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8 抄家灭族

    出了纳兰雪这件事&,李未央心头总是有些疑虑,陈冰冰最近表现得十分平静,可是李未央却无论如何不能忘记那一天对方哭得那么的撕心裂肺,对于一个人来说&,伤痛会这么快好吗?

    不要怪李未央多疑,这世界上的一切都是祸福难料的&,最难揣测的就是人心??墒遣宦鬯趺垂鄄?&,陈冰冰都是一如往常,笑盈盈地对待每一个人&,对郭夫人也是与往常一般尽心尽力。

    这一日,李未央按照自己平日的习惯,去藏文轩挑选一些自己喜欢的书,可是马车到了东大门口,她却心念一动,突然吩咐赵月道:“你让车夫绕个道&,去药堂看一看?!崩钗囱胍凰狄┨?,赵月自然心领神会,便吩咐车夫调转马头,绕道去药堂。

    刚到药堂门口,却见里三圈外三圈挤满了人,李未央看见这幅情景不好靠近,只吩咐将马车停在不远处,然后掀开了车帘看那边出了什么事。

    远远见到一个披麻戴孝的年轻男子在药堂门口叫骂道:“老天没开眼啊&,这家掌柜开的药活生生把我老父亲毒死了,这样的庸医还敢开馆&?简直是丧尽天良!大家快来看看!快看看?&&?&&!”他的声音沙哑而又凄厉&,一边骂着&,一边嚎啕大哭&。药堂里的伙计急匆匆地奔了出来&,随即大声道:“你这人好没道理&!明明是你父亲没钱看病,我家主子好心舍了药替他看病,你们怎么还来闹事呢?”

    那青年人指着地上的一卷草席哭道:“你们哪里好心了,分明是惺惺作态&!你家主人根本是祸害人命,大家看,我老父亲吃了她的药就一命呜呼了??!”

    人越来越多&,对着药堂的人指指点点。李未央远远就看见地上有一个白发老人在草席里裹着,头发蓬乱&&,面色乌青&,早已是一具冰冷的尸体了。那青年人见人越发多了,立刻扑倒在地上,嚎啕大哭:“父亲啊,我早说了这世上哪有好人,你被这药堂的人坑了,还以为人家是活菩萨!什么活菩萨,分明是个害人精??!”他一边说一边哭得涕泪横流&,好像真有那么回事。

    自然有好心人劝说道:“毒死了你的父亲&,一定要他们负责&!”“哎呀&&,这个世道,真是多庸医少好人,害人不浅&!害人不浅??!”

    那药堂的伙计受了众人指责,气得满脸通红,冲进了药堂,不一会儿就见到药堂门口出现了一个女子,一身青衣,面容俊秀,正是纳兰雪。她见到这种情景&&&&,就立刻下了台阶&,躬身道:“这位小哥,可不可以让我为你的父亲把一把脉?”

    还没等她靠近,那个青年男子猛地站起来,用力给了她一个耳光。纳兰雪呆立当场&,根本没有预料到这种情景。年轻人破口大骂道:“谁要你好心&!你不要碰我父亲!”

    纳兰雪吃惊地看着对方,事实上那一天这位老伯求到她药堂来,身上的银子不够,纳兰雪便施了药&&,好心给他看了病&&&,却没想到三天之后,这个老人竟然死了,这实在是太匪夷所思了!那老伯当初不过是小小的风寒&,所以纳兰雪只是开了些驱寒的药,又因为老人年纪大了,所以药性十分吻合&&,无论如何也不会出现这样的状况&&!她立刻开口道:“你不肯让我查验&&,又如何证明你父亲是被我开的药害死的呢?我相信自己的医术绝不会害死人,若是不然&,咱们去公堂上一辩真伪也好&&!”

    那年轻人呸的一声&,吐了她一脸的口水:“不是你害死人,难道还是我陷害你不成?这青天白日朗朗乾坤&,天下还有没有王法了&&?”他一边说着一边就要上前抓住纳兰雪,旁边的人连忙拉住他:“有话好好说&&!”他又踢又踹,一把甩开旁边人的拉扯:“今天不还我父亲的命,我就要你的命&!”众人一片闹哄哄的,场面几乎不可开交。纳兰雪咬紧牙关,大声道:“是非公道自在人心,我行医这么久,或许有能力不够的时候&,却从来没有害死过一个人!你若是不让我查验&,我如何证明自己的清白!”

    人群中突然走出来一个中年男子,他重重咳嗽了一声,道:“闹成这样成什么体统!有话慢慢说!”

    那年轻男子瞪着眼道:“关你什么事?”

    中年男子摸了摸胡须,道:“我是大夫,有什么问题让我瞧一瞧吧!”

    年轻人听说他是大夫,不由冷笑一声道:“这天下大夫多了,眼前就有一个庸医,说不准你是她请来的托!”

