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7 极品阴损

    这边太子妃正在招待女眷,就见到一个婢女快步从门外走了进来^,她神情虽然如常^*,可脸色却有些发白,向太子妃恭敬行礼^,然后附在她的耳边说了什么^。隔着一点距离*,李未央听不见她们说了什么^,却明显瞧见太子妃轻轻变了脸色*^,那浓如乌云的发间,金钗随着她摆头的动作轻轻晃了一下^*。虽然她的面上依旧是波澜不惊,但是眼底却是压抑着惊怒的,她起身向众人道:“各位**,前面的大厅有一些事情,我要去处理一下*,这里就交给卢妃了*!?br />
    卢妃连忙起身应是,各位夫人就看见太子妃带着身边的婢女匆匆离去**。

    李未央笑着,目光之中划过一丝淡淡的冷芒*,轻声向郭夫人道:“母亲,不知道太子妃有什么急事,要走得这么匆忙?*!?br />
    郭夫人微微眯起眼睛*,看着太子妃离去的方向,慢慢地道:“莫非是刚才的刺客*,找到了其它的线索吗*?”

    李未央想了想,眸子里冰冷的寒意慢慢地淡化成了风一般的笑容^^*,刚才那波刺客分明是太子安排,故意在众人面前演了一场戏**^,自然是找不到丝毫的破绽^*^,又怎么会突然冒出来一个什么线索呢^?太子妃此去绝不会为了此事^,那么她是为什么原因才会失去仪态*,当众丢下各位女眷*,匆匆离去呢*?并且***,李未央瞧那事态*^^,必定是十分的紧急^。

    不光是她们*,花厅里面的其他人脸上也都十分的疑惑,她们几个人聚拢在一起^,小声地议论着。卢妃面上倒还镇定,只是露出矜持的笑容,继续和郭夫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就在此时*,赵月从花厅外面走了进来^,她走到李未央耳边,轻轻说了几句话^,李未央目光之中光华流转*,随即便笑了起来,她望向卢妃道:“卢妃娘娘*,听说前面出了点事儿**?*!?br />
    卢妃还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便看着李未央十分的疑惑,李未央见对方神情不似作伪^^,笑容更加和煦,口中淡淡地道:“不但出事了*^^,还是一件大事^。太子妃此去便是为了处理,怎么竟然没有人来通知卢妃娘娘么*?”她的语气有几分微妙^*,不易察觉**。

    卢妃听她这样说,一双美丽的眼中带了三分不悦**,眉心微微皱了起来***,她和太子妃在太子府从进门那一天便是分庭抗礼,若非自己是庶出的,卢氏绝不会屈居于太子侧妃的位置上^。尽管如此^,她也没有歇了与太子妃争锋的心思*。刚才太子妃匆匆离去,丝毫没有解释的意思^,这让卢氏十分的不痛快*,现在听到李未央这样说,她强自压抑着心头的恼怒**,勉强微笑道:“郭小姐^^,既然太子妃赶去处理*,想必一切都会妥妥当当*,郭小姐还是安心留在客厅里喝茶吧,不要随便走动才好?*!?br />
    李未央微微一笑^,转过头来看着周围的贵夫人道:“诸位不知道吗*,刚才前院发生了大事^,好像是某户人家的小姐和太子府上的人发生了苟且之事^,众位可有兴趣去瞧一瞧吗*?”

    众人一听,面色皆是一变^^,众位夫人四周看了看^^,确保自己的女儿在这大厅里^,面色才松了一些,便有人好奇地问:“确有此事吗*?”

    这句话却是在问卢妃^,卢妃一愣^,随即道:“想必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彼苏饣?,心中也是巨震,没想到李未央的消息如此的灵通*^,这个消息到目前为止她还是一无所知的*,刚才李未央所说某户人家的小姐^,说的到底是谁呢*^^?说完这句话*,她下意识地站了起来*,看着周围人的目光*^,立刻意识到了不妥*,连忙笑着道:“太子妃定然会处理好这件事情^,诸位就不必担心了^?!?br />
    但是卢妃低估了众人窥探的天性*,当李未央说完那句话,不少夫人便开始坐立不安,陆陆续续地站了起来道:“还是去瞧一瞧吧,太子府发生了这么重大的事^,一定要去看一看!”“是啊*,太子妃怕是过于年轻^^,这种丑闻还是应当谨慎处理!”“咱们一起去吧!”话说到这里,众人便全站了起来^,跃跃欲试地往外走去。卢妃立刻跨前一步*,却拦不住她们,不由面色一变^,李未央同样扶着郭夫人起身,看着卢妃*^,微微一笑道:“卢妃娘娘^,你要和我们一起去瞧一瞧吗**?”

