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6 阴狠构陷

    太子妃看到一曲舞毕,面上露出欢欣的笑意道:“卢妃果然是蕙质兰心,精于舞蹈,这一出舞编排得着实精妙,再加上晋王殿下那一曲箫音,真是绕梁三日,令人难忘^*?^!碧渝庋凰礮&,众人便也纷纷送上赞美&。

    太子笑道:“好**,所有人都重重有赏?*!蹦切┨璧陌滓挛杓?,便含羞带怯地走上来,一一谢过太子的赏赐&。太子笑容十分和煦地道:“你们来替贵客们斟酒吧*?!庇谑悄鞘嗣琅愣挤稚⒃诟鞲鲎恢?^,柔声细气,毕恭毕敬地为在座的贵客一一斟满了酒杯,而那位领舞的少女此刻也风摆杨柳一般地走到了太子身边,替他斟满了一杯酒,太子朗声笑道:“来,这杯酒,我敬在座的诸位?!?br />
    他刚刚举起了酒杯,夏侯炎却突然瞧见那白衣少女袖中似有寒光一闪^*,立刻大喝一声:“殿下,小心刺客!”说完扑身上前挡在了太子面前*,想也不想一掌劈向了那白衣少女^。白衣少女冷笑一声^,手腕翻飞之间,一把寒光闪闪的匕首陡然出现&&,众人都是大惊失色^,卢妃第一个尖叫了起来,整个人都从座椅上摔下来,而太子妃则是满面惊慌地由身边的婢女搀扶着向后退去^。

    而此时这白衣少女娇媚的面容变得无比冷酷^,匕首已经刺向了太子的咽喉,大声喝道:“你受死吧!”

    夏侯炎虽然也有点三两下的功夫&*,但他手中并无尖锐的武器^*,面色一寒&,抬手便抓过旁边一个婢女挡在了面前&,那婢女惊叫一声^,已经被少女的匕首刺入了心脏*,断了气。夏侯炎就趁着这功夫,快速护着太子要逃走*,白衣少女冷笑一声&,猛地抽出匕首,一把踢开那婢女的尸体&,再次向太子的方向刺过去^,可夏侯炎却拿起一只酒壶^,奋力地挡住那人一击,没想到对方的匕首削铁如泥^,酒壶竟然应声而碎,夏侯炎想也不想将手中仅剩的酒壶碎片向那人脸上抛去,随后拼命地拉着太子向后退去&,只听到“刺啦”一声,他的袍袖已经被刺客划破!

    所有人都被这惊变吓呆了,竟不知该作何反应,此时太子身边的护卫也已经迎了上去*,瞬息之间*,护卫首领已经和白衣女子交了几招,那狂猛的杀气冲天而起*,刀光剑影毫不容情,让众人是瞧得目瞪口呆。太子府的护卫首领自然是武功卓绝之辈*,可那白衣女子一招一式虽然十分简单&*,却仿佛如同势不可挡的潮水一般,无孔不入&,招招都是狠辣无比&。

    片刻之后,白衣女子见迟迟无法突破此人的防御,下了狠心&,突然一声大喝&,眼眸更如厉刃^,手中匕首迅疾如闪电一般,身形更是多了几分诡异,只听“扑哧”一声&,护卫首领胸前挨了一刀,面色一白,下意识地退了一步^,根本来不及还手,那白衣少女已经如同鬼魅一般追踪而至,匕首瞬间狠狠地割断了他的咽喉,只看到那一道红色的血雾喷薄而出&,场景无比骇人。宾客之中已经有女眷发出了一声惊叫&^,随即晕倒在地*,其他人也在四处奔跑,周围发出的尖叫声叫人胆颤心惊*。

    李未央早已反应过来,她拉着郭夫人向一旁快速闪避,赵月的动作却比她更快,因为就在那白衣少女发动攻击的一刻,原本一直垂手而立的舞姬手中也都亮出兵器,只不过与那白衣少女不同&,她们手中的兵器便是原本用来舞蹈的白练*&,只见那白练如同闪电一般,眨眼之间就已经扑杀数名护卫^,赵月紧紧地?;ぷ爬钗囱牒凸蛉?&,郭夫人毕竟是女眷*,而且又很少见到这样的场景,此时已经手足酥软,气喘吁吁,却不想连累李未央,只能拼命地跟着他们一起跑&^。赵月现在面对舞姬的攻势*,又要护着两个人*,她不得不且战且退。

