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 美人肥田

    郭平&、郭腾兄弟围绕在陈留公主身边作孝子的模样&,可是眼角却一直看着李未央的方向。李未央轻轻一瞥,那郭平的鬓角已经有了白发,额上也带了皱纹,眉目间却有一种开阔的豪气,显然是个精明强干之辈。

    收回视线,她微微一笑,道:“堂姐说的话,嘉儿不明白&?!?br />
    郭舞惊讶地看着她,似乎没想到她会这样说&。

    李未央笑容很平和:“堂姐,旭王殿下和我是什么关系,又与你何干呢?”

    郭舞张了张嘴,讶然道:“我……我只是……”

    “堂姐已经到了出嫁的年纪,贸贸然关心旭王殿下&,岂非是惹人笑话&?”李未央言语淡淡的,听起来却格外刺心。郭舞美丽的面孔顿时就有一瞬间的发白,她下意识地道:“嘉儿,你怎么这样和我说话&&?”

    李未央笑了笑,道:“不这样说话,又要怎样说话呢&?告诉堂姐我和旭王殿下毫无关联么&?我倒是想说&,堂姐肯信吗?”她这样说着,已经下了台阶&,裙摆落在地上,走过的地方&,像开出了一地水莲花&。

    郭舞看着她的背影&,眼底不由浮现出一丝怒意&,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她委实说不出什么,只能继续保持完美的笑容。

    这时候&,已经有婢女走过来,恭敬地道:“尚书大人&,将军,齐国公请二位去书房一叙&?!?br />
    郭平和郭腾对视一眼,却都微笑起来,郭平向陈留公主道:“儿子先去见三弟,回头再来陪着母亲说话?!?br />
    陈留公主淡淡点了头,道:“去吧&?!?br />
    郭夫人刚刚从宫中回来不久,又经过这一大帮人的闹腾&,显得有点精力不济。李未央看了她一眼&,道:“祖母&,刚刚两位舅舅送来了这么贵重的礼物,我陪着母亲先将东西入库。招待客人的事情&&,还要交给两位嫂嫂了?!笔O碌亩际切”?,根本不必陈留公主和郭夫人在场。

    陈留公主点点头,道:“好。晚上还有晚宴&&&&,不要忘记&?&!奔热欢苑酱笳牌旃牡乩戳?,自然要留下来用膳&。

    元英笑容满面地道:“我也要留下来叨扰了&?!?br />
    陈留公主脸上才有点笑容:“自然&,少不了你&!”

    郭夫人进了卧房&&,才叹了一口气&,露出面上的疲惫道:“这些人,从来都不消停&!”

    李未央笑了笑,道:“出了宫中那件事&,外面人都在流传说二伯父教唆他的养子诬陷郭家,目的就是为了报复当年的事情&。这样的风言风语虽然不能损伤他们的根本&,却也会带来不少的麻烦,他们着急&,也是自然的?!?br />
    “这样惺惺作态,瞧了都让人觉得恶心?!惫蛉嘶恿嘶邮?,道,“我一想起他们居然把坏主意打到你的头上,就恨不得给他们一巴掌&!”

    李未央心头微微动容,握住郭夫人的手道:“娘,我不是好好儿的吗&&?他们绝对没办法拿我怎么样的?!惫蛉颂艘院蟛⒚挥蟹畔滦?,反而面容一下子沉寂起来,她深深地看着李未央,忽然一下子把她搂进怀里&,声音十分温柔&,但是充满了力量和决心:“你是我的女儿,我自然要?&&;つ?,不让任何人伤害你!”

    李未央心头变得温暖,她这一生,一直在费尽心思?;ぷ约?&、?;け鹑?,除了元烈之外&&,没有人能够给她支持和依靠?&?墒窍衷?,郭夫人的话却是让人感觉到一股暖流涌进心头&。虽然他们没有血缘关系&&,可这样的母亲,却让她不能不动容&。

    郭夫人叹了口气,道:“好了,咱们把东西入库吧?&!?br />
    李未央失笑,道:“娘,你去歇息吧,这些事情交给我就好&?&&!?br />
    郭夫人惊讶,道:“交给你?”顿了顿&,她点点头,道&,“是啊,你将来也是要嫁人的&,让你学习一下如何理事也好?&&!彼苊靼?,所谓东西入库,根本不必急着今天,又有管家等人在&,主人也不必亲自看着,李未央是想找藉口摆脱那些人,让她能够轻松一下&。这一点&,自己明白,那些所谓的客人心中也是有数的。

    李未央看着郭夫人去休息,才吩咐仆人将那个红漆木大箱子抬了上来,打开一看,却是满满一箱子的金银器重,细软珠玉&&。李未央嘲讽地笑了笑&,拔了老虎的胡须,就给几块肉来慰问一番,郭平真的以为她李未央这样好打发?

