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0 祸及满门

    临安公主怒气冲冲地回到了大厅,面上一派的恼火^,她噼里啪啦将大厅里所有的古董玉器砸了个干干净净*,看得旁边的婢女面面相觑^,谁也不敢上前劝说她^。临安公主一边砸东西,一边愤怒地道:“李未央**!这一回又被你当成猴子耍*,你不要太得意*!等着瞧吧,看看咱们谁才笑的到最后^^^!”

    她话一说完,不免因为怒火攻心而觉得头疼欲裂。旁边的婢女看到这种情况,连忙取来静心丸和冰片*,低声地劝说道:“公主^,您先歇息片刻吧*^,消消火^?!绷侔补饔涉九套懦粤司残耐?,又在嘴中含了一片冰片^,可心头的恼火却半点也没有消去**。自从蒋南惨死,她便日夜也不曾休息^^,只要一闭眼,就看见自己心爱的人那俊美的头颅,这种场景委实让她过于难忘^**,以至于她成日都在想如何才能将李未央置于死地**。原本有了清平侯夫人的支持*,靠近郭家也是易如反掌的事情,没想到那个女人迟迟没有把消息传来,临安公主面色越发的难看。

    就在此时^,有人突然禀报道:“公主殿下,刚才有一辆马车停在咱们府上后门口,将一位夫人丢在了台阶上便离去了^,奴才将那夫人扶起来*,却发现那是清平侯夫人*,如今她在公主府里休息了片刻,已然清醒了过来**^,不知公主殿下此刻要召见她吗*?”

    临安公主听闻*^,不禁挑起了眉头道:“清平侯夫人?她怎么也不提前说一声?!彼嫔下冻鲆凰烤?^^,口中道:“让她进来吧^?!?br />
    不一会儿^^,清平侯夫人便从外面走了进来*^。她一见到临安公主*,便跪倒在地上道:“临安公主*,我办事不利,请公主恕罪?^^!?br />
    临安公主冷淡地望了她一眼:“哦^?难道计划失败了吗^?”

    清平侯夫人闻言^,面上不禁闪过一丝恼怒道:“都是郭家那个贱蹄子太过于狡猾^,她竟然发现郭惠妃的茶杯里是有毒的,还知道我藏身于屋内,此事便也进展不下去了?!?br />
    临安公主冷眼瞧着她^^,嗤笑一声道:“你不是向我保证过*,此事万无一失吗*?”

    清平侯夫人额头上的冷汗滚滚而落,却是一个字也说不出来,临安公主不再瞧她^*^*。此时*,旁边的护卫低声地道:“公主殿下,来人在咱们府门口丢下了一封书信*^,请奴才转交给公主?!彼底沤种械男欧獾莞肆侔补鱚*。

    临安公主接过*,轻轻地拆开*,一目十行地看完,脸色不禁勃然变了^**,她啪地一下将那封信摔在了清平侯夫人的脸上:“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敢欺瞒于我*^?!?br />
    清平侯夫人吃了一惊,连忙将信捡了起来,看完*,脸色却是变得惨白*,她没有想到*,李未央竟然将一切都写在了书信之上*,并且告诉临安公主是由于自己和戏子的往事才使得这个计划彻底的失败了,清平侯夫人心中不免感到了恐惧*。她深深知道^,如果只是由于李未央过于狡猾*,临安公主还有可能原谅她*,可现在是由于自己出师不利,并且有把柄被对方捉在手中^,才会将好好的一出戏给搞砸了^^,想也知道**,临安公主肯定会勃然大怒。她心头不免更加害怕^,赶紧道:“公主这些怪不得我^,这都是那郭嘉^,都是她?^*?!我一直是按照您的吩咐去做的^,却不曾想……”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临安公主声音陡然提高了八度:“大胆*!你说什么话*^?什么叫与你无关?分明是你自己出了差错*,被人抓住了把柄坏了一出好戏不说,还害得我今天被人耍了一把**?!?br />
    清平侯夫人还要分辩:“公主明鉴^^!这都是郭惠妃和那郭嘉两个人联起手来欺瞒于我,哦^,不,是欺瞒公主殿下*!”

    想到刚才书信之中显而易见的嘲讽*,临安公主气得身子乱颤:“你这个蠢货^!蠢货!”

