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 郭府大宴

    郭舞回到府中^,向郭平详细地说明了一切*。郭平听闻她在齐国公府的见闻,似乎十分惊讶^**,他沉吟良久*,才慢慢道:“若是果真如此*,那赵月倒是一个可用之人啊^?^!?br />
    郭舞想了想^*,却是摇头道:“父亲不要高兴得太早^^^,我瞧那郭嘉不是寻常人物^*。听闻她和赵月相依相扶来到越西,赵月武功高强,又忠心耿耿**,是她的亲信婢女。上一回,在临安公主府上,蟒蛇在前^,那赵月还拼了命地救她?^?杉橇饺酥洳⒉蝗菀咨鱿酉?,若是李未央今日的表现是故意做给我看的*^*,那她的用心就值得怀疑了?^*!?br />
    郭平闻言愣了愣*^,正要说话,却听见屋外传来一阵笑声:“郭小姐果然冰雪聪明??!”

    父女两人一听顿时面色变了^,郭平率先站了起来*,霍然打开书房的门^,却看见一位贵公子站在门口^*,他身着锦衣*^,面色红润,身形颀长*,面容俊美*,不是蒋南又是谁呢**?郭平脸上堆出笑意,“啊*,原来是南公子^^^,有失远迎*!彼闹腥丛诎底脏止?,这蒋南居然不声不响来到府上,而他的护卫居然无一人察觉,可见对方武功实在深不可测。

    他这样想着,面上却是不动声色把人迎了进来*^,高声命令外面人倒了一杯茶*,纡尊降贵地亲自奉给蒋南*,才笑道:“不知南公子刚才所言是何意?*^?^^?”

    蒋南微微一笑^,却是看着郭舞,并不作声^*。

    郭舞同时也在打量着眼前的人*,这位南公子相貌俊美不说,也是个文武双全的人物*^,不知怎么甘心在临安公主府上做一个男宠*。不过,听闻临安公主对他千依百顺,言听计从,可见此人并不如表面看上去的那么简单^。她想到这里*,微微一笑,道:“是啊^,刚才南公子莫名夸赞我,是何意呢*?”她的面色十分天真,仿若只是随口一问*。

    蒋南嗤笑一声^*,道:“我夸赞你,只是因为你比郭大人还要了解李未央其人*?^!彼苑矫嫔下杂芯戎?**,道:“这李未央便是你所说的郭嘉了?!?br />
    郭嘉在来到越西之前^,曾经是李丞相的养女,又是大历的安平郡主,李未央便是她的闺名^,蒋南这样称呼她*^,也并不奇怪^^。

    蒋南慢慢道:“不瞒二位,我也是来自大历^,而且和这李未央有不共戴天之仇*^。想当初^^,她凭借一张利嘴^,骗取郡主之位*,杀害了我的姑母*^,又设计我蒋家族灭^*。我如今落魄至此^^,唯一心愿便是向她复仇*。所以二位在我面前有什么话,都可但说无妨啊*?^!?br />
    两人听闻,都十分惊讶。郭平挑起眉头^,道:“既然南公子对这人如此了解*,那么依照你看^,此事是真是假呢?”

    蒋南笑了笑,道:“我对她固然了解^^*,可是此人心机深不可测^*,便是我也难辨真假*?^!?br />
    郭舞理所当然道:“那这样一来^,我们是否暂时按兵不动呢^?”

    蒋南摇了摇头,道:“若是此事为假*,她必定有所图谋,若是此事为真*^,我们却不行动^,岂非浪费好机会么?”蒋南报仇心切,当然不肯放弃任何一个机会*^,这才是他今天找到他们的原因*。

    郭平闻言^,却是不置可否。在他看来,想要报仇*^,先要保住自己。他固然也痛恨郭嘉^,痛恨齐国公府^,但他绝对不会为了这一点就贸然行动^*。他已经努力了这么多年,怎么可能一时冲动*,便将一生努力付诸东流呢?

    蒋南看着郭平的犹豫,慢慢道:“其实若要判断此事真假并不难^,只是要借郭小姐一用^?!?br />
    郭舞十分奇怪^*,道:“我么*?我又能做什么呢^?”

