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1 各怀鬼胎

    李未央看着纳兰雪轻声道:“纳兰姑娘^,我们能够在青州相遇,这已经是一种缘分*,不知道能不能请你移步&^,与我详谈呢^?”

    纳兰雪定定地看着李未央^&,在月光下^^,这少女面容清丽,那一双古井般的眸子熠熠闪着光华,而她的脸上没有丝毫的作伪&*^^,只有一片平静的神情。舒残颚疈纳兰雪刚刚经历过大难,当裴徽的长剑搭在她的脖子上时^,她以为自己的这条命已经要交代在这里了&,却没有想到转瞬之间已经被李未央搭救&&^,再加上在青州她对李未央已经存了三分好感,此刻见她情真意切^&,纳兰雪犹豫片刻便点了点头。

    李未央笑道:“那么我们去马车上谈吧&?!?br />
    纳兰雪上了马车,却见到马车之内如同一间雅室,布置得十分的精巧,赵月倒好了茶水*,静静退到了一边。纳兰雪看着李未央道:“郭小姐,若是有什么奇怪的,便直言相问吧^?^^!?br />
    李未央没想到对方竟然如此坦白&*,便微微一笑道:“纳兰姑娘这一次是到大都找人的,而且是找的郭家的人,对不对?”

    纳兰雪一怔*,她没有想到李未央这么快察觉到了端倪^*,便轻轻地说道:“不错*,我是来找人的*,而且找的就是你二哥郭衍&?!?br />
    李未央面上浮现了一丝了然&,她早该猜到的&。幽幽地叹息了一声,她开口道:“你千里迢迢便是为了我二哥赶到大都*,可是你没有想到&^,一进门就看到他已经迎娶了妻子*&,是不是?”

    纳兰雪没有开口,可是她的面容在这一瞬间沉寂了下来&,那雪白的面上没有任何的血色&*。李未央可以理解对方的心情,可是令她想不通的是,为什么纳兰雪不把话说清楚再走&,她开口道:“难道你不想见一见我二哥*,问清楚他为什么要背弃你吗?”

    纳兰雪冷冷一笑道:“结局已经在我眼前^,难道问清楚了就能改变一切吗&*?还是说你要我学那叶芙蓉当场撞死在你郭家门前^,染了一地的鲜血,污了你家的名声吗?我不是那等女子^,做不出那样刚烈的事情&^,我只是想要离开而已*,再也不想见到任何郭家的人了*&?*^!?br />
    李未央听她所言,却是轻轻一叹道:“若是你心中没有疑虑,又为什么在城中转来转去呢^*?若是一个人心头存了困惑&,那她这一辈子走到哪里都是不会安心的^。纳兰姑娘&,我二哥之所以迎娶陈氏是为了家族的联姻,并非他本意?!?br />
    纳兰雪轻轻一笑,笑容中却带了十分的萧索。

    李未央见过这样的神情**,在很多很多年前,当她在铜镜之中,或者是水塘之内&,她都能够看到这样一副伤心欲绝的模样*。只不过那个时候的她,是被囚禁在冷宫之中的废后,而非如今显赫之家的贵族千金*,而眼前的纳兰雪总让她想起自己那时候的模样&^^,她想到这里*^&,声音柔和了三分道:“纳兰姑娘&,为什么要发笑呢?”

    纳兰雪淡淡地道:“郭小姐,你是个聪明的人,不光你很聪明^,郭家的人也很厉害,郭衍曾经答应过我此生非我不娶,可是他一转眼就为了家族利益,娶了他人,我苦苦等了两年却始终没有音讯,迫不得已便寻到了这里*,我才知道原来郭衍已经任了辅国将军*,而且正在任上*,并不在大都之中,我寻到郭家,原本是想在郭家停留*,等一等他,却没有想到,还没有来得及解释原委*,却看到了他的妻子^&。我又能说什么呢&?好像说什么都不对了?!?br />
    李未央看着她&,喃喃地道:“所以你打算就此离开吗?”

    这时候,纳兰雪的泪水如同珠线般流了下去^*,她扭过头去,快速地擦了眼泪*,这才回过头来道:“君既无心我便休,也只好如此了?!蹦衫佳┑男乜谌缤毫岩话愕奶弁醋臹^,那样的疼痛几乎让她没有办法坐稳**,整个人飘飘荡荡不知道身处何处*^。

    李未央开口道:“若是你要回乡&,我会想方设法派人送你回去*?!?br />
    纳兰雪轻轻摇了摇头道:“我已经没有家乡了?!?br />
    李未央看着她^,不由问道:“那么你是否有可以投靠的亲人呢?”