    清平侯夫人面色惨白道:“我……公主殿下^^,你曾经答应过我*^,要为我兄长报仇*,我可是全心全意为你做事的啊*^,这次不行^,咱们还可以想其他的法子*?!?br />
    可是已经来不及了^,临安公主眼中滑过一丝恼恨*^,一声断喝道:“来人!将这个贱人拖出去!责以乱棒!”

    “是^!”护卫首领一挥手^,喝一声:“过来?^!甭砩辖戳礁龌の?,这两个护卫如狼似虎地扑了上去,清平侯夫人万万没有想到自己即将大祸临头,一边大声地哭道:“公主殿下!公主殿下,我错了^,我错了,您饶了我吧^!”可惜不管她怎么挣扎都是徒劳的,护卫们得了吩咐,丝毫不敢马虎*。

    临安公主唤来婢女换了一杯茶^,一口一口的**,小小得抿着,外面传来清平侯夫人穿云裂石般地惨叫^,其中还夹杂着咒骂和求饶的声音,含糊不清,在这深夜之中仿佛一连串女鬼凄厉的尖叫声^,听得在大厅里的婢女*^^、护卫^,人人毛骨悚然。不一会儿,护卫首领跑了进来^^,低声地道:“公主殿下^,刚打了几板子人就受不住了,不知要打多少*?”

    临安公主原本只是想对清平侯夫人小惩大诫一番*^*,可是她的目光落在了那封书信之上,眼中突然掠过了一丝诡异的笑容^,过了片刻^,那笑容变得越发狰狞,竟然对护卫首领说:“传令下去,往死里打^^,若是她不死^**^*,你们就跟着一起死!”

    护卫首领被这指令吓了一跳*,却不敢再说话^,忙不迭地走了出去*^,他出去之后,自然是把公主的吩咐传令下去了*,有这道指令^,护卫不敢再多想**,只顾着把清平侯夫人往死里打^*^。寻常富户家中的板子一般不会打死人,但是公主府中的护卫个个如狼似虎,又得了这样的命令**^,自然是使出了全力在打*,没等打了十几下^*,清平侯夫人身上的血肉都一片片地飞了起来^,溅得满处都是。她的嚎叫声音几乎让护卫身上的鸡皮疙瘩都掉了一地,打了二十多下的时候^,已经隐隐露出了白骨**,那些人还不松手^*,继续拼命地打,众人几乎能听到骨头咔咔的响*,最后只听见“噗”的一声巨响,清平侯夫人极为惨厉地叫了一声:“临安公主**,你不得好死*^!”却是连腿都被打断了^,一条腿飞出去好几尺远^^,然后***,清平侯夫人便再也没有声音了。

    很快,护卫首领便进来禀报道:“公主殿下*,她已经死了*?*!?br />
    临安公主面上划过一丝冷笑*,护卫首领忐忑地道:“殿下^^,她毕竟是清平侯夫人,身上也是有诰命的*^,若是不明不白死在公主府,怕是……”他这样说*,是有这样的担心了*,虽然临安公主势力很大^,又有裴皇后、雍文太子做靠山,但是这样轻而易举地打死身有诰命的夫人,传出去怕会引起一场轩然大波***。临安公主固然是一时之气,回过头来,她将一切的罪过推在自己这等小人身上^,他们可如何担当得起癪*^?^!

    临安公主冷笑了一声道:“你不必忧心^,我亲自带着这尸体去一趟清平侯府就可以了!彼底潘坏氐繼,“你去将那清平侯夫人好好整理一番^,万勿让别人看到伤痕才是^?!?br />
    护卫一听不禁吓了一跳*,低声地道:“这……看不出伤痕*?”

    临安公主冷冷地望了他一眼道:“你在我府上做了这么久^,连这点本事都没有吗^?”

    护卫一愣^,心中暗暗地道,这么严厉地打下去^,连腿都打断了,怎么还能看不出伤痕呢^?他嘀咕了半天*^*,终于想到了一个主意,只要找府中的裁缝来缝合尸体^,再想法子修饰一番不就好看些了么……他躬身道:“好^^^,奴才这就去办^**,请公主放心?*!?br />
    半个时辰后,清平侯夫人已经被重新整理了一番^*^,装进了马车^^,只是她来的时候是活的*^,走的时候却是断气了,临安公主亲自带着这一辆马车来到了清平侯府。

    清平侯此时正在书房里急地乱转,这一天下来**,他的夫人还不知道去了何处^,虽说这女人爱惹事^*^,可毕竟是多年的夫妻^^^^,他也晓得她的个性*^,所以心头不免担忧起来。再加上他曾听闻自己的夫人最近总是上郭府去闹事^,他生怕这女人再和齐国公郭素杠起来,谁知得来的消息却说清平侯夫人根本不在齐国公府^,不知道去了何处^^,听到这里*^^*,他心中更说不出话来了^。

