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 负荆请罪

    齐国公进了门*^,向陈留公主的正房走去*。两名婢女正在走廊上给鸟儿换食,见到是他^,忙不迭地跪下,齐国公点头道:“母亲今日怎么样?”

    婢女珊瑚笑容满面地道:“小姐回来了*,静王殿下也来了,公主今个儿高兴*^,晌午进了一大碗米饭,还留下夫人少爷们解闷儿说笑,您请进去吧^^!”一边说,一边挑帘*,请齐国公进去。

    屋子里,郭夫人^、郭家兄弟难得都在*,江氏^、陈氏二人陪侍身后*。陈留公主手里捧着一幅画^,桌上还放着一幅画*,正歪头和李未央说着什么*,元英坐在一旁,却是默然出神,不知是在瞧那幅画,还是在瞧画边上站着的美人^。

    齐国公笑了笑^,道:“你们都在做什么?谁的画看得这样入神^?”

    众人瞧见是他*^,便都笑起来*。陈留公主笑着道:“这两幅画是静王亲自捧来的,一幅是前朝画师周广的真迹**,一幅是他自己临摹的作品*,叫我来瞧瞧呢^!”

    齐国公看了看这两幅画*,却是画着两牛相斗的场面,风趣新颖*?^^;嫔弦慌O蚯氨继?^^,似乎力气用尽**^,另一头牛却穷追不舍,低头用牛角猛抵前牛的后腿。双牛都是用水墨绘出*^,以浓墨绘蹄、角,点眼目、棕毛*,传神生动地绘出斗牛的肌肉张力^*、逃者喘息逃避的憨态、击者蛮不可挡的气势^^^。两头牛的野性和凶顽^**,尽显笔端,牧童则站在一旁,手里端着笛子不吹^,只是目不转睛地盯着那两头争斗的牛^^*,偏还歪着头**^,十分得趣的模样*。

    可最让人奇怪的是***,这两幅画不论是着笔,还是用墨^,甚至连画画的技巧*,无一不是一模一样的*,几乎让人分不出丝毫的区别来。齐国公笑道:“是猜测哪一幅是真迹^?”

    郭夫人面上带着十足的笑意:“是啊^^,静王拿我们寻开心呢*,叫咱们猜猜到底哪一幅画是真迹*^^,可我们都瞧过*,皆是一模一样的^,哪里辨得出来*?你给瞧瞧?!?br />
    齐国公好奇,俯下身子仔细看画*^*,又盯着辨认题跋,良久*,他伸出手轻轻拂了拂,心里有了点看法*^*,口中说道***,“周大师的作品因为年代久远*,笔墨颜色也会出现差别。这幅画的墨上有一些极不明显的白霜*,刚才我轻轻擦抹,白霜也不退去,所以我想这幅画应该是真的^?!?br />
    郭澄笑容满面地道:“我也是这样想^,寻常作伪的画者常用香灰之类散在伪作上^*,充作白霜^、霉苔^*,但很容易抹去*,再者古画上的墨迹及色彩*,通常都是入木三分^,力透纸背,正如这幅画一样*^,所以我也赞同父亲说的这幅画是真迹*?!?br />
    元英只是笑,却不回答*。

    旁边的郭敦不擅长看书画^,闻言挠了挠头^*^,一副莫名其妙的样子。而郭导虽然只是笑嘻嘻地瞧着*,却也和父亲兄长的看法是一样的*。

    陈留公主便点点头^,道:“我也这样想***?!辈还齘*^,她瞧着李未央面上露出若有所思的神情*,便问道:“嘉儿*,你怎么看^?”

    李未央微微一笑^,道:“祖母^,嘉儿觉得*,另外一幅画才是真的^?!比词呛凸腋缸铀酝耆煌牧硗庖桓被璣,众人吃惊起来*。

    陈氏原本就性格活泼^,她听到这话,顿时觉得不对,道:“妹妹^,你说的这幅画上面没有白灰*,应该是赝品才对?^^^!?br />
    李未央笑道:“静王府自然有专人来保管这些书画*,周大师的画作又是传世精品*,若真的有白灰才更可疑一些^^*?****!?br />
    元英看着李未央,脸上露出似笑非笑的神情*^,道:“这幅画我可是给好多人都看过了^,大家都和舅舅的看法一样,你可看准了*?”

