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8 诡计败露

    残月如钩,整个夜空看起来静谧而安宁。郭惠妃站在台阶之上,默默地看着冷淡的月光&,她的面容之上带着一丝哀伤&&&,并没有挽髻,只是松松的任由头发垂着。一阵微凉的夜风吹来,她身上衣着单薄,只觉得连骨头里都散发出一种寒气&。

    旁边的梁女官拿来一顶披风&&,恳求道:“娘娘&&&,您这又是何苦呢&?若是您受了风寒&&,静王殿下要责怪奴婢没好好照顾您了&?!绷号俅庸蒎本团惆樵谒肀?,可以说是她的心腹&,向来忠心耿耿,又十分聪明伶俐。

    郭惠妃看了她一眼,叹息道:“白天的事情&,唯有你一个人知道,你是怎么看的呢?”

    梁女官看到这种情景&,便壮着胆子道:“娘娘您不要怪奴婢多嘴&,在奴婢看来,清平侯夫人实在是恶毒之极!你若是随了她的心意,只怕今后被郭夫人晓得&,这门亲戚可就做不成了啊&,可若是您不肯做,她把这件事情抖出去&&,不只是您,就连整个郭家都要受到影响,到那个时候&,还不知道会是怎么一番光景,再者&&&,这砝码还要加上一个静王殿下&&,娘娘如何狠心,也不肯连累静王殿下啊,不管您怎么做都是两难,清平侯夫人就是瞧准了这一点,才这样迫着娘娘&?!?br />
    郭惠妃点了点头道:“素日里,我只知道她恨郭府&,恨母亲&,恨我兄长,却不知道她对我也是如此的充满了恨意,非逼着我做出这等事儿来,才心满意足?!?br />
    梁女官想了想道:“之前郭小姐曾今说过,清平侯夫人和那临安公主一个在明&,一个在暗,怕是早已勾结了起来&,清平侯夫人虽然嚣张跋扈,可与她有仇的的是郭府,是齐国公,可她为什么拼了命的想要杀郭小姐?这其中必定有临安公主的授意?!?br />
    郭惠妃显然十分赞同这个说法,她微微叹息了一下&,慢慢地道:“是啊,若无万全的把握,她是不会提出这样的要求的,现在我该怎么做才好呢?”

    梁女官仔细地思虑了一番&,抬起头道:“娘娘,依照奴婢看,此事还有转圜的余地?!?br />
    郭惠妃看了她一眼道:“你说说看&?!?br />
    梁女官认真地道:“既然清平侯夫人能用此事来威胁娘娘&,那咱们为何不效仿之&?她不是很宝贝自己的女儿温歌吗?咱们为何不把她拘了来?还怕她不听话吗?”

    郭惠妃笑着摇了摇头&,面容之上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冷芒:“你还不了解我这个姐姐&&,她虽然嚣张跋扈了些,但并不是没有脑子的人,依我看,那天来大闹一场&,她分明是要给嘉儿留下一个愚蠢跋扈的印象……如今她既然拿了这件事情来威胁我&,必定不会毫无准备&,只怕还没有等咱们的人拿住那温歌,这件事情就已经传得人尽皆知&,到时候我真不知道如何面对兄长&,面对母亲,面对郭家的列祖列宗,若是因为我一个人的过去,造成整个郭家的颠覆&&,我就是死,也难以赎清自己的罪过了?!?br />
    梁女官听到这里,便明白郭惠妃早已经把这件事情想得很通透了,只是无论如何也下不了决心,她垂下头,心中不免想到&,娘娘此回若是杀了真的郭嘉,那将来郭夫人必定彻底和娘娘翻脸&,静王殿下也会彻底失去郭家的支持,怎么看得到好处的都会是清平侯夫人和临安公主&,真正遭殃、会落到众叛亲离的就是郭惠妃??!她向来忠心耿耿,想到这里突然跪倒道:“娘娘,您下不了决心!不如让奴婢做这件事!”

    郭惠妃吓了一跳&,连忙道:“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

    梁女官咬牙道:“娘娘是个善良之人&,但也该明白当断不断、反受其乱的道理!若是将来郭夫人知道了此事,娘娘大可必推到奴婢的身上,就说奴婢受到了清平侯夫人的收买,才会做出此等的事,害了郭小姐,郭夫人得知,想必也不会如何怪罪娘娘&,静王殿下也不会受到牵连&,此事还是由奴婢去做吧!”

