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9 庸医害人

    寂静的夜空下,阿丽公主独自一人站在帐篷前面*,她的身后突然传来了脚步声*,那声音很轻*&,却很温柔&,像是一步一步踏在了阿丽的心上。阿丽没有回头^,便知道背后是谁^*,她轻声地道:“你听&,好像有人在唱歌*&!?br />
    李未央用心地去听,却发现不知从哪里的草地传来牧民的歌曲&,调子十分悠扬&,词也很古老,让人的心情无端就平静了下来。李未央微笑道:“你还是很舍不得自己的故乡吧,真的要和我们一起回越西去吗?”

    在李未央看来,没有人希望背井离乡*,就算是她&,也对大历有过一段很深的感情&,只不过她的经历很特殊&,如今家*、国在她的心中已经不重要了*,而对于阿丽公主*,她生在这里^、长在这里*,已经习惯了单纯放牧歌唱的生活,也许这个干净的草原才是适合她的*,李未央这样想,便继续道:“现在还不晚^,你可以反悔?&!?br />
    阿丽摇了摇头道:“不,哪里都没有净土,这里已经不再是我的家?!?br />
    李未央看着她的侧脸&,没有说话。阿丽突然回过头来,看着月光之下的郭家小姐,乌黑的发,漆黑的眼睛,雪白的皮肤&,宁静的眼神,光是看着就有一种让人心中安定的力量*。阿丽轻轻地笑了笑道:“大君在的时候^,所有的人都畏惧他*,敬重他,可是如今,五哥马上就要做大君了,我觉得他镇不住那些人的,早晚有一天,有人会在这片草原上燃起大火**?*!?br />
    李未央没有说话,她知道阿丽公主说的是对的,越西皇帝扶持五王子登上大君的位子,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没有说,五王子懦弱&,缺乏魄力*,五年之内草原之上必定会再次爆发战争。一旦开始混战^&,那这十七个部族的联盟就会变得四分五裂,一盘散沙*,互相争夺&,草原再也不会有力量团结起来去对抗越西了。这远比越西花时间^、花精力*,去照看这个地方要好得多。这些话^,她相信自己不说&,阿丽公主也会明白的,这个姑娘虽然天真单纯,可是并不傻&。

    这时候,那歌声越发的悠扬起来,仿佛四面八方有人在轻声应和,李未央抬起头^,一轮圆满的月亮挂在天空,月光散发出白色的光芒,漫天都是星星的银光^,这美丽而浩瀚无边的草原上*,甚至连每一根草叶之上,都反射着星月的光芒^,让人心中不由产生敬畏&。

    李未央看着远处,突然听见阿丽公主道:“你见过草原上的日出吗?”

    李未央摇了摇头,阿丽公主笑道:“我想要最后看一眼日出,明天一早我就和你们一起回去&?!?br />
    李未央点了点头,刚要说什么&,却被风呛住了^,咳嗽了起来*。赵月连忙将李未央用披风包裹了起来*,“小姐身体还没好呢^?^!?br />
    李未央这场风寒整整拖了十五天,把郭夫人都急坏了,不要说那些随行的太医挨个被郭夫人拎过来给李未央瞧病*,连草原上的巫医她都请来了,什么法子都试了,李未央的病情却没有好转,反倒还有日渐沉重的趋势*。郭夫人实在是紧张^*。狩猎一结束便急忙催促郭家人上路。所以&,他们第二天便要离开草原了^。李未央转过身向自己的帐篷走去,却不知为什么走了半路又转过头来*,看了阿丽公主一眼^,那纤细的背影在寂静的天空之下看起来格外的寂寞,火红的身影仿佛要融入这黑漆漆的夜空之中&,李未央叹了一口气&,随即对赵月道:“走吧&?&!?br />
    第二天一早*,地平线刚刚泛起蓝白色的微光,整个越西的营地就开始动作起来&。禁军们调整了队形*,仆从们整理了行装&,一辆一辆的马车开始返程,李未央轻轻掀起了帘子,郭导正骑着马守在她马车旁边*,风扬起他身上乌黑的大髦^,郭导的眼底有一丝清冷的银光在流动,他似乎察觉了李未央的目光,转过头,看着她果真在瞧着他*,便微微的一笑,只是那么目光之中似乎有一种说不清的情愫。

    李未央心头一惊^&,就在这一瞬间^,她对于郭导的心思突然有了点了悟,她轻轻地放下了帘子。郭夫人问道:“怎么了?”

    李未央回头*,却是一副平静的笑脸,仿佛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母亲,我是想要最后再看一眼这草原?!?br />
    郭夫人感到奇怪:“这个地方这么空旷,到处是野兽,人们茹毛饮血十分的荒寂,又有什么好看的?难道你喜欢这样的生活吗?”