    李未央虽然不懂武功,看眼前的情形也可以猜到这些舞姬都是顶尖杀手&,看赵月被她们缠住&,她飞速地拉着郭夫人向后退去*,那三名舞姬几次三番想要刺杀李未央*,都被赵月挡了去。杀手对视一眼,面色变得更加冷漠,其中一名舞姬奋力一甩白练&&,竟死死地缠住了赵月的咽喉,而另外两人与她密切配合,一人缠着一边的手*,另一人已经缠上了赵月手中软剑,让她无法动弹。以一敌三,这三个人配合又是如此默契,最可怕的是她们精于刺杀之道&,赵月吃了一惊&,一时无法挣脱^,整个人几乎窒息&*,李未央纵然再镇定,看到这情形也不免一颗心猛地失去了节奏&,就在此刻^,突然一道劲风闪过,那白练应声而断。

    中间那舞姬倒在地上&,赵月惊喜地向旁边一看*,却是旭王元烈及时赶到,元烈武功远在这三名舞姬之上^,应付她们倒还绰绰有余&^,他冷声道:“带着未央到安全的地方去^!”说着就和他身边的赵楠一起加入了战局,他们两人联手进攻三名舞姬*,很快便将那三人毙命在手掌之下^,可是旁边正在袭击其他人的舞姬见到这情况,竟然都朝他们聚拢过来。

    大家都是来赴宴的^,身边并没有带来护卫,虽然太子府的护卫都及时赶到了*,但却不敌那些白衣女子下手狠辣*,再加上那些女子久经训练,使出来的都是同归于尽的招式,场面一时竟是无法控制*,而地上处处都是殷红的血迹??吹秸庵智榫?*,场中的高官和女眷们都是十分的恐惧。

    那原本死追着太子不放的白衣少女此刻飞身而上&,一跃而起^,便要向太子下毒手?;の朗琢斓瓜潞?&,其他六名护卫冲了上去,其中一人掀翻了酒桌,硬生生挡住了那白衣少女的攻势&,她似乎脚下一个趔趄&,身上又中了护卫一掌,一口鲜血喷了出来,硬生生被打飞了出去*,不偏不倚却落在了郭澄的脚下^&。

    郭家三个兄弟坐在男宾席上*&,距离郭夫人他们很远^*,又是被重点攻击的对象,刚刚杀了六名舞姬&,正要赶去救援郭夫人和李未央,却不料原本刺杀太子的白衣少女竟然被打飞在他们脚下^,这个巧合让他们三人都是一愣&。白衣少女趁着这个空档一跃而起,举着匕首向郭澄冲了过来,郭澄下意识向后退^,刺客已经扑到了他身前,这时郭澄竟以手中的玉筷为武器,挥动着向对方刺入,那白衣少女原本身手极为灵敏,却不知为什么像是躲闪不及*,只听见“噗”的一声^,竟被一双长筷穿胸而过,当着众人的面喷了一口血,她指着郭澄*,脸上露出难以置信的震惊:“你&,你竟然,杀人灭口!”说完^,竟然倒地气绝,双目圆睁,死不瞑目。

    首领既死,那所有的舞女便像是群龙无首,慢慢的*,一个一个都倒了下去^,原本太子大声吩咐一定要留下活口,可惜那些白衣女子性情刚烈*,接二连三咬舌自尽^^,转眼之间满园的刺客一个都不剩了。其他人看到这样子*,都是惊愕到了极点*,他们实在不明白*,这些女子竟如此决绝^,全是抱着必死的心而来!

    夏侯炎赶了过来*,在那白衣少女身上翻查了一遍,转身禀告道:“太子殿下&,这女子身上并没有明显的标记,不知是何人派来的。不过属下看她武功路数&,像是这些年最为凶悍的杀手组织,艳血盟的人……”

    越西多年来有一个叫人闻风而丧胆的杀手组织艳血盟^,旗下网罗无数年轻高手&,专门执行秘密的杀人任务&*,派出来的杀手默契配合天衣无缝^,取敌首级有如探囊取物^,据传闻在十年之间,委托给艳血盟的一千三百四十八趟任务依然从未失手&,可谓是战绩辉煌??捎幸坏?,这些人很少会到大都来犯案&,要知道*,这里不但是皇都^,更是天子脚下……众人闻言,都露出不敢置信的神情。

    太子妃额上都是冷汗&,她满面泪水地向太子扑过去道:“殿下,您没事吧^?”

