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7 大君之死

    一众小姐到了郭家的帐篷外头,裴宝儿像是十分心急,率先走在所有人的前面。后面跟着的小姐们,面上露出了三分诧异,有两人窃窃私语道:“哎,你瞧那裴宝儿,倒像是比咱们还关心郭小姐一般,真叫一个情真意切?&&&!?br />
    另外一个冷笑道:“是啊&,这情景真是很奇怪,往日郭家和裴家可是势不两立的,她如此关怀郭嘉,反倒叫人觉得心里毛毛的&?!?br />
    旁边的大理寺卿府王小姐微微一笑道:“黄鼠狼给鸡拜年,到底有什么目的,恐怕只有这裴小姐自己心里头明白了?&!?br />
    这么一听&,众人都纷纷笑了起来,她们也知道裴宝儿没安好心,可是人都有一种窥伺的欲望,越是了解裴郭两家交恶&,越是想知道裴宝儿为什么要来到郭家的帐篷里看望郭嘉,没准这里面还真有什么名堂&!裴宝儿的笑话固然要看&,那风头出尽、自命清高的郭嘉么,当然也不能饶了她!

    门口的婢女将她们拦住了,裴宝儿冷笑瞧过去,见是郭家一个寻常的丫头&,却不是往日里拿着宝剑的赵月&&。她不由冷笑一声&,从在这里安营开始,李未央的身边可就随身不离赵月的&&&,纵然她休息的时候,赵月也是在帐篷外面守候&&。过去她好几次从这里经过&,想要找李未央的麻烦&,可是看见那腰间别着软剑的丫头,她也就不敢靠近了。如今赵月不在帐篷前面&,这说明了什么呢&?证明自己的猜测是对的,李未央根本不在帐篷里&!

    裴宝儿心头冷笑一声,主动上前道:“我们是来看望郭小姐的,听说她身体不适&&、偶感风寒&&&,可是真的吗&&&?”那婢女一愣,随即下意识地往帐篷看了一眼道:“这个……的确如此,我家小姐身体不适&,恐怕不能接见各位&&?!?br />
    裴宝儿面上划过一丝早有所料的神情&,她微笑了起来,那笑容一改近日的阴郁,变得十分开朗&,仿佛对李未央充满了关怀的模样,语气也是十分的温柔:“我们都是郭小姐的朋友,既然她染了风寒&,焉有不来看望之理?”

    旁边的小姐们静静地瞧着,面上都露出了若有所思的神情&,这事情怎么看都透出了一股古怪,裴宝儿表现得过于热情&&,而那婢女又过于瑟缩怯懦&,事有反常必为妖,这郭家的帐篷里难道真有什么幺蛾子不成?甚至有人恶意猜测,不会郭家小姐也藏了男人吧!

    王小姐笑盈盈地走上前&&,对着那婢女笑道:“你进去禀报你家小姐&&,就说我们大伙儿一起来看看她,便是风寒也不怕什么&,我那儿还有一盒上好的治疗风寒的药,等我回去便送过来,相信郭小姐很快就会康复的?&!迸员叩男〗闾酵跣〗阏饷此?,便都纷纷走上前来&&,让那婢女进帐篷里&,去向李未央通报。

    婢女迟迟没有动作:“可是小姐吩咐下来不管是谁都不许叨扰,再者&,也不好把病气过给了各位——”

    裴宝儿脸上冷笑,眸子里是刺目的寒意:“我们都不怕,你怕什么?&!到底是你们家小姐吩咐不允许打扰&&,还是她根本不在这帐篷之中呢&&?”

    此言一出,所有的人面色都变了&。这一大清早,李未央不在自己的帐篷里&,又在哪里呢?那婢女面色一白,不由恼怒道:“裴小姐您这是什么意思&,我们家小姐不在帐篷里,又能去哪里?”

    裴宝儿一双美目流盼,口中失笑道:“是啊,现在都还没到派饭的时辰?!彼八档秸饫?,看了其他小姐一眼&,自从到了草原上,所有人的饭食都是统一供应的&&,当然各个家族都要给予贴补&&,根据补贴的不同会提供不同的饮食?&!澳抢钗囱胗帜芘艿侥睦锶ツ??这无论如何都不合规矩吧&!”她冷冷一笑,继续说道:“我看她不是早上刚出去&,而是昨天晚上压根没回来!要证实也不难&,你让我们进去,瞧一瞧那床铺上可有人睡过。哦,当然若是你不肯&,那也无妨&,咱们不妨就在外面等一等,等到你家小姐回来&,在外面呆了一夜,和在帐篷里睡了一夜,可是完全不同的啊&,身上的露水怕都把衣服打湿了吧!”

    她这样说着,脸上露出一种不怀好意的笑,旁边的王小姐和其他人对视一眼&,都从彼此的眼中看到了震惊&,这李未央不在自己的帐篷里,而出去跑了一夜&,又说明了什么?要知道齐国公府可是出了名的家教严厉&,郭府的小姐竟然一夜未归,这种事情若是传出去&,郭嘉个人的名声倒还在其次&,会影响到整个家族的家风和名誉,郭家人也会被害得抬不起头来……

    王小姐面上便多了三分踌躇,她早知道裴宝儿大清早是来找茬的&,却只想做个看客,根本不愿被牵扯到里头去。她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隐入了众人之间,旁边一向较为胆小的梁小姐开口了:“既然郭小姐不在,那我们下午再来看望她&?!?br />
    她这么一说,便有两三个人附和,裴宝儿看着她们却是冷笑一声道:“诸位小姐竟然如此胆小,都说他们郭家权大势大&,你们也不是什么小门小户的,怎么就露出一副怯懦的样子?我们不过是正大光明的拜访&,又不是什么错事&,难道还要我们躲着她&&?”