    李未央的目光幽寂,笑容恬淡:“是的,我喜欢这里的生活**,喜欢这里的牧民^,最喜欢他们唱那听不懂的牧歌,这很有趣不是吗&?”

    郭夫人笑着摇了摇头道:“你啊^,总是喜欢这些稀奇古怪的东西?&!?br />
    这时却听见李未央咳嗽了起来&,郭夫人上前握住她的手道:“手还是这么凉,赵月,把火炉生起来?!?br />
    李未央笑着道:“我没事&,不过有些风寒没有痊愈,母亲不必担心?^!彼谥姓庋?,心中也没有过于在意。风寒要痊愈*,没有十天半个月那是不可能的&。李未央觉得自己本就风寒入体&^,加上草原风大才会这么严重,等到回到温暖的越西&,病情自然会减轻的。

    这一路车马劳顿^*,郭夫人只怕她的病情会加重^,便轻声地道:“我知道了^,再走两天就会到达青州^,请说那里的名医很多,咱们停下来*,休息一下^?^!?br />
    李未央不禁失笑&^,“这随大队人马回去,怎么会因为咱们而耽误时间呢^?”

    郭夫人微笑道:“你放心吧*,这事情我会和你父亲说的^?&!?br />
    李未央不再坚持了^,她只是觉得特别的疲惫&*,再加上马车之中已经燃起了火盆,一时暖洋洋的。郭夫人也不怕传染了风寒,一直在旁边守着李未央&,神情之中是无比的担忧&。

    阿丽公主也坐在这辆马车上,她看着郭夫人母女,眼睛流露出一丝羡慕的神情。郭夫人看见阿丽公主,不禁微笑道:“公主^,有件事情我一直没有问你,你跟着我们回去^,就不怕你其他的亲人伤心吗*?”

    阿丽愣了愣^,随即笑了^,那笑容之中似有一丝寂寞*,“除了三哥之外我没有别的亲人,我母亲早在我十岁的时候就去世了&?!?br />
    郭夫人一愣,随即目中流露出了一丝怜悯和同情,她向阿丽公主招了招手*&,阿丽竟然非常听话的靠了过来^,也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郭夫人的身上有一种母亲的味道^,那是很温暖的感情*。郭夫人轻轻摸了摸阿丽公主的头&,温柔地道:“从今以后你就住在郭府了&,我们家孩子多^,也很热闹,公主也很喜欢小孩子,我想她一定会喜欢你^?*!?br />
    阿丽公主下意识地将头靠在郭夫人的膝盖上&,她看着一旁的李未央心道&,这位郭小姐真是幸福啊&^。有这样慈爱美丽的母亲&,又有那么疼爱她的父亲和兄长*。阿丽公主在心里充满了羡慕&,而那边的李未央此刻也轻轻睁开了眼睛&,淡淡地一笑&^。

    马车一路颠簸&^,两天之后到达了青州&,在和齐国公报备之后^,郭夫人总算获得了特许*&,率先将马车停了下来,靠在青州府衙并快速去寻找名医&&??墒?,风寒就是风寒,好起来也没那么快。不管是多好的大夫,得出来的结果都是一样的,也不过都是安心静养&^,气得郭夫人将他们劈头盖脸的骂了一顿。

    元烈也不肯离去*,坚持要守在青州府衙,而静王元英因为有随驾的任务*,所以勉强多停留了两个时辰,不得已上路了。齐国公担心郭夫人一行的安全*,果断将自己身边的亲卫全部留下**,再加上三个儿子,用于?*;す蛉撕屠钗囱?,绰绰有余了&。

    再一次上路的时候,李未央的病情并没有丝毫的好转&,甚至隐隐有肺部发炎的迹象&,日夜咳嗽的厉害。纵然她一直努力安抚其他人^,可他们都能瞧出她气力不济、神情恹恹的。郭夫人原本想要再停留几日搜寻好的大夫,可是元烈却觉得这件事情不能再拖了&,这里的大夫毕竟比不上大都^。他要去大都寻访名医,早一点将李未央治好。郭夫人一想&,齐国公府的环境总比这青州府衙要好,于是两人合计了一下**,谢绝青州郡官员的挽留*,决心再次启程。马车一路离开了府衙,穿过热闹的市集,阿丽公主兴奋地掀开车帘,看着窗外的一切,而距离不远处的郭敦却在一直看着阿丽公主,眼中熠熠闪光&。

    郭澄看着郭敦&,目光之中露出一丝欣慰,在他看来*,自己这个四弟没有定性,可这一回对着阿丽公主却是死心塌地,总是下意识地追着她跑^&,被拒绝了也不气馁,显然是用情已深^。

    李未央倚靠在一边的绣枕上&,含笑看着这一幕^。就在这时候,却突然听见郭夫人道:“让马车停一停&?^!崩钗囱胍汇?,随即看向郭夫人,却见到郭夫人的目光看向车窗之外^,神情之中有几丝异样。李未央不禁问道:“母亲^,怎么了^?”

