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5 魑魅魍魉

    临安公主在家中正等着别人护送蒋南归来**,然而左等右等**,却都见不到心爱之人的踪影。到了黄昏时分^^,一辆四轮马车悄悄装着一个很大的箱子^&&,马车停在临安公主府的后门*^,驾车的人丢下一个大箱子便走*^。

    守门人见到这一幕十分惊讶^,却见到那黑漆木的大箱子上贴着封条,只写着六个大字:临安公主亲启。很快**,这个箱子被送到了公主府的客厅,临安公主听闻护卫的禀告*,心烦意乱地站了起来*,走到箱子面前&*,冷声地道:“什么人送来的*?”

    护卫低下头道:“回禀公主^,奴才们去查看的时候,那送箱子的人已经走了?^!?br />
    临安公主的目光落在了那箱子上&*,因为心情不好,她只以为是谁家送来的礼物&,便随口道:“打开吧?*&!?br />
    护卫早已习惯了这种场景,大都之中多得是达官贵人来讨好公主的&,所以他们想也没想^^,就上前打开了箱子。谁知就在箱门打开的那一刹那,所有人都惊奇的瞪大了眼睛!不*,与其说是惊奇*&,还不如说是惊恐!负责开箱的护卫“啊”的一声,倒退了两步*!

    临安公主恼怒地看了他一眼道:“干什么???”随后她的目光才移到了那箱子*,紧接着*,她的脸色刷的一下变了,变得苍白如纸。她下意识地颤抖道:“蒋&^、蒋南&*!”她快步地跑了上去,一把抓住那箱子,尽管箱中人早已支离破碎&,伤痕累累^,可凭着那张熟悉的脸&,她还是一眼就认出了蒋南&。

    她的手颤抖着,抚摸着箱中人的头颅&^。那令她迷醉的脸上此刻布满了野兽的爪痕,十分的可怖*。她却像浑然感觉不到似的,将蒋南的头抱在自己的怀中*,突然放声大哭。

    周围的护卫看到这一幕&&,都露出恐惧的神情*^。他们跟随临安公主已久*,早知道她的个性&,从未见到过她为一个人如此的伤心!不免齐齐跪下:“公主节哀^!”不想临安公主却猛地抬起头来,厉声道:“竟然把这样的箱子送到我的跟前来&,你们这些蠢材!”随即^,她的声音变得无比的酷寒:“把抬箱子的四个护卫全部拖下去砍了!”毫无一丝感情*。

    那抬箱子的四个人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就已经被其他人拖了下去*^。

    临安公主望着蒋南的头颅,一字字的咬牙道:“李未央!一定是你*!是你杀了我最心爱的人^!”她豁然起身^,却依旧将那头颅爱恋地捧在怀里,低声地道:“我一定会为你报仇的&,你放心吧^?!?br />
    如同情人一般的低语,让她身边伺候的几个婢女浑身颤抖起来*。

    临安公主一个眼波横来:“去准备马车&*,我要立刻进宫^&!”

    婢女们瑟瑟发抖地道:“是*^!”

    不过小半个时辰*,临安公主便进了宫^。然而皇帝不肯见她&,裴皇后也不肯见她*。但这一回她像是铁了心^,“扑通”一声,就跪倒在裴后的寝宫门前^*。裴后身边的宫女低声劝道:“皇后娘娘身体不适&,不能见客&^,您还是先回去吧^!?br />
    临安公主头也不抬地道:“我就跪在这里,什么时候母后肯见我了,我再进去&*,否则我绝不离开!”

    宫女们面面相觑,却谁也不敢来劝她,恭敬地退了下去^*,只站在走廊上默默地看着这位骄傲的公主*。临安公主的身体跪得笔直&,在烈日之下,她的神情仿佛冰雪一样寒冷,嘴角紧紧地抿着*,眼神之中藏着无尽的恨意,她的眼睛一直死死盯着裴后宫中的大门。一个时辰,两个时辰&,三个时辰……四个时辰之后^,裴皇后终于有消息传来:让临安公主进去^。

    临安公主站了起来*,却发现自己的腿脚早已发麻发软&,根本支撑不住&。旁边的宫女连忙上前搀扶她*&,她却一把挥开^,气势汹汹地闯了进去。

    裴皇后斜卧在美人榻上&&,穿着紫色的宫衫&,美丽的缎裙&,像是头疼病犯了^,精神恹恹的&,旁边的宫女垂手而立^,几乎连大气也不敢喘一口。

    临安公主扑通一下跪倒在裴皇后的面前:“母后!请你为我复仇&!”