    蒋南微笑,眼睛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狡诈:“既然郭小姐可以出入齐国公府^*,那么你能做的事情*^,就很多了^*!?br />
    郭舞想了想,迟疑道:“可是^^,那李未央并不相信我^,我与她相处,她也是不冷不热^*,恐怕我套不出什么有用的消息啊?^!?br />
    蒋南明显不是这样想,他看了郭舞一眼**^,眼中闪过一丝寒芒:“小姐此言差矣^*^,再聪明的人也有百密一疏的时候。你既然能够接近她***,抓住有利时机,未必不能成事*?!?br />
    郭舞听了*,便起了三分兴致^,美目流转道:“那么照公子所言,我该如何做呢*?”

    蒋南的笑容慢慢变得冷凝**,道:“我听闻陈留公主出身宫廷^^*,规矩大*^,脾气也不好,此事可是真的?”

    郭平笑道:“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那老太太这两年也是慈眉善目得很哪*!”只不过在他看来,对方全然都是伪善了^。

    其实陈留公主年轻时候坚拒任氏归府的事迹^^,的确很有名^。蒋南笑了笑*,道:“一个人的秉性是不会变的*^,陈留公主出身高贵*,绝不会喜欢这等龌龊的事情^,她又很重视家族名声^,你们当面透露给她知道*,必定引起一场风波……那就端看李未央是救还是不救了?^!?br />
    郭舞怀疑道:“救*,是如何*?不救**,又是如何^?”

    蒋南唇畔含着一丝冷笑^^,道:“若是她见死不救,眼睁睁看着赵月去死,那此事定然是真的。若她出手相助*^*^,哪怕只说一句话,这件事情定然为假^,不过是一个圈套罢了*?*!彼醯米约憾岳钗囱胍丫鞘值牧私?^,对方固然狡诈,却有一个致命的弱点*,那便是十分重视身边的人*。若赵月真的犯了错,她自然觉得受到了背叛^,会作出什么样的选择也就并不难猜了……

    父女两人对视一眼^,彼此交换了一个神情^,郭舞思虑片刻**,率先道:“好,就依公子所言,我去试一试吧?!?br />
    三日后*,郭舞带着一棵千年人参来到了齐国公府,见到了陈留公主,只说是父亲送给她的一片孝心,陈留公主虽然向来不喜欢这一对父女俩,但是伸手不打笑脸人。郭舞笑容和煦^,又生得美貌*,言谈之间也是十分亲热,便是陈留公主再不喜欢她*,也不能赶人出去。

    于是,郭舞便亲热地向公主说起了最近大都的趣事。陈留公主可有可无地听着^^,眼睛半眯着,仿佛不是很感兴趣的模样*。郭舞心中暗自冷笑,面上却是不动声色*,突然说道:“祖母^,有一件事情*^,舞儿不知当讲还是不当讲^*?^!?br />
    陈留公主冷淡地道:“若是不当讲,你就不用讲了*?!?br />
    郭舞面上掠过一丝恼怒^,心道你这个老太婆总是偏向亲生子女*,连带着也不喜欢我*^,偏心的如此厉害^,且等我父亲得了爵位,如何收拾你!她心头冷笑^,口中却慢慢地道:“那一日^^,我去到嘉儿院中,见她生气地责打赵月*,不知祖母可知道此事吗*?”

    陈留公主闻言^,才微微睁开了双目,看着郭舞道:“哦^,有这种事么*?”

    郭舞笑了笑,道:“祖母*,孙女何时骗过您呢*?难道我是那等无事生非的人吗^?你若是不信,大可以查证一二^?*^!?br />
    陈留公主面上掠过一丝不悦,纵然郭嘉责打她的婢女*,那又如何?她慢慢地道:“这事情毕竟是嘉儿内院之事,你一个外人^^,就不要多管闲事了?**!?br />
    郭舞委屈道:“祖母,您多心了^**,我只是关心嘉儿**,并无他意*。再者此事关系重大,若是不告诉您**,恐怕不妥吧……”

    陈留公主斜睨着她*,道:“既然如此,你就说吧*^!?br />
    于是郭舞便详细地将那天看见的一切说了一遍^,公主闻言,面色渐渐变得铁青,道:“果有此事吗*?”若是此事是别人告诉她的,倒也不是什么大事^^,但偏偏是郭舞嘴巴里传出来的。