    “把这些一一清点入册&?!崩钗囱敕愿勒栽?,随后,她便坐在一边看着赵月清点&,面上却是若有所思的神情&,似听非听,明显心思不在此处。

    一个时辰后,一个婢女掀开了帘子&,她恭敬地轻声开口:“小姐,是宴会的时辰了?&!?br />
    李未央便亲自去请了郭夫人&&&,二人重新梳洗换过衣裳&&,才去了前厅。大厅内,已经全都排好了座次&&。李未央在厅中站了站,却是一时没有动作。但凡大户人家,坐下来吃饭都要排列个位置尊卑&。她们进入大厅的时候,主位上坐着陈留公主&,郭平已经侧身一撩袍坐在紧靠着公主最中间两座的右位上,那原本应该是齐国公所坐的位置,而郭腾同样不客气&,坐在了左座的位置。一左一右&,恰好坐得满满当当,根本没有给齐国公留下任何一个位置。

    而郭家那两房的子女们已然入座,并且开始互相聊天&,似乎并不十分讲究礼仪,李未央挑眉冷笑,郭家是真正的钟鸣鼎食之家&&,吃饭的规矩都不是一般的严苛&,郭平和郭腾自幼便有公主教导&,不可能不懂得这些道理&。他们今天这样坐,分明是故意的&。

    明明一脸愧疚地上门来请罪&,如今却是反客为主的模样,这一家人实在是让人觉得心里闹腾。李未央看了一眼,便见到自己的几位兄长面上虽然不动声色,眼底却都有郁郁之色。

    郭夫人轻轻拍了拍李未央的手臂,低声道:“他们向来如此,每次到了府里就这么肆无忌惮&&,叫你父亲难堪&?!?br />
    李未央微微一笑&,叫齐国公难堪是假,故意提醒所有人齐国公这身份本该属于郭平才是真的。的确,如今的齐国公郭素在兄弟之中排行第三,若非是陈留公主所生,这国公的位置应当落在郭平的头上&。他心头产生怨愤也是人之常情&&,只不过,凡事有因必有果,先是任氏犯错在先&,后是他妄图毒死老国公在后,若非他做的太过分&&,老国公也不会褫夺他的继承权&,将他赶出了郭府&。现在他这般作为,更说明他并没有一丝一毫的自省之心,只知道怨怪别人。齐国公这时走进了大厅,步伐迅捷而沉稳&&&,当他瞧见那尊位已经被人占据,却只是略略一顿&,便坐到了郭平的下首。郭平微笑道:“三弟,你不怪我们先行安坐吧?&!?br />
    齐国公只是淡淡道:“大哥说的哪里话?!彼永炊云牍奈恢妹挥嘘殛?,可是老国公却一向十分偏疼他&&&,所以大哥二哥始终觉得他有心思争夺爵位,一直防备着他。他不知道受到多少次暗地里的谋害,甚至有人在他的卧榻之上放了毒蛇,吃饭的调羹里被人注入了毒药……可他为了不让老父伤心,全都忍耐下来了&。对方却变本加厉&,最后还对老父动手&&,他这才忍无可忍,但说到底,他心头总是觉得难受。

    在他小的时候——大哥二哥还没有察觉到他的威胁的时候,他们会陪着他一起玩,打猎回来会让他第一个挑选最好的猎物,玩累了一起在树荫下乘凉,冬天的时候陪着他一起堆雪人,被父亲发现调皮的时候替他挨打,那些都是童年时代的记忆,真切地存在于他的记忆之中。即便后来发生了很多事情,他也没有忘记过这一切??墒强醋叛矍罢飧鲂τ镪剃?&,眼中却藏着怨怼的人&,他无言以对。