    阿丽公主也很吃惊地看着郭夫人,“马车怎么不走了?”

    郭夫人指着车外道:“你们瞧^&?!?br />
    李未央顺着郭夫人的手看去,透过车窗却看见不远处有一个临时搭建起来的简陋乌色棚子,棚子外面却是大排长龙,等待的人一个个都是脸色焦急^,面有病色&,足足有数十人。郭夫人道:“那边有什么事,派人去问一问?!?br />
    很快便有人过来回报道:“夫人,是有一位大夫在给人诊治&,所以这里才围了这么多人^,他们都是来看诊的&^?*!?br />
    郭夫人不禁疑惑道:“什么大夫?”

    外面的护卫立刻回道:“人太多*,奴才挤不进去,便在外面拉人问*,说是一个医术十分高超的女子,刚到青州没有几日*,在这里为病人做诊治^,医术十分高明&,有妙手回春之效?^!?br />
    郭夫人面上一喜道:“我就知道^*!青州城多得是名医*,咱们也停下来请那女大夫替嘉儿看病吧&?!?br />
    郭夫人真是病急乱投医,太医都瞧过了,难道还比不上这江湖游医吗?李未央不禁失笑*,她想要说什么,却忍不住咳嗽了两声才轻声道:“母亲^,我都说了只是风寒而已*^,回去以后慢慢的静养,不会有什么大碍的&?!?br />
    郭夫人却是不以为然道:“那些都是庸医&,说不准有什么没有瞧出来的^,好端端的被耽误了&!不行**,还是让这大夫看一看?!彼底潘惴愿廊说溃骸澳闳ニ蜕衔迨揭?&,请那位大夫过来,替小姐诊治&?*!?br />
    那护卫闻言回道:“是&?^!北阆г诹巳巳褐?。

    足足过了半个时辰,那护卫归来道:“夫人,那女大夫是个犟头&,不管奴才怎么请,她就是不肯来?!?br />
    郭夫人一愣:“还有人不肯赚银子的吗?”

    那护卫道:“是啊,奴才也奇怪呢。把银子丢在她面前,她却连看也不看^,让奴才到后面去领个牌号,什么时候轮到小姐了&,她会叫号的?!?br />
    郭夫人不禁面上忧虑道:“可是咱们马上要赶路^^,现在若是干等着^,要等到什么时辰呢?”说着她想了想&,吩咐护卫将三少爷请来,郭澄飞快打马过来。郭夫人对他道:“你去看看^,递上我的拜帖,就说请她来给嘉儿看病?*!?br />
    郭澄连忙道:“母亲^&,这万万不可^,这是泄露了咱们的行踪&,还容易引起地方上的轰动**。您没瞧见那青州府衙大大小小的官员骚扰得咱们几乎不能休息吗&,若是再去惊动了别人^,怕是走不了?&!?br />
    郭夫人想起那些官员送礼的恶心劲儿,便觉得他说的也对&,她皱了皱眉头道:“那怎么办呢?这么多人若是要排号,岂不是要等到天黑*?告诉她,五十两不过是定金&,若是她肯诊治,治好了还有赏银?!?br />
    郭澄闻言*,连忙应声道:“是,儿子这就到前面去看看?!?br />
    李未央轻轻地咳嗽着,这世道没有谁不要银子的&,这位女大夫倒是十分的奇怪,让她起了三分好奇之心*。

    没过多久,郭澄策马回来,一脸郁卒道:“母亲,一百两她也不肯出诊,倒是给了儿子一个号*,瞧,已经排到一百三十号了^,要这样排下去^,恐怕要到明天才能排到了?*!?br />
    郭夫人的脸色变得十分的焦虑*,这可怎么办呢^?他们本身也不能在这里呆的太长的时间,这时候&,旭王元烈策马过来^,他看着郭夫人,温言道:“夫人*^,怎么了^^?”

    郭夫人便将话说了一遍,元烈看着那号码牌&,不过微微一笑道:“让我去试一试吧&?!?br />
    李未央突然叫住了他:“别人都在排队*,咱们也没有必要用权势压人&,若真的不行那就算了^&,早些上路回去吧*?*!?br />
    元烈摇了摇头,自信一笑道:“这世上没有办不成的事&&?!蹦且凰∧吭谘艄庀律磷澎陟诘墓獠蔨,转身策马离去。