    纳兰雪复又摇了摇头,“这世上只有我孤身一人了^^^?&!彼盗苏饩浠癪,美丽的眼睛里快速地闪过了一丝悲痛**^,可是她却及时低下了头&&,没有让李未央瞧见。

    李未央见她神情难忍悲伤*,不由叹了口气道:“既然纳兰姑娘无处可去&,为何不留在大都之中呢*?我可以送你一间医馆让你悬壶济世*&^,偿你生平所愿*^^?!?br />
    纳兰雪看着李未央,面色之上有一丝惊讶&,语气更是震惊:“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李未央笑容和煦**,容色清冷道:“裴家人是不会轻易放过你的&,只要你今天离开了大都*,明天就会变成一具尸体&。你曾经是我二哥的心上人&^,他又有负于你,说起来也是郭家对不起你在先&,既然如此*,我为他们做一点补偿有什么不好呢^?你就当我们心头过意不去,踏踏实实接受了吧*^?!?br />
    纳兰雪只是轻轻地一笑道:“郭小姐,你果然知道一个人的弱点在哪里&,我这一生到处漂泊^,无处可依,无人可靠,甚至无家可归*&,唯一的心愿就是能诊治一些患者,多救一些百姓,我与你不过一面之缘,你却知道我心头所想^,实在是个聪明的人&?*!?br />
    李未央望着她&,眼神之中流露出一丝笑意:“你认为我可怕也好&^,心计深沉也罢^,我都不在乎*&。实话与你说,若是你离开了这里,裴家人一是不会放过你,二是极有可能会利用你对付郭家。二哥虽然有负你,可他也是迫不得已&&,我不能让任何人威胁到郭家^&,所以只有将你留在眼皮子底下看着&。纳兰姑娘^*,若是有朝一日,我将敌人铲除^,自当以千金相赠*,送你平安离开*。若是我不能对付敌手,我也会在最后之时保你安全*。你可相信我吗&*?”

    纳兰雪身体一震,看着李未央&,却是不知道该说什么*。

    李未央瞧着对方的神情有了三分的犹豫&,便接着开口道:“说起来^&,你是我的救命恩人^,我用一家医馆来回报你*&&,并没有什么了不起*^。你可以从容的收下^,也可以治疗更多的病人*&*,就当我在行善积德了&&?!彼底?^,她已经从袖子里取出了一张地契和房契&,放在了桌子上,推到了纳兰雪的面前,她慢慢地道:“这是大都之中规模最大的医馆,从今往后,你就是这家积善堂的主人了*。不管你需要多少的药材,要免费诊疗多少个病人,郭家都会无条件的支持你&&?&!笔率瞪?,郭夫人并不知道此事*,想要这样做的人&&,只是李未央而已。

    纳兰雪看着李未央,终于微微一笑^&,“郭小姐这么做,是为了彻底了结我和郭衍之间的情意吗?”

    李未央摇摇头道:“我是一个自私的人^,没有办法考虑那么多**^,我不关心你们之间的感情*,只关心这件事会不会威胁到郭家,会不会伤害到我的母亲&&。而你&&&,只能选择应或者不应*^?^!?br />
    纳兰雪扬眉道:“若是我不应呢?”

    李未央叹息道:“若是你不答应,那我便当作没有见过你。你现在就可以自行离去了,但若是裴家人再度拿你要挟我郭家,我不会手下留情&*,更加不会出手救你?^!?br />
    纳兰雪轻轻闭上了双目^,片刻之后&,她又猛地睁开^,随后她突然放下了身上的包裹&^*,从中取出了一张纸&,放在了桌子上,慢慢地道:“我不会白白收你的礼物,这一张纸便是我送给你的回报^,从此以后,我不欠你郭家的,你们也不欠我的&&&。咱们就此告别吧&*!”说着^,她真的拾起了桌子上的地契和房契*,转身下了马车^*。

    李未央吩咐赵月道:“你去请五哥亲自护送她进城,并且让郭家的护卫暗中?&;に??!?br />
    赵月点了点头^,应声离去^。

    就在此时,郭澄上了马车,他看着李未央*,目光里流露出一丝深沉道:“这件事,你真的不打算告诉母亲吗&?”

    李未央摇了摇头道:“不能让母亲知道&,她若是知道了^,二嫂也会知道*?*^!?br />
    郭澄叹了一口气道:“可我总觉得事情不可能一辈子瞒得住^,总有一天会传到二嫂的耳朵里去!?br />
    李未央道:“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这也是早晚的事,咱们早做准备也好?!?br />
    郭澄突然抬起黑亮的眼睛^,望着李未央道:“或者我们可以坦言相告&?!崩钗囱胍×艘⊥?^*,随即将桌上折叠起来的^、纳兰雪交出来的那张纸,递给了郭澄。