    温歌瞧见了*^,温柔地劝说道:“父亲不必担心^*,母亲是有分寸的人,她很快就会回来的^?!?br />
    清平侯瞪了她一眼道:“很快?你看外面天都要亮了,她在外面还没有回来^,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br />
    温歌闻言^,面上掠过一丝冷意:“父亲*^^,母亲不会出什么事情的,说不准是在哪儿有什么事情耽搁了^?!彼盎姑挥兴低?,就看见老管家躬身禀报道:“老爷^*,二小姐,临安公主亲自送了夫人回来^?^!?br />
    清平侯一怔^,随即道:“临安公主?她怎么来了*^*?”

    温歌站起来道:“父亲,最近母亲经常去临安公主府**,兴许在那里遇上了什么事情,公主便护送她回来了**?!蔽赂枳焐险庋?*,心里却想到,母亲一直怨恨郭府*^,想方设法的想要和对方为难*,近日来好不容易和临安公主搭上了线,经常鬼鬼祟祟不知所踪^*。

    温歌心里对此事很有看法,她一直便认为自己是要嫁到齐国公去的*,母亲与对方闹得太僵,于自己是没有什么好处的*^*,想那郭澄少年英俊^,风度翩翩*,她心中还是十分满意这个如意郎君,更何况郭家的两个长子都长期驻守在外,她嫁过去就是当家的儿媳妇,说不定齐国公的一切都会由她的子女继承。想到这里^,她不禁埋怨母亲多事,在她看来和平过渡比闹上门去要好得多了^。她相信*,凭借自己的心计和手段*,再加上这样的美貌,一定能够打动齐国公府和郭澄的心*,到时候还不是要什么有什么*!何必如此费事?话是这么说^,她却不敢把事情向父亲和盘托出^,只是温声道:“父亲*,既然母亲已经回来了*,我们就去看看吧^?!?br />
    临安公主驾到^^,清平侯自然不敢耽搁*,连忙带着温歌急匆匆地去了厅堂之上,刚一见到临安公主,连忙拱手道“临安公主驾临寒舍,有失远迎*?*!被盎姑凰低阇^,就看见临安公主身后的两个婢女扶着自己的夫人跌跌撞撞进来^,随后将她放在椅子上*,清平侯夫人虽是面色红润,衣衫整齐^^,却是双目紧闭,头软软地垂着,仿佛像是喝醉酒一样*^。他不禁恼怒道:“夫人,你这像什么样子*?还不快起来*?”可清平侯夫人像是没有听见他说的话一般*,毫无动作*^*。

    清平侯心头惊异,不由大跨步上前,抓住了清平侯夫人的手*^,随即,他顿住了,那冰凉的手指让他心头一怔^,他下意识地看了清平侯夫人一眼,却看见她脸上的胭脂红得十分诡异^^^,甚至有几分可怖,他啪地一声丢了她的手,猛地转头看向临安公主:“公主,我的夫人这是怎么了*?”他此刻还没有想到^,清平侯夫人早已是一具尸体了^^。

    临安公主淡淡地道:“今天晚上有人将贵夫人送到我府上*,来的时候就已经是这幅摸样了?!?br />
    清平侯一听,回过头去^^,再一次上上下下看了一番^,颤抖着将手送到了清平侯夫人的鼻子下*,摸索了半天*^^^,脸色变得惨白,竟倒退了两步道:“公主,这*,这是怎么回事?^*?”

    温歌见父亲这幅摸样,便上前搀扶了清平侯夫人^*,两旁的婢女看到这种情况便后退了一步^^,清平侯夫人像是没有骨头一样地向自己的女儿倒了下去,温歌没有防备*,整个人被她压倒在地**^,这才发现母亲的不对,随即大声尖叫了起来**。

    “住口^!”临安公主冷冷地瞪了她一眼*,随即道:“不知是什么人*,把清平侯夫人送到了我的府上,依照我看,此事跟那齐国公府是脱不了干系的?!彼底哦读硕妒种械男偶?,递到了清平侯的手上^。

    清平侯接过那信,仔仔细细地看完^,颤抖地道:“这个贱人,竟然瞒着我做下此等的事,实在是太过分了^?!?br />
    李未央早已将清平侯夫人的所作所为写的清清楚楚*,原意是为了刺激临安公主**,临安公主冷笑一声道:“看样子,是齐国公府对清平侯夫人展开了报复*,才会害得她殒命**?^!?br />
    清平侯不是傻子**,他看了一眼倒在一旁的夫人,又看了一眼面色惨白^,好不容易才爬起来的女儿,最后他的目光落在了临安公主的面上:“公主的意思是****?”

