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2 大放异彩

    就在这时候,只见到赵月推了门进来&,微微一笑道:“小姐,用膳的时辰到了&&&。舒残颚疈”

    李未央瞧她一眼&&,便知道她是不放心让自己和静王元英独处才会进来&&&&,不由摇头失笑&,这个丫头,真是越来越大胆了。

    李未央并不拆穿,只是轻轻一笑道:“殿下&&,是否留下来与我们一起用膳呢&?”

    郭家人向来都是一起吃饭&,这一点元英当然是很清楚的,对方说这句话不过是客套,但他却是淡淡一笑道:“如此,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嘉儿,你先请&?&!?br />
    李未央笑容和煦,率先走了出去,静王跟在李未央后头,似笑非笑地看了赵月一眼&&,在静王的眼中,李未央身边的这个丫头十分值得注意,因为她不但武功高强,而且总是有意无意地阻拦自己和李未央的独处,似乎是别有来历。想到元烈身边还有个叫做赵楠的护卫,元英心头便很是有数了。两人一路行来&,到了大厅&&,却听见里面传来一阵阵的欢声笑语。

    陈留公主在座上,一眼瞧见李未央和元英&,立刻笑容满面地道:“你们两人终于来了,快!一起坐下?&!?br />
    静王元英笑着快步走了上去&,随即便坐在早已为他安排好的位置上,面上带笑地道:“外祖母有什么喜事么?怎么如此开心&&?”

    陈留公主果然笑得很高兴,眉眼几乎都寻不见了&&,语气更是十分的欢快:“陛下要为寿春公主求婿,择选各大世家的优秀男子去参加,咱们府上便有两个现成的参加人选,你说是不是?”说着&&&,她的目光留在了郭敦和郭导的面上&。郭敦是抬头望天的姿态,像是十分不在意的模样&。而郭导,却是微微一笑&,并不作声,没有任何人去响应陈留公主,这场面有些奇怪。

    阿丽公主瞪了郭敦一眼,随即低下头玩手中的筷子,李未央忍不住笑了起来。

    陈留公主也感到了一丝奇怪:“你们两个怎么都一副怪样子,我见过寿春公主,她长得十分的漂亮&,而且性情温柔,与裴皇后的那些刁蛮女儿完全不一样&,这一回也是陛下怜惜她,想要亲自为她择一佳婿,才命各大世家都要推举一人来参加。你们两个终究是要有一人参加的。郭敦你是哥哥&,这一次你来吧?!?br />
    郭敦一听&&&,猛地站了起来,连连摆手道:“祖母&,你就不要拿我寻开心了&&,我这样粗枝大叶的人,公主怎么会瞧得上我呢?说不准还会丢了郭家的颜面&?!?br />
    陈留公主一愣,随即道:“怎么会&,你武功不是很高吗?这一次可有武试呢,到时候只要你打败了其他人,自然能够得做上驸马的位置&&&&&?!?br />
    郭敦便用一双眼睛去看坐在一旁的阿丽公主&,阿丽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脸颊之上却似乎露出了一丝红色。

    李未央看着二人,不由微微含笑道:“祖母,这件事情恐怕没有那么容易吧?!?br />
    陈留公主奇怪地看着李未央道:“嘉儿这样说是什么缘故呢&?难道你对你四哥没有信心吗&&?”

    李未央轻轻摇了摇头道:“并非我对四哥没有信心&&,只是这一次的择婿大赛,首先要进行一场文试,然后通过了的人才能进入到武试,四哥从小就不爱读书,若是在文试上就栽了跟头&,到时候&,反倒不美?!?br />
    众人一听都是深以为然,郭夫人早已经瞧出了郭敦对阿丽公主的心思,她很喜欢天真烂漫的阿丽公主&,也不愿意违逆了儿子的意思:“既然陛下已经下令,各家都要推举一人,那么……”她的目光看向了小儿子郭导。

    原来郭导一向是很热衷这样的活动&,可此刻他却是一副漫不经心的模样&。郭澄轻轻咳嗽了一声&,郭导才突然清醒了过来&&,他看了一眼陈留公主,又看了看郭夫人&,最后他的目光落在了李未央的身上&&&,俊眸似笑非笑,仿佛别有心思&。

    李未央看到这道目光&,却是微微一愣&,她想到了那日在帐中郭导异样的举动,随即心头掠过一丝异样。

    静王元英看到这样的场景&,微微一笑道:“依我看,郭导才是最合适的人选,因为他文武双全,能言善辩&,纵然不能拔得头筹,却也不会给郭家抹黑丢脸。再加上,我们这一回也可以看清几大世家隐藏的实力……”

    静王果然是静王,看问题永远是一针见血。

    齐国公点了点头道:“这样的盛举&,他们必定不会错过的,一来娶了寿春公主是天大的荣耀,二来……”他的话说了一半,留了一半,而李未央已经听明白了,在这样的比赛之中借机会显露一下族中的优秀子弟,一方面可以为他们将来铺路,另外一方面也可以震慑其他家族,这样一来这几个家族不拼尽全力&&,也会力出八分的&,多少能够一窥管豹。李未央想了想,清冷的面上不免露出了一丝笑容。