    他这样说着,中年人把脸一沉道:“我姓周&,祖上三代在大都行医,你出去打听打听城北王家药堂,我们行医已经是多年了,断然不会哄你!你若是真的要讨个公道,也得让人家姑娘分辨清楚&?!?br />
    立刻有人道:“啊&&,原来是药行的王掌柜!”人群中立刻有人激动起来&&,这每一行当都有自己的行会,大都中的药堂向来是以王家马首是瞻的,这王川便是龙头,他突然出现在这里……年轻人立刻道:“既然王大夫来了,不妨请你看一看,我父亲是什么缘故才死的!”

    王大夫看了纳兰雪一眼,面上倒很是关怀道:“好,我来看看&?!彼婕此叩较痈?,捻着胡子端详了半刻,随即又翻开那老伯的眼皮看了看,还抓住了他的手仔细翻查了一番,足足有半刻的功夫都没有说话。

    赵月轻声地道:“小姐,要不要……”她的话没有说完&&&,李未央伸出了一只手摇了摇&,示意她不必插手,先看看情形再说。

    而那边的王大夫看完了尸首,站起身来对着纳兰雪拱手道:“可否把当日问诊的药方拿来一看?&!”年轻人立刻从怀中掏出一张纸,王大夫看了一眼,面色凝重地递给纳兰雪道:“这药方可是你开的么?”

    纳兰雪只扫了一眼便知道这的确是自己药堂出去的药方,她点了点头,王大夫勃然大怒道:“你太不小心了!老伯是患有哮喘的,你可知道?怎么能开这样的药方!”

    纳兰雪更加吃惊,她下意识地道:“他有哮喘&?不&,这不可能!我给他看诊的时候,他明明好好的&!”

    王大夫摸着自己的胡子&&&,冷笑一声道:“寻??捶绾囊┓嚼镉幸患涟倩ú?,这东西正常人服下没有什么大碍&,可如是哮喘的人就会一命呜呼!纳兰大夫&,你必是没有弄清楚人家的病情&,就错开了药&,所以才会害他一命呜呼!这位年轻人上门找你算账&,是没有错的&!”

    纳兰雪一动不动,她敏锐地察觉到了此事不对劲,却坚持道:“不!我要亲自瞧一瞧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说着,她快步上前&,想要仔细检查那老者的尸体,可是还没等靠近,那年轻人已经重重推了她一把&,杀猪般地大喊道:“你不要碰我父亲!”说着他又哭又叫道:“你赔我父亲&&&!你赔我父亲!”一边说着,一边扑上去撕扯纳兰雪的衣领&。药堂的伙计和另外坐诊的大夫连忙上去拦住,两方人拉扯起来。

    围观者中立刻有人道:“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这位纳兰大夫真是坑人不浅&&!关门!关门!关门!”这样的说法瞬间鼓动了周围的人,便有越来越多的人附和,有人捡起地上的石头,狠狠往纳兰雪的身上砸去,随即越来越多的人这样做&&,更多的泥块被砸在纳兰雪身上&&?!肮龀鋈?&&&!”“快关门!”“快滚!”此刻,这些人已经忘记纳兰雪曾经对他们免费施过医药,也忘记了他们曾经赞叹过对方的妙手仁心&,现在他们不过被人煽动&,就轻易的信了&。

    很快,纳兰雪的额头变得鲜血淋漓,她震惊地看着大家,不知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明明是好心救人却变成了害人性命&,明明昨天这些人还千恩万谢如今就对她这样恶毒……药堂的伙计看到这种情景,连忙拦在前面,拼了命护着&,可是年轻人不依不饶,死活不肯让他们离去,纳兰雪愣愣地坐在台阶上,任由石块砸在她身上,那青色的衣衫很快被血染红了。

    李未央蹙眉,对赵月吩咐道:“去帮帮她?&!?br />
    赵月飞快地下了马车,飞身上前,狠狠的揪住年轻人的衣领就是一巴掌。那人没有防备&&,被打了个趔趄&&,鼻孔里冒血,门牙也被打掉了,他完全没有想到突然冒出一个年轻的女子来帮助这纳兰雪&,不由跳起来大喊道:“庸医打人啦&,庸医打人啦!”此刻&,人群中涌出十来个大汉包围上来&&,明显是早有准备,赵月冷笑一声从自己的腰间拔出了长剑&,众人一瞧那寒光闪闪,顿时愣住了。

    赵月冷声道:“有什么话,咱们公堂上说,欺负一个弱女子算什么本事?”

    那十来个大汉仗着人多,呼呼喝喝道:“你滚开,这里不管你的事&!”不由分说就扑了过来,赵月挑了挑眉,手中长剑轻轻转了一个圈&&,众人几乎看不清她是如何动作的,这几个大汉的腰带竟然齐齐落下,裤子都掉在了地上&,露出光溜溜的屁股&,人群中爆发出一阵哄堂大笑,这脸可丢大发了。大汉们拎着裤子面面相觑,根本不知道是按照原计划扑上去还是就此罢手。年轻人见到这种情景,不由坐在了台阶之上&&&&,满脸鼻涕眼泪&,又哭又闹:“你赔我父亲&!你赔我父亲!”