    郭澄接过来,就着烛光一看,却是整个人都愣住了&^,良久他才开口道:“没有想到,他们当初竟然还有一纸婚书&?!?br />
    李未央点了点头&&,看着那纸上烫金的字道:“二哥既然与她定情,他又是一个十分信守承诺的人,必定会留下凭证*,这一纸婚书,若是纳兰雪执着去告一状^,郭家就会成为满城的笑柄。更严重一点*,停妻再娶,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名声啊*&。二哥的这个辅国将军是做不成了,还会连累郭家百年清誉就此完结^?*^!?br />
    李未央也不想做的这么咄咄逼人**,只不过在越西一朝,有了这一纸婚书**^,纳兰雪就等同于郭衍的未婚妻^。然而郭衍却抛弃了自己的承诺*,转而迎娶了他人,这跟那榜眼抛弃青楼女子^,可完全是两个概念*。那榜眼与叶芙蓉虽然有了婚姻之盟,可毕竟是口说无凭^,再者&*,贵贱有别,他是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容纳一个青楼女子的^^*。事实上,他若是没有贪慕富贵&,迎娶那高官之女,完全可以娶了那叶芙蓉做妾室*,谁也不会多说他什么&?*?伤擞⑿氯?^,将对方拒之门外、狠心不理&&&,这才会造成了负心薄幸的名声。但是对于郭衍而言,明明有已经订婚的妻子,却抛弃了对方,这跟停妻再娶&,又有什么区别呢*^*?对世家豪门而言&^,实在是败坏门风之事。

    郭澄看着那一纸婚书^,心头却是漫过一阵一阵的寒凉:“若是刚才这纳兰雪落入到裴家人的手中,恐怕……”他的话没有说下去&,却突然举起婚书^,放在那蜡烛之上点燃了,看着烛火将那烫金的字一点一点卷起来,最终变成一片灰烬。

    李未央默默地看着**^,神情变幻不定&。却听见郭澄叹息一声道:“虽然你将自己的目的说的这么功利^&,可我却总觉得,你是诚心想要帮这个姑娘?!?br />
    李未央看着郭澄,似笑非笑道:“哦&,何以见得呢?”

    郭澄微微一笑道:“若是你真的狠心绝情^,刚才大可以杀了她灭口,神不知鬼不觉&^,谁也不会怀疑到了郭家人的头上,裴家更是没有办法再拿纳兰雪的事情来威胁咱们^??墒悄忝挥?,还送给她一间药堂&,并且派人?&;に??!?br />
    李未央含着一缕淡淡的笑意,嗤笑一声*&,道:“那不过是监视&!”

    郭澄摇了摇头道:“不&,不是监视^,就是?;!我敢肯定!”

    他这样说着^^,李未央却轻盈一笑^^,神色舒展,慢慢道:“?;ひ埠?&,监视也罢^,我只是不希望母亲因为此事&,受到丁点的伤害^^?!?br />
    郭澄轻轻叹息了一声道:“这件事情总算暂时平息下来了,二嫂不知道,也算是避免了一场大乱&?^!?br />
    李未央眼中冷芒乍起,笑容之中含了三分冷冽道:“不光是大乱这么简单*,只怕还会牵涉到郭陈两家的联盟^?!?br />
    郭澄心头一跳^^*,看了李未央一眼&?纱耸崩钗囱胍丫拖铝送?,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只把目光凝在那一团被烧成灰烬的婚书之上。

    裴府*,夜凉如水^&^,月华泛着淡淡的清寒,花园里有一汪碧波湖水*,却是死水,借以聚财之意。湖中水光洌洌,间或有锦鲤游来游去^。一阵风吹过**,湖水泛起了微微的波纹。裴弼施施然推开了书房的门,走了进去^。而他的身后则跟了裴徽,亦步亦趋,十分忐忑的模样*,全然不复往日里的镇定。

    裴徽一进门,便急急地道:“大哥*^&,今天的事?”

    裴弼看了他一眼^^^,关怀地道:“身上的伤包扎好了吗?是不是很严重&*?不是跟你说过,发生任何事情,都要好好保全自己&^,为什么不多带一些人?你真是太不小心了&!?br />
    裴徽低下了头*,一言不发*,在自己的兄长面前^,他竟然仿佛一个做错了事的孩子一般,流露出了不知所措的神情^&。事实上,从小到大,父亲对他都没有多少关怀,而从他有记忆开始,最关心&&、最爱护他的人就是裴弼。但奇怪的是^&,裴弼对其他兄弟姐妹却并不十分喜爱,唯独对他^,仿佛倾注了所有的关怀^^,所以这么多年来,他最敬爱的人就是大哥。

    裴弼叹了口气道:“素日里,你计谋过人,怎么今天会做出这么糊涂的事呢?”

    裴徽心头巨震,他该怎么说呢^?他一个字也说不出来&,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如此的冲动?事实上,早在发现纳兰雪的时候^,他就应该想到,这极有可能是一个陷阱?*?墒撬兔趁橙坏卦粤私?,甚至顾不得思考过多。现在想来*,这一切都是李未央的阴谋?^?&^!