    李未央原本不预备和他争辩这些^*,但听了他说的话^,不免笑起来^。她本就生得美丽,那双眼睛极漂亮^,睫毛很长*,低垂下来的时候就要更漂亮^*^。

    元英的眼睛控制不住地印在她的面孔上*,然后,又慢慢移到她的眼睛^,仿佛要看出她的心思。只可惜,从来没有人能看透李未央的心思*,但人有一种奇怪的心态,越是搞不懂,越是想要明白*^*。更何况元英这样的男子,出身高贵^,文武双全*,从来只有别人揣测他的心思^,他从来不用这样费尽心思去想一个女子心中在想什么**??墒窍衷?*,他真的很想知道李未央在想什么……

    李未央微笑道:“周大师相传曾画饮水之牛,水中倒影*,唇鼻相连*,可见其观察之精微,一个观察如此细微的人*,当然不会忽略每一个细节。纵然静王殿下的画技高超*,几可乱真^,但我看的这一幅画中^,左边这头牛的眼睛里有一点牧童的影子*,可另外一幅却没有^,所以——它才是真迹?!?br />
    众人闻言*^,便都仔细看了看*,果真发现是这样,不由啧啧称奇。那一点影子极为细微^,即便是凑近了看也很难看清楚*,李未央居然能发现^^,着实让人觉得惊讶**。

    陈留公主顿时笑得两眼眯成一条缝^,拍掌打膝地说道:“好——还是嘉儿有眼力*,果真如此^^,这牛的眼睛里有牧童的影子***!”元英闻言^,接过那幅画仔细瞧了半天*,才笑了起来:“的确是这样,是我疏忽了?!笔率瞪?*,他早已发现了两幅画的不同^,只不过,至今还没有人能够观察到如此细微之处。

    陈留公主笑完了^^*^,却发现齐国公似乎有点走神*,便好奇道:“对了,你今儿怎么有空到这里来*,不用上朝吗?”

    齐国公只是笑了笑*,道:“陛下头痛病又犯了,免了朝议,我看这一回^,怕是最少七八天见不到陛下了?!?br />
    这屋子里的都是自己人^,便是元英也是无需避忌的**,此刻众人听了这话^^,都是习以为常,陈留公主叹了口气*,道:“他这病也有这许多年了*,每次天气凉了热了都会犯病,前两日还出了那件事^,自然是要发怒的^?!?br />
    陈留公主说的那件事^,便是胡顺妃和湘王的事情**。当时他们在家听了*,都觉得寒气直冒*,最后郭夫人却带着女儿有惊无险的回来了,等她把情况说了一遍**,众人都只觉得十分惊奇。原以为郭嘉是个柔柔弱弱的小姑娘^,现在看来**,还是个有勇有谋的人物^。陈留公主却觉得,这才像是郭家人的个性^,若是那么容易就叫别人算计了去**^,郭家哪里来三百年的风光*。

    陈留公主又问道:“不知那胡家现在如何了*?”

    齐国公想了想,还是照实说道:“胡家原本不小心牵扯进了顺妃一案之中,陛下言明五品以下官员全部革职流放^,这已经是十分严厉的惩罚了*^^。谁知树倒猢狲散^,又有人上折子参奏了那当家家主胡为真一笔,说他当年参与康郡赈灾之时^,曾经贪墨十万五千两银子^,因为事情败露^*,他还秘密杀了两个地方官员,胡氏在朝中毕竟根深叶茂*,陛下十分生气,这回要狠杀一批呢*!”