    郭惠妃闻听此言,面色不禁一变&,她呵斥道:“这件事情我自有主张,你不必多管?&&&!?br />
    梁女官听闻,眉头微蹙道:“娘娘&!”

    此刻郭惠妃却不想再说下去&,她做了手势示意对方不必再提&&&,淡淡地道:“你先回去吧&,我还是想在外面多留一会儿,刚才我们所说的事情&,一个字也不许向外透露?!?br />
    梁女官不禁泪流满面&,低声地道:“是!”说着她起身离去,却不禁回过头来又看向郭惠妃的背影&,眼中的泪水不禁滚滚地落下。恰在此刻,却突然听到有人道:“梁女官&,你这是怎么了?有什么伤心事吗?”

    梁女官吃了一惊,猛地回头,却发现郭夫人言笑晏晏地站在了自己的面前,她吓了一跳&,赶紧擦了泪水道:“原来是郭夫人,奴婢没事,不过是小虫子飞迷了眼睛&&,奴婢这就去禀报惠妃娘娘您来了?!?br />
    郭夫人抬起了手道:“不必了,我自己去找她就是?&!彼底?&,她已经向郭惠妃走去&。

    看到郭夫人的背影,不知为什么&&&,梁女官的身上感觉到了一阵的冰寒&,若是娘娘最终决定杀了那郭小姐&,郭夫人还不知道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情来,她是这样疼爱自己的女儿啊&,梁女官不敢再想下去,提着裙摆&,蹑手蹑脚地退了下去&。

    郭夫人还没有靠近,便听到夜风之中传来郭惠妃叹息之声&&,她不禁黛眉微蹙道:“惠妃娘娘有什么心事吗&?”

    郭惠妃微微一怔,看见是她&,勉强笑道:“原来是大嫂&,怎么这夜半三更来拜访我呢&?”

    郭夫人笑了笑道:“今日我瞧见那宴会的宾客名单之上&&,有襄阳侯义子的名字?!?br />
    她这样一说&,郭惠妃便淡淡地道:“的确如此,他是代替他的父亲而来的,大嫂应该也见到他了吧&?!?br />
    郭夫人笑了笑道:“是啊,我见到了&,而且我听嘉儿说,那年轻人似乎对你有很深的敌意&?&!?br />
    郭惠妃眉头微微蹙了一下&,她没想到李未央竟然这样的敏锐&&,察觉到了那人对自己的愤怒&,其实她坐在那里&,也感受到了那道目光,只不过李未央这么快就知道&,也让她十分的惊讶。

    郭夫人看了郭惠妃一眼道:“娘娘进宫这么多年,可曾怪罪过公主吗?”事实上当年郭惠妃入宫的事情是陈留公主一手促成的,当然她出发点也是全然是为了郭家。

    郭惠妃听到这里&,淡淡地道:“我自幼喜欢舞刀弄枪,性子也不那么柔顺,更不像其他的女子那样喜欢琴棋书画,若非父母亲爱宠&,我只怕不能这样随心所欲地生活。我是在郭家长成,怎么能不为郭家牺牲,故而我虽嫁入宫中,注定不能与心爱的人相守,更是要亲手将那人推入绝望的境地,但我心中却从不曾怨恨过郭家&,不曾怨恨过母亲。如今我也是做了娘的人,我知道身为一个母亲自然希望孩子能够幸福&,若不是迫不得已,母亲也不会让我入宫平衡各方的势力。而且我入宫多年,经历风霜早已对情爱二字心灰意冷,只希望母亲身体康健,郭家平安兴盛,我的儿子能够一生安享太平,再没有其他的心愿,此生足矣?!?br />
    郭夫人美目之中露出一丝忧郁,慢慢地道:“可是娘娘心中是否依旧眷恋着襄阳侯呢?”