    李未央即便真的设下苦肉计^^,一定不会告诉陈留公主*,因为公主脾气急躁,性子耿直*,很容易会暴露的,而若此事是真的*^^,为了替郭导隐瞒,对方还是会选择保持沉默*。郭舞仔细查看陈留公主的面容**,验证了心头的想法**,看来公主果真不知道此事*,那么这件事情到底是真是假*,就看待会儿李未央的表现了^^!她笑了笑道:“事情是真是假*,你把嘉儿叫来一问便知^?!?br />
    陈留公主终于忍不住眉梢眼角的怒意*,吩咐身边人道:“去把嘉儿叫来^,对了^^,还有郭导^*!”

    一旁的婢女忐忑地看了一眼公主,道:“那……夫人呢^?”这件事情,还是告诉夫人^,才能有所缓和。

    陈留公主冷冷道:“都是她的子女^,一起叫来吧*?!比词谴游从泄募惭岳魃玘^^。

    郭舞心头掠过一阵喜悦*,面上却是流露出担心的神情^*^,不动声色***。

    很快,众人便都到齐了**。李未央见郭舞在公主面前坐着^^,便已经知悉了一切*,只是面上却没有表现出什么异样,只是向着公主笑道:“祖母叫嘉儿来,有何事吗^*?”

    陈留公主淡淡道:“你且坐下,我有事情要问你的婢女*^*!逼饺绽锼嚼钗囱?^,都是十分欢喜的模样,今日难得沉下面孔^^,显然已经是十分不悦了。她这种表情,十分的端庄严肃,那公主的风范与往日里随和的样子判若两人^*^,叫人觉得心中产生畏惧。

    李未央略有迟疑**,道:“祖母说的是……”

    陈留公主道:“便是你那从大历带过来的婢女^*,名叫赵月的*^?*!?br />
    李未央看了郭舞一眼*^,面上似有薄怒,转而道:“祖母*,此事嘉儿自行处理便可^?^^!?br />
    陈留公主道:“此事事关郭家声誉,你一个女孩儿家^,如何自行处置**,还是交给我吧^*,好了,把人带上来吧?!彼灿凶约旱墓寺?,若是交给李未央^,万一沾了血,反倒是脏了孙女儿的手^^。她这也是?^;だ钗囱?*^,才会要亲自处理^,当然*^,这也是给坐在那里的郭舞看的*。

    很快,便有人将满身是伤的赵月提了上来^。郭舞见那赵月几日不见*,却已经遍体鳞伤**,心道郭嘉还真是狠心,真的将人打了一顿*^,的确不似造假。

    陈留公主冷声问道:“你和五少爷^,可有苟且之事?”

    赵月面上发红^^,却是一字不言。见此情景^,陈留公主哪里还有不明白的*,她心头更加恼怒^,指着赵月道:“直接打死吧?!?br />
    郭舞看了李未央一眼,却见她面无表情地坐着^,毫无说情的意思^。心道,我倒要看看*,你真是无情^,还是装的无情*。

    陈留公主身边都是从前宫中的女官*,惩罚人向来用的是宫里头的法子。用那最韧的藤条在特殊的药水里久久浸过^,其色深紫经久未褪,再打在人身上*,那种疼痛仿佛一下子侵入骨髓^*,较之寻常鞭子不知道疼上多少倍^*^。郭舞见到这个,不禁变色,她是听闻过这种藤条的厉害的^,果真,不过打了几下*,就见到一向坚强的赵月已经痛苦地呻吟了起来^*^,平静的神情被一种扭曲狰狞的痛苦所替代,整个人再也支撑不住地软下身子^,蜷在地上不住地哆嗦发抖^*,一道道落下的藤影却越发密集——

    却见到帘子一掀,一道黑影闯了进来,二话不说扑倒在公主面前:“祖母,你放了她吧*^,这件事情都是我风流无度,跟她无关??*!”

    郭夫人刚巧进门^*,看到这一幕^,不禁恼怒道:“平日里宠得你无法无天了,连你妹妹院子里的人都敢动*!”

    郭导的喉咙有一丝沙哑^,咬牙道:“不过是一个丫头而已,你们又何必大惊小怪!”