    李未央瞧着齐国公的神情,便明白了一切。郭家都是好人,可有个毛病&,太重感情&。不管郭平做了多少过分的事情&,在齐国公看来,都是他的大哥&,他竭尽全力去容忍他,包容他,他是这样做的&,自然对自己的儿子们也加强约束,不允许他们对两位伯父无礼。所以&&,哪怕郭家的兄弟们对着两个伯父的所作所为已经厌恶到了极点,他们也不会当众反驳。

    可是,并非你一味退让就会让某些人明白你的心意&,他们只会变本加厉,抓住你的弱点来攻击你。如今的郭平&,就是踩住了齐国公的弱点,丝毫不留情面。

    主人都上座了&&,菜肴便源源不断地被供奉了上来。郭平起杯道:“静王殿下&,我先敬你一杯&?!辟踩灰桓敝魅说哪Q?&,郭敦皱起了眉头,想要动作,却被郭澄一把按住&,郭敦咬牙切齿地低下头去。

    静王微笑道:“哪里,感谢舅舅的盛情?!彼底?,他举杯一饮而尽。

    一旁的郭腾却斜睨着齐国公&&,笑道:“二弟府中难道没有歌舞么?”却是极端的无礼&,跟刚才请罪的模样判若两人。

    齐国公并没有放在心上,只是诚实道:“二哥若是想看歌舞,自然要让你看到的&?!彼底?,他吩咐一旁的管家,道:“你去请吧?!?br />
    郭家人吃饭的时候都是其乐融融,很少要歌舞助兴,而且郭家的儿子们没有那些纨绔子弟亵玩歌姬的不良爱好,因此家中并没有特意养着一群歌姬。所以&,郭府的管家要出门去请人回来表演,可他还没走到门口&&,便听见郭腾嗤笑一声,道:“莫非二弟真的穷到这个地步&&,连几个歌姬都养不起吗?”

    这简直是当面的侮辱了齐国公&,可他并没有发怒,只是淡淡地道:“家中没有必要,所以便不会养着闲人&?!?br />
    郭腾哈哈大笑起来,道:“今日静王在这里,三弟还如此小气,实在过分&,这样吧&,我让我府上的歌姬来表演&,让你们开开眼界就是了!”说着&,他旁若无人一般&,吩咐人去准备了。

    郭腾所说的歌姬,便是越西上层贵族之中流行的一种风尚&,美其名曰是歌姬,其实不过是家妓&。在越西,无论是世代簪缨之族,还是钟鸣鼎食之家,多纵情声色,蓄养家妓。她们既是主人的一种娱乐和发泄欲望的工具&,也是寻常的玩物&&,互相攀比的工具&。富豪们喜欢以养妓之多来炫耀自己的权势与财富,同时&,他们也喜欢把这些家妓蓄意打扮,锦衣美食&,以夸耀其地位与奢侈豪华&。

    郭腾的府上,便养了有数十名家妓,很多都是从小开始培养,请了名师教导歌舞&。传闻中&,他常常将香粉撒在玉盘上,让家妓上去践踏&&,倘若香粉上没有留下脚印&,便大加赞赏;倘若其上踏有脚印,即辄褫其衣,绑在树上,削树上枝条鞭打她,从背至踵,动以数百?;姑棵勘鸪鲂牟?,想出各种各样折磨人的法子,把家妓关在鸡笼里面,夏天用炭火烤&,冬天用冰水淋,一旦死了便埋入花下&,谓之曰美人肥田&。但这种事情&&,各家各户都有&&,那些家妓也都是他买来的,属于他的个人财产,怎样处置都不为过分,谁也不敢过多指摘&。齐国公最为厌恶郭腾的这种习性,可是他毕竟是自己的二哥&,不管怎么说,他不希望当众让对方难堪。

    郭腾像是早有准备,不一会儿&,就有美姬一列从旁门出&,鱼贯入厅&,丝竹之声奏响,她们甩开翩翩的衣袖,开始跳起了舞&。这些歌姬,都穿着精美无双的锦缎,领头的一个最为美貌&,身上还装饰着璀璨夺目的珍珠、美玉和宝石。李未央看着,目光变得越来越冷。这领舞的女子&&&&,容貌真可说十分出众&,一双秋水般的眼珠&&,又明又亮,樱桃小口,鲜红欲滴,再配上那柔软的腰肢,翩跹的舞姿,实在是叫人不得不把目光放在她的身上。

    一曲舞完&&&,却听见郭腾笑道:“三弟,这一曲如何?”

