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6 惠妃省亲

    此事过了不久*,便是郭惠妃回齐国公府省亲。在向越西皇帝禀报了省亲的事宜之后^,齐国公府终于迎回了郭惠妃。郭夫人亲自陪着惠妃进了门,只见到国公府的花园被一汪湖泊分成了内园和外园^,中间铺着美丽的花木和甬道,虽然没有明确的界限,内外却很分明。

    这是一个十分晴朗的天气*,郭惠妃走到凉亭*,不禁停了下来。郭夫人见她如此*,便吩咐人安排了果品**^,道:“咱们在这里先坐一坐吧^?!?br />
    凉亭不远处*,便是美丽的湖泊*,湖水在阳光下熠熠闪光**。李未央静静陪在一旁^^,只是微笑。郭惠妃看了一眼郭府的环境,心情显得十分的愉快^,笑道:“大嫂,记得我走的时候^,这园子就是这样^^,现在我回来^,它还是这样^,几乎都没有发生什么变化呢^^!”

    郭夫人微微一笑道:“园子虽然没有大变化*^*^,可是孩子们都长大了呢^,你走的时候还是个小姑娘^,可现在连静王殿下也是个英气逼人的青年了**?*^!?br />
    郭惠妃看了一眼坐在旁边英俊挺拔的静王元英,淡淡一笑道:“是啊^**,光阴如梭***,一眨眼的功夫**,我的鬓间已生出了华发^*^?*^*!?br />
    郭夫人却并不这样看**,只是轻声道:“只要能看到孩子平安的长大^,便是我们老一些^,操劳一些也是无所谓的*^,娘娘说是不是?”

    郭惠妃点了点头,看了一眼李未央^,心中不免想起曾在宫中听到的那些传言,她有心在此刻说几句^,但看在周围的人这么多,她便忍住了心中的话****,只是说道:“府中可还好吗?”

    郭夫人笑道:“公主听说您要回来^,可开心得不得了*,说是要亲自布置宴席^,呆会儿要给您一个惊喜呢**,这不^*,现在就拦着我不让你进内厅,不知在做些什么^*?!?br />
    郭惠妃笑了笑,总算明白为什么现在还没有见到陈留公主的原因,她心中十分的想念母亲*,可是陈留公主这样说了,她也只好继续在凉亭坐着*。郭夫人看出郭惠妃似乎有话要说*,她想了想,挥退了身后的婢女,这才轻声道:“娘娘^,你有什么话不妨直言^?!?br />
    惠妃没想到郭夫人这样的直接,便道:“我在宫中听说了郭平、郭腾两兄弟的事,还听闻清平侯夫人甚至上门大闹了一场^,可有此事*?”郭惠妃虽然人在宫中,可是耳目众多^,更何况清平侯夫人上门大闹的事情^^*,这附近怕不是没有人知道的。那清平侯夫人性子泼辣**^,个性更是嚣张,她从这里离开之后,便开始四处宣扬,说齐国公郭素是如何迫害自己的一双兄长^,又是如何怠慢她这个姐姐^,虽然众人都知道此事怪不得齐国公^**,可是日子久了^,难免生出些流言蜚语来*。

    郭夫人心头恼怒^,可是碍于对方是夫君的长姐,不能作为^*,听到郭惠妃主动提起这件事^^,她便叹了一口气道:“若是她能够像贵妃娘娘这样通情达理,事情也就好办的多了!”

    惠妃微微一笑道:“她和我并非同母所生^,当然不是一条心^^,只不过如此刁蛮无理*^^,也真是世所罕见了,希望母亲不要为她伤心才是?^!?br />
    郭夫人却不以为然道:“公主虽然面上没有说什么*,心里怎么会不伤心呢^?那是她一手带大的孩子,冲了进来连看都不看她一眼,一个劲儿的指责自己的弟弟^,也不想想当初是谁逼得我们无路可走^***,又是谁一心想要陷害我的嘉儿*,她这样是非不分,黑白颠倒*,我们又能说什么呢**,总不能去和一个泼妇计较**^^?!?br />
    郭惠妃点了点头道:“你能这样想是最好,其实^,清平侯夫人倒是不足为惧,我觉得临安公主才是个大麻烦^^!”

    郭夫人闻言^,轻轻地皱起了眉头,道:“前些日子^^,我听说临安公主特地进宫见裴皇后**,却不知道都说了些什么*,出宫的时候^,面色十分的难看,从那天开始,她就关闭了公主府的大门*,闭门不出了,也不知道背地里在打什么鬼主意*!”

    郭惠妃显然也为这件事情忧心忡忡^,道:“如今看来,这件事情怕是不能善了,你们还是要想一个万全之策才是**!”