    陈留公主冷笑道:“若是别家的丫头^^,自然随便那些世家子弟玩笑!可是赵月是你妹妹从大历带来的,你坏她的清誉^*,岂不是连你妹妹都一块儿拖下水了吗*^?!要是传出去,外人会怎么想郭家*^,岂不是说我们门风不正*,连个丫头都教训不好**?*!”因此*^,陈留公主一把推开了他:“好了*,回头再跟你计较^!你还不快出去,别在这里给我丢人现眼!”

    所谓的丢人现眼*,自然是说郭舞还在*。此事本来不该让她知道^,正是因为她在,陈留公主才要狠下心肠处罚赵月^^*,否则^^,一旦此事让郭舞传扬出去**,只会让别人说郭家门风不正,连累了自己的孙女!为了李未央,也要严厉处罚赵月^!

    郭导却不肯走,他转了个圈,最终却抓住李未央道:“赵月是你的婢女^^,她为你忠心耿耿^,这我们都是看见的,如今却是犯了一点小错*,你就不肯救她吗?”

    李未央毫不理会*,言语之间不但不念及主仆之情,还颇有几分怪罪的意思:“五哥*,若不是你先招惹赵月,何至于闹到这个地步**^?*!你若是真心喜欢她,等你娶了妻子,我将她送给你^,未尝不可*?可你偏偏越过我*^*,偷偷和她私会*,是你不尊重我在先,现在还要让我救她*,是故意嘲笑我么?”

    “你^!”郭导气得脸都抽搐变形,旁边的郭夫人忙将他手臂一拉*^,道:“没有这么简单的事^。这郭家是个什么地方*,这是当着祖母的面儿!你怎么说话呢*^^?^!”

    郭导却丝毫不肯动^^,怒声道:“嘉儿,平日五哥对你如何^,你是知道的^^,我不过要你一个丫头**,你何至于这么生气*,难道要闹出人命来吗^*?”

    李未央慢慢地道:“你对她情深意重,只管救她就是了^,何苦要来烦我?”

    郭导冷笑:“我一直以为你心地善良*,可如今你怎么说这种无情的话^^,只看在她对你这样尽心尽力,你也该救下她??!”

    郭舞看着这一对兄妹剑拔弩张,面上似笑非笑^^,心底却对此事信了三分*。

    李未央不冷不热地道:“什么是应该^,什么又是不应该*,你为了一个婢女,却这样苦苦纠缠^^,当真不要脸面了吗*^?”她美丽的面孔上,全无一丝体恤哀悯之情*。

    郭导愤怒道:“她虽然是个奴才*,可也是个人?*?^!”

    李未央冷笑一声*,道:“是啊^,她这个人^,可是被你害成这样的**!”

    郭导急得嘶哑着嗓子叫道:“你当真不救^?^*!”

    李未央完全没有动容,道:“她先瞒着我,便已经是背弃了主子*^*^。一个背弃主子的婢女*,我不会救^!再者,祖母要她死^,我也没有法子!”

    那边赵月强撑着身体^*,泪流满面道:“奴婢算是明白了,多年来服侍小姐一场,竟然只得了这样的下场。小姐既然容忍别人这样欺凌我^*^,倒不如当日直接打死我得了^!”

    李未央看着满身是血的人,冷漠地道:“赵月^,你不要怪我冷酷无情,我的个性你是知道的^,从来都是一心一意护着身边的人,若非是你自己做错事^,何至于落到这个地步呢*?我平日里对你,实在是太过宽容了?^!?br />
    那边的藤条打得更加狠辣,赵月终于是说不出一句话来了^。郭导看在眼里,面上十分着急**,仿佛真的要跟李未央彻底翻脸。

    郭舞见到这种情况,终于轻轻一笑*,把心放进肚子里*^,吐气如兰地道:“祖母,赵月年纪太轻^,到底不懂事,犯了一点小错*。这种事情在寻常豪门之家^,也不是没有过??!您何必如此生气呢?就像是嘉儿所说*,若五哥真心喜欢**,等他娶了妻子^,再将赵月开了脸*,做个小妾^,也没什么大不了的^?!?br />
    陈留公主面若寒霜**,却是径自不语*。郭夫人看了李未央一眼,叹息道:“母亲啊*^,这赵月毕竟跟随嘉儿多年^^*,最得力不过了^*。从前还救过嘉儿^,咱们断然没有打死人家的道理??*!”