    齐国公说完&,看了郭导一眼&,“既然大家说你可以&,你就去吧,不给郭家丢脸就是了&,也不是非胜不可?!?br />
    这就是并不强求他成功了……郭导闻言,无可无不可地点了点头&,他只答应去参加,可没答应要娶了公主回来,若是到时候输了,也怪不得他。他这样想着&&&,便露出了一丝微笑。

    郭澄看着他,眼神之中流露出一丝复杂。在场的众人中,唯独他最了解这个五弟的心思了&,所以他才会一言不发&&,也没有像众人一样表露出什么来&。

    这一顿午膳&,陈留公主用的是十分开心的,因为她很是喜欢寿春公主&,也很希望自己的孙子能够在各大世家面前露脸。李未央看她这样高兴,也没有多说什么,等到一场午膳散了,郭导却率先出了大厅&。

    郭澄跟在后面&,在走廊处及时住了他:“五弟?!?br />
    郭导顿住了脚步,回过头来瞧见是他&,开口道:“三哥有什么事吗?”

    郭澄叹了一口气道:“这一次的择婿大会……”他的话没有说完&,却听见郭导道:“我不是答应去参加了吗?你有什么担心的?”

    当然担心,他心中这样想着,口中对着郭导道:“我知道,你是不愿意娶寿春公主的&?!?br />
    郭导一笑,可那笑容之中,有着三分落寞:“三哥既然什么都知道,又何必来问我呢?若是换了你&,愿意舍弃韩琳表妹去娶从未相处过的公主吗?”

    郭澄不禁语塞&,随后道:“咱们也不是完全没见过寿春公主,你还记得吗?咱们小时候有一次进宫去看望惠妃娘娘……曾今见过一次&?!?br />
    郭导只是淡淡一笑,冷冷地道:“她纵然美若天仙、温柔如水,不是我喜欢的人,又有什么用呢&?”

    郭澄足足有半天都没办法说出一个字来,从前他为了推拒温家的小姐&,才会去追求韩琳&&,可是现在他已经发觉了韩琳身上的美好&&,她是个温柔娴静的女子&,对自己又是一心倾慕,他在韩琳的面前总是能够得到最大的尊重和满足,天长日久,他对这个女子的感情也慢慢变得不同了。这就是一般人所说的日久生情……如果让他丢下韩琳去追求公主&,那是绝对办不到的,正因为如此,他才能够体会郭导所说的这种复杂的心情,他叹了一口气道:“我知道你喜欢谁&&,可是你明明知道,这世上谁都可以追求她&&,只有你不可以&?!?br />
    郭导漠然&,袖子中的拳头却攥紧了,道:“这样的事情不需要你说,我也知道,我不会让母亲看出我的心思,更不会让别人知道,你放心吧?!彼底?,他已经调转了头,快步地向前走去,很快就不见人影了。

    郭澄看着他消失的背影,心头更加的复杂了&,郭导是他最为关心的弟弟,他真的不希望这件事情会影响到郭家人彼此的感情。就在这时候,却听见一道声音,轻柔地道:“三哥,你在这里做什么?”

    郭澄吓了一跳&,转过头来&&,却看见是李未央正笑盈盈地看着他&,郭澄张了张嘴巴,却又一时语塞&,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却听见李未央柔声地道:“三哥在担心五哥这一回不能取胜吗?”

    郭澄一愣,随即便点了点头道:“是啊,我担心他……”

    他没有说完&,可是李未央已经觉察到了不对&,她叹了一口气道:“如果不是担心他不能取胜,那就是担心他并不喜欢寿春公主了?&!?br />
    李未央的话一针见血&&,让郭澄不禁面色一变,郭澄心中不禁想到,李未央这样心思玲珑的人&,她到底有没有看出五弟对她的情谊&&?可是很快,他便否决了这个想法,正是因为李未央聪明,所以她才知道不管郭导对她是否有情&,两人都是绝不可能在一起的,因为他们之间早已定了名分,只能是兄妹而不能有其他,如此只能让郭导放弃了&。说不定郭导这一次瞧见美貌的寿春公主&,会改变原先的想法……

    十日之后,便是寿春公主的择婿大会&,一场文试&,一场武试,接连着来。凡是越西四品以上官员的儿子&,或者勋贵子弟&,只要是未满三十岁的未婚男子,都可以参加文试&。择取文试的前十名参加武试,最后取得武试魁首的人将成为寿春公主的驸马。

    当然&,公主选婿,自然是要千挑万选的&,这寿春公主虽然不是裴皇后所出,可是她性子温柔,容貌美丽&,又懂得讨皇帝的喜爱,所以裴皇后对她也是关怀有加、十分善待,与大名公主的那等受到皇帝冷遇的人是大不一样的。此次为了她择婿&&&,礼部的官员很早便忙碌起来,对所有报名的世家子弟都一一甄选,端其容貌,察其文,考其武,一条一条,慢慢的过,稍有不符合便剔除了。最后,整个大都只有区区的五十人能够参加文试,而文试之后,择取前十名接着参加下一轮的武试&。如此千挑万选&,这场择婿大会,自然就成了整个越西这一年来最大的盛事了。