    她这么说完,一把推开那丫头,竟然就这么闯了进去&,其他小姐看她如此无礼,都有些踟蹰,不知该怎么办才好&。王小姐看了众人一眼,不由下定决心道:“既然来都来了&&,咱们进去吧&!”

    她们都到了门口&,若是不进去,反倒显得心中有鬼。这件事情都是裴宝儿惹出来的,她们不过是些看客,看完热闹就走,多些茶余饭后的谈资而已,又有什么不好呢,说完她也跟着裴宝儿走了进去,其他的小姐对视一眼&,便也鱼贯而入&。

    王小姐刚进入帐篷&,没有防备&,却一下撞在裴宝儿的背上,她不由恼怒道:“你干什么在门口堵着?”

    裴宝儿却没有动&,像是完全呆立在当场,那帐篷外面的丫头连忙赶上来道:“哎呀&,都跟你们说了,我家小姐身体不适,不见客的?!?br />
    帐篷里头的场景让所有人都呆住了,那重重帘幕之后,有一个纤柔的身影在床上半倚枕垫坐着,身上盖着厚厚的毯子,一只手隔着帘子伸了出来,太医正在为她诊治。那清瘦的脸,漆黑的眸子,纤细的身形&,虽然隔着帘子却也能看个大半&&,不是李未央又是谁呢?

    裴宝儿一愣&,随即脱口道:“你!你怎么在里面!”

    太医看见这么多花枝招展的小姐来了,带进来一阵香粉扑鼻&,连忙退到了一边。

    李未央一只手慢慢掀开了帘子&,露出一双漆黑的眸子&。她看着众人&,脸上露出了似笑非笑的神情:“这一大请早&,裴小姐兴师动众的是想做什么呢?我不在自己的帐篷,又该在哪里&?”

    裴宝儿看着了李未央的神情&,不由想起那一天晚上令她终身难忘的杀戮。她突然又后退了一步,一脚重重踩在了王小姐的绣鞋上,王小姐想要叫出声来,可是碍于颜面只能硬生生忍了&&,不由狠狠瞪了裴宝儿一眼&。

    裴宝儿却又顾不上道歉&,她瞪着李未央,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了。她没有想到李未央真的在帐篷里面&,却听到对方淡淡一笑道:“诸位小姐也都一起来看我吗&&,看来这草原上真没有什么秘密&,我不过是昨天偶染风寒,起得迟了些,就让大家如此担心&,嘉儿心里实在是过意不去?!彼槐咚底?&&,一边吩咐旁边的赵月道:“你去拿凳子&&,让小姐们坐下说话吧&?!?br />
    赵月看着那些小姐&&,目光十分的冰冷,她开口道:“小姐,太医已经吩咐过,你需要静养&,这些人贸贸然跑进来&,实在太不妥当。若是让她们在这里呆着,岂不是会打扰你休息?”

    李未央面色潮红&,声音沙哑,云鬓微松,看起来真是一副生病的模样。王小姐听到这句话&,面上一红,耳边一对珊瑚坠子摇曳生辉,笑得极柔和道:“不必了,不必了&!我&,我只是来看看你&,回头再让人给你送一盒药来&,祝愿你早日康复,我们该走了?!?br />
    旁边便立刻有人附和道:“对,我们该走了&,马上就到派饭的时辰了&,我们回头再来看望郭小姐!”

    说着&,那一群莺莺燕燕快步地步出帐篷,像是后头有鬼在追一样。唯有一个人还愣在原地&&,那就是裴宝儿&。李未央一双漆黑的眼睛,落上了裴宝儿绝美的面容,笑容带了一丝淡然的讽刺:“裴小姐&,特意来我这里做客的吗?”

    裴宝儿环视了一眼整个环境&,只觉得整个帐篷都有一种阴气逼人的感觉&,尤其赵月还握着手中的软剑,看起来很是骇人&。她只觉得头皮发麻,再不敢多话&,转身就快步地出去了。

    李未央冷笑了一声&,向旁边的太医道:“梁太医,今日多谢你了&?&&!蹦翘降懔说阃?,微笑道:“小姐的确是受了风寒&&,而且这风寒入体,病情还不轻,依我看这两日就卧床静养为好?!?br />
    李未央点了点头&,对旁边的赵月道:“送太医出去吧?!闭栽鹿碛κ?,随后带着那太医出去了&。

    李未央轻轻叹了一口气,却看见旁边的屏风之后&,闪出了郭澄的身影,郭澄微笑道:“今天可真是虚惊一场,太惊险了&?!?br />
    李未央看了他一眼,微微一笑道:“有熟悉地形的草原人帮忙,我才能赶在天亮之前回来,这都要多谢阿丽公主?!惫胰艘埠艽厦?,李未央刚进帐篷安顿好便请来了太医替她诊治&,却不说旁的,只说是偶感风寒&&。

    郭澄笑了起来&,他看向李未央道:“我会当面谢过她的&,不过我想现在她可能没有心情听我们说话&&?!?br />
    李未央听到这里,面上露出一丝诧异道:“从刚才我就没有看到四哥五哥&,他们到哪里去了&?”