    他悔恨到了极点,竟然双膝跪地&,对着裴弼道:“大哥,都是我的错!若非是我,三个弟弟也不会尽皆折损*,妹妹也不会受奇耻大辱&^&。父亲已经杖责过我*,可是我的心中始终无法释怀*。眼看着那李未央无比得意^^,我却是无计可施^^,今天竟然差点连自己的性命都断在了她的手上&*,若非大哥及时相救……”说罢,他袖子里的手握成了拳&&,眼神也充满了对李未央的恨意**?^?墒瞧婀值?,面对裴徽的怒火中烧,裴弼的眼神竟是让人料想不到的平和温柔,甚至带上了一种漫不经心的神态&^。

    裴徽继续道:“请大哥教我*,该如何报仇&*!”

    裴弼叹了一口气道:“此次你们在草原上的事情&*^,我都已经听说了*。并不怪你^,你先起来吧&!?br />
    然而裴徽却始终跪在地上^,他不肯起来&。

    裴弼顿了一下,又道:“李未央心机深沉*,步步为营&,她的每一个计谋都是针对裴家的。你虽擅计谋,却不擅应变,所以才会如此惨败^,此为其一^。李未央依托郭家&,先有旭王元烈^,又有静王元英相助&&*,此乃女中豪杰,非寻常闺阁之女可比。你们兄弟实在是过于鲁莽了,所以完败^*,此为其二。其三么*,这些都是外因,李未央的智慧才是她最大的武器,在她的眼中,你们的生死^,不过是一场游戏罢了&&&?&*!?br />
    裴徽震惊地看着对方*,他斟酌着道:“那依照大哥看&*,此事该当如何呢?咱们什么时候才可以向李未央报仇?”

    裴弼淡淡地一笑&,摇了摇头,“如何能够报仇呢?”他像是自问^,又像是在问裴徽&^。

    裴徽疑惑地看着他道:“是,这件事情我做不到**,只能依靠大哥你*&!”

    裴弼笑了笑,那笑容之中仿佛带了三分自嘲:“我自己都身体不济&,早就醉心于休养之术*,根本无心于争权夺势,你靠我,我怕是要辜负你了?!?br />
    裴徽闻言一怔^^*,裴弼从小身体一直不是很好^,而且常常离京养病*,这些年来*^,府中的事务都交给他处理*,所以他也养成了事事都要照料裴家其余人等的性格,正是因为他稳重的性子,所有人都以为将来裴府是要由他裴徽继承的??墒谴有〉酱?*,不管他有什么事情,遇到什么困难,最终能替他解决的,不是他一向敬畏的父亲,而是眼前这个看似孱弱,却笑得云淡风轻的兄长^。现在他已经没有别的法子*,只能求助于对方了。他开口道:“大哥虽然你身体不好&&,可却是一个运筹帷幄,决胜千里之外的谋士,我相信你是可以对付那李未央的?!?br />
    聪明如何,运筹帷幄又如何?他生来就有痨病,动不动就咳血,哪怕娶了妻子也不过是个摆设,根本都不能算一个正常的男人……相反*,二弟裴徽高大英俊*,文武双全且广有人缘**,他具有一切自己梦寐以求却永远得不到的东西,他才是整个裴家的希望。所以对于裴弼而言,每次看到这个二弟的成功,都等同于看到自己的成功,他更是将自己的一切希望都放在了裴徽的身上。

    听到二弟这样说,裴弼没有开口说话^,他静静地看着自己的弟弟,却叹了口气道:“刚才有多么凶险^,难道你没有看出来吗?若是那李未央知道我未带一兵一卒,她断然不会放你我安全离去?!?br />
    裴徽顿时愣住了*,半晌才回过神来&,道:“难道大哥你刚才根本就没有带人来埋伏吗?”

    裴弼微微笑道:“我不过是从温泉山庄回京,哪里会带什么士兵呢&*?是那李未央过于多疑*&,所以才会上了当&*?!?br />
    裴徽冷笑一声道:“她的确是很多疑&*,也很谨慎??墒钦庖换?,她却是万万想不到,原来你唱的是空城计?!?br />
    裴弼叹了口气^,那神情似乎闪过一丝什么&*,面上似笑非笑,他看着自己的弟弟,慢慢地道:“正是因为她心思深沉&,果断狡诈*,这样的人往往也就最多疑。我便是利用她的这个弱点,诈她一诈而已。她便是知道我在说谎,也会放我们离去的*,一切事情都在她一念之间罢了*^!?br />
    裴徽闻言,不禁看着自己的兄长&^,讶异道:“为什么&&^?”