    今天就是正式争夺驸马的日子,等李未央到了金华门的时候&,在金华门前宽阔的场地上&,早已搭建了观武棚,择婿大会马上就要开始了?&&;实刍屎?,各位妃子及那千娇百媚的寿春公主都是高高在上地坐着&&,而其他的世家贵族,则是坐在旁边一个个早已搭建好了的棚子里。即便是一些不入流的小世家&,也纷纷赶来凑热闹,一时之间将空荡荡的金华门变得十分的热闹。

    李未央看了一眼高高的看台上,寿春公主一身华服,盛妆的脸庞温柔美丽,两道柳叶眉斜扫入鬓,垂着的眼睫毛浓密修长&,嘴角挂着个浅浅的笑,只是静静坐着,看起来便很是端庄得体、仪态万方&。李未央只看了她一眼,便觉得若是这位公主真的能够嫁给郭导&&,倒也是一对璧人&&&。随即&,她转开了目光向下看去,只觉得到处都是人头攒动,不禁觉得很是有趣??墒?,很奇怪的&,在场的却不光是英俊少年,更多的反倒是各家的小姐们,李未央的面上不由得露出了一丝微笑。

    阿丽公主吃惊地问道:“为什么这么多户人家的小姐也来了?她们也要参加比试么?”

    李未央轻轻摇了摇头,解释道:“小姐们来的原因很简单,这次的比试来的不少都是英俊的少年,这对于美丽的姑娘来说是一个很大的诱惑。更何况今天能得到的驸马之位的只有一个人,剩下的九个都是精挑细选出来的人中之龙&,若是得一个作为夫婿&&&,倒也是不虚此行了&?!?br />
    这时候,阿丽公主的脸一沉,指着对面棚子里的人道:“她竟然也来了?!?br />
    李未央抬起眼睛看了看,那是裴家人的棚子,里面最为醒目的自然是一身珠翠却丽质天生的裴宝儿。自从草原一行后,阿丽公主对裴家人有一种很深的厌恶之感&,每次看到都是吹胡子瞪眼的&&。裴宝儿早已是大都之中最有名气的美人儿&&,无论到那里都是众人瞩目的焦点,此刻也是一样&。纵然她在大都中声名大为受损,可还是有不少英俊少年下意识地向她看过去。而她的旁边,却是坐着裴家的大公子裴弼。

    裴宝儿看见李未央的眼睛扫了过来,她下意识地低了头,不知道为什么&,自从那天晚上发生血腥的事情之后&,她便再也没有办法忘记李未央那一双古井般的眸子,就连在噩梦之中,对方的眼睛依旧可怖到让她无法入睡&&。此刻被李未央那一双让她惊悸不安的眼睛扫过,裴宝儿的内心又恐慌了起来&。

    李未央淡淡一笑&&,目光掠过了裴宝儿&&,向裴弼看过去。对方只是向她淡淡一笑&,仿若是朋友之间的招呼&&&&,十分友好的模样&,显然是个深藏不露的人,李未央含笑向他点了点头&,随即看向其他各家的棚子里。只见那些棚子,除了家主之外坐的都是各大世家年轻一辈中的翘楚。家主们都是正襟危坐,显然很是重视这一次的比赛,而那些年轻男子则一个个冠以华服,仿佛参加秋游&,笑笑闹闹十分高兴的样子,半点也不像是参加比试的&。

    当然&,在那众人之中最为醒目华丽的便是旭王元烈了,他坐在棚子里,手中捧着玉樽,靠在椅背上,微微含笑&,目光含情&&,眼睛却是看向李未央的方向&,生怕别人不知道他爱慕的人是郭家的小姐一样。李未央轻轻地瞪了一眼,他却不以为意,笑着向她招一招手,那一双眼睛眯起来&,不知迷倒了多少人家的姑娘。

    李未央看着他,轻轻叹了一口气,她对于这个人实在是没有什么法子了&。就在这时候&,她听到阿丽公主问道:“嘉儿,你觉得今天谁会赢呢&?”

    李未央想了想,开口道:“越西俊杰不少,尤其此次参加比赛的都是各大世家中颇为优秀的男子,这一次取得文试第一的,是那萧家的少爷萧遥&,只不过他文试虽好,可听说这武技……就不怎么样了。所以大家倒没有对他寄予太大的希望,反倒人人都盯着那第二和第三名,第二和第三文试分数是并列的,就是裴徽和我五哥?!笔率瞪?,郭导才华横溢&&&,风流倜傥&,写得更是一手绝妙的好字,只不过他的文章太过于潇洒飘逸&、放肆不羁,而萧遥却恰恰相反,同样是文采飞扬&&,却是中规中矩,受到传统考官的喜欢&&,所以被点了第一名&。

    当然&,李未央没有想到&,这一次连裴徽都会参加比赛&??墒撬钜幌?&,裴家如今名声受损&&,若是此次能够娶得寿春公主,那自然会回到以前的风光。

    这时候&,李未央突然若有所觉地抬起了头来&,看向了看台最高处的所在&&,她知道,重重的珠帘背后,有一双冰冷的眼睛正盯着自己,那是属于裴皇后的。李未央正在想着,阿丽公主又拉了拉她的袖子,开口道:“你怎么不把话说完呢?”

