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2 临安之死

    李未央这样一说&&,临安公主勃然大怒道:“郭嘉!你什么意思?难道要我当众挨打不成&&&?”

    众人一听都是愣住了,在越西一朝还从未有一个皇亲国戚挨过板子&,而且临安公主还是个女子&&,怎么想也不可能在大庭广众之下脱去外衣,受这五十大板&。

    太子闻言不禁面上掠过一丝阴冷,他看了一眼郭嘉,微笑道:“郭小姐,这件事情是临安的不是,不过你可否看在我的面上……”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却听见元烈冷笑一声道:“太子殿下&,刚刚林大人可是对郭公子下了狠手,若非我阻止这板子落在他身上,恐怕现在连性命都没有了,人人都说越西的吏法严苛,临安公主犯的可是污蔑忠良的罪过,太子殿下不说将她当众拿下&&,连这五十板子都舍不得打吗?”

    太子面上掠过一丝难堪&&,口中却淡淡地道:“临安毕竟是女子&,这五十板子下去恐怕连命都没了&,旭王殿下你未免也太严苛了些?&!?br />
    众人闻言便纷纷附和道:“是啊,公主殿下身娇肉贵,怎么能挨这五十板子呢?”“没错没错,旭王殿下&,你就饶了临安公主吧!”“对,她也是年少不知事,就饶了她吧?&!?br />
    这些话听在李未央的耳中,不禁冷冷地一笑&,她太了解这些见风转舵的人了,无非是畏惧裴家和裴皇后的权势,想要在雍文太子面前表功而已。她目光变得异常冷漠,道:“太子殿下,刚刚明明是临安公主自己所说&,若是我能够证明四哥是被冤枉的,她就情愿挨这五十板子,难道堂堂一国的公主也可以出尔反尔&,毫无愧疚吗&?”

    李未央这样一说,雍文太子的面色就更加的难看了。

    齐国公淡淡地道:“太子殿下&,我刚刚就已经说过&,若此事的确是郭敦所为&&,我绝不会轻饶了他,但若证明他是被冤枉的&&,那么我郭家也不会坐以待毙&&。临安公主既然亲口承诺&,就该兑现才是,否则便是羞辱了皇室的尊严!”

    雍文太子左思右想&,都觉得这件事不容易解决,他瞪了一眼临安公主,心道若不是你搞出这么多事来,我何至于这么为难?不管是雍文太子,还是裴皇后,都不愿意现在就对郭家动手,毕竟郭家的手中掌握着兵权&,若是郭家出了什么事情,只怕他们在外的两个儿子会第一时间调转马头……一旦兴起兵灾&,这事情可就不好办了。

    雍文太子想了想&,口中慢慢地道:“齐国公&,并非我不想为你做主,更不是我想偏袒临安公主,只是此事关系重大,我看,还是禀告父皇才好?!?br />
    李未央目光暗藏幽蓝的冷意&,隐如刀锋,她冷笑一声道:“太子殿下&,临安公主污蔑我四哥的事情且容后再回禀陛下&,我们现在所谈的不过是公主刚才许下的诺言&,这么多人在场,难道皇家都不顾及自己的脸面,想要做那等出尔反尔的小人吗&&&?”

    “出尔反尔”这四个字让雍文太子听得十分的刺耳,但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他也不好说什么,因为临安公主说过若是郭嘉能证明郭敦的清白,便自愿受着五十大板&,现在雍文太子又怎么好当面把这承诺给打破呢&&?再也推脱不过去,他看着临安公主道:“临安,你怎么看&?”

    临安公主此刻已经镇定下来,她冷冷地笑,美丽的面上笼罩着一层寒意:“自古便有刑不上大夫的说法,更何况是皇室呢?皇兄,我记得以前皇子若是有什么过错&,挨打的可都是陪读啊?!?br />
    雍文太子闻言&,不禁淡淡一笑:“是啊&,皇子犯错自然有陪读来挨打&,那么皇女也是如此&&,这样吧&,临安公主的五十大板便由她身边的所有婢女替她承受就是?&!?br />
    临安公主身边的两个婢女闻言&,“扑通”跪倒在地&,皆是瞠目结舌&,汗如雨下,她们没有想到这个时候临安公主会将她们推了出去。主子犯错奴婢挨打当然是天经地义的,当下就有人附议道:“是&&,就让这些奴婢挨打吧&&!”“齐国公,你看这样不就解决了吗?”“是啊,难道真的非要惩罚公主&?”“这种情形总不好让公主脱了外袍&,当着我们的面挨打吧&,实在有损皇家的颜面?!敝谌四阋谎晕乙挥?,都是站在了雍文太子的一边&&&。