    齐国公不为所动,只是淡淡地道:“二哥的品位&&,自然是极好的&&?&!?br />
    元英也是微笑:“是啊&,便是宫中的舞姬也不过如此了?&!?br />
    郭腾见连静王也这样说&,忍不住笑道:“静王莫要拿我寻开心&,我的家妓&,无论如何也比不上宫中的美人们&。不过么&,这女子是我从白州所带回,她家乡的人因她生得又白又嫩,宛如极品的美玉,即送了她这么个名字,唤做玉姬&。三弟瞧着还成吗&?”

    这一句话,却让李未央眯起了眼眸&&,郭腾说这话,倒像是别有用意&。

    齐国公点了点头,道:“的确是一个美人?&!?br />
    郭腾弯起嘴角,道:“说起来,三弟在白州可是待过一年的吧&。白州美女众多&&,难道没有瞧上眼的?”

    齐国公没有察觉到其他,只是开口道:“我去白州是平叛&&,哪里有其他的心思呢?”他说的是实话&&,六年前白州出了叛将陈枫,他率领十万军队前去平叛&,陈枫骁勇,又占据白州特殊的地势,他费了不少心思才剿灭叛军。出兵打仗&,谁会去注意白州的女子美丽不美丽&?再者他一直担心着家中的夫人&,更加没这种闲心思了。

    郭腾笑了起来,道:“哦?玉姬&&,你且过来让我三弟瞧瞧,看他可认识你吗?”

    玉姬闻言,便低着头走了上去,郭夫人皱起了眉头,不知郭腾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齐国公仔细看了看那玉姬&,道:“这位姑娘,我的确不认识——”

    郭腾的笑容里藏着一丝恶意:“不认识么?玉姬可是千里迢迢来寻找你呢!”

    郭夫人听了浑如一盆冷水浇头&,浑身冰冷,李未央一把握住她的手,面上带了笑容,不动声色地道:“二伯父&,不知你此言是何意?”

    郭腾看了一眼李未央,笑容里似乎带了一些嘲讽:“一个女孩子家,千里迢迢从白州到大都来寻找一个男人,你觉得还能有什么意思&?”

    众人的面色都是齐齐一变&&,郭夫人却看向自己的夫君&,齐国公的面上比她还要震惊&&,掉过头又去看那玉姬,却是实在想不起来她究竟是谁。

    陈留公主面上的笑容淡了下去:“郭腾&,好好的一场宴会&,你这是故意搅局吗&?”

    郭平却是低头喝酒,仿佛没有看到自己兄弟的桀骜不驯。

    面对陈留公主的质问&,郭腾却面上洋溢着笑容:“母亲&,您说的这是什么话&&&&,我今天是特意来看望您的,顺便把三弟在外面的红颜知己带进府中来&&,送还给他而已&?!?br />
    郭夫人的面色变得异常冰冷,红颜知己&,什么叫红颜知己&?!自己的夫君是什么样的个性她会不知道吗?她相信他绝对不会做出这种事,更别提此刻他面上的表情也是十分的震惊&。是震惊,而非是愧疚。

    郭腾脸上的笑容异常刺目&&,他看了一眼陈留公主&,目中甚至有一种报复的快感,口中却道:“玉姬&,三弟贵人事忙,早已不记得你了,你自己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br />
    众人的目光都落在了玉姬的身上,端看她如何交代这件事情&。

    玉姬盈盈拜倒在齐国公面前&&,泪如雨下:“国公爷不记得我了么?我是守城官梁萧的女儿梁玉姬&,当初在白州,我父亲因为不肯追随那叛将,被他诛杀,我母亲便殉情自尽了&,我孤身一人逃出来,走到半路差点被叛军劫持,是你及时救下了我?&?!”