    郭惠妃看到对方那悲切的目光,语气十分的冷淡:“没有这回事,这么多年都过去了,我已经不再记得这个人了&?!?br />
    郭夫人望着她道:“娘娘&,你未出嫁之前我们之间感情十分的要好,我记得那时候&,你曾经说过非襄阳侯不嫁,这么多年来难道你已经忘掉了这誓言&&?而且我听说那襄阳侯日子已经不久了&,若是娘娘想要去看望他,我可以想法子为你安排呀!”

    郭惠妃没有想到对方会这样说,她深深地望着她,眼中多了一丝绝望&,口中语气却越发的寒冷:“大嫂!我在深宫多年,又受到皇帝的恩宠,那些事情,该忘的我都已经忘掉了!不管他是病也好&,是死也好&&,跟我都再无瓜葛,你不用拿这些话来试探我&!”

    郭夫人神色大变道:“我从未有试探你的意思,只是不忍心见你愁锁双眉,如果我今天说的话有什么让你误会&,我向你赔罪就是?&!?br />
    郭惠妃哪里不知道郭夫人的好意,只是到了如今这个地步,她已经绝对不能再回头了,既然相见也只是更加的绝望,不如不见的好,就如同当年她入宫时所说:此生无缘,来世再聚&。所以她只是冷冷地道:“我累了,大嫂请回吧&,更深露重,你多保重&?!彼底?&&,径自转身离去&。

    郭夫人望着她的背影,双目中闪过一丝疑惑&,她没有想到平日里和自己感情十分要好的郭惠妃,竟然也有如此阴冷漠然的一面&,自己原本是一番好意&&,却受到这样的一番回绝&,她不禁觉得有些奇怪&&&&。她左思右想&,越发觉得此事十分的奇怪&&,就连今天郭惠妃的态度,都让她觉得不可理解,她一边漫步,一边在花园里走着。就在此时,她看见李未央迎了上来:“母亲,怎么这么晚都没有休息&&?”

    郭夫人看到李未央,不禁笑道:“都说你有晚上出来散步的习惯,现在看来还果真是如此&&?!?br />
    李未央微微一笑,还不是元烈那个家伙&,若不是他喜欢半夜三更翻墙头&,我何必还要费这番心思为他遮掩。只不过她心里是这样想的,口中却是淡淡道:“这月色如此美&,女儿不过是出来欣赏罢了&,母亲又是从何处来呢?”

    郭夫人笑道:“我刚刚是从惠妃娘娘那儿来的&,见她心情不好,就说了几句话&?!?br />
    李未央闻言收住笑容,慢慢地道:“说到这里&,嘉儿倒是有一丝不解,不知母亲可愿意为我解惑?”

    郭夫人看了李未央一眼&,不由道:“嘉儿有什么奇怪的吗?”

    李未央挥退了两人身边的婢女,亲热地挽着郭夫人的手臂道:“母亲,我今日见那襄阳侯的义子出言不逊,便对他多注意了三分&,后来我才知道&,原来当年襄阳侯和父亲是师出同门,曾拜倒在同一位老师的门下&&,此事可是真的吗&?”

    郭夫人的面上掠过一丝惊讶&,没想到李未央突然提起这个&,便点头道:“是啊,那襄阳侯说起来还是你父亲的师弟呢,他们同窗读书习武&,感情十分的要好?&!?br />
    李未央听到这里,笑容变得十分的和煦,在美丽的月光之下显得有一丝迷离:“既然如此,我到这里这么久,为何从未见到这襄阳侯呢?”

    郭夫人目光之中闪过一丝尴尬,她不知道怎么回答李未央的问题,不管她如何说,似乎都不可避免的涉及到郭惠妃&&,她想了想,慢慢地道:“那襄阳侯身子骨向来不好,所以一直卧病在床、闭门不出,你父亲偶尔也会去看望他&,只不过这两年来&&&,两家来往比较少,你没见过也不奇怪,就连那襄阳侯的义子&,这两年来我也不过见过两,三回&&?!?br />
    李未央听完&&,不置可否地笑了笑,她看得出来郭夫人是有所隐瞒的。事实上&&,从得知襄阳侯曾经是齐国公的师弟开始,她的心中就隐约有了一个模糊的念头&,纵然她不喜欢看那些才子佳人的小说,也能够想象的出来,那郭惠妃和襄阳侯无非是青年男女&&,情投意合,到了十分要好的地步&,宫中却出了一张圣旨,打散了一对爱侣&&。