    齐国公站在大厅,环视了一眼&,冷笑了一声道:“既然如此,太子殿下&,就请行刑吧?!?br />
    临安公主漠然地看着自己的一双婢女被拖到一旁,除去外衣,噼里啪啦地打起板子来&,虽然两个婢女的嘴巴都被堵住了&,但是身上很快就变得鲜血淋漓,实在是惨不忍睹。

    临安公主冷哼一声&&,别过脸去&,其实她的心里胆战心惊,刚才若不是她灵机一动想起皇子犯罪&&&&,由陪读顶替&。现在挨打的便是自己&,这种脸面&,就算她肯丢&,雍文太子和裴皇后也不肯,事后他们绝不会放过她&&。

    五十大板下去,两个婢女那里挨得住,皆是香消玉殒,一命呜呼了。李未央看在眼里,不过冷笑,临安公主心思狠毒,这两个婢女是知道今天发生这一切的,她借着齐国公的手,将这两人杖毙,根本就是为了杀人灭口。只不过李未央已经当众证明了临安公主对于郭敦的污蔑,这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实了,不管临安公主如何狡辩&,她都没办法脱罪。

    齐国公看向太子道:“太子殿下&,今天的事我会写一封奏章向皇上说明一切?!?br />
    太子殿下面色一寒&,但他并没有当众露出不悦的神情&,他淡淡地一笑道:“我能够体会国公的心情&,这样吧&,改日我带着临安亲自上门去请罪?!?br />
    齐国公冷笑一声,不置可否&,转身对自己的儿女道:“咱们回去吧?!彼底磐庾?,走到门口他突然想起了什么,回过头道:“林大人?&!?br />
    林山闻言,出列道:“不知齐国公有何见教吗?”

    齐国公目光落在了清平侯身上&,语气十分的冰冷:“既然今日行刑的护卫是清平侯府的,那这抹了毒药的板子,自然和清平侯脱不了干系,他意图谋杀我的儿子,这件事情林大人不会否认吧&?!?br />
    林山抹掉了额头上的汗水&,他下意识地看了雍文太子一眼&,看到对方暗地里向他点了点头,他立刻说道:“是&,清平侯夫人和国公府积怨已久,清平侯肯定是心怀怨愤&,他今日所为是想要借此机会谋害齐国公府的四公子&,我马上将他带回去细细审问一番,必定给齐国公一个满意的交代?!彼底?&,他一挥手,便有人上前将已经摊成一团烂泥的清平侯抓了起来。

    清平侯浑身几乎被汗水打湿了,他颤抖着出声道:“我,我什么也不知道,什么也不知道?&?!”他一边喊,一边伸手向临安公主的方向“公主殿下,我一切都是按照你说的那样啊&,你要救我,一定要救我??!”

    刑部尚书打了一个手势,立刻就有人上前&,堵住了他的嘴巴。

    李未央淡淡地一笑,事实上不管刑部尚书如何隐瞒,雍文太子怎么样遮掩&,这事情已经是众人皆知的了,很快临安公主与清平侯勾结想要谋害郭敦的事情就会传得人尽皆知&,纵然临安公主受到裴皇后的庇佑,可以暂时逃脱惩罚,这清平侯也是死路一条的&。

    齐国公府的人离开之后,雍文太子冷眼瞧着临安,低声地道:“跟我来?!?br />
    临安公主看了大厅里的人一眼,昂起下巴,跟在雍文太子身后&,进了一旁的偏厅,刚一进门&&&,雍文太子一个巴掌闪了过来,打歪了临安公主的半边脸,

    临安公主不可置信地捂着脸道:“皇兄,你这是做什么?”

    雍文太子面沉如水,冷声地道:“你是疯了不成&?竟然会做出这等事情&&,我和母后是如何叮嘱你的&&?偏偏你就是不听话&&,你是要害死我们吗&?”

    临安公主眼中无比愤恨,捂着脸&,毫无愧疚地道:“既然你们不肯为我复仇,我自然要亲自动手&,今天不过是一盘小菜,我一定会让郭家付出代价?!彼档秸饫?,转身便走。

    雍文太子在她身后&&&,不敢置信地大声叫道:“临安!你站住,我话还没有说完&&!”

