了决定性的作用^,若说之前她是站在陈冰冰的一边帮着她将纳兰雪拒之门外的话^*,可是此刻,李未央却已经完全的偏向了纳兰雪一边*。这是由李未央的性格决定的**,她最讨厌的便是那些仗着自己拥有一切就肆意践踏别人人生的人*,陈冰冰其实没有做十分恶毒的事情^,但是她今天所做的一切都是在别人的伤口上撒盐*^,而且十分的残忍。

    然而李未央是一个将心思藏得很深的人,她只是将心头的愤怒压抑在心里^^,目光变得前所未有的冰冷*,这件事情她不会插手^,但并不意味着她要就这么看着陈冰冰逼问纳兰雪。

    她上前一步^^^,刚要开口*^,纳兰雪却向未央轻轻摇了摇头*^,抢在她前头道:“二少夫人^^,从今往后我不会再踏上你郭家的门,更加不会和二少爷破镜重圆^,至于这郭家二少夫人的位置*,我也不会觊觎^^*!你就安安稳稳的坐着^*,永永远远!”

    陈冰冰看着纳兰雪,想到福儿的告诫*,笑容变得前所未有的冰冷*^,牙齿狠狠地挤出了这句话:“你说的是真的吗*?”陈冰冰向来是个十分温柔活泼的人,从来没有如此恶声恶气。

    纳兰雪认真地道:“我说的是真的*!?br />
    陈冰冰却摇头^^,情绪激动:“可是我不信,你若是真的为他忘情*,为何要在郭家打转^^?”

    纳兰雪目光淡然:“若是我离开大都,裴家人便会威胁我的性命,你总不至于破坏了我婚姻后还要害我没命吧**?^!?br />
    陈冰冰冷笑了一声:“这不过是借口!你可知道^,一旦你和郭衍的事情传扬出去*,就算他立下再大的功业也会成为别人的笑柄*,当然^^,笑话还是轻的^,说不定还会让某些心怀叵测的人找到害我郭家的借口,危及郭家的名声*,即使我们顺利躲过这一劫,郭衍的风言风语仍然会传的满朝皆知,遭到后人的鄙夷痛骂^,你要我郭家生生世世都背着这个骂名吗?”

    陈冰冰的话仿佛一连串的闪电一样*,一道一道地击向纳兰雪*,她的脸色立马就青了**,瞬间几乎透明,当年她与郭衍情投意合^,心爱的人要求永结同心,她就答应了他的请求^,可是她没有想到^,左等右等,等来的不过是一封断绝情谊的的书信^。她当然不死心*^*,才苦苦的寻找他^^,难道这也错了吗^?

    陈冰冰余怒未消,她其实已经知道纳兰雪不会再和她争夺郭衍,可是每一次看到纳兰雪,对于情敌的恐惧又让她变得咄咄逼人^。她压抑着情绪道:“我相信你是个明白人^*,知道该怎做*^,如果你还有一点在意他的话,请你尽快离开这里,即便郭家人让你留在大都^^^,我却没有办法容忍^,若是你愿意*,我可以安排你立刻嫁人^,只有这样,你才能躲过裴家的险恶用心^*,也才能够从我的生活之中彻底的消失!”

    “够了^!”李未央突然截断了陈冰冰的话^*,突然站在纳兰雪的身前,目光直挺挺地与陈冰冰对视^,陈冰冰惊讶地看着李未央*,像是没有料到她会开口说话^*。

    她开口道:“嘉儿,这是我和纳兰雪之间的事*!”

    李未央目光坚定:“这不仅仅是你们之间的事情!今天二嫂你要怎么说怎么做都是你的自由*,可是你不能因为自己的私欲就逼迫纳兰姑娘随便的嫁人,你已经妨碍了她的婚姻,难道现在你还要毁了她的人生吗?”