    他的语气很重^,显然不是在开玩笑^*^^。在座如陈留公主^、郭夫人等人都是亲眼见过越西皇帝发怒时候的可怕,的确叫人吓得腿脚发软^,心神不属^^。

    元英笑了笑,父皇看起来面容俊朗,面目可亲,可要说起杀人*,半点也没有迟疑过。往日都是这样*,一旦发起怒来更是血流成河,所以这回胡家怕是要倒大霉了^。

    陈留公主喃喃道:“太平盛世杀人多了^^,到底不是好事啊?^!?br />
    元英笑了笑^,道:“若是冤枉的杀人,自然不该杀^^,可胡家这两年仗着出了个胡顺妃^,又有湘王,便如同得了什么宝贝一般,成日里趾高气扬*、鱼肉百姓*。那胡为真更是以国丈自称,背地里不知道做了多少糊涂的事情*,杀了他也不为过。至于胡家其他人*,所谓上梁不正下梁歪^,主子们荒唐**,奴仆也就好不到哪里去^^。就拿刑部调查的情况看来^,哪怕是胡家的一个管家^,这两年竟然也在外头养了七八个外室,十来个庄园^,霸占了不少寻常百姓强迫人家为奴为婢。从前没有人告发,最大的原因还是胡顺妃和湘王在^,现在他们都倒了**^,从前被欺负的被侮辱的**,自然有怨报怨有仇报仇了,外祖母何必为他们可惜^^!?br />
    陈留公主听了*,却道:“你说的也是一个理*,胡家固然该杀*,可杀了胡家之后^*,未必不会带来更大的麻烦*?!?br />
    齐国公沉吟道:“母亲是说^,郭家被推上了风尖浪口*?”

    陈留公主点了点头,道:“正是^*^?^!?br />
    郭澄满不在意地笑了笑^^,道:“咱们家这些年多少大风大浪都过来了^,自然不会怕那些无中生有的人^^,胡家的下场也是给了他们一个警告***,让他们知道郭家绝非好惹的^。今后谁要再有小动作**^,胡氏便是他们的下??!”言谈之间,竟然有一种森森寒意,李未央见惯了他的笑容*^,猛地一听,不觉微微诧异。

    从陈留公主的屋子里出来*,元英却叫住了李未央^,道:“表妹***,可否借一步说话*^*^?”

    李未央看了看他**,落落大方的脸上也没有扭捏之色,点头道:“自然^^?^!?br />
    李未央站在一株蔷薇花之前*,蔷薇在她素净的衣衫上投影出无数的花影^*^,将她衬托的更加明艳动人*。

    元英凝视着她^**,眼神渐沉,良久,才开口道:“人多的时候我不便开口^,我知道你也不想引起过多人的注意。但有些话,我确实不吐不快^。你和旭王*,一早便以熟悉了吧^?!?br />
    李未央知道很多事情是无法隐瞒的,尤其是在聪明人面前:“没错,我和他已经认识很多年了。在我来越西之前^^,我们便一直是像家人一般相处*^*?^^^*!?br />
    她用的是家人这个词^,而不是情人*。元英又盯着她看了半天**,方缓缓开口道:“嘉儿小的时候便生得十分圆润可爱^*^,看见别人都在哭,可是看到我就就笑起来*,那时候我母妃说,等嘉儿长大了*,便要给我做媳妇*^?!?br />
    李未央收起了笑,认真聆听^。

    “我那时候很讨厌听到这话^,经常背地里偷偷捏她的手,想要把她弄哭,可她却还是很高兴看到我*,每次我这样做,她都笑得很开心。所以我有时候会想^**,若是她没有失踪,现在已经是我的王妃了*?!?br />
    如果小蛮没有失踪,不会流落民间^^*,在郭家快快乐乐的长大*^,就不会生病,也遇不到温小楼。这么多年过去,她的确应该嫁给元英了吧。李未央笑了笑,并不反驳*^。

    “从第一次见到你^,我就觉得,你不是她?^!痹⒌拿嫔下冻隽宋⑿?,语气十分肯定。

    李未央扬起眉头^*^,微笑道:“哦^^,为什么^?”

    元英的眼中有一种谁也看不透理不清的深沉之色^,说的话也依然很平和^^,“因为郭家的孩子*,为了达到目的也会有一些非常手段^*^^,却绝没有那样毒辣的秉性^。就如同牡丹花的种子即便落入水中*,也长不成莲花一样*^。不管在什么样的环境下成长^,嘉儿都会是嘉儿,安平郡主也永远是安平郡主?^!?br />
    李未央微讶地看着他*。

    元英望着她,继续道:“我以为我会很讨厌你,因为在宫里这么多年^,我见到的一直都是你这样的女子^*^,聪明^、狡猾、毒辣、有野心,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对付敌人狠辣到了让男人发指的地步^?!?br />
    “我真的有这么可怕?”李未央失笑^,元英不便插手后宫之事,却并不表示他一无所知*。她对胡顺妃和湘王的所作所为^,恐怕元英已经给全部知晓^。但是被元英这样形容,她却并不觉得有什么*。因为他说的没有错^,她自私^*、恶毒*、狡猾,对待敌人极端残酷,可那又怎么样?这才是她李未央**。