    临安公主头也不回&,裙摆云一般的拂过门槛&,转身消失了踪影。

    雍文太子气地一把抓住了门框&&,那木质的门框,喀拉喀拉的作响,突然“砰”的一声少了半截,他怒声道:“这没有出息的东西,把母后的脸都丢尽了!”他一边说&,一边看着临安公主消失的方向&&,随后低声地呵斥道:“你们去帮我盯着她&,千万不要让她再犯什么错?!?br />
    他身后自然会有人应声&&,雍文太子想了想&,目光变得更加的阴冷,既然要出手就应该一击命中&&,像临安这样一朝打蛇不成&&,反倒被蛇缠住……此次虽然明面上临安没有受到什么严厉的惩戒,但是齐国公上了奏折,临安一定不会有什么好果子吃,想到这里&,雍文太子转身预备回太子府,招集幕僚好好的商议一番,如何才在父皇的面前替临安公主脱罪&。

    李未央从清平侯府走出来,元烈目光冷沉,微微一笑道:“临安公主这出戏好像还没有落幕啊&?!?br />
    李未央回头望他一眼,目光之中似乎有一丝寒芒闪过:“哦?你又是怎么知道的呢&&?”

    元烈微笑:“你今日未尽其力&,似乎还有别的主意?!?br />
    李未央笑道:“谁说的,我今天已经尽了力&&,奈何对方背后有裴后撑腰,不能奈他何罢了?!?br />
    元烈太了解李未央,她何曾有不能奈何的人呢?明明是没有尽力……他只是微微一笑,面容俊美得仿佛阳光都要被他比下去,口中道:“刚才你明明可以为临安公主落罪,为何却眼睁睁看着雍文太子将罪过罚在了两个婢女身上,这不像你自己一贯的风格?!?br />
    李未央眼中光华流转,面上只是笑&,笑容之中似乎带了一丝狡黠:“郭家是臣子,而临安公主毕竟是皇女&,若是臣子诬陷皇室,冒犯了皇室的尊严,那自然是大不敬的罪过,要满门抄斩,可是天底下从未听闻皇家冤枉了臣子要当面请罪的,雍文太子做出这样的举动已经是给了齐国公府面子&。君就是君,臣就是臣&,臣不能越殿一步,而皇室却可以肆意妄为,这一点你不是早就知道了吗?纵然今天这件事闹大了,临安公主也不过就是罚点年俸,损失点名誉,其他的什么也不有&,既然如此&,我何必白费力气,省点口水就是&?!?br />
    元烈听到这里,就是悠悠一笑:“那么&,你接下来会如何对付她呢?”

    李未央的目光掠过清平侯府的宅门,看向不远处的高塔,她口中淡淡地道:“对面那一座可是灵塔吗&?”

    元烈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那是一座崭新宏伟的塔,这座塔高二百九十四尺&&&,三百尺见方,共分六层,下面两层模仿四时,中间两层模仿十二个时辰,最上面两层是圆盖,整个塔的四周有九条龙&&&,塔尖是用金子打造的凤凰,凤凰有一丈高,外表是黄金图饰,这是所有越西塔中最宏伟的&,名为灵塔。这一座塔建于越西开国皇帝元年,经过历代皇室的维修,如今这座塔已经是第二十七次翻新了&。

    元烈看到李未央对这塔十分的感兴趣,便向她解释道:“过去这塔已经修了无数次,每一次都会动用上万的工人到山区采办木材&,一次动工就要几年&,耗资上亿&,正因为如此,越西整个皇族宗室都很重视这座佛塔&,历代皇帝登基都会在这佛塔上祭拜&,同时还会在佛塔之中摆出祭坛&,将所有的珍奇异兽摆放在祭坛之前。不光如此&,佛塔之中还供奉着历朝历代共计三百零八位大师的舍利子,和许多年来积攒下来的佛教珍宝&&、书籍、字画。怎么,你会对这塔感兴趣吗&?”

    李未央望了那塔一眼,却是默默一笑道:“听说这灵塔当年维修的时候,是襄阳侯负责督造吗&?”