    裴皇后冷冷地看了她一眼道:“临安*!你到现在还不知道自己犯了什么错吗?*??”

    临安公主咬牙:“女儿没有错!我只是想要?*;の易约盒陌娜?^!母后不想帮我也就算了*,难道现在连为我复仇都不肯吗^*?”

    裴皇后冰凉的眼神在临安公主的脸上拂过&,却还是淡淡的:“我早跟你说过,技不如人&&,就要输得心服口服,偏偏你却不信^&,还为了一个小小的男宠不惜得罪整个郭家!你不用再哀求了,不管你怎么说&^*,我都不会为你复仇的!因为现在还不到时机,贸然动手&,只会给郭家可乘之机,反倒连累了你的兄长,得不偿失^!”

    临安公主咬住了嘴唇^&,突然大声地道:“母后为何你这样的偏心??*?我也是你的女儿!可是这么多年来^^,你只一心记得雍文太子^*,记得安国公主*^!我有哪里不如他们*?难道我不是你亲生的!我是抱养来的吗*^?”

    裴皇后勃然色变,扬手就给了临安公主一记耳光:“临安^!胡说八道些什么?^??”裴皇后素来十分矜持,虽然十分狠毒^&^,却从来不曾亲自动过手^,她如今给了临安公主一个耳光**,已经是气到了极点*,连声音都变了调。

    临安公主向来是恐惧裴皇后的&,可她现在仿佛豁出去了一样,声音冷淡道:“母后何必这样恼怒,因为我说中了你的心事吗^?因为大哥是长子*^,小妹天生就会讨你欢心^,所以向来你就护着他们,可我也是你的女儿?^?!为什么你不珍惜我,甚至要任由外人欺负我*?”

    裴皇后的指甲十分尖利*,上面镶嵌的宝石划破了临安公主的脸,一颗血珠从临安公主的眼睑滑出^,一直滴落到下巴的位置^*,看起来仿佛一道血泪&&,十分的可怖&。裴皇后说不出话了*,她第一次觉得哑然。的确*,临安公主说的没有错&,雍文太子是个男孩子*^,所以她所有的心思都扑在了他的身上^。而安国公主天生是一个石女&&,裴皇后觉得愧对于她,对她更是十分的放纵。只有临安公主&*,只有她,裴皇后总是漫不经心的。不知道为什么*,她一直都不太喜欢这个女儿&,哪怕在三个孩子当中她是最敬重自己^,最听自己话的*,也是一样&。

    裴皇后最见不得她唯唯诺诺的样子&^,天长日久也就逐渐疏远了^,可是如今见她满脸怨恨&,一身愤怒地跪在自己面前&,裴皇后惊觉对方眼中的绝望是那样的凄厉,显然已经被逼到了极处。

    裴皇后默然良久*,叹了一口气道:“这些年来,或许我对你是有疏忽,但我给你的荣宠还不够吗?那一日你却为了蒋南跪在宫门口求情,为了一个男宠连自己的脸面都不要*^,我恨不得千刀万剐了你&^!你是堂堂的公主殿下,却如此自甘堕落^,你对得起我栽培你的苦心吗^?”

    临安公主脸上的血泪流得更盛**,眼中却是没有一丝的动容:“母后&,你说到底,就是轻视我,就是畏惧郭家&,你不肯为我复仇*,那我就自己去!”说着她猛地站了起来&,转身就走。

    “站?^?!”裴皇后厉声地道,她仿佛是气极了^,抓住了美人榻的边缘&,用力的连指节都隐隐发白&!

    临安公主站住脚步,身形却是一动不动^,显然她不欲回头,除非裴皇后答应为她复仇。这时候^&,外头有人回禀道:“皇后娘娘*,太子殿下来了^?^!?br />
    这声音打断了裴皇后即将喷涌的怒火,裴皇后冷声道:“叫他进来^?!?br />
    雍文太子很快进了殿,见到殿中的情景&&,便已经明白了一切*^,他微微一笑,淡淡地道:“临安,你又来骚扰母后吗^?”