    太子淡淡地拍了拍她的手,安慰道:“我没事,爱妃放心就是*,只是这刺客……”他话还没有说完*,夏侯炎躬身道:“是属下的疏忽,我负责整个太子府的安危&,没有能够确保太子殿下的安全,竟然让这些刺客混了进来,还请殿下赎罪&?!?br />
    而一旁的卢妃也是满面的惊恐^,她跪倒在地上,颤声道:“殿下&!我,我不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情,那舞姬原本就是从外头临时甄选进来的&,谁曾想她们都是刺客&!请太子恕罪!”

    太子扶起卢妃道:“此事不关你的事*,你且站到一边去,我自然会处理&?!彼低阇,他厉声向夏侯炎道:“你负责太子府警卫*,竟然如此大意*,让刺客混了进来&,伤了各位贵客!今天这里有一条人命,你便罪该万死,我且问你,这些女子是如何混进府中的^?”

    夏侯炎目光一垂,一副愧疚的模样道:“太子殿下*,这些刺客想必是杀了府中的舞姬,蒙混过关,进入院中^,她们具体的身份还需要属下进一步查探&?!?br />
    卢妃花容失色地道:“还查探什么&?刚刚大家都听见那女子死之前说的那句话了^!事实不是明明白白地摆在大家眼前了吗*?”卢妃的声音很娇柔*,却让众人都是愣住了*&,他们的目光都不约而同地看向了齐国公府的三公子郭澄^。

    郭澄目光一沉&,这是栽赃陷害*!他突然产生了一个隐约的念头*,那刺客真正的目的不是太子,而是齐国公府&!

    太子望着郭澄^,沉默半响&,方道:“郭公子,刚才那刺客说杀人灭口*^,不知是什么意思&?”

    杀人灭口这四个字*,在这样的场合^、这种情景之下出现&,众人都会怀疑这刺客是齐国公府派来的&,郭澄纵然是个十分镇定聪明的人*^,在众人那种怀疑的眼神之中,冷汗也不免慢慢地流了下来^,他突然意识到,太子举起的是一把杀人不见血的钢刀*^,今天这场宴会&,根本就是针对郭家的&!他立刻走出来道:“太子殿下,若我们果真是指使了这刺客进府&,为何那些刺客还冲着我母亲和妹妹而去呢?做做样子就是了,何必苦苦追杀&*,难道我们疯了不成^,为了刺杀太子连自家人的性命都要赔上*?*!”

    夏侯炎淡淡地道:“虽是苦苦追杀,可齐国公夫人和郭小姐不是安然无恙吗^?旁边的夫人和小姐可都是受了伤的^&!”

    做在齐国公夫人旁边的恰好是兵部尚书夫人和逍遥侯府的小姐*,她们的身上不同程度都受了伤&,尤其是逍遥侯府的小姐^,手臂上受了伤*,正汩汩地往外冒血&,此刻她已经吓得昏了过去,旁边的婢女只顾扶着她*,闻言不禁对郭夫人和李未央怒目而视*。不光是他们^*,其他人的目光也都带了十分的怀疑,是啊,为什么其他人都受了点伤,唯独郭夫人和郭小姐什么事儿都没有呢&?

    元烈冷声地道:“那是因为本王就在她身边*,若没有我和护卫护着,恐怕此时郭小姐不比别人伤得轻^?!彼底潘脸隽俗蟊凵系纳丝?,“原本这一刀是砍向郭小姐的,我替她挡住了而已?*!彼饩浠八档娜肥得挥写韃,刚才他在纠缠之中砍断了刺客的白练&,那刺客却转瞬之间从袖口露出了一柄长剑*,他没有防备便中了一剑,只不过伤口不深,也不是很严重,现在这种场合说出来*,其他人的面上便都露出了若有所思的神情^。

    夏侯炎看到这种情景^,微微一笑道:“那这刺客临死之前说的话*,又该作何解释呢?”

    静王元英上前道:“太子殿下*&,此事兹事体大&,一定要慎重调查^!依我看&,得派人在府中仔细搜索一下看看刺客有没有同党,更要小心有些人挑拨离间冤枉了齐国公府!所以^^,这件事情不易立刻下结论,还是交给刑部和京兆伊大人会审为好^?!?br />
    秦王跟晋王闻言也纷纷点头道:“是啊**,这件事情很严重&,还是留给刑部仔细调查为好!”“不错,齐国公今日没有参加宴会,平白冤枉了他也不好&!”