    就在此时&,一锭银子落在了他的头上,那年轻男子吃了一惊&,却听见一人冷然道:“回去告诉你家主子,就说这把戏不要再玩了&,贻笑大方&!”

    年轻男子吃了一惊抬起头来,才发现一个少女缓缓上了台阶,她面容姣好&,眼若清泉,发间水晶流苏随着行云流水的步子微微摇曳&,却是动作轻柔地扶起了纳兰雪&,转身进了大堂&,早已瞧不见影子了,他还想追进去&,却突然一把寒光闪闪的宝剑拦在他面前&。他吃惊&&&,却听到赵月厉声道:“没听见我主子说的话么!再不滚就封了你的嘴!”

    年轻人眼睛珠子一转,猜到了什么,立刻讷讷地收了银子&,转身便吩咐人抬起那卷草席灰溜溜的走了&。

    大堂之内,纳兰雪苦笑&,“我没有想到这是一个陷阱&&?!?br />
    阳光透过纱窗照进来,落在李未央的面上,反倒显出一种说不出的迷蒙清冷之意,使得她整个人如飘逸出尘的冷月。李未央轻声道:“我也没有想到对方会用这种方法?!?br />
    纳兰雪看着李未央,良久没有说话,最终她慢慢地道:“你明知道出言帮了我,你二嫂会恨你,为什么还要这么做呢?”

    李未央如清泉般的眼眸中流露出一丝复杂&,道:“你之前帮过我,也帮过五哥,我不能眼睁睁看着你无路可走&?!?br />
    纳兰雪苦笑道:“不管怎样,她的目的是达到了,我已经没有办法再在大都行医&?!?br />
    对于一个大夫来说,名声最重要&,一具尸体抬到了药堂门口,纵然你是没有罪过的,别人也会将此事传出去,影响你的名声,若是纳兰雪在大都根基很深&,这事情不难摆平&,但她是个女子又一直免费施药,别人又怎么容得下她呢?必定抓住此次的事情大做文章……这个计策当真很有用&,李未央叹了一口气道:“我想那王大夫也是看你这药堂生意太好,抢了他的门路,才会帮着对方陷害你?!?br />
    纳兰雪轻轻地一笑,眼底自有一股苍凉激愤之意&&&,道:“无论如何,你今天替我解了围,我谢谢你,郭家欠我的&&&&,已经还清了,但是这药堂我没法经营下去&?&!彼底?,她吩咐伙计将药堂的地契房契全都拿了出来,放在桌子上。

    李未央却也不看一眼&,只瞧着纳兰雪的额头:“先包扎一下吧?!?br />
    纳兰雪神情有一瞬的茫然,忽然自嘲似地笑了一笑,摸了摸自己的额头&,转身进去包扎,李未央不由得轻轻摇了摇头。

    赵月道:“小姐,这位纳兰大夫……”

    李未央再将诸事想了一遍,道:“如今这个情况她已经不能留在大都了,你吩咐下去,安排人手护送她离开大都吧,希望这样能够让二嫂消气?&&!?br />
    赵月不禁看着李未央道:“小姐是担心二少夫人那里&?”

    李未央叹了一口气道:“这世上每一个人都会变得狠毒&,只要你尝过什么叫做嫉妒,所以我担心二嫂不会轻易罢手&?!?br />
    赵月有些不敢置信:“可是二少夫人表现得和平时没有什么两样??&&!”

    李未央淡淡一笑道:“就是毫无异样,我才会觉得奇怪?!?br />
    赵月想到刚才那一幕,立刻点点头道:“那奴婢立刻就去办&?&!?br />
    李未央回到郭府,眼中似盈满笑意,又似有针芒闪动,面上却是没有表现出一丝异样,陈冰冰瞧见她&,虽然没有多说什么&,却压不住眼底的欲言又止。

    用完午膳&&,李未央出了大厅,却突然听见身后有脚步声,李未央猛地回头,只见到陈冰冰站在她的身后,用一种异常陌生的目光看向她,李未央默然道:“二嫂有什么话要说吗?”

    陈冰冰慢慢地道:“你为什么要帮着纳兰雪?”

    李未央看着陈冰冰消瘦的面庞&&&,更多是为陈冰冰的糊涂感到惋惜,她开口道:“是的,我承认自己很同情她&&,但是我做的一切都是从郭家的利益、从二嫂你的利益出发的&,若是今天你派去的人伤了纳兰雪,将来二哥知道&,他是绝对不会原谅你&。你这么做非但不能挽回二哥的心&,却只会将他越推越远&,难道你不知道吗&&?”