    元烈想了想道:“不错,到了当朝皇帝要维修这座塔的时候,负责督造的正是曾经担任过工部尚书的襄阳侯?&!彼档秸饫?,目光在李未央身上转了一圈,似笑非笑地道:“看来你不是对这塔感兴趣&&,而是对这修塔的人感兴趣啊?!彼耙凰低?&,已经下了台阶&&,却发现李未央还在定神地看着那座塔&,他不禁笑容满面地道:“既然你已经有了好的打算&,又准备什么时候付诸实施呢&&?”笑容之间似乎已经将李未央的心思看透了。

    李未央望了他一眼道:“是啊,应该什么时候付诸实践呢&&?”她的美目之中流露出一丝冷意,看向元烈道:“什么时候,会有东风呢?”

    元烈闻言微微一笑道:“这个吗?就要问钦天监了?&!彼底潘丫狭寺?,向李未央道:“你放心,什么时候有东风,我会提前告诉你的?!彼底潘蚶钗囱胝A苏Q劬?,策马而去&&,旭王府的护卫赶紧跟上。

    李未央目送他离去,却听到旁边的郭夫人问道:“你们究竟在说些什么&?怎么我完全都听不懂呢&?”

    李未央微笑道:“母亲,我们是在说要挑选个好日子&,去那灵塔上香,听说那是对百姓开放的神塔&&&,母亲可曾去过吗?”

    郭夫人想了想道:“那塔爬上去就够累的,实在没什么好看,不过你若是想看&,改天我让你三个哥哥陪你去就是了?&&!?br />
    李未央看了一眼跟在最后垂头丧气的郭敦,笑道:“哥哥这回差点受到牢狱之灾,回去之后可要用艾叶熏一熏,好去去霉气?&&!?br />
    郭敦向清平侯府的石狮子啐了一口,冷声道:“差点就栽在这儿了,这临安公主真不是个好东西?&!?br />
    郭澄拍了他一巴掌&,冷声地道:“所以我跟你说不要去管这些闲事&,这下可好,被人算计了吧,差点拖上我们全家都一起遭殃,大哥,二哥要是回来了,瞅见我们全家都被绑上了在菜市口砍了,那表情一定十分好看?!?br />
    齐国公冷声地咳了一声,几个人连忙住了口,毕恭毕敬地看着他&。齐国公淡淡的道:“好了,不要胡说八道,咱们都回去吧?&!彼底怕氏壬狭寺沓?。郭家三兄弟对视了一眼,最终还是拉着口中骂骂咧咧的郭敦离去&。

    两天之后,传来襄阳侯病逝的消息。郭家人毕竟和襄阳侯有交情&,齐国公特意去吊唁不说&,还送去了一份很重的唁礼&,然后此事就这么了了。齐国公府事后虽然上了奏章,却听闻都被那裴皇后压了下来,犹如石沉大海,根本不曾到皇帝的手上。不过,大家心里也明白,纵然这奏章到了皇帝的御案之上,临安公主也不过就是落个申斥,不会受到多大的罪责&。郭家三兄弟在愤懑之余,不禁摩拳擦掌,想要寻个机会找临安公主的麻烦&。李未央看在眼中&,却像没有看见一般,静静的等待着从元烈那里传来的消息&&&。

    又过了两天&,元烈那边的消息终于传来了&。李未央打开了密信,看完之后微微一笑&&&。

    赵月道:“小姐,你好久不曾这样笑了&,有什么事吗?”

    李未央微笑道:“东风就要来了?!?br />
    赵月听了这莫名其妙的一句&,显然很是不理解&。只是她看到李未央没有进一步解释的意思,便不再多问了。

    这时听到李未央道:“你去向母亲说,我今日要出城&&,去探望永宁公主?&!?br />
    出城探望永宁公主&?这个时候&?赵月不禁奇怪,如今齐国公府和临安公主势同水火,双方虎视眈眈,都是蓄势待发。若是李未央这时候出去,一定会十分的危险。赵月不禁劝说道:“小姐&&,这事情夫人怕是不会答应?!?br />
    李未央微微一笑道:“有你在我身边&,母亲一定会答应的&?&!惫蛉酥勒栽挛涔Ω咔?,又见李未央一直闷在家里不曾出门,担心她闷坏了。再加上这几日来临安公主都表现得十分收敛,甚至闭门不出&&。好像被裴皇后叫进宫里狠狠的教训了一番。在特意安排了郭澄随行&&,以及郭家三十名护卫?&;ず?,齐国公夫人便放了李未央去。

    李未央上马车之前,郭澄却还是有点不安,他低声地道:“你真的要选择这个时候出去&?怕是有些不妥吧&?!?br />
    李未央看了他一眼,淡淡地道:“三哥不想为四哥报仇吗&?”