    卢妃狠狠地瞪了她一眼*,心道若非你多事^*^,又怎么会惊动这么多人*,如果消息是真的,那这件事岂不是会成为太子府的笑柄吗^?只不过^,她并不知道太子的计划^,也不知道如今这计划已经走样了。她刚想要上去拦住众人,李未央却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笑容和煦地道:“卢妃娘娘,今天的宴会可是太子妃一手承办的吧?!?br />
    卢妃一愣^*,整个人都呆在原地^,有一瞬间说不出话来,随后^,她惊醒过来**,若有所思地望了李未央一眼,用极低的声音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李未央目光之中满是清冷的笑意道:“纵然出了什么事情,那也是太子妃没有把事情安排好^^^,卢妃娘娘又有什么可挂心的呢?”

    卢妃顿在原地*,额上有一滴冷汗流下,她终究停下了阻止众人的步子***,然后深深地望了李未央一眼道:“这大厅里太闷热了^^^,我觉得身体不适*,就不奉陪了^,各位请便*^*,我先告辞了^^*^!彼底?**,竟然转身扶着婢女的手走了出去。

    郭夫人望了一眼卢妃的背影^^,冷冷一笑道:“她倒真是会置身事外,到时候只消说是太子妃过于忙乱**,丢下了众人匆匆离去,才会害的这消息散播得到处都是^^*,太子压根不会怪罪她!?br />
    李未央只是淡淡一笑道:“趋利避害也是人之常情*^,这前厅的热闹,母亲不想去瞧一瞧吗?”

    郭夫人笑容满面^*^*,携了她的手道:“走吧**,我们去看看究竟是哪家的千金做出这等丑事来^**!”

    李未央和郭夫人来到了那间雅室的门口^^,便看到门口已经有不少的婢女小厮在探头探脑,她无意间向他们扫了一眼^^^,便丝毫没有停顿地走了进去**。雅室之内太子和太子妃依序而坐,全都是面色冰冷。雅室虽然不大^*^*,却满满当当站了不少的人*,显然刚才在宴会上没有受伤的宾客全都来这里看热闹。

    夏侯炎就跪在雅室的中间,李未央挑眉一笑^*,随即便看到了正坐在一旁面色冷淡的元烈和其他几位王爷*,当然他们脸上的神情虽然有震惊**,却比不上太子这样的难看^*。

    太子冷冷地道:“夏侯炎^,你可知罪*^?”他的声音十分严厉*^,可不知怎么的,听起来却没什么力气,仿佛是在被激怒之后的疲惫*。

    夏侯炎叩首下去^*,再抬头看着太子的面容道:“太子明察,我是被冤枉的^,借给我一百个胆子*,我也万万不敢对裴小姐无礼*,更何况,我根本没有理由这样做*^^?!?br />
    太子刚要发火^,却被元烈淡淡接过:“谁都知道裴宝儿是越西第一美人^,见色起意便是你的动机^*,而裴家又是越西第一贵族**,攀附权贵便是你的目的,还说什么没有理由*,怎会没有理由呢^?”

    夏侯炎猛地抬头,冷冷望着元烈道:“我可以对天发誓,这件事情我确实毫不知情*,刚才我不过是从太子书房出来**^,却莫名其妙的被人打晕^***,送到这张床上*,我是无罪的*,我可以对天发誓*^^!”

    元烈的脸上却露出玩味的笑容道:“太子府中守卫森严,再加上刚刚出了一场乱子,护卫们更是人来人往,又有谁能在这众目睽睽之下对你动手呢*?夏侯大人^^^,你就不要再狡辩了****^,你在这雅室之内早有布置^*,催情香便是你的罪证^,咱们大可以请一位太医验一验这屋子里的香气是什么?”