    李未央回过头,看着她微微一笑&,继续解说道:“这一次进入前十的&,除了我五哥之外&,还有裴徽,陈家的公子陈寒轩,周家的周京,崔家的崔世运,卢家的卢缜,王家的王延和葛家的葛晚舟,以及那取得文试第一的萧遥公子,以及一位出身寻常的黑马战秋……这些人每一个都是文韬武略,才华横溢。说真的&,除了五哥和裴徽,我对其他人都不是很了解,所以,这一次的武试,到底花落谁家还很难说呢?!?br />
    就在这时候&,她们听见旁边的郭夫人笑了笑道:“嘉儿,这一次的比试,武魁应该是在陈寒轩和导儿之间产生的&?!?br />
    李未央一愣,随即抬起头来,看着郭夫人道:“母亲为何如此肯定呢?”

    郭夫人笑容很是骄傲&,她慢慢地道:“这里从不论资排辈&,只认实力说话,你对你五哥的功夫其实并不了解,我知道,他是不会输的?!钡比?,除非他想输……

    李未央的目光便看向了不远处的郭导身上&&,而郭导一身蓝衣&,似乎漫不经心的模样&,也不知道在看向哪里,李未央微微地叹了一口气,她隐约察觉到了郭导对她的心思&,可惜正如郭澄所料,她不能接受,只希望郭导能够尽快想通,这样对彼此才是最好的&。

    第一场比试,是裴徽对周家的公子周京,周京面容很是英挺,脸如镌刻般五官分明&&,一双剑眉&,身如长松&,眼里不经意流露出的精光让人不敢轻忽。此刻他提着一把宝剑站在场中,向裴徽拱了拱手。裴徽微微一笑&&&,拔出长剑,两人便战斗了起来&,可是不过半个时辰,那周京虚晃一招,向裴徽冲了过去&,裴徽冷笑一声,提剑而起,一下子斩了过去&,剑气如云,周京竟然被逼得倒退了三步&,狼狈地败下阵来,裴徽淡淡一笑,告一声承让&&,便将剑收了回去。周京面上没有丝毫难堪,反倒笑嘻嘻地一拱手,退了下去。

    李未央只听到旁边的阿丽公主冷笑了一声道:“真没想到&&&,裴家人竟然赢得如此容易,这周京未免太没用了&?&&!?br />
    李未央微微一笑,裴徽的武功固然厉害,可周京也是当今一流剑术高手,听闻曾经有七天七夜不眠不休&&,独挑十三个匪寨的勇猛声誉&,绝对不该败得如此之快,在她看来,恐怕周家是刻意避开裴家的锋芒吧??蠢唇裉煺庖怀”仁?,绝对没有表面上看去的这样简单。

    第二局&,是崔世运和卢缜。崔世运是太子妃的亲弟弟,面上长了一双像朝露一般清澈的眼睛&,脸颊上还有酒窝,温柔的笑容在唇边若隐若现,容貌十分的秀美,更重要的是,他的身形看起来很文弱&,几乎叫人怀疑他能不能拿得动手中的剑,根本是弱不禁风的模样&。他轻轻抱了抱拳&,笑容和煦道:“请卢兄指教&?!?br />
    与崔世运相比,卢缜丹凤眼&,卧蚕眉&&&&,相貌堂堂,气质高贵,明显生得要有男子气概得多&,他的武器是一条虎虎生风的鞭子。郭夫人对李未央道:“那一条鞭子,是崔家祖先传下来的,足足有二十斤重?!?br />
    李未央不免吃惊&,随即看向那条鞭子&&,只觉得它在阳光之下闪着一种夺目的光芒。两人对上还没多久&&,就看见卢缜手中的鞭子抖、劈&&、撩&、扫、缠&&&,打法叫人目不暇接,那条鞭子不但速度快&,变化急,而且出没无常、极为狠辣。众人还来不及惊呼,便看见崔世运被一鞭子打飞出去。镇静如李未央都吓了一跳&,却很快见到那崔世运仿佛没事人一般地重新爬了起来。他掂了掂手上的宝剑,自言自语了一声,突然将那剑一把摔下,啪的一声倒插在了旁边,随即不好意思地道:“这东西真是不得力儿,我赤手空拳可好?”

    卢缜心头自信,微微一笑:“只要崔兄不以为我是恃强凌弱就好了?!?br />
    一个人执鞭,一个人用拳,这样的组合倒是让人觉得奇怪,偏偏崔世运实在看不出有什么特别之处&,他丢下武器,就不怕被对方一鞭子打死吗?李未央的脸上也不禁露出了几分讶异&。

    两人又纠缠了起来,卢缜的鞭子再次抽了出来,虎虎生风,眼看就要落到崔世运的面上,谁知那崔世运一把拉住了鞭尾,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在手上绕了三圈,猛地一用力,卢缜一个趔趄,竟猛地向他冲了过去,迎面的却是崔世运的一拳&。卢缜心念急转&&,下意识地整个人向地下一滑&,随即那一条鞭子也从崔世运的手中滑了出来,他就着鞭势&,翻了个身,面前躲过了崔世运这一拳&&。崔世运没有止住拳风&,一下子砸在地上,竟然生生将青石板打得裂开一条深深的缝!众人大惊失色&,这一拳力道远远超乎他们的想象,不要说卢缜是血肉之躯&&,就算他是石头做的,也要被打得头破血流,看见卢缜躲过&&,不禁为他捏了一把冷汗。

    就在这时候&,李未央听到旁边的郭夫人叹息了一声,慢慢地道:“这位崔公子看似弱不禁风,可是他的拳法却是出奇的雄浑有力,是个力大无穷的人啊,不知道若是他和郭敦比起来,谁的力气更大?”