    郭澄微微一笑&&,声音爽朗道:“你五哥当然要去回禀父亲,不然连累的他担心就不好了。至于郭敦嘛……”说到这里,他突然暧昧地笑了笑,李未央见他神情异样,不由追问道:“四哥怎么了&?”她虽然这样问,心头却知道一定发生了什么事情。

    果然就听见郭澄大笑道:“昨天晚上阿丽公主为了寻找你,带了人出去,却不小心从马背上摔了下来&,脚踝扭伤了,最后是你四哥把她背上马&。他正在阿丽公主的帐篷里&&,陪着草原上的巫医查看她的伤势呢?!?br />
    李未央一愣&&&,却见郭澄向自己笑得挤眉弄眼的&,她心念一转&&,不由开口道:“看来四哥是很喜欢阿丽公主了,往日里可从来不见他对哪个姑娘这么献殷勤?&!?br />
    郭澄笑了笑&&,道:“你四哥就是个榆木疙瘩&&,那天看见阿丽公主跳舞,眼睛珠子就不会转了,我瞧他性格爽朗&,倒是很配阿丽公主的&&?!?br />
    李未央想了想,却轻轻叹息道:“可是阿丽公主中意的人却是静王殿下&,若非如此,这倒也是一桩极好的姻缘&&?&!?br />
    不考虑国家之间的利益纠纷&,青年男女情投意合,这也是很正常的事情&&,若阿丽公主能转头喜欢郭敦实在是一桩美事&&,毕竟齐国公府和静王比起来&,不失为一个好的选择。嫁给静王等于嫁给了一个大麻烦,可是嫁给郭敦——李未央想到齐国公郭素如何对待郭夫人&&,便可以想象阿丽公主以后的生活一定会十分的惬意。至少郭家的男子没有一个纳妾的,房中更没有乌七八糟的丫头,这在大都之中十分难得&&,也是很多千金小姐会看上郭家几位公子的原因。毕竟郭家的权势如日中天&&&,而郭家的的少年们也是英俊勇猛&,文武双全,实在让人心动。陈留公主和郭夫人都是心地善良的人,而且大度开朗,对于儿媳妇也是十分的友善&,像那大嫂和二嫂&,进门这么久,却都无所出&,这在其他人家,恐怕早已在儿子的房里放了几个丫头和侍妾了&,可在郭府,却是提都提过,可见他们对于子女的事情是很开明的。

    只是,阿丽公主能不能扭转她的心思呢&&&&,有的时候,婚姻不是最爱,而是最合适&,这一点&,阿丽公主这样一个小姑娘可能还不会想的很明白,李未央想到这里&,复又轻轻叹了一口气,郭澄见她模样,惊讶道:“你怎么三天两头唉声叹气,半点不像这个年纪的小姑娘&&!”

    李未央薄薄的笑意却温煦异常,道:“也许我的年纪已经很大了,只是你不知道而已?!惫紊仙舷孪麓蛄苛怂谎?,道:“莫非你是个老巫婆&,有什么回春之术&,所以才看起来像十八九岁的小姑娘&,这个法子你可得教教我,将来我也能永葆青春!”

    李未央见他完全想岔了,只是微微一笑,却不说话了&。

    前世她活了三十七岁都没有活明白&&&,这一世,她是十九岁。两辈子加起来的年纪&,可不就是一个皮肤皱皱、鬓发如霜的老妪吗?纵然外表再年轻,她也已经是心境苍老了。所以她说自己年纪大了&&,这话还真不是开玩笑的&??墒茄矍罢飧鋈?,明显当她是在说笑。就在这时候,外头的婢女又一次快步进来&,面色惶急,气喘嘘嘘&&&,赵月瞧着她,不由斥责道:“不是叫你在门口守着吗?怎么又闯进来了,有什么急事……”

    话没有说完&,李未央便看见一道熟悉的身影从婢女身边快速走过,进了帐篷&。她不由一愣&,却看见那道身影快速走了过来,一把将她抓住,抱在怀里。那温暖的感觉&,让李未央瞬间说不出话来&,良久,她深吸一口气,才轻声道:“母亲&,你怎么来了&?”

    郭澄脸上也是一副讶异的样子,他看着郭夫人&,简直失语,半响才道:“这是怎么回事&,您是怎么来的?”

    郭夫人瞪了他一眼,道:“从你们出发的第三天我就悄悄上路了&,瞧你父亲那德行,死活不让我跟着!这草原难道有什么洪水猛兽会吃了我不成吗?”