    郭夫人点了点头道:“这样倒还像点话^&?!?br />
    元烈的骏马一直到帐篷之前才停下来^,他跳下马,掀开了帐篷向里面一看^,却是有些吃惊^。却见那帐篷之内,密密麻麻的躺了十来个伤患,似乎都是被烧伤的&,那些人抱着伤口哀嚎*&,模样十分的痛苦*。听周围人的议论*,刚才仿佛发生过一场火灾,病人们都被紧急送到这里。元烈不由轻轻皱起了眉头*^*,向旁边看了一眼,一个年轻的女子正在其中一个伤患的身前替他包扎伤口,那女子与李未央一样的年纪*^,一身浅绿色的裙子,上面染了不少的血迹,容貌并不如何美丽^*,可那一双眼睛却如同宝石一般闪着温和、柔美的光芒,不但端庄温柔*,而且见之可亲。

    元烈便开口道:“请问哪一位是大夫?”这是明知故问了,这里面只有这女子一人,她闻言抬起了眼睛*&,淡淡看了元烈一眼^,竟然没有对这俊美公子有丝毫的反应^,口中道:“我就是^?^!?br />
    元烈扬起了眉头道:“我有重要的事情要找你^&?*!?br />
    那女子再不多看他一眼,低下头^&,继续为病患诊治:“不好意思,我这里有十几个刚刚烧伤的病人送来,所以现在没有时间和你说话*,等完事再说*^?!彼底潘丫绦屯纷鲎约旱墓ぷ?*。

    旁边一些帮忙的人按照女大夫的吩咐^*,将那个病患按住,再在他嘴里塞上木塞,用布条绑住他,那女大夫便在一旁用锋利的刀刃在火上烫红了,沿着肌肉的纹理&,将那人胳膊上的腐肉给切了下来&。众人瞪大眼睛,还没有看清她是怎么做的,腐肉已经落在了一旁的铜盆里。随即她动作又极快地用长线将肌理缝合好*,在结合部位敷上了药膏&。然后开始处理被木桩打断的腿^,先是找准了位置,加以木板固定断了的骨头,她的动作十分快*,前后不到一刻的功夫^^,这便大功告成了^。

    看到这一幕&,元烈也不由不相信这女子的医术可以说是神乎其神。那病患拔掉了木塞,不住地道谢^,女大夫柔声道:“回去后好好休息^*,过三个月就会痊愈的^?!比缓笏阌肿砣ゴ砥渌牟』?,这十几个人不是烧伤就是骨头坏死^,足足有半个时辰,她没有说一句话,一个一个处理着^,身上也是血迹斑斑,身形这般瘦弱&&,却比寻常男人的体力都还要能够坚持*,这让元烈也不禁刮目相看了^。不知从什么时候^,其他郭家三公子都站在了元烈的身边&,他们吃惊地看着这女子的治疗方法。郭澄向元烈道:“看样子她的医术的确很高明*?^!痹业懔说阃?,越发坚定道:“正因为如此*,才更应该将她请去给未央诊治?!?br />
    这十来个病患很快便处理好了,便有人扶着他们出去&,那些人对大夫千恩万谢&*,她只是淡淡点头道:“下一个进来吧*?!彼低晁鲎排员叩哪就穅,似乎有点站立不稳的样子&,想也知道她刚刚在旁边足足站立了半个时辰之久,动都没有动一下,这样的坚持实在是令人敬佩*。郭敦悄悄向旁边的人咬耳朵道:“我听说她还白送草药*,都不收钱的?!?br />
    郭导不禁轻声地道:“不收钱&?她又哪里来那么多的银子**?*&!?br />
    郭敦声音越来越低:“敲诈那些富户们&,听说刚才她给青州城最大的富翁看了病^,不过是皮外伤,她竟然要人家一百两银子*。这些富户听说她是个名医,哪怕是擦破皮也要找她来看??蠢此及亚美刺拐庑┣钊肆?*?!?br />
    郭导闻言*^,不禁点了点头道:“果然是一个很有意思的大夫!?br />
    就在下一个病患进来的时候*,元烈却突然取出了一锭金子*,递给了那患者道:“你的伤不是很严重*,从这里右拐便是一间很大的药堂,你只要去找那坐诊的大夫^,他一样可以为你治疗^&?*!?br />
    那人一看他手中的金子&,眼睛珠子都要瞪出来了*,他到这里来看病倒并不是因为自己生病多厉害,只不过是因为这里的诊费很低,尤其是看病的大夫一看他们是穷苦人便会免费的施医舍药&。现在从天下掉了这么大的馅饼,他大可以找别人去看病&,还可以赚上一笔&,心里这么想着,他便向元烈领了金子*,转身离开*。接下来的五个病人都如此^,那女大夫一愣,看向元烈道:“你们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要破坏我诊治病人*?”