    李未央想了想,开口道:“这位崔公子是个赤手空拳与人搏斗的高手,能够抵挡卢缜十分凌厉的攻势,这倒是让人觉得新奇,只不过我四哥同样力大无穷,若是光凭力敌&&,也不会输给他的&?&&!?br />
    郭夫人却轻轻摇了摇头道:“这崔世运力气如此之大&,从前却没有见过他在众人面前表现出来&,若非此次的比试,我还以为他只是个文弱书生而已&&,可见这崔家也是藏龙卧虎啊?!?br />
    李未央淡淡一笑道:“但凡世家大族总是要隐藏一些实力的,这也没什么奇怪,更何况这崔世运是太子妃的弟弟,若是他不在再此次的争斗之中崭露头角,不是要让崔家丢脸吗&?”

    太子府的棚子之中,太子妃是满面的笑容&,而旁边的卢妃却是冷冷一笑&,转过了脸去,可是她的一双手&,却是在袖子里紧紧地握了起来,心中暗骂卢缜无能&。否则何至于让那崔世运在众人面前显出了威风&?

    李未央看向场上&,如今的局势已经是一边倒了,刚才虽然卢缜勉强躲过了崔世运的拳风,可几次下来,他已经是大汗淋淋,大口大口地喘息着,手中的鞭子也是一个劲儿的颤抖&,可想而知,他是过于疲劳。不错,任何人想要躲开对方凌厉的攻势都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更不提这崔世运十分的聪明狡诈&,他明知道卢缜的气力不济&&,他还故意诱他出鞭。卢缜鞭在手中&,已经不能拖延,他愤不顾身地扬起了鞭子&,却听到崔世运一声冷笑,竟然硬生生抓住了他的鞭子,与此同时一脚重重地踹在了他的心口&。只听见啪的一声,那条精钢一般的牛鞭竟然折成了两断,随即看到卢缜倒飞了出去,撞在了一旁的梁柱上&&,整个人如同棉花一般地栽在地上&,再也爬不起来了。

    看到这一幕&,众人不禁为崔世运大声的叫好&。崔世运却始终微微笑着,仿佛很腼腆的模样&&&,仿佛刚才那个出手狠辣的人根本就不是他一样&。李未央神色不动地看了卢妃一眼,见她面色阴沉&,再也不复欢笑之态。

    她面上不禁微微一笑,这太子府内&,崔卢二人之争越发的激烈了。听闻这卢侧妃刚刚怀上了身孕,这对于已经连续生下两个女儿的太子妃来说&,恐怕不是什么好消息吧,所以才这样着急,逼着自己的弟弟在场上给卢家人一个难堪。

    第三轮是那王家的公子王延和葛晚舟的比赛。这葛晚舟,一身淡绿的衣衫,银线绣了满身&,那漆黑的乌发用玉冠束起&&,坠了一颗极为罕见的南海珍珠&&&&,他面如秋月&,色如春花&&,最动人的便是一双含情眼,右眼之下还有一颗泪痣,顾盼之间神彩飞扬。众人不禁暗叹,好一个风流潇洒的美貌少年。李未央却是勾起了唇畔,那葛丽妃能够深得皇帝喜欢,想必容貌生得非同一般。这葛晚舟是她的侄子,自然也是继承了葛家人的好相貌??墒恰钗囱胗肿邢缚戳烁鹜碇垡谎?,随即把目光调去看那旭王元烈,只觉得隐隐之中,两人的容貌竟有两分相似。

    李未央心念一转&,突然便有几分明白那葛丽妃为何会深受皇帝的喜爱了。她心中轻轻的一叹,将目光转而看向了一边王家公子&&,王延。这王延双手持剑,一双剑袖撒金袍&,腰间束了素色的丝带,头发全部高高束在头顶&,用金环箍起,那飞扬的凤眼扬起&,眼中透着一丝与生俱来的骄傲,丝毫不逊于葛晚舟。光是他这一分独特的气质&,就足以让人心折。王延手中拿着的是双剑,那葛晚舟却是一把折扇。

    王延冷冷地一笑道:“葛公子&,你的武器呢?”

    葛晚舟的眼中似乎有了一丝笑意&&,他缓缓地摇了摇头道:“我的武器已经拿在了手里?!彼底潘换问种械纳茸?,刷地一声打开了&,却见到“我本风流”四个龙飞凤舞的字,这下满场的贵族都笑了起来。

    阿丽公主趴在栏杆上&,点了点头道:“这个葛公子倒是有点意思?!?br />
    李未央轻轻一笑道:“是啊&&,真是个很有意思的人呐?!闭饷唇粽诺氖焙?&,还有心情拿对手开涮&&。她这么说着&,就看见那王延果然有了一丝不悦&&,道:“你是在戏耍我吗?”