    郭澄苦笑&&,他看着郭夫人满面风霜的模样,便知道她是星夜兼程&&,一路赶了过来&,他连忙解释道:“父亲当然是担心你的身体&,母亲你又不是不知道&,草原上的风沙大,日夜温差也大&,你在这里实在是扛不住的&,所以每年狩猎&,父亲都将你留在家里&,这完全是为了你好?!?br />
    郭夫人如何能不知道她丈夫的苦心呢?只不过这个时候,她又怎么能安心留在家里?郭嘉是她的命根子&,一天见不着她心里就慌得很,再加上她总是想着,自己的三个儿子都是粗枝大叶的,恐怕是不能很好的照顾女儿,若是在草原上发生了什么事情,叫她该如何是好&。所以她马不停蹄&,悄悄尾随而来&。刚到这里却在门口&,听见那婢女说什么小姐染了风寒&!所以,她迫不及待地进了帐子&,一把抱住李未央&,左右查看了一番&,又摸了摸她的额头,道:“是有点发烧了&&,郭澄,我让你好好照顾妹妹,怎么连这点事情都做不好呢???”

    李未央闻到郭夫人身上一阵阵传来的,属于母亲那种独特的馨香,心中安定下来。她微笑道:“昨天祭祀的时候突然下起了雨,我不小心淋湿了&,才有点着凉而已&,这点小病&,母亲不用放在心上&&,过不了两天就会好的?!?br />
    她话刚说完&,却有一点轻声的咳嗽,担心郭夫人会不安,急忙压抑住这一阵咳嗽。郭夫人心疼地看着她道:“真是傻孩子,母亲不在你身边,当然会生病了,不过有我来了,那就好了!”

    此时,却听见一道声音道:“湘兰&&,你特地跑过来,也不跟我说一声&,是要吓死我吗&!”

    这声音让郭夫人身体一震,随即有点心虚地回过头来,瞧见正是自己的丈夫齐国公郭素。虽然郭澄他们想要隐瞒,可郭素早已猜到不对,一逼问便知道了李未央失踪的事情&&,但是他被刚要出去寻找&,圣旨便到了&?;实塾彩钦宜黄鹣缕?,根本没办法出去寻找&&。想要悄悄的离开,却又怕皇帝看出端倪来,只能硬生生在那里坐了三个时辰&,急得浑身发汗&,直到郭澄悄悄递消息进去,告诉他李未央已经找到了&,他才放下心来。

    齐国公刚回来便跑到这里来看望自己的女儿&。只是却没想到一进帐子&,却听见了郭夫人的声音,他还以为自己幻听了,昨天他刚刚派人送了一封家书回去报平安&&,今天人就赶到了&,难道郭夫人插了翅膀会飞不成&?他转念一想,便明白了缘故,不由责备道:“你身子本来就弱,这么长途跋涉,又心力交瘁,你是不想活了吗?”

    郭夫人嗔了他一眼道:“我都说了没关系的&,是你硬不要我来&,这两年我的身体已经好多了&,你不让我见嘉儿,也不让我陪着你们,我心里才会不安呢!”说着她突然想起另外的两个儿子,不由问道:“另外的那两个小子呢&?不会出什么事了吧?!痹诠蛉丝蠢?,狩猎那可是刀剑无眼的事情,自己的这三个儿子也是宝贝&&。无论如何是不能少的,她没有见到另外两人&,当然会有点担心&&&。

    郭澄连忙要开口解释,却见到郭导微微笑着进了帐篷&&。他快步上前&,大声道:“导儿给母亲请安&?&!?br />
    郭夫人笑了笑,道:“你四哥呢?”

    郭导愣了愣,随即看向郭澄,郭澄暧昧地向他挤了挤眼睛,郭导立刻醒悟道:“四哥嘛&,现在应该是守在阿丽公主的帐篷外头?&!?br />
    郭夫人一愣,随即有点吃惊地道:“阿丽公主?草原上的女人?”她这么一说,面上便露出几分不悦&,她转头对齐国公道:“你早知道儿子会喜欢上草原上的姑娘&,为什么不提早告诉我&?要是相儿媳妇,不也得我来吗?”

    齐国公失笑道:“八字都没有一撇的事&,你着什么急呢?阿丽公主能不能瞧上你们家的老四&,这还两说呢?!逼涫?,他是不赞同这种婚事的&,恐怕会给郭家带来许多麻烦,但若是老四真的喜欢阿丽公主呢……

    郭夫人想了想&,摇了摇头道:“算了,瞧不上也好,咱们家的媳妇应该知书达理,温柔贤惠,才能安抚得了郭敦那个暴躁的性子。若是娶个热情开朗又奔放的草原姑娘,怕两个人整天要一起疯出去了?!彼饷此底?,却听见李未央笑了起来,郭夫人看着李未央,奇怪道:“你这丫头笑什么呀&!”

    李未央淡淡地道:“母亲&&&,很多事情是急不来的&,纵然你不愿意&,可是四哥他喜欢&,您能有什么办法呢&?况且,阿丽公主是草原上的姑娘&&,热情开朗&,大方有礼,母亲看到她也会喜欢的?!?br />
    郭夫人想了想,点头道:“这也是&,那小子比谁都胡来&&,顺其自然吧&&!”

    齐国公看了妻子一眼&,关心道:“狩猎还有十五天才结束,你是要在这里呆满十五天吗?”

    郭夫人听到他这句话,瞪大了眼睛道:“你这是什么意思,要赶我走吗&&?”