    此言一出,李未央便发现齐国公整个人愣住了&,他像是终于想起了眼前这个人是谁,面上掠过一丝惊讶道:“原来是你……我不是把你托付给你的叔父照顾了吗?”

    玉姬眼泪汪汪地道:“当时您只说等前线事了,便接我和你一起回大都,后来遇见叔父&,你反而改了主意,将我托付给他&??上甯干硖褰ソニト?,终于撒手人寰,我无依无靠,只能离开白州,想要来大都寻找国公爷。后来在路上遇到了郭将军&&,他说是您的兄长,我便跟着他来到了大都……”

    啧啧,说得真是声情并茂,涕泪齐下,再加上又是这么一个娇滴滴的美人,任谁看了都要动心的?&?墒瞧牍纪啡粗宓乃澜簦骸拔腋愀盖滓恢庇型?&,他无辜丧命我觉得十分可惜&,后来将你及时救了下来,也算保全他的一点骨血&。而且你跟着叔父自然要比跟着我回大都更合适&,所以我才将你托付给他?!蹦压炙喜怀隼?,当年这孩子才多大,现在却已经是个丰韵成熟的美人了。

    玉姬一副伤心的模样&,道:“国公爷&,你原本是好心&,可是婶娘哪里容得下我呢?我在叔父家中&&,终究是无依无靠??&!可是我等了好久,盼了好久,也不见你回来!”

    李未央失笑,突然慢慢道:“这位……梁小姐,我父亲在混乱之中救下你&,本是一片好心&,听你说话的意思,倒像是责怪我父亲好人没有做到底?”

    玉姬一愣,随后看向李未央&,不知所措道:“我……我当然不是这个意思?!?br />
    李未央淡淡一笑&,道:“哦&&,不是这个意思,那你是什么意思?我父亲救了你,还得管你今后的一日三餐,管你有所依靠&,管你嫁人生子,管你幸福一生吗?”

    玉姬没想到这位郭家小姐这般厉害&&,再看对方一双冷漠的眸子让人觉得心惊胆战,她倒退了一步&&,下意识地看了齐国公一眼&,那凄楚的模样仿佛受到了谁的欺负&,齐国公却皱着眉头&&,显然很赞同李未央的话,玉姬没有想到对方如此无情,便只能求助于郭腾。

    郭腾重重放下了酒杯,冷声道:“嘉儿,长辈们说话&,有你插嘴的份吗&?&!”

    郭夫人担心李未央吃亏,便向她摇了摇头??衫钗囱胗质鞘裁慈?&,她这辈子何曾吃过亏呢?她的目光沉静若深水,上下打量着郭腾,反倒是欲言又止的模样。

    郭腾沉下脸&&,道:“你想要说什么?”

    李未央笑了笑&,道:“我原来不想说,这可是二伯父让我说的。您口口声声说嘉儿没有资格插嘴,可见是个很懂得规矩的人&&&?!?br />
    郭腾扬起眉头,冷笑一声道:“这自然是的&,我家中的女儿是从来不会在这种场合胡乱开口的&!”

    郭平笑了笑,目光在李未央面上溜了一圈&&&,假惺惺地道:“哎&,二弟何必跟个孩子生气,嘉儿毕竟是在异国他乡长大&&,不懂郭家的规矩也是正常的。只是三弟啊&,女儿既然寻回来了,就该好好教导&,否则将来嫁出去,别人该指着你的鼻子骂你没有家教了&!”

    齐国公面色终于沉了下来,在他看来,说他可以&,说他的儿女却是万万不行的,他刚要开口,却听见李未央笑容满面地道:“两位伯父真的是很懂规矩的人,嘉儿受教了。既然二位伯父这样懂规矩,就请你们让出尊位吧&!”

    郭平和郭腾同时一愣,对视一眼&,面上都浮现起怒意&。郭平放下了筷子&,怒声道:“三弟&,你这女儿到底懂不懂道理,怎么什么话都敢说呢?&&!”

    好好一场宴会弄成这样&,回去还要向夫人好好解释,说不定今天晚上连房门都进不了,齐国公哪怕再忍让两个兄长,也不由动了怒&&,碍于陈留公主在场&&,不好把话说的太难堪,他只是冷冷一笑&&,道:“我的女儿从来不会无缘无故指责长辈&,还是请二位兄长听一听她怎么说吧!”