    这么多年来&&&,襄阳侯与齐国公府疏远了来往&,目的也不过是为了掩饰当年的这段感情吧,李未央想到这里不禁露出一丝笑容,若只是互有好感,郭夫人又何必这么避讳呢&?恐怕,郭惠妃和那襄阳侯之间的感情已经深到了难以分离的地步吧,只有这样&&,襄阳侯终身不娶才似乎找到了理由&,就连那襄阳侯义子游庆丰对郭惠妃的恨意也完全可以解释了。想到这里&,李未央不再纠缠此事&,只是柔声道:“天色已晚,母亲还是早些歇息吧,我送您回去?!?br />
    郭夫人拍了拍她的手臂,欣慰地道:“好?!?br />
    李未央送了郭夫人之后,回到自己的院落&。

    赵月低声地道:“小姐,旭王传来消息来说,那游庆丰曾经暗中和清平侯夫人接洽过&&?&!?br />
    李未央闻言&,顿住手中的茶盏,美目之中闪过一丝冷光:“你说什么?”

    赵月低声地又重复了一遍&&&,李未央的神色慢慢变得冷冽起来&,她喃喃地道:“清平侯夫人怎么会无缘无故找到游庆丰呢?难道他们想联合起来对付郭家?”

    赵月见她轻易的将此事串联在了一起,不禁低声道:“可是清平侯夫人那般嚣张跋扈,应当不会有什么了不起的法子来对付郭家&?!?br />
    李未央冷笑一声道:“你错了&,那一日清平侯夫人在我面前所做出的一切也不过是为了掩饰她的狡猾,让我以为她是鲁莽之辈,对她丧失了警惕,果然,她和郭平等人都是一丘之貉,满肚子坏水&?!?br />
    赵月叹了一口气道:“奴婢总觉得此事实在难以解决&,若是郭惠妃有什么把柄落在了清平侯夫人的手上&&,真是不堪设想&!”

    李未央想到这里&&,低声地笑了笑道:“这世界上&,每一个人都有秘密,元烈不是说&,他能将别人的秘密和短处揪出来吗?他的那些秘密力量也该派上用场了,你让他去查一查清平侯夫人这些年来,可有什么见不得光的事情&。若是拿不到证据&,流言蜚语也好?!?br />
    李未央早就知道,元烈培训了个特殊的部队,其中有很多人擅长侦查&&,并且对于大街小巷的那些传闻和各家夫人小姐的隐私,都了若指掌。若在江湖之上&,这些人就是了&&,既然如此,不妨到市井之中找到清平侯夫人的隐私汇集起来,或者很快能派得上用场。

    赵月闻言&&&,面上掠过一丝喜色:“是,奴婢这就去办?&!?br />
    第三天的下午,郭惠妃主动邀约了李未央一起饮茶。李未央收拾一番,按时辰来到郭惠妃居住的小楼。郭惠妃抬起头看了李未央一眼&,对方身上的颜色十分素净,更加衬得李未央十分清丽&&&,再加上那一份淡淡的却不可忽视的雍容气度,的确不是寻常的名门闺秀&。

    郭惠妃的眼中闪过一丝复杂,那目光落到李未央的面上,微笑着道:“我明日,便要回宫了&&,还有一些事情要交代你&&,所以才特意将你请来?!?br />
    李未央微微一笑道:“惠妃娘娘,您有什么事情&&,都可以吩咐郭嘉&,但凡我能够做的,绝不推辞?!?br />
    郭惠妃听到这话&&,面上却露出一丝若有若无的悲伤&,她转头看了那梁女官一眼&,道:“把我从宫中带来的好茶&&,送上来,给嘉儿尝一尝&?!彼嫡饩浠暗氖焙?&,语音似乎有一丝紧张,李未央敏锐地察觉到了这一点,她凝眸看了郭惠妃一眼&,目光之中似乎有一丝疑虑&&。