    裴弼微微一笑道:“一有机会,宁可错杀一千,也不放过一个^^。一遇威胁&,宁可退让百步,也不前进半分。这就是李未央的个性。从你传给我的书简看来*^,这个女子最大的毛病便是多疑。在运筹帷幄的时候,这个特点固然能够令她面面俱到,可是一旦到了决策的时候,她不免也会瞻前顾后*,思虑颇多。尤其,你应该感激郭家**?&!?br />
    裴徽的瞳孔忽然收缩,他完全不明白对方在说什么&^,不由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道:“感激他们*?*!他们杀了我三个兄弟&,还让我感激他们^!大哥你是疯了不成吗&?!”

    裴弼笑容和煦,声音温柔道:“从某种角度来看,郭家是那李未央的后盾??墒悄慊灰桓鼋嵌热ハ?,却也是她的弱点,不是吗?没有郭家,她是河滩上的一块黑石*^,虽然不值钱,却能让你头破血流&。如今她已非昔日孤女^,而是真正的精美玉器^^,如虎添翼的同时&^&,却也不免怕敌人碰坏了她而畏首畏脚^。所以很多事情^,都要从两面来看^!彼杂镒谱?&*,谈笑之间已经将李未央分析的十分透彻了*。

    裴徽怔怔地看着自己的大哥,想不到对方仅仅凭借着自己送去的只言片语,便将李未央里里外外看得一清二楚,他不由笑道:“大哥^,难怪姑母总是说你才智近似妖?^!迸岷蠹徨鲆幻?,便作出了这样的评价,可当时他们并不相信,只以为姑母不过是在说笑,因为所有人都知道^,裴家最优秀的公子&^,便是文武双全的裴徽。

    裴弼看着裴徽,笑容淡漠,裴后是说了这一句话^&*,却还有第二句话,她说,你才智近似妖,可惜^&,一辈子注定当不了英雄*。的确,裴家到了这一代,需要有一个杰出的人物来举起整个家族的大旗。本来这个最好的人选就是裴弼&,可惜一个英雄,可以眼瞎可以耳聋*,却绝对不可以是一个没有生育能力的残废,更不可能是注定活不过三十的男人。

    见兄长不说话*,裴徽大声地道:“眼看郭陈两家声势渐旺*,咄咄逼人*^!大哥&,若想要裴家长治久安,必须要想法子除掉郭家和那李未央*^!”他口口声声,还是这句话而已。

    裴弼看着裴徽**^^,烛光在他的瞳孔之中跳跃,眸光盈盈若火,却开口道:“二弟*,你的眼光太过短浅了,要除掉李未央,其实并不困难,只要你把握住了她的弱点*,她也不过就是一个提线木偶,任由你操纵罢了??墒悄悴桓萌绱说男募?,竟让对方瞧出了你的破绽。依我看*,你最近就在府中**,不要出去了*?!?br />
    裴徽咬牙道:“你又让我忍耐吗?我进宫去,姑母也是这么对我说的*^,可是忍来忍去,我究竟要忍到什么时候^^?^!”

    裴弼的眼神变得深沉,他的声音很轻&,却铿锵有力,“一切都交给我吧&,到了报仇的时候,我自然会让你手刃李未央的?!?br />
    裴徽深深地看着自己的大哥^&^,目光之中却流露出更深的疑惑,他不知道大哥从哪里来的自信,竟然能够说出这样的话来。就连裴后也没有向他如此的保证过,而这时候裴弼已经站了起来*,他打开了旁边的窗户&&,举目远眺&,却不知道在看些什么。只见到烛光之下^*,裴弼的身影十分的孤单,在黑夜之中^*,拉出一道长长的影子,寂寞却又冰冷&。

    第二天一早,李未央来到了书房&,她看见自己的弟弟李敏之正趴在桌子上^,小小的身子却握着长长的笔**,一笔一划在宣纸上写着什么^。她走到他的身后去瞧,却发现这孩子不过是在涂鸦,只是……她看了一眼,主动问敏之道:“敏之^,告诉姐姐^*,你在画什么呀*?”

    敏之笑指着李未央,十分开怀的模样。

    李未央瞧他,不由笑道:“是在画我吗?让我瞧瞧^?!彼底?,她装模作样地提起了宣纸,仔细地看了又看&&*,点头赞许道:“果真画的很像**&?^!泵糁Φ酶?,拿着笔手舞足蹈了起来*,把一张小脸上甩得都是墨汁。李未央抱起了他,轻轻地捏了捏他的脸,指尖尽是软软的触感&&,她的声音也不禁温柔下来,在他耳边笑着道:“敏之&**,姐姐陪着你玩*^&,好不好?”