    元英便笑了起来^,眼中的深沉也变成了笑^^,道:“是啊**^,的确可怕^,我原先也是这样想的^,女孩子应该温柔、善良^、可爱*^*,一切都该由男人来?^;?^,可现在我变了想法*?**!?br />
    李未央望着他,没有说话。

    元英继续说下去,道:“换了真正的嘉儿*,面对这次的事情^,只怕要闯下大祸。我知道的事情,舅舅一定也会知道^*,而他愿意把你看成女儿*,说明他相信你^。事实证明,他的判断是对的^,舅母需要你*,郭家也需要你*^,你才是最合适的郭嘉^**!?br />
    你才是最合适的郭嘉*,这句话换了别人未必听得懂^,但是李未央点了点头^^。

    元英的目光掠过李未央泛着珍珠光泽的面颊,道:“所以*^^,我要谢谢你^^**,谢谢你让嘉儿回来我们身边*?!彼醯?,若是真正的郭嘉出现,他或许会按照惠妃的希望迎娶她^^,好好照顾她^,但是他很难真正从内心深处爱上那个人^。他不得不承认^,比之娇弱的鲜花,他更喜欢**、更欣赏李未央这样倔强坚强的女子^。

    李未央并没有察觉到元英复杂的心情*,只是略一点头^,道:“静王能够改变想法*^,我也就不必担心你总在背后盯着我了吧?^^*!?br />
    她显然误会了他看着她的原因……元英的笑容变得更加深了**,却不预备提醒她*,只是道:“关于那个被送来的温小楼……”

    李未央面上敛去了笑容^,道:“这是蒋南对我的警告**,这说明*,他已经知道我平安出宫了^^?!?br />
    元英想了想,道:“蒋南倒是不足为惧*,只是你在明^,他们在暗*,终究是个麻烦^,还不如先下手为强……”话说了一半儿,斜刺里却突然一把长剑伸了出来,元英一下子侧身避开那道寒光,回头一瞧却是郭敦,顿时笑道:“你又怎么了?”

    “上次的比试还没结束^^,咱们接着来^^!”郭敦大笑了一声,举着长剑扑了上来*。

    郭夫人刚从屋子里出来*,一看到这情况,连忙道:“快走远点^!伤了你妹妹,我揭了你的皮!”身后的江氏和陈氏便都跟着笑起来**^。

    李未央便和她们站到一起去^,看着院子里那两个人比试,郭澄笑嘻嘻地倚着门^^^^,道:“你们瞧^,郭敦这家伙就是不服气上回输掉了呢^*^!总是想方设法找回场子来*!这一回^,要不要下注^*!”

    郭导摸了摸下巴^*,若有所思道:“我赌一百两银子*,静王胜^!”

    郭澄变色道:“什么**?我也赌静王胜*^!”

    两个兄弟还没有说完^,郭导的脑袋已经挨了一个爆栗子:“这个也拿来赌注^,成何体统^*!”郭导一扭头***,看见郭夫人站在身后^*,原本生气的脸顿时堆起讨好的笑:“娘*,我这不是凑趣吗?”

    郭澄笑着闪到了李未央的身后^*^,道:“好了好了^*,你们快看*!”

    一旁的护卫直接丢了一把寻常的剑给元英,元英微微一笑,接过长剑和郭敦打得难分难解*。郭敦力气奇大,而且出招凶猛^,让人很难从正面招架,那架势绝对不是平日李未央见过的那些只会花拳绣腿的公子可比^*,绝对是战场上实打实训练出来的功夫*。而元英身法如电,出招如虹***,跟郭敦比起来*,他的身形更加轻灵飘逸,闪转腾挪*,每次快要落于下风的时候*,往往有出人意料的招式,一回头反倒逼得郭敦不得不举剑自保*^^。

    李未央静静望着,剑如其人**^,静王是个十分执着的人*,而且***,很有耐心,往往喜欢独辟蹊径,取得胜利。他的力气绝对比不上力大无穷的郭敦,但是比起耐心和机智,明显更胜一筹^。她的眼眸慢慢变得深沉,静王元英,是否也有争权之心呢^?若是他要争夺皇位^,郭家势必要卷入^,到时候^*^,不知道又会是何等光景……

    尽管她的目的是找裴皇后复仇,可,她从来不曾想把郭家牵扯进去*。只不过^*,从她踏入郭家开始,她的命运就和郭氏捆绑在了一起*。胡顺妃是因为郭家的权势来算计“郭嘉”*^,她人已经身在局中*^^,又怎么能不下这盘棋呢^*?