    临安公主冷冷一笑*^*,淡淡地道:“我知道凭这封书信并不能取信于人**,这书信上,只说一切都是清平侯夫人所为,但是没有人看到侯爷夫人是从齐国公府内被送出来,也没有人能证明她是死在何处^,这样一来便是死无对证**^,所有的人都会以为侯爷夫人的死和我有关系^,想来也是*,是我亲自把她送到这里来的^^,侯爷不会怀疑我吧^^?*^!?br />
    不怀疑你才怪呢,清平侯心中巨震^,不由自主地想到,齐国公郭素和郭惠妃的性情他是有几分了解的,他们绝对不会做出主动伤害清平侯夫人的事^^。而且这么多年来,自己的妻子几次三番的挑衅,对方都隐忍了下来,实在是个宽宏大量的人^^,根本没有必要现在动手^*。他看那临安公主目光有着疯狂之色*,不禁倒退了半步道:“公主*,您到底想要做什么^*^?”他的心头其实已经隐隐有了个念头^*^,只是不敢触及。

    临安公主淡淡地道:“不想干什么,只是清平侯夫人无辜惨死,又不能证明是齐国公所为*,难道清平侯不想为爱妻复仇吗?”

    清平侯看着临安公主^,只觉得她的面容娇美^^,说的话却是如此的狠毒,让他不禁冷汗直流。这时候,一旁的温歌勉强地镇定下来^,她和他的父亲一样*,都不是什么傻瓜*,看到临安公主虽然说话十分正常^,可那张面孔之上已经隐隐有了一种狰狞之色*,他们两人对视一眼*,都想到了一种可能性*^,那就是临安公主想借着清平侯夫人的死,再做一次文章^*,可是她究竟要做什么文章呢?

    清平侯擦了把冷汗道:“公主*,虽然内人死的不明不白^^,可没有证据^*,你若是让我去指证那齐国公府*,怕是不成啊?!笔率瞪?^,今天清平侯夫人是悄悄地去了齐国公府,她不想让任何人知道^*,自然不会留下任何的痕迹。

    临安公主当然知道这一点*,她也知道郭嘉绝对不会给自己这样的理由*,把清平侯夫人自己的死^,陷害在对方的身上,但她还有更好的法子,想到这里,她不禁微微一笑道:“侯爷误会了*,我不是这个意思。只不过*,既然清平侯夫人是冤屈而死*,侯爷更应该为她举办一场盛大的丧事才是^?!?br />
    清平侯心头一跳,他看着临安公主,不免冷汗打湿了背心^,对方越是冷静*,他越是觉得害怕^^,更加不想被她拖下水,只是还不等他拒绝^,临安公主却已经慢慢地道:“清平侯夫人今日的所作所为若是传了出去*,整个清平侯府都要毁之一旦^,侯爷心里可有数吗?”

    这个女人^*,一辈子都在给自己找麻烦……清平侯想了想,颓然地长叹一声,面色变了数变,最终只能低头道:“我听从公主的吩咐就是了?^!?br />
    临安公主微微一笑道:“很好,我还要借温小姐一用?**!?br />
    温歌不禁勃然变色*^,她望着临安公主*,不知为何^^,竟然浑身发起抖来^*。

    很快,报丧的消息就传到了齐国公府*^*^,郭夫人不禁觉得讶异,早晨他们全家刚刚送走了郭惠妃^^,怎么不到晌午就传来了清平侯夫人没了的消息*?她不免道:“老爷,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清平侯夫人的身体可是十分的康健^,从来没无病无灾,怎就好端端的去了呢**^?”

    齐国公也十分奇怪*,他甚至怀疑这消息究竟是真是假,他看着自己的妻子^,不禁摇头道:“我也是百思不得其解^^^,不知究竟^,所以也很难判断^^?!?br />
    郭夫人望向李未央道:“嘉儿*,你是怎么看的?”