    郭惠妃察觉到了自己刚才那一瞬间的失态&,很快地笑了起来,将刚才的表现掩饰了过去:“我昨夜没有休息得好,精神不济?&!?br />
    李未央点了点头道:“娘娘保重身体才是?!?br />
    就在这时候&&&&,梁女官捧出了一个红漆木托盘,托盘之上放着一只十分精美的玉壶&,李未央看了那玉壶一眼,见到那上面有极为精致的莲花雕刻,莲花之上,仿佛还有露水,这雕刻的功夫的确是巧夺天工&,只不过&,当李未央瞧着这壶的时候,目光却是凝住了。她猛地抬起头,看着郭惠妃道:“娘娘,这茶壶,看起来倒是十分的独特?!?br />
    郭惠妃微笑着道:“是啊,这茶壶是我从宫中带来,是陛下多年前亲自赐给我的珍品&&,据说,那打壶的师傅足足用了二十一年的时间&,才磨出这么一块玉壶&,你瞧&,样子是不是十分的精美&?&!?br />
    李未央的微笑之中&,不知为何却含了一丝冷意&,她淡淡地道:“是啊,这玉壶的确是十分的美丽?!彼哪抗?&,在这个瞬间,落在郭惠妃的面上。

    郭惠妃被那眼神看得只觉心中一寒,她没有想到,李未央会用这样的眼神看着她&。那目光,没有一丝温情&,有的,只是探寻。郭惠妃心中一跳&,几乎以为,对方看穿了自己的行为。她不禁微笑起来,主动伸出手&&,为自己倒了一杯茶,随后提起手中的茶壶,给李未央也倒了一杯道:“你尝尝看,这是山中的天泉水泡的茶,想必滋味十分独特?&!?br />
    李未央看着茶杯之中那碧青色的茶水&,微微一笑道:“娘娘的茶&,自然都是珍品,不用尝,郭嘉也知道?!?br />
    郭惠妃目中有一丝惊疑,她看着李未央,有一瞬间几乎说不出话来&。不知道为什么,纵然她活到这个年纪,却还是觉得在这年少的女子面前总是有一丝忐忑&?;蛐?,是对方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睛&&,让她有一种一切都无从遁形的感觉&。

    李未央目光转到了那玉壶之上,良久都没有动作。郭惠妃不知道,李未央也曾在宫廷呆过数年&,这样的玉壶,她曾经是见过的。这玉壶从外表看起来&,和一般的茶壶没有什么两样&,机关在于壶有两层,底层,放有毒茶,上层&,放着好茶&,中间有一个孔&,平时隔断&,而壶的顶部可以旋转&&。倒茶的时候,上边的一种酒倒出来后&,只要轻轻地旋转壶颈&,中间的小孔打开,再倒出第二杯茶,如果头杯是好茶&,那后边就是毒茶。听闻那制壶的师傅一共制造了两把相似的壶&,一把是酒壶,另一把用来饮茶,后来都被人高价买走&,不知所踪&。李未央不会忘记&,拓跋真手中的那一把是酒壶,他曾经用这样的酒壶,赐死了无数的臣子&。当然,他不想让别人知道对方的死和他有关。所以,他用的毒药&,也都是数日之后才发作的&。

    只不过,看到当年的酒壶&,如今换了个模样&,斟着清冽的茶水&,再一次放在自己的面前,李未央不禁微微冷笑起来。她怎么也想不到&&,会在这样的场景之下,见到这样一把壶。

    郭惠妃端起自己的茶杯,勉强笑道:“来&,你尝一尝&&,看看这茶叶,味道如何,若好的话,我多留下些,便送给你吧?!?br />
    李未央再傻也明白了一切。想到清平侯夫人,想到襄阳侯的义子,再想到郭惠妃出奇的举动&,她的心中,已经把一切都串联到一起&。她接过那杯毒茶&&,心想,我为郭家虽然说不上是呕心沥血,但也可算是尽心尽力&。却想不到,郭惠妃竟然用这样的手段对付自己。她们往日无怨&,近日无仇&&,又一直是盟友&&,她隐隐的像郭夫人一样&,已经将郭惠妃当做了亲人&?&?烧钦庋那兹?,竟然将毒茶送到自己的面前,还露出这样的笑容,真以为她李未央是傻子不成&!她之前不曾想到,最大的原因是清平侯夫人并没有理由冲自己而来,那么,真正在幕后操纵一切的人,就是到现在都闭门不出的临安公主了。