    郭夫人为难道:“她毕竟是一国的公主^^^,再怎么过分*^,我们也得忍让着?!?br />
    郭惠妃却摇了摇头道:“不是你们忍让就能够解决*^,临安公主为了那个男人恬不知耻的跪在宫门口*,早已是人尽皆知的事情*,想也知道,她会怎么对付嘉儿了*,这些日子*^^^,嘉儿还是呆在府中不要出门,免得惹出什么祸事来?*^!?br />
    李未央闻言*,淡淡一笑道:“娘娘,怕是我即便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也是会有人找上门来*。再者说,清平侯夫人突然上门挑衅*^*,又在外面传播那些谣言,临安公主却一反常态闭门不出,这两人的行为实在是奇怪得很^,娘娘不这么觉得吗*^?”

    郭惠妃闻言却是一愣**,她和郭夫人对视一眼**,立刻就察觉了不同寻常之处*,她想了想道:“你是说……”

    此刻*^,一直坐在一旁没有说话的元英目光中含着一丝冷淡的笑,慢慢地道:“母妃^,嘉儿是说*,恐怕这临安公主已经和清平侯夫人结成了一线*,一个在暗,一个在明,一个在外*,一个在内^,都对咱们虎视眈眈?*^!?br />
    郭惠妃面上掠过一丝惊怒:“难不成他们还想怎样**^?要嘉儿去抵命吗*?*^!”

    元英看了李未央一眼^,微笑道:“恐怕的确如此**?*^!笨墒?,他从李未央的面上,却看不到丝毫的惊慌失措*。

    郭惠妃想了想,突然转过头看向郭夫人道:“若真是如此^,那温歌和澄儿的婚事,还是想法子推了吧*!?br />
    李未央听到这里,却是眉心一跳,同时看向了郭夫人^。

    郭夫人皱起了眉头,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却是没有说话,元英见到李未央一副惊讶的模样^**^,笑道:“怎么^^^?表妹还没有听说吗?其实清平侯的小姐**,和你三哥可是早有婚约在先的^*^?!?br />
    李未央听到这里也不免微微诧异:“噢**?真有此事吗^?母亲为什么没有向我提起呢?”

    郭夫人闻言叹了一口气道:“想当初你父亲在战场被那清平侯救了一命,温峥嵘便提出将他的女儿温歌,嫁给你三哥郭澄^,你父亲一时心软也就答应了,当初清平侯夫人也没有和咱们府上闹得那么僵^,原本是想两家结亲,化干戈为玉帛,却没有想到一步一步走到今天这个地步*,这个干戈实在不可能化解了^^,若是再娶了温家的女儿^*,恐怕……”

    郭夫人的脸上出现一丝阴云^,李未央很明白她的意思^,清平侯夫人对齐国公府恨到了极致^,若是她把女儿嫁进来*,恐怕郭府真是要永无宁日了!她想了想道:“母亲不必担心^,她如此憎恨咱们府上*,必定不会把女儿嫁过来的^?*!?br />
    郭夫人摇了摇头道:“你还不了解她*,她这个人最是刁钻无礼,认准的事情,是十头牛都拉不回来的*!她一共有三个女儿^*,每一个的婚事都是她一手做主**^,若是她铁了心把女儿嫁进来**^,必定有所图谋^^!娶一个儿媳妇*,一不小心,就要坏咱们九代人**!真是得不偿失!”

    李未央笑了,在越西的民间常常有人说:娶一个不贤的儿媳份儿会祸害人的九代^^,这话夸张了些^,倒也是可以理解的^。想也知道,如果温歌小姐进了门*,她必定帮着她娘兴风作浪**,郭府当然没有好日子过。

    元英笑道:“如果舅母不愿承认这门婚事,找个理由推却*,也不是不行呀*^!?br />
    郭惠妃轻声斥道:“你懂什么?这门婚事既然是两家早就定下的^,无缘无故退婚^^^,你将齐国公府置于何地呢^?清平侯虽然为人不错,却也不是那么容易说话的!更何况^,我那长姐**^,性子暴躁,冷酷无情^,又极为刁钻*,你若是无缘无故退了她女儿的婚事^^^,让她女儿无处可嫁,这不是仇上加仇吗*?”