    郭澄在旁边看了一会儿,心痒难耐道:“我也来陪你们玩玩^!”

    郭敦明显很高兴*,大声道:“你小心^,刀?^?刹怀ぱ?!”郭澄笑容一凛*,从一旁的护卫手中抽出一柄刀*,一个快步便已经加入战斗^。

    李未央微微露出惊讶的神情^,陈氏已经解释道:“小妹你不知道**,你家的哥哥们经常这样**,好端端的说着话就突然打起来了^*^,你二哥在的时候也是……”她说的时候,却仿佛想起了自己长期在外驻守的丈夫*,莫名的脸上露出一丝落寞。

    便是落寞,也是带着笑容的*,陈冰冰一直以为她的丈夫是真心爱着她的吧**。李未央微微一笑,却不知怎么的,心底叹了一口气*。郭家人明明什么都知道^,却独独瞒着陈冰冰一人*,并非只是为了郭陈两家的联合***,更多的^,是为了让二嫂开心*。有时候*^,知道的太多^*,并不是好事^*^。

    郭澄生得俊逸,向来喜欢标新立异,他虽然喜欢使长剑*,可是见那两人用的都是剑*,便直接取了刀就加入战团,挥刀便向郭敦砍去*,郭敦反剑一隔^,把他的刀拨到一边^,随即横剑斩下。郭澄从他的侧肋穿出^,探身猛然袭击元英的双腿,元英立刻跃起^*,手中长剑在空中挥过*,砍向郭敦的头部^^,一只脚却同时猛地踢向郭澄。郭敦和郭澄两人同时躲闪^,元英一击不中,落下地来,还未站稳**,另外两个人便一左一右地攻上来,元英武功再高,却也扛不住两个高手的袭击*,被袭得连连后退。

    郭敦正兀自高兴^,没成想他三哥郭澄压根是来搅局的,忽而与元英联手*^,忽而又反过来帮着郭敦^*,不让任何人败下阵来^,手法犹如雷霆霹石*,三人斗在一起*,打得难解难分*,酣畅淋漓*。

    这三个人都是文武双全的贵公子,个性又极端骄傲^^,打起来根本不会留情面*,竟然是越打越欢快^*,数百招后已经是异常激烈。只不过李未央看得很明白*,三人之中郭敦力气最大*,最为凶悍^^。元英剑术最高,也最懂得打消耗战**,最擅长独辟蹊径*。而郭澄的力气不及前者,剑术不及后者*,但他最狡猾*,时不时就上去大喊一声:“我要偷袭你啦^^!”听他大声嚷嚷着^,另外两人便忍不住笑,手上的招数同时缓下来。

    郭导在一旁看得兴高采烈^,不时对着场中局势点评一两下*,悠闲得不得了*,郭澄和元英互相一使眼色^,突然发招,分别踩住了郭敦的左右两只脚^*。郭敦一惊^,随即明白两人用意,随即一剑过去*,趁他俩躲避之机脚下一旋,抽身跃出*。郭澄、元英很快追上,郭敦竟然被他们俩凌空抓了起来^^,这场景发生的太快*,连李未央都没有看清那两人的动作,就看到郭敦整个人向正在看戏的郭导砸过去,郭导吃了一惊,来不及反应过来,就看到他家四哥熊一样地压了上来^,把他扑倒在地不说,更是压了个半死^。

    一院子的人都在笑^,郭导一把推开郭敦^,脸上再也不复那闲适模样,龇牙咧嘴地站了起来。元英正笑得开心*,没成想郭导向刚爬起来的郭敦眨了眨眼睛,两人一起飞身过去抓元英,元英速度极快,两臂相挡^,飞身便跃到两人身后**^,一双腿却出奇不意同时在二人屁股上不轻不重地踢了一脚*。郭敦和郭导两人扑了个空,才察觉到不对劲儿,低头一看*,各人脚上均少了一只鞋*?;赝吩倏丛?,他已从容地站在那里,双手举着两只鞋**,笑盈盈地看着他们。郭澄则在一旁哈哈大笑*,全无风度^。

    两人相视一眼,同时向元英追去。元英比他们俩还要灵活*,腾挪躲闪^*,二人一时无计可施*。因为场面太激烈,惊动了屋子里的陈留公主和齐国公,他们便走了出来^,看见三人打成一团^^,陈留公主不由兴趣十足*^,还大声喊道:“英儿,你一定要赢??*^!”