    夏侯炎面色一变,急忙说道:“请太子明察**,我根本不知道什么催情香,这一切都不是我做的??!”他的心头此时已经恼怒到了极点*,原本设下这个陷阱^^,是为了让元烈身败名裂^*,也是为了逼他迎娶裴宝儿^^。只要裴宝儿成了旭王妃^*,那么元烈自然会和郭家分道扬镳^^,甚至有可能反目成仇。只要稍加挑唆*,郭嘉必定只能嫁给元英^,到时候再给元英府上安插一个年轻美貌又温柔体贴的侧妃,从中挑拨离间分而化之*^,让元英逐渐冷淡怀疑郭嘉。不出一年,郭府就会和元英彻底离心,到时候才是真正的一箭三雕了^。

    当然这条计策施行**^^^,裴宝儿的名声会受到一定的损害,但越西不是大历,在这里公主可以堂而皇之的豢养男宠*,有钱的贵妇人也可以豢养地下情人**,裴宝儿作为名门千金被色胆包天的旭王羞辱了,旭王在负起责任的同时,也要担负起所有的罪名。而且裴宝儿出身高贵^,绝非是可以用侧妃或者是侍妾名分来打发的女子,所以这条计策原本是万无一失的……只是他没有想到,自己反倒成了这场风波中的主角^,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

    这时候,太子妃望向一边的裴宝儿,柔声道:“裴小姐,你要怎么说?”

    裴宝儿身上的衣裳已经穿好了,只可惜衣襟已经被泪水一点一点的打湿*,脸上的妆也模糊成一团^,她望向太子和太子妃*^,泣不成声:“我是被人冤枉的,我没有想到有人竟然会出这样的事*,我什么都不知道啊?^^!笔率瞪?,她什么都知道,也情愿付出自己清誉为代价嫁入旭王府,她对自己很有自信**,她觉得凭借美貌和才情终有一天能打动旭王的心*,她却没有想到这件事情中途出了岔子!夏侯炎是什么东西?只有六品官位,六品这是什么概念^?

    她裴宝儿是何等的身份,何等的尊贵^*!若不是她晚生了两年^*,太子妃的位置也是手到擒来^^,那些王孙贵族更是任由她挑选^^,怎么可能嫁给一个区区六品官员*^,更何况这个夏侯炎只是一个太子府的幕僚,裴家这么多年精心栽培她^^,她却嫁给了这么一个男人,裴家人岂非全部变成笑话了吗*^?

    元烈冷淡地看了她一眼道:“裴小姐^^,若说此事你不知情我是相信的^^,但若说你完全对夏侯炎无意,说出来恐怕大家都不信!若非你主动走进这间屋子^,他又怎么会挨到你的边*^,又怎么会设下催情香来陷害你呢*?”其实元烈早已知道**,当时那蒋太医是在替自己的手臂涂药的时候*,用了催情的药物,才会让他身体发软^,若非他疑心病重,早有防范**,只怕真要着了他们的道。

    裴宝儿听见他这样说**^^,不由得浑身发颤*,气得连话都说不完整^,连连重复道:“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我是无辜的,我是被人陷害的?!彼底潘袷窍肫鹗裁蠢碸,充满希翼地望着裴珍道:“姐姐*^*,你要为我作证哪**^,我明明只是扭伤了脚踝想要到雅间休息一会儿**,你说让我在这里等着你^,不是吗?”

    裴珍连忙作证道:“对!对!宝儿只是扭伤了*,我是替她请人来,没想到……”她话说了一半顿住了*,却不知道怎么说下去^,其实她对裴宝儿的娇纵也是十分的不喜*,本来她就是庶出,在家中比不上裴宝儿,实在是存了三分嫉妒了^,但眼前这种情况,无论如何为了裴家的名声她也要想方设法?^;づ岜Χ?,想到这里她继续道:“我离开不过半刻的功夫*,夏侯炎又怎么会将宝儿迷倒呢?这其中一定有什么人做了手脚,请太子殿下一定要严查^,还我妹妹一个清白?*^!?br />
    太子没有说话*,眸光一闪^,看向元烈^,元烈看着他的目光冷冷一笑^,只是口气悠然地道:“裴珍小姐^,今天发现这一切的不是别人而是你*,现在你又口口声声为令妹辩解^,不是自相矛盾吗^*?”

    裴珍结结巴巴辩解道:“我,我也不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情?*^!钡笔蹦擎九胍膊幌刖妥呱锨叭ハ瓶橇弊?,若是她早一点知道会瞧见那副场景,她是死也不会进来的*!