    夏侯炎冷笑一声道:“古人云&*,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刚才那刺客在临死之前^,吐露了一句真言&,她人都要死了*,还会说谎话骗我们吗?更何况刚才我已经检查过了,这些刺客身上并没有标记,所以她死前的最后一句话本就已经是证据了^?^!?br />
    李未央冷眼看了夏侯炎一眼,不禁冷漠地道:“她既然是刺客&,又敢来太子府行刺,必定是抱了必死的的决心^,这样的亡命之徒说的话,夏侯大人也相信吗?”

    夏侯炎冷淡地看了她一眼道:“郭小姐,你就不要为齐国公府开罪了*,若是那刺客与你郭府没有干系&,为何她不去冤枉秦王&,也不去冤枉静王,偏偏就盯上了齐国公府呢^?如果你说是有人故意诬陷,就请你说说这嫌疑人*^,也好让刑部林大人有个调查的方向&?^!?br />
    李未央不禁冷笑,眼前这个夏侯炎言辞之间咄咄逼人,却是个心机深成之辈*。她口气冷淡地道:“我是不会做这等冤枉好人的事情的,夏侯大人这般聪明,怎么事先没有想到刺客会混进来呢?真要追究,第一个要被问罪的人反倒是你这个疏忽大意的人吧?!?br />
    太子却叹了口气道:“今日是一场大好的宴会,刺客的事情就交给刑部去办吧,大家不必操心了,夏侯炎你也不用对齐国公府如此怀疑&^,我相信国公爷为人素来端正&,颇得敬重*,绝对不会做出刺杀一国储君的事情来的&?^!彼槐咚底?,一边走向郭澄关切的道:“三公子没有受伤吧,若你们因为参加我的宴会受了伤^,我该如何向父皇交代*&,向天下交代呢&?”他这样说这,面上却是十分的诚恳。

    郭澄看着淡淡地一笑*,不置可否。郭敦更是冷冷地瞪了他一眼,却碍于身份&^,不能逾越,郭导则是面上似笑非笑*^,看着太子演戏。

    旁边的晋王长叹一声道:“太子殿下宽宏大量^,皇弟实在佩服?*!敝谌颂秸饫?*,面上也是露出了十分敬佩的神情,若是换了旁人,恐怕早就追究郭家责任*,可是太子殿下连问都不问*,仿佛十分相信齐国公府的模样&,且不论他是真的大度还是假的关心,光是这一份容人之量就非同一般了。

    元烈冷哼了一声,低声笑道:“这太子殿下^,手段果真了得,比那蠢笨的临安可要聪明多了!?br />
    李未央早已料到这是一桩无头公案&,便是真的追查下去也只是断了线索*,证明不出什么来^,她只是笑了笑,不置可否^,转头对着郭夫人柔声道:“母亲可曾受伤吗?”

    郭夫人摇了摇头,却是目光之中流露出关切的神情望向那边,李未央淡淡地道:“母亲放心,父亲和兄长们都不会有事的,太子无凭无据*,不过凭着一句刺客的话捕风捉影而已,他的本意也不是为了扳倒郭家^?!?br />
    郭夫人看了李未央一眼,目光之中有一丝探寻。

    这时候&,太子已经向众人道:“刚才大家虚惊一场*&,这样吧*^*,愿意留下饮宴的留下来*,受伤的请到后院休息,我会请太医为大家好好疗伤,包扎一番^?!彼拔此低?^,那些护卫就上前清理了那些舞姬们的尸体。与此同时,由美丽的婢女搀扶受伤的人向后院走去*。裴宝儿刚才早已是手脚发软,蜷缩在角落里手脚都不便了*,此刻裴珍搀扶着她慢慢向后院走&。

    刚才太子已经向齐国公府的人表达了亲近之意^,太子妃也便向李未央的方向走了过来^,她面上带着歉疚的表情道:“郭夫人和郭小姐,不如去后院的花厅歇息一下^,稍微压压惊吧^,他们男人还有事情要商讨*?!彼底?,她的目光投向了不远处的太子*。