    李未央听郭惠妃说到这里^,见到众人已是愁肠百结*,不由笑道:“母亲还是听听三哥的意思吧?!?br />
    郭夫人摇了摇手道:“你那个三哥啊^,一提起此事跑得比兔子还快^,可见是不愿意迎娶的*?^^!?br />
    李未央叹了一口气道:“也许温小姐没有你们想的那么坏,不会帮着清平侯夫人作恶^,毕竟嫁过来***,这郭府就是她日后的依靠了,若她真的是个聪明的女子**^,应当知道该怎么选择……”

    她的话说了一半^,却看到婢女迎了上来:“惠妃娘娘^*,夫人^^,公主殿下已经准备好了一切*,请娘娘就席?^!?br />
    郭惠妃和众人听到这里,便站了起来^,郭夫人拍了拍李未央的手道:“那些不高兴的事儿咱们就别提了*,今天咱们要开开心心的才行啊!彼底乓皇滞熳殴蒎?^^,一手拉着李未央便向内堂走去。元英微笑着,大步跟在了她们身后。

    内厅之上**,陈留公主早已布置了满满一桌子的菜色,郭惠妃看着满桌子的菜^,眼中泪光闪动,上前向陈留公主跪下道:“母亲*^!”

    陈留公主亲自将郭惠妃搀扶起来:“傻孩子*,快起来吧*^,我已经将你以前住的院子重新打理过了,可一定要留下来多住几日!”

    郭惠妃笑道:“我已经向陛下禀报*^,要在郭府小住几日^,母亲放心便是*?!?br />
    这时候郭惠妃的行装早就搬了过来^,陈留公主便吩咐身边得力的丫鬟去安顿好*,郭惠妃便扶着陈留公主^,听着她唠唠叨叨地吩咐些事情*^,母女二人共享天伦之乐^。郭夫人也站在一旁*,不时劝慰她们两句^。

    陈留公主坐在席上,只一双眼睛不断地看着自己的女儿**,眼睛里的泪光不禁要流出来*,她连忙擦去道:“我也有了些年纪^^,如今是太激动才会如此失态,你们不必管我^,好好吃饭就是?!?br />
    郭惠妃担心陈留公主太过激动*,忙道:“母亲*,我送你回去休息吧^*,不要为了女儿这样辛苦^?**!?br />
    陈留公主摇了摇头道:“我好不容易布置了这一桌菜,你要吃下,我心里才放心??^!”

    齐国公已经微笑起来*^^,道:“惠妃娘娘*,这些菜都是公主殿下亲自为您做的**^^!惫胰值芨切θ萋鎊,郭导道:“娘娘^*^,我也帮了忙?^?!”生怕别人不知道他一般。

    郭惠妃微微一愣*^,她没有想到*,陈留公主到了这个年纪,还亲自下厨为她做了这样一桌饭菜*。在宫中^,她享受的全是锦衣华服*,珍馐美食^^*?稍谀抢?,人心都是冷的^,东西再好^*,用起来也没有丝毫的快乐??墒窃诠襘*,一桌寻常的菜色,满座都是家人,她的心中才感觉到了欣慰*^*。她紧紧握住陈留公主的手,几乎要落下泪来:“母亲**^!女儿不孝*!不能常常侍奉左右^,共享天伦?!?br />
    陈留公主擦去了泪光^,轻轻地拍了拍她的手说:“傻孩子,瞧你说的这些话*^,会被孩子们笑话的!?br />
    元英笑道:“外祖母^,母妃这是高兴*^^,我可好久没见她如此开心了,再者*,这一家都是自己人,还怕话传出去吗*?”

    齐国公点了点头道:“静王说的是,母亲不必担心,有什么话直说就是了^,谁也不会笑话妹妹的*?!闭馐?,他已经不再称呼郭惠妃为娘娘,而是叫她“妹妹”足可见两人的感情十分要好。

    李未央看在眼里^,却是轻轻地叹了一口气^。二十年之中,郭惠妃一共回来三次,每一次只能住上短短三天*,这对于母女来说^,便是长久的分离^^。宫中的荣华富贵算得了什么呢^?能补偿这样的天伦之乐吗?她微笑着^*^^,亲自上去为郭惠妃布菜,郭惠妃看了她一眼*,微笑道:“嘉儿是个十分懂事的孩子,我真心羡慕大嫂?!?br />
    郭夫人笑了笑道:“我才要羡慕你^,有静王这样文武双全的儿子*,不像我那些皮猴一个比一个操心,实在是没法治**!”

    郭导叫了起来:“母亲!娘娘难得回来,你怎么能在她面前掀我们的短呢?”

    郭夫人瞪了他一眼道:“你们那些事情还用得着我宣扬吗*,娘娘早知道了*!?br />
    郭导摸了摸头道:“是吗?难道我玉树临风*,文武双全,才华横溢的名声^**,一直传到了宫里去吗*?”他一口气连说了三个形容词*,郭惠妃不禁笑了起来,道:“是??!谁不知道郭家的五公子是大都最聪明的少年呢*!”