    陈冰冰咬牙看着李未央&,一时之间说不出话来&。

    李未央带了一抹似是而非的笑&,若是换了自己一定会毫不犹豫离开郭衍&,可是陈冰冰毕竟和自己不一样,她不愿意放弃这个夫君,也不愿意放弃好不容易得到的幸福&&,所以才死死地抓住虚幻的幸福不放。既然不舍&,就应该好好地对待夫君,对待郭家&&,将纳兰雪彻底的摒弃在众人的视线之外,为什么反而要在私底下去伤害对方呢?这样一来,只会激起郭家对她的同情,激起郭衍对她的旧情,上一次李未央觉得自己已经说得很明白了&,而对方明显是陷入了迷雾之中。

    李未央轻声地道:“二嫂应该见过有人用拳头去握细沙吧,若是你紧紧的攥住,那沙子只会流走得更快?&!?br />
    陈冰冰怔住&,看着李未央一言不发&,像是在仔细思考她话中的意思。

    李未央无声地笑了:“今天的事情,不管是我还是换了别人都会这样做&,纳兰雪已经决定离开大都,不会再威胁你了&。二嫂,我言尽于此,希望你好好想清楚&&,不要一时糊涂,犯下了不可挽回的错&?!彼底潘⒉煌A?,笔直从陈冰冰的旁边走了过去。

    陈冰冰在原地站了半天,长久的没有动作&&。

    旁边的丫头福儿不禁向李未央的背影啐了一口道:“这个人就惯?&;嶙昂眯?&,少夫人&,你千万不要受她蒙蔽??!”

    陈冰冰猛地一惊,她回过头来看着福儿道:“你说什么?”

    福儿冷笑一声道:“她口口声声是为你着想,说万一被二少爷知道了会怎么样,可是你应该好好的想一想,若是将来二少爷回来,瞧见纳兰雪还在大都之中&,说不定一时心软收她回来做妾,不,不是妾,说不定是平妻&,到时候小姐你该怎么办呢&?这郭府中人人都那么喜欢她,她会医术,又会讨好人,这样就没有人在乎你了,到时候哪怕二少爷没怪罪你,你在这里还能留下去吗?”

    陈冰冰听了这些话,不由面色发白,她刚才已经被李未央的话打动了,可是听了福儿的话不由觉得她说的也没错&,的确&&&,她是郭衍的妻子&,维护自己的丈夫有什么不对呢?她只是想要逼着纳兰雪永远的离开,不再打扰她的生活,并不想要对方的性命&,难道这样做也错了吗?

    却听见福儿低声地道:“少夫人,现在你可不能心软了&,如今小姐都知道了,不能再纵虎归山,这可是你最后的机会&?&&!?br />
    陈冰冰面上泛起一丝疑惑,她看着福儿道:“既然她要走就让她走好了,难道还要去追她回来不成&?”

    福儿不禁恨铁不成钢的模样看着陈冰冰道:“少夫人你怎么这么糊涂呢&&?”

    事实上陈冰冰的确是出身名门,可是她自小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父母疼爱&,兄弟亲善&,从来没有受过什么委屈,唯一让她觉得难受的就是没有办法得到郭衍的心。此刻她听了丫头的挑唆&&,不禁面上露出更加不解的神情&&。

    福儿道:“少夫人,你只要悄悄的派人杀了那纳兰雪,不就一劳永逸了吗?你想想,郭家和那纳兰雪可是一直有断不了的联系,等到二少爷一回来&&&&,他们将此事告诉他&,二少爷一定会觉得是少夫人将纳兰雪赶出了大都,更加怨恨你啊?!?br />
    陈冰冰听到这里&&,不由得摇摇欲坠,一阵头晕目眩,扶住了栏杆才道:“不要胡言乱语!”

    福儿眼珠子一转,开口道:“少夫人是不是担心人选,不必担心&,不是还有二公子吗?咱们家二公子从小练的是左手剑,是老爷硬生生逼着他换成了右手,奴婢听说,自从右手不能使剑之后,他便重新学起了左手,如今这套剑法丝毫不逊于右手剑,而且二公子向来维护您&,只要修书一份,他一定会照着您说的去办!”

    陈冰冰听到这里,不由看了福儿一眼,那神情之中似有一丝警惕:“福儿,我怎么觉得你最近有些不对劲呢?”