    李敏之鼓起了脸^,兴奋地点了点头*。那大大的眼睛含着水光看着李未央*^,声音软软的:“姐姐陪我?!庇氪送?*,他仿佛在她的怀中找到了温暖一般,紧紧地贴着她的身体&,李未央轻轻地抚摸着他娇小的背脊,微笑道:“等你再大一点,姐姐亲自教你画画?!?br />
    就在这时候,门外传来一阵笑声,李未央看向了门边&*,却见到静王一身华服&^*,面带笑容地走了进来*。元英微笑道:“小公子想要学画,我自然会有名师推荐?!?br />
    李未央看着他,神情不过是淡淡:“多谢静王,等到有需要的时候*,自会相告的?&!闭饷飨跃褪遣宦渡耐凭芰?。

    元英目光却停在李未央的面上,挂起了一抹笑意道:“好久不见*,嘉儿可还好吗*?”自从草原回来,元英足足有一个月没有踏入郭家一步。李未央装作不知,只是笑容如初道:“嘉儿一切都好,多谢殿下挂心了&?^!?br />
    元英笑容十分的平静&,他淡淡地开口道:“为什么母妃召你进宫*,你也不去呢^&?”

    李未央并不以为意,长长的睫毛垂下道:“母亲从草原回来,身体便一直不佳,我在家中陪伴她*,轻易不出门的&。这件事情早已经向惠妃娘娘禀报过了?!闭饩浠熬鸵丫得髁怂辉敢饨睦碛?^。

    元英静静地望着她&&,黑色的眸子里看不出一丝喜怒*,只带着几分探究几分沉思^&,李未央不愿意瞧他的目光*,反而缓缓地转过头,摸了摸敏之的头*,敏之不解地看着这两人*,目光之中显得有一丝诧异*^。

    静王元英笑着走了过来,随即他从怀里取出一个拨浪鼓&,那拨浪鼓之上挂着的鼓槌却是纯金打造,极为精巧^^,鼓身上面还雕刻着无数美丽图案^,一下子就把敏之的注意力吸引过去了。元英敲了敲拨浪鼓^^,随后便将那小鼓递到了敏之胖胖的手中,敏之却不肯接^,只是看着李未央^^,李未央轻轻点头^&,敏之这才兴高采烈地抱住了拨浪鼓,大眼睛好奇地看着*,胖胖的小手摇了摇*,倾听那声音,而后笑开了嘴巴&。元英然后道:“小公子喜欢就好^?!?br />
    李未央瞧了他一眼道:“多谢了&*?!?br />
    元英亦是苦笑,他总觉得李未央对他的态度十分的冷淡,尽管他已经想尽了一切法子去靠近她,却始终没有丝毫的改善^*。事实上*^,在元英看来,自己没有任何一点逊于那旭王元烈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李未央却始终没有将他们相提并论的意思,甚至连一丝争取的机会都没有给他*,这让静王感到十分的挫败。

    他不禁开口道:“我找你,是有些话要问清楚?!?br />
    李未央看了他一眼,面上闪过一丝了然:“静王殿下是想要问*,那一日诛杀裴氏兄弟的事吗?”

    元英点了点头道:“是,我一直都想问*,却一直都不敢问*。我很想知道,你为什么宁愿告诉旭王元烈让他参与此事&,却不让我知道呢&?”

    李未央叹了口气道:“我不让你知道^,是为了静王你好*?!?br />
    元英皱起了眉头,俊美的面上笑容微微收敛,低声道:“哦,为了我好&&?此话怎讲^?”

    李未央微微一笑:“要知道这件事情未必能成功,一旦出了事*,郭家就是第一个受责的。静王若是不知道^^,那还可以推脱*,若是你也知道了,岂不是要和郭家一起遭殃吗*^?既然如此^,还不如不要知道的好*。反正这件事情的结果^,对静王殿下只有益处**,而没有害处*,不是吗^?”

    元英看着她**&,笑容慢慢变得和悦&&,但事实上只有他自己知道,李未央说的很好听,真相是她根本没有把自己当成自己人^,他顿了顿,幽幽地道:“那么*,你就不怕连累旭王元烈吗?”

    敏之有点不耐烦了^,他在李未央的怀里挣动了一下^,李未央叫过赵月^&,将敏之递给了她^,随即道:“带他出去玩吧^?!闭栽驴戳嗽⒁谎?&,李未央对她摇了摇头,示意不碍事的^。

    等赵月带着敏之出去**,李未央才回过头来看着对方道:“静王殿下,我让元烈参与,自然是有一定的必要*。我要怎么做&,其实并不需要向你解释&。只不过碍于彼此的合作关系,我才向你说了这么多话。你只要知道结果是有益于你,不就好了吗?为什么要咄咄逼人的追问呢&?”

    元英忽略自己剧烈的心跳声&^,快速道:“你终于承认了吗?你叫他元烈**&,却叫我静王^,亲疏之间^,已经十分明了了&&?!?br />
    李未央皱了皱眉,随即后退一步^*^,却听见元英冷笑一声,他猛地伸出了右手,一手揽住了她的腰间&^,将她往身前一拉*^,在她耳边冷冷地道:“你就这么讨厌我吗?”