    元烈笑容里并无轻蔑^、嘲弄的意思,但看在太子眼里,这个笑容无疑是充满了讽刺:“太子殿下^^^,事到如今你再追究严查也是于事无补,依我看^,他们横竖是睡在了一起,到底也是一对同命鸳鸯**,倒不如成全了他们,太子府和裴家这也是联姻了不是^!”

    李未央看了一眼元烈*,垂下了睫毛*,掩饰着眼中的笑意^,这时候她已经明白了一切^,想来是这个裴宝儿意图算计元烈^,却被元烈算计了。

    裴宝儿听了这话***,原本就睁得很大的眼睛*^,因受到了惊骇而变得更大,她立刻不顾仪态地向前爬了几步*^^,用力扯住了太子妃的裙摆,那指节几乎隐隐发白:“太子妃^^,不*!我不要^!我不要嫁给他^^,他算什么啊*,他算什么?^^*?!”她的声音异常凄厉,简直是愤怒到了极点^!在她看来^^,嫁给夏侯炎,还不如死了的好*!

    她的话刚说完^,夏侯炎心头一凛*^,立刻道:“太子殿下^,此事没有查清楚前万万不能冤枉我和裴小姐啊^^,此事不仅关系裴小姐的声誉,也关系到裴家^,岂能轻易做决定*,似旭王这番说话,分明是故意陷我于不义!”

    旁边的元英闻言*,英俊的面孔却是微微一笑道:“夏侯大人何必说这样的话*^,娶了裴小姐这可是天大的好事*,更有助你青云直上??*!”

    夏侯炎的面上铁青*^,他又不是傻子^,他怎么可能不知道自己的身份呢*^,如何能和裴家匹配**?只怕裴家不能忍受这门婚事,刚刚答应^,一回头就会派人来杀了他,到时候他才真是竹篮打水一场空,赔了夫人又折兵。

    李未央微微一笑,眸内似乎含了水银,意蕴流转**。裴宝儿正要转头哀求别人,却看见了李未央,面色立刻大变^,完全失态一般地对着她大声叫道:“一定是你*!是你陷害我!”

    众人的目光落在李未央身上^,却见到她露出似笑非笑的神情^。元烈的目光和李未央的微微一碰**,随即错开,漫不经心地笑了道:“裴小姐真是个有趣的人,被当场捉奸却还有时间去牵扯到郭小姐身上^^*,试问在事发的时候*,郭小姐你在什么地方^*?”

    李未央只是微笑,她看向身边的众位夫人淡淡地道:“我自然是和大家在一起^*?**^!庇谑桥员呔陀胁簧偃丝床还吲岜Χ乃姹闩食?,开口为李未央作证:“是啊^^^,事情发生的时候^,郭小姐就和我们大家在一起^,从来没有离开过^?!?br />
    郭家人听到这里*,都是会心的一笑***,他们已经看明白了^,事实上裴宝儿真正想要陷害的人是别人*,只可惜没有成功……当然,不管是裴宝儿也好,夏侯炎也好^,他们谁都不敢陷害元烈的事情抖出来^^^,陷害一国皇室^,这罪名绝不会轻,裴宝儿怎么会说出真相呢^?所以她只能拼命地扒着李未央不放^。因为李未央是她最为厌恨的人,什么脏水都要拖她一起*^!可惜*,李未央在事情发生的时,有很充分的不在场证明^*。

    太子妃为难地看向太子,却见他微微垂下了眼睛^,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然而她看惯了对方的这种神情*^,下意识地看了一眼他的左手,太子的左手拇指跟食指微微的捻起,仿佛在揉搓一般^,太子妃十分的熟悉*,每当太子想要杀人的时候^,就会有这样的小动作^^。她看了一眼正啼哭不止的裴宝儿,淡淡地推开了她的手,语气冷漠地道:“裴小姐,事已至此我劝你还是认命吧,尽快让裴家商议婚事^*^,别让事情变得不可收拾!”