    元烈却是淡淡地一笑,目光之中透露出三分冷漠:“我们是来看病的人,只不过你不肯前去*,我们只好来亲自请你了?^!?br />
    那女大夫深知她再说一个不字,恐怕他要把她全部的病人通通赶跑了*。她咬了咬牙道:“好,请你家小姐进来吧?!?br />
    元烈摇了摇头^^,只是慢慢地道:“她身体不好^,不能吹风,也不能下马车^,要请你移步了*?!?br />
    那女大夫不禁皱起眉头^,冷声问道:“你家小姐是什么人?”

    元烈看了她一眼,目光冰冷道:“这一点,你不需要知道^?&!?br />
    女大夫沉下脸道:“这里都是病人,他们都能来*,你家小姐为什么来不得^?不过是几步路^,又有什么关系^?”

    元烈微微一笑^,他开口道:“若是大夫愿意移步给她治病,我愿意捐出一千两银子?^!彼庋凰?,这棚子里的人都愣住了。元烈的目光虽然轻巧*,却透出一丝狡黠,“有了这一千两,姑娘可以为更多的人诊治,可以施更多的药&,哪怕把这青州城所有的病人都看完了,也是绰绰有余的&?&!?br />
    那女子一愣,随即目光在元烈和郭家众人的面上一一掠过*,眼前之人年轻俊美而且衣着华丽^*,显然来头不小。自己初来乍到,若是得罪这些人,恐怕就不能再继续行医了,她仔细地想了想,咬牙道:“好&,我答应你们^,带我去看病人吧?!?br />
    这女子跟着元烈他们一直走到了马车之前。元烈作了一个请的姿势&,她躬身进了车厢^,先看见郭夫人那一张温和端庄的脸**,不由就是一愣*,随即旁边的一个圆脸的女孩好奇地看着她^^*,脸蛋儿红扑扑的,却不像是生病的样子*,她轻声地道:“哪一位是病人^?”

    李未央微微一笑&,伸出手来*。这时候^,女大夫才注意到了对方*,这个女子的存在感并不十分强烈,以至于刚才自己竟然没有瞧见她^,可那一双乌黑的眼睛,雪白的皮肤*,再加上李未央的身上有一种十分动人的气质&&,总叫人觉得她十分的特殊&,女大夫想了想,便将手搭在了李未央的脉上,还没有说话,便听见李未央道:“家人心急于我的病情,对大夫无礼了&,很是抱歉^?!?br />
    女大夫抬起眼睛,看了李未央一眼&,似乎有点讶异她会这样说,原本她以为这些人不过是仗着有钱有势,才会逼着她来诊治*&,却不料^,这马车里的人却似乎并不如何跋扈,相反却彬彬有礼。

    李未央解释道:“我们是外乡人&,在这里停留不了太久*,所以才没有办法排队等号**,我知道这样做事很不对^,也耽误了小姐你为别人诊治^,这样吧,我愿意再捐出五百两银子&,权作为小姐的诊费?!?br />
    女大夫惊讶地看了她一眼道:“我还没有为你治病&,你也不知道我能不能治好,怎么要给我这么多钱呢^&?”

    李未央看了那大排长龙的队伍一眼&&,轻声地道:“能让这么多人苦苦的等着^&,一则说明小姐是个善心人*,收的诊费一定很低&,二则&*,说明你医术很高明,若非如此,刚才为何有无数药堂的弟子跑来故意捣乱呢^?”

    女大夫一愣,随即道:“我说今天怎么没有人来闹事,原来是你们来替我挡了*。罢了,原以为你们是仗势欺人,谁知却也还做了好事*,好&,我替你诊治?!彼底潘邢赋烈髌?,突然皱了皱眉头&,然后放开了李未央,转身在书案之上写了一张处方^,对一直站着马车旁边的元烈道:“回去照着方子抓药,我保证七天便好了?!?br />
    元烈接过了方子,笑容和煦道:“多谢^?!?br />
    那女子却不说话,只是伸着手看他,元烈明白了过来,递上了一张纸^,那女子看了看*,果然是一千五百两的银票^,可真是大手笔*。她走南闯北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见到人如此大方,而且这马车里的女眷明显不是寻常富贵人家,身上更是贵气逼人&。她点头道:“说多谢的人是我,我替青州的百姓谢谢你们了*?*!彼底潘铝寺沓?*,却听见马车里的李未央道:“小姐&,若是孤身一人在青州*,身上带着这么大笔的银子恐怕不妥当&^?!?br />
    女大夫转过头去*,目光沉了下去:“你们想要把钱要回去吗^?”

    李未央轻声咳了两声^&,轻轻地摇了摇头道:“三哥&?!?br />
    郭澄连忙应道:“是^*,我在这儿&,嘉儿有什么事^&?”