    这一句话所有人都笑了起来^,满座的气氛变得十分的融洽和乐^。他们就像是一家人*,没有丝毫的身份隔阂,其乐融融^。

    这时候,李未央发现静王元英一直望着她*,她别过了眼睛*^,不去瞧他,对方的心思她实在是一清二楚*^,只不过她实在不愿做那静王妃*,也只好辜负了。

    用完饭^^,郭惠妃便重新回到了花园里^,此时陈留公主因为过于疲劳^,被强迫着去歇息了*,齐国公也早早去书房处理自己的公务^。只剩下郭夫人^,李未央,静王元英,还有郭家的三个兄弟在陪伴着贵妃娘娘*。

    静王元英看着李未央道:“听说嘉儿的琴弹得不错^,可否为我们奏一曲呢^?”

    李未央淡淡一笑*,她的琴技实在不怎么样*,不知道“弹得不错”这四个字,静王又是从何处听说的^?可是一转眼^,又看见郭家人都一脸期待地看向她*,她想了想,便不好拒绝^*,转头向赵月道:“取琴来吧^,”随后微微一笑道:“我弹得不好,还请各位见谅?!?br />
    郭澄拍了拍手掌心*,笑道:“来来来,我还是第一次听你弹曲子呢?!?br />
    很快*^*,便见到赵月捧着一尾琴来,李未央一手拂去琴上的尘埃,笑了笑道:“我已经有足足半年没有碰过琴了*^,琴技疏忽*,恐怕今天要贻笑大方了^?!?br />
    说着^^,她掀开了琴上的锦帕,轻轻弹奏了起来,元英静静地听着^,李未央的琴声动人心弦^,曲子正是最近大都流行的《寒江》**。虽然调子十分简单,弹奏的人也没有过高的技巧**,但是听起来却让人碧空如洗*,心旷神怡*,连心境也跟着开阔起来。

    其实弹琴并不在技巧**,而是在弹琴之人的心境*,元英希望通过琴音了解了李未央,了解了她这个人**^,只不过^,对方垂下的眸子里究竟在想什么^*,他却还是摸不清**^。

    郭导笑了起来^,他喜欢李未央的琴音,那音符如同她的人一样,总有一种动人心弦的魅力^。他起身,随意地取出自己心爱的长剑,修长的身躯在乐曲中骤然复活,闻曲而舞*。众人没想到他有如此雅兴**,不免拍手叫好。此时^,郭导的剑光璀灿夺目**^,有如后羿射落九日^^^,舞姿矫健敏捷*^,恰似天神驾龙飞翔**^,显然是兴致极高^。

    平日里^,郭导相貌虽然俊朗,个性也十分洒脱,可在三兄弟之中,他却总是插科打诨^,说笑取闹^,甚至章台走马^^,仿佛对一切都浑不在意**,可现在看来^,他一直在隐藏自己,尽量表现得平庸^。李未央望了他一眼^,微微一笑,手中的琴弦已然变快^^,郭导的剑便也舞动得更快,此刻^,他已不再是尊贵的国公府公子*,他只是一个物我两忘的人,他觉得李未央的琴音^,时而温柔如同爱人的抚摩,时而猛烈如同鞭子抽打**,那音符越来越急促^*,越过心头*,越飘越远,穿越云层*^,直至永不可再闻*。而此刻,他的剑势也仿佛雷霆万钧^*,令人屏息。

    直到一曲终了,郭导才猛然惊醒,他深吸一口气,平静地收起了长剑*^**,原本那仿佛江海凝聚的光彩,淡淡地从他身上消失了^。尽管他已经轻汗薄衣,呼吸潮湿,转头发现众人都怔住*,不由笑道:“怎么了^?”

    元英望着郭导*,微微觉得惊讶。李未央总有一种看透人心的魔力*,她的琴技虽然并不如何出众***,却仿佛勾出了郭导心中的狂放之气。不管平日里这个少年表现得多么慵懒^^,对世事多么的无所谓,他的内心深处**,都是渴望着摆脱一切的束缚,痛快淋漓地活着^。这一点*,恰好被李未央发现了吗……元英望向了对方^,目光越发深沉起来*。

    郭惠妃却并未注意到郭导*,而是陷入自己思绪之中*^,片刻琴声终止^^*,她喃喃地道:“嘉儿说她自己琴技不好,可我听着*,却觉得十分的欢喜,年轻的时候我也经常坐在这里抚琴^,只不过那时候大哥经常笑我^,说我不是这块料^^,还不如砸了琴,去学那长剑**,才是更适合我的东西**?^!?br />
    李未央闻言*,不禁抬眸看着对方,郭夫人笑着解释道:“你这位姑母啊,从小并不喜欢这琴棋书画^*^,反倒是对男孩子家的那些刀啊***,剑啊很感兴趣*^,为此当年还特意为她请了一位武师^,她练的像模像样的,不过这也是有好处的^,她如今身体康健,心境豁达,跟这些也是有关系^,嘉儿若是喜欢**,回头我也给你请一个武师^,让你好好练几招^^*,当是强身健体了?^^^!惫蒎蹦?**,不但爱武功*^,性情也是十分的活泼跳脱的*,而李未央^,就是太安静了**。