    李未央微微一笑,口中淡淡地道:“清平侯夫人不管如何作怪,总不会装死^,这丧事应该是真的^,但她究竟是为何才失了性命,我就不得而知了*^?!笔率瞪?,她心头很明白,临安公主此刻已经濒临疯狂的状态*,她会想尽一切的方法来对付自己*,清平侯夫人因为短处被自己拿捏着,所以才破坏了临安公主的计划*,所以她知道^**,对方绝对不会轻易的放过清平侯夫人^。临安报复心重不说,而且已经不是一个正常的人了^,稍加刺激^,就会跳出来狂吠一般,会做出这样的举动一点也不奇怪^。李未央很想知道^,接下来临安公主又会做些什么呢^?

    陈留公主手中捻着佛珠*,语气却有些哀伤^^,她慢慢地道:“不管是怎么回事*,咱们家都应该去看一看*?*!闭饣八档貌淮韃,虽然清平侯夫人向来是个嚣张跋扈的人^,但是两家的亲戚关系是没办法斩断的^^,尤其,齐国公和清平侯向来交好。

    郭素长叹了一声:“大姐还那样年轻*,竟然就这样没了**,可见世事无常啊^,不知宫中的娘娘可知道此事*?^!?br />
    郭夫人看着齐国公慢慢道:“娘娘肯定会知道的^*^,也一定会派人去吊唁^,咱们家也要赶快准备起来,不要失了礼数*?!?br />
    郭夫人的话一点都没有错*,不管齐国公府的人有多么憎恶清平侯夫人**,这一趟他们是非去不可的。且不谈清平侯夫人是齐国公的长姐**,就说郭平和郭腾两兄弟刚死**,齐国公就连清平侯夫人的丧礼都不去参加,不知会引出多少的流言蜚语*。

    郭素点了点头道:“好*,吩咐管家下去准备吧,不过母亲年纪大了^*,没必要亲自去^,儿子和夫人带着几个孩子一起去就可以了^*!?br />
    陈留公主点了点头道:“替我上柱香吧^?*^!彼底潘鸸橙?,李未央却看见*,有一滴晶莹的泪水顺着她苍老的脸流了下来^^^^。

    郭家人来到了清平侯府,此时孝堂已经准备好了*^,男男女女跪在孝堂里哭声四起,尤其是清平侯夫人的二女儿温歌^,一张苍白的脸上脂粉未施,看起来楚楚可怜^,十足是一个孝女的模样。她看见了郭夫人和郭家的人,便起身*,哽咽着道:“不知道舅母来了,还请恕罪*?*!彼槐咚礮^,一边泪珠儿就滚滚而落,不知有多么的悲伤。

    李未央望了她一眼**^,淡淡地道:“温小姐还请节哀顺变**?*!彼械氖俏滦〗?,而不是表姐或者是表妹^,可见语气中的疏远了*。

    温歌却丝毫没有察觉似的^^*^,只是柔声地道:“多谢你的关心^,我会好好保重的*?!彼底耪饣?,却不知怎么抬起头来看了郭澄一眼*。

    郭澄别开眼睛,却是瞧也不肯瞧她^^,李未央心头却是想到*,如今清平侯夫人一死*,这温歌便要守孝三年*,看来根本就不需要韩琳的事情,也能将这婚事拖上一拖了^。

    郭夫人叹了口气^*,口中却道:“今日来吊唁的客人如此之多^,温小姐不必招呼我们,且自去忙吧?^^!?br />
    温歌自然瞧出了郭夫人面上的疏远之意,她软声软气,十分委屈地道:“是^,还请舅母和诸位去厅上稍坐?^!彼底潘惴愿琅员叩逆九且穅。

    一行人向外走去^,郭夫人见齐国公郭素已经和其他的官员在寒暄^^,便低声道:“你父亲也是心里难过,我劝了他许久,他也不能释怀^,看样子,他对这长姐还是有些感情在的*^?!?br />
    李未央微微一笑道:“毕竟是手足同胞,若不是因为继承爵位的事闹得那样的厉害,清平侯夫人本也不会这么早就去了*^?!彼嫡饩浠暗氖焙?,郭家三兄弟对视一眼。郭澄心中隐约觉得此事和李未央有关*,可是看对方如此镇定的模样*,又实在是想不出有什么关联。

    事实上,李未央并不打算将郭惠妃还有清平侯夫人之间发生的事情告诉郭家的其他人,在她看来^^,此事越少人知道越是安全*^,既然郭惠妃已经回宫,夙愿也了了*,这件事情就烂在肚子里,永远别被人知道。

    郭敦本在和郭导说话,突然看见不远处有一道白色的影子一闪,他不禁站住了脚步^^。

    郭导不禁轻声地问道:“怎么了*?”