    郭家虽然治家严谨*^,却十分仁慈^,对待仆人更是宽和^*,从来不曾出过人命*。若非赵月犯下此等过错,又丢脸丢到了郭舞的面前*^^,陈留公主绝对不会如此严厉地处罚她^;八祷乩?,这根本是只要李未央一句话就能解决的事情*^。就如蒋南所说*,李未央本质上是一个冷心、冷肺^^^、冷情的人。她平日里对你很好**,但你一旦背叛了她^,她是绝对不会轻易原谅的*。所以,她不求情,眼睁睁看着赵月死,这事情才是真的*。

    郭舞看在眼里^,越发相信此事是真的^,便小心劝说道:“祖母*,看在我的面子上*,放了赵月吧^。无论如何^,咱们都是一家人,我总不会把事情传出去的^*。只要我不说^^,外面的人又怎么会知道呢*?事情揭过^^,也就算了^?!?br />
    就是在等你这句话*^!陈留公主看了她一眼,终究点了点头,道:“好*,既然舞儿求情*,便放了她吧*!”

    那些人终于停了手^,赵月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实在是出气多*,进气少了^。李未央面无表情地看了她一眼,毫无动容*。郭夫人道:“把她抬下去养伤吧?^!?br />
    李未央十分冷酷地道:“这丫头既然背着我做出这种事**,我是无论如何不能留下了^。你们谁要,便拿去吧?^!毖蕴钢?**,仿佛赵月是一个物件^,她再也不想看见了^。

    郭舞闻言,心道坏了,若是李未央真的不肯接受赵月*^,他们的计策也就没办法执行了啊*^*。她赶紧道:“嘉儿,这件事情本来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你就当行行好^,原谅了她吧。你瞧^*,她伤成这个样子*^,到谁的院子里不是个死呢*?她跟着你,一路千辛万苦来到越西^,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你便是看在这一点^,留下她吧^?*^!?br />
    李未央不动声色地看了她一眼*,不动声色道:“堂姐这样好心,不如将她带回去*^*?”

    郭导勃然大怒道:“郭嘉,你到底是什么意思!让你留下便留下*^^,还说这些话干什么^?*^^!难道真的要她跟着堂妹走^,让大伯父和其他人看着笑话我们吗?”

    李未央不说话了,是啊,这件事情怎么能让外人知道呢^,她终于松了口:“好吧*,带她下去养伤就是*!彼婧骬^,她转向郭舞*,面带笑容道,“可是堂姐说过*^,绝不会将此事透露给外人知晓,若是不然……”

    郭舞笑道:“嘉儿放心吧,我岂是那等言而无信之人呢*?”

    李未央笑了笑^^,眸底却划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冷凝。

    这件事情又过了将近半个月,郭舞几次出入齐国公府^,都仔细观察着李未央和赵月之间的相处情形**。赵月养了好阵子*,才能勉强站起来^,似乎对李未央这个主子还是和从前一样尊敬^。李未央还如同往常一般吩咐她*,赵月也照办不误^,没有半点含糊。郭舞看在眼里,心头却在冷笑^,主子如此无情*,恐怕这丫头寒透了的一片心,是再也补不回来了*。这恰恰是他们的有利时机?^^?*!

    李未央刚刚送走了郭舞*^,一回房间却被一个从屋顶上扑下来的人影抱住了*。李未央勃然变色*,刚要发怒,却闻到了熟悉的檀香味道,不由恼怒道:“元烈,你放开我!”

    元烈丝毫不为所动,紧紧抱着就是不放手^。

    李未央许久不见回声^^,提高了音量道:“还不松手!”元烈厚脸皮地抱着不放,随后觉得脚下一阵痛*,不由哎哟呼痛^,然后退开了一步^,还没等李未央转身离去^,已经如同八爪章鱼似地挂到了她的身上:“不要生气嘛^*,我好不容易甩脱你家那三个大尾巴狼^^,另开了一条道进来的*!”

    居然又开了一条地道*,他当郭家是什么地方*^*?*!李未央哭笑不得^,扯开他道:“你这是像什么样子^,还不松手^*!”