    李未央看着太子妃看的方向*&,淡淡地笑:“一切听从太子妃的安排了&^?*!?br />
    太子妃点点头^,便微笑道:“请?!?br />
    郭夫人和李未央以及其他没有受伤的女眷便跟着太子妃&,到了后院的花厅里&,婢女们奉上清茶&*,又站在一旁随时听候吩咐&。刚才众人都受了惊吓,此刻正是议论纷纷,惊魂未定的样子,只不过不知道为什么,她们都与郭家保持了一定距离^,远远坐着^,除了太子妃和卢氏*,没有人肯坐在郭夫人的身边。郭夫人看到这样的场景*&,哪有不明白的呢^?今天这事,很多人都会认为是齐国公府故意收买了刺客来刺杀太子&^,只是太子宽宏大量不与他们计较,还将此事交给刑部处理&^,其实刺客一死,根本问不出什么^,还不是无头公案吗&?这样^,正好说明太子不愿意继续追究^,齐国公不就逍遥法外了吗&?虽然死的大多是太子府上的婢女和护卫,其他人并没有受到大的损伤*,但那三公子分明是看无法成功,便杀了刺客灭口,大家看向国公府的眼神都带了了三分警惕*,七分鄙夷。

    郭夫人心头冷笑*,面上却是不动声色地道:“今日多谢太子妃的招待*,我们要早些起程回去了?&!?br />
    太子妃微微一笑,伸出手来阻止道:“郭夫人*,呆会儿还有晚宴,何必如此早就退场呢&?落在有心人眼中^,岂不是更加坐实了齐国公府的罪名?”她看郭夫人面色一变*,便继续道:“当然,我和太子殿下一样是相信国公府的清白的,正因为如此,郭夫人才不能给有心人落下口实^,你说是不是^?”太子妃言谈之中^,是一副为郭府打算的样子^&。

    李未央将对方的心思看得一清二楚,淡淡一笑道:“太子妃一番美意,母亲又何必辜负呢*?人人都说身正不怕影子斜,早一点回府和参加了宴会再回府本质上没有什么区别的^,明眼人一瞧便知&,这件事是人有意冤枉齐国公府^,只有那些蠢钝之辈&,才会相信是真的。若是真的我家安排了刺杀*,何至于还要亲自来参加宴会?避嫌不是更好吗^?再者^,若是咱们安排的杀手**,又何至于要亲自和对方接洽,还透露了买主的身份&,不是傻子的行为么^?”说着,她的目光扫过了不远处窃窃私语的女眷&^,声音却是故意提高了,好让她们听见。

    那些女眷面上一红&,就低下头去,本来嘛,她们也不能十分确定齐国公是幕后黑手^,听到李未央这样说,面上不禁露出了狐疑&,如果不是齐国公,这件事是谁做的呢?太子妃面色一变,却听见李未央淡淡地说:“太子妃^,贵府的那些护卫不但武功高强,更知道刺客的软肋&,不偏不倚将她推向了我三哥方向*,这是什么用意呢?”李未央这样说就是在指责太子府^,说护卫们明明武功高强,却不肯杀了那刺客^,反手将那刺客推到郭澄身边&,若非故意想要郭澄的性命便是有其他的打算。

    众人闻言^,脸上都露出了疑虑*,太子妃的面色有些微难堪,心道这个郭嘉果然与太子说的一样*,伶牙俐齿,十分厉害*,可是她面上却不动声色地道:“郭小姐误会了^,护卫们不过是为太子尽忠,情急之下他们失手也是可能的,说到底不过是个巧合*?!?br />
    李未央微微一笑:“的确是巧,巧到她恰好落在了我三哥的脚底下*,又恰好为他所杀&,最终本该断气的人,偏偏撑着说完了那句引人遐思的话才肯断气&,这不是太巧了吗*?”

    “很多事情就是这么巧^&?!迸员叩穆细辖舻氐?。

    李未央望了她一眼,面上划过一丝冷笑道:“卢妃娘娘,太子府中的舞姬你应该都是认识的吧&?^!?br />
    卢妃面色一白道:“这个,素日里倒也见过一些!?br />
    李未央目光冷峻地道:“既然都认识&,又怎么会让人鱼目混珠*?”