    她的手,不禁微微颤抖起来。若是敌人这样做,她并不在意,甚至可以毫不留情地将对方铲除??晌裁?&&,偏偏是郭惠妃呢&。抬起眼眸&,望着对方,李未央的笑容淡得几乎看不见了。然而,她却从郭惠妃的眼中看出一丝悲伤&,那美丽的眼底,曾经充满了温情,此刻,也是十分的痛苦。

    不管是谁,一旦背叛了自己,都不可饶恕。李未央叹了一口气道:“娘娘&,自从我进入郭家以来,大家对我都是十分的照顾&,郭嘉纵然是铁石心肠&,也不能不动容&、不能不欢喜&&。过去&&,他们是那么的敬重你,喜欢你&,我也是如此,只不过,我没有想到,你今天竟然会这样做?!彼档秸饫?,她一扬眉头&,毫不留情地劈手打翻了茶杯道:“清平侯夫人&,你还不出来,要在那里藏头露尾到什么时候!”不亲眼看着她死,对方如何放心&?!

    郭惠妃的面色一下子变得苍白&,心中更是一片的混乱&&,她没有想到,李未央竟然看穿了一切&,此刻&,她也转过头,看着清平侯夫人从屏风后慢慢地走了出来&&&。

    清平侯夫人冷笑一声道:“惠妃娘娘&,你还是不够狠心啊,若是你刚才没有露出丝毫的马脚,如今也不会被这狡猾的丫头发现,不过,趁着如今没有外人&,你还是有机会的?!崩钗囱肴蠢湫α艘簧溃骸罢栽?,你还不动&&,在等什么&!”

    清平侯夫人面色一变&,却见到一个婢女飞身上前来,一把擒住了她。清平侯夫人恼怒道:“郭惠妃,你疯了不成&,就任由你的侄女这样欺辱我吗!就不怕我……暗中安排的人将那一切的透露出去&!”

    郭惠妃叹了一口气道:“该来的&,始终都回来&&,不管我做什么都是一样&&?&!彼底?&,她将那茶杯放在了桌上,看着李未央道:“嘉儿,你可怪我吗&&?”

    李未央望着她,摇了摇头道:“我不怪你,只不过今后我也不能再信任你了,惠妃娘娘若你早一点将这事情告诉我,也不至于要落到这个地步?!?br />
    郭惠妃低低地笑了一声,却是不置可否&&。旁边的梁女官看不下去,连忙地道:“郭小姐,你误会我们娘娘了&,这酒杯之中绝不是毒药&!”

    郭惠妃不由皱眉,大声地道:“好了,你不必替我解释&!”

    梁女官却跪倒在地道:“郭小姐,娘娘是受奸人胁迫,不得不做出这样的行为&,可她绝对不忍心送了郭小姐的性命,所以她命静王殿下送来这假死的药,吃下去之后不过只有一个时辰的昏迷&,外人看来气息全无,像是死了一般,所以她绝对没有伤害你性命的意思!你千万不要误会!”

    李未央闻言,却是一怔,她看向了郭惠妃,良久没有说话。她知道&,梁女官说的恐怕是真的,但她更是疑惑,这世上的人都是自私的&,这郭惠妃为了静王,为了郭家&,杀了自己才是万全之策,为什么要用这样冒险的举动呢?若是假死被清平侯夫人找到了破绽,事情透露出去,还不是要惹出天大的麻烦吗?

    郭惠妃望着李未央道:“你是大嫂的爱女,我若是杀了你,她绝不会放过我,将来郭家又怎么会支持我的儿子呢?”

    她这样说着&&,李未央却是笑了起来,在这一瞬间她却是明白了郭惠妃的心意,郭惠妃并不是为了所谓的利益关系才使用这种方法&,她的更本目的还是为了?;ぷ约?,?;す?。李未央叹了口气道:“娘娘&,虽然我知道你是被逼才做出这种行为&,可我还是那一句话,若你早向我说,也不会闹出这么多误会来&?&&!彼底?,她向赵月吩咐道:“将那清平侯夫人带过来?!?br />
    清平侯夫人还在拼命地挣扎&,可是赵月那铁腕怎么能是她挣脱得开的呢?赵月硬生生地押着她跪在了郭惠妃的面前。清平侯夫人冷笑一声道:“惠妃娘娘&,我早已安排了人手&,若是半个时辰之内我还不回去&,那人就会将一切散播出去&,到时候你惠妃的清白&,郭家的百年声誉可都保不住了,你为了一个侄女竟然做出这等欺瞒我的事情,可真是了不起??!”