    “你宁愿陪着那个虚情假意的女人,也不肯陪我!”元烈眸子闪过一丝寒光*,不以为然地拖长了声音*,正欲又扑上去,却被李未央一手打开来^,“好吧好吧,且说说看,又有什么了不得的事情非要这个时候过来^^^!?br />
    元烈却笑嘻嘻的*,眼睛亮闪闪地道:“我哪里有什么事情,就是想你了嘛*!”

    这人越发不要脸,现在连想你这种话都天天挂在嘴边上^,李未央无奈道:“你到底要说什么赶紧说吧**,再过半个时辰,你说的大尾巴狼就要来找我谈话了^*!”

    听说郭家兄弟要来,元烈毫不在意地道:“你刚才和那女人说的话,我全都听见了^,你的心思还真是花俏,到底在打什么鬼主意^*?”

    李未央挥了挥手道:“这个你就别担心了^^,横竖是好事^*?^!?br />
    元烈眨了眨眼睛*,好不委屈地低声道:“他们都知道^,凭什么我不知道*,我非要参与不可!”

    李未央叹了口气*,道:“需要你的时候,自然会告诉你的,何必这样心急呢***?”

    元烈趁她分神之际*^*,猛然又扑到了她脸上啃了一口道:“为什么不心急^^?你都把赵月责打一顿了*^*,可见事情十分严重*^,究竟是什么主意^,怎么不肯告诉我呢?”

    李未央忍不住失笑*,却也不在意他的无礼^*,横竖他这样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同样的动作做多了,也就变得麻木^,他若是不趁机沾点便宜,才真的不像他了呢*。她慢慢道:“我让赵月进来*,你问一问便是?!彼底臹,她拍了拍手^^^,高声道^,“赵月?!?br />
    赵月闻声进入**,见到元烈也不惊讶,满面笑嘻嘻地道:“王爷^?!?br />
    元烈笑道:“听说你挨了板子^?”

    赵月立刻点头,道:“是啊*^,奴婢装的很辛苦,这种活儿以后奴婢再也不会接了^*!差点当场笑起来呢^!”

    元烈见她脖子上犹有鞭痕,不禁怪道:“你被打了还这么高兴,莫非傻了不成*^^?”

    赵月笑容满面地在脖子上摸了一把^^,道:“这东西么***,只是寻常的血浆^,是恶心了一点*^,胜在真实啊**,闻一闻,还有血腥味道呢^^^!”

    元烈看到这里**,便全都明白了过来*,挥手赶苍蝇一样把赵月赶了出去**,回头便又追问李未央道:“这是什么意思*?苦肉计么**?”

    李未央忍不住笑道:“你都知道了*,还要问我做什么^?”

    元烈的眼睛更加明亮:“话却不是这么个道理了^,我一心想着你*,爱着你,你却总是把事情都藏在心里,岂不是叫我难受吗?”

    李未央只觉得头痛,与这个人讲什么都是讲不清楚的了:“我在郭府也不是行动自由的^,哪儿能什么都告诉你呢*?更何况——”

    元烈委屈道:“从前我还有个眼线,如今赵月一心向着你*,从不把我放在眼里了^,也不肯把消息透露给我知道*!我只是想要为你做点事情么*!”

    李未央说也说不过他*^,干脆道:“本来你不找我^,我也要找你了*,的确有事情要找你^^?*!?br />
    元烈立刻转幽怨为喜悦,变脸如同翻书一般^,十分荣幸的样子:“什么事?”

    李未央瞪了他一眼^*,道:“三天后,郭平府上要举行一场寿宴^,你也来参加就是^?^!?br />
    元烈抱住她的腰^**,笑眯眯地道:“好啊^^,你参加我就参加*!”

    李未央被他闹得面红耳赤,甩了几次甩不开,不由得气急:“你最近这是怎么了^,总是这样胡闹!”

    元烈完全不以为意,琥珀色的眸子闪着狡黠的光芒道:“谁让那些人老是阻拦我,我如果再老实,你就要被他们卖给元英那个傻子了!”

    你才是傻子*!李未央气也不是^,骂也不是*,反正怎么说他都死皮赖脸不在意*,不由叹了口气*,道:“你总是这样胡说八道^,叫我都不知怎么回答你?!?br />
    元烈扬起眉头*^,似笑非笑道:“那就告诉我**,到底在那宴会上,你要做什么**?”