    卢妃面上露出一丝为难*,她看了太子妃一眼,勉强镇定了心神道:“纵然是认识的,可刚才距离那么远,我又怎么能看清谁是谁*?更何况往日里我不过是编排了舞蹈&,命人传授给了舞姬,怎么会和那些下等人进一步的交往,郭小姐真是太抬举我了?!?br />
    李未央神情似笑非笑^,显然并不相信,卢妃还要解释,但是太子妃阻止了她*,很多事情都是点到为止最好*,说多了反倒越描越黑*。

    见李未央三言两语洞察了先机&^,而且她刚才选择沉默,如今却在这些最长舌的夫人们面前戳穿……太子妃微微一笑道:“郭小姐果真端庄娴雅**、聪慧过人,听说郭夫人已经为你择了佳婿,不久之后定能琴瑟和谐,可是真的吗?”

    不等郭夫人说话,卢妃已经在一旁笑道:“太子妃说的不错&,听闻郭夫人为郭小姐选定的佳婿就是静王元英,虽然没有说明迎娶的时间^,但也快了*,不是今冬便是明春&,郭夫人你说是不是&?”

    郭夫人一愣*^,随即面色变得难看起来,她冷冷地道:“二位娘娘费心了,我女儿刚刚回到郭府&,我还想多留她几年,至于婚事,现在还是不必考虑得太早?^!?br />
    太子妃面色十分矜持,笑容更是美丽:“郭小姐年轻美貌,当然不用担心嫁娶的事情,但是静王元英可是文武全才^、天之骄子^,这样的婚事错过了那就可惜了^?!?br />
    这两个人口口声声都是婚事,明显别有它意**,郭夫人心中隐隐有团火在燃烧:“多谢二位关心,我女儿再过两年也还是嫁得出去的,至于静王元英么&,自然会有惠妃娘娘和皇帝为他择娶佳妇^,何必要二位越俎代庖呢&?”这样说着,她的明眸之中现出了十分的不满*,就连太子妃心中都觉得心中一寒*。

    此时,在一间雅室之中,太医为旭王元烈上了药*,赵楠在一旁关切地道:“太医,我主子的伤势如何*?”

    太医点了点头道:“不妨事,不妨事,只是皮外伤而已,回去以后不要沾水,不出百日便可恢复如初,只是这皮肉之伤^,终究会留下一点疤痕?!?br />
    元烈挥了挥手:“没关系&?&!彼低晁酒鹕砝聪蛲庾呷?。

    太医连忙补充道:“旭王殿下&,今日不要在饮酒了&?!?br />
    元烈望了那太医一眼,却是似笑非笑道:“多谢蒋太医了?^!?br />
    这位蒋太医看了元烈的背影一眼,目光之中流露出一丝冷笑&^,他在太医院为官多年*,深得大家敬重,这回太子找上门来&^,他也不得不趟这一趟浑水,

    元烈正要离去*,却只觉得头晕目眩&^,浑身发软^,仿佛就要跪倒在地*,赵楠吃了一惊&,赶紧扶住元烈,不由道:“殿下您怎么了&?”

    元烈挥开他的手*,皱起眉道:“没关系&,我只是有些头晕罢了^!?br />
    赵楠关切地道:“不如回到刚才的雅间之中,请太医好好整治一番,看看还是不是有什么别的不妥*?”

    元烈不以为然道:“没关系^&,可能流了点血*,有点头晕?^!彼淙徽庋?,表情却也是很奇怪。就在两人说话期间^,元烈的意识越来越模糊,他皱起眉头^,仿佛想要将眼前模糊的景物看得清楚,就在此时,元烈身子一软*&,整个人倒了下去^。赵楠更加的吃惊,扶着他唤了两声,却是毫无反应*。

    就在这时候,蒋太医从身后走了过来&,他看到这情景似乎吃了一惊道:“这是怎么了?刚才还好好的?!?br />
    赵楠把情景说了一遍,蒋太医紧皱着眉头道:“赶紧将王爷扶回雅间去,看看哪里受了伤,是我疏忽了吧?”