    郭敦摇了摇头:“也许是我眼花了^^?!彼绦白?,却忽然发现那白色的影子似乎在假山后头影影幢幢*,仿佛是有人在窥视*^。他心头不禁恼怒*^,压低了声音对郭导道:“你且与母亲去前厅*,我马上就到^^?*!彼底潘硇我簧?*,已是快速地追了上去*^。

    郭导吃了一惊^*,急忙伸手去抓,可是他的四哥已经走远了^,他心中有些蹊跷,便上前向郭澄道:“四哥不知瞧见了什么人,向着假山方向去了?^!?br />
    郭澄站住了脚步*,不由皱眉道:“怎么回事^*?你也瞧见了吗*^?”

    郭导却是皱起眉头*,摇了摇头道:“我什么也没看见*?!彼橇饺硕枷蚣偕酵?,可是那里已经空无一人了*,显然郭敦是追随那人而去了。郭澄心头掠过一丝不太好的预感,他不由眉头皱得更紧道:“这里虽然是外堂,但四周有人来来往往*,却有不少女眷,郭敦可不要冲撞了什么人?^!?br />
    郭导不禁犹豫道:“那*^*,该怎么办呢?”

    郭澄低声地道:“你陪着母亲他们去前厅,我马上就到!彼底?,他已经顺着假山的方向而去*,明显是要去寻找郭敦^。

    此时^,李未央回过头来,恰好望见了郭澄远去的这一幕,不禁道:“三哥和四哥都去了哪里?”

    郭导微微一笑**^,上前道:“不必担心^,他们只是见到了熟悉的朋友上去打个招呼*^?*!被笆钦饷此?,李未央却从对方的眼睛里看到了一丝不安^。她望了郭导一眼道:“果真如此**^?若是见了朋友*,怎么不和母亲说一声就走**,有这么着急吗^*?”

    郭导眼中闪过一丝笑意,他知道什么都瞒不过这个妹妹,不,其实李未央并不是他的妹妹^,可现在他不得不承认这个称呼**^,而且这个女孩子太过聪明*^,他在她面前经常有一种无所遁形的感觉,现在连说个谎都被看穿了,他能如何呢?他只能老实地道:“好*^^,我全都告诉你**,刚才你四哥看到有个白影子一闪*,好像在窥视着咱们,就去捉贼了*,三哥怕他出事^,跟着去了!?br />
    李未央想了想*,轻轻扬起了眉梢*,她隐约觉得此事并没有这样简单^,不由道:“四哥也是过于莽撞了^^,这是清平侯府又不是齐国公府,怎么能随便乱走呢^?”

    郭导眉毛一扬**,露出些笑容来说:“妹妹不必紧张^,不会有什么事的^?^**!?br />
    也对,郭敦虽然人憨厚了些*,却也不是蠢人,而郭澄也已经追了去了^*^,他比郭敦要聪明得多*^,有他照应*,肯定不会出什么事?*?刹恢趺椿厥?*^^*,李未央心头总是隐隐的不安,或许清平侯夫人死的太过巧了^。原本她以为临安公主只是会给对方很大的教训,却没想是以性命为代价,可见临安公主多么的狠毒。借着这样一个机会,她到底要做什么呢?李未央把整件事情想了一遍,低声地道:“五哥**,你去问一问*,临安公主今日可曾来吗?”

    郭导面上露出一惊讶:“你说什么^?临安公主*?她和清平侯素无往来,为何要来参加此次的吊唁呢*?”他说到这里*,面色突然一变^,他猛地想到那日在凉亭之上,李未央说过,临安公主极有可能已经和清平侯夫人连成一线**,想到这里^*,他的脚步顿住了:“我这就去打听一下^?^!彼底?^*,他转身离去^。

    却说郭敦被那穿着白衣的人引到了一处小的庭院**,他四下看了一眼,却觉得这里十分的陌生^,事实上清平侯府他是来过的,只是这里似乎是中庭^^。所谓中庭,便是内外院的隔院*,穿过这个院子就是内宅了,不是他可以随便进入的。想到这里,他站住了脚步就准备掉头离去^,谁知此时却突然听到小院子里传来女子的呼救之声。郭敦的确憨厚^,却并不愚笨,只他是个十分爱打抱不平的人,换了平时可能还会思考一下^^^,但此次是追踪而来,心头本就觉得对方要行不轨之事^,再听到这声音^,心头一怔,便冲了进去*^,却发现是那周康正捉住一个年轻女子不放^,还紧搂着人家,似乎要行不轨之事^。郭敦看见,脸色顿时一变^*^,上前便提住那周康的领子,一下子将他掀翻了*,厉声道:“你做什么?”