    陈冰冰看着李未央*^,神情瞬间惊惶*,突然变得歇斯底里起来:“难道你就眼睁睁的看着这个女人毁了我的人生吗*,嘉儿^,过去我对你不好吗?为什么你要站在外人那里……”

    她的话没有说完^,李未央一抬手止住了她,淡淡一笑道:“二嫂^^,你对我的好我都会记得*,但这不是让我不分是非黑白的理由*!错就是错*,对就是对^,你已经进了郭家的门,就要遵循郭家的规矩^*,父母亲是不会赞同你这么做的^^^!”

    陈冰冰冷声道:“我这么做都是为了郭家^*!”

    李未央句句如刀^*,言辞锋利;“不,你是为了你自己!明知道纳兰姑娘不想再进郭府^^^,也不想和二哥有关联*,可你却咄咄相逼,非要逼着她嫁人不可***^!难道你真的是为了让郭家除去这个后患吗^^?不*^,你只是为了让二哥对纳兰雪永远死心而已?*!?br />
    陈冰冰看着李未央*^,完全呆住了。李未央叹了一口气^*,看着陈冰冰道:“二嫂*,再沉重的锁链也无法锁住人的心**,相反**,哪怕是再小的一根情丝*^,也能够让人无法自拔^*。若是二哥一直爱着纳兰雪,你这么做只会彻底寒了他的心*,再也没有挽回的可能了^?!?br />
    陈冰冰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了^,她慢慢地坐回了凳子上,目光之中却是绝望^*,喃喃地道:“那我该怎么办*,怎么办呢?”福儿连忙扶住她^,低垂的眼睛对李未央投过愤恨的眼神*。

    李未央不再看她一眼^,转身对纳兰雪道:“纳兰姑娘*,我送你出去吧^*?*!?br />
    纳兰雪看了陈冰冰一眼*,点了点头*^,随即便和李未央步下了台阶,李未央竟然亲自将纳兰雪送到马车之上^。纳兰雪道:“郭小姐^,你就送到这里吧,我可以自己回去?!?br />
    李未央心头一动,终究下定了决心:“原本我并不想将此事告诉你,可是目前看来^,你们也该做一个了断*?!?br />
    纳兰雪心头一跳*,随即双目闪过一丝异样:“你说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李未央微微一笑道:“二哥的事情,想必你已经听说了?*!?br />
    这件事情早已经满朝风雨*,纳兰雪不是聋子不是瞎子*,当然知道*^,她立刻道:“是,我知道*?!?br />
    “我带你去见他?!崩钗囱胩ぷ沤诺噬狭寺沓?^,语气平静得仿佛去春游一般^^。

    一所十分寻常的民居之内,男子独自一人坐在屋子里**,满桌子的佳肴他未下一筷,眼看着散失了热气^,原样变得冷透^,他忽有警觉*,猛地站起^,向房门外问道:“谁?”

    “二哥**,是我*^!崩钗囱肭崆嵋恍^^^,从门外推门出来,郭衍瞧见她风尘仆仆^,面上还带着微笑,不禁一怔。

    李未央神色如常道:“二哥^,今天有一位客人到访**。你们长话短说*。我很快就送她离去?^!彼底潘吡艘徊絕^,现出了身后的人^,不是纳兰雪是谁呢*?这两个人四目相对^,一时都是愣住了。李未央步出了房门^*,随即将门替他们带上*。

    郭衍看着纳兰雪^,几乎不知道说什么好,纳兰雪却是在惊愕过后,淡淡一笑道:“没有想到我这一生还能见到郭二公子?^!闭饩浠耙丫撬挡怀龅姆泶塘薧。

    郭衍看着纳兰雪*,目光涌现出巨大的痛楚^*,良久^^,他才叹息了一声道:“我也以为这辈子都不会再见到你了**^!?br />
    纳兰雪瞥见那一桌完整的菜肴*^,原封不动的杯和筷子^,心头哀伤^,眼前这个男子还是和以前一样,丰神俊美*,只不过他神情十分憔悴^^,一瞬之间也变得十分的触目了*。她看着对方^,终究忍不住道:“这一次的事情你能够平安的度过吗*^?”