    葛晚舟轻轻一笑道:“是不是戏耍你&&,你很快就知道了&?&&!?br />
    王延猛地双剑横扫&,只听见叮叮之声,在瞬息之间,他已经刺出了二十一剑&,剑尖都落在了葛晚舟的扇子之上&&,那声音犹如音乐一般,十分的好听&,可是气势却是势如破竹,毫不留情。光从他的剑法看去&&,剑法凌厉逼人、势不可挡,双剑玉郎君的称呼绝非浪得虚名。葛晚舟却是不慌不忙,戏谑地长身拔地而起,竟然飘然落在了对方的双剑之上&&,如一只翩翩飞舞的蝴蝶一般&。

    王延面色一变&,他没有想到这二十一剑竟然剑剑落空不说&&,还被人找到了空子,他猛地一抽双剑,葛晚舟本来避无可避,无从着落之下,平平跌落了下来&,他的足尖刚刚落地,却听到破空之声,只见剑尖已在他胸口三寸之遥,他微微一笑,倒贴着剑身倒了下去&,后脑沾地,这剑尖便一下子落空了&&。此刻,他的身形宛如一道拱桥,姿态优美&,世所难见,众人看得都是目瞪口呆&&。

    王延冷冷一笑,剑势变得凌厉万分,剑光飞舞之下,快得几乎看不清招式,众人只听见破空之声&,又急又快,所刺的部位无一不是人体的要害&,而葛晚舟身形只要稍慢半点,恐怕就要血溅当场了&,阿丽公主不禁连声惊呼:“嘉儿&&&,他们这是生死搏斗吗&?难道还签了生死状不成?”

    李未央轻声笑道:“武试自然是点到为止,只不过刀剑无情,若是真的伤了人,也只能是自认倒霉&?!?br />
    阿丽公主点了点头,不由感叹道:“想不到越西藏龙卧虎,我还以为郭四公子已经是天下第一了&?!?br />
    李未央嗤笑一声道:“四哥若是在这里,听见你这么说&&,他一定会很高兴的&?!惫孛挥凶诳刺ㄉ?,而是去了台下去郭导鼓劲。

    阿丽公主面上却突然红霞飞起,她看也不看李未央,转而道:“你说他们两人谁才会赢呢?”

    而就在此时&,葛晚舟已经用自己的扇子去迎接那剑影&&,两人的比试丝毫听不见刀锋之声,却比刚才更加激烈,众人都不由得为葛晚舟捏一把冷汗&。这王延的剑法实在是快,超过了众人的想象,而且他的剑锋毫不留情&&,剑尖无数次向对方的胸口袭去,却被对方的扇子轻轻一转,别开了剑锋。两人的年纪修为本在伯仲之间&,所以僵持了很久都不见胜负,可是在众人看来,王延的进攻咄咄逼人,而葛晚舟却仿佛跳舞一般。一会儿后弯,一会儿前倾,姿态之妙,远远的看去,简直是一场精彩绝伦的舞蹈&&,只不过每一步都是暗藏杀机&。

    就在此时&,王延目光一沉&,手中的双剑&,突然并作一处&,飞快地向对方袭过去,这一攻&,速度极快,剑势也巧,看似简单其实运着许多变化,无论对方如何闪避终究不能全身而退&。葛晚舟冷笑一声&&&&,扇柄突然合拢,眼看那剑刃快要刺入他的胸口之时&,他却避也不避向对方的剑头撞了过去。王延一愣,他确实想要获胜&&,却没有想要葛晚舟的性命,然而就在他迟疑的一瞬间&,葛晚舟的扇子已经攻了过来,第一扇震飞了他的双剑&,第二扇刺伤了他的手腕,第三扇封死了他的退路,第四扇那扇尖就停在他的喉咙之上。

    众人被这一幕完全的惊住了,他们没有想到看起来处处占尽上风的王延,竟然在转瞬之间逆转了形式。王延刚才几乎闭起了双眼,却发现对方毫无动静&&&,睁开双目&&,只见那葛晚舟笑容和煦,手中的扇子,也已经收了回来。

    旁边自然有监考官大声道:“葛公子胜&?!?br />
    众人便都松了一口气。阿丽公主不禁叹道:“这位葛公子看起来像个绣花枕头,可是没想到他竟然这么厉害?!?br />
    李未央点了点头&&,显然也是对这葛晚舟十分留意&,她开口道:“这两个人的打法其实并不一样,王延以攻为主&,而这葛晚舟从来不主动进攻,只每次化解对方的攻击随即寻找对方的破绽,借以攻之&。但最后他的获胜&,只是取巧而已&,算准了王延不会对他下杀手&,这个小子倒是十分的狡猾?!?br />
    阿丽公主看了李未央一眼&&,不禁笑道:“你叫人家小子,你自己又有多大?”