    周康不禁吓了一跳,扭过身来**,见到是他,不禁怒从心起道:“郭敦*!你管什么闲事^?”

    郭敦冷声道:“闲事^?这里是什么地方*?由得你胡作非为吗?”这一次可是清平侯夫人的葬礼^,谁想到周康如此胆大妄为*,在葬礼上调戏人家府上的婢女*,此刻郭敦回过头去刚想要安慰那女子,却不料眼前的一幕却让他惊住*^,面前的人不是临安公主又是谁呢*^^*?

    郭敦吓了一跳,他没有想到周康抱着的人是临安公主*,随即他想到那日在宴会之上*,周康对公主流露出的垂涎之色*,心中便有了几分明白^^^,想来是临安公主不小心被这周康尾随了*,可是不对啊^,公主府有护卫*,临安公主怎么会被周康尾随呢*?

    这时,周康冷哼一声:“郭敦^,你可真是爱管闲事,下一次小心别犯在我手上^!”说着拍了拍身上并不存在的灰尘**,转身便推门走了^,郭敦看了这种情况心头升起不好的预感*,便想跟着出去?墒腔姑挥械人叱鋈?^,却听见那临安公主扬声道:“郭公子*,你这是去哪儿*?”

    郭敦回过头,冷淡地道:“公主殿下既然无事,我这便去叫你的护卫进来*,”不知为什么他总觉得有一丝不安,下意识地脚往门外迈*。

    可临安公主却微微一笑道:“还没有感谢郭公子救了我,你先坐下^*,我有话要与你说*?!?br />
    看到这种情景^^,郭敦真的坐下那才是傻子,他想也不想拱手道:“公主殿下抱歉了^*,今日是我姑母的葬礼,我还有很多事要办?!绷侔补魅蠢乖诹怂媲?^,微笑着道:“不必如此着急^^,难道你不希望郭府和我化干戈为玉帛吗?你这一次救了我,或许我会看在你的份上*^^,原谅那郭家^?*!?br />
    郭敦心头一跳*^^,却看见临安公主一张脸色苍白如纸^,可那双眼睛却是闪着幽暗的光芒^^。他心里不免怔住*,此刻临安公主已经从旁边的茶几上取过一杯茶水递到他手上*^^,口中道:“不管你往常是如何想我的,此次都是你救了我*,我感激你还来不及了*,怎么还会怪罪你的妹妹*,你喝了这杯茶水,咱们两家的过去就一笔购销*?!彼孕﹃剃讨?,似乎真的有几分一笑泯恩仇的意思^。

    郭敦垂下眼睛望了那茶水一眼*,只见茶水碧绿**,可知是上好的茶叶*,可他心中已经对临安公主有了防备*^,只是微微一笑道:“公主殿下^,若是有心解除冤仇^**,咱们可以出去再说*,这里十分偏僻,到底不是说话的地方?^!彼底?**,他想要把茶杯放在旁边的几上*,准备转身离去。谁知^,那临安公主突然纠缠上来,死死的扣住他的手腕不放,纠缠之间*^*^,那杯子被打翻^,碧青的茶水溅了郭敦一身*^。

    郭敦不禁大怒^*,一掌推开她道:“临安公主*,你这是做什么?”

    临安公主二话不说^,抬手一扯前襟,结扣早已松开*,她飞快脱下衣服,扔在一旁^*^,几乎裸着半个身子扑倒在地^*^,边哭边边高声嚷道:“救命?^^!救命?*?*!”

    郭敦没想到有这种变故*,惊得目瞪口呆,指着临安公主:“你这个心肠歹毒的女人,你到底要干什么^!”

    外面临安公主早已布置好的人听见响声,便冲了进来^,都是一副十分震惊的样子*^。而郭澄追到半路,却不知为何被一群忙碌的仆从挡住了视线,好不容易才找到了这里**,他看到这种情景*^,不禁目瞪口呆^。临安公主见到人越来越多*,坐在地上放声大哭:“我不想活了^,世上竟然有这等恶毒的人,我不过和他说了几句话^*,他便想羞辱于我,你们若是不来**,便要被他得手了*?!?br />
    郭敦整个人都跳了起来:“呸!血口喷人^,明明是你非拉着我不放,却污蔑我要羞辱你*?谁要羞辱你*?”