    郭澄闻言一愣,随即道:“嘉儿&,你这是什么意思&&?”

    李未央只是微笑道:“待会儿照我的吩咐去做就是了&,不必多言?!彼底?&&,便率先上了马车。

    郭澄看她神情举动十分奇怪,不免心头纳闷。只不过,他知道李未央不想说的事情&&,是没有人能勉强她的&。想到这里,他便上了马&,吩咐整个车队前行&。

    永宁公主自从元毓死后便搬到了郊外的佛堂清修。李未央照着自己所说的&&,去郊外看望了永宁公主&,一直在佛堂待到傍晚时分才回城,赶在最后一丝阳光落山之前进了城&。进城后,她便向郭澄道:“三哥&,今天就到此为止吧,我还有其他的邀约,你带着这三十名护卫先行回府?!?br />
    郭澄闻言一愣,道:“嘉儿&,现在这时候还是让我一起陪伴你吧,若是出了什么事情,我没办法向母亲交代&&?!?br />
    李未央望了他一眼&,道:“三哥&,我已经说了,若是你想为四哥报仇,就要听我的吩咐&&?!?br />
    郭澄面上露出一丝疑难,他看了一眼身后的护卫,又望了一眼李未央镇定的表情,随后定了定神道:“你真有法子?”

    李未央点点头:“我什么时候骗过你&,放心吧,我说过的话,一定会做到的&&&?&!?br />
    不是不相信你,只是此事十分蹊跷&,你一个弱女子又能有什么办法报仇呢?郭澄闻言,知道怎么说李未央都不肯透露&&,他也是个聪明的人,便不再多言,挥了挥手,吩咐身后的护卫道:“你们跟我先行回府?!彼底?,他深深地望了李未央一眼,便转身离去&。

    李未央只是淡淡一笑&,吩咐掉转马车,向与郭澄相反的方向而去。这时候,天色已经完全的暗了下来,家家都闭了门户&,街上变得静悄悄的,仿佛所有的人都已经回去了。他们走的这条路较为偏僻,与最热闹的夜市的方向截然相反&,简直是越走越安静&,赵月不禁心中毛毛的,她看了一眼李未央&,真不知道她为什么要走这一条路,她低声地道:“小姐&,这可不是回郭府的路啊,您这是……”

    李未央望她一眼,语气恬淡道:“我与人约在了临江酒楼&,你不必多言,我心里有数?!?br />
    心里有数?偏要选择这样的路走,这里人烟稀少,若是真的出了什么事,自己要如何交代&。赵月不禁心生警惕,手也按在了长剑之上。

    临安公主一直在不远处默默地注视着李未央,从李未央一早出了郭府的门&,便已经有人向临安公主汇报。她立刻便带了自己身边最后的二十名一流的暗卫和五十名公主府的护卫追踪而至&。这二十名暗卫武功都是一流的,他们悄悄地跟在郭家马车的身后,竟无一人察觉&。其余的五十个人,全都埋伏在城内?&;の朗琢斓蜕柿侔补鳎骸肮鞯钕?,现在是动手的最好机会,那郭家三公子已经带着护卫回去了&,不过……这郭嘉似乎要悄悄的去见什么人?!?br />
    临安公主冷笑道:“她能见什么人&&,不过是跟旭王元烈幽会罢了&?!彼档秸饫?,她的面上罩了一层寒光,在阴暗的光线之下显得愈发狰狞而疯狂。

    护卫首领看了她一眼&,低下头,不知道为什么,他觉得公主殿下似乎越来越不正常。那一日从清平侯府回来&,她将府上贵重的东西都砸了个稀巴烂&,随后,又杖杀了四名婢女,这才勉强消了气。谁知裴皇后又将临安公主召进宫去&,狠狠的斥责了一顿,临安公主仿佛受到了更大的刺激,将自己关在房间里,不吃不喝。等她出来后,那双眼睛亮得惊人,身形却越发的瘦削&,几乎能见到高高的颧骨,实在是可怖之极。

    护卫首领不敢再去瞧临安公主。事实上&&&,他曾经试图向雍文太子禀报此事,可偏偏临安公主像是察觉到了他的动机,一天十二个时辰派人跟着他,让他根本没有时间向太子殿下密报&。如今&,又设下埋伏击杀那郭嘉,若是成功倒也罢了,若是失败……护卫首领不敢再想下去。