    临安公主望着她的兄长,冷冷地道:“今天黄昏时分^,有个人送了一个箱子到我的府上*,箱子里装着蒋南的尸体&,而且被野兽啃得四分五裂&*,十分的凄惨,你说这不是毫无遮掩的羞辱又是什么&?!你们口口声声说要我注意公主的的身份,可当别人扬手给了我一个耳光的时候*,我要这身份又有什么用??&?当我心爱的男人就这样被人杀了的时候&,我这个公主还有什么存在的必要呢???”

    雍文太子面色微微一变*^,他扬眉道:“有人杀了蒋南&**?还送到你的府上^?”

    事实上,临安公主偷偷计划救出蒋南&,并用死囚替换的事情,雍文太子心中是有数的。只不过他觉得这个妹妹对蒋南如此执着^&,索性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这样放走了他^,谁知中途竟然出了这档子事。他想到这里&,不免叹息了一声道:“这也是他的命数^,怪不得别人^,若不是他先出这样的损招在先,又何至于被人冤枉^,你就不必为他担心了,母后说得对*,若是贸贸然对郭家动手&,反倒于我们不利,你就不要为难她了&?!?br />
    临安公主面色越来越白*,额角隐隐的脉络显出一丝青筋&&,连呼出的气息都是颤抖的:“大哥,从小到大*,我什么都听你的,听母后的&,可现在我落到了什么地步&?^?我的婚姻*^,我的丈夫^,我都不喜欢**!一切都是为了你的皇位铺路^,现在我好不容易得到了一个喜欢的人*,他却这样断送了性命**!你说我甘不甘心&&!若是有一天,别人夺了你的皇位你可情愿**?!你可愿意忍&?!”

    雍文太子微微一愣^^,随即落下高高挑起的眉梢^&,若有若无的^,反倒轻声笑了笑道:“临安啊*,你终究还是个傻子,难道你看不出来^^^,从一开始^,这出局就已经错了吗*?”

    临安公主愣了愣,看着雍文太子*&,面上露出一丝疑惑。

    雍文太子冷淡地道:“你一直说这件事是李未央所做&,不错!我承认这一点*,但此人的可怕之处不在于她的心计和手段&,而在于她笼络人心的能力,难道那一天的情景&^,你还没有看到**?郭家三兄弟^&,静王,还有那旭王,全都站到了李未央的一边*&!她入大都不久,就这么快聚集了三方势力&&,这样的人你能轻易去动她吗,不是我们不想帮你,只是为了这样一件事情&*,为了一个区区的蒋南&^,就坏了大局&^&,实在是得不偿失?&?*!若是你愿意等,不消三五年我便可以将李未央的头颅亲手送到你手上&!到时候,你要怎么对付她都由得你?!?br />
    临安公主嗤笑一声道:“三年五载?*!大哥,怕我还没有等到那个时候,就已经被那头厉兽咬得骨头都不剩了&!”

    雍文太子见她始终都不听劝说^,不由面上多了一丝恼怒道:“那你又想这样^?让裴家明刀真枪的和郭家战斗*^?怎么多年都过去了*,彼此按兵不动^,你以为真的是因为我和母后惧怕他们郭家吗*&*?”

    临安公主冷笑一声道:“你们惧怕的不是郭家,也不是陈家&,你们惧怕的是父皇!”

    裴后面色完全的变了&,在这一瞬间*^,她的脸色竟然僵如一张死人的脸&,十分的可怕!窗外晚间的雾气越来越浓*^,影影约约在窗纱之中透出一丝光亮,使得整个大殿更加的朦胧&^。就在所有人都以为裴皇后即将大发雷霆的时候&,却听到她淡淡地叹息了一声道:“临安,该说的我们都已经说了,听不听都是你自己的事情^^,我这些年也确实对你忽略了^,若是你愿意*,今后我会好好地补偿你&!?br />
    她的声音蓄意变得柔和^*,却让临安公主的身上变得一阵的阴寒。她回过头看着裴皇后的眼睛&*,心头在这一瞬间变得寒冷。她太了解裴皇后了^^,她不是一个慈爱的母亲,也不是轻易妥协的人^^。她这样说^,完全是为了安抚自己。因为临安从那双冰冷的眼中看不到一丝母女的亲情&*!从始至终,她的眼里就只有大哥和小妹!

    临安公主冷冷地笑了一声,语调越是哀伤的:“母后^,既然你不肯为临安复仇,那么我就此拜别了^!彼底潘谷还虻乖谂峄屎竺媲?,满面的泪水。

    裴皇后并没有扶起她^,只是定定地看着*。那双细长白皙的手指有意无意地握紧:“临安,你这是什么意思*?”