    福儿面色一白&,连忙道:“小姐你说的哪里话&,奴婢可全都是为您着想?&?!,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这句古话您可不要忘记,若是少夫人怀疑奴婢的一番苦心&&,那奴婢不如一句话也不说了?!彼底潘艚舻谋掌鹆俗彀?&。

    陈冰冰叹了一口气,秀美的容颜已经变得十分的憔悴&,如今她根本不知道如何分辨谁是忠谁是奸,只觉得每日头疼欲裂,胸口的澎湃之气不断的上涌,她拼命的压抑着胸口的戾气,每次照镜子都觉得自己面目可憎&,仿佛充满了妒忌,可是她也无法压抑形势的发展,虽然隐隐觉得李未央说的没有错,若是被郭衍知道了一切,反而会恨自己。想到夫君会恨自己,她不免狠狠打了一个哆嗦,可是再想一想福儿的话&&,她又觉得心神动摇。

    终究&&,她长叹一声:“你容我想一想&,好好想一想?&&!?br />
    风平浪静的过了五日,下午,李未央正在书房中看书&,却突然听到莲藕说有客来访,她闻言放下手中书卷走出了书房,却见到有人一袭白衣&&&,素袖如云&,站在廊下,听见她的脚步声便慢慢回转过头来。那人一身耀眼的华服纤尘不染,琥珀色的眸子顾盼之间横波流转,令人不知天上人间&,世上最明亮的珠宝都不足与他的眸光争辉,正是旭王元烈。

    李未央微微一笑,迎上前去:“今日怎么有空来呢&&&?”

    元烈的面色却不是那样的欢愉,他看着李未央&,难得郑重道:“我有一件十分重要的事情要与你说&?&!?br />
    李未央瞧见他神情异样,不由收敛了笑意:“出了什么事吗?”

    元烈点了点头道:“你不要着急,听我慢慢的说?!?br />
    李未央很少见到元烈神情如此郑重,不由蹙眉道:“究竟出了什么事&?”

    元烈看了一眼周围&,却是轻轻做了一个手势:“在这里是说不清了&,我带你去看看,你就知道了?!?br />
    李未央略一点头&&,随即便吩咐赵月准备马车。

    元烈带着李未央来到大都西郊之外的一所别院之中,李未央瞧见这别院环境清幽&,布置清静,不禁看向元烈道:“这就是你说过的友兰苑?”

    元烈微微一笑道:“对,这是老旭王在世的时候用来金屋藏娇的所在,后来他过世了,我便将在这里所居住的一位侧妃迁回府&&&,跟那老王妃做个伴,这里就空置了下来?!?br />
    李未央见元烈笑容和煦,却有一丝狡黠&&&,所谓的“作伴”恐怕是接回去故意给老王妃添堵的吧。只不过胡家既然已经覆灭,老王妃就不足可虑了&&。

    李未央不禁好奇地看着他道:“到现在你还没有对我说到底出了什么事?难道带我来赏景吗&&?”

    元烈笑容淡下来,轻轻叹了一口气:“你随我来吧?!?br />
    李未央跟着他到了院子,只见花圃里栽着兰草&&,廊下还立着几个丫头和婆子&,都是一色深蓝的衣裙,垂手而立,一看到旭王元烈,众人全都跪下。元烈道:“人在里面吗?”

    其中一个婢女连忙道:“回主子&,在里头。大夫刚刚离开?&!?br />
    李未央还没进门,却闻见满屋都是血腥的味道,她心头一跳,满目疑惑地看了元烈一眼&,快步的进了屋子,只见床上躺着一个人,浑身是血。面色苍白&,容颜消瘦,惨白起皮的嘴唇有一道道血口子,不是纳兰雪,又是谁呢&?

    李未央的声音深处,有着轻微的战栗:“这是怎么回事&?”

    元烈瞧她神情&,叹了一口气道:“我的人在大都百里之处发现有人打斗,纳兰雪一个人受到数名高手的追杀&,若非你派去的护卫拼死?;?,她绝对撑不到我去&&。当时纳兰雪伤得极重&,所以我才将她救了下来秘密送到这里来养伤。在没确认她是死是活之前,我不能告诉你,现在&,她已经没有生命危险了?&&!?br />
    李未央良久没有说话,她看了一眼纳兰雪身上已经被浸透的血衣,就能够猜想出来当时的情形又多么可怕。元烈道:“我刚刚让人替她换了衣裳,上了药,可是她流血过多&,以至于已经浸透了所有的衣物&&,你不要担心,她不会有大碍的&?!彼嬲匦牡?&,是李未央的心情,至于纳兰雪的死活,与他并没有什么干系&&&。

    李未央见到不断有鲜血从纳兰雪的衣襟涌了出来,有些血块已经凝固了&,重重叠叠的在一起&,像是在重复纳兰雪惨烈不堪的挣扎&。李未央蓦地觉得有些缓不过气,她咬牙:“原来如此,她还是不肯放弃!”