    郭衍不愿她担心,只是一口咬定:“我相信没有问题*?!?br />
    纳兰雪微微一笑:“那我就放心了——见到你平安,就已经很好*,我要走了*^!彼底潘硐蛎磐庾呷?,郭衍并没有留她^^,他慢慢地走到了桌旁^,艰难地坐下,只觉得左腹一阵疼痛**,不由伸出手触摸这里的伤痕*^^,就在他逃亡的时候**,被人一刀砍伤了左腹,若不是砍得不深*,他早就去见了阎王爷了,此刻他轻轻一碰^**^^,指尖已经染上了血,可是他神色陌生,仿佛不是从他身体中流出的血*。

    再怎样痛^,也抵不过心口的剧痛。

    纳兰雪走到门边**^,猛地转过身来,看着他道:“你受伤了*^?”

    郭衍强压住伤处**,只是神色淡然:“我没事*^*?!苯幼庞峙〗崃嗣济玘*,“你快走吧*^?!?br />
    纳兰雪瞧了一眼对方青色衣服之下迅速渗透出来的斑斑血痕^^,而这个身姿挺拔的男子竟然抑制不住的在颤抖。她迅速走了回去^^*,对着他道:“我来替你医治^^*?!?br />
    郭衍却一把将她推开^*,道:“不*,此事与你无关!你有多远,就走多远**?!?br />
    纳兰雪愣在原地,半天都没有说话,她看着对方^,终于忍不住问出一直想要问的话:“我一直没有问你为什么*^,我以为你会给我一个答案^?*!?br />
    郭衍低下头:“既然已经做了^,便没有什么好解释的^,我是遗弃了你*,若是问我是否会后悔自己的决定*^,我的确会后悔,可是再让我做一次选择*,我也绝对不会改变当初的决定?!?br />
    纳兰雪的手指在颤抖:“郭家对你而言*^,真的如此重要吗*?”

    郭衍淡淡一笑:“郭家生我养我*,自然重要*。我不能舍弃全部的家人,更不能为了你让他们伤心难过^*?!?br />
    纳兰雪忍住痛苦:“那么^,你是为了他们而舍弃了我吗^?”

    郭衍看着对方神色中的痛苦*,心中想道^*,不管你如何的恨我也是无妨^,只要你活着,并且平平安安的*,这比什么都重要。所以他在艰难呼吸的过程之中轻轻一笑道:“你是不该来到这大都的,这样的地方并不适合你生存^,纵然当初你嫁给了我^*,也不会幸福*,因为你不会喜欢这里的勾心斗角**,更不会喜欢这里的人和事^?*!?br />
    纳兰雪突然厉声道:“这不过都是借口!你只是自私*,你不敢面对自己的选择^,所以你才会逃到边疆去^**!”

    郭衍却抬起头,大声道:“不^!你想错了*,或许刚开始我对你情深一片^,可是现在冰冰已经感动了我,她是我的妻子,从今以后*^*,我会一心一意对待她^^,绝不会辜负她^,而在我的心中,只会将你当做一个朋友^!”

    纳兰雪震惊地看着他*,良久才道:“你是骗我的*!我不相信^,你会这么快就变心^,那时候你明明说过……”纳兰雪装的再淡然^,她的内心也不可能全然放下此事!可是郭衍却是摇了摇头道:“你把我想得太高尚了^*,承诺是一回事^^^*,做不做得到是一回事^*,看着娇妻在身边**,我怎么会想念一个已经见不到面的女子*?苦苦守着一个连我自己都摸不到的承诺呢^*?这不是太可笑了吗^*?”