    裴宝儿不可置信地看了看太子^,又看了看太子妃,她鬓间的发丝已经散乱不堪^*,眼睛之下也是乌黑一片*,脸颊上的腮红更是早已被泪水晕开*,那张绝丽的面容变得如此不堪,她喃喃地道:“你们,你们居然都不管我!你们居然……”她话还没有说完,却听见太子面容冷淡地道:“裴小姐**^,什么事情**,都要掂量清楚**,想清楚了再说?!?br />
    他这样一说,裴宝儿一个激灵,她突然意识到,自己什么也不能说^。若是她说出了口,太子必定会杀了她。她的心猛地收缩起来^,手指在剧烈的颤抖*^^,指甲不由自主陷入了手心*!她明明就快要成功了,只差一步而已,竟然会功亏一篑!都是郭嘉,都是元烈!他们联起手来害她,害得她不得不嫁给一个六品的小官^,还害得她清誉尽毁,今后这一辈子她都要抬不起头来,成为众人耻笑的对象*。

    她突然尖叫一声,猛地站了起来,大声地道:“不*,我不要,我绝对不要嫁给夏侯炎^^!他配不上我**^,我要嫁的应该是天底下的俊杰*!今天这一切*,原本就是别人来陷害我*,我绝对不会乖乖听话的*^^^!”说着^*,她突然回头瞪向李未央^,指着她道***^,“都是你,都是你害我,是你设计了这一切*!你嫉妒我的美貌,故意迫害我!”说着,她再也顾不得别的,突然扑到了太子的身侧*^,大声地道:“太子殿下,郭嘉是想要除掉我*,所以她才会这么做^^^,太子殿下^^,您一定要救我,要救我啊*,我不要嫁给他*,我绝不嫁给他!”她声嘶力竭地喊着^。

    李未央淡淡地一笑,原本她以为*,裴宝儿是个聪明的女子*^,可现在看来*,她不但糊涂,而且糊涂得可以*^^*,竟然会答应太子殿下去做这种事情。想也知道*^,不但会毁了清誉,就算她真的嫁入了旭王府,元烈被她如此构陷,又怎么会不恨透了她呢^?到时候*,她又有什么好日子过^***?说到底^,裴宝儿的心中什么都明白*,但她的偏执让她做出了这种疯狂的决定*^。她以为^^,这世界上的每一个男人都会绕着她的裙摆转,而元烈恰恰完全不搭理她*,所以她才会如此的决绝。

    太子别过了眼睛,仿佛没有看到裴宝儿泣不成声的模样^。裴宝儿见央求他没用^,竟转身向元烈扑了过去,凄声地道:“旭王,今天这件事情是我的错,可我也是被人构陷的啊^^*,你知道*^^,我绝不会做出这样伤风败俗的事情来!”说着**,她一双美目闪着泪光望向元烈^^,显然是打算让他相信,她不曾参与太子的阴谋^,以激起他的怜香惜玉之心^,说着,她还在不断的哀求,那泪水流淌而下^^,一滴一滴的落在地上,看起来是十分的让人怜爱。

    旁边的晋王叹息了一声道:“裴小姐,你果真不愿意嫁给夏侯炎吗^*?”裴宝儿看了一眼晋王*^,断然回绝道:“我自然是不肯的**!”晋王看了一眼元烈^^,口气却是十分的惋惜:“今天这种情况,若是你执意不肯嫁给夏侯炎,那便只有……”

    他话还没说完,却听见元烈冷冷地道:“只有两条路,一是你自尽,全了名节,二是你剃度,常伴青灯古佛?!彼盗苏庋痪浠?*^^,明显看到裴宝儿的脸色一变***,元烈嘴角染起一丝浅浅的笑意**,又阴冷地道:“比起死和出家**^,嫁给夏侯大人其实是个不错的选择——他说到底也是个颇有才干的人!?br />
    裴宝儿惊恐地瞪大了眼睛^,刚才她的脸色还带着一丝希夷*^,如今慢慢变得死灰^^,她本该想到的,一切都是元烈设计,她还以为自己的泪水能打动他*,这个男人根本铁石心肠*,太恶毒了*!她哆嗦着开口道:“没有想到*,你们竟然如此的无情*^,句句都帮着郭嘉,她到底有什么好*^,你们一个个都帮着她^^!”说着,她站了起来*,再也没有刚才那副哀伤之态*^,决然地道:“既然如此,我不如死了干净^,请太子殿下下令将我绞杀了吧*。反正,我被人冤枉至此,也不想活了*!”终究是忍不住失声痛哭了起来。

    看到这场闹剧*^^^,太子的额头隐隐的爆出了一根青筋,他没有想到*,原本是针对郭嘉和元烈的一出好戏*,竟然会是这等收场*。夏侯炎虽然是个有才干的人^,可他毕竟出身低微,当年寒门折桂已经是十分难得?*^?上?,不论他如何努力^,都没有办法在注重家世的大越官场上出人头地*^。所以他才借着守孝三年的机会脱了官场,换了另一幅面孔进了太子府^。只要他能够辅佐太子顺利登基,成为太子身边的红人,将来自然有他在朝中的立足之地***?^?峙卤闶窃紫嘀?,也不是不可以期待的^,这便是夏侯炎的晋升之阶*^!