    赵楠别无他法,便搀扶着元烈回了刚才那间雅室……而与此同时,距离这雅室不远处的小花园之内^,裴宝儿和裴珍两人搀扶着向后院走来*&,裴珍不禁恼怒道:“好好的一个宴会*,竟然闹了一场刺客,真是扫兴?&!?br />
    裴宝儿望了一眼这庶出的姐姐,却是面色不动&,淡淡地道:“好了,太子殿下都不曾抱怨,咱们还有什么好说的*?&!?br />
    裴珍冷笑一声道:“想不到连太子都畏惧齐国公的权势&^?^!?br />
    裴宝儿却是一副心不在焉的模样&,她心中十分的担心&,好像旭王殿下也受了伤&,不知他究竟伤得如何?可严重吗?裴珍看了裴宝儿一眼&,目光之中似有几丝讶异,随后她语气清淡地道:“妹妹似乎对那旭王十分关心啊?!?br />
    裴宝儿心中一跳,面上却不露声色:“姐姐误会了^,我不过是……”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却不知怎么的*,脚下不小心,一下子跌倒在地。她捂着脚踝,仿佛十分痛苦的模样,眼睛里蓄出了大量的泪水&^,刚才的话便说不下去了&。

    裴珍面上掠过一丝焦急道:“妹妹你这是怎么了^?”

    裴宝儿苦笑道:“我不知怎么回事&,摔了一跤^,沿着这条路不远,就是太子妃的小花厅,劳烦姐姐你找人来帮帮我吧?!?br />
    裴珍大为吃惊,不免为难地道:“我来这里的次数不多*^,跟太子妃也不熟……”

    裴宝儿赶紧道:“若非刚才咱们带来的两名婢女都被刺客弄伤了&,被人带下去治,我也不必麻烦姐姐^。这都什么时候了^,姐姐还顾虑重重,难道要我一瘸一拐的去花厅吗^*?这不是丢人吗&&?”

    裴珍听到这里*&,赶紧道:“好好,妹妹现在这里等我,我这就去叫人来搀扶你?*!彼底潘阆蚯翱觳嚼肴チ?。

    可是等她一消失*,裴宝儿的面上露出了几分诡谲的笑意&*,她轻飘飘地站起了身&,脚步轻快地向不远处的雅间走去。走到门前,她四下张望了一番,这才小心翼翼地敲开了这间雅间的门,却只有蒋太医出来迎接*,裴宝儿道:“旭王身边的护卫呢*?”

    蒋太医笑道:“裴小姐放心,我已经将人支开了,说让他去帮我到前院取我的宁神药来,一时半刻是回不来的&^?^!?br />
    裴宝儿绝美的面上浮现一丝狂喜*,她压抑着这种蠢蠢欲动的心情,微笑道:“劳烦你了!?br />
    太医笑道:“这都是太子的吩咐&,我一定会做到尽善尽美*,先恭喜裴小姐得到一个如意郎君?&!?br />
    裴宝儿的面上掠过一丝淡淡、却又得意的笑容^,随后她目送蒋太医离去^。寂静的雅室之内只有裴宝儿和元烈在*??醋盘稍诖查街厦嫒莶园卓∶赖脑?,裴宝儿心中顿时波澜顿起。她本是名门闺秀^,又是容貌绝俗*,受人追捧,可是元烈对她十分冷淡,不管她怎么做,他的目光从来没有落在自己身上,就像今天她千方百计的打扮了,想要让别人看看她的美丽,可是旭王始终目光围绕在李未央这个臭丫头的身边……裴宝儿无论如何也想不明白*,凭借自己这样的美丽和身家*&,旭王为何要这样对待自己呢?她怎么看都觉得李未央不如自己&,所以不由觉得这旭王元烈是鬼迷心窍了。

    此刻看见元烈躺在床上,她的心头不禁闪过了一丝喜悦&,目光更是变得温柔和煦,与平日的高傲判若两人*。当太子向她提起这个计划的时候,她心中还是十分的犹豫**,因为此事关系女子的名节^,若是不慎就会身败名裂^,可是每次看到旭王俊美的容貌&,显赫的身份*&,她又情不自禁地觉得心动。想也知道^,这世上只有元烈这等俊美的男子才能与自己匹配*。

    此刻,雅间的窗子都是关好了的&,整个屋子里光线幽暗,不禁让人产生出暧昧的感觉*。裴宝儿心跳加快*,而且香炉之内*,焚烧的香料味道十分浓郁*,她的心头越发的躁动^,终于,她走向了元烈。就在此时^,雅间的门却突然被人大力的推开。裴宝儿吃了一惊,猛地回过头来*,厉声道:“谁^!”赵楠快步走了进来,看见雅室中的情景,他的眼眸之中闪过一丝冷笑&,也不说话^,只一挥手,竟然有两个黑衣男子走上前来,其中一人将雅间之中的香炉盖上。裴宝儿刚要尖叫&,却被另外一人用力捂住了嘴巴&,裴宝儿支支吾吾想要发出声音&,却听到身后传来冷笑道:“堂堂裴府千金,竟然这样迫不及待地爬上了男人的床&^,真是丢尽了裴氏的脸面,太子殿下就这等伎俩吗^^*?”