    李未央微微一笑**,幽幽地道:“我要杀人**?!?br />
    元烈同样笑了起来^,李未央看他一眼**,道:“你不怕*?”

    元烈笑容更深,却多了一丝飞扬跋扈的味道:“这世道本就是如此,你不杀他***,他便要来杀你^,倒不如先下手为强**,斩草除根^^!”

    此刻,他敛了笑容,正色望向她*^,显然说这话是十分认真的^。李未央心头一震,正想要说什么^*^,却听一人轻声笑道:“哎呀*,旭王殿下真个叫有本事*,这么围追堵截你也能跑的进来*^,长了翅膀了吧这是^!”

    此刻*,原本应该已经和李未央闹翻了的郭导正站在门口^,元烈看到是他*,又听如此讽刺的话^,倒也不生气*,哈哈一笑道:“你们如此日夜看守,尽职尽责,便是说一声鞠躬尽瘁,死而后矣也没什么不可以的^^,只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我总有法子进来的^,你们便省了这口气吧^?!?br />
    郭导吊儿郎当,从小便总是被教训^^,他的面上那抹慵懒的笑容没有丝毫改变**,反倒微笑道:“可惜这毛病我们总是改不了*。上回打了一场**^,却不知道再打一场^^,到底谁输谁赢?”

    元烈面不改色^,站起身来掸了掸身上的土*,笑道:“好啊*,既然这样咱们就打一场,不过我有言在先^*,若是我赢了*,你可不能再阻拦我!”

    这两个人没事就要杠上一杠*,若是他们打起来^,恐怕还要惊动其他人,被郭澄和郭敦见到*^,只怕也要来打一架^,横竖他们在家里头没事干*,三天两头上演全武行**。李未央却很不高兴*,这事要是传了出去——岂不是让人家看笑话么?不知又要有多少人以为她给旭王元烈灌了迷魂汤了^*。现在*,外面人已经在怀疑*,郭嘉到底有什么魅力*,竟然能把旭王骗得团团转,就连静王元英似乎也想要娶她做王妃,她可没用什么卑劣手段,是他们自己有事没事往这里跑……

    李未央冷冷地望着他们道:“若是要打,便出去打吧*,我这小院子里的一草一木损伤了我都心疼^*?!?br />
    两人闻言^,对视一眼^,还真的一同走了出去^,李未央只听到外面院子里风声阵阵^,不由头痛地扶额^。这两个人*^,这一回真不知道要打上几个时辰了……

    三日后^*,兵部尚书府邸

    李未央跟着郭夫人下了轿子*,齐国公率先进了兵部尚书府*,而郭夫人则带着其他人紧随其后。郭平亲自站在门口等候*,见到他们到来*,便是满脸的笑容*。事实上^,如今那郭腾已经被流放^,郭平却还有心思办寿宴^*,这已经是很奇怪的事情了^。李未央明知道这一点*,却是不动声色*。

    郭平握住齐国公的手道:“三弟*,客人们已经到了**^,我带你进去吧^?^!奔蛑笔乔兹鹊霉朔?*,完全不记得上一次的不愉快^。

    李未央走进了这座宅子,郭平和郭腾不同*,他的宅子并不十分华丽,反倒是十分的古朴*^^、素雅*。一路走进去*,李未央甚至能够隐隐瞧见齐国公府的影子^,那一草一木一花一石^^,都是她寻常见过的,几乎是国公府的一个缩小版*。她叹息一声**,郭平执念之深^^*,从这里的布置^,实在可见一斑了*^。

    他们一行人进了园子,却发现这里跟外面的古朴大方比起来,完全是另外一番情景^,一潭碧水^*,悠然清澈,十几株红梅**,鲜艳夺目^,整个场景看起来颇有几番诗情画意^。郭平微笑道:“这是舞儿亲自布置的园子^^?^!?br />
    李未央微笑了一下,却听见齐国公道:“舞儿向来是个蕙质兰心的孩子,她也到了快要出嫁的年纪*^,大哥可想好她的婚事了吗?”