    如今临安公主见李未央落了单,面上露出一丝疯狂的狞笑:“李未央,我终于找到机会了,今晚便是你的丧命之时,我要让你为我的蒋南付出代价?&!?br />
    这时候&,李未央的马车已经驶入了一条巷口&&。临安公主冷笑了一声&,挥手道:“进攻?!?br />
    刹那间风云变幻,二十名暗卫袭向李未央的马车&,这些人转眼就到。赵月早已闻得风声,她抽出长剑,身形即纵&,寒光一闪&,转眼间便与暗卫们战在了一起。这些暗卫都是一流的高手,赵月虽武功高强,也被他们缠得不可脱身。李未央却看也不看一眼,低头吩咐马车快走,那车夫似乎早有准备,一抽马鞭&&,飞快地驾着马车向巷口奔去&&。那二十名暗卫便立刻抽调了一部分人手&&,追踪马车而去&&。公主府其他五十名护卫,都向巷口涌了过去。无奈巷子太过窄小,只能容一辆马车通过,赵月挡在所有人面前,使得他们根本没有办法过去。

    临安公主不禁恼怒道:“绕路!”随即立刻抽调了三十个护卫,跟着她一起策马向另一个巷口奔去&,只要穿过这个巷口&,抢先一步拦在李未央的面前&&,便可以将她击杀&&。

    就在此时&,临安公主却不知道原先赵月与那二十名暗卫缠斗的地方&&&&,不知何时,巷口上方冒出了十余名黑衣人,而且身手并不亚于任何一名暗卫&,他们跳了下来,开始展开围攻。在暗夜中&,这一群人脸上都带着森冷的面具&,他们仿佛已经掌握了这场战斗的节奏,疾若雷霆&,迅如闪电,一路风驰电掣的冲进了暗卫的包围圈。他们手上的弓箭和长剑都涂着剧毒,在阴沉的天色下&,几乎隐不可见&,仿佛一群冷漠的死神,突然锐不可当的降落在临安公主的暗卫面前,竟然在短短的半个时辰之内&&,将临安公主的二十名暗卫全部杀死&。赵月不敢置信的看着这一幕&,她没有想到,这些人竟然会突然出现&,她立刻想到李未央刚才对她的吩咐&,不要恋战,且退且走。

    可是&,她为了?;だ钗囱?&,根本无法离开,只能死战到底&。就在她抱着必死无疑的念头的时候&,却从巷子的上方&&,突然出现了这一群黑衣蒙面人,他们沉默的出现,却仿佛数柄出鞘的利刃&,锐利迫人,在眨眼之间,就消灭了所有的敌人&。

    那临安公主府上残忍无情、武功绝顶的二十名暗卫尽数被诛。那些黑衣人晦暗的刀锋之上,还在不断的滴着血&。赵月望着对方,在那冰冷的目光之中不由打了个冷战&,浑身颤抖说不出话来。却听到那为首的黑衣人冷声地道:“旭王殿下有令,这里有我们善后&&,你可以去?;ば〗懔??!?br />
    赵月一惊,这才发现那黑衣人说完这句话之后做了一个手势,竟将地上二十名被杀死的暗卫悉数扶起,眨眼之间&,就已经全都不见了&&。

    赵月环顾四周,除了巷子里乌黑的血迹&,其余她根本找不到丝毫缠斗过的痕迹&。而那群黑衣人仿佛来时一般,悄无声息的消失了。她不敢置信&,简直以为自己是在做梦。从前&,她一直以为越西的暗卫是天下第一高手,却不曾想到旭王元烈不知何时竟培养了这样一批更为可怖的杀人机器&&。

    此时&,李未央的马车一路向前,竟然赶在临安公主追来之前便向前奔去。黑暗之中&,郭府的马车如同插上了翅膀一般&,奔跑的方向,正是灵塔。

    临安公主丝毫没有察觉那个巷子里发生的一切&,她只是厉声地道:“截住她!”可是,不管他们的速度有多么的快,那郭家的马车用的仿佛是千里驹,无论如何都追不上。临安公主不禁恼怒&,挥手道:“放箭&!”于是&,无数的箭向李未央的马车袭击而去,很快便将车篷扎成了刺猬一般&??墒?&,出乎临安公主预料的,马车并没有停下的意思,而是一路向那灵塔而去&。到了灵塔门口&&,车夫突然跳下了马车,随即搀扶那马车中披着斗篷的女子,一路飞快地走向灵塔。灵塔门口的护卫急忙阻拦,谁知就在此刻看见了对面大批的追兵,不禁大惊失色。

    临安公主目光中充满了恨意&&&,怒声道:“不要放他们进去&!”