    元烈看着李未央道:“其实就让她这么死了有什么不好呢&&&?你要知道,纳兰雪一死,郭衍也就彻底死心了,你就当做不知道这件事情&,不是很好吗?”何必为了纳兰雪影响郭陈两家的联姻,依李未央的聪明谨慎,这是不应该发生的事&&。

    李未央却轻轻摇了摇头:“我可以对仇敌心狠手辣,可我不能做是非不分、恩怨不明的人!纳兰雪是我的恩人&,不是我的仇人&,我不能恩将仇报&!今天她若是真的死在二嫂的手上,你叫二哥将来如何面对她呢&&?依照郭家人这样刚烈的秉性&,二哥一定会休她出门&,到时候郭家和陈家才会陷入不可挽回的境地中?!?br />
    元烈就知道李未央会这样说&&,他轻轻地握住了她的手&,试图给她一点温暖。这时候却听见床上的纳兰雪“啊”的大叫一声,吐出两大口黑血来&,李未央看到这种情景,连忙吩咐道:“你那里不是有皇帝御赐的千年人参吗,快点取来&,不要耽搁&?!?br />
    元烈蹙眉,真是舍得下血本&,那可是留给你补身子的……可是在李未央的坚持下,他无奈地转头出去了&&,不一会儿就吩咐婢女煎了人参汤过来,还切了一块千年人参片,吩咐婢女让纳兰雪含在舌下&&。

    李未央亲自接过那参茶,然后接过药汤用参水化开,一点一点的喂给纳兰雪,这情景元烈最看不得,不由别过头同自己怄气&。在他看来&,李未央实在对纳兰雪太好了,连他都有点看不过眼&。

    纳兰雪勉力睁开眼睛&,眼神之中有些迷茫,看见李未央神情关怀,她不禁眼睛里涌出了泪水&,可是张了张口,一个字也说不出来。李未央心头一动,柔声安慰她道:“不要紧,你会好的&&,有什么话以后再说?!?br />
    纳兰雪张了张嘴,口中涌出黑紫色的鲜血。李未央不禁焦急,看着元烈道:“为什么血都是黑色的?”

    元烈叹了一口气道:“那些人在刀上使了毒&,当然是黑色的,只不过我已经让人用了清毒丹&&,想必不会有什么事&&?&&!?br />
    纳兰雪想说什么,眼睛也同时亮了起来,面颊之上泛出红光&,紧紧地抓住李未央的手道:“你二哥,二哥……”她似乎想说什么&。

    李未央连忙道:“你是有话对我二哥说,是不是&?”

    纳兰雪点了点头&,终于勉强说道:“当初他告诉我&&,他姓郭……我百般打听,才鼓起勇气找到了齐国公府&&,那时候我真的不知道他是国公府的公子,也不知道他成亲了……”

    她这样说着,李未央看着她&,心头变得更加的柔软:“你只要活着&,终有一天会见到我二哥的,可你若是这么死了,我该如何向他解释呢?”

    纳兰雪却是轻轻地一笑,眼中留下了两道清泪:“我答应他要……要陪他去看南方的碧波湖&,北方的滋芽山,东边的大?!鞅?&,西边的长春峡……这两年我把这些地方都找遍了,却都没有找见他的踪影……”李未央默默无言,又重新将她放下&&,柔声地安慰了几句&&&&,随后才跟着元烈一同从屋子里出来。

    门扉一开,凉风长驱直入&,李未央却并不回头,快步向前走去,脚步极快,浑然与往日不同&,元烈猛地叫住了她:“未央!”

    李未央堪堪站住&&&,猛地回过头来,阳光的影子凝在她素白的面孔上&&,风鼓衣袂,身上的衣裙直欲飘飞起来。

    见她如此,明显是动了真怒,元烈心头震动,嘴角抿成一道直线:“咱们可算是把陈冰冰得罪了个彻底&&,她非要纳兰雪的性命不可&&,我却救下了她&,你这一回去,她必定会知道与你有关?&!?br />
    李未央的眼里&,光彩暗了下来,暗至冷漠无光:“那又如何?我早已经说过,让她不要那么糊涂!”

    元烈看着她道:“我总觉得……你现在已经是郭家的人了?&!?br />
    李未央看着元烈&,却不知他为什么突然这样讲&,元烈淡淡一笑道:“从前,你都可以置身事外&,现在你却能够产生情绪的波动了,这都不像你了。未央,你以前不是这样的&?!?br />
    李未央良久不言,终究道:“那你喜欢以前的我&&,还是现在的我呢?”

    眼前的女子,眼眸中隐隐压抑着怒火,那一种不自知的鲜妍容华竟慑人心魄&。元烈微微笑起来,走近了她&,慢慢道:“不管以前还是现在&&,你都是李未央&&,是我的未央?!?br />
    李未央眉毛挑了起来,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元烈有点嫉妒地道:“我就是不爱看你为他们这么费神&,有些人根本不值得……明知道自己的所作所为会带来不可预计的后果&,还是一头栽下去?!?br />
    李未央平静地道:“扑火都是飞蛾的天性&,而人是看不清楚前路的,总以为世上的一切都能把握在自己手中,可是做主的却是老天爷&&,就像郭衍会爱上纳兰雪,而陈冰冰后来居上,这也是他们三个人的命&??墒侨缃袢盟窍谅废喾甑脑?,我倒是知道?!?br />
    元烈盯着她的眼睛:“哦?为什么&?”