    李未央道:“你从我们的亲卫之中挑两个人^,请他们?*;ふ馕还媚?,等她取了银子*,买了药材*,平平安安地把病看完,再离开^*?*!?br />
    其他人都是一愣^,包括那位女大夫*。她看着李未央,目光之中十分的迟疑,她没有想到这位小姐如此的柔弱,却是一个思虑很周全的人*,她刚要走*,却突然止住步子&,情不自禁地回过头*,看向李未央道:“小姐*,你似乎生长在南方,没有吃过什么苦头^,所以身子较弱才得风寒,又一路上奔波劳累,精神紧张,才使得寒邪入体*&,经久不散,气血凝结,病情加重。如今你的症状是口干咳嗽,病因只因为外感风寒^*,本应开一些温和的药物*^*,慢慢调理*,可惜却不知道碰上了什么庸医,用了大补之药,加上你心气耗竭,引血暗亏,所以才迟迟不能痊愈?!?br />
    元烈不懂别的*,他却突然听见了庸医两个字*,下意识地用冰冷的目光看着这女大夫道:“你是说,有人故意用了大补之药*,这是什么意思?”

    那女大夫淡淡一笑*,看着元烈道:“过去开的方子里是不是有人参&^?”

    元烈想了想,随即点头道:“不错,是有人参,而且是老山人参&?!?br />
    那女子摇了摇头道:“真是庸医,人参性子猛烈^,如何开给需要调补的小姐吃呢^&?小姐出身富贵,身娇肉贵**,身子很弱&,给她开药,自然要用温补之法,可是那些庸医开什么人参*!哼&&,我看八成是故意的^^?*!彼低暾饣?,却觉得自己失言了,便开口道:“这本来不关我的事,但是你们若是相信我,以前的药方就不要再吃了&?!?br />
    元烈眯起了眼睛&,他看向郭夫人道:“夫人,你听见刚才这位大夫说的话了吗?”

    郭夫人点了点头道:“我听见了?*!彼丝痰纳衾锒嗔艘凰勘?。最开始给李未央看病的可是太医院的太医^*,一共换了四个太医,开出来的方子都是一模一样的,这说明了什么呢,有人故意要让李未央病情加重^&,甚至希望她永远回不去&,若不是在青州城遇到了这个女子^,恐怕等回到了大都,李未央早已一命呜呼了。

    能够让四位太医同时噤声^,可见此人权势之大。元烈压住心头恼火,再问道:“我们在这青州城看了无数的大夫^*,为什么没有人像你这样说呢&^*?”

    那女子摇了摇头道:“先是风寒,又被庸医乱开药,现在小姐是很多的病症混合在一起&,普通的大夫看不出来,这也没有什么奇怪的。好了*&,我还有很多的病人&,不和你们多说&,告辞?!彼底?*,她微微一笑,已经快步向那帐篷走去*。

    郭夫人看着李未央&,目光冷沉地道:“看样子&*,咱们回去还得找那些太医算算账^!”

    太子想借机会要了自己的性命,倒也没什么奇怪的^&,李未央看着^,却摇了摇头,又是一阵咳嗽,尽管咳得满脸通红,却还是看着那女大夫的背影,目光之中流露出一丝微笑,她总觉得这个大夫性子倔犟,十分的有趣。

    郭澄也十分感激地看着这个大夫的背影道:“看来这青州城也是有名医的?!?br />
    马车过了青州城*,他们按照大夫的方子熬了药*,李未央照着那方子喝了三天^*,病情就已经大为好转^,甚至能够走出车厢看看外面的景象&,元烈看在眼里*,高兴得不得了,恨不得回去再给那女大夫一千两。李未央笑他像个孩子,元烈去并不在意。走过了青州城便是兰州*,兰州很是繁华*,他们便多逗留了两日^,一路游山玩水,十分的惬意*^。有旭王元烈和齐国公府众多亲卫?;?,这一路走来十分的顺风顺水,也没有宵小骚扰*,他们一路玩一路走才回了大都&。进了城门,元烈的脸上露出失望的神情&&,若是要他选择,他宁愿在路上多呆一会儿^,何必那么急着回来呢*?可是郭夫人见李未央病情已经痊愈,怕齐国公和其他的人担心&,便连忙赶回了大都。

    李未央回到郭府,一切似乎都十分风平浪静,她被郭夫人强制的养病三天*&,三天之后才肯放她出去&。自从草原一行,郭家人的名声在大都很盛,很多小姐的宴会都邀请李未央去^。李未央便三次只去一次,既不驳了人家的面子,也不过分的热情*,渐渐齐国公府的郭小姐在这大都之中也成为数一数二的名媛淑女,越来越多的媒人开始往齐国公府跑&*,那门槛都要踩烂了&。

    郭夫人手中的名帖厚厚的一叠^,她细心挑选,却没有让李未央知道*,在她看来多几个女婿的备选有什么不好^?何必死挂着旭王元烈一棵树^。郭夫人的想法有点自私,虽然她知道李未央和元烈感情十分要好&,但是经过草原一行,她看元英和元烈都有些警惕,总觉得和皇家的人扯上没什么好,不如挑个世家子弟好好过日子&,她情愿女儿嫁个普通人,也不希望她再卷进皇室纷争里去。