    李未央连连摆手道:“母亲不要拿我寻开心^,我都这个年纪还去学什么武功^^?^!你不是刻意让三位兄长笑话我吗!”学武讲究时间和天资^*,李未央知道自己并不具备这样的才能^*,所以她便直接拒绝了^,在她看来*,很多的技能并不在于多,而在于精,她最大的本事便是识人,至于武功**^,她身边有了赵月,武功她根本就不需要了。

    郭惠妃听到这里**,目光却变得深远^。不知道是否想起了过去的什么事情,面上笼罩出一种悲伤^,她慢慢道:“不学也好,女孩子家学那些舞刀弄枪的做什么*?我当初若是像嘉儿这样文静该有多好?*?!不整天胡思乱想的……也许现在早已经嫁了一个寻寻常常的人,过着普普通通的日子^,生儿育女^,也不用离开母亲这么久,离开亲人这么远了*^^?!?br />
    李未央听她这话说的有几分奇怪,不由看向了郭夫人*,却发现对方同样是愁眉深锁^,若有所思^。

    对面的元英和郭家的三个兄弟*,见到气氛不对,不由互相使了个眼色**。元英打岔道:“母妃*,今日你只是出来散心^,何必这么忧伤呢^^*,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你看今天的天气这样的好,身边又是亲人陪伴^*,不妨好好地欣赏,把这些都带回宫去,这样不是更好吗^^?”他说的带回宫去**,便是将这美好的记忆留下来。

    郭惠妃眼里含了一丝泪光,慢慢地点了点头道:“说的极是?!?br />
    郭夫人听到这里*,仿佛对郭惠妃的心事十分的了解*,她看着几个孩子,知道有些话不应该让他们听到*,便对郭澄道:“你带着静王殿下去参观一下园子吧*^^,嘉儿你也跟着一起去?!?br />
    众人闻言便知道,郭夫人是有些话要对惠妃娘娘说**,郭澄率先站了起来道:“走吧^*,咱们去逛园子去?!?br />
    其他人便都跟着站了起来^,李未央走出了凉亭^,又回头看了一眼。不知为什么,她总觉得郭惠妃心事重重,仿佛有什么难关过不去一般*。不过^,郭夫人又有什么话要单独跟惠妃娘娘说呢^?

    李未央是一个思虑心很重的人,她一边想着这些事,一边心不在焉,直到郭澄问她:“嘉儿^,我说的话,你都听见了吗?”

    李未央一怔*,抬起头来道:“三哥刚刚说了些什么?”

    郭澄不由失笑道:“敢情我在这里说了大半个时辰^^*,你一句也没有听进去?*?!”

    元英笑道:“从刚才走出凉亭开始**,嘉儿便一直想着自己的心事**,怕是没有时间来听咱们说话的*?^!笔率瞪?,他一直观察着李未央**,对她越是留意,越是搞不懂她究竟在想些什么*。

    李未央看了静王元英一眼^^*,淡淡地道:“你们刚才都在说些什么^,我是没有听见*^^,不过想必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若非如此,此刻三哥恐怕已经跳起来了?*!?br />
    郭澄苦恼地道:“怎么不重要?!事关我的终身大事^!”

    李未央笑道:“看样子^^,三哥也不想迎娶那温家的小姐?!?br />
    郭澄冷笑道:“人家都说女儿像娘*,她娘那个脾气,女儿也好不了哪里去^!我当然不愿意娶她*!?br />
    郭敦却在一旁哈哈大笑起来:“三哥你可得了吧*,小时候你和她感情十分的要好^*^,当我们都是傻子吗^?骗谁呢?^??”

    不料郭澄翻了个白眼道:“两家都是亲戚*,我和她原本又有婚约*,说是青梅竹马倒也不过分*,可是后来**,我渐渐的发现,她脾气越来越像那讨人厌的大姑母^,和小时候的天真烂漫完全判若两人,可是我几次想要退婚**,那边都不同意*^,清平侯说他的女儿没有失德^*,若是我们郭家无缘无故的悔婚*,他一定跑到陛下那里去评理!父亲听他这样说*,不敢因为一时的好恶毁了人家小姐的一生^,硬逼着我娶她呢!这两天清平侯夫人来闹了一场^,清平侯特意来道歉,可道歉就道歉^*,他倒好,反而趁机旧事重提,让我今年就迎娶温歌*!”