    纳兰雪看着他^,像是在看一个陌生人*,她无论如何都不能理解^,为什么对方要这样说**,哪怕郭衍告诉自己当初他的选择是出于无奈,或者说一句他还挂念她**,从来没有忘记过她,那么不管对方如何对待自己,她都不会怪他。

    但是他现在这样说^^,分明是要自己怨恨他^,永远的忘了他。纳兰雪看着郭衍道:“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你是要赶我走,对不对^*?”

    郭衍看着她没有说话,眼眸之中是压抑到几点的痛苦^**,纳兰雪咬牙道:“我到大都来没有别的意思^*,只不过是想和你做最后的告别,离开你之后我会回到我的故乡去,在那里找一个适合我的人*^,好好地过一生^*?!?br />
    郭衍看着她^^,似释然似痛苦:“这样我才能够放心^*?!?br />
    纳兰雪点了点头:“你还记不记得*,咱们刚刚在一起的时候,你为我吹奏的那一曲少年游^**,你说过若是有可能^*,你情愿不做大将军^,只陪我周游天下^^,做一对神仙眷侣^!?br />
    郭衍怎么会忘记^*,午夜梦回中*,他总是萦绕于心:“若是可以*^^,我也希望如此^*,只是你知道*,我没有那一天了?*!?br />
    纳兰雪微笑:“有时候不要去想那么长远^^,既然是最后的诀别**,你可不可以为我再吹奏一曲少年游呢*?我希望留下最后的回忆^*?^!?br />
    郭衍看了一眼身边一直随身携带的玉箫**^,点了点头道:“好^^,这一曲当时为你送别?!彼底潘∠铝擞耋颺^,轻轻的为她吹奏了起来**^。

    李未央一直在门外站着*,透过窗子她可以看清屋子里发生的一切^^。就在这时候她突然听见细微的脚步之声*,转过头来,只见到满壁的月影花束*^,随着他翩跹而来,坠落的花瓣随着他翩翩飞舞,仿佛一幅静谧无声,唯有暗香萦绕的画面*。

    李未央微微一笑道:“我二哥在这里,还多亏你照应了*?!?br />
    元烈冷哼一声*,别扭道:“只要是你让我去做的事情**,我有哪一件办不好了^?我瞧你二哥也是心思郁结***,今天这一首曲子可真是哀伤的很哪^^!”

    李未央却是感慨颇深:“明明有情却要装作无情^,明明有爱却要装作冷淡^^,这样的人实在是过得太过压抑了,也没有什么意思*?!?br />
    元烈看着李未央,笑容将每一分的魅力都绽放到极致^,犹如罂粟花般*,引诱人上前:“你说他压抑*,难道你不压抑吗*?”

    李未央瞪了他一眼道:“我有什么可压抑的*^?跟他比起来,我算是十分幸福了?!毕不兜娜艘恢痹谧约荷肀?,这才是最大的幸福^^,她从纳兰雪的身上,看到了这一点。

    元烈微微一笑*,握紧了她的手道:“不管什么时候,我都会留在你身边?!?br />
    李未央微微一笑,并不言语,她的目光同情地看向了屋中的郭衍和纳兰雪^,这两个人明明是相爱的^,却要装作云淡风轻

    屋子里,郭衍依旧在吹萧*,并没有停止^,可是他的两道眼泪却无声的落下,这泣笑不能^,欲前还止的深情最是动人。李未央听着那缠绵刻骨曲子,仿佛能听到对方的相思和煎熬^*,仿佛看到了郭衍向前便要迎娶陈冰冰,后退便可以和纳兰雪畅游天下的痛苦抉择^,他的箫声渐渐的低沉下去***,持续的是幽泉淙淙一般的微音*。

    纳兰雪心碎泪落,而郭衍的箫声仿佛在呜咽一般*。

    李未央的心思也不禁随着那激动的曲音高低起落*,终究慢慢平息**。她叹了一口气道:“既然他们都没有死*^,未来的路还要慢慢走下去^,说不准他们还有机会的^,对不对?”