    临安公主抿了抿唇^,淡淡一笑道:“不管那郭家是多么的强大,李未央又是多么的厉害^*,我都不管&,我要她的性命^!一刻也无法忍耐了^!不管此事的结果是什么*,我都不会怪罪母后和大哥的?^!?br />
    裴皇后抿了抿唇,嘴角出现了一丝上挑的纹路&^,仿佛是冷笑:“你去吧^&?!?br />
    雍文太子赶紧搀起了她:“母后*&,你怎么能答应临安呢???你听听她说的都是些什么&!”

    裴皇后却挥了挥手,似乎有了一丝疲惫:“让她去吧^^^?!?br />
    临安公主最后看了她一眼^,挥开了雍文太子的手&,转头便出了宫殿*。

    雍文太子看着她的背影^,心头掠过一丝阴影&,随后他看向了裴皇后:“母后&,你怎么能这样纵容她呢&?若是她闯出了什么祸事&,这可怎么办?^&?^?”

    裴皇后冷冷地一笑道:“你当她真的是傻瓜吗^?”

    雍文太子疑惑:“不知母后的意思是?”

    裴皇后叹了一口气道:“她刚才是在故意激怒你我&,看得不到效果&,便又用了哀兵之计^,难道你看不出来&?”

    雍文太子毕竟是个极端聪明的人&,很快就反应了过来*。是!刚刚临安所言字字句句戳人心扉,看似没有章法&,实则是在刺激裴皇后和自己*^。但凡有一点血性和愤怒,就会被她所刺激*&,替她行动^&。雍文太子的额头上出现了一点冷汗,他叹了口气道:“若非母后提醒,我怕是要上了临安这丫头的当了&&?*!?br />
    裴皇后淡淡一笑道:“她不过是最后一搏而已&,既然这一博不成*,你我都不为她出手&,她自然要自己去了^?*!?br />
    雍文太子面上拂过一丝担心,慢慢地道:“若她真的做出什么错事,反倒连累了我啊*,母后为何不阻止她?&??”

    裴皇后摇了摇头道:“临安的个性虽然看起来骄纵任性&^,却还不是完全没有脑子*&,她如此决绝,想必是已经有了好的法子?*!?br />
    雍文太子看着裴皇后^^^,心头却掠过一丝冷意*&,临安说的没有错&&,这个母亲十分的冷酷。不单是对待临安公主,哪怕是对待自己&^,这些年来也没有多少的温情&。没错^,裴皇后确实是很重视自己这个儿子,悉心教导&,认真栽培*。但他隐隐觉得裴皇后所为&,不过是为了培养一个称职合格的太子——能够把太子之位牢牢握在手心里&^。裴皇后本身对他并没有多少感情,甚至于他在这个母亲的脸上找不到一丝的温柔、同情和怜悯*。当她谈起临安公主的时候,她只是分析着临安公主的情态^&,看着她绝望**,看着她疯狂^,甚至没有伸出援手的打算!

    这样的母亲*,如此的冷漠、如此的无情&!便是雍文太子这样的人,也不禁感到心寒如水*,他看着临安远去的背影,叹一口气&,临安啊,不是我不想帮你*,只是我终究是无法啊,若是让我牺牲了皇位就为了一个男宠报仇*&,这简直是太可笑了!所以^,皇兄只能对你说一声抱歉了^。想到这里,他转头看着裴皇后道:“母后^,临安虽然莽撞了些**,但她说的话也没有错^,我们的确应该小心李未央这个人,她实在过于狡猾&,也实在心狠手辣,不留一丝余地?!?br />
    裴皇后微微地一笑道:“李未央不过是个女子^,她再厉害&,所用的手段,也不过就是那些,你需要考虑的并不是她,而是静王元英&!”

    雍文太子有些疑惑:“静王*?他又能怎样^?”

    裴皇后笑了笑^^,温和地道:“难道经过这次的事情^,你还看不出来吗^?”

    雍文太子越发的困惑^,他说道:“此事是蒋南和郭平勾结起来*,陷害李未央^^,结果被她反咬一口^^,或许郭家的那三个兄弟也参与此事,这其中难道还有其他我看不明白的事情吗^*?”