    齐国公当然不是这个意思&,但这里风沙太大,环境不好,太医早就说过郭夫人身体状况堪忧,若是让她在这种环境下呆着,是极有可能丢掉性命的,他不愿意冒这样的险,便开口道:“我会向陛下回禀,亲自送你回去&?!?br />
    郭夫人不由恼怒道:“我才到这里你就要赶我走&,哪里这样的道理,我不管&&!我不走?!彼底潘黄ü勺诶钗囱氲拈缴?。郭素看了她一眼,为难道:“你又不在随行名单上&&,陛下知道了&,像个什么样&!”

    郭夫人听到这句话,脾气上来了,腾地一下站起来道:“那好,我行装可是刚刚放下的,我立刻就去整理,马上就走&,不过也不许你送&!”说着她快步地往外走,旁边的郭澄连忙劝着她道:“母亲&,刚来你就休息一会,哪怕到明天再出发也不迟&,到时候我们亲自送你回去&?&&!?br />
    郭夫人瞪了他一眼道:“我这些日子在大都住的早有些烦了&,看到天气渐暖,我才想到草原上走一走、住一住,尝尝异域的风情!可是你父亲这么狠心&,硬要把我赶走&&,我又何必求他呢&&?”

    看着齐国公一脸无可奈何的苦笑,郭澄失笑道:“母亲,父亲之所以让你回去&&,只是担心你的身体&&&,更何况……”他的话还没说话便和李未央对视一眼&,现在草原上正是多事之际&,实在不适合让郭夫人这种弱女子留在这里。若是发生了危险,他们是护不过来的&。以齐国公对于夫人的关爱之情,自然是不肯让她冒风险的,郭夫人却瞪了郭澄一眼&,却吩咐李未央道:“我走后,嘉儿你要多保重身体&!郭导,你三哥不顶用&,你要好好照顾妹妹&,千万不可以让她病情加重&,否则回去之后我饶不了你?!?br />
    郭导连忙道:“是,儿子知道了?&!?br />
    郭夫人点了点头,又吩咐道:“每天给我发一封信就好了&,我要知道这里的动态!”

    郭导苦笑道:“是&,母亲,儿子记得了&?!?br />
    郭夫人冷哼了一声:“那我就走了?&!彼崭兆叩秸逝裰醒?,却又转过头来道:“郭导,我关照你的事可记得&,每天给我一封信??!”

    郭导哭笑不得&,躬身道:“儿子明白,母亲不必忧心&?!?br />
    齐国公看郭夫人满面怒气&&,连忙道:“别着急&&,我送你回去?!?br />
    郭夫人冷哼一声,不接他的茬,自顾自地往外走。李未央却是微微含笑,看着郭夫人的举动&,不发一言。齐国公连忙追上她,郭夫人却突然顿住了步子:“不许你随我一起走,我想清静些,不想看见你!”

    齐国公一愣&&,不由露出苦恼的神情,他实在是拿这个妻子没法子,便回头来求救一般地看着李未央,李未央咳嗽一声,装作没瞧见&&&。郭夫人见没人留她&&&,不由更生气,大声道:“哎呀&,我可要识趣啊,碍着别人的眼睛&!若是我再不走,人家可是得用大板子把我拍出去的?&&!?br />
    齐国公苦笑道:“夫人&,你说这话,岂不是戳我的心吗?”

    郭夫人不理他&,只是自顾自地道:“罢了,你回去吧,我走了?&!?br />
    齐国公终于忍不住,一把抓住她的袖子道:“算了算了,你留下来吧?!?br />
    郭夫人挑起眉头,十分恼怒道:“你让我走我就走&,你让我留我就留&,我是你身边的婢女&,还是你的下属???”

    见齐国公满面的哭笑不得&,李未央终于笑道:“母亲&,父亲是诚心诚意的请您留下来&。更何况我还在生病,你留下来陪着我不好吗?”

    郭夫人看着女儿,心头一软&&,甩开齐国公,又走回去,坐回李未央身旁道:“好&&,我可是看在你的面子上!”分明是借机会下台阶。

    众人都笑起来&,齐国公心头却在想,还是应该和随行的太医打个招呼,自己夫人的身体实在不是很好,让她留在这里一定要小心谨慎,千万不能因为一点疏忽犯病了……

    就在这时候,众人却看见阿丽公主一瘸一拐地走了进来&&&。李未央瞧见她这模样,不由得有点惊奇&,阿丽公主见到满帐篷都是人,有点诧异,随即顾不上别的,只向着李未央道:“郭小姐,昨天晚上你有没有见到我们的大君&&?”

    李未央一愣&,随即想到元烈曾经说起的&&,草原大君是昨天那一场暗杀的主使&&&,面上不由得微微一沉&。只不过她是恩怨分明的人&,大君固然对她动手,可是阿丽公主却帮助过她,若不是她派人来寻找自己&,静王元英也不会这么快找到地方。她想了想,便开口道:“我们昨天只是在草原上迷了路,其他的人就没碰到了,怎么,大君不见了吗&?”

    阿丽公主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焦急:“是的,三哥才来过&,他说从昨天晚上开始,大君就没有回来过&&,金帐外面的护卫也是一问三不知,他究竟去了哪里呢&&&&?”