    可是这时候已经晚了,守在门口的护卫不知为何突然倒了下去&,那披着斗篷的女子已经身影一闪&,进了灵塔。临安公主恼怒,声色俱厉道:“你们去给我将她捉出来!”话音刚落&,却看到灵塔大门已经锁上。

    临安公主面色微微一变,灵塔白日里供百姓们参观游览上香所用&&,可是每次到了晚上下钥时分,便会有专人上锁。而为了?&&&;ず盟械谋ξ?,灵塔的设计十分的巧妙,整个塔中只有一道门可以进入&。若是封锁了这道门&,那就无论如何都不可能进去了&。错过这个机会,再也不可能杀死李未央,临安公主不禁怒声道:“放火&&,将她逼出来!”

    临安公主的声音在这暗夜里十分的清晰,护卫们面面相觑&,谁也不敢照她的吩咐在灵塔面前放火&&。要知道,这灵塔在历代的越西皇室而言,都是十分神圣而尊贵的。若是有人敢在灵塔前放火,那真是活腻了&。临安公主却已陷入了疯狂,她完全不在意这是什么地方,哪怕是皇宫&&,她也会毫不犹豫的点火将李未央逼出来&&。她冷笑一声道:“既然她已经进去,那就一把火烧了灵塔,我倒要瞧瞧,等她被烧成焦炭的时候,是否会后悔今日的所作所为&&!”她说完,一把抢过身边护卫手中的火把,随即便向那灵塔走去。到了门口,一把将火把丢在了窗户之上&。

    这火并未立刻烧起来,火把滚落在地,很快熄灭。她不禁气急败坏起来,厉声吩咐身边的护卫:“放火箭!”可是,身边静悄悄的,没有人敢遵从她的命令&。临安公主府的护卫都目光恐惧地看着他们的公主。

    护卫首领不禁出言阻止道:“公主殿下,此事万万不可&&,这是灵塔啊……”他的话还没有说完&,临安公主便抽出长剑,猛地砍下了他的头颅。她的声音里带着一丝疯狂道:“再不遵命,你们和他的下场一样&!”

    所有的护卫看到那咕噜噜滚下台阶的头颅,不禁面色都变了&,他们对望一眼,再不迟疑,拨开弓箭,燃起箭头上的火&,将那带有火星的箭射向了灵塔。刚开始燃烧起来的只是第一层塔身&,然而火星却很快的蔓延起来,因为不知为何,风突然大了起来?;鹕啾豢穹绻凶?&,不断往上烧,仿佛要将整个塔身都包围起来,那浓烟涌向天空,一下子惊动了全城的百姓,也惊动了望火楼的士兵。

    望火楼就在灵塔不到五百米处&,设有观屋数间,专门驻兵一百人&,备有水缸,沙堆&,水桶,梯子等专门用来灭火的工具&。这么多年来,灵塔曾经遭到过三次火灾&,却都是由于塔身太高引来了雷击。所以历代帝王都十分重视灵塔的灭火之事&&,专门设立了望火楼&,昼夜有人值班&&。一旦发现异常情况&,便立刻派出骑兵&,直奔失火点,并立刻将此事报告京兆尹和戍卫的部队?&?墒?,等这些人赶到灵塔,却突然听到“轰”的一声&,仿佛有千万个恶灵由地狱之中喷涌而出,地面都跟着颤了一颤。随着这一声巨响&,仿佛一团蘑菇一般的火云&,在整个大都上空缓缓的绽放&。烈焰冲天而起,将整个灵塔焚烧了起来。随着灵塔的左殿塌了一角,热浪仿佛流水一般滚滚而来,瓦砾碎石漫天而飞,不停地落在地上&。

    眼看着大火控制不住,这座伟大的建筑即将付之一炬&,竟然有三名救火的僧人毅然奔向了火场,预备投火而死,追随着灵塔的魂魄而去,人们连忙死死拉住他们&,阻止了这种以身相殉的行为。这一场大火仿佛龙奔蛇窜,犹如魔鬼巡城&&,一层塔身也不曾放过&&,吞噬着这么多年来精心收藏的佛教经卷&&&,连骨头带肉,半点都不怜惜。大都的百姓们纷纷跑了过来&,加入了救火的队伍,可不管他们怎么努力,最终只能看着那熊熊的大火把整个大都照耀得如同白昼一般的闪亮&。

    不到半个时辰,灵塔已经化为了一堆灰烬,昔日里那气派庄严的建筑,转瞬之间只剩下焦黑的残渣。百姓们流连不去,悲叹之声充满了整个大都,那浓烟经久不散,方圆数里还能闻到烟味。这时候,不知什么人突然叫喊起来:“是她,是她放火烧了灵塔&!”