    裴皇后微微一笑道:“凡事不能只看表面^,从现在看来李未央和郭家那三个兄弟*&,或是大获全胜,可事实上真正得益的人却不是他们*^,而是静王元英啊&?!?br />
    对^,这一次得益的人确实是静王元英!郭平和齐国公府的争斗早已有之&,这一个顽疾牢牢地跗在齐国公之上^^,始终无法铲除**,有郭平在一日,齐国公的爵位永远有人觊觎^,永远都有人在背后戳他脊梁骨。众人提起郭平虽然不齿,若真论起名正言顺起来,这爵位到底不该轮到郭素?&?!如今元英除掉了郭平,又除掉了郭藤&,这爵位自然属于齐国公的。他帮助了郭素坐稳了齐国公府的位置&*,郭素虽然嘴上不说^,心中毕竟是要领情的^*,这样一来^,郭府就更加忠心耿耿支持他静王元英了^*。在此事之中&*,那元英恐怕才是坐收渔翁之利*^。

    雍文太子这样一想,目光一闪道:“我是当局者迷了,我以为自己的地位稳如泰山^,其实却危如累卵,这些年来*,静王元英一直默默无闻&,从不肯引人注意*&,现在看来*^,他根本是觊觎我的太子之位**!”

    裴皇后笑了笑道:“是??!抢这个位子的人实在太多了*&,所以你要好好地想一想该怎么样*,才能将这些人一一铲除*?!?br />
    雍文太子低下了眼睑道:“母后放心^,儿臣心中有数就行了**?&!?br />
    此时的郭府*,却并不像雍文太子所以为的那样欢天喜地*,郭家的三个兄弟一溜地跪在地上&。从郭平府上回来*,齐国公便令他们如此*,自己一言不发的就回了书房。期间郭夫人派人来劝&,可惜齐国公丝毫都不肯原谅,非要儿子们就这么跪在地上。

    李未央远远地看着^&,叹了一口气*,郭夫人走到她的身边,慢慢地道:“嘉儿*,你可知道你父亲为何生气^?”

    李未央只是微笑道:“嘉儿以为,父亲是觉得我和三个哥哥算计了大伯父,害得他家满门抄斩*,断绝了亲情*,父亲才会怪罪下来?!?br />
    郭夫人叹了口气道:“这一回**^,你们四个人闯的祸也太大了^^!怎么能不和我商量&,便做出这种事呢?”从郭府回来*,郭夫人便已经明白过来^,她想起了当时郭导和赵月的神情*&,又想起了李未央当时所说的话,很快便明白过来^。原来这一切不过是一出苦肉计*&,故意让人上当&!看样子&,李未央是早已察觉到了对方的行动&,借机下手^,一举铲除了郭平&&。

    李未央看着自己的母亲&,慢慢地道:“娘,你是觉得我的手段过于阴狠残酷了吗*?”

    郭夫人不知道说什么好*^,她看着那边跪着的三个儿子,又看看眼前温柔美丽的女儿&,柔声道:“其实我对郭平的憎恶之心不在你们之下^,若有机会我也绝不会绕了他,只不过你父亲他……”

    李未央笑了笑道:“只不过&,父亲依旧对他们心怀仁慈^,顾念着手足之情不肯下狠心,既然父亲不肯^,我就代父亲做出这样的决定*,又有什么不妥呢&?”

    郭夫人看着李未央*^,女儿面上的倔犟和坚强是她从未察觉到的。想了想,终究笑了起来,道:“罢了&&,这样也好^,与其让他一直生着这块心病*,不如快刀斩乱麻*,痛一痛也就好了&,以前那郭平虎视眈眈,害得我们日夜难安^,如今他不在了,我心头倒也轻松了许多,只不过,你父亲心头的怒气怕不好熄灭啊*?!?br />
    李未央看了那边抓耳挠腮的郭敦&&,又看了看一脸无所谓*、闭目养神的郭导,还有手里悄悄捧着一本书的郭澄&,笑了起来道:“我想&,三位兄长是不会在意多跪两天的&!?br />
    郭夫人点点头道:“这三个啊*,和他们的两个哥哥可不能比,从小到大也是跪惯了的^,皮糙肉厚*,自然不怕什么,只不过那女人又要来闹事儿了!”

    郭夫人说的那个女人&,到底是指谁呢?李未央脸上露出一丝惊奇*^,不过很快她便见到了郭夫人说的人*,而且正是晚饭时分闯了进来&*。郭夫人原本想命婢女挡住她,可对方不管不顾^。命人打伤了婢女*,怒气冲冲地闯到了大厅之上。

    齐国公正在和陈留公主说话,猛地听见门外有人喊道:“清平侯夫人到^!”