    李未央神情一变&,她突然想到&,昨天晚上风雨那么大,难道草原大君也在风雨中迷了路?这可能吗?不&!这绝不可能!大君对草原的环境十分了解,寻常人可能会死在这里&,可这里毕竟是他们的家呀!又怎么可能因为一场风雨,就这么消失在茫茫草原之中呢,怎么都说不通的。她看了阿丽公主一眼,目光便紧接着落到刚刚随着阿丽公主一起进门的郭敦身上,微笑道:“也许大君是有什么要事去处理,所以耽搁了,才没有急着回来&,公主不必担心?!?br />
    公主摇了摇头道:“像昨天那种天气,一般的草原人是不会出去的&&,我父亲向来是个谨慎的人,若是有什么事情大可以吩咐别人去办!若非十分紧要,他是不会亲自去的!看昨天晚上的情形,我就怕他有什么危险!”她话说到这里,那双闪亮的眼睛里&,也涌现出了泪光。

    李未央叹息一声,大君毕竟是阿丽公主的亲生父亲,而且向来十分的宠爱她,阿丽这么担心也是情有可原的。只不过李未央昨天晚上也是自顾不暇,根本没有办法回答对方&,这大君究竟去了哪里。

    阿丽越来越着急,旁边的齐国公郭素却开口道:“公主不必焦急,大君失踪,此事非同小可&&,依我看,还是交给汗王们处理为好!”

    阿丽公主脸上露出一丝惶急&,她急忙开口打断道:“不,不能告诉他们&!”

    李未央和齐国公对视一眼&&,齐国公早就明白阿丽公主的忧虑,沉吟片刻才道:“不错,要是告诉那些汗王,可能整个草原都会有动静!但你必须明白&&,世上根本没有瞒得住的消息&&,大君失踪很快会传到他们耳中去,到时候&,恐怕比我们主动告诉他们还要严重!公主&,你要想清楚这件事情&,既然三王子已经知道了&,那其他王子们和汗王也会知道的,早作准备才是?!?br />
    听了齐国公的话&,阿丽公主只觉得巨大的恐惧当头笼罩下来,她很紧张&&,若是大君出了事&,那对于整个草原来说,能够维持住这稳定局面的人也就没有了&&,恐怕整个草原都会陷入一场厮杀当中,她的那些汗王叔父们,每个人都有各自支持的王子,他们很快就会开始互相争夺大君的位子,纵然有人能够突破重围取得胜利,那也要付出极为惨痛的代价。其他的阿丽公主倒并不畏惧&,她畏惧的是,若是烈火部为此削弱了力量&,那被他的父王好不容易收服起来的其余十七个部落&,恐怕也要借机发难,所以如今正是最要紧的时候……

    齐国公叹息了一声:“真是乱离之世?!彼低暾饩浠?,便向阿丽公主道:“我现在就去禀报陛下&,请他调来禁军&,暂且维持住整个场面的平衡,有皇帝在,我想那些汗王也不会做得太过分的?&!?br />
    阿丽公主的面上流露出感激,事实上,草原的纷争,越西皇族向来是不参与的,皇帝要的不过是一个最后的结果&。如果草原四分五裂,他们只会更加高兴&,因为草原的力量就被削弱了——可是她没有想到&,齐国公竟然会在这个时候愿意开口帮助他们&&。他的意见对于皇帝而言&&,会有很重要的参考作用,这对眼前的局势显然是会有帮助的。阿丽公主感激地道:“多谢齐国公&?&!?br />
    阿丽公主没有注意到,旁边的郭夫人一直微笑着看向她,目光里含着一丝友善的打量。

    齐国公不过微微一笑:“只是回报你救了我的女儿?!彼底?,他已经快步地走了出去,李未央的心头感觉到一阵温暖,她隐隐觉得&,郭素是一个不善于表达感情的人,他给儿子们的关心和对她这个外人其实是一样的,他希望每一个人平安&,甚至于用隐忍的表象&,来维持整个家族的安宁&,这样的人&,显然是值得敬重的。

    李未央忍不住&,又是轻轻咳嗽了一声,郭夫人急忙侧目&。郭澄连忙道:“我们不打扰你休息,有什么事情,我们自己会商量的?!彼底潘蚬厥沽艘桓鲅凵?,郭敦立刻会意&&,对阿丽公主道:“公主殿下&,如今之计,你还是快回帐篷去吧&。不然会引出更大事端的?&!?br />
    阿丽点了点头,向李未央道:“等我们平息了事态&&,再来看你&&?!彼底潘丫?&,快步向帐篷外走了出去&&,只不过因为一只脚受了伤&&,所以那姿势看起来十分的古怪&,但她现在已经丝毫顾不上仪态了&。

    郭敦看着她的背影&,面上露出一丝怜惜,李未央微微一笑道:“四哥你是真的喜欢阿丽公主吗?!惫鼗毓防?,面上却是通红的&,他开口道:“你不要拿我寻开心了,才没有!我只是觉得她很坚强&!”