    谁知临安公主却是一反平日里泼辣的常态^,哭声越发震天^,公主府的护卫早已得了命令^,二话不说便向郭敦扑了过去^*,以他的武功想要挣脱那些护卫并不难?**?墒枪卧谡饨艏钡氖笨?,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厉声道:“郭敦**^!不要动^!”此时若是郭敦拼命挣扎*,恰好坐实了他意图强暴公主的罪名^^。但是他束手就擒,那么此事还有转圜的余地。郭澄在电光火石之间^,便明白了一切,他喝令郭敦不要动作*,任由那些护卫将他五花大绑,此时*,整个院子已经挤了满满当当的人^^。

    清平侯^,温歌*,郭夫人**,李未央以及郭导**^,甚至温家请来的客人们都是闻声赶来*。李未央见到此刻的情形^^,哪有不明白的呢^?她注视着临安公主^**^,却见到对方美丽的眸子里有一丝狰狞的狠辣*^,原来如此,临安公主还真是狠毒!大都的立法之中,有十大不可赦免的重大罪行,“谋反^,大逆*,谋叛,恶逆*,无道^,不孝,不义*,内乱,不睦^^,大不敬”皆是罪大恶极*,难以饶恕。所谓大不敬就是冒犯了皇室尊严*^,通常偷盗皇室祭祀的用具和皇家的日常用品^*,伪造御用药品以及误犯食禁这都算在大不敬的罪名里面,一旦违反便要接受严惩^。尤其,大不敬之中最为严重的一条是羞辱皇室女子^,这样的罪过是要满门抄斩的。

    李未央想到这里*^^,目光变得阴冷*,原来临安公主参加这样的丧礼*,是有这个用意的*,她选择了郭敦,是因为此人最为热心肠^^,又是本性善良^,最容易上当,李未央不禁握紧了拳头^,心头冷笑道*,好你个临安公主*^,果真狡猾**,看样子你是非要将郭家置诸死地不可了。

    清平侯面色大变^^,他回头看向齐国公和郭夫人道:“郭兄,你的儿子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还是在我的府上^,难道他疯了不成*^^?”

    齐国公看到这个场景更是目瞪口呆*,他不敢置信地目光瞪向了郭家两个兄弟*,郭澄连忙地道:“父亲,四弟绝不是这样的人?^^!?br />
    废话,我当然知道他不是这样的人。齐国公心中不免想到^**,更何况^,郭敦什么美丽的女子没有见过*,何必对那刁蛮的临安公主动手,还是在这样的场景^,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可偏偏是人赃并获,怎样也没有办法逃脱这罪名。

    此刻临安公主已经嚎啕大哭起来,温歌连忙上去劝慰,又吩咐旁边的婢女取来衣裳^,替临安公主披在外头。临安公主却是痛哭不止^,指着郭敦怒骂道:“这世上竟然有如此无耻之人^,我一定要闹到金銮殿前,请父皇替我做主!”说着,她已经站了起来,那一张艳光四射的脸上满是怨恨^、愤懑^,还有一种隐隐的疯狂*^,仿佛要将齐国公府置诸死地般的狠毒,她已经向外走去*。

    齐国公连忙拦住她:“公主殿下*,此事……”

    临安公主怒声道:“众目睽睽之下,他竟然敢羞辱当朝公主,齐国公**,我看你要如何袒护你的儿子^!”说着,她的笑容之中带了一丝狰狞*^^。

    李未央冷眼瞧着*,面上却是微微一笑道:“公主殿下,事情真的如你所说吗^?”

    ------题外话------

    编辑:你不是说要把临安咔嚓掉吗……

    小秦:不,我是说^*,明天把女主和郭家都咔嚓掉……你看,满门抄斩……

    编辑:呸*^,啐你一脸

    小秦:表这样嘛,我们不是好基友吗*?

    编辑:我喜欢美男*,你滚蛋

    小秦:,>_<,要不这样,啥时候渣妹们全部上缴了月票**^*,我就把她解决掉

    编辑:你还有点良知吗……

    小秦:渣妹子都木有这东西……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庶女有毒210》,方便以后阅读庶女有毒210 祸及满门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庶女有毒210并对庶女有毒210 祸及满门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庶女有毒210。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