    郭惠妃笑道:“我竟然已经做了&,自然会承担这个后果,只是我没想到,嘉儿会这么快识破我的做法,算起来,也是我自己过于紧张了,否则也不会让她察觉&?!彼档秸饫?,她看了李未央一眼,目光之中却没有责怪她的意思。在她看来&,若是刚才没有被李未央发现&,一切都依计行事&&&,只怕清平侯夫人早就相信了她真的下毒去害郭嘉&,在亲眼目睹了郭嘉的尸体后,她自然会交出那所谓的证据来&。

    李未央冷笑了一声,像是看穿了郭惠妃的想法,冷声道:“娘娘&,你未免是太相信此人了&&&&,你以为她会言而有信吗?若是你真的杀了我,只怕她一来会将你和襄阳侯的旧事宣扬出去&&,二来她会将你为了掩饰自己的罪过而毒杀了我的消息告诉郭夫人&,这样一来&,郭家和静王元英反目,真正得利的是雍文太子和裴皇后&,临安公主看到我死了,也会拍手称快&,而清平侯夫人也正好能看到夺走她兄长爵位的人一败涂地&,岂不是一石三鸟之计&&?!?br />
    郭惠妃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她何尝不知道对方是奸诈的人&,只是若不这样做&&&,就连一丝希望都没有了。李未央望向清平侯夫人,微笑道:“再过半个时辰&,郭惠妃和襄阳侯的往事就会传得人尽皆知,可要不了半个时辰,清平侯夫人曾经和戏子有苟且的事情,也会传到清平侯耳中去,不知到时候他会作何感想&,对了,当年夫人和那戏子来往之时,却是二小姐和三小姐出生之期&&,不知清平侯会不会以为夫人所生的三个女儿之中&&,有两个都不是他的亲生骨肉呢?”

    清平侯夫人闻言,面色突地变了,她厉声地道:“郭嘉!你究竟在说什么&?&&!”

    李未央轻轻地道:“我在说什么,夫人自然心中有数?!?br />
    清平侯夫人不禁勃然大怒&&,她的声音也变得尖利起来:“郭嘉!你满口胡说!我哪里和什么戏子有过什么苟且???你要是再敢胡说八道&!我就……”

    李未央温和地笑道:“你就如何呢&?夫人,不是我说你&,既然敢做,就要敢认才是。十多年前&,那天香园的红戏子秋官,的确是个美貌的郎君,你会喜欢他也不奇怪。若非有你的帮助&,他又如何这么快成为一等的红角儿呢&?后来,他嗓子倒了,本该落魄才是&&,却不知道为何发了一笔横财&,自己开了戏园子,成为了戏班子的老板。我知道,他的袍下之臣很多&,却没想到连夫人都禁不起他的诱惑。虽然此事已经过去多年&&,但若是想要寻找,却未必没有蛛丝马?&?裳?&&?&&!?br />
    清平侯夫人的脸上一阵青一阵白,她没又想到李未央会查到这件事&,不错,她当年的确和一个戏子有过一段时间的来往,可那又如何呢?但这都要怪清平侯那段时日迷恋了一个青楼女子,日夜都不肯归家&,她一时恼怒又加上寂寞才会养了个戏子&。而且在上流社会的夫人之中,这种事情不是没有,不过是一场风流韵事&,怎么也比不过郭惠妃和襄阳侯之间的旧事来得轰动,想到这里&,她不禁咬牙道:“你要说&,便去说吧!我身正不怕影子斜!”浑然不去理会的样子。

    李未央轻声笑了起来&,她看出了清平侯夫人的色厉内荏,只是,她只是淡淡地道:“夫人何必这么着急呢&?等事情传到了清平侯的耳中&,他暴跳如雷的时候,你再做决定也不迟啊,不着急,还有一刻钟的时候,便有人将那秋老板带到清平侯府去了?!?br />
    清平侯夫人的脸色已经变得惨白,她当然没有自己所说的那样不在意&&,如今郭府已经没有她的立足之地,郭平和郭腾都已经不在了,没有娘家的支撑,她还指望着夫家过日子&&,若是连清平侯都厌憎了她,她怕是真的没有立锥之地了。

    想到这里她不禁咬牙道:“郭嘉!你到底要做什么&?&!”