    李未央摇了摇头道:“阿丽公主曾经当中向静王殿下表达过心里的感情&,这一点你也不介意吗?”要知道&,在越西贵族眼里,娶一个心有所属的女子,恐怕郭敦会成为一个笑柄&。

    郭敦扬起眉头:“嘉儿你也太小看我了&,若我是那种人&,根本就不会跟在阿丽公主后头跑,她喜欢她的,我喜欢我的,若是有一天她能够能接受我,那自然是最好&,纵然不行,我也不会后悔&&,这跟其他人又有什么关系!”

    李未央微笑:“我只是怕也许有一天,你会后悔的&&&,毕竟&,人言可畏?!?br />
    郭敦的眉头跳了一下,恼怒地道:“我不怕那些胡说八道的人&&,流言蜚语我听得还少吗&&?阿丽公主是个坚强的好姑娘&,妹妹,你不用替我担心,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的?&&!?br />
    李未央点了点头,笑容很平静:“但愿如此吧&?!?br />
    郭夫人被李未央硬逼着去休息,随后郭敦和郭澄也相继离开。李未央陷入了思考之中&,草原大君去了哪里?这件事怎么看都觉得奇怪&,一个熟悉草原地形的君主,怎么会无缘无故的失踪呢,或者,早在大君向他们布局的同时,也有人在暗地里布下一出局,究竟谁才是下棋的人呢?李未央轻轻地笑了笑,那笑容十分的幽静,看起来有几分神秘,赵月看着她,不由担心的道:“小姐,昨天发生的事情……”

    李未央回头看来赵月一眼&&,笑容和煦,她开口道:“现在不干咱们的事了,所需要只是静静的等待而已&&?&&&!?br />
    下午的时候,阿丽公主再一次进来李未央的帐篷,李未央看着她的神情&&&,便明白了一切。她叹了口气问道:“是不是还没有找到&?!?br />
    阿丽咬了咬牙,她把目光投在李未央的脸上&,久久没说话,好长时间之后才回答道:“没有&&?!?br />
    在李未央的预料之中了&&&,她低声地道,“那么派出去搜索的人都回来了吗&?”阿丽神情变得更加的难受&,她开口道:“整个草原都快翻遍了,那天晚上有人说瞧见大君带了一支秘密的队伍出去,却不知道究竟是做什么去了,于是我们就把他可能去过的地方,统统查了一遍,却一点线索都没有?!?br />
    阿丽的神情十分颓唐&,周围方圆百里的范围,他们都已经搜索过了&&,可是因为昨天晚上的一场大雨,把所有的马蹄痕迹都已经冲刷掉了,什么都看不见。

    “大君究竟去了哪里呢&&&,为什么人找不到,连尸体都找不到?”阿丽公主眼睛里带了一层泪光。

    李未央微微一笑:“若是没有找到尸体,那就证明草原大君还活着&,对不对?”

    阿丽公主的面上迸发出一丝希望,她看着李未央道:“若是他还活着&,那我们为什么找不到他?明明出动了最精锐的队伍……”

    李未央默默地看着她&&,没有回答,阿丽公主镇定片刻,才打定了主意问道:“我来是为了问你&&,昨天晚上你们遇到的人是……”她听郭敦说起&,李未央遇到过袭击,这让她不由自主产生联想……

    她的话没有说完,只是静静地看着李未央&,那一双清澈的眼睛里&,是问询的神态&。李未央心中轻轻一动,对她点了点头道:“昨天晚上我们遇到了一场袭击,看那群人的装饰,的确是草原上的勇士。你刚才说大君带了一队人出去,却不知道是做什么了,我猜测,昨天晚上袭击我们的人便是大君派出去的?&!?br />
    阿丽公主一愣,随即就是目瞪口呆地看着李未央&,若真的是大君派人去刺杀郭小姐和旭王元烈&&&,那他们就是敌人,而不是朋友。她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李未央像是看出她心头所想&&&,淡淡一笑道:“大君要对付我们,并非与我们有仇,我想他是因为收了裴皇后的礼物才会这么做&&。不过你放心&,昨天晚上我们并没有瞧见大君本人,所以他就算失踪了,也跟我们没什么关系。你要知道&&,我们不过只有几十名护卫,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杀光了数千名草原勇士&,更加不可能冲破重围取大君性命。所以此事一定另有蹊跷,你应该回昨天晚上找到我们的那个地方&,顺着那条路,一直往回走&&,总能找到什么蛛丝马迹的&&?!?br />
    阿丽公主良久没有说话&,她想到了父王帐篷里的那些礼物……大君说过&,有一面十分精致的宝镜要送给自己的,现在想来,定然是裴后送来的礼物。她的面上流露了一丝愧疚,看着李未央道:“对不起,我没有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br />
    李未央只是微微一笑道:“一事归一事,这件事情和公主殿下是没有关系的&,昨天若不是因为你,我们也不会这么快脱险&?!?br />
    阿丽公主点了点头,咬牙道:“谢谢你能不计前嫌的告诉我这些,我知道该怎么做了?!彼底潘找砝肴?&,却突然看见赵月急冲冲地进了帐篷&,面上是一头的汗&&,赵月看着李未央&,又看看阿丽公主,连忙道:“小姐&&&,奴婢听说&,大君已经回来了!”