    李未央闻言笑了笑:“齐国公府和清平侯夫人芥蒂已深^,对方却巴巴的把女儿嫁过来^,其心思确实值得怀疑!”她笑了笑道:“三哥果真十分讨厌她吗^?”

    郭澄叹了一口气,目光投向不远处的花丛*,默默地道:“我并不是冷酷无情的人,若她只是个普普通通的少女,娶回来便也没什么关系*,她相貌气质的确都是百里挑一^*^,又是琴棋书画样样皆通,可以说是一个典型的名门淑女^,只不过*,我隐约在她的身上看到了大姑母的影子*。有一次*,我故意引她发怒,她却依然含笑而对,于是,我借故离开**,又悄然回头去瞧^,却发现她摔碎了满屋子的瓷器,还将一个婢女活活鞭挞致死*??杉?,她是将对我发不出来的怒火^,发泄到了他人的身上^,这样的一个女子*^^,我能娶她进门吗^?我不是那些会迁怒的人,也不会把姑母犯的错^^,怪罪到她的身上,但我希望娶一个相夫教子的好姑娘^,她的确美丽出众*,才华过人^*^,可我要的并不是这样的女子*?^!?br />
    李未央闻言*,淡淡地笑了*,郭澄虽然表面洒脱不羁*,心里却和其他的男子一样,希望娶一个相濡以沫的好妻子*^,成亲之后为他侍奉父母,而他则可以去实现自己的志愿^^^^,为国效命。眼下看来,温歌小姐虽然美丽大方,可内心却是一个狭隘的人*。难怪郭澄不愿意迎娶她了**^,但是这门婚事早已是说准了的^,郭家无缘无故退婚,影响了温歌小姐的前途^,清平侯夫人怎么会善罢甘休呢^?这件事情不管闹到哪里去^,都是郭家没道理^**,所以向来重视名声的齐国公才会坚持要求郭澄迎娶温歌^*^。

    郭导一直默默地站在旁边**^,闻言叹了一口气道:“三哥要的*,不过是个能够持家的好姑娘,可是那温小姐,却是个整日只知道打扮得花枝招展*^*,弹琴唱歌的才女,这样的女子娶进家门,再加上两家的嫌隙已深,恐怕又要永世不得安宁了*!”

    李未央微笑地道:“其实这件事情并不难办,只看三哥能不能狠下心肠来^!?br />
    郭澄一听*,不由起了精神,看向李未央道:“我就知道你一定有好主意^*!快说来听听^!”

    李未央瞧了他一眼^^,摇了摇头道:“虽然是个好法子^^*,却有点阴损,怕是伤阴鸷^,三哥还是老老实实娶了温小姐,不要多问的好*?*!?br />
    郭澄不由恼怒道:“你少装了^!还不老实的告诉我^!不是引我发急吗**?”

    郭敦却是不信:“妹妹,你虽然聪明*^,但这婚事早已是板上钉钉*^,决计推脱不了的^*,你还能有什么好办法吗?”

    静王元英默默地看着李未央*,笑容变得更深了些*,他也很想知道她究竟有些什么主意*。

    李未央慢慢地道:“你大可以向温家提出*,早已经有了心爱之人*^,必定要娶她为妻*。当然^^*,温小姐这门婚事你也不会推脱^^?^!?br />
    此言一出*,众人面上都是一愣。郭澄道:“娶两个妻子*?你疯了不成?我若是这样说*^,岂不是叫父亲气死了不成*?!”

    李未央失笑道:“父亲不过是担心面上过不去,你若是和他好好说明娶妻娶贤的道理,他不会不明白,再者说他心中未必真的喜欢那温家的小姐*,不过是没有台阶下来*,你若有了意中人,又是门当户对*,感情十分要好*,他怎么也不能棒打鸳鸯?*!?br />
    元英看了看李未央一眼^,慢慢地道:“那若是温家恼怒了呢^^?”

    李未央叹了口气道:“若是他们真的恼怒,一下子退了婚^*,正好合了三哥的心意^^*,若他们坚持要把女儿嫁了过来,她也讨不到什么好处。到时候三哥娶了喜欢的姑娘,专宠她一人^**,父母亲又偏爱于她,只怕性子高傲的温小姐^^^,就会提出和离了*?*^!贝庸蔚拿枋?,李未央便猜到那温小姐高傲的性情*,她会容忍跟别人同时进门才怪*,肯定会主动提出退婚。

    郭敦最为憨厚*,听到这里不免说:“这招太阴狠**,只怕实在是伤人呐*?!?br />
    李未央淡淡一笑道:“伤人是伤人^,可却是最好的法子,三哥这要看你自己的选择了^^^^,是娶了一个母老虎进门^?还是先斩了她的爪子在说呢*?”