    齐国公却沉下脸,严厉地问:“你们在干什么^^?”

    几个人急忙顿住动作,互相掩饰*,异口同声地回答:“切磋!”

    齐国公明知道他们撒谎,也不计较,只是呵斥道:“不要太过分了*,静王殿下还是早点回宫吧**,娘娘一定在等你^^!”

    元英便立刻恢复了那贵公子的模样*,笑容满面道:“是^,舅舅*^^*!?br />
    齐国公这么多年早已见怪不怪^*,叹了口气,负手去了*。

    这场景实在太过有趣*,李未央不免笑了起来。她的皮肤皎白晶莹,笑容也极为美丽,薄薄的仿佛浮着花般的香气,元英一时有点入神。一时不察觉竟然被那兄弟三人举了起来*,等他反应过来,一双鞋子竟然被三人脱了丢得远远地,不免又是一阵喧闹。

    “嘉儿**,静王今日向我说*,想要娶你做王妃*^?!崩洳环赖?^^,旁边的陈留公主笑道^,声音不大*^,可是江氏和陈氏却都听见了*。陈留公主是个很实在的人*,凡事都喜欢直接,再者这种事情没必要隐瞒。江氏和陈氏虽然面上都带着笑容,心里却有点忐忑**,不知道这位小妹到底会怎么说。

    郭夫人的面上便不笑了*,她没想到陈留公主突然提起这个^*,更加不知道李未央会如何回答^。

    这个问题*,李未央已经向郭夫人说过多次^,可是陈留公主是祖母*,她主动提起这个***,可见是极为赞成这门婚事了^*。李未央只是淡淡一笑^,道:“祖母*,静王就像是我自己的亲生哥哥一样?!?br />
    陈留公主怔了怔*,仔细看了一眼李未央的神色,立刻明白了过来。亲哥哥一样,这不就是……她看了一眼场中的元英*,恰好与他的目光对个正着,随即叹息^,孩子**,你只怕要失望了。

    这个眼神,元英是何等聪明的人物*^,怎么会不明白^。在瞬间^,他的心微微扯着痛起来*。旁边的郭敦已经勾住了他的脖颈^,道:“这一回^^,我可没有输给你了吧^!”

    郭家的几个兄弟武功都是极高*,刚才陈留公主说话的声音虽然不大^,他们其实或多或少都听见了些^,只是*,谁都不愿意在此刻戳穿元英的心事**,郭敦最为憨厚,只懂得用这法子来打岔^**,元英只是微笑*,笑容却不如刚才爽朗*,平添了许多心事一般*,道:“是啊,这一回是你赢了!”

    郭敦停下了手,看了一眼元英的神情^,心里突然就有了点同情。自家的这个妹妹^^,最是温柔不过的人^,平日甚至没有听见她大声说过话,哪怕婢女们做错了也不见她发怒*,可她却是个极有主意的人*,想要让她点头,怕是不容易^。

    郭澄和郭导对视一眼*,同时从对方的眼中看出了担心**。元英表面是个很随和的人,但他的个性却并非像表面那样的豁达^。他若是真的爱上了李未央,是绝对不会轻易死心的,再加上旭王元烈,怕是要惹出大祸来……

    郭澄笑嘻嘻地来拉元英,道:“来来来*,咱们去把那天的棋下完你再走!”