    齐国公急忙起身,就见到自己的姐姐脸色严峻,已然踏入门槛之内。清平侯夫人便是当时任氏的第三个孩子^。论年纪,她比齐国公还要长上两岁&,是那三兄妹之间年纪最小的,

    李未央原本正在一旁,陪着陈留公主说话^^,看到这副情形觉得自己不宜在场&,便躬身道:“各位长辈说话就是^^&,嘉儿先告退了?&!?br />
    郭夫人刚要点头*,让她早点离去&&,不要牵扯到这场纠纷&,却听到清平侯夫人冷哼一声道:“站?*!”

    李未央笑容满面^&^,躬身向清平侯夫人行礼&,然后道:“嘉儿见过姑母&*!?br />
    清平侯夫人将她从上到下打量了一遍,随即笑容变得更冷:“原来你就是郭嘉吗*&?一个在外流落了不知多久的野种*,有什么资格唤我一声姑母?”

    李未央脸上的神情没有丝毫的变化*,陈留公主和郭夫人却是齐齐的一变*!郭夫人脸上的恼怒已经压抑不住了,她冷冷地道:“大姐,你究竟是什么意思*,嘉儿是我的女儿^,她回到郭府也是名正言顺的事情,你若是对我有什么意见^&,直说便是&,野种二字断然不许再提!”

    清平侯夫人冷眼瞧了她一眼道:“我说话的时候*,还轮不到你开口&*^!”

    郭夫人面色变得更加难看^^*,从她进门开始&,清平侯夫人便脸不是脸鼻子不是鼻子&,说到底,这个女人的控制欲太强,因为齐国公夫人是一个十分有诱惑力的位子*,清平侯夫人早就想过把自己的小姑子嫁过来&,亲上加亲^,却没有想到这个提议被陈留公主拒绝*,她不能如愿以偿,自然会迁怒&^。这么多年以来*,两家除了必要的交往很少聚会&^,此刻她突然到访必定是为了郭平的事情*&。

    齐国公对此心中有数&&,淡淡地道:“大姐为何突然至此,有什么事让下人传话告诉我一声就好,请上座吧,来人*!为清平侯夫人奉茶^^!?br />
    清平侯夫人冷笑一声道:“罢了*,我不坐下^*,我不过有几句话,说完就走*,你如今已不是过去的三弟*^,按道理说^,我夫君的爵位还不如你^^,我应该向你叩拜才是?^?!”

    这实在是诛心之言^,齐国公听到这话,面色微微发白道:“大姐这样说就太折煞我了?!贝丝桃延墟九揭慌匀×俗?,移到清平侯夫人的身后,恭敬地道:“夫人还是请先坐下吧*?^!?br />
    清平侯夫人看都不看一眼,满脸的怒容:“你们不必殷勤^!郭素,我且问你,大哥什么时候成了你的眼中钉*、肉中刺*^,你非要将他除之而后快吗&*?”

    齐国公一愣:“大姐怎么说出这些话来^*,我向来敬重大哥,从来不曾有丝毫的怠慢*,如今这事情是我完全没有想到的&,大姐一定是有什么误会!?br />
    “误会&?男子汉敢作敢当*,你竟然敢陷害大哥^^,为什么还要藏头藏尾的?世上哪有那么巧合的事情?大哥刚刚藏好了军报*,就被人偷了^^,不偏不倚还在那蒋南的身上查到,还有你的好女儿*,还有那三个好儿子,口口声声指认大哥,你当这些事情我都不知道吗^?你居心何在???”

    清平侯夫人的面容*,与昔日的任氏最为酷似^&,高高的额头&,大大的眼睛,一张刻薄的嘴,此刻她神情严厉地逼问着郭素&^,让他身为弟弟根本说不出一个字来*&,看着清平侯夫人咄咄逼人地站在他的面前&,他仿佛看到任氏质问他母亲的时候,那种毫无愧疚的模样。

    郭素的面上终于露出了一丝冷意^,不再觉得愧疚:“大姐,那一天我才知道大哥竟然是大历的奸细^,和那蒋南互通书信不说^,还妄想将布阵图传出越西^,这都是证据确凿^,板上钉钉的事,大姐若是有疑问*,不妨去问一问九泉之下的大哥好了*^!来问我又做什么呢?我若是参与了此事*,今日陛下早已将我斩首&&!我何故如此安好的站在这里?”