    李未央的面上露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冷笑,事实上,她得到的不过是些市井传言&,并不能确定清平侯夫人真的和那戏子有染&&&,元烈提供的不过是只言片语,李未央只是用这些话来诈对方&,没想到一诈便诈个正着,看来,对方的风流韵事还是存在的。想到这里&,她的笑容更盛道:“夫人不必焦虑&,若是你安排的那人能闭上嘴巴,将你所谓的证据交出来,我自然也不会做出有损夫人清誉的事?!?br />
    清平侯夫人低下头,却是迟迟的不语&,不错&,她的确从那游庆丰手中取得了一些旧物&,恰好可以证明郭惠妃和襄阳侯之间的感情,她原本预备着郭惠妃杀了郭嘉之后&,再拿着这些旧物大肆渲染一番,好好做一番文章&,让整个郭氏家族蒙羞,随后她再将郭惠妃为了掩饰旧情,谋杀自己亲侄女的事抖出去,还怕郭家和郭惠妃不反目成仇吗&&?

    到时候&,她便可以坐收渔翁之利&,眼看着这两拨人斗得你死我活了,只不过她没有想到&,中途被李未央警觉了不说,对方还捏住了自己的把柄,但是现在她自己也是骑虎难下,临安公主逼着她早点行动,若是她如今就此罢手,怕是对方绝对不会轻易饶过自己&,良久&,她也没有说自己的决定来&,既不说同意也不说放弃&。

    李未央微微地一笑,在将要被压死的骆驼身上,又下了一根稻草:“清平侯夫人恐怕还不知道吧&,你那温小姐也有些风流韵事?&!彼戳艘谎矍迤胶罘蛉司鹊拿嫒?,笑容变得十分的清冽。

    而清平侯夫人也是满脸的铁青&&,浑身更是颤抖了起来:“你&!你!你说什么&?此等事情没有证据你可不要胡言乱语&!”

    李未央说话的声音十分的清淡&,可是那其中的冷意却让人心中发寒:“我是说,温小姐和你一样,也和戏子来往得十分的密切&&,每隔七天便会去那庆春楼一趟,却不知道究竟是去找谁的&?夫人&,你说呢?”

    清平侯夫人‘唰’的一下,面色僵冷如死人一般&,她心中不禁深刻地怨恨起来,都是自己总是往戏院跑,才给温歌造成了坏的榜样。但是她知道&&,温歌虽然喜欢听戏,却绝对不敢做出什么逾矩的事情,看样子,对方是要用这种捕风捉影的传言逼自己就犯了&,然而她又有什么办法呢&?她所谓的证据是真的,对方也可以伪造出证据……到时候怕是两败俱伤的局面,她自己倒是无所谓&&&,若是温歌也牵扯进去,那可真是彻底的完了。想到这里,她不禁咬牙道:“好&&&&,我答应你&?&!?br />
    李未央微微一笑,你以为答应就完了吗?临安公主,我倒要看看&,你还能耍出什么猴戏来&!

    ------题外话------

    编辑:大家总是要求每章节都死人……好可怕

    小秦:只想看死人情节的&&,那就只看标题,哪天上面写着“xx之死”的章节再进来,别总是追问&&,也别总是叨叨,要知道,风太大&,我听不见啊

    编辑:==你还真是豁达

    小秦:额&,大家坚持要把此文当恐怖片来看&,我也木办法的……我会坚持信念&&,该死人就死人,不该死人的时候,你们打死我,我也要死扛到底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庶女有毒208》,方便以后阅读庶女有毒208 诡计败露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庶女有毒208并对庶女有毒208 诡计败露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庶女有毒208。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