    郭平毕竟心机深沉,闻言不动声色地望了齐国公一眼,眼中略带指责&,然后他转头望向李未央,道:“你到底有何道理&!”

    李未央脸上挂着冷漠的笑容:“我越西的礼&,乃是不以年纪排行论尊卑的,两位伯父不过普通官员&,更加没有爵位在身,怎可和祖母陈留公主、我父亲齐国公同桌而食&,尤其大伯父还身在右侧尊位&?分明是视礼法尊卑于无物。刚才开宴&,我父亲尚未说话&,两位本是客人,却自以为得计&,竟然先行代主人开口。若是天底下人人如你们这般没有规矩,没有上下,没有尊卑,国威何以壮?君威何以明?天下何以稳固呢&?!你们自诩懂得规矩&,连这么浅显的道理都要别人来提醒吗&?”

    元英的脸上挂着惯常的微笑,他就这么笑着看李未央&&。这丫头可真是毒辣&,说的话分明是在提醒对方,你们早已被赶出了郭家&,没了继承国公位置的权力,居然还坐在主人的位置上,根本是不知尊卑,寡廉鲜耻&!这话别人听起来没什么,可郭平却觉得一瞬间如坠冰窖&。

    他是嫡子&&&&,又是长子,若是当年没有陈留公主进门,没有生下郭素,他今日就是堂堂正正的国公爷,何至于区区一个尚书&?&!这本就是他心中最深处的痛楚&,最厌恶别人提起。郭素一直忍让于他&,对方越是如此&,他越是觉得这爵位是被对方抢走的!所以千方百计地来羞辱郭素……可他没有想到&&,居然当面指责他的人是郭嘉这个丫头,他几乎当场要站起来给这个侄女儿一个狠狠的巴掌,可是一瞬间对上那双古井一般的眼睛……李未央嘴角带笑&&,站在他面前,一双眼睛里面却是带着冷酷的寒芒,他竟不寒而栗&&,手足似僵。

    如梦初醒般,郭平突然意识到&,这女孩从入座开始,一直等着这样的机会发作,若是自己开口反驳&,怕是要得到更大的羞辱。

    他下意识地看了齐国公一眼&,这时候应该是他呵斥自己的女儿,然后理所当然地把位置继续让给自己&。从前这么多年,郭素一直是这样的谦卑,他应该会这样做的,因为这是他亏欠自己的!可是出乎他意料的,齐国公没有说话&,甚至没有看他一眼&&。对方的眼底,燃烧着的是压抑着的怒火??烧夥⑴亩韵?&,明显不是郭嘉!

    郭平心头一沉。李未央已经走了过来&,迫视着他,冷冷地道:“大伯父,你怎么不回答我呢?侄女儿不懂规矩&&&&&,正等着你的教导呢&!”

    郭夫人虽然担心,却也觉得解气,这么多年了,齐国公一直都忍让着对方,但这并不是因为愧疚,而是因为兄弟情义&&,可某些人却根本不知道感恩,不知道珍惜&,非要这样咄咄逼人&,怎么能怪李未央给他们难堪呢?!这是他们活该&&&!

    郭素的儿子们也都面带微笑看着这一幕,而郭平&、郭腾的子女们都对李未央怒目而视&,只可惜,他们谁都不敢发怒,因为郭敦是个火爆脾气,敢去惹他妹妹,怕是要被他活生生胖揍一顿,到时候场面怕是要变得异常难看。

    李未央还站在那里,好整以暇地等着郭平的答案&。郭平只觉得冷汗从他的脖颈划过,浸湿了衣襟&,一直蔓延到他的胸膛&&,他努力撑起属于伯父的威严,死死地抿住嘴角&&,抬头一脸震怒地盯着对方。

    整个大厅都静极了&&,众人几乎能感觉到呼吸的声音&。

    元英一直默默望着李未央的背影&&,郭平和郭腾都是有军功的,手上无一不曾染过鲜血,面相威严不说&,性格也是十分的刚毅,寻常女子到了他们跟前要是多说两句话怕是就要腿脚发软??墒抢钗囱肴词撬亢炼疾晃肪?,简直比寻常男子还要悍勇十分,元英看着她,却突然笑了笑。

    这才是他期待之中的妻子,既有美丽的外表,又有坚强的内心,直面敌人的时候比男人还要凶悍&,不是吗?为什么当初他竟然没有看出来,还那样的排斥她呢&?就在所有人以为郭平要当众失态的时候&&,郭平忽然朗声笑了出来&,他侧头向左一的郭腾道:“的确,是我们逾越了&?&!彼底?,他竟然主动站起&,将位置让了出来,坐到了下首。随后,他看了齐国公一眼,道:“三弟,是我一时糊涂,忘记了规矩,还请你不要见怪!”