    郭平爽朗地笑了起来*,道:“原本我不想说的,毕竟这种事情还没确定,传出去也不大好*。既然三弟问起*,我便告诉你好了*。太子殿下有意迎娶舞儿为侧妃^^!?br />
    此言一出,郭家的人面色都是微微一变^。郭夫人笑道:“舞儿美丽大方**^*,温柔可人,能够得到太子殿下的青睐^,真是她的福气?*?!”

    郭平看了她一眼,面上掠过一丝得意^*,口中却谦虚道:“哪里哪里*^,我的女儿只有我自己最明白^,若论起才华么,怎么也比不上嘉儿万分之一的^?!?br />
    齐国公只是谦虚了一阵^^,并不多言了*。李未央一边走一边想,郭平和太子即将联姻,若非确切的消息^,他也不会往外说*?杉鸮*,此事是真的了。联想到最近郭平和临安公主走得很近的传言^,李未央已经心头有数了^。

    梅林之中有一片空地^^,原本想必是种着花木的*,现在却被人清理了出来*,特意搭了一座棚子*,里面有十几桌酒席,穿着各色华服的贵人坐在里面**,一边说笑一边喝酒。见到齐国公府的人*,众人纷纷起来行礼。郭舞从一旁迎了出来,身上穿着鹅黄色的衣裙*,淡淡施了脂粉^,更显得肤光如雪^,两行入鬓的黛眉,配合那双美丽的眸子^,真是叫人不得不动容^。她亲热地向郭夫人行了礼*^,随后上来拉住李未央的手道:“嘉儿,我可等你很久了*!”这一点^,跟她父亲的热情真是一模一样*,不知道的^^*,还以为她和郭嘉的感情多么要好呢。

    李未央微微一笑^^,道:“让堂姐久等了*,实在不好意思*?*^!?br />
    郭夫人看着她们*^,仿佛十分欣慰的模样*^,随后道:“你们姐妹好好聊天吧?!彼低?,她便去和旁边的贵夫人们寒暄去了。

    郭舞看了一眼李未央身旁的赵月,眸色变深^*,一转眼却是笑得更加热情:“我来为你介绍几位小姐?**!彼底?,她便将李未央引入棚子里,亲自为她介绍自己熟悉的一些贵族千金^。事实上^,这里的大多数人,李未央都已经见过了^。只不过他们对于李未央,还是十分好奇的^^。

    李未央环视一圈,发现临安公主却没有到,不由扬起唇畔*^*,这么热闹的场合,怎么少得了她呢?正在想着*,便听到园子里有人报道:“雍文太子到*^,临安公主到!”这一下^,满园子里头的人都站了起来**,毕恭毕敬地站起来向来者行礼*^。

    雍文太子身姿峻挺如松^,穿着金黄色的锦衣*,上面绣着蟠龙,显得贵气十足*。那一双秀窄丹凤眼睛带着无尽的笑意^,道:“不必多礼^,大家都起来吧?!?br />
    郭平显得特别开心*,的确^*,他的生日太子殿下居然亲自来祝贺**,这简直是天大的荣耀了^^。

    雍文太子一边迈步向这里走来**,一边道:“还未恭贺尚书大人寿辰^!我来迟了^!”

    郭平赶忙道:“太子殿下能来^,已经是我府上的荣耀了^*,您快请上座*!”

    雍文太子微微含笑,吩咐随从送上礼物**,目光却是从众人身上一一掠过,最终^,却停在了李未央的身上^。在这个瞬间,他的笑容分明更深了些*^*。而此时*,临安公主也是满面的笑容*,美丽的裙子上绣着艳丽的五彩凤凰,衬托得那张面孔更加娇艳*,她看了李未央一眼**,冷冷地笑了笑^*,却是带了一丝高傲。

    李未央原本便知道临安公主会来^^,却不知道此事连雍文太子都惊动了。她不由自主地猜想**,这一次雍文太子突然到来*,又会给这个宴会造成怎样的变数呢^^?

    ------题外话------

    感谢送钻钻送花花送月票的各位同学*,╭(╯3╰)╮今天很忧郁很忧郁*,小秦还是不喜欢死人的……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庶女有毒202》,方便以后阅读庶女有毒202 郭府大宴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庶女有毒202并对庶女有毒202 郭府大宴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庶女有毒202^。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