    李未央直视他已有怒气的双眸*&,缓缓地道:“静王殿下*,请你注意自己的身份!”

    静王望着眼前如同白玉一般精致的面孔^^,那乌黑的双眸,眸子里映出的是冷淡和拒绝,他英俊的眉目之间怒意更甚*,不由笑了笑,开口道:“看来你的确是喜欢那元烈的&,他有什么好呢?只是因为他那一张脸比我生得俊俏吗&&?”

    李未央冷笑了一声^^,却在转瞬之间,挣脱开了元英的束缚,她看着对方的怒容&,嘴角轻勾道:“难道郭嘉一个区区的女子,在殿下的心中^,比得上你的皇位重要吗?”

    静王一怔&&^,随即看着她^,目光变冷道:“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李未央微微的一笑&&,“如今太子爪牙锋利,羽翼丰满,又有裴家一手支撑。秦王更是重权在握*,雄心万丈。诸位皇子们表面上是兄弟,背地里却是互相捅刀子,叫人胆破心惊。如今静王已经成了众矢之的,在这种情况之下^,你需要郭家的支持,更需要元烈站在你这一边。你或许是有些喜欢我,但还没有为了我而到可以放弃皇位之争的地步,不是吗&*?若是你肯后退一步&,我自当劝服元烈&&,让他支持你,这不是一件皆大欢喜的事吗?”

    静王冷笑一声,道:“皆大欢喜?原本属于我的东西,变成了别人的,我又有什么欢喜可言呢^?郭嘉^,我实话与你说***,咱们本就有婚姻之约^,可你情愿跟着旭王元烈,做一个闲散的王妃&*,这是打了什么算盘*,难道你真的那么喜欢他^&,喜欢到可以不顾一切的地步^&?”

    李未央轻轻地一笑道:“静王殿下多虑了*,在我的心中^,感情从来不就是最重要的。我这么说,完全是为了你打算&&。若是不然,你将此事好好的思虑一番,看为了得到我而和元烈彻底翻脸,是不是值得^^&?&!?br />
    静王看着她,眼中似笑非笑道:“若是我同意后退一步,你又能给我些什么?帮我筹谋吗?”随即他看着李未央,笑了笑道:“心思诡诈之术&*,你或许有些心得**,可是朝堂之上^&,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你却未必能够做到了吧?!?br />
    李未央轻轻地一笑&&,随即摊开了宣纸^,然后在上面开始写了起来,静王看着她*,不知道她要做些什么^&^,就静静地望着,可是越看他的神情越为郑重&&。

    李未央有条不紊地写着,屋子里墨香阵阵^,空气芬芳,等写完了,宣纸上面密密麻麻的缀着四五十个官员的姓名和现在的职务^。她写得很快,几乎是一蹴而就&^,没有丝毫的停顿&,可见这些人的名字^,她已经烂熟于胸了^*。

    元英没有想到&,李未央竟然知道这些人^&。在这几年之中^,他和他们都曾经有过接触&,甚至于很多就是他准备拉拢的对象。

    此时李未央放下了笔&,又沉吟了片刻,在这些人的名字上面圈圈画画,又添了几个名字^,再划去了几个人*,才递给了他道:“这张名单之上,我划了横线的,殿下可以收买^?;サ氖翘拥男母?&,殿下不要再浪费心思&?;褂心切┰诿窒旅娴懔说愕?&,都是一些表面中立的大臣*,也是最近太子和殿下都极力拉拢的对象&,但他们是陛下为下一代储君留下的忠臣和孤臣,依我看,殿下不要和他们走得太近^&,否则会让陛下以为*,你有心争夺帝位&,而且已经蠢蠢欲动了?!?br />
    元英面色轻轻的一变,随即开口道:“为什么你都知道&,你一直都在盯着我吗?”

    李未央一笑道:“朝廷之中*,数来数去,有用的人也就这么多*,这也没什么难的*^。而且若是我不了解朝廷大事&,又怎么为静王殿下出谋划策呢?”

    静王看了看那份名单&*^&,指着其中一个人的名字道:“你对朝中之事还不是十分的了解*。这位鸿胪寺卿杨俊杨大人,他很快就要归入我的阵营了?&!?br />
    李未央看着杨俊的名字^&,却是微微一笑道:“殿下可知道,这杨俊曾经是十三年前的状元郎?本该有着大好的前途,受到陛下的重用*^*,却不知道为什么,仅仅是因为说了一句戏言,惹得陛下发怒,将他一贬三千里,足足历练了十三年^,才放他回到大都*。这件事情&^,殿下不觉得奇怪吗^?”

    静王冷笑一声道:“他年轻时候不懂事,口出狂言惹恼了我父皇,自然是贬官丢爵,又有什么奇怪的呢!”