    可他若是娶了裴宝儿*^,这事情可就麻烦了^。裴家绝不会容许这样一个出身低微^,只有区区六品官职的男子做裴家的女婿。等待着夏侯炎的唯有死路一条*^。太子不禁十分可惜这个他很喜欢的谋臣,可是到了这个地步,他又能怎么办呢?他只能道:“裴小姐*,还是请裴大人来商量婚事吧*^*!?br />
    裴宝儿没想到不管自己怎么闹^,对方都是同样的一句话。她不禁举目四望*,可惜这一次,她的父亲带着四个哥哥在任上,大伯父因为告病在家,也没有来参加宴会。整个宴会*^,裴家不过她和裴珍二人^,而裴珍此刻早已是唯唯诺诺,面色发白,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如今*,她又该怎么办呢^?

    就在她快要绝望的时候**,一个年轻男子突然从外面大跨步地走了进来*^,他穿着一袭蓝色的锦袍*,腰间挂着碧玉琅环,身形挺拔修长**,容貌俊美**^,目若寒星,举手投足之间从容优雅*,顾盼神飞。他微笑着看向众人,目光却不在裴宝儿身上停驻。

    行至堂前*,他长袖轻拂^^,向太子施了一道礼:“太子殿下^,裴徽失礼了?!碧蛹绞撬?,面色顿时一喜*,立刻站起身道:“原来是裴公子回来了!崩钗囱肟聪蛘飧鼋凶雠峄盏哪凶?*,目光微微发生了变化。裴后一共有两位兄长,大哥叫做裴渊,掌管兵权三十万,封驻国大将军*^,只有一个独生女儿叫裴绵,因为无子^,便过继了二房的长子裴弼作为长房长孙^。而裴皇后的二哥叫做裴帆*^,裴帆一共有五子二女*^,长子过继给了大房^,其余四个儿子的名字分别是裴徽*^、裴献^、裴白、裴阳,两个女儿叫做裴珍和裴宝儿*。而眼前的这个这个俊美公子^,便是裴帆的次子裴徽。裴宝儿一见是他,心头狂喜^,想也不想地立刻扑了过去:“二哥^*,你要救我*!”

    裴徽冷淡地望了她一眼^,面上微微一笑道:“你是裴家的女儿^,怎么可以在众人面前如此失礼,还不擦掉眼泪,赶紧下去梳洗一下!”

    裴宝儿一愣^,随即看向裴徽^,刚要说什么,却见到裴珍走了上来,扶住她道:“小妹^,你就按二哥说的去做吧^?!迸岜Χ挂祷?**,可是裴徽却已经转过眼睛,明显不再搭理她了^。旁边*,早有人搬过椅子^,裴徽却并不坐下^,他只是望向太子道:“太子殿下,我刚到府上^,便已经有人将一切告知了我*^,如今这局面^,不知殿下意欲何为呢^?”

    太子看了裴徽一眼道:“这件事情实在是棘手,按照旭王所说*,裴小姐应当嫁给夏侯炎才能保住名节^*?!笔率瞪蟐,裴宝儿哪里还有名节可言*,这件事情只会让她成为整个大都的笑柄*。

    李未央冷淡地笑着,看了一眼那裴徽^,据说这位裴公子心机深沉,步步为营,那么**,他又会如何解决此事呢?