    李未央笑了笑,开口道:“因为有人在暗中运作,挑拨二嫂故意针对纳兰雪,一旦二嫂动手杀了纳兰雪,这件事情就再也没办法挽回&,若是二哥回来知道&,他是绝对不会原谅二嫂的,那么郭家和陈家的联盟必定崩溃&。不动声色之间杀人于无形&,这样的招数倒让我想起了裴家的大公子?&!?br />
    元烈轻轻地一笑:“其实这件事实在是很明显,裴弼用的法子,并不如何高超&,却实在很有用&,他一剑就刺中了陈家和郭家的痛处?!?br />
    他利用陈冰冰&&、郭衍还有纳兰雪三个人的纠纷,让这件事情越闹越大,最终落入一个无法收拾的下场&,李未央再聪明再狠辣&,也没有办法控制人的感情,她没有办法控制郭衍不爱纳兰雪&&,也没有办法让陈冰冰自动放弃,更不可能将这三个人的孽缘斩断,只能眼睁睁看到他们三人在泥潭中越走越深,最后连累整个郭府&。

    李未央唇畔含了一丝冰凉的笑意:“这件事情不能再隐瞒了,一定要禀报父亲,纵然出了什么事&,也好有个心理准备?!彼底潘戳宋葜幸谎鄣溃骸熬腿盟菔痹谡饫镅税?&&,吩咐人好好照顾她就是&?!?br />
    元烈点了点头:“好,若是有什么异样&,会有人通知你的&?!?br />
    李未央这才稍稍放了心,还未走出去,却突然被元烈拉住了手,她不禁看了元烈一眼:“怎么了&?”

    元烈笑了笑&&&,笑容无比欣慰:“我只是在感叹,我们之中没有第三个人?&!笨墒腔耙舾章?,他立刻想起一个杂碎,咬牙道:“也不对,那个静王元英不就是吗?”

    李未央笑道:“是啊,你准备怎么对付他呢?”

    元烈嗤笑一声:“我预备……”他没说完&,突然眼睛一眨,就把李未央抱了起来。李未央就势圈住他的脖子,不禁悄然展颜而笑,眉眼中隐隐漾出少年女子的娇媚来:“你借机会占便宜吗&&&&?”

    清风疾来,满树花瓣一时翩落如雨,似要映红了李未央素白的面容。元烈眯起秀长眼睛,笑出一排牙齿:“是啊,我就是占便宜&,这里没有外人&&,我将你送上马车吧?!彼低?,真的抱着她一步一步向马车走去&&。

    李未央失笑,可是当她目光移向元烈背后的房门,原本轻松的心情一下子复杂起来&&,轻轻地叹了一口气,这个结,只怕是难解了。

    回到郭府&,李未央还没来得及说出这件事,大堂之上已经汇聚了所有的郭家人,李未央见大家的神情都是十分的凝重,不由问道:“父亲,母亲&,你们这是怎么了?有什么事发生了吗?”

    郭夫人看到李未央,一向平和的面容突然崩裂&&&,不禁失声痛哭了起来,李未央讶异&,随后看向齐国公道:“父亲,究竟是怎么了&?母亲为何如此伤心?&!?br />
    齐国公叹了一口气&,看了旁边神情哀伤的陈冰冰一眼道:“你二哥出事了&?!?br />
    李未央心头一跳,蹙眉:“二哥出事了&?出了什么事&&?”

    齐国公神情郑重:“先前赫赫作乱,陛下派你二哥出兵征剿,赵宗为主帅&,你二哥是副帅,统兵五十万&,向赫赫进发&。那赵宗是一名老将&,他坐镇军中,派你二哥前去进攻,可是赫赫此次却是集结了百万大军,你二哥多番周旋,却还是战败,而且一连败了四场?&!?br />
    如果仅仅是战败,父母亲的面色怎么会如此凝重呢&&?李未央不禁开口道:“父亲是因为二哥出师不利,所以担心陛下发怒吗?可胜败乃兵家常事——更何况实力悬殊……”

    旁边的郭澄摇了摇头道:“若是打了败仗还没有这么严重,最关键的是,那主帅赵宗被人杀了&,并有数名将领作证,杀人的正是二哥!”

    李未央吃了一惊,不由猛地转头看着郭澄:“你刚才说什么?”

    郭澄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才往下说:“有人指证,二哥因为战败所以受到主帅的惩罚,四十军棍下去&,让他怀恨在心&&,那日连夜过去摸到了主帅的帐营,竟然杀了主帅&,并且率领自己的十万军队意图离开营地?&!?br />
    李未央听了这话,完完全全的怔住,沉着声音:“然后呢&?”

    齐国公的神色是从未有过的凝重:“然后&&,赵宗的儿子赵祥平和其他几个将军联手捉拿了你二哥,并且押送回大都,可是在途中&,你二哥却逃了?!?br />
    李未央黑曜石似的眼瞳泛起微淡的复杂,道:“父亲,你不觉得此事十分的古怪吗?”