    裴宝儿浑身巨颤*,她几乎不敢相信&,原本躺在床上的元烈却突然站了起来*,神情清明*,目光冰寒,根本没有刚才那副神智不清的模样!她心头巨震*,想要挣脱黑衣人的手,却无论如何也挣脱不开。

    这时^,窗户有两个黑衣人又跳了进来,他们用了一个麻袋抬进了一个人&,裴宝儿不知对方想要做什么,面孔之上露出了十二万分的惊慌。

    元烈淡淡一笑道:“裴小姐既然如此恨嫁,我也该为裴小姐找个如意郎君才是*^!”说着,他挥了挥手^,原本捂着裴宝儿嘴巴的那黑衣人,一劈手,裴宝儿惊恐地睁大了眼睛刚要惊叫&,无奈身躯一软就晕了过去^。

    元烈冷淡地道:“脱了她的衣裳^,和那麻袋的人放到一起去?!闭獗吡礁龊谝禄の腊凑赵宜档娜プ隽薧,而元烈将目光投向了门外刚刚被人押回来的蒋太医身上,蒋太医目眦欲裂,扑通一声跪倒在地道:“旭王,饶我一命&!”

    元烈看着蒋太医道:“我如此信任你,让你照料我的伤势^,你却恩将仇报&*,构陷与我,你说我该如何报答你呢&*?”

    蒋太医连叫冤枉道:“我绝没有这样的想法,是太子殿下逼迫我,我实在不想害殿下你??!”

    元烈琥珀色的眸子却是散发着可怕的光芒*,十分的耀目,他冷冷地一笑:“若是我今天没有察觉&^,着了你们的道儿,恐怕将来心不甘情不愿也得娶这个贱人进门!你帮着太子助纣为虐,如此肆意妄为**^,就是死一千次也难解我心头之恨!”说着他目光冰冷地望着赵楠道:“拖下去*,丢进蛇池!”

    蒋太医还要呼救^,却已经被赵楠拖了下去。又过了片刻,裴珍才带着众多的婢女匆匆地向原本与裴宝儿约好的地方而来*,可是在原地找不到她,只好在四处搜索,最后好不容易找到了这个雅间。站在门口,裴珍试探地道:“宝儿&^,你在里面吗?”没有人回答她,裴珍不免十分惊讶,她下意识地推了一把门^,门轻轻的开了,裴珍走了进去*,探头一望&,却见床榻之上^,纱帘之下,似乎有两个人影,交缠在一起^,影影幢幢看不真切^&。

    裴珍吃了一惊,一挥手,便有婢女蹑手蹑脚走了上去,掀起了帘帐,这也不怪她们多事&*,只是这是太子的后院*,哪里会有什么双宿双栖的鸳鸯呢&?那婢女掀开之后&,面色突然变得惨白,她倒退了三步&,惊呼道:“是、是&&、是裴小姐!老天爷?^?!”她捂住了自己的脸,几乎是不敢看帐中之人。

    裴珍一愣*,随即快步上去,惊得目瞪口呆^^,那鸳鸯帐下睡着一双男女*。那女子容颜绝美,皮肤雪白,一头青丝却是散乱的&,身上不着寸缕,还带有丝丝青紫的痕迹,明显是受了疼爱的模样&^,不是裴宝儿*,又是谁呢&?可是那男子&^,却让裴珍吓得呆立当场*,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不是她大惊小怪,而是眼前这个人^,是她无论如何都想不到的……

    ------题外话------

    编辑:太子要做神马*,只是为了把裴宝儿嫁给元烈么*?

    小秦: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不知道^,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编辑:你越来越魂淡了

    小秦:要月票要月票^,我想想,月底要到了,大家保佑我包住第一的月票吧^,哈哈哈哈,渣妹万岁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庶女有毒216》,方便以后阅读庶女有毒216 阴狠构陷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庶女有毒216并对庶女有毒216 阴狠构陷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庶女有毒216。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