    裴徽淡淡一笑*^,裴宝儿是他们裴家的珍宝^,也是将来最重要的一颗棋子^,可惜漂亮的美人往往都没有脑子^,她竟然被太子的三言两语所惑*^,主动跑去向元烈献身**。这件事情只会给裴家带来耻辱*!只不过当下他却不好将这心思表现出来**,只是微微含笑道:“不知太子殿下能否让我与夏侯大人详谈一番?**!?br />
    太子一愣,随即望向夏侯炎^,夏侯炎也是不能理解地看着裴徽^*^。裴徽望着他*,笑容十分淡漠地道:“夏侯大人放心^^*,我没有别的意思,不过是想要仔细了解一下今天发生的一切*,也好做个决断*^?!?br />
    太子望向裴徽,理所当然地点了点头:“好^^,这也不是什么难事!来人**,单独辟出一个房间,让裴公子与夏侯大人详谈一二?*!?br />
    元烈却是淡淡打量了一眼裴徽*,目光之中十分平静道:“这事情已经是众人都亲眼目睹,却不知道裴公子还要谈什么呢^?!?br />
    裴徽同样看着元烈,目光微动***^,那双深邃的眼睛仿佛藏着寒冰,慢慢道:“凡事不能只看表面,更不能只听一面之词**,纵然真要嫁娶**,也该好好商量一番!旭王何必如此心急呢*,倒显得你别有用心了!”

    元烈靠上自己的座椅*,放松身心^^,笑地意味深长:“既然如此^,那裴公子就自便吧^*?!逼涫?,元烈也很想知道对方究竟会怎么做^,眼前这局面,怎么也无法翻身了*。裴宝儿如果不想嫁给夏侯炎,那就只有两条路,不是出家就是自尽^。纵然裴徽手眼通天,他也没办法再辟出第三条路来^!裴徽想要和夏侯炎详谈*,说不准是想要寻找到什么证据^,可元烈对自己的属下十分有信心^^*,他是绝对不会留下什么把柄在对方手里的^^。

    裴徽和夏侯炎单独出去了^^,元烈喝了一口茶,却听见旁边的元英道:“这位裴公子可是出了名的狡猾多段*、不择手段**,你可不要掉以轻心了***?!?br />
    元烈微微一笑道:“无妨*,我只是想知道裴家究竟还有些什么样的人物?^!?br />
    元英勾起了唇畔,似笑非笑道:“很快你就会知道了^^,他们不会就这么简单走你铺好的路^!?br />
    元烈的神情异常镇定从而显得有些冷酷,没有对元英的话作出任何反应^。他只是看向李未央,微微一笑^。其实,他并不在意裴宝儿到底能不能洗脱这名声^*,他只是要让裴家人添堵而已*。当然^^,元英本身就是一个外表忠厚内心毒辣的人,他竟然如此评价裴徽,可见对方绝不是个简单的人物。

    李未央从看见裴徽开始,便一直密切的关注着场中的动静**,如今看裴徽带着夏侯炎离去^,李未央的目光便落在了那边哀哀哭泣的婢女身上。随即*^,她垂下了目光^。在这件事上,元烈怕是动了不少的手脚^,如果裴宝儿真的嫁给了夏侯炎*^,只怕裴家会与太子交恶不说,连那裴珍回去也绝没有什么好果子吃**,元烈的手段*,还真是毒辣的很^^。不过^,这也是以牙还牙*^,以眼还眼*!裴宝儿实在是咎由自取了*^。不多时*^,她就看见那裴公子快步走了进来^,行云流水,似笑非笑*^^,从李未央身边走过的时候^,他似乎无意瞥了她一眼^,那笑容观之可亲*^^,可眼神却寒如冰霜*,冷如利刃**。

    李未央的神情却十分的冷淡**,仿佛丝毫也不在意对方露出这样的敌意,事实上,裴徽卓然站着*^^,便已经威势十足^。这种沉稳的气质之中^,隐隐让人有一种指挥千军万马从容自若的气度**,这样的气度*,李未央从前在蒋国公的身上也见到过??蠢?*,这裴徽还是一员大将*。那么*,他又会如何处置今天的事情呢*?他可以为裴宝儿翻身么^?

    太子也是略带担忧地看着裴徽,他素来知道这裴徽是个聪明厉害的人物*^^,却不知道他究竟厉害到什么程度*^?^;蛐硇芯蛘趟苣芨?,但对于这等勾心斗角的事情*,又是众目睽睽,怕是不好翻身哪^。

    只听见裴徽慢慢地道:“我的妹妹不必嫁给夏侯炎****,也不需要自尽*,或是出家^^*?*!?br />
    元烈微一眯眼,淡淡笑道:“哦?这世上还有不必费事的法子可以全了名节*^?依照裴公子所言^*,还有什么路可以给她走呢*?”