    李未央却是摇了摇头道:“我看是未必。这位杨俊杨大人,聪明果断,行事沉稳,若是他不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又怎么能凭着一张考卷^,在数万名才子之中脱颖而出呢^?他之所以中状元,不是因为他有才华&,而是因为他懂得圣意&。而陛下之所以将他一贬三千里&,不是因为他犯了错*,而是为了让他免于裴家和郭家的笼络^*。陛下培养他,是希望他成为一代孤臣*,也是为了?;に?^!殿下难道看不出来吗&?”

    元英震惊地看着李未央^,这一点他竟然忽略了!只因为父皇对这杨俊过于的严苛*,以至于让他一时疏忽^,起了拉拢之心&?&?墒窍衷诒焕钗囱胝饷匆坏悴?,他突然明白了,杨俊是被一贬三千里,可是这十三年来*,他历任了十四个州郡的长官&,做了无数有益百姓的事情&,官声也是十分的清明^,这才被擢升到了大都,可是依旧没有被重用,只是被封了个区区的鸿胪寺卿*。眼下看来&,父皇是要将他留做大用了,只不过什么时候才是大用呢?当然是下一任天子登基的时候……现在自己和杨俊走得太近^,只会让皇帝看穿自己的心思,到时候,恐怕不用跟太子斗,他就先自己倒下了。

    元英心头一洌^,不由又指着另外一个人道:“那这个孟伟呢^,他对我素来不假辞色&,你为何说我可以拉拢他呢?”

    李未央轻轻地一笑道:“这个道理其实十分的简单,殿下身在局中,一时不能明了而已^。这个孟伟在兵部任侍郎,上头有太子的心腹姜大人压着&*,怎么也不可能升迁,他纵然投靠了太子,又有什么用呢&?哪一年才能做到兵部尚书的位置^,更遑论更进一步^!孟伟在十年前,曾经有一首豪迈的诗篇*^,立志要做天下第一宰相,这样的一个人,如何肯屈于姜大人之下。而且*,既然姜大人投靠了太子,那孟伟必定不会再效仿他,他只会想着另辟蹊径。目前为止&,就数秦王和静王你势力最大,他必然从你们之中择出一人。所以现在&,他不过是在观望而已!?br />
    元英冷冷地一笑*,“那你又怎么会知道,他一定会投靠我呢&?”

    李未央淡淡地道:“孟伟是个聪明的人,他是兵部侍郎,兵部执掌兵符^。周贞手上又有十万京卫……孟伟若是和秦王走得近了*,只怕这侍郎的位置他也保不住了*^。而且秦王本就是个武将&,身边更是猛将如云,轮不到他献殷勤&。与之相反&,他若是暗中支持静王殿下你,反倒好是一桩好买卖?!?br />
    李未央说着,笑容十分的清浅*,而静王元英则看她看得目不转睛^&,他心头震惊之余^&,更觉得李未央奇货可居,不由点了点头道:“好,嘉儿果然了解朝中局势^?!?br />
    李未央那一张白玉般的脸上,一双瞳孔越发黑的深不见底&&,笑容也依旧和煦温柔,只是这个女子城府之深^,已经让静王元英心中生寒了*&*。他继续道:“那我该怎么办呢&?”

    李未央勾起了唇畔,眼珠黑若琉璃:“中庸之道无处不在。殿下将来要当上太子,继承皇位,也要深谙此道&。过于懦弱*,不能服众&*,无法继承皇位**^^、驾驭天下*&*,陛下不会要这样的继承人。过于贤德,众人归附,声势太大^&,又会危及陛下的位置^,使其他人保持戒心。所以从今以后,你不能不得人心*,也不能太得人心^,一切都在一个度上。静王如此聪明,应当知道该如何做*?!?br />
    静王注目她良久,终究微微一笑道:“以后还要多多仰仗你了!?br />
    李未央表情淡然^,笑容恬淡:“静王殿下何必这么说呢,郭家和静王本就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郭嘉身为郭府的一份子^^*,当然要为静王出谋划策,助你早日登上大宝*,也好共享富贵?!?br />
    李未央这样说着&,两个人突然心照不宣地笑了起来*,只是笑容之中却是各有心思,互相提防,彼此心怀鬼胎而已……

    ------题外话------

    编辑:我发现了越西和大历的不同,大历的美男虽然心狠手辣^,但都是正常人^,越西的^,都是变态……

    小秦:颇有见地。

    编辑:你用了纳兰雪亲的名字来客串,能不能把我的名字也用上,我要风华绝代&、聪明绝顶、温柔善良**&、出身豪门一一+

    小秦:可以虐死吗……

    编辑:(t___t)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庶女有毒231》,方便以后阅读庶女有毒231 各怀鬼胎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庶女有毒231并对庶女有毒231 各怀鬼胎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庶女有毒231*。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