    郭澄想了想道:“只是能让父亲首肯*,又是名门淑女,只怕这不好找吧^^,就算找到了^^,人家也得同意嫁给我才行啊^*,谁愿意还没进门就多个人来争抢呢^?”

    李未央微微一笑道:“如果另外一个小姐的身份超过了温小姐^^,那就只能委屈温小姐做平妻,所以你这位未来的心上人身份^,地位只可比她高^,绝不能比她低**,门第绝对要比她贵,不能比她贱*,三哥^,你可明白了吗?”她并不想拆人姻缘^,只是目前这状况*,必须找借口拖一拖这婚事,更重要的是……时局需要,所以,三哥^,只好对不住你了^。

    元英望着李未央,却是冷笑了一声*。这丫头分明在坑郭澄,要知道,郭家这等豪门贵族之家,怎么可能同意儿子做这种事呢,分明是背弃前盟*^!只怕郭澄真的提出来,齐国公非得大怒不可。再者^,清平侯夫人那么厉害,绝对不会知难而退,怕是非得做出点事情不可^!李未央这样做*,一则是想要把水搅浑^*,二则是为了刺激清平侯夫人。元英眼睛一转**,便已经知道李未央的图谋了。

    郭澄原本是顶聪明不过的人^*^,只是这回也是当局者迷,郭敦憨厚,也没有想到这么多^,唯独郭导微微含笑看着这一幕,望着李未央的目光变深了*。

    郭澄听到这里,心中顿时纳闷*。他到哪里去找一个这样尽善尽美*^,又与他情投意合的未婚妻呢?

    李未央笑了笑道:“怎么没有呢**?三哥你好好的想一想,就会知道有一位名门淑女可一直在等着你呢*!”

    郭澄听到这里,更是完全愣在了那里*,他怎么不知道谁家的姑娘青睐于他呢*^^?

    郭导最聪明^,眼睛珠子转了转^^,突然笑出了声^,快活地道:“嘉儿啊嘉儿,你可真是狡猾*^!我知道你和韩琳感情好*,你也不用拐着弯的帮她说好话吧^^,三哥对她可是兄妹的情谊??^!”

    韩琳**?郭澄一听,顿时明白过来^^,韩琳便是他三姑母郭真的女儿^,说起来^,韩琳的身份的确很高,是英国公府的小姐,又是性情温柔^,相貌美丽,的确称得上是名门淑女**。再来,一个是英国公,一个是清平侯,自然是英国公更胜一筹的**。

    他想了想*,不由道:“只是韩琳表妹^,向来不曾吐露过她的心意,我怎么知道她是否愿意嫁给我呢^^?”

    李未央叹了口气道:“平日里这么机灵的一个人^,就看不出韩琳表姐一直十分的喜欢你吗?她听说你要娶那温家的小姐*,三天三夜在家里不吃不喝,伤心的很哪!若非如此*,姑母又怎么会求到我这里来^^**?”

    “英国公夫人找了你**?”元英不由失笑道:“她还真是找对了人*^,你的确是郭家最有办法的一个人*?!?br />
    李未央看了元英一眼,冷淡地道:“我不过是出了个主意,愿意不愿意还要看三哥的意思*?!彼低晁砭鸵?*^。

    郭澄急了,急忙拉住她道:“愿意^!怎么不愿意^^?韩琳再怎么样也比那温歌强的多吧***?!?br />
    李未央似笑非笑道:“韩琳的性情*^,你我都是了解的^*,她是个温柔的人,也是个善良的姑娘,对你又是一往情深,她若是嫁进来,咱们家自然和睦^,相反,那温小姐从来与咱们是不来往的^**,又加上她母亲的那一茬……我想,三哥只要不是傻子^,都知道如何做抉择,只是,你既然决定了要娶韩小姐^*,就要明白,做出决定***^,就等于做出了承诺,娶了她^^,就要好好地爱护她^,不能说是为了躲避温歌才去娶韩琳,这是伤了表姐的心癪*?!”