    元烈看着李未央^^,面上却是露出了一丝惊讶道:“从前你是绝对不会这么说的?*!?br />
    李未央自言自语:“哦*,我会怎么说呢*?”

    元烈神情温柔:“你会说,这样的事情早就该一刀两断了^,免得当断不断*,必受其乱?!?br />
    李未央**,面上有一丝茫然:“我的心……是变得柔软了吗?”

    元烈点点头道:“是的,我没有想到你会帮助纳兰雪*,更没有想到你会让他们见面^,我以为你会以大局为重**,就此断绝他们的念想*^?^*!?br />
    李未央思忖片刻^,却摇头道:“对待敌人自然要冷漠,可纳兰雪不是我的敌人^^。更何况,避不见面并非最好的方式^,让他们见一面就此了断^*,反而能让事情的伤害压到最低。不管纳兰雪会不会离开^^^,我都会派人一直?;に?,直到这件事情彻底的终结*^?!?br />
    元烈笑了笑道:“你处事的方法比以前柔和许多^,照我看^^,一刀杀了纳兰雪才是最安全的!?br />
    李未央瞪了一眼元烈道:“你这法子真是粗暴,反倒会将麻烦变得更大**,人心怎会是你搓来揉去的东西呢*?”

    元烈满不在乎,却是走上前去抱着李未央**,李未央挣脱也挣脱不开,便由他去了*。元烈温香软玉抱满怀^,压低声音道:“你还未答应我^,以后都留在我的身边*?!?br />
    李未央微微一愣,转过头来看着元烈的一双眼睛*,转念一想,莞尔一笑道:“你是怕我因为郭家人而舍弃你吗^^?”

    元烈点了点头,静静望着她^,眼神里有一丝令人心疼的恐慌:“若是真的那了那一天*,你会这么做吗?”

    李未央良久都没有开口,她望着元烈的眸子,那琥珀色的眼睛里没有一丝的怀疑*,没有一丝的试探*,只有真诚*,只有认真到了极点的情意。

    这个人*,到底有多爱她^,才会这样的惊惶不安?

    李未央轻轻捧起他的脸,淡若清风的吻落在他的额上*,笑道:“不会*,任何人都不会比你更重要**^^*!?br />
    他一愕,随即惊喜^,蜻蜓点水的吻瞬间滑过她的鼻尖*、下颌^、唇瓣^^,辗转吮吸*^,并不深入^^^,只是亲昵的磨蹭着*^*。

    “未央*?***^!彼嵘鞠?,极尽满足。李未央心念微动,道:“让你担心*^,对不起……还有,我爱你?*!?br />
    到底是说出了口^,藏在心里那么久的话^^。

    她的声音很轻,却异常的清晰,一下子进入元烈的耳中*,让他几乎怀疑自己在做梦**。随即*,他猛地惊醒过来*^,狂喜涌上他的心头*^,一下子搂住李未央^*,不容分说的深深吻住*,这个吻激烈而深情,几乎让李未央连灵魂都一下颤栗了。这一刻没有猜忌*,没有怀疑*^,没有恐惧^,她只是诚实地面对自己的心*。

    爱就爱了*,有什么是不能承认的呢,她眼睁睁看着纳兰雪和郭衍有情人不能眷属*,还不够吗*?明明是眼前的幸福^^,她要抓住^,牢牢握在手心里^,不容许任何人夺走*^。这会赋予她更多的勇气和力量,将这个男人**,永远的留在她的身边^*。

    ------题外话------

    讨厌陈姑娘的*,过几天来看^,她就消失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对于大家踊跃报名客串的事,我要提醒一句^^*,一定要谨慎,你可能……会变成一只残疾的小动物^,也可能出场三分钟就领了便当,还有可能是獐头鼠目的被虐者,谨慎啊……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庶女有毒240》,方便以后阅读庶女有毒240 春风化雨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庶女有毒240并对庶女有毒240 春风化雨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庶女有毒240*。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