    这几句话把清平侯夫人气得地面色发白&,她轻蔑地道:“你以为玩那些障眼法我就相信你了不成^?我不是三岁的孩子*,你不用小瞧我*,你教唆自己的子女去冤枉大哥*^*,根本就是为了拔除我们这些对你有威胁的人*,因为你这爵位是偷来的、抢来的^、骗来的!你自己都坐不?^^?^!根本不必分辨*&,我早已看透了你的心^!”

    说着她突然泪水大滴大滴地涌出*^,一屁股坐在后面的凳子上&,手指着齐国公指责道:“郭素你果然狠毒?&?!你小的时候我们三兄妹对你关爱有加^*,有什么都不忘了你*,纵然两位兄长后来因为继承爵位的事情,与你生了嫌隙^^,可我总没有对不起你的地方^,即便他们做错了事,你也应该看着父亲和我的面上&,饶他们一条性命,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大哥被斩首,二哥被流放,好好的一个家&,被弄得家破人亡^!你现在满意了吗?你还有什么心肠?还有什么诡计^?索性都冲着我来吧&!虽然都是姓郭的^,但我的母亲只不过是被抛弃的糟糠之妻,而你的母亲却是高高在上的公主殿下!我早就知道你们母子容不下我们,不要总是摆出一副受到委屈的模样,究竟谁才是被迫害的大家心里头都有数*!你现在翅膀硬了&,一个一个的迫害过来*!我现在就站在这里*,有什么都冲着我来吧&!不要在背后耍那些阴谋诡计*!”

    这一串连珠炮似的怒骂*,郭素站也不是&^,坐也不是&,心里一急&,面上几乎铁青:“大姐这样说,让我真的不知如何辩驳&^,一切都是大哥所为,他是咎由自取*,我该做的能做的*&,都已经做了&,所以我不必再向你解释?!?br />
    清平侯夫人没想到这个向来心肠柔软的三弟被自己一逼*,反倒变得铁石心肠起来*&^,不由伸手抹了一把泪水道:“你不要怪在大哥的身上,我知道他的性子*^,若没有人陷害他*^,他却不会做出如此行径!”说罢她站了起来^,面目森然地道:“郭素&,你别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你以为你现在是齐国公^,又把大哥二哥给杀了&,就万事大吉了^!告诉你*^,我若是这般好处理^,就枉自为人了!我今天给你撂下一句话来*,前面的路还是黑的&*^,你好自为之吧!”说着她转头就走^,在门口却看见了李未央一直站着^^,不由冷笑道:“好一个凌厉的丫头!”

    李未央微微一笑道:“不知姑母有什么见教吗^?”

    清平侯夫人面上露出了一丝充满恨意的神情:“那一日你所说的话&,我都听说了*&,果然是个狠毒的丫头&&,有乃父之风??!不过我告诉你*,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你耍出如此阴谋诡计*,终有一天要大白天下的,到时候我看你还怎么做人?*&^!什么郭家小姐*^,齐国公府*,我呸^!”

    她啐了一口^*,那唾沫几乎要喷到李未央的面上&!

    李未央向后退了一步,冷笑一声道:“姑母&^,如此泼妇行径不觉得失态吗?”

    清平侯夫人瞠目结舌地望着她&&,眼里仿佛燃烧着熊熊火焰:“你说什么,你敢叫我泼妇&*!”

    李未央笑容却更盛道:“姑母,郭嘉纵然做错了什么^,也有父母教训*^&,你越俎代庖又作出如此低贱举动^,不是泼妇又是什么呢&*?”她最后一句话声音说的极低&,“像你这等不要脸的撒泼之人^,是父亲才体恤你,若是换了我,早已将你打了出去*!”

    清平侯夫人向来娇纵惯了&,在外面她装着亲善**,到了郭府^,她越发肆意,此刻听了李未央所言*&,不禁怒从心起*,扬起手就要给她一个巴掌!就在此时&&,赵月一把捏住了她的手骨*&,清平侯夫人惨叫一声&,整个人向后退去*!