    郭澄再三想了想**,点点头道:“我明白你的意思,这样吧^**,我会和韩琳好好地谈一谈*,她若是愿意下嫁于我^^,我会好好地爱护她^,绝不会辜负你的一片心意就是?^^!?br />
    李未央笑了笑道:“三哥能这样想便是最好的,这桩婚事^^,无论是从那个方面来想,对郭家都是最好的*!?br />
    听李未央这样说,郭敦和郭导都纷纷地点头***^,赞同道:“对^*^^!韩琳才是最适合的人选*,这样一来清平侯也不好多说什么,只好乖乖的退婚了?*^!?br />
    李未央冷笑一声道:“乖乖的退婚嘛,倒也未必^,只是他的女儿如此的骄傲^,断不想嫁进来做平妻的^^,但若是做正妻,她的身份又远远及不上韩琳,这样一来她就不得不退避三舍了,婚约自然解除*^,自然没有什么退不退的说法*^,谁也不会对不起谁^!?br />
    元英冷笑一声道:“嘉儿*,你可真是会盘算,踩了别人一脚^*,还让别人无话可说?!?br />
    李未央看了他一眼*^,心里默默地道:你明明看穿了一切^,还配合我演戏*,心机也是深沉^^^^。她淡淡一笑道:“所以这件事就告诉我们,生了女儿也要好好教导才是,切莫把凶狠的名声传了出去^,这样就很难嫁出去了^^?**!?br />
    元英一怔^,随后故意瞧了她一眼*,面上却是似笑非笑*。李未央突然明白过来,元英的意思十分明显,她叹了口气道:“是啊^^*^,我的恶名到也传播在外了^^,横竖我既不想进宫做妃子,也不想嫁给什么皇子*,我只要快快活活过自己的日子,也便罢了***!?br />
    元英没想到她竟然说出这样的话来,当即面色一变*。李未央却已经把目光投向不远处,看向了那边的凉亭。

    那边,郭夫人不知道说了什么^^,只见郭惠妃擦了擦眼泪。李未央远远地看着只觉得十分的奇怪^。一旁的元英淡淡地道:“你在想什么?”

    李未央面上带^*,转过头来道:“静王殿下^^,不想知道我母亲在和惠妃娘娘谈论些什么吗^*?”

    元英微微一笑道:“横竖是不想你我知道的事情^?!?br />
    李未央的笑容微微凝滞在了脸上,身边的郭澄不禁拉了她一把道:“好了^**^,好了*,你快去告诉韩琳^*,我愿意娶她,让她来与我详谈就是^^!?br />
    李未央扭头道:“何必这么着急*^?明日惠妃娘娘要举办一场宴会,英国公夫人和韩琳表姐自然是要来的**,到时候我名正言顺的给她提一下,不就可以了吗**^^?你让我现在贸贸然去找人家^,岂不是把她吓了一跳*?”她话是这样说^,心中却是想道:那韩琳在家中不吃不喝,还不知道被糟蹋成了什么样子*!还是赶紧送一封信去安慰一番^,告诉她这个好消息*^^,让她好好打扮一下,明天也好来见心爱的人。

    静王元英在一旁瞧着李未央^^,心头不免笑了^。在他看来**^*,这李未央和郭家的人十分的相似:都十分的护短*,对于讨厌的人十分冷酷无情^^,而对于她喜好的人却亲善得很^*。李未央一方面是为了激怒清平侯夫人好让对方露出马脚*^,另外一方面^*,却是为了成全韩琳*^。一旦事情闹起来,齐国公必定要在英国公府和清平侯之间做出选择*^,想也知道*^,名声没有里子重要*,他必定会放下脸面^,答应韩琳和郭澄的婚事。只是^,韩琳与李未央没有半点关系^,她却要为对方筹谋*,可见心思其实极软**,表面上还要装的那样强硬。现在他真是搞不懂,这李未央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女子?想到这里*,他淡淡地一笑道:“我该回去了^,告辞^*?!?br />
    李未央看了他一眼*,不禁扬眉:“静王殿下请便*?!?br />
    静王元英微微一笑道^^,向其他人一拱手,转身向凉亭走去。

    李未央看着他的身影,心中更加的疑惑^,不知道为什么*,她的心中隐隐有了些不太好的预感^*^。她的目光再一次的投向了凉亭。

    那边隐隐约约传来对话**,静王元英道:“母妃你怎么了^?”

    郭惠妃连忙擦了擦眼睛^*^,道:“不小心被沙子迷了眼睛,无事,无事**^?!?br />
    郭夫人笑着道:“你母妃只是想起了小时候的一些趣事,不要紧的*?*!比聪袷窃谘谑涡┦裁?。

    李未央远远地看着这一幕,陷入了深深的沉默之中,她觉得郭夫人和郭惠妃一定在隐藏些什么*,而这件事必然是十分的机密,会是自己和静王的婚事吗*?不,她已经向母亲表明了心意,她是不会勉强的。仿佛一切都指向明天*,明天究竟会发生些什么事情呢?

    ------题外话------

    编辑:看渣妹们^^,刷屏太可怕了,我看一眼评论区^,以为你把女主给宰掉了

    小秦:(⊙o⊙)…我觉得**,一一回复是个大工程,会shi人的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庶女有毒206》,方便以后阅读庶女有毒206 惠妃省亲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庶女有毒206并对庶女有毒206 惠妃省亲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庶女有毒206。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