    元英笑了笑*^^,却是看了李未央一眼^,道:“天色已经近了黄昏^,我该早日回去,改天再来陪你下棋吧*^*?!彼底?,便将衣衫整理周全*,将手中长剑丢给了护卫^,转身向陈留公主和郭夫人行礼^**,随后便要离去*。

    郭澄看着他的背影^,笑容慢慢凝结在脸上*,今天元英所为,三分为了开心^**,七分却是为了李未央^,原本他们都以为元英只是起了点心思,如今看来,他好像对李未央太认真了……

    元英还未离去^,却又来了访客*^,这一回,却是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母亲,都是二弟管教不严,才让那个小畜生做出那等败坏门风的事*!我领着他来给您请罪了!”那人还未踏进门来^,已经是满面的愧疚*,一路大声道。

    李未央凝起眉头,见到两个中年男子一前一后地走了进来*,他们的身后跟着的似乎是各自的子女^*。为首的那个中年男子刚走到庭院*,便向陈留公主下跪行礼道:“母亲*,我带着这个不争气的弟弟来向你请罪!”他这样一说^,跟在他身后的中年男子便也满面通红地跪了下来。身后的那几个年轻的少年少女^,便也都跟着跪了下来*^^。

    原本满院子的欢快气氛*,一下子被这场景弄得十分诡异。郭夫人瞧了一眼管家^,他正气喘吁吁地跑进来,满面的恐慌,刚要说话,却被郭夫人挥手止住^*,郭夫人面上已经堆起客套的笑容^,道:“大哥二哥这是怎么了,跪了这一地^^,孩子们都还在呢^!”

    已经是兵部尚书的郭平满面都是惭愧^*,道:“哪怕我们再年长,官做得再大,若是没有母亲*^^,都没有我们的今日,结果却是大水冲了龙王庙*,自家人打了自家人,没有母亲说一句原谅,我们哪里有脸站起来呢^*?”

    李未央看了那郭平一眼*^,儒雅中带了十足的精明*,那双眼睛里面的凌厉叫人心惊*,偏偏配上这一副小心翼翼的请罪神情^,像是十足的诚意^?扇粽娴挠谐弦?,为什么早不来请罪*,偏偏要挑着元英在的时候^,这样的举动到底是什么用意*?

    陈留公主的面上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难堪*,却是叹了口气*,道:“罢了,都这样跪着像是什么样子,平白叫人笑话,全都起来吧?!?br />
    叫人笑话倒是小事,兵部尚书^、威武将军亲自带着子女们一起上门来请罪,还跪在陈留公主面前*,这件事情若是传出去,外面不知道真相的人肯定要以为陈留公主是个刻薄寡恩^、不懂原谅的人*^*?墒率瞪蟐**,威武将军郭腾纵容自己的养子冤枉郭嘉*,这绝不是什么家族内部争斗*,郭腾等于已经背叛了郭家*!这才是陈留公主不肯原谅他们的原因。你内部再怎么争斗,怎么可以闹到外头去*?^^*!这一对兄弟此次到郭府来**^,还不知到底是什么目的*!

    郭平听到陈留公主这样说,才擦了一把汗,勉强站起来^^^,他这么做,其他人便也跟他一起,一时之间院子里站得满满当当^。郭平见到元英^,面上满是笑容,道:“原来静王殿下也在**,实在是——”

    元英微笑,虽然郭平和郭腾算起来都是他的舅父^,但他们的心思**^,却绝对和自己不是一路*,但他表面不露声色地道:“哪里***^,二位舅舅知错能改^,我父皇母妃知道以后一定会很开心的^*?**!?br />
    郭平脸上的笑容却没有半点改变^^,仿佛感觉不到那话中的嘲讽一般^*,道:“说起来都是二弟的错^*,我都跟他说了^*,那彭家的小子到底不姓郭^^,和咱们根本不是一路,又哪里能养在家里呢?好在没有给他冠上姓*,否则别人不知情的*,真要以为是我们唆使他的所作所为^^!坏了郭家的门风??!”

    郭腾的面上也是一副愧疚的样子:“是啊,好在母亲和殿下都是深明大义的人*,断然不会相信那些流言的^^?!?br />
    不管他们怎么说*,元英面上不过淡淡的***^,毫无反应。

    郭平面皮一紧*^*,却突然笑起来道:“对了^^,我还没见过我那个侄女儿**,礼物也还没送出去呢^*^!”说着,便转头看向陈留公主身边*。

    李未央静静站在台阶上^,不言不语,眉眼沉静*,却像是一汪古井*,叫人看不出深浅。郭平心里莫名地觉得不悦,这个侄女儿坏了自己的好事,却还一副这样平静的样子*,着实可恨*^??伤呛蔚刃幕鷁*,怎么会将不满表现出来呢?面上笑得更加和气:“这就是嘉儿吧*,果然好相貌??!”