    他又恢复了请罪时候的彬彬有礼&,简直和刚才判若两人,就像是会变脸一般&,可见心机十分的厉害&,忍功也很了得!

    齐国公面上掠过一丝快得看不清的悲伤,却只是默默点了点头&&,没有说话。陈留公主看到这一幕,心里也是十分复杂,当初她一时怜悯任氏留下的三个孩子,让他们和郭素一起长大,本以为这样对方便会明白事理,谁曾想,养出来的却是三头白眼狼呢……

    郭腾冷笑一声&&,道:“好了,规矩讲完了,咱们也该好好讲一讲人情了吧!”

    李未央扬起眉头&&,似笑非笑:“不知二伯父说的是什么人情?”

    郭腾脸上带着一丝冷凝,道:“人家千里迢迢来寻找齐国公,难道国公爷不该给人家姑娘一个交代&&?”玉姬不发一言&,只是默默地泪流满面,如风中的弱柳般,哀凄欲绝地站在那里,刚才还红润的脸色如今已经变得十分苍白,惹人怜惜的模样。郭夫人的脸色变得很不好看,郭腾这意思,是非要逼着国公府收下这位姑娘?凭什么&?自己的夫君自己最清楚,这些年在战争中救下的孤女弱子没有一千也有八百,谁也不曾就这么厚颜无耻地赖上来,难道救人还救出一把火来了吗?

    郭澄闻言&,不由道:“不知二伯父所言,是怎样的交代?”

    郭腾笑道:“在救助这位梁姑娘的时候,齐国公可是揽住了人家的腰,可还记得吗?”

    齐国公面色阴沉,这少女如今不过十八九,六年前也不过十二三岁,在他心中&&&,着实和他的女儿没什么两样&&,她被人强行掳走,他一箭射杀了叛军,将她救了下来,亲自护送她回去,得知她是故人之女&,便留心照顾,再加上他的亲生女儿也是在病乱之中失踪,所以他才对她多加了一分关怀&&,可却没有想到六年之后&,这少女居然上门来寻这样一个说法。

    李未央微微一笑,道:“父亲救过的人&,全都是无辜的弱者&&&,有男人也有女人&,有老妇也有少女,若是他们全都赖上门来叫父亲负责,这齐国公府岂非变成收容之所了么?更何况&,当时这姑娘不过十二三岁,又在危难之中,竟然也如此懂得男女之妨,还真是不容易??!”

    玉姬早已不忿李未央说话语气,恼怒道:“郭小姐&,我敬重你是国公爷的千金&,才会特别忍让你三分&&,但并不意味着你可以任意羞辱我!我是好人家的女儿,你怎么能话中带刺?&!”

    李未央还未来得及说话&,郭敦已经忍不住道:“你若是真要找人负责,当初那歹人掳走你的时候&,你怎么不为了?;ふ杲嘧跃&??难道我父亲救了你&,还救出一个祸患来了吗&?”寻常豪门富户之中,若是真有小姐被人救下&,固然也有以身相许的,但这件事情发生在战乱之中,谁还管得了那么许多,感激郭素都来不及了,哪里会给他找麻烦&?可这梁姑娘偏偏千里寻上门来,不是看中郭家富贵&,受了人挑唆又是什么?!

    李未央看了郭敦一眼,向他摇了摇头,示意他稍安勿躁。事实上,不过一个弱女子&,父亲留下她不要紧,可郭家那两个兄弟一肚子坏水,李未央敢保证,今天齐国公若是心软留下了这个女子,明天他们就会找人参他一本,说他战乱期间淫人妻女之类的话……这样的罪名,纵然是国公府也是承担不起的&!父亲多年来的清誉也要受到影响!