    赵月好心一般地松了手&,随后扶了她一下*,躬身道:“夫人慢走,夫人千万小心*,天黑&*,路滑*?!?br />
    清平侯夫人像是看见鬼一样,连着倒退三步,她的目光在李未央和赵月的脸上游移不定,想要发怒却终究是不敢*,只是满脸恨意地看了李未央一眼^,扭头摔帘子走了^。

    李未央望着一直沉默不语的陈留公主,慢慢道:“祖母^,莫要为了不相干的人伤心才是?^!?br />
    陈留公主笑了笑&*,淡淡地道:“这孩子刚刚抱来我这里&&,也不过是两岁的年纪&^,当时她怕黑,一个人不敢睡,总是哭哭啼啼的要我陪着她&,那时我还没有素儿*,便把她当做自己的亲生女儿好好照顾,当时她对任氏还没有多少印象*,便与我十分的亲近,可是*,过了些年我才知道&,她留在我身边*,不过是因为她那母亲叮嘱她,将来要找到机会将我这个后娘赶下台*,把这主母的位置重新还给她,我再如何努力*^,永远也比不上她亲娘在她心里的位置*,甚至这么多年来,她对我最后一丝的尊重都没有了^,人家所谓的白眼狼*&,恐怕她比白眼狼还不如?&^!”

    陈留公主的面容带着一丝沧桑和悲伤^,李未央笑了笑道:“这世上有太多猪狗不如的人&,祖母将她当作畜生就是*,不必理会?!?br />
    齐国公看了李未央一眼&,却是叹了一口气,对于这个女儿的所言所行&,他其实心中有数^^,但李未央说的不错^,他过去就是过于仁慈**^,才让这三兄妹如此的不知进退*,若是早一点拘束着他们,何至于落到今天的地步。说到底郭平的恣意妄为,郭藤的嚣张跋扈^,以至于清平侯夫人的不知礼数,都和自己的纵容有关^!他慢慢地道:“这件事情怕是不会善了*,嘉儿你要多加小心才是*^?*!?br />
    李未央看着郭素&,却是微微一怔:“父亲的意思是^?”

    郭素淡淡地笑了笑道:“你这个姑母^,我是最了解她不过了&,逼急了什么阴狠无耻的手段都耍的出来&^,当年为了让她的小姑成为齐国公府的国公夫人,不知在暗地里做了多少的小动作,其中有很多的手段都十分的下作狠辣,你要多多提防她才是?&!?br />
    若非齐国公彻底好寒心**,也不会说出这番话。李未央的笑容变得更深了,她轻声地道:“是,父亲放心便是&?!?br />
    齐国公终究长叹了一声,看了郭夫人一眼道:“叫那三个孩子起来吧?^!?br />
    郭夫人的笑容重新出现在了脸上,她没想到,清平侯夫人闹了一场,反倒让郭素清醒了过来^。这样也好^,看清了那三兄妹的狼子野心&,翻脸就翻脸吧&,为了他们责罚自己的三个孩子^^,实在让郭夫人于心不忍??!她笑容满面地道:“好,我这就让他们起来^!”

    李未央却拦住郭夫人道:“不,娘&,还是我去吧?*!?br />
    郭夫人点点头^,看着李未央面带笑容地走了出去&,随后笑道:“国公&,你能够想开*,我还真是意外?!?br />
    齐国公却是面带寒霜道:“还不是你纵容着你的女儿,还有那三个小畜生闯下这么大的祸!不只是清平侯夫人^,也不只是临安公主*,咱们这回还得罪了雍文太子,哼,有得瞧了!”

    郭夫人想了想^,道:“你的意思是——”

    陈留公主微微一笑&,道:“魑魅魍魉总是不少&,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不必多想了……”

    府门外*,清平侯夫人从国公府出来^,原本满面的怒容却收敛了起来,仿佛刚刚那怒意都是故意作出来的一般&,此刻已然变作一副深沉之色^,她冷冷地望了一眼国公府高大的门庭*,唇畔勾起一丝冷漠的笑容*&。上了马车*&,低声吩咐道:“去临安公主府?!?br />
    ------题外话------

    编辑:托你的福,看到蒋南之死,我午饭不用吃了

    小秦:可以帮你减掉两斤肉^,不用谢了

    编辑:╭(╯^╰)╮

    ps:如果觉得残忍,写过了的童鞋&,你能要求女主这恶鬼投胎的装菩萨吗?你能去午门口买猪肉吃吗?不能吧*,所以&,进错了地方^^*,只能自己默默点x^,不用特意善良的来留言,看到了我也不会改,改好了我也还是渣,就让我这样继续渣吧。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庶女有毒205》,方便以后阅读庶女有毒205 魑魅魍魉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庶女有毒205并对庶女有毒205 魑魅魍魉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庶女有毒205。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