    阿丽一愣,随即快步冲出帐篷,李未央看向赵月,面上却是似笑非笑的:“大君是平安的回来了吗&?”赵月摇了摇头,看着李未央,目光中流露了一丝凝重&&&。

    阿丽公主冲到了金帐,门口却是守卫森严&&,面色焦虑的汗王们急得团团乱转,而她的十几个王兄,面上也都是一派紧张的神情&。巴术瞧她来了&,连忙将她拉到一边道:“你去哪儿了,刚才到处找你?&!?br />
    阿丽公主面上一白,急忙拉住他道:“大君怎么样了,他还平安吗?!?br />
    巴术摇了摇头道:“现在还不知道情形,似乎是……”他的话说了一半,看向阿丽公主面上却流露出犹豫的神情&,像是不知道该不该往下说&。阿丽公主焦急地催促道:“有什么话不能说呢,你赶紧告诉我吧,不要让我再着急了&!”

    巴术叹了口气&,看着阿丽公主年轻的面容,慢慢地道:“当时大君派出去的人马几乎都没有平安回来,余下三四名亲卫,却是什么也问不出来&,只说昨天晚上一场大雨不辨方向&,害得他们闯进了狼群当中&?!?br />
    阿丽公主怔住,几乎是说不出话来:“狼群&?你刚才说是无意中闯入了狼群吗&!那大君现在是不是受伤了&,严重吗……”她话还没说完,就要甩开巴术,急匆匆闯进金帐去&&,就在这时候&,里头的巫医已经快步走了出来&,众人都紧张地看向了他&。巫医看着众人的目光,叹了一口气道:“大君因为被狼包围住,两条胳膊和一只腿都被咬断了,我已经尽了全力,却还是没有救回他,抱歉?!?br />
    听到他这么说&&,众人的脸上都露出惊慌失措的表情,阿丽公主突然失声大哭起来&,她没有想到勇猛的草原大君会陷入狼群之中。她更是隐隐觉得&,这一切都是因果循环,若是昨天晚上大君不去刺杀李未央和旭王元烈,好好在金帐呆着&,是断然不会遇上狼群的,要知道,整个草原上最可怕的动物就是狼了&&,这不是说单只狼的力量有多么可怕,而是因为狼总是成群结队的出现,纵然是草原上最勇猛的勇士,也没有办法去对付那么多可怕的狼&&&。但是转念一想,大君身边带着无数的士兵,而且他本人也是个十分勇猛而聪明的人&&,是草原上最好的猎人,纵然没有办法将狼都消灭,也不至于伤重而死啊&,还死得如此的惨烈&,这叫阿丽公主几乎泣不成声。

    就在这时候&,她听见兄长们爆发了激烈的争执,二皇子巴鲁大声得道:“既然大君已经不在了,咱们就应该立刻再立一个大君起来&!”

    巴术听到这句话,却是冷冷地一笑:“大君刚死,尸骨未寒&&&&,你就迫不及待的要争夺位置吗&?你还真是一个孝顺的儿子!”

    巴鲁不禁恼怒道:“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你不想做大君吗&?”

    巴术冷笑一声,他看着巴鲁,目光冰冷地道:“不要以为你排行第二就可以争夺大君的位置,大君早已经说过,他要亲自挑选继承人的!”

    巴鲁勃然大怒,厉声地道:“可是他已经死了!”

    其他王子眼睛里都是险恶的光芒,汗王们则开始议论纷纷,甚至隐隐有人要拔刀的趋势&&,阿丽公主看着这种局面&,下意识地倒退了几步&,甚至都不敢向金帐的方向看一眼,飞快地跑开了。她很害怕,她几乎能够意识到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不,一定要找人来阻止&&!一定要&!

    这时候,旭王元烈正在李未央的帐篷之中&,他温柔地向她笑道:“如今,想必整个草原已经陷入了一场动乱吧!”李未央望着他,目光之中带了一丝惊讶:“你是说草原大君遇上狼群,和你有关系吗?”

    元烈轻轻摇了摇头,琥珀色的眸子里闪过一道异芒,开口道:“不&,昨天晚上我还没有心思报仇,大君之所以遇上狼群&&,这一切都与我无关,希望他死的人实在太多了?!?br />
    李未央惊讶地看着他,对方的目光之中带了一丝嘲弄,或是叹息&。她突然已经明白了过来,草原大君不是死在任何人的手里,而是死在了皇位权利的争夺之间。她微微蹙了蹙眉头&,开口道:“那么&,又是谁做的呢?”

    元烈替她掖了掖被角&,只是淡淡地一笑:“到底是谁做的&&,都和咱们没有关系&,重要的是大君已经死了&?!?br />
    李未央望进了他那一双琥珀色的眸子中,那里面没有幸灾乐祸,也没有报仇之后的兴奋&,有的只是淡淡的讽刺,下午的阳光从帘子外头透进来,照在他的脸颊上&,显得他眼神晶亮,仿佛一道星子,叫人迷醉。

    她微笑着,握紧了元烈的手&,一双眼睛深静如同湖水,轻轻地道:“是啊&,草原上又要掀起腥风血雨了?!?br />
    ------题外话------

    提前祝大家春节快乐&&&!心想事成!美丽动人!渣遍天下&&!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勤劳的小秦致渣妹军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庶女有毒227》,方便以后阅读庶女有毒227 大君之死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庶女有毒227并对庶女有毒227 大君之死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庶女有毒227。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