    李未央笑容和煦,慢慢地道:“阿丽,也许我比你想象的要大得多了?!?br />
    阿丽公主面上带了一丝吃惊,就在此时,那萧家的公子萧遥已经上了场,而与萧遥对阵的却是此次唯一一个进入了武试的寻常人家子弟战秋。战秋肩膀很宽,四肢修长,身材轩昂矫健,面容更是高眉深目&,目光深邃&&&&,看起来十分英俊&&,但一双眼睛却是一只漆黑一只碧绿,有几分异族之貌。

    说起这个战秋也是十分传奇的人物&&。听说他原先不过是一个流浪在外的乞丐,不知怎么,练出一身的好武艺,还无意中在一次刺杀中救了皇帝,如今是御前二品的带刀侍卫&,可以说是侍卫之中的第一高手&,师承不详,不过依照他的出身&,若非陛下给了恩典&&,是根本没有资格参加此次的比试的。众人满以为接下来会看到一场十分惊险的战斗,谁知那萧家的萧公子上了台之后,还没有动作却突然一拱手道:“不要打,我认输了&?!?br />
    众人闻言&&,都是大吃一惊,有片刻的功夫满场是鸦雀无声,等众人回过神来&&,都是哄堂大笑&。

    阿丽公主失笑道:“你刚才已经说过这个萧遥公子武功很差,可我以为再文弱也能打两下&,你瞧,他还没有出赛&,便向人家认输&,多丢人啊&?!?br />
    李未央却是不以为然&&,目光凝在了那位萧公子的身上,在一众面容俊美的公子之中&,他的容貌最为平凡,甚至让人没办法留下印象&&&,可是那一身儒雅的气质却让人心生好感,她淡淡地道:“萧公子的长处在于文才&,而不在于武功,他深知自己的长处,避免自己的短处&,这又有什么可笑的呢&&&?若是今天他不顾自己武功的微弱&,当众输得很惨,岂不是更加丢脸吗?还不如大大方方的承认,反而让大家能够理解&?&!?br />
    阿丽公主闻言仔细一想&,的确是这个道理,点了点头道:“这也是,若是呆会儿输给了战秋不是更加丢人吗?”她顿了顿&&,又道:“可这样一来&,战秋岂不是赢得更加容易了吗?竟然不比就能进决赛&,真是让人觉得他运气太好了?&!?br />
    李未央微微一笑道:“是啊&&,省下这一场,他自然能够余下力气去和别人战斗了&?!?br />
    这时候就听见阿丽公主叫了起来&&,“是郭导&&,快看啊?!?br />
    李未央的目光投向了场中,这最后的一局是陈寒轩和郭导的比试,陈寒轩容貌俊朗&,一双眸子沉静淡漠&,寒光逼人,身形和郭导相仿&,虽然不如郭导玉树临风&&,但他的身上透着一种彪悍的气息,仿佛身体之内蕴含一种爆发的力量&,一举一动在优雅之间,又让人觉得震慑。

    李未央挑起了眉头,轻轻地一笑道:“这位陈寒轩陈公子,不知为何以前从未瞧见过&&?”

    郭夫人回答道:“他刚刚从山上学武下来,听说是陈家武功最高的公子?!?br />
    李未央点了点头道:“那么他和五哥的比试,胜负在五五之间了?”

    郭夫人想了想道:“的确如此,此次最有机会夺魁的便是他们两人。听说外头还因此开了赌局……但这陈寒轩十分厉害&,年满十八曾经连挑江湖上十大门派,震惊天下&,他在武学上是天纵奇才&,这一次被陈家召回来是要投入军中的……只不过我们两家早已经说好&,这一场比试点到即止&,千万不要因为区区一点小事&&,伤了两家的和气?!?br />
    要投入军中,这说明陈家不再满足于站在郭家身后了吗……李未央敏锐地抓住了这一点&,随即点了点头道:“的确,越是厉害的对手,动起手来的时候,越容易伤了彼此&,两家关系这么好,只是为了争夺一个莫须有的驸马之位,就破坏了情谊,自然是愚蠢的,母亲的考虑果然很周到?&!?br />
    郭夫人叹了一口气道:“我只不过是看郭导最近心情不好,才让他参加这次的比赛纾解一下,分散些注意力。再加上陈留公主喜欢热闹,所以才让他参与,在我看来,若是真的娶了寿春公主,对咱们家来说未必是一件好事?&!彼底?&&,面庞之上流露出了一丝忧郁。

    场上两个人互相施礼,开始交手。郭导的剑清逸灵动&&,满场都是雪光飞舞,十分的优美&。而陈寒轩的刀法却是大气端正,十分严密&,招式之间一派大家气度。郭导本就抱着打几招就下场的念头,所以一直漫不经心。打了片刻之后,他觉得退场的时候到了,身躯轻如鸿毛,手中长剑突然爆起一阵剑芒&,身形一闪,猛然攻向了陈寒轩。陈寒轩冷笑一声&,借力疾退,如大鸟翩然而飞,郭导连忙跟上,手中剑光一闪。陈寒轩不甘示弱&,一把长刀横在胸前,架住了那电闪雷鸣的一击&。郭导动作极快&,右手挽了一个?;?,再次向对方攻过去,这剑锋十分劲道&,陈寒轩知道不能强扛,向上跃起&,以空中闪身&&&,以退为进,在空中连踢出数脚。于这剑芒之上,直直踢向郭导的胸口。郭导并不心慌&,出其不意地踏上对方的刀身&&,身子一飘&,如鹤冲九天,避开了对方挽起来的森森刀剑之寒。