    陈留公主看了李未央一眼^^,生怕她因为宫中的遭遇对这两个人露出什么来*。要知道^,长辈之间的纠纷是他们之间的事,郭嘉身为晚辈却不能流露别的^,否则会叫人觉得她没有教养。这院子里如今都是居心叵测的人,她不希望嘉儿被传什么^。

    李未央只是微微一笑,平和道:“嘉儿见过两位伯父^?^^^!?br />
    郭平哈哈一笑,道:“好,好。来人,把我和二弟给嘉儿的礼物抬进来^^^!被耙舾章鋇^,便立刻有四名仆人抬了一个红漆木大箱子进来,光是从那沉甸甸的样子便知道的确是大手笔。

    李未央只是抬眼瞥了一下,便垂下眼睛^,淡淡道:“嘉儿谢过两位伯父^?!闭饬礁鋈?*,慷慨到了要送她这个侄女儿下地狱的程度,还真是不报这个仇都不行^。李未央抿着唇畔,掩饰住了那一丝冰冷的笑容。

    郭平没有察觉到什么异样***,只是拉过身后的人道:“来^,嘉儿*,这是我的两个孩子,大女儿叫郭舞,小儿子叫郭陵,年纪都和你差不多^,排行……嗯^,应该……”

    郭夫人微微一笑*,道:“嘉儿年纪和舞儿一样*^,只小了一个月^?*!?br />
    郭舞微微笑着走上前来^^*,轻盈的衫*,端丽的裙^,窈窕的身段^,戴着玲珑的翡翠珠钿,斜插的发钗上垂落纤长的坠子*,微微地摇晃*。精心梳起的云鬓下^,露出俏生生的面孔*,远山藏黛的眉^,繁星闪烁的眸子**,连李未央这样见惯了绝色的也不得不承认^*,这是个大美人*。她得体地向李未央道:“表妹**?*!?br />
    这一大家子,到处都是表妹表兄,李未央有点想笑^,却只忍住道:“表姐多礼了^?!?br />
    郭舞身后便是她容貌俊朗**、身材颀长的弟弟郭陵,他默然站在一旁^*,明显和旁边的郭氏兄弟们格格不入*。郭平只介绍了他们两人,是因为只有他们是嫡出的孩子,而其他人在他看来都是不值一提的。另外一边的郭腾*^,也将自己那面容秀美的女儿郭雪和儿子郭胜带来了。

    这些少年少女们便一齐向陈留公主行礼。

    陈留公主的年事已高,昔日的美貌日渐消磨于纵横捭阖的争斗周旋之中***,岁月使得她的面孔多了一份端庄宁和的气度^。她平日里看着李未央和郭家的其他孩子们^,目光是十分温暖的,那是一种发自真心的感情*,可是如今看着郭平等人^,目光却是淡漠而矜持*,声音柔软虽然含着笑意,却又有一丝冷漠:“你们都长大了^,以后要多多来往^,好好相处^*^^?!?br />
    李未央深深地感觉到^^*,那些闯入者和郭家人是格格不入的^,甚至壁垒分明*,隐隐成为对峙之态。就在此时,突然听见一道声音怯生生地道:“表姐^,你和旭王是朋友么*?”

    李未央转过头来,却见到是大伯父郭平的女儿郭舞站在她的身边^^,雪白的一双手^,玉葱似的手指轻轻按在心口上方*,兀自认真地望着她,温柔美丽的样子让人不敢正视*,可是那其中的意味*,却是极为复杂。

    李未央挑起了眉头,似笑非笑地看着对方^^。

    元烈^,看来你给我找了个不大不小的麻烦啊……

    ------题外话------

    编辑:我发现我不认识你了**^*,你看你这章节多阳光

    小秦:为了响应你的号召*,我在积极向阳光靠拢^^,可是一边写我一边浑身发抖……

    编辑:(⊙o⊙)??!

    小秦:这暖的*,我的牙齿都酸倒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庶女有毒198》,方便以后阅读庶女有毒198 负荆请罪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庶女有毒198并对庶女有毒198 负荆请罪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庶女有毒198*。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