    齐国公看着李未央道:“哪里古怪?”

    李未央道:“虽然胜败乃兵家常事,但我听说二哥自从出征以来历经百战&,无一溃败&,这连败四场实在是过于奇怪,就算敌军兵强马壮&,又有百万雄师&&,但打不过可以退,退得好便是和&&&&,这在战场之上都是常识,二哥不可能不知道,此其一&?!?br />
    众人见她这样说都看向了她,李未央继续道:“打了败仗,不过区区四十军棍,我相信二哥可以忍下来,他是一个聪明睿智的人,不可能因为四十军棍就怀恨在心&&,诛杀主帅,这可是杀头的罪名。更何况&,若他真的杀了人&&,早也应该遁逃了,凭他的本事怎么可能让那赵家的人捉住了呢?这是第二个疑点&,第三个就是&&,赵家将他捉住,押送回大都,路上防守严密,又怎么可能让我二哥轻松逃掉?这不是很奇怪吗?”

    齐国公原本就是一时松一时紧一时悲,心中的火气冲上来,两手捏的都是冷汗,他听见李未央这样说,不由点了点头&,强压着自己的恼怒道:“我相信你们二哥,绝不会做出这样糊涂的事来,这件事情,恐怕大有玄机!”

    李未央轻轻地舒了一口气道:“母亲曾经与我说过,大哥和二哥都是不世出的英雄,当年大哥只有十五岁的时候便随着父亲上了战场&&,身中两箭也不肯下战场&,而二哥第一次上战场的时候&,便连战敌将十七人,将他们一一斩杀,?;ぷ鸥盖灼桨餐晃?,这样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又怎么会无缘无故临阵脱逃呢?更不要提只因为一时怨恨便诛杀了自己的主帅,这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我是绝对不会相信的?!?br />
    齐国公自然也是不信&&,可是那赵家人一本奏章,言之凿凿,并且有数名将领作证,想要为郭衍平反也必须要找到他本人才行&。他想到这里,也没有其他的办法&,当机立断道:“郭澄,你立刻上路,沿着这一路寻找,务必将你二哥找回来!而且必须赶在所有人之前!”

    郭澄连忙领命道:“是,父亲?!彼底?,他便向外走去,却被李未央拦住道:“不,郭家人不可以轻易离京&!”

    齐国公看向李未央,面上突然掠过一丝惊讶&&&,随即猛地一个念头闪电般划过脑海&,惊醒过来&,却是额头渗出冷汗:“对,任何一个人都不可以离开大都!”

    郭澄被这父女两人情绪的变化感染了,他莫名其妙地看着他们&&,郭夫人不禁问道:“为什么&?”

    却听到齐国公缓缓道:“杀害主将本就是大罪,更别提他还意图带着自己的十万人离开营地&,这就是谋反!如今他又叛逃了,所以这已经不是他郭衍一个人的事&,而要连累郭氏全族,现在只要郭澄离开大都,必定会被人参奏一本&,说我们郭家早有谋逆之心,纵子行凶&,这样以来,恐怕就要落个满门抄斩的罪名了?!?br />
    郭夫人听到这里,不由面色惨白,她没有想到,这件事情居然会如此严重。

    李未央却是慢慢坐了下来,喝了一口茶平缓了情绪,再开口的时候依然是平淡温雅的声音,觉不出一丝波澜:“父亲,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局势不可能再坏了&,咱们再等一等消息就是&&。二哥那里的确要派人去寻找,只不过&,不能让三哥出京,更加不能让别人在这个节骨眼上,抓到任何一个把柄,&?!?br />
    齐国公闻言,微微合上双目,片刻后睁开:“嘉儿,刚才我过于心急,以至于连这一点都忽略了,好在你沉稳&,及时提醒了我&,若非不然,只怕抄家灭族也就近在眼前了?!?br />
    李未央摇了摇头&,齐国公何等聪明的人,他如此的心慌着急还不是为了郭衍,可是将一系列的事情连起来想&&,从纳兰雪进入大都&,到陈冰冰要杀她,又是郭衍出事&,冥冥之中有一双手在操控。

    冉冉的茶雾升起,渲染了她清冷的眉目,带来了一丝冰冷的笑意&&,恐怕眼前这出戏,主角不光是裴弼了……

    ------题外话------

    编辑:为了上无线方便,我给你改名了

    小秦:(‵′)我喜欢原来的名字

    编辑:你尖酸刻薄无耻狡诈人品奇差,驳回上诉

    小秦:我对这个世界绝望了,我还是喜欢原来的名字……庶女毒妃,好庸俗

    编辑:对&,为了衬你&,特意改的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庶女有毒238》,方便以后阅读庶女有毒238 抄家灭族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庶女有毒238并对庶女有毒238 抄家灭族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庶女有毒238。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