    裴徽冷笑一声,道:“这位夏侯大人纵然有心想娶*^,也是无力回天*?!碧秸饣?,静王元英不禁看着对方,脑海之中突然闪过一丝念头,他缓缓地坐直了身体*^,语气带了三分疑惑地道:“不知裴公子说这话是什么意思!?br />
    裴徽微笑着道:“因为他们二人都是被人构陷的^^^,而夏侯大人,一个阉身之人^^^,会萌生逼奸的心思么^?!?br />
    “???阉人*?”太子大惊**,瞠目结舌地看着对方。

    裴徽面不改色地继续道:“其实我本不想把这件事情抖出来^,只不过有些事情若是不说*,岂非是造成天大的误会,让那背后之人暗地里高兴么*!”说着*^^,他的语气十分的惋惜:“夏侯大人是不会羞辱我妹妹的^,他们两人之间更不会有什么私情^^,因为早在一年之前*^,夏侯大人曾经受过伤*,他早已经形同阉人了,没办法娶妻生子^,更不会亲近女子*!今日这出局,分明是有人故意构陷于他**,冤枉我的妹妹*?!?br />
    听到这句话^,雅室之中所有人的脸色都变了*,李未央却是微微一笑,她那双星河一般的眼睛盯着眼前之人,这位裴公子还真是有趣,竟然会想出这样一条路来*。

    整个场中一片肃静*,只听见裴徽淡淡地道:“若是大家不信,大可以去查验一二*,那夏侯大人的确是没有娶妻生子的能力,当然这种事情,我觉得还是不要做得过分为好,多少还是给他留下一点颜面吧,只要请两位太医验证一番,不就可以证明了么*^^?”

    众人没有想到这出戏峰回百转^*,就在裴宝儿要嫁给夏侯炎的时候^,突然裴徽会说出这样一番话,一时面面相觑*^。不管他们多聪明*^,也想不到那夏侯炎竟会是个阉人,更没有料到会在这种时候爆出了这个秘密。

    但裴徽言犹在耳,不由众人不信,有那等心机机敏之人更加想到:刚才这位裴公子去和夏侯炎密谈*^,恐怕不只是表面上说的这么简单。李未央则想得更进一步,刚才这裴公子这一去**^^,怕是去劝说了夏侯炎挥刀自宫,哈^^,这事情还真是可笑*。不过^**^,能让裴徽想到这种阴损的主意^^,他也不是什么良善之人,而且*,十分之“脱俗”**,堪称恶人中的极品了*^。

    元烈一愣***,随即笑了起来,他面上的笑容十分的优雅****,声音不大,却让每个人听得清清楚楚:“哦?既然他早已是个阉人,为何之前从没有听他提起呢?”

    裴徽不由望了他一眼^,眼眸之中散发出一种阴冷和残酷,还隐隐透着一丝厌恶*^,慢慢地道:“这等事情岂是可以宣扬得人尽皆知么*,若非刚才我晓以大义^,他也不会把这秘密说出来,当然^*,旭王若是不信,大可以和太医一同去验证?!辈坏戎谌朔从此值溃骸澳阕懿换嵋晕一崧蛲ㄌ絕^,向众人说谎吧^*!?br />
    现在那夏侯炎恐怕真的是个阉人了^,只不过一年前阉的和如今刚刚动手*,毕竟是不一样的*^^??墒撬只嵩诤跄?*?大家要的,不过是一个结果,一个让裴宝儿下台的机会^。到了这里^,就连李未央也不得不佩服这位裴公子心思之狠*^,手段之辣*,反应之迅速,的确是个心机十分叵测的人物*^^。

    裴徽就在此时望向了李未央*,目光之中仿佛露出一丝冷笑。

    ------题外话------

    小编:我发现,你越来越猥琐了*,欲练此功^,必先自宫^,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小秦:﹁_﹁

    小编:我估摸着裴家死绝了,裴后就倒了……

    小秦:你不懂,我写到现在*^,总是有一种冲动,让裴后消灭了女主,然后她做女主吧……

    小编:那我就把你人道毁灭,我来写*^!

    小秦:﹁_﹁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庶女有毒217》,方便以后阅读庶女有毒217 极品阴损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庶女有毒217并对庶女有毒217 极品阴损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庶女有毒217*。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