    而李未央却对这一切浑然不知。这一日她出了府,却是直奔大都最有名的书斋藏文轩而去,这藏文轩收存着天下各种珍贵古籍,再加上郭家的小姐又是???^,老板便每到新书或者是觉得李未央会喜欢的,便派人亲自送到郭府上去,让她挑选,但是李未央还是喜欢坐着马车到藏文轩来*,全当是散心了。阿丽公主随着李未央出行,她对于大都的一切还是那么的新奇&,看着什么东西便不肯走了。她总是喜欢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尤其是小孩子手上的风车,显然是没有见过的^&,竟然一路追着人家孩子跑,把人家吓得哇哇直哭*。又喜欢吃甜食,在人家桂花糕点铺子门口瞪大了眼睛流口水*,李未央不给她买,她还不肯走^,就像是个孩子一样^。

    “?*?&!嘉儿,你看那个人&,在玩杂耍!”说着*,阿丽公主喝停了马车,随即不等李未央回答*,立刻就要跳下去^。李未央看见阿丽公主又被不知道什么稀奇的东西迷住了^,不由失笑,就在这时**,她看见不远处有个年轻的女子&*,身上背着包裹,行色匆匆的样子**,她一愣,便叫住阿丽公主道:“你瞧,那人是谁?”

    阿丽回过头去*,看了那女子一眼,目光之中却有一丝惊喜:“这不是那位大夫吗?”

    李未央点了点头,随即吩咐马车悄悄地跟着那女子&*,看她要往何处去,阿丽奇怪地看着李未央道:“我平日里还没见过你对谁这么关心过&^*?她到大都做什么?给人看病吗?”

    李未央摇了摇头道:“她手上拿着一张纸^,像是要问什么地方^*?!蹦桥右宦吠白?&,就在走过一个拐角的时候,突然停下了脚步,李未央吩咐马车悄悄地跟在不远处*,不让对方瞧见,却见女大夫停在一个小女孩面前,那小女孩眼睛大大的&,身上破衣烂衫,头上还插着一根稻草,显然是要自卖其身*。

    那女大夫看了那小女孩一眼^,随即把自己的包裹掏了掏&,什么都没掏出来,她竟从自己的手上拔下了玉镯子,塞进了那女孩的手里,随即继续往前走*,可还没有走两步,她又停住了*,转过头来&,连同头上仅有的金钗也拔了下来,塞进了小女孩的怀里^。那女孩十分感动的模样&,向她磕头行了个礼。

    李未央看着这一幕**,面上不免微笑。阿丽开口道:“她这一路从青州到大都*,应该走了很远*。所以才会一路停下来给人看病&,可是她诊治那么多病人&&,应该很有钱才对^,而且旭王刚刚给了她五千五百两银子*^,难道都用光了不成?”

    李未央笑了笑*,轻声道:“是啊*,我猜她一定是把所有的银子都买了药材,送给了穷苦人家?!?br />
    阿丽公主不由自主地皱起了眉头*,道:“这世上怎么有这么傻的人^&?”

    李未央看了阿丽困惑的眼神,微微一笑道:“是啊,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傻的人呢*?”随即她吩咐车夫道:“看那位小姐要找什么地方&,咱们送她一程吧?!?br />
    车夫立刻应了一声*^,驾驶着马车一路向那女子行去,就在这时候*,李未央才觉得不对,因为她瞧见这条路十分的熟悉*?;共坏人愿莱捣蚍怕俣?,那女子已经停在了一个府门前,府门上挂着一块匾,上面书写着三个大字“国公府”。李未央一愣^,阿丽已经大声道:“她怎么和咱们一起回家了呢&?”

    李未央看着那女子,眉头轻轻地一皱,随即突然开口,唤赵月道:“赵月*,你去告诉门房,让他们请这位小姐进去&?!?br />
    齐国公府上守卫森严,若是没有名帖,又得不到郭家主人的允许,是绝对不可能进去的,但是当那些守卫瞧见国公府小姐的马车*&,赵月又向他们做了手势&&&,他们立刻明白过来,便恭恭敬敬地将女大夫迎了进去。女大夫面上露出一丝惊讶**,但她还是掂了掂自己的包袱,跟这些人走进了华丽庄严的齐国公府*。

    李未央这才下了马车^,阿丽公主更加奇怪地道:“她来国公府来做什么?来寻找咱们吗&&?”