    众人只见到在场中郭导的身影时而如同矫健的苍鹰&,时而如同灵活的秋雁&,看得观战的人不禁大声的喝彩&。这时李未央才明白,当时郭导不想杀裴家的三公子&&,不是因为他不能,而是因为他不愿,他毕竟是一个心存仁厚的人&,所以不忍心伤害自己的师兄。如果这陈寒轩&,真的如同大家所说是个绝世高手&&,那么郭导在武学上的才华就更加令人惊艳了。

    郭导微微一笑,准备虚晃一招就下场,众人只见到郭导突然身剑合一&&,如同闪电一般刺向对方,原本想要故意刺空好给对方留下机会&,谁知陈寒轩手中长刀又是迎上来一挡&&,一声脆响,众人竟然看见长刀突然被拦腰折断&。郭导没有想到经过一连串的攻击,陈寒轩向来高傲的自尊心受到了严重的打击,以至于根本没有看出来他是故意想让,硬生生用刀去挡了&。

    此刻见到武器折损,陈寒轩整个人都蒙了,然而他毕竟是个武功大家&,转瞬之间他已经反应过来&,转身一刀&&,断刀如流光&,在郭导的手腕之上&,有力地滑过&&,本意似乎是要夺他手中的长剑以扳回这一成。郭导轻轻蹙起了眉头,?;ㄒ煌?,意图想要就此退场,可陈寒轩已经被挑起了战意,彻底堵在了郭导的面前,不给他借机会认输的机会,逼着他再次动手。两人继续对阵,众人只听到一阵精铁之声,等到他们分开之时,却看到陈寒轩面色如常,而郭导那俊美的面孔之上却是有些失色。

    李未央突然站了起来&,就在刚才她感觉到了不对劲,却又说不出究竟是哪里不对。阿丽公主吃惊地看着她道:“你怎么了?”

    李未央回头看了她一眼,目光却又迅速地转向了场上。

    此时陈寒轩已经横起断刀再一次地向郭导劈了过去&,在这十分紧要的时候,却看见看台之上有一人飞身而下,身如流星&,形如落叶,众人还看不清他是如何到了场上,就见到一把长剑架住了陈寒轩手中的断刀。

    众人一瞧,这阻挡比赛的人发束白玉冠,一身锦衣,若美玉雕成的俊脸上带着一抹雍容而闲适的浅笑,不是旭王元烈又是谁呢&&?只看他声音淡然地道:“两位都是人中俊杰&,不可生死相搏?!?br />
    陈寒轩一怔,随即不由恼怒,他是一个武痴,向来最看重的就是武功,这郭导的武功路数正对他的心思,他此时非要胜了对方不可。又怎么会退让呢?除非郭导认输为止&,他是绝对不会停手的。此刻他已经将父亲的关照都全部忘在了脑后……说着,他已经一把断刀挥开了元烈道:“让开&?!?br />
    元烈冷冷一笑&,一抖长剑道:“既然你想玩,我便陪你玩一玩好了?!?br />
    陈寒轩不禁大怒,他没想到这旭王元烈竟然要来搅局,他原本想要将这个自己看不起的绣花枕头轻易的打发了&,可是没成想到,这元烈的武功竟然不是他想得那么弱&。转瞬之间,元烈的剑芒已经向他袭来。陈寒轩呼吸一窒&&&,只觉得在惊涛骇浪中沉浮,对方剑势凌厉之极,却又不乏灵动飘忽&&&,比起郭导来,隐隐更为霸气&,显然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陈寒轩在情急之下&,急忙躲开,只见电光火石之间,元烈的剑气已经划破了他系在腰间的玉佩&。

    啪地一声,那玉佩摔在了地上,碎成了两截。

    陈寒轩心神一颤,握着断刀便冲了上去&,元烈见他执迷不悟,冷笑一声,身形移动之间,脚步在地上一带而过,急速转身,长剑轻轻一挥&&,便犹如漫天的光华在陈寒轩身上一过,那剑气迫寒而入,几乎让陈寒轩目盲。陈寒轩闪避不及,身形摇晃之间,急速挥刀,两两相抗&,轰地一声&&,他终究是倒退了三步&,双膝一软,狼狈地跪倒在地,而元烈从容收剑,神采飞扬,含笑看着对方,目光却带着森森寒意:“还要玩吗&&?”

    众人没有想到,旭王元烈竟然会突然插这一杠子,他可是公主的同宗&&,根本不可能参加比试的&&&,却为什么要出来帮助这郭导呢?更何况,郭导并不一定会输给陈寒轩??!而李未央却是捏紧了手,目光笔直地看向郭导。

    就在此时&,郭导手中的长剑突然落到了地上,一道殷红的血迹沿着他的手腕&&,蜿蜒而下&,滴落台上。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庶女有毒232》,方便以后阅读庶女有毒232 大放异彩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庶女有毒232并对庶女有毒232 大放异彩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庶女有毒232&。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