    大家望过去&,却是一个美貌的华服女子&&,正望着那灵塔&,面上露出冷笑&。百姓们一下都愤怒了&&,灵塔不仅是越西皇室的象征,更是百姓福祉的象征&&&,历朝历代以来&,皇帝都是在这里祈福&,百姓也都是在这里请求天地保平安的??墒?,这个女人现在竟然毁了他们心中佛教的象征,于是,无数人向临安公主奔跑而去&,口中大声地喊道:“捉住她!绝不要放过这个女人!”

    临安公主却在火塔的面前疯狂的大笑,她丝毫没有意识到危险正向她逼来。

    临安公主的护卫率先察觉到了不对,他们意图将临安公主拉走&,可是他们还没有赶到&,那临安公主就已经被陷入疯狂的百姓们抓住了,他们抓住临安公主的头发&&&,撕扯着她的衣服&,疯狂地推搡着她。临安公主发出一声惨叫&,她没有想到&,这一场大火没有将李未央逼出来,反倒激怒了无数的百姓。她终于从疯狂中清醒过来&,大声地喊叫着:“救我&!救我&!”可是护卫们还没有冲上去,就已经被愤怒的百姓拉下马来&?&;の榔疵睾暗溃骸澳鞘橇侔补?&!是公主殿下&&!你们不可无礼&,不可无礼?&?&&!”可是,没有人理睬他们&。

    疯狂的人群已经将临安公主包围了起来&,人们的脸上带着愤怒,异常的疯狂,他们抓住了临安公主&&,想要将她撕碎一般的可怖。他们将她按倒在地上,猛踩、猛跺、猛踢,临安公主在瞬间被踩瘸了腿、跺断了脊梁、抓花了脸蛋,不禁口中发出凄厉的鬼哭狼嚎,十分的瘆人&。

    她尖叫着&,拼命挣扎,然而人群过于混乱,也完全失去了控制,他们根本被灵塔被烧的事实逼红了眼睛&&,无数双手去撕扯着临安公主,仿佛要用她的罪孽来洗刷灵塔被焚毁的愤恨。在这样的撕扯拖拉之中,临安公主不停地惨叫着?;の烂谴蠛耙簧迦肴巳?,拼命想要驱赶他们??上侨耸?&,人群却变得更加混乱,尤其是后面的人推搡着,不断向前拥挤而去。临安公主更加爬不起来,五脏六腑通通被那些人踩住,最后把胸腔中的气管心脏肺叶也一起踩拽出来&。甚至连她自己不知究竟是被人踩碎了自己的心脏&&,心碎而死;还是被人踩破了自己的肝胆&&,胆破致死;或者是被踩扁了肺,窒息而亡……这样的死法是极其残忍痛楚的,更是极度屈辱的&&。她清醒地瞪大眼睛,犹自不断地挣扎,汹涌喷溅的血&&,染红了整个地面,却是迟迟没有断气。

    等到人群散开&,那已经是一团肉泥&,根本分不出原先的艳丽模样,护卫们瞪着凄惶的眼睛,每个人的脸上&&,笼罩着同样的紧张和恐怖。

    ------题外话------

    望火楼确实是存在过的,而火烧佛塔的事情&,历史上也有一位大哥干过,还是为了吃醋干的,那就是……薛怀义,可见疯狂的人很多,哈哈哈哈。

    这章节里面一些暗线和觉得疑惑的地方,都会在下一个章节里面写&,所以不必着急,还有&&,觉得本文死法恐怖的小盆友,记得以后只看过程不要看结尾,往往xx之死的结尾部分&,都是让善良的孩子们不能接受的,要注意哟。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庶女有毒212》,方便以后阅读庶女有毒212 临安之死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庶女有毒212并对庶女有毒212 临安之死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庶女有毒212。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