    李未央淡淡地道:“是不是,只要进去就知道**?!彼底潘丫觳浇嗣?。

    纳兰雪在花厅之中静静的等待着^^,她的目光没有在府中的华丽家具上停留半刻*,事实上^^,即便这齐国公府如何金贵^,也引不起她的丝毫注意*。她只是坐着&,垂着眼睛&,略带不安地看着自己的衣角&,仿佛有一丝莫名的紧张。就在这时候^^,突然听到有人笑道:“大夫千里迢迢寻到国公府来*,难道我们给你的银票没有兑现吗^^?”

    纳兰雪吃了一惊,猛地抬起头来,却看到门口郭夫人和李未央并肩走了进来&。纳兰雪脸上顿时流露出了窘迫的神情,她没有想到眼前的这位贵妇人&^,竟然会是齐国公的妻子,也是她千里迢迢来寻找的人*,她竟然一时哑然了。

    李未央看着她*,笑容温柔地道:“这位姑娘&,你是怎么找到这里的*?”

    纳兰雪张了张嘴&,想要解释自己并不是为了追讨诊金而来*,她看了看人家的笑脸,显然人家只是开玩笑&,绝对不是以为她是追银子来的,她便开口道:“我找了很久才找到这里&&,若我知道你是郭家的人我一定不会……”

    她话还没有说完,便听到门口传来环佩叮咚的声音**。她的目光向那边看去,却看到两个年轻美丽的女子由丫头们簇拥着,从侧门走了进来*。其中一个女子鹅蛋脸,杏仁眼,一身鹅黄色的衣裙,身上佩戴着十分简洁却很耀目的名贵宝石^^,走起路来带起一阵香风^,她笑吟吟地走到了郭夫人的身边*,开口道:“娘&^,您回来了?”郭夫人今天是去上香的,回来的时候正巧碰见了李未央^,这才跟着她一起进来^,而此刻挽着她手的正是陈冰冰&。

    郭夫人拍了拍她的手道:“来&&,我为你介绍一下嘉儿的救命恩人?*!?br />
    陈冰冰好奇地看着纳兰雪,郭夫人向她们介绍道:“这两个是我的儿媳份,这是大儿媳江氏,这是我的二儿媳陈氏^*。这位姑娘在青州救了你们妹妹一命,来^,快谢过她吧*?!?br />
    听到这一段话的时候*^,刚才还面带微笑的纳兰雪^,脸色一瞬间变了*。在座的几个人^,谁也没有注意到她表情的不对劲,只有李未央在那个瞬间看出了纳兰雪的不自在*。纳兰雪看着一身锦绣,美丽活泼的齐国公府二儿媳陈冰冰,随即下意识地低下头^&,看着自己一身的旧衣,绣鞋因为长途跋涉都破损了*,显然和这个华丽的地方格格不入。她略一停顿&,轻轻后退了一步&,转瞬之间^,已经拿起了自己的包袱*,开口道:“对不起,我走错了地方&*?!彼婕此崾┮焕馸,快速地向门外走去^。

    郭夫人愕然:“这位姑娘,为什么来了不说几句话就要走^?难道你要找的不是我们吗*?”

    纳兰雪咬了咬牙,忍住了眼眶中的泪水,等她再回过头来却一脸的平静*,她开口道:“我要找的人家姓郭,可是他们不在这里&?&!彼底潘辉偎祷?,已经快步地走了出去&。

    郭夫人纳闷道:“这姑娘到底是怎么了&?”

    陈冰冰也看着纳兰雪的背影,面上露出吃惊的表情:“这姑娘好生奇怪&,怎么刚说是嘉儿的救命恩人就跑了&*,难道是怕我们拖着她不放吗^?她说她要寻找郭家人,可是怎么会找到齐国公府来呢?”

    众人都是面面相觑*,只有李未央面上流露出了一丝沉思&,她看着纳兰雪的背影*,良久没有说话&,直到郭夫人轻轻推了推她,她才猛地一惊回过头来*,“母亲怎么了&?”

    郭夫人笑道:“你怎么丢魂一样,跟你说了半天也不答应&?!?br />
    李未央笑了笑:“没什么^,我只是觉得这位姑娘有几分奇怪,她从青州一直到大都来,长途跋涉却连一杯茶都不喝酒走了,到底要找什么人呢*?”

    阿丽公主蹦蹦跳跳地走了进来&,看到众人都在这里站着&,不由开口道:“刚才那个姑娘怎么走了^&*?我还特意和她招呼&,她却不理我&,头也不回地就出去了&,不是很奇怪吗&?”

    李未央轻声地道:“是啊,是很奇怪^&,她究竟是谁呢?”

    ------题外话------

    (⊙o⊙)……过年大家都出去玩了^,我还在坚守阵地,哈哈哈哈哈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庶女有毒229》,方便以后阅读庶女有毒229 庸医害人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庶女有毒229并对庶女有毒229 庸医害人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庶女有毒229&。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