    宫中的事情败露,他们竟然还不肯死心,这一对兄弟,还真是歹毒!

    听到郭敦说的话&&,郭腾冷笑一声,道:“满口胡言乱语!梁家父母全都是知书达礼之人&&,梁小姐亦自幼熟读诗书,对于一个女子的闺门女训&,三从四德&,最是知道&,从不肯越规失礼一步。在白州的时候&,不是没有名门富户向梁小姐求婚的,她就是不为所动,依旧恋着三弟,可见她报恩之心了&&。便是到了大都,为了防止别人疑心,耽误了三弟的前程,我特意让她用歌姬的身份进府,到了府内她更是很难越雷池半步,见了面生男子&,别说是说话&&,连看都难得看多一眼,可以知道她极为看重贞洁!我府中的人&,哪一个不说她贤惠温淑的&,似这般的女子&&&,岂是金钱可以打动于她&。我真是羡慕三弟,得到如此红颜知己,你真是要好好珍惜?&?!”

    这一番话&,把所有人都说得目瞪口呆。这郭腾字字句句都说梁小姐看重贞洁&,所以才千里迢迢地来寻找齐国公以身相许&,照着这架势,若是齐国公不肯收下人&,岂非是白白耽误了人家小姐?&!

    果然&,梁玉姬又落下泪水来:“若是国公爷厌恶我,不愿意收留&,那我情愿一头撞死在国公府门前&!”

    一头撞死?!这样等于告诉所有人齐国公负心薄幸,丢弃了她?!郭夫人面上已将是怒到了极点,冷声道:“我夫君有哪里对不起你&,你要这样来害他&?!”

    谁知梁玉姬闻言,竟然扑倒在郭夫人面前,泣不成声道:“夫人,夫人&!我不求做妾,只求为婢,甚至可以不要名分&,只要让我伺候齐国公,我可以什么都不要?&?!”在白州的时候&,的确有富户来向她求婚&,只不过她父母皆亡,又无恒产,叔父死去之后,婶娘只是把她当成摇钱树,她当然不肯从命,想尽办法逃了出来,却遇见郭腾。她不管郭腾是什么目的&,只想着要进国公府!因为郭素虽然年纪比她大许多&&,却面容俊朗&&,身家丰厚,更是堂堂的国公爷,若是她能够进门,凭借着她的年轻和手段,早晚有一天能够坐上侧夫人的位置,到时候,荣华富贵是指日可待!她自然要卖力演出了&!

    郭夫人气得头都痛了&&,更是一腔怒火发不出来。她毕竟是国公夫人,对这样死皮赖脸的女人既不能打也不能骂,不管怎么做都会失掉身份&&,偏偏她又十分耿直,几乎浑身发起抖来。就在这时&,李未央走到了她的身边&&&,用手扶住了她,轻声道:“娘&&,古语有云,救人救到底,送佛送到西,父亲好心好意救了梁小姐&,又怎能眼睁睁看着她死在郭府门口呢?传出去&,岂非叫人家说咱们不够宅心仁厚吗?”

    郭夫人惊讶地看着李未央,不知她说这话是什么意思,刚才她不是还那样强烈地反对吗&,怎么话锋一转,意思就变了&?不光是郭夫人,在座的其他人都不明白她要做什么了。

    事实上,齐国公若是赶走梁玉姬,那些人一定会大肆宣扬,胡乱栽赃,说他不尊礼法,背信弃义&,但若他留下这个女子,明天就会有一本奏章参到皇帝面前&,说他出征在外如何与女子结交云云……一边是流言蜚语&,一边是严厉诘问,不管怎么选择&,郭家都会面临极大的难题&&。

    元英微笑着看向李未央,他真的很想知道,她会怎么处理这个难题……

    ------题外话------

    编辑:同姓氏应该是堂姐&!你又头晕了&!

    小秦:我去shi了,别拦我&!

    编辑:去shi吧&!

    小秦:你好无情你好无情你好无情你真的好无情&!你师父一定是诸葛神猴!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庶女有毒199》,方便以后阅读庶女有毒199 美人肥田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庶女有毒199并对庶女有毒199 